她……她不過是想逃跑而已,不至於這麼倒霉吧?!

冥希抬眼,見軒轅封一臉不爽的站在自己面前,一臉的嫌棄。

額……這……這什麼節奏?!


「朕已下旨今夜將你獻給東陵大將軍宮墨染,你這般逃跑是打算抗旨嗎?」

「……拜託!是他弄疼我了好不好!!」冥希不甘的埋怨著,「你能不能講點理?他的力度我承受不起我這腰還想要呢!!」

「這樣啊……」敢情是這個沒經驗的傢伙腰快折了,所以一臉委屈的逃出來了,軒轅封嘖了一聲,一臉的同情,看著眼前這個淚眼汪汪的傢伙,突然間,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隨即道:「你的意思是,今夜他讓你不滿意咯?」

「對!十分不滿意!」冥希狠狠點了點頭,期待著這傢伙給她一個公正的答案。

誰料軒轅封的回答竟是:「既然你對他不滿意,那不如讓他下來,換朕來試試!看看朕能不能讓你滿意!」

納……納尼?!!

冥希張大了嘴,差點沒暈過去!

她……她這是造了什麼孽了啊?

魂穿異世,遇到這麼兩個坑爹貨!不幹了!這個苦比的人類她再也不想當了!

既然人類社會這麼發達,那有沒有什麼穿越神器啊?

求拯救!她想回21世紀,她想回家啊啊啊————

只可惜這只是她的幻想罷了,殘酷的現實還是沒有現在她這一邊,只聽她不甘的嚎叫著,還是被石之彥拖回了房間,大門緊鎖,保證她再也逃不出來,只聽裡面傳出一道邪魅的聲音:「腰的問題你不用再擔心了,搞出腰傷來老子給你治!就像……咱們第一次見面那樣……」 後來……後來怎麼樣?

………………

一年後,冥希順利誕下一子,順理成章的被封為昭儀。

而且,這孩子自然是以皇子的身份由皇室代為撫養,孩子的生父是宮墨染的真相被隱瞞下來,這件事在東陵國的歷史上也完全沒有一絲痕迹。

從那以後,冥希見了宮墨染后,便更是理直氣壯的喊他「孩子他爹」了。

因為有這個孩子在,宮墨染這傢伙更是得經常回來幫這個不懂人事的狐狸照看孩子,免得這狐狸搞出什麼奇葩舉動。

不過,這只是冥希和宮墨染這一個嬪妃和一個將士能在宮裡經常見面所找的理由罷了,也是冥希不願意自己總是帶孩子的理由罷了。

畢竟……冥希她還不懂人事?

事到如今,冥希哪裡還不懂人事?她現在可謂是僅次於皇后姬灧之外在後宮中最能左右逢源的存在了。

冥希不但能確保在軒轅封心中的地位,並且還毫無野心,從不爭寵,並且帶著小瞳這個干皇孫去陪陪老太后,並每日抱著自己的孩子去給老太后請安,對於這麼個兒媳婦,老太后別提多喜歡了。

正如姬灧之前說過的,冥希本就有著身為狐狸的精明,後來又適應了人類的社會,她看似迷糊單純,但是……她骨子裡的精明不可小覷。

不過就算姬灧不願當面承認她便是當年的明麗的事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這不妨礙她一直把這狐狸當做自己的親妹妹來看待。

兩人關係一直很好,以至於後來姬灧身懷有孕,身體不便,冥希也可以很好的幫姬灧打理後宮所有事務。


至於拓拔謙,那傢伙當然沒有被冥希遺忘,畢竟那可是小瞳親爹哎!

再次見到拓拔謙的時候,這傢伙已經是個褪去一臉稚氣,風度翩翩霸氣十足的獸人族統領了,並經常應邀參加皇家舉辦的宴會及活動,只不過……不管過了多久,見了冥希,他都必然要調戲一番!

「死狐狸,你現在修為如何了?」

「本狐妖神玄二品!」

「小爺玄尊三品,看樣子按規矩你還是得聽小爺的啊←_←讓小爺想想,這次要調戲你什麼好?」

「你……你給我滾!你要是敢在大庭廣眾之下調戲當朝昭儀……本狐妖跟你沒完!」

想想也是醉了,這個當年用龍血丹連升兩級直接晉級到玄尊的傢伙,現在年年都要打著看兒子的名號來這裡調戲她!

拜託!有完沒完了!他丈夫還在呢好不好!

