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先試試看,不行再想別的辦法。”

朱雀嘆了口氣,然後轉身直接朝寒泉裏面噴出了火焰,當朱雀的火焰一遇到寒泉的水時,寒泉裏面就發出“滋滋”的聲音來,好像烤‘肉’的聲音一樣。

十多分鐘後,寒泉的水有減少的痕跡,但是朱雀此時已經臉‘色’慘白了,看她體力不支,我連忙把自己的內力輸給了她,當朱雀有了力量後,臉‘色’立馬恢復了正常,她又開始朝寒泉裏面噴出火焰。

半個小時後,寒泉就剩下一人大小了,而此時朱雀和我已經沒有一絲力氣了,看來這次並不能一次‘性’毀掉寒泉,就在我想着讓神龍過來的時候,寒泉忽然咕嘟咕嘟的冒出氣泡來。

接着寒泉忽然恢復了剛纔的大小,而我和朱雀忙活了那麼久,完全就只是白費力氣,這次我徹底不淡定了。

“媽蛋的,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我們剛纔的力氣都白費了嗎?”

“主人,我都說寒泉不是那麼容易銷燬的,現在我們怎麼辦?”

朱雀一臉苦笑,我心裏更加懊惱了,早知道會這樣,剛纔我也不會讓朱雀拼命的釋放火焰了,如今我們兩個體內一點靈氣都沒有了,想要恢復也要好幾天,唉!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算了,還是先回去吧!等恢復了靈力再說,這幾天讓叉叉多來這裏看着,免得出什麼意外。”

“也好,眼下也只能這樣了。”

帶着朱雀回到‘門’派後,我立馬讓神龍盯着那口寒泉,神龍這次也沒有發太多的牢‘騷’,畢竟他也知道這次事情不一般,雖然神龍經常嘮嘮叨叨的,但是遇到事情的時候,很是靠譜,因此我也總是帶着他在身邊。

七天的閉關結束了,我的靈力也都恢復了正常,只是朱雀因爲釋放太多靈火的緣故,所以身體還沒有恢復,不過也不大要緊了。

就在我剛走出閉關室時,神龍一臉慌張的跑了過來,“主人,大事不好了,寒泉裏面突然多出了很多蟲子來,密密麻麻的,看的人頭皮發麻。”

“靠,怎麼會這樣?我不是讓你盯着寒泉嗎?怎麼會出現這種事情?”

“我也不知道啊!我昨天看的時候裏面還很乾淨,什麼都沒有的,今天一過去就看到裏面多出很多蟲子來。”

“行了,我們先過去看看再說。”

神龍的緊張讓我也慌‘亂’了起來,我跟着神龍到了寒泉跟前,一看到裏面密密麻麻的蟲子後,我差點都要嘔吐了,這蟲子也太多了吧!

“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蠱蟲?難道這附近有巫族的人嗎?”

“不可能,這附近我感覺不到任何人氣,當然了,除了我們幾個以外,這次蟲子雖然跟蠱蟲很像,但並不是蠱蟲,而且也不像是被人驅使的。”

“那怎麼會出現在這裏?而且一次‘性’還出現這麼多?”

“主人,你仔細看看,這些蟲子像不像我們曾經見過的東西?”

神龍一臉神祕,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心裏咯噔了一下,腦子裏忽然浮現出那種東西來。 “是冥王蟲。”

“嗯,是冥王蟲,主人,你前世是冥王,這些蟲子又是你前世的東西,看來它們應該是來找你的。”

神龍嘆了口氣,而我再次仔細觀察了起來,果真是冥王蟲,當初冥王在世的時候,特意培養了這些蟲子,而且也靠這些蟲子做了很多事情,可是眼下我已經重生了,已經不是什麼冥王了,這些蟲子爲什麼還要來找我呢?真是奇怪了。

“我早已經不是什麼冥王了,爲什麼它們還要來找我呢?”

