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哥,既然你這頭痛症犯了,那就得繼續請醫生治療,你這樣拖著怎麼行。」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聽到何英武身體有恙,顧銘的心思就活絡起來了。

這無疑是一個賺表現的好機會,不容錯過。

他立馬插話說:「何主任,你要是不介意,我可以替你治療頭痛症。」

很突兀,戴素潔和何英武都沒有料到顧銘會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來,愣住了。

過了幾息,戴素潔回過神來,驚訝說:「顧銘,你還會治病?」

顧銘謙虛道:「略懂。」

戴素潔以為顧銘就是略懂,拒絕說:「你的好意我替我哥領了,不過這治病就算了。」

「為啥?」顧銘問。

戴素潔白了顧銘一眼,這還需要說嘛,肯定是嫌你醫術不行。

不過,想到她跟顧銘間的特殊關係,這種打擊人的話她沒有說。

她解釋說:「我哥這頭痛症有些年頭了,一般醫生治不好,上一次還是請的國外權威專家過來才有效。這一次再犯,情況比上一次還嚴重,權威專家來了有沒有效果都還不清楚,你就別添亂了。」

「呵呵!!」

顧銘笑了,笑著說:「戴總,我不是添亂,而是這病我能治。」

戴素潔:「……」

【作者題外話】:五更完畢,求票支持,拜謝!! 她理解顧銘急於表現自己、急於證明自己的心情。

可是,這給領導治病非同兒戲,稍有差池,那拍的可不是馬屁,而是馬腿。

同時,顧銘把話說得太滿了,沒有給自己留下一點迴旋的餘地,這治好了另說,一旦沒有治好,顧銘在何英武心中本來不好的印象會極具惡化,還是想挽回都沒有的那種。

這可咋整?

戴素潔一時都不知道該如何做了,不知道該不該讓顧銘冒險一試。

至於何英武,則是皺著眉頭。

他這頭痛病,不知道請多少醫生專家看過,都束手無策,最後只能請國外權威專家過來。

顧銘,一個毛頭小子,還不是醫學領域的人,居然敢口出狂言。

此時,他對顧銘的評價是,半罐水響叮噹。

心中,僅有的一點興趣蕩然無存,他起身說:「素潔,家裡還有點事情,我先回去了,你慢慢吃。」

沒有提及顧銘,此刻在何英武的眼中,顧銘整一個透明人。

戴素潔緊接著起身說:「哥,來都來了,別急著走啊!怎麼的也要吃點東西喝點水啊。」

何英武腳步不停說:「不了,你慢用。」

「這……這……這……」

戴素潔明白,此刻何英武是鐵了心要走。

當著外人的面,她也不好強拉何英武,只能不滿的瞪了顧銘一眼,責怪顧銘太過冒失,不按照她的計劃行事。

顧銘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他卻是沒有想到何英武如此小瞧他,也沒有想到何英武會一點試的機會都不給他。

有些鬱悶,至從得到先天神珠后,他還沒有受過這樣的輕視。

必須證明自己。

心跳戀愛社 顧銘也站了起來,開口說:「何主任請留步。」

何英武腳步一頓,臉上不悅之色浮出。

這是嫌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印象還不夠差嗎?他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顧銘此刻的行為,黑著臉說:「你還有什麼事情?」

顧銘沉聲說:「我沒事,但何主任你有事。」

「我有什麼事情?」何英武懷疑顧銘給算命,窺視他的命運,語氣十分不善。

「你需要我替你治療。」

「需要你替我治療?」

何英武愣了一下,而後嘲笑道:「我憑什麼需要你給我治療?」

何英武忍不住數落道:「年輕人,別太把自己當回事,謙虛一點對你沒有壞處。」

「呵呵!!」

顧銘笑著說:「何主任此言差矣,不是那有那麼一個成語嘛,叫做捨我其誰,我覺得這個成語非常適合用到這裡。」

「我知道,這樣說你會認為我狂妄自大,但我卻覺得何主任你太過武斷。」

「一分鐘,我只要一分鐘的時間,如果一分鐘我治不好你的頭痛症,算我輸,無需何主任離開,我走,不打擾你和戴總兄妹敘舊。」

何英武驚呆了,難以置信顧銘會對他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同時,顧銘言語中表現出來的自信也令人側目。

