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突然眼珠子在眼眶中不斷打轉,又昂首挺胸的模樣,對着蕭峰質問道,「所以,蕭峰學弟你先前在我們面前如此無禮,播放那顏色畫面,作為補償,你得把手中的那些玉露瓊漿給我們喝一點,如何?」

「什麼東西?我沒聽錯吧,你們想喝着青島啤酒?」蕭峰又小酌一口手中的啤酒,對着碧霄等人不屑說道。

「咕嚕!」

看到蕭峰喝的如此享受,碧霄有些不自覺的咽了下口水。

基於蕭峰喝的如此享受,她已經能夠猜測到,眼前的這青島啤酒,到底有多麼香醇,多麼極品的玉露瓊漿了。

而後,碧霄則瘋狂點了點頭,像是小孩子要糖一樣,「對,我想要……我想要嘛!」

「咻!」

怎料,言語剛從碧霄口中說出,只見蕭峰在虛空之中,拂袖一揮。

在眾仙女們目光灼灼看着之下,只見在這沙灘之上出現了一箱一箱的青島啤酒。

「拿去喝吧,如果還覺得好喝想要的話,儘管跟我拿!」蕭峰有些豪情邁丈說道。

「嗯?」

聽到這裏,眾仙女們都感到十分呆愣。

「不應該呀,蕭峰學弟的為人,為什麼突然會變得如此豪邁呢?」雲霄感到十分疑惑,不解道。

「沒錯沒錯,我還以為他這次又會提出一些無理的條件來要我們去做呢!」羲和則是捋了捋耳邊的秀髮,捂著嘴笑道。

「難道說我們都錯怪蕭峰學弟的為人了?」常曦則是臉上掛滿著疑惑,睜著那撲朔迷離的大眼睛,從其瞳孔之間望出一絲狐疑之色。

「不應該是這樣,我想,應該是蕭峰學弟作為那件無理之事的補償,才會對我們這麼好呢!」瓊霄則是婉兒一笑,腦中想着那顏色畫面說道。

「哈哈哈!」

剎那間,又只聽又傳來碧霄那瘋狂無禮的笑聲,像是一個極其可惡的大魔王一樣哈哈大笑,眼神泛濫金光望着蕭峰。

嘴角勾起的那麼弧度像似了月牙。

像是極其高興的模樣,眉間高高揚起,臉上流露出一絲得意神色。

「我一直都知道,蕭峰學弟的為人是天底下最好的了!」

話音剛落,就只見碧霄上前而去,拿起一箱一箱啤酒,就往著不遠處的沙灘走去。

那個樣子!

就像是十分得意,一個混沌大魔王一般,得了這些便宜是因為蕭峰欠了她什麼,走起路來都一垮一垮的。

看到這副模樣雲霄,雲霄等人相互對望了一番,都感到有些不解,滿臉都是十分疑惑。

怎麼了?從蕭峰手中拿了一箱青島啤酒,她就能高興成這副模樣。

「呵呵呵!」

剎那間,又傳來一道碧霄那銀鈴悅耳般的笑聲,從其聲間又流露出一副囂張狂妄之笑。

「果不其然,她們都說的十分正確,蕭峰學弟是最疼愛我的,只要我出馬,這件事就手到擒來!」

「在我這月餅抵抗的魅力之下,蕭峰肯定會堅持不住,敗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蕭峰學弟這麼疼愛我,這次又這麼大方,肯定是歸功於我,肯定是!」

碧霄這喃喃自語的聲音逐漸傳來到雲霄等人。

因此在這一瞬間,只見到有數道黑線,從眾仙女們的額頭眼前飄過。

行了!

總算能明白為什麼碧霄能夠這麼高興了,原來是因為,她覺得蕭峰學弟,才是最愛最疼她的。

一旦碧霄出馬,蕭峰都可以為了她變得如此豪邁大方!

可她們也明白,碧霄的為人,一向神經兮兮,也明白這樣才是碧霄真實的模樣,便不再多想些什麼,跑到碧霄身旁,向其要了幾瓶青島啤酒。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王小明的表情沒有變動,眼神深處卻閃爍了好幾次。

從他與沈林相遇開始,這個年輕人的每一句話都相當耐人尋味。

一如當下。

不是怎麼會在這裏、不是為什麼在這裏、而是不應該在這裏。

與不應該在這裏相對的,當然是應該。

這也就是說明,在對方的認知中,自己如今應該出現在某個地方,至少不會出現在這裏。

「那我應該出現在哪裏?」

又斟了一杯茶,王小明淡淡問道,口氣平淡到就像是對這個問題毫不在意。

沈林拿過杯子抿了一口,反口問道。

「你來這裏是為了什麼?以你的性格,總是有利可圖才會出動,總不會只是來看看我吧。」

沈林刻意迴避了這個話題,復甦世界太過詭秘,很多事件的背後似乎有上一代馭鬼者的影子存在,是否有人在背後操縱一切誰也不知道。

在這個基礎上,沈林選擇打機鋒已經是他能夠做到的極限,如果他選擇和盤托出,背後的那幫人亦或者是鬼,可能明天,可能一會兒,甚至可能下一秒就會暴斃當場。

駕馭兩隻鬼讓沈林的能力有所提升,可這也不會讓他猖狂自大到以為能夠縱橫天下。

「你不該那麼衝動,敲門鬼事件差點在總部爆發,這觸及到了很多人的敏感神經,現在總部一些人對你的意見很大,這對你沒什麼好處。」

「好處?這不是我考慮的事情,有人做錯了事,就該付出代價,很公平。」沈林的眼神默然,而後輕輕抬起,看着眼前的王小明。

「所以,你今天是來興師問罪的?」

「既然你了解我,就應該知道這種無聊的事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之內,我來這裏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造成這一切的是你。對我而言,你的價值比他們更大,僅此而已。」王小明淡淡言道。