“主人,有些東西,不是你想要就可以要,也不是你想不要,就可以不要的,這種蟲子很霸道,但是它們很忠心,一生就只服侍一個主人,就算是它們的主人你轉世投胎了,但是它們依舊可以根據你的氣息找到你,然後繼續服侍你,除非你魂飛魄散了,它們纔會相繼死去。”

神龍的解說讓我又一種想要撞牆的衝動,當年我也只是爲了培養自己的勢力,所以纔會弄出這麼多噁心的玩意兒來,但是當年我是冥王啊!對於這種蟲子自然是沒有什麼感覺的。

可是如今我是人類,對於這些蟲子自然有種噁心的感覺,要是讓我每天都面對着這些蟲子,相信用不了多久,它們不死,我自己都要被噁心死了。

“那有沒有什麼辦法消滅它們的?我看着它們就噁心,要是每天都看着它們,它們不死,我都要被噁心死了,而且這事不能讓大家都知道,否則他們一定不給我好臉色看。”

白虎和麒麟他們我已經看的很透徹了,要是被他們知道我曾經還養過這種東西,他們一定會從心裏恥笑我的,而我如今已經在他們面前沒什麼好形象了,所以不能更加的沒形象。

“主人,消滅它們很簡單,只要你一個念力,它們就會滅亡,只是……”

神龍的話說道一半就不說了,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心裏更加的急切了,眼下朱雀馬上就要出關了,她要是來了看到這些蟲子,一定會發火的,我不能再耽擱下去了。

“別隻是了,快點說,到底有什麼辦法消滅它們?”

“主人,你先彆着急,消滅它們很簡單,但是這會讓你受到懲罰的,你可要想好了,到時候別弄的自己灰土土臉的,還怪我沒有提醒你。”

“沒事,你說吧!只要能消滅這些噁心的蟲子,我哪怕是再閉關一個星期我都願意。”

“你把自己的血液滴在寒泉裏,然後念惡靈消滅咒,念七七四十九遍就可以了。”

神龍說完後,我就開始行動了,當我把自己的血液滴落在寒泉後,那些冥王蟲立馬就活躍了起來,看來它們是感受到了我血液裏面的冥王氣息,儘管我已經重生了,開始血液裏依舊殘留着冥王的氣息。

這可能是因爲我繼承了冥王之力的緣故,所以體內也有冥王之力,半個小時後,當最後一句惡靈消滅咒唸完時,寒泉的冥王蟲已經全部都消失殆盡了,而寒泉此時也跟隨者冥王蟲的消失而消失了。

“沒想到這寒泉的命門竟然是惡靈消滅咒,主人,你還真是夠強大的變態,竟然連寒泉都被你消滅了。”

神龍一臉調笑,因爲沒有了危險,所以他又恢復到了往日的嬉皮笑臉的境界,看到他一臉欠揍的樣子,我直接瞪了他一眼就回去了。

剛到房間坐下,朱雀就出關了,她一出來就奔到我房間跟我對視起來,看到她一臉惱羞成怒的樣子,我心裏劃過別樣的感覺。

“朱雀,你怎麼了?爲什麼一臉憤怒的樣子?我好像沒有得罪你什麼吧!”

“主人,你跟我說實話,是不是那些冥王蟲來找過你?”

“我勒個去,還以爲什麼呢,是不是叉叉告訴你的?他怎麼就那麼多嘴呢?我還特意警告他不要多嘴的,怎麼就管不住他那張嘴呢?”

我一心鬱悶,這叉叉怎麼每次都給我攪亂,那小子還真是欠收拾了。

“主人,那你怎麼就消滅了那些蟲子呢?它們可是你最強大的軍團,雖然它們的樣子看起來很噁心,可是它們真的很強大的。”

“夠了,就算它們無所不能,我也不能容忍它們的存在,它們本身就是惡靈所形成的,這麼多年了,也該讓它們安息了,我不能總是自私自利,有些時候,我也要替對方想想的。”

雖然我嘴裏說的很大義,其實我心裏還是因爲它們太過噁心了,所以纔會選擇消滅它們的,只是這些話不能當着朱雀的面說,要不然她又該囉嗦一大堆了,我忽然感覺自己身邊的同伴沒有一個讓我省心的。

“主人,你就是好心,可是你這是好心辦壞事啊!你消滅它們的同時,地府也會同時多出惡念的怨靈來,看來這次地府真的要被你牽累了。”

