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好久,收回目光,唐詩搖頭笑道:「也不知道到底什麼人,居然這麼大的排場。

知道嗎,剛才那些車上下來的人,每一個都是江南省響噹噹的大人物。

尤其那位老人,沒記錯的話,他應該就是紫禁山莊莊主,是那位傳說中的老神仙……」

「不知道,應該是很厲害的人物吧!」徐薇笑,緊跟著又樂道:「林師,好奇怪的名字,跟林大哥一樣姓林呢,難道姓林的人都這麼厲害么?」

莫名一臉驕傲。

莫名滿腔自豪。

聞言,唐詩取笑道:「林大哥林大哥,知道你的林大哥厲害,天下第一行了吧?」

「唐老師!!」徐薇瞬間臉紅,滿臉嗔意。

很快又不覺羞澀了,促狹道:「唐老師你別光說我呀,難道你不喜歡林大哥?」

「死丫頭,誰,誰喜歡他了?我才不……」唐詩也臉紅了,羞惱之下,憤而反擊。

就這樣,前面的事很快忘記,二人鬥嘴撓痒痒,鬧成一團。

沒多久,忽然想起來,徐薇拔腿就往山莊外面跑。

唐詩不解其意,生怕出事,便快速跟上。

不多久,二人出現在山莊外面的停車場。

「還以為有什麼事呢,原來就是來看車啊?」眼見徐薇盯著車看,唐詩不禁好笑。

重生之逆天王妃 徐薇卻沒出聲。

目光閃亮,只是一眼,她就看到那輛鶴立雞群的帕加尼風之子。

跑過去一看車牌,頓時就忍不住笑出聲來!

唐詩不解,伸手在她面前晃了兩下,道:「小薇,你沒事吧?」

穿書後我成了男主 「啊?」

徐薇一驚,趕忙搖頭:「沒事,我好得很呢!」

說著一指面前的車,笑道:「唐老師,知道這是什麼車嗎?」

唐詩仔細看了又看,最後搖頭:「不知道!」

「我知道!」

「這是帕加尼風之子,全國獨一無二的一輛,售價三千萬以上!」

徐薇笑得很是得意。

唐詩目光幽幽看著她,「那又怎樣,跟我們也沒關係啊!」

「怎麼就沒關係了?你看這車牌……」

唐詩看車牌,依然搖頭:「柳城的牌照嘛,我知道,可是,還是跟我們沒什麼關係啊!」

「怎麼就沒關係了,這是……」

「這是什麼?」

「沒什麼,很快唐老師你就知道了!」

關鍵時刻,徐薇賣關子了。

也不管唐詩恨得牙痒痒,徐薇拿出手機,嘟嘟嘟嘟撥了號碼。

很快電話通了,她道:「林大哥,你來紫禁山莊了是嗎?」

「你怎麼知道?」山莊最內層,仿古的大廳中,林昊正說法,接到電話,一臉詫異。

這邊徐薇咯咯就笑:「因為我在停車場看見你的車了呀!

林大哥,你在哪呢,我們來找你好不好?」

那加長勞斯萊斯過來的時候,她就隱約看到後面跟著有車,不過當時沒太注意,以至於後來才突然想起。

林昊也沒想太多,笑道:「你們?」

「是啊,我們,我,唐老師,我們現在在一起呢,就在車子旁邊……」

少女聲音說不出的歡快。

他鄉遇故知,人生四大樂事之一,而且這還不是一般的故知,焉能不讓人欣喜若狂?

林昊也沒拒絕,笑道:「別來找我了,找不到的,說你們在哪吧,一會我過來!」

約在保齡球館見面,而後通話結束。

停車場,徐薇就看著唐詩笑:「現在明白了吧?」

「明白!」唐詩點頭,臉崩得死死的,徐薇一個不注意,她就伸出手來。

「臭小薇,讓你捉弄我,讓你捉弄我,看我不惱你痒痒!」

「啊,唐老師饒命!」

「饒命可以,那你知錯了沒?」

「知錯了,唐老師,好姐姐,知錯了,我真的知錯了!」

「……」

如花美眷,鬧作一團。

另一邊,林昊默默將手機放回口袋,緊跟著臉上笑容散去,一片清冷。

看著下方一群正襟危坐等著聽他**的人,想了想,便道:「一會有事,來點簡單的吧!