「做人類真煩,本狐妖不幹了QAQ!」

這是冥希這些年來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卻也是最不真實的一句話。

或許陰差陽錯重生成一個人類,對冥希這隻狐狸來講,起初真的是件措手不及的事,甚至讓冥希整個世界都黑了!

直到現在冥希都經常在想,究竟為什麼上天要她去做一個人類呢?

帶著這個疑惑,冥希踏上了這條由狐變人的路,也經歷了太多。

人類的貪婪,人類的勾心鬥角,人類的畏懼,人類的等級,人類的苦難,人類的疲憊……她都看在眼裡,感知在心裡。

她曾不解,她曾困惑,她曾迷茫,她曾絕望……

但是,她改變不了……這就是人類的社會。

……殘酷而真實!

是的,這便是人的一世,有苦有難,有血有淚。

但是……卻也有情有愛,有甘有甜,有著難以言喻的美好!

她從不後悔認識符咒師宮墨染,從不後悔認識妖狼拓拔謙,她更不後悔……與軒轅封重逢!

她曾反駁過明夕,反駁明夕說她不懂人類的感情,她曾認為,她就算是狐狸,也是有作為狐狸的感情與思維的!

然而,後來她才明白,起初她的確不懂,人類的感情……可謂是這世上最不可思議也是最微妙的東西。

當她放下燒雞美酒與銀票,放肆的做一回真正的人類的那一刻,她竟可以瀟洒的活出自己的真實!

……或許這已然是這世上最美好的事情!

既然上天賜予你成為人類的機會,那麼……為何不坦然接受這一美麗又令人驚奇的考驗?

放下那些抱怨,忘記那些的煩悶,想想自己所擁有的美好,想想上天賦予自己的別人永遠也得不到的東西,想想自己的獨一無二,坦然的做一回最真實的自己,轟轟烈烈的敢愛敢恨一回,瀟瀟洒灑的主宰自己的青春!

……那便已是你活在世上所擁有的最大的幸福!

【全文完】

===============================

《魔獸萌寶:妖狐娘親不好惹》到這裡就結束啦,謝謝親們支持喔!

其實原本確實說過要500章完結的,但是劇情發展的速度的超過我想象了,寫到這裡真的可以完結了,既然該揭開的謎團都揭開了,該解決的事情也都解決了,個人感覺就沒有必要磨磨唧唧湊字數浪費大家的銀票還被罵做又臭又長了=_=……

不過沒看夠的孩紙不用心塞噠,因為很快小貓新文就會發布了,同樣是穿越女強寶寶文,而且和這本差不多一個題材噠~

以下是介紹時間——

書名:《毒辣娘親:萌寶杠上無良爹》

簡介:一朝穿越,21世紀鬼才醫女君惜瑤重生為煉丹世家人人不齒的廢材小姐,並在月圓之夜作為祭品獻給了妖孽狼尊,還十分不幸的被無良狼尊播了種……


五年之後,神炎大陸上多了一對母子江洋大盜,妖狼兒子呆萌腹黑天賦異能,絕美娘親精明毒辣,顯盡毒醫本色!

殊不知某一天,呆萌兒子突然闖入大殿:「娘親不好啦,狼尊大人殺來了!」

娘親:「慌什麼,不就是狼尊嗎?有什麼了不起,娘親三根毒針就能廢了他。」

兒子:「娘親,狼尊大人說今夜要上了你的床!」

娘親冷笑一聲,回復道:「讓他放馬過來,今日他敢踏在我床上,明日我就敢踏在他墳山上!」

【寶寶甜寵,男強女強,輕鬆爽文,一對一,速度更文,歡迎入坑】 第1章天使降臨

華夏大陸南瞻部州東方城紅樹林中,逍遙浩天雙眼泛紅,咬著牙,不斷的對著一顆樹揮舞著雙拳,渾然不理已經泛紅的雙手,只是機械性的重複一個動作。12年了為什麼自己無法突破成為一名武者,自己以經很努力了,練習不比別人少,苦吃的比別人多,為什麼會這樣?