朱雀的話讓我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因爲我根本就不曾想到這一方面,看來這次真的是我太急躁了,如果能等朱雀閉關出來一起商議一下,或許還有更好的辦法,我忽然明白神龍當初爲什麼會阻止我了。

“事情已經發生了,就沒有改變了,眼下我們也只能想辦法讓地府的惡靈回到原先的起點,行了,你也不要有太多的感慨了,我們和神龍他們去地府一趟,我不想看着北城曾經的心血毀於一旦。”

“地府是不能毀的,要不然不光是人界大亂,就連靈異界和天界也會大亂的,還有就是魔界,地府代表的是鬼界,要是有一方世界亂套了,那其他的世界也會跟着亂套的。”

朱雀的話讓我越想越覺得冷汗,爲什麼消滅了一羣蟲子會帶來這麼多危機呢?我真的難以想象了,以後要是再遇到類似的事情,打死我也不會消滅它們了。

找來神龍後,我二話不說就帶着他和朱雀來到了地府,只是沒有想到地府的那些傢伙直接就給我們來了一個下馬威,看到自己面前的新任閻王,我心裏一陣惡寒,這丫的長得磕磣都不說了,竟然還對着朱雀一直髮出猥瑣的笑容。

“看夠了沒有?看夠了的話說說正事吧!”

朱雀一臉惱火的瞪着閻王,閻王見朱雀生氣了,連忙乾笑了兩聲道:“朱雀啊!好多年沒見了,你還是這個脾氣,也不知道改改,這麼壞的脾氣,以後可怎麼嫁人呢。”

“哼!嫁不嫁人也不用你來瞎操心,我們這次來不是跟你說廢話來的,地府已經出現危機了,要是你不趕緊弄出措施的話,遲早你也會跟着倒黴。”

閻王聽了朱雀的話,一臉陰沉的看了一眼我,看到閻王閃爍不定的眼神,我心裏一陣憋火,這綠王八也太能裝孫子了,以前我見他的時候也不見他有這種眼神,難道是因爲升級當了閻王,所以纔會這樣的嗎?

“朱雀,你少在這裏危言聳聽了,地府有沒有危機,作爲閻王的我,自然比你清楚,要不是看在你們以前的身份上,本閻王早趕走你們了,哪裏還會給你們這麼多時間在本閻王跟前說廢話呢?”

“黑無常,你真的以爲自己當了閻王就不把我們放在眼裏了嗎?別忘了,不管你榮升爲什麼,你當年被人戴綠帽子的事情,還是不會消失。”

神龍搶在朱雀前面說出了閻王當年的醜聞來,閻王一聽到神龍的話,臉色又加深了幾分,這小子以前是黑無常的時候,就喜歡裝,如今做了閻王,更加喜歡裝了,只是我們都是知道他當年醜聞的,所以就算他再怎麼裝,我們還是能輕易的踩到這小子的痛處。

“你們狠,不過地府如今是本閻王的管轄區域,你們沒有資格在這裏叫器,如果你們還不走,那就別怪本閻王不給你們情面。”

閻王發怒了,看到他一臉惱火的樣子,我也知道神龍這次戳到了他的痛出,所以他纔會如此的,只是我並不認爲神龍說錯了,這丫的不給一點教訓他就是不知道辣椒有多辣。

“閻王,這次我們來,不是來找麻煩的,地府真的已經陷入危機了,已經有惡靈復甦了,當年我還是冥王的時候,培養了一批冥王蟲,相信你是知道的,冥王蟲如今被我消滅了,地府的惡靈也會甦醒,如果不及時的找到它們並消滅的話,到時候別說你們地府了,就連人界和天界都會受到影響。”

“你真的消滅了那些冥王蟲?”