能看懂自然好,看不懂也無妨,回頭自會給你們一份用得上的。」

語落,隨手畫了個圈。

便是這凌空一劃,虛空有水被接引下來,於指尖瀲灧激蕩,波紋迭起。

不過眨眼間,他手心上方便懸浮著一個拳頭大小的透明水球。

神奇的一幕,全都看呆了!

不敢出聲打攪,下方一個個滿臉驚容,或死死抓住座椅扶手,或乾脆從座椅上站立起來。

而後,更神奇的畫面出現了!

如虛空有火一般,「咕咚咕咚」,水球很快沸騰,蒸汽上涌。

諸天大聖人 不出許久,水球完全蒸發,掌心上方半米處凝成一團雲。

雲朵厚重泛黑,望之似黑雲壓城!

下方眾人尚未回神,便只見那雲中白光一閃,繼而一道刺眼的電光自雲端劈下。

電光劈落地面,大地巨震,堅硬的大理石地面留下一個茶杯大小的焦糊孔洞。

同一時間,雷鳴之聲破空而至,入耳之際,人群便彷彿置身三月雷雨之中,惶惶然,巍巍然,久久無法自拔……

靜默中不知過去多久,人群回神再看,淅淅瀝瀝,雷鳴閃電過後,雲朵已經在下雨。

細雨如絲,如綿,落於林昊掌心。

在他掌心,不知何時多了幾顆蒲公英種子,彷彿聽到春雷的呼喚,雨水一落,種子開始萌芽,生長……

又一次,人群驚呆!

等醒悟過來再次看去,雲朵消失,驚雷不現,彷彿從未存在過一般,沒有雨水,沒有濕痕。

人也不見了!

只剩下地面漆黑的孔洞,還有邊上幾株綻放的蒲公英,灼人眼球…… 道法自然,道法,又超出自然。

這是林昊個姜翠山等人上的一堂課,簡單而直觀,至於是否能明白,那就不是他應該考慮的事情了。

紫禁山莊四個維度,外圈人最多,也聚集著種類最豐富的娛樂設施。

自中圈的億萬富豪圈,到內圈尋常時候根本不開放的大別墅區,以及最裡面只有姜翠山和墨彤能進的幽林清修地,人是越來越少,娛樂方式也越來越趨於養生。

保齡球館便在最外圈!

因為存在著粗陋的陣法,儘管外界已經是凜冬,山莊里的氣候依舊保持著深秋時候的狀態,雖涼,卻並不怎麼冷。

等進入室內,開著中央空調,環境便更加舒適暖和。

時間是下午,來保齡球館玩的人很多。

當林昊過來時,徐薇跟唐詩已經在球館門口等著了。

三人一道進進球館,很快一條空著的球道面前,三人站定。

林昊沒有下場的意思,就站在一邊,倒是兩個女人興緻勃勃。

外套一脫,露出只著纖體保暖衣的美好上圍,又活動活動身體,順便看了看周圍的人怎麼往。

簡單聊了兩句,開始打球。

「我先來我先來……」

並不是多麼張揚跳脫的性子,可因為林昊的存在,徐薇活躍了很多,當仁不讓表示要打第一球。

唐詩也沒爭,笑著跟站在林昊身邊。

徐薇似模似樣抱了個球出來,還沒打就開始吐舌頭:「好重……」

是有點重,一個球十磅,折算下來就是九斤,不算很輕了。

儘管如此,她還是有模有樣手指入孔單手抓球,而後往前幾步,一個略顯生硬但看著很美的姿勢過後,保齡球脫手,滾上球道。

也沒什麼然後!