一分鐘,六十秒,能幹啥?其他醫生給他診斷一次消耗的時間都不止這個數,可偏偏顧銘卻敢說一分鐘治好他。

他簡直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醫生敢放出這樣的狂言。

戴素潔也是這樣覺得的,但是顧銘把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已經再無別的可能,唯有讓顧銘冒險一試。

她勸道:「哥,既然顧銘都這樣說了,你就讓他給你瞧瞧吧!沒準他真能治好你的頭痛症。」

不給何英武拒絕的機會,戴素潔又問顧銘,「你打算怎麼給我哥治療?」

顧銘說:「我會氣功按摩,按摩時產生的氣流可以治癒何主任的頭痛症。」

戴素潔想了一下說:「這樣說,你只需要給我哥按摩一下頭部就行了?」

「嗯!!」

顧銘點頭。

戴素潔看著何英武說:「哥,就按摩一下,很快的,也不會出啥事,試試吧!!」

不打針、不吃藥、只按摩,確實不會出事,可是這按摩能治病?還是他嚴重的頭痛症?

他實在難以置信按摩能夠把他的頭痛症治好。

但是,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堅持不治,那就真如顧銘說得那般,他這個人太過武斷了。

他就近坐下,然後說:「行,我讓你試一試,如果你真能做到,我會為剛才的事情向你道歉。」

沒有做到何英武沒有說,但在場的人都懂,沒有做到,那他就是對的,他無需給任何人道歉,會毫不猶豫的離開。

「顧銘……」

戴素潔擔憂的看著顧銘。

成敗在此一舉,她是真怕顧銘說到做不到,那樣他們的合作只能黃了。

顧銘給了戴素潔一個放心的眼神,然後走向何英武。

站在何英武背後,顧銘說了一聲冒犯后,雙手按住何英武的頭部。

被人小覷,急於證明,心中毫無慈悲啊!!

這樣顯然不行。

呼呼!!

深吸一口氣,顧銘調整心情,默念醫者仁心,慈悲為懷,救死扶傷,功德無量。

還真別說,有效,心中慈悲浮現。

慈悲手開啟,道道靈氣沿著他的手指進入何英武頭部。

何英武震驚了,眼中閃過濃濃的難以置信之色。

治不治得好先不說,這股暖流的出現,無疑證明,顧銘不是他想的那般毫無本事,對方真的是身懷絕技的異士。

同時,那前所未有的舒服感,也讓他對顧銘產生了一點信心。

他開始覺得,覺得顧銘可以治好他的頭痛症。

這些戴素潔不知道,但她一直在關注著何英武的表情,見何英武這般,心頭一喜,也開始期待起來。

顧銘是一位哪哪都神奇的男人,沒準他真能辦到別的醫生辦不到的事。

一分鐘悄然而過,顧銘適時的把手放下,戴素潔見狀,迫不及待的問:「顧銘,結果如何?」

顧銘沒有說話,因為他覺得他說好不叫真的好,這需要何英武親口說。

所以,他笑而不語,笑著站在一旁。

戴素潔:「……」

她猜一切順利,否則顧銘不會如此這般表現,可是顧銘啥都不說,她不放心。

她把目光投向何英武,問:「哥,你現在感覺如何?」

億萬老公霸上我 何英武也沒有立刻說話,閉著眼睛,細細品味。

至從患上頭痛的毛病後,他的腦袋裡就好像安了一顆定時炸彈,乃怕不發病,腦子裡也有輕微的疼痛感。

可是現在呢?現在他一點不適的感覺都沒有了。

這無疑證明,顧銘做到了,真的在一分鐘之內治好了他嚴重的頭痛症。

同時,這也證明,剛才錯的人是他,是他小覷了顧銘。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求票支持,拜謝!! 願賭服輸,他立刻起身,歉意說:「顧先生,剛才多有冒犯,還請海涵。」