「哈哈,這不是逍遙家的廢物嗎?還真用功啊。」上官飛楊穿著一身金『色』長袍左胸上紋著日月圖案的,嘲諷的眼光不言而喻。

逍遙皓天轉頭撇了上官飛楊一眼,繼續重複揮拳的動作。

上官飛楊見逍遙皓天的無視,不由得爆怒使出了武者級的威壓。

雖然皓天嘴角溢出了鮮血,但仍然艱難的揮動的手臂,朝著樹上打去。

「咯咯,逍遙哥哥,美人來看你咯!」遠處傳開了銀鈴般的嬌笑,之見一個身穿淡黃色衣裙,綰著雙鬢看似十三四歲的小丫頭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

皓天從嘴角溢出了幾個字「不要過來。」但是,奈何已成為武者的上官飛楊和未成為武者的皓天差距太大,哪怕只是在威壓之下,皓天連說話都困難。

上官飛楊看著跑過來的女孩,的嘴臉漏出一絲邪笑說道「嘖嘖,原來是趙美人來了,你的逍遙哥哥不在。上官哥哥倒是能陪你玩玩」說罷變加大了威壓。

皓天雙目赤紅一口鮮血忍不住噴出,捂著胸口,緩緩轉身。趙美人看見,急忙小跑過去,扶住了皓天,似是威壓渾然不覺。

趙美人看著逍遙皓天關切的問道「逍遙哥哥,你沒事吧?」

逍遙皓天只是搖了搖頭,一字一頓艱難的說到「你快走」

趙美人的眼淚在眼中打轉模樣甚是可憐,卻堅定的搖了搖頭「逍遙哥哥,我不走。」

「好,那你們就當亡命鴛鴦吧!」上官飛楊看著二人眼中殺機暴漏無疑,揮舞著劍沖二人攻去。

逍遙皓天用力推開趙美人大吼一聲,拿起身旁樹的斷枝迎了上去,強大的爆發力,朝著上官飛楊衝擊而去。

上官飛楊隨意的似乎揮舞了一下劍,只聽咔嚓一聲,皓天的樹枝斷了。樹枝又怎麼能跟利劍比呢?一腳踹出,逍遙皓天身體飛出三四米,一口鮮血噴出。雖然皓天已經無力反抗,但是上官飛楊似乎並不打算放過他。

踏。踏。踏。

一步一步的朝著逍遙皓天走來,可是逍遙皓天卻長吐一口氣,還好,還好,美人沒事。看見趙美人的安好,皓天雙眼一閉暈了過去。

上官飛楊舉起了長劍,順勢朝逍遙皓天砍下之時,只聽叮的一聲,手中的常見被石子震飛。上官飛楊回頭望去,看見趙美人竟然低頭玩著手裡的石子。似乎是感覺到了上官飛楊的目光緩緩抬頭,陰狠說道「傷害逍遙哥哥的人都該死」雙目突然變為赤紅色。

「你是…你是…」上官飛楊的話還沒有說完,趙美人的身後突然長出了一對翅膀,轉瞬遍來到了上官飛楊的身前抬起手,用力捏住上官飛楊的脖子。

上官飛楊並沒有反抗,只是驚恐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孩,或許在此刻上官飛楊的眼中眼前這個人還是用天使形容比較恰當。

趙美人突然想到了什麼,緩緩鬆開了手喃喃的說道「你是逍遙哥哥的,總有一天逍遙哥哥會親手殺了你」

上官飛楊並不清趙美人再說什麼,但是感覺到趙美人似乎沒有殺他的意思,緊忙跪了下去不斷的磕頭。趙美人皺著眉頭,拽著上官飛楊的頭髮,強迫與自己的眼中注視,抹去自己跟他交手的記憶。不顧暈過去的上官飛楊,趙美人緩緩走到了逍遙皓天的身邊。溫柔的說道「逍遙哥哥,美人先走了,否則不僅我會死,連你也會出事的。上官飛楊那個雜碎我沒有殺了他,因為那個人會有逍遙哥哥處理的,我們神界在見。」

趙美人消失后,出現六個人望著已經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逍遙浩天,抬手一指一股靈氣湧入逍遙浩天體內。而倒在地上的上官飛楊不知何時不見了。

當逍遙紅日出現時,只見逍遙皓天在地上躺著,遠遠看去像是死人一般。

皓天?趕來的逍遙紅日望見此景怒吼一聲,「上官家我於你勢不兩立。」

皓天…皓天……

逍遙紅日趕緊將逍遙皓天給抱起,半個小時后回到了逍遙府把他放在床上。而逍遙紅日因怒火攻心暈了過去。

昏倒的逍遙皓天感覺自己到了迷濛的世界,一眼望去全是霧。

說來奇怪,剛剛昏倒之前的疼痛到世界后便消失得無影無蹤,逍遙皓天沒有心思去想這些。

「小子,我們來下一盤怎麼樣」一個白眉齊地的老者突然在皓天眼前出現。

空靈透明的棋盤彷彿星雲般出現在二人前面。

「這是什麼地方?」皓天皺著眉頭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