球路倒是很正,沒有歪歪扭扭,就是力量差得遠,還不到一半就停了。

「這次不算,我再來一次……」

略顯尷尬,說完又匆匆忙忙抱了一個球出來,這次力量是足了,結果方向完全失控。

這球一脫手,便如同脫韁的野馬,左突右撞,最後愣是繞過了球道盡頭一堆球瓶,一球未中。

好丟人!

連續兩球失利,一個比一個失敗,徐薇捂著臉,不敢見人了。

林昊在旁邊笑!

唐詩也笑,道:「我來試試,說不定還要差勁呢!」

說罷便拿了球,適應了一下分量,出手之前,又先做了一些丟球的準備動作。

等心裡差不多有底了,一個小碎步快步上前,左腳右前方承重,右腳左後方畫弧,同一時間手上用力,球脫手進進球道……

漂亮!

一套動作姿態優美,看上去有種舉重若輕的行雲流水之感。

結果也還不錯,球滾到盡頭,雖然有所偏差,可還是倒下四個球瓶。

「可惜了,才擊倒四個,還以為會全中呢……」

一臉微笑。

說是惋惜,實際上還是比較滿意的,畢竟是第一次玩。

徐薇也沒不高興,在旁邊拍手叫好。

接下來的時間,兩個女人你一下,我一下,偶爾也跟林昊說上幾句,氣氛很好。

也就在林昊耐不住糾纏,準備下場隨意玩兩下的時候,忽然一個聲音插嘴進來。

「喲,小薇,你也來紫禁山莊了啊?」

「真巧,來來來,表姐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未婚夫於剛,家裡做房地產的,資產上億哦!」

「……」

閆靜,徐薇表姐。

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她此刻看上去無比熱情。

跟徐薇打招呼,又跟林昊和唐詩打招呼,介紹未婚夫於剛,順便又給於剛介紹了一下徐薇。

儘管心裡膩歪,明白這女人在得瑟炫耀,可伸手不打笑臉人,徐薇還是勉強問候了一下,順便也介紹了一下唐詩。

看上去也還融洽!

林昊給面子,點了點頭,算是問好。

唐詩笑道:「你們好,很高興認識你們,我是徐薇的英語老師唐詩……」

話語間,習慣性把手伸了出去。

結果就尷尬了!

也不知是沒看見還是故意,閆靜理都沒理,轉頭沖於剛撒嬌道:「老公,等我們結婚的時候,我想請表妹來喝喜酒,可以嗎?」

「當然可以!」

於剛二十五六,個子不算特別高,看上去也還算英俊瀟洒。

聞言捏著閆靜鼻子,寵溺一笑,「既然老婆大人都發話了,為夫焉敢不從?」

耍花腔!

撒狗糧!

旁若無人秀了一通恩愛過後,於剛面色很快變得高冷起來。

瞥了一眼徐薇,眼底貪婪艷色一閃即逝,他淡淡道:「婚禮大概就是年前幾天,到時候記得過來……」

很沒誠意。

那樣子,彷彿在施捨,彷彿允許徐薇過來參加婚禮就是天大的恩賜。

饒是脾氣好,聽這話徐薇不禁也來氣了。

偏偏這時閆靜還一個勁催促:「愣著幹嘛呢?還不趕緊謝謝你姐夫?

小薇,不是表姐說你,你啊,雖然現在有錢了,可有錢跟有地位是兩碼事知道不?

哪怕你再有錢,有些事也不是你想參與就可以參與的。

你姐夫家生意做得很大,方方面面的人脈關係都很廣,到時候我們大婚,來的可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也就是看在你是我表妹,要不然,你以為誰都夠資格來啊……」

看似關照提攜,實際上卻處處透著輕視與不屑。

搞不清到底怎麼回事,唐詩傻眼,也沒好多話。

步步驚情:千金的謊言 林昊倒是心如明鏡,可這種無聊的事,若非必要,他向來不搭理。

徐薇也沒忍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