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心裡越發的奇怪了。

明明跟樓雨城不熟,可是他卻在無條件的幫著自己,有時候說出來的話,分明也不是跟她剛剛認識的那般語氣,可是問了,他也含糊。

甚至說是只要是當年跟前王妃熟識的人,要麼徹底的不相信她跟前王妃有什麼關係,要麼直接就認為她是前王妃,可無論是哪種看法,都沒有人能夠確切的告訴她這到底是這麼回事。

她從玉嬤嬤的嘴裡了解過一些前王妃的事情,可是沒人能夠告訴她,她跟前王妃到底有什麼聯繫。

那大媽被樓雨城激的面紅耳赤,當即反駁。

「我又沒說不給錢。」

「好啊,一百兩一次,青金,把牌子換了,我小言神醫的名頭值這個價錢。」

言清喬對青金的方向招了招手,青金頓時會意,像是要去真的把牌子換了一樣。

一百兩,普通人家庭里一年的收入都未必有一百兩!

「你分明是搶錢!」

那大媽根本就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理虧。

言清喬聳了聳肩膀,完全一副地痞無賴模樣。

「我又沒有強制你來看病,不看拉倒,剩下的有人要是想要交一百兩看病的話,也隨時歡迎。」

言清喬笑眯眯的,卻笑裡藏刀一般,看著那位大媽。

大媽說不過,又拿不出一百兩去打言清喬的臉,最後沒辦法,自覺丟人了,只得捂著臉走了。 柳生看著全忍界聊天群里駁雜的聲音,全部都是喊他關閉幻術的。

「好,好,精神抵抗也太差勁了。」

語畢,那個構造起來的幻術世界開始關閉,露出了現實世界慘烈的畫面。

「砰!」

水無月白開始消失在這個世界。

全忍界都不禁鬆了一口氣,剛剛那個畫面是在是太挑戰他們的理智,意志不堅定的都已經進醫院輸血了。

堤壩邊上,宇智波鼬、干柿鬼鮫、卡卡西、阿斯瑪四人的身軀和衣物附近的湖面、地面都流躺著大量的鮮血。

「太好了,太好了!」

夕日紅驚喜的看著幻術世界結束,正在此時一道道身影突然趕來。

噌!

嗖!

領頭的是一個西瓜頭穿著綠色緊身衣的身影,他的後面跟著幾個帶著面具盔甲的身影。

「嘶——」

剛剛趕到現場看到這血腥的戰鬥場面,五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帶著面具的暗部情不自禁的楠楠一句。

「卡卡西和阿斯瑪這是經歷什麼樣的戰鬥啊?」

話音剛落,夕日紅的臉色就冒出兩朵紅雲,表情不自然。

觀看直播意志還堅定的已經嘴角含笑了,沒什麼戰鬥,就是畫面有點刺激。

掃視到身上鮮血淋漓的卡卡西,邁特凱瞳孔一縮,施展瞬身術瞬間出現在了卡卡西和阿斯瑪的旁邊,慌張的大喊大叫。

「卡卡西,沒事吧?」

「阿斯瑪,你怎麼樣了?」

夕日紅見凱如此這副模樣,立即解釋道:「兩人失血過多了,我們需要送他們去醫院。」

另一邊四人站在柳生的背後恭敬道:「隊長,這兩人怎麼處理?」

「咔嚓!」

柳生啃了一口西瓜,隨意的擺了擺手。

「送到醫院,免得兩人失血過多再加上精神混亂都變傻了。」

「是!」部下恭敬的應道。

四名暗部就在靠近兩人的時候,異變突生。

躺在地上的干柿鬼鮫背後的鮫肌突然爆起一口咬住鬼鮫的手臂,本來昏迷的死死的鬼鮫突然彈開眼皮。

看到哪一個吃瓜的恐怖,有一種心臟驟停的感覺,毫不猶豫的背起宇智波鼬的身體。

「砰!」

變成一隻鯊魚跳入旁邊的堤壩裡面,伴隨著一朵大水花擋住視野,兩人眨眼間就消失在了幾人的眼前。

「變成……魚了?」

全忍界聊天群里。

【照美冥:這個是霧隱七忍刀的大刀鮫肌,它可以和使用者合體變成特殊的怪物形態。】

【四代目雷影:這個能力很強,但還不是被我們雷遁忍者克制。】

「別傻了,快追!」

四名暗部傻愣在原地半天,突然回過神來,下按著河流下流的方向追擊而去。

另一邊邁特凱發現了這裡的異變但卡卡西和阿斯瑪慘烈的情況讓他分不開心,扛著兩人就是一個彈射起步,快速趕去醫院,夕日紅緊隨其後。

隨著幾人離去,剛剛熱鬧非凡的河邊又安靜了下來。

另一個世界里的木葉醫院就不同了,柳生的直播是大範圍幻術,失血產生幻覺的全部圍在醫院附近。

「醫生,血還有沒有血了!」

「請你再等一下,正在血庫裡面選取血型適配的。」

站台哪裡護士小姐姐不斷的勸慰來勸慰去。

這一幕不斷發生在木葉個個醫院,包括其它村子的醫院。

柳生自然追蹤著宇智波鼬離去,兩人這情況他也很好奇啊!

