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這些天去聽雨軒找了秦羿很多次,然而這傢伙壓根兒就不在東州,便是連他手下能管事的人也一個個都沒了影。

打電話吧,以前還有個手機,現在壓根兒連號也註銷了,想見他一面,比見古時候的皇帝還難。

思量再三,何雅沁決定去找秦叔叔幫忙。

她相信,秦文仁絕不是那種計私仇的人。

一大清早,何雅沁懷着希望,坐上了前往省會石京的汽車。

石京,宋家別院,後山竹林內。

青燈、古卷,竹屋兩間,簡樸而不失雅緻!

秦文仁正就着油燈,伏案揮毫,但見青墨揮灑,一幅飄然、舒逸的山水畫已經躍然於紙上。

“哈哈,意境深遠,雅而不俗,文仁這畫是越來越灑脫了。”

宋金貴撫須走進別院,欣然嘆道。

“父親過獎了,你老人家最近這拳也練的不錯啊,氣脈幽長,身體康泰,我和茹君這心算是踏實了。”

秦文仁引着老爺子在涼亭裏坐了下來,倒了清茶。

自從宋茹君接手宋家以來,這位女強人領着族人把宋氏集團打理的井井有條,不僅僅填補了所有的虧空,宋氏集團在石京名聲大燥,抗衡首富白家,只是時間問題了。

秦文仁也樂的留在石京安心休閒,只要能跟妻子在一塊,對他來說,在哪隱居已經意義不大了。

“那是,老頭子我還想多活幾年,將來抱抱我的重外孫啊。”

“就是不曉得哪家姑娘能入我那外孫的眼嘍。”

一提到秦羿,老人家那是神采飛揚,無比自豪。

“這小子的事,說不得,說不得啊。”

秦文仁揮了揮手,淡然笑道。

秦羿雖然是他兒子,但秦文仁深知這個像神仙一般的小子,有着帝王般的野心,絕非他們凡俗之人能揣測的。 門外,何雅沁總算找到了宋公館。

當看到巍峨、氣派的宋公館時,何雅沁驚的直是咋舌。

想當初母親還瞧不起秦文仁夫婦,誰能想到他們的背景會如此雄厚,竟然是省會數一數二大家族的人。

不過,這也更讓她堅定,只要秦叔叔出馬,何家就有救了。

“你好,請問能幫我找下秦文仁先生嗎?”

何雅沁平息內心激動的心情,走到門口問道。

“有拜帖嗎?”

門口的守衛巍然而立,冰冷的面頰如岩石一般堅硬、森冷。

他們可是秦羿抽調的秦幫最精銳護衛弟子,修爲都達到了內煉後期。

“拜帖,我沒有,我爸跟秦叔叔是世交,你提何萬成,他就會知道了。”

何雅沁想了想道。

“沒有拜帖,不得入內。”

門衛如門神般,冰冷無情的拒絕了何雅沁。

“可是我有急事,一定要見秦先生。”

何雅沁沒想到門衛如此不近人情,家裏還等着救命呢,沒想到連宋家大門都進不去,這可如何是好?

頓時,她急的眼淚都掉下來了。

“你當宋公館是什麼地方,想進就進嗎?以爲秦先生,是誰想見就能見的嗎?”

“一定要見,你去宋公館西側的門房申請拜帖,等宋老驗證以後,自會派人給你送上拜帖。”

門衛冷冷道。

何雅沁當然去過門房,但每天不知道有多少有頭有臉的富商、政要想要拜訪宋公館。

以她平凡無奇的身份,只怕光排隊等驗證,就得等上半個月。

到時候只怕她家房子早就被人扒了,父親早就病死了!