「以價值論定一切,很像是你能幹出來的事情,所以呢?今天來這裏,你就是為了說這個?」沈林言道。

「事實上是因為我的判斷出現了偏差,半個月前的你從瀕臨復甦到無恙回歸,很多人都對你很感興趣,我也不例外。」

「不同的是,從我看到你追逐那輛公交車開始,我就知道你的狀態應該只是暫時壓制,治標卻不治本。」

「我本來打算邀請你參加總部的實驗,利用駕馭第二隻鬼來緩和你的身體情況,不過目前看來似乎不需要了。」

王小明的眼光灼灼,看向沈林的表情越發感興趣,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總會給他帶來興趣。

「不過也算陰差陽錯,在我剛剛抵達這裏的時候,我得到了另外一個消息。」

「我不知道你消失的這半個月做了什麼,不過很顯然你得到了各方勢力的注意,在我觸發前的不久,朋友圈公開聲明要打掉你。」

朋友圈?沈林的表情沒有出現什麼波動,他跟對方早已經是不死不休的關係,無法緩和,朋友圈準備對她下手也不是一次兩次。

無論是錢伯鈞跟賀天雄都失敗了,再動手也無可厚非。

如今的他也今非昔比,駕馭了鬼母完成拼圖的鬼相強度更勝以往。

鬼當鋪的保護還沒有消失,三天內他無懼復甦,這三天幾乎是沈林最為巔峰的狀態。

「由誰動手?姜尚白?還是其他人?」

他與朋友圈的衝突起源於姜尚白與鬼母,這算是小摩擦,不過由於各方勢力的原因以及朋友圈的狂妄自大,導致事件愈演愈烈,也到了如今不死不休的地步。

「方世明!」王小明言道。

「什麼?」

這是一聲尖叫,並非來自於沈林,而是趙子良。

嘶啞如鬼的聲音配上這一聲尖叫,聲音格外刺耳。

不只是趙子良,現今的馭鬼者圈子對於方世明與葉真這兩個名字都有不同程度的恐懼。

亞洲第一跟亞洲第二的名字不是吹出來的,是打出來的。

葉真的戰績最為彪悍,出道以來打遍天下無敵手,至今未嘗一拜。

方世明則低調很多,出手狠辣,一擊必殺,在總部初期的建立階段,這位硬生生打服了很多人。

其最為出名的戰績是曾經與葉真短暫交手。

那時兩人有不同程度的麻煩,倉促交手,沒有戀戰,以平手告終。

方世明沒有吃虧,葉真也沒討到便宜。

從那以後,方世明這個名字徹底響徹亞洲馭鬼者圈子。

葉真以其彪悍的戰績位列第一,與葉真交手不落下風的方世明因為戰績不太多,位列第二。

這是實打實打出來的名聲。

沈林不見波動的眼神終於出現了一絲震動,朋友圈的大動作超乎了他的想像。

看來朋友圈的幾次失手讓方世明極度惱火,在各種因素的夾雜下,他打算親自動手。

壓力不可見的降臨到沈林的身上,他不自覺地盤算自己的勝算。

方世明手中的鬼剪刀太過恐怖,後期的楊間如果不是因為八音盒早已死得渣都不剩。

沈林不認為自己可以倖免。

鬼當鋪的保護更像是一個包裹厲鬼的屏障,在葑門村中因為鬼太爺與半邊屍的衝擊。

這個屏障早已千瘡百孔。

沈林不認為自己能夠在這種情況下直面方世明。

那不現實。

這是個37開的勝率,憑藉一切底牌,三成把握自己可以抗衡,方世明七成把握會把自己鎮殺。

一個不怎麼好的局面。

「看樣子你已經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雖然我不喜歡朋友圈的處事方式,但我不得不承認他們很有本事,現階段的你與方世明不存在抗衡的可能性。」王小明侃侃而談。

「所以,你千里迢迢的過來,就是為了告訴我這個消息,然後看看我落寞的樣子?那可能讓你有些失望。」沈林的眼眸一冷。

「你的動靜鬧得太大,從總部到各方勢力關注者不知道多少,鬼相沈林的名號也在馭鬼者的圈子有些名頭,你是總部的人,放任你被殺,如果事情傳開,馭鬼者的多疑與偏激會讓事情徹底發酵,總部的威信大大缺失,這對現階段的總部而言,是不允許的。」

「所以?你是打算招降?讓我深入總部,成為一條好狗,任人使喚,這個條件達成的籌碼就是,總部會在方世明的手中,保下我的性命?」沈林冷笑。

「人才總是要用到合適的地方,活着的人才才是人才,深入總部沒什麼不對,有我在,也沒人會對你做什麼,你將會是總部的嫡系,總部的資源與一切都會由你驅使,如果你再進一步,甚至可以成為總部諸多馭鬼者的首領。」王小明言道。

「既規避了死局,又得到了支持,未來可期,這是雙贏的局面。」

「聽起來,你似乎是吃定了我了?」沈林就那麼看着他,嘴角勾勒起微笑。

熟悉的人都知道,當他露出微笑,絕對不代表他開心,這明顯是某種不太好的徵兆。

「話雖然難聽,不過意思差不了太多,在這種局面下,你沒有選擇的餘地。」王小明點頭,沒有否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