黑無常活了多少年我並不知情,在我記憶裏,我做冥王的時候,他就已經在地府做黑無常了,所以對於我曾經培養出來的冥王蟲,他是非常清楚的。

“嗯,就在今天早上,只是當初我沒有想到會讓惡靈復甦,還是朱雀說這件事情的,因此我纔會特意趕到這裏找你的,要不然你還真以爲我稀罕來這種地方嗎?又不是什麼好地方。”

我的話讓黑無常皺了皺眉頭,其實地府怎麼樣,黑無常比我更加清楚,只是礙於那些小鬼的面,黑無常還是要維護一下地府的名聲的。

“地府怎麼樣也輪不到你們這些外人來批判,行了,你們的話也帶到了,本閻王會找到惡靈並消滅的,你們不用操這份閒心了,都回家去吧!免得地府的陰氣腐蝕了你們的身心。”

黑無常說完就做出了趕人的姿態,不過話已經帶到了,我們也沒有必要留在這裏,而且黑無常看朱雀的眼神也讓我很是不舒服,如果不是礙於他現在的身份,我早上去揍他了。

回到靈異界後,我直接就開始閉關了,這次黑無常對我釋放出來的威嚴讓我很是心驚,我沒有想到黑無常竟然已經比當初的冥王還要厲害了。

就在我閉關沒多久後,人界出現了很大的危機,當然了,這都是後來我聽神龍說的,至於神龍是從哪裏知道的,那都是後話了。 一個月很快就過去了,我也順利的晉升了一級,雖然不多,可是好歹也算是晉升了,因爲前一段時間我面臨了走火入魔的危機,所以纔會進展這麼一點的。。 更新好快。

一出關後,我立馬就叫來了神龍,“叉叉,黑無常有沒有找到那個惡靈?”

“這個我怎麼知道,自從上次我們從地府回來了後,就沒有跟那邊聯繫過了,而且黑無常那小子根本就不想讓我們‘插’手地府的事情,主人,我們又何必管那麼多呢?畢竟是人家的地盤。”

“是他的地盤沒錯,可是要是地府出了事情,我們也難逃其責,而且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也是我,所以我們沒辦法不管。”

一想到是自己讓惡靈復甦的,我心裏就不舒服了起來,如果真的因爲自己給世界帶來了災難,我這一輩子都難以安生,我一點有了魔怔,就更加難以踏上仙途了,更別說去找‘女’媧復仇了。

“主人,你就是太好心了,那個黑無常一看就是個鬼‘精’靈,他要是辦不到的事情,別人也很難辦到,主人,你與其擔心他人,還不如好好擔心擔心你自己吧!你爭取晉升離開這裏,那不就好了嘛!”

總裁家的前妻 看到神龍一臉不滿的表情,我也懶得再多跟他做解釋了,要是晉升那麼容易的話,那還用說什麼,眼下最關鍵的就是趕緊找到那個惡靈,要是它真的逃離了地府,到時候恐怕就不是我能承擔的責任了。

“行了,都給我記住了,不找到那個惡靈,誰都不許跟我抱怨,走了,一起去地府找黑無常問問。”

我也不管神龍是什麼臉‘色’,直接就打開結界來到了地府,一到地府,我立馬就感覺到了一股不尋常的氣氛,這種氣氛讓人很壓抑,而且那些‘陰’兵們也都個個眼神空‘洞’的樣子,似乎是失去了魂魄一般。

“奇怪了,它們這是怎麼了?怎麼看起來都無‘精’打採的樣子?”

白虎一臉疑‘惑’,而神龍此時也奔過去仔細查看起那些‘陰’兵的狀況來。

“主人,它們失去了三魂一魄,所以纔會這樣的,看來惡靈應該真的復甦了。”

“何以見得?”

“因爲那個惡靈復甦時,纔會吸取龐大的‘陰’氣,這些‘陰’兵明顯就是被吸走了魂魄,所以纔會變成這樣的。”

“先找黑無常。”我心裏已經很緊張了,但願黑無常沒事纔好,要不然我真的想揍自己一拳頭了。

跟着白虎來到了黑無常的辦公地方,結果他竟然也一臉呆滯雙眼無神,看來他也被吸走了魂魄,這下我真的不淡定了。

“靠,這該死的惡靈,竟然連黑無常都遭到毒手了,現在看來也只能靠我們自己去調查它的容身之處了。”

“主人,這不太好吧!地府可不是我們巫‘門’,我們沒有得到人家批准就‘亂’調查,到時候會不會被處罰啊?”