「沒事!!」顧銘笑著說,輕描淡寫就讓剛才的不愉快過去了。

戴素潔大喜,知道這事成了,趕緊說:「都別站在,快坐下,我馬上讓服務員上菜。」

何英武和顧銘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坐下,默契的沒有提剛才的不快,隨便找了一個話題閑聊起來。

戴素潔吩咐服務員上菜回來后,也加入其中,讓氣氛變得更加融洽。

很快,美食上桌,眾人邊吃邊聊,沒有提及任何有關合作的事情。

至於算命……

戴素潔知道何英武反感算命,以前為了讓顧銘證明他的本事,只能強拉著何英武算命。

但是現在不用了,因為顧銘用其它方式證明了自己,無需再干這畫蛇添足的事情。

時間流逝,飯局結束,顧銘和戴素潔送何英武離開后,再次回到包廂。

沒有外人,戴素潔能老實?關上門以後,就坐到顧銘大腿上,摟著顧銘脖子撒嬌說:「銘哥,我也病了,你也給我治治吧!!」

顧銘:「……」

這五十歲的女人撒起嬌來,別有一番滋味啊!!

同時,他還知道,戴素潔這是痒痒病犯了。

很好治的一種病,只要是個正常男人都可以治,關鍵是願不願意。

這一次,他沒有跟自己過不去,成全自己的同時,也成全別人。

他答應說:「行,我給你治,走吧!!」

「去哪?」

「開房啊!難不成在這裡?」

「這裡難道不好嗎?」

「好。」

顧銘意動道,這是他喜歡的地。

達成一致,戴素潔猴急的拉開顧銘褲子上的拉鏈,幾下,就把顧銘的渴望勾了起來。

至於她……

今天,她穿著長裙,稍微倒騰一下,足可。

很快,她在顧銘身上晃動起來,臉上儘是滿足之色。

顧銘也滿足,十分享受女人這般主動。

今夜不回家。

顧銘跟戴素潔又好好的放縱了一回,直到凌晨,才在酒店房間睡下。

第二天。

顧銘起了一個大早,戴素潔睡眼惺忪道:「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

顧銘一邊穿衣一邊說:「我有事,需要去處理一下,你接著睡,別管我。」

「好吧!!」

戴素潔接著睡,顧銘離開酒店后,直接開車前往林佳家。

昨天,林佳請假,今天,一大早的飛機。

林佳沒有說讓他送那種話,只是告訴他請到假,何時走這件事情。

但是,顧銘依然選擇親自來接林佳,親自把林佳送到機場去。

七點半,林佳拖著行禮離開出租屋,下樓時,看到樓下停靠著的邁巴赫,心裡暖暖的。

心裡,還在忍不住想,也許這一次她的選擇是對的。

顧銘下車,接過林佳手中行禮,放好后,開車送林佳前往機場。

一路無話,抵達機場后,顧銘看著林佳說:「回來給我電話,我來接你。」

「嗯!!」

林佳點頭,主動把身子伸過來跟顧銘熱吻,好一番唇槍舌戰的熱吻后,兩人才分開。

林佳喘息道:「等我回來。」

「好!!」

顧銘答應,下車送林佳前往機場,直到再也看不到林佳的身影后,這才開車前往麗人珠寶加工廠。

商會。

九點鐘,何英武的秘書來到張陽輝辦公室,看到何英武的秘書過來,張陽輝大喜。

蒼青之劍 前天,他去找何英武,何英武沒有正面答覆他,只是告訴他,他會幫他問問,有具體消息會第一時間通知他。

兩天過去,到了何英武給他准信的時候了。

至於消息是好是壞,這個還需要想嗎?

何英武是戴素潔強有力的支持者,如果沒有何英武保駕護航,戴素潔憑什麼把生意做得風生水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