干柿鬼鮫憑藉著鯊魚那流暢的水遁能力,速度飛快,哪怕是四人捷徑全力的追趕,力竭都追不動,只能看到那條魚消失在眼前。

柳生這邊的木葉醫院。

卡卡西和阿斯瑪的病房,隨著輸入相同血型的血液兩人的身體狀況終於安全了下來。

但情況好像有點不一樣。

「如果……還會愛我嗎?」

卡卡西醒來后,精神迷茫的在哪裡呢喃著。

阿斯瑪醒來以後腦子裡面都是兩隻猴子、兩隻猴子。

看的護士小姐姐看的不忍直視,嘆息一聲。

「唉!那個宇智波鼬打人好狠,都把他們打成這樣了。」

「對,真是狠辣!」

……

逃離木葉的二人大汗漓淋,尤其的宇智波鼬更是被水打濕了身子,面色有點泛白。

「咳咳……」

他醒來后劇烈的咳嗽兩聲,伸手一摸又是兩道血痰,突然又想起了什麼面色瞬間薄如金紙、旋即幽幽的說道。

「鬼鮫,你看到什麼了沒有?」

靠在一旁的鬼鮫瞬間寒毛炸起,感受著背後那一道道陰冷的殺氣,機智的說道。

「你在說什麼?一打七桑!我們不是要去抓九尾人柱力嗎?」

「嗯?!」

感受到背後殺氣的消失,干柿鬼鮫不禁內心鬆了一口氣。

剛剛的一打七桑太可怕了,差一點就要被殺了。

暗中觀察的柳生的聊天群里笑聲一片。

【千手扉間:這個干柿鬼鮫把老夫逗樂了!】

【千手柱間:哈哈哈,沒想到宇智波鼬還是忘不了止水。】

「鐺!」

窺屏的宇智波止水面色一黑,頭頂黑線在冒。

【宇智波泉:可惡的止水,他們連誓言都立了怎麼可能輕易忘記?】

正在幾人討論鼬和止水愛情故事的時候,一個聲音從幾人耳邊開始響起。

【提問:請問宇智波鼬是如何死亡的原因是什麼?】

【a:曉組織的脫衣必死!b:體質虛弱虛死的!c:被人暗殺而死!d:自殺!】

【請下列幾人回答:漩渦長門、宇智波鼬、宇智波佐助!】

系統聲音剛剛結束,直播間立刻更換位置,出現在了一片帶有賽博朋克氣質的高樓裡面。

一個有著紫色洋蔥眼的紅髮男子映入眼帘。

忍界注意到他眼睛的一瞬間,全部沸騰了。

除了那些演戲的高層,其它人第一次見到長門,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的眼睛。

「沒有錯,那就是六道仙人的眼睛!」

當然他站在輪椅上面的背影就顯得十分吐出,他們仔細觀察,發現他好像腿部是不是有什麼疾病。

「喂!看他的腿!」

「嗯,那是……」

漩渦長門皺著眉頭細細思考這一題的答案,曉組織脫衣必死是什麼情況?

怎麼會把這個答案列在第一個?

躺在病床上輸血的宇智波鼬看的迷茫不已,他難道不是被弟弟殺死的嗎?

涉及到曉組織,包括大蛇姬在內的所有曉成員開始沉思。

迪達拉滿臉不屑的說道。

「什麼脫衣必死?鼬那傢伙一定是虛死的,沒看流了那麼多血嗎?」

「我一定是為藝術獻身的。」

說道這裡迪達拉臉上就情不自禁的開始大笑了。

「他的口味有點特殊,哈哈哈!」

「閉嘴!這個答案肯定不是無中生有,而且b、c、d選項都十分符合鼬的情況。」

躲在緋流琥裡面的蠍不管迪達拉的發瘋,只是著一個問題讓曉組織的人心裡籠罩了一層陰霾。

按照前面的規矩,大多數答案好像都是……

a!

7017k 「還有一種套餐,叫做富貴全家福,由上百味珍貴靈食製成,包含了山上,海里的數十種稀有靈獸肉,一套足有七十二道風味,煎炸燉煮烤燴,……」

「別吹牛了,你能做出來那麼多東西嗎?就你這麼一家小店。」鄢陽忍不住阻止。

「你還真小看了蘇家了,花掌柜。」白佩嵐道,「你知道蘇家是拿什麼起家的嗎?」

「不知。」鄢陽道,從蘇未那裡拿來的玉簡還沒有時間全部看完呢。

「我知道,你說的蘇家是不是蘇仙齋那個蘇家?美食名家,聲震中州啊,怪不得能有這麼多菜式。」闞野道,「不過,大名鼎鼎的蘇仙齋跟你這小小的香味齋,又有何關聯?別跟我說,你的菜品都是從他家那裡來的。」

白佩嵐自知說多了,便不再提蘇家之事,只說道:「我這小小的香味齋,只有一道招牌菜,那就是紅柳烤肉串,都是先用上好的靈獸肉切塊,再用秘制調料腌入味,用紅柳枝條穿了,架在紅柳樹根上炙烤。焦香鮮美,外酥里嫩……」

闞野咕咚咽了一口口水道:「好好,快別說了,舌頭都要饞的吞下去了,儘管上。你說的那些我都要,你快快去準備,都要用食盒裝起來。把你們蘇仙齋出了名的菜式統統也都傳過來。尤其是你說的烤肉,要越多越好,能拿出來多少,我就要多少。我們付的起。」闞野拍著那隻儲物袋道。

「居然是個識貨的,」白佩嵐多看了闞野兩眼,「既然你們是一起的,不如勸勸你的朋友,蘇家給她這麼大的誠意,她居然還是無動於衷。」

「瞧你這話說的,好像我能做得了她的主一樣。我都是聽她指揮,她說東,我向來不敢往西,我哪敢勸她呀,」闞野瞟了一眼瞪過來的鄢陽,又道,「更何況,她不加入蘇家這個決定是對的,我支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