“不管如何,我一定要見到秦叔叔。”

何雅沁抹掉眼淚,堅定了心中的信念。

她也不走,坐在宋公館的臺階上,抱着膝蓋苦等了起來。

她相信在這等着,總會有機會見到秦文仁的。

門衛起初想強行驅趕,見她死賴着不走,也不敢下死手,也就只能由着她了。

時不時有富商、高官進入宋公館,見到這麼一個漂亮的姑娘蹲在門口,都是頗爲好奇。

何雅沁也不怕笑話,就這麼抱着胳膊,苦苦的等待着。

整整一天,她連口水都沒喝,夏日火辣辣的太陽,曬的她頭暈目眩。

但這個倔強的姑娘一直咬牙硬撐着,因爲她害怕一走開,就會錯過了見秦文仁的機會。

到了晚上,天終於黑了,暑氣漸消,她才感覺好受了一些,望着宅院內通紅的燈籠,心中苦澀的又流起了眼淚。

以前她高高在上的時候,哪裏會想到會有今日之苦。

秦羿說的對,人不能把自己看的太高了!

她現在只是一個危亡人家的孩子,無論多苦多累,都要咬牙堅持下去。

吱嘎!

一輛火紅色的蘭博基尼,呼嘯而來,一個急剎車在宋公館門口停了下來。

一個扎着馬尾辮,穿着時尚的靚麗少女,從車上走了下來,旋轉着指尖的車鑰匙,哼着歌曲,輕快往宋公館走了過來。

少女從何雅沁身邊走過,並沒有多看一眼,她早就司空見慣了,徑直就要入門。

門衛見了她,那冰霜般的臉龐上瞬間一喜迎了過來:“思思小姐,你來了!”

“嗯!”

她正是秦羿的表妹陶思思,宋公館寵的無法無天的公主。

“思思小姐,能幫我忙嗎?”

就在她要進門的瞬間,何雅沁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稻草,喊了她一聲。

她的嗓子已經乾的快要冒煙,以至於話都快說不利索了。

“你是?”

陶思思回過頭一看,何雅沁雖然滿臉風塵,但相貌秀美,絕不在她之下,不禁心生好奇。

“我是東州來的,我爸跟秦叔叔是世交,思思小姐,求你幫我通報秦叔叔一聲好嗎?”

何雅沁握住陶思思的手,泣淚哀求道。

“通報啥,不就是見我姨夫嗎?我帶你進去。”

陶思思心地善良,見何雅沁與自己年紀相仿,如此悽苦,頓時生了惻隱之心。

“小姐,她沒有拜帖不得入內。”

門衛有些爲難的攔住了陶思思。

“這是秦侯定下的規矩,別讓我們爲難,好嗎?”

另一個門衛附和道。

“定你個大頭鬼,回頭我就找表哥,讓你們都滾蛋,還是爺們嗎,這麼個大美女,一點同情心都沒有。”

陶思思一把推開門衛,拉着何雅沁就進了公館。

門衛頓時頭大,卻也無可奈何!

在宋公館,誰敢得罪這位大小姐,她可是老爺子的掌上明珠,侯爺的親表妹啊。

……

秦文仁正跟老爺子就着青燈,品茶閒聊!

老管家宋安健步走了過來,拱手報道:“老爺、姑爺,思思小姐,帶了個客人來,說是姑爺的故人之女,有急事要見。”

“別又是那些來攀關係的吧,驗證一下。”

宋金貴擡手道。

人怕出名豬怕壯!

這年頭只要跟秦文仁打過照面的,都說是故人老友。

秦文仁一心清修養性,躲都躲不及,哪有心思跟這些名利之徒打交道。

“她說是東州何萬成之女!”

宋安道。

“哦,是小沁,她怎麼來了,見!”

秦文仁放下茶盞,欣然大喜。

“父親,這位小沁姑娘就是小羿訂過娃娃親的那位啊!“

秦文仁邊走邊道。

“哦,那豈不是我未來的外孫媳婦,老夫可得瞧上一瞧。”

宋金貴哈哈大笑,趕緊跟了過去。

由於幹曬了一整天,何雅沁此刻已經快要脫水昏厥,視線一片模糊,耳內嗡嗡亂響,全憑一股信念在支撐着。

“小沁!”