神龍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我跟前,看到他一臉擔憂的看着我,我心裏也沒了底,神龍說的沒錯,眼下我們沒有得到同意就去‘私’自調查的話,到時候可真的會吃力不討好,很有可能會被打的神形俱滅。

可要是不找出那個惡靈的話,那形式會糟糕透了的,就在我進退兩難的時候,忽然感受到自己周圍變得冰冷了起來,接着我眼前一陣模糊,我連忙甩了一下頭,這才清醒了過來。

“主人,你剛纔怎麼了? 紅塵盡處嘆飄零 幹嘛那麼用力的甩頭啊?”

神龍和白虎一臉疑‘惑’的看着我,我連忙用術法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好在沒什麼事情,只是剛纔的頭暈到底是怎麼回事呢?而且眼前還陷入了模糊的狀態,難道是那個惡靈又再開始吸取魂魄了嗎?

“我剛纔一陣頭暈,然後眼前變得模糊了起來,所以纔會用力甩頭的,不過現在好了,我想應該是那個惡靈在吸取魂魄,所以我纔會出現那種狀況的,對了,你們爲什麼不受影響?”

“主人,你可別忘了,我們是上古神獸,不是‘陰’物,惡靈根本就不不可能吸走我們身上的東西,而且我們的金身有阻擋那些‘陰’氣的功能,所以纔會沒事的。”

聽了神龍的解釋,我這才放心下來,看來眼下我們需要儘快找到那個惡靈了,要是它再繼續吸取魂魄下去,遲早會脫離出我們的預防範圍內,至於‘私’自調查這件事情,我也暫時放在了腦後。

“我們趕緊找出那個惡靈,它已經越來越強大了,不能讓它繼續強大下去,否則我們都要遭殃,我希望大家都能拿出自己最巔峯的實力來對待這件事情,要知道,時間就是‘性’命,好了,我不多說了,大家分頭找吧!要是找到了,就用心神通知一下。”

任務分配完後,我這才朝西邊的十八層地獄奔去,之所以來這個地方,那是因爲我感覺這個地方存在惡靈比較多,沒辦法,誰讓我每次來這個地方的時候總會感覺頭皮發麻呢。

當我達到十八層地獄的時候,沒想到這裏的怨靈也都已經神識不清了,而且那些執法的‘陰’兵此時也都魂不守舍的樣子,看來這裏並不是惡靈存在的地方,那它到底會在哪裏呢?

就在我想着惡靈的時候,忽然整個地府都顫動了起來,就在我慌‘亂’之際,顫動又停止了,如果不是我剛纔抓住了旁邊的柱子,恐怕此時已經掉落在第三層血池裏面了。

定了定神後,我毫不猶豫的就朝碧落黃泉瘴走去,那個地方是我眼下唯一能想到的地方了,因爲那個地方有太多的怨念和牽掛,一般人到了那個地方,不變怨靈也很難,所以我猜想那個地方應該是惡靈的衍生地。

一到碧落黃泉瘴,我立馬就看到神龍和白虎,沒想到他們兩個竟然也找到了這裏,碧落黃泉瘴是一個深水潭形成的恐怖地獄,裏面有很多的屍骨,但是它們都不是死物,而是活物。

“主人,你怎麼也來了?”

神龍一看到我,立馬就朝我走了過來,白虎也跟着走了過來。

“我暫時能想到的地方也就是這裏了,沒想到你們也來了,怎麼樣,找到惡靈沒有?”

“暫時還沒有,這裏面的邪物太多了,我們根本就沒辦法確定是哪一個。”

“眼下我們也只能運用最愚蠢的辦法了,一個一個的試探,看看哪個會自主的吸取大量‘陰’氣,那它就應該是惡靈沒錯。”

“也只能這樣了,主人你要小心點,這譚泉可不是好東西。”

對着神龍點了點頭,我就朝最裏面的譚泉走去,看着譚泉裏面的邪物不斷的想要攀爬上來,而每當它們接觸到譚泉的護欄時,就被護欄所發出的白光推下去,而那些邪物也不斷的重複着。

“你們何必那麼多執念呢?都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爲什麼還不放下呢?還有什麼可留戀的?都只不過是浮雲罷了,還不如看開點去往生池,在這裏一直糾結又何苦呢?你們這個樣子,有