遠遠她看到幾道模糊的身影走了過來,勉力聽到了那熟悉的聲音。

何雅沁激動萬分,她知道終於見到了救星。

“秦,秦叔叔!”

原本疲憊的身軀就像是一根緊繃的弦,此刻再也支撐不住,在笑着喊了一聲後,何雅沁兩眼一黑,一頭栽倒在地,昏死了過去。

“小沁,這,這怎麼回事?”

秦文仁浮起何雅沁,見她氣色虛弱,嘴脣蒼白,好不憐惜。

“姨夫,都怪表哥,弄了兩尊門神,讓人家姑娘在門口曬了一整天,曬都曬暈了。”

陶思思氣惱道。

“哎,你說這事辦的!”

“快,快找醫生來!”

老管家趕緊衝門口的護衛大喊道。

“今天是哪兩個傢伙當值,敢欺負我外孫媳婦,我饒不了他。”

宋金貴眼瞅着何雅沁嬌滴滴的一個漂亮娃兒,被曬成了這樣,氣的直吹鬍子,大發雷霆。 一睜開眼,她就看到了牀邊站了好幾個人,滿臉關切的看着她。

“秦叔叔,宋阿姨!”

何雅沁心中悲喜交加,一開腔已是泣不成聲。

“小沁,你受苦了!”

“孩子,出什麼事了,告訴阿姨,我替你做主。”

宋茹君握着她的手,安慰道。

“阿姨,我爸快不行了,求求你幫幫他吧。”

何雅沁伏在宋茹君的懷裏,嚎啕大哭道。

“啊!”

秦文仁夫婦皆是大驚。

“我去年離開東州的時候,萬成還好好的,怎麼會……”

秦文仁不敢相信的問道。

“我爸患了絕症晚期,醫生說治不好了!”

“還有,秦幫的人要拆我家房子,把我們轟出東州,他們不給我們活路,叔叔你得救救我爸啊……”

說到這,何雅沁萬般委屈,已是泣不成聲。

“不應該啊,東州可是秦幫總部,怎麼會這種荒唐事!”

秦文仁深知秦幫幫規,這一年來東州幾乎路不拾遺,市風極爲清明,出現這種暴行,着實讓人無法相信。

“文仁,我看何家多半還是被以前的事情困住了,你要不去一趟東州,找咱兒子把這事解一解。”

宋茹君柳眉一蹙,沉思道。

“成,我去找張大靈,向他討藥,大秦醫藥廠不就有治療絕症的藥嘛。”

秦文仁滿口答應。

他從來都不是記私仇的人,何萬成乃是故友,哪可能坐視不理。

“安叔,去準備點現金,瞧把姑娘困苦得,讓人心疼啊。”

宋茹君撫摸着何雅沁蒼白的臉頰,眼眶通紅,哀嘆道。

想何家以前也是有頭有臉的大戶,何雅沁優雅、富貴的就像一個小公主,現在卻滿臉病容,怎能不教人心酸。

“小沁,你放心,叔叔向你保證,你父親的病可治,東州也沒人敢拆你的房子!”

秦文仁目光一凜,深沉道。

當天中午,秦文仁連中飯也顧不上吃,招呼司機,帶着何雅沁一併回到了東州。

……

東州,何家老宅。

由於這一年東州迅速發展,老宅正式列入了拆遷工程。

附近不少居民都得到了優厚的補助,離開了這一帶。

然而,何家卻面臨一個極爲尷尬的境地!

何家當年發達的時候,住在東明湖的豪宅,誰也沒想到會有回到老宅的一天,早就把房產證給弄丟了。

沒了房產證,他們去有關部門補辦。

但誰都知道東州何家曾得罪過秦侯,有關領導早就打了招呼,在東州,只要何家辦事,一律押後處理。

何家拿不出房產證,沒辦法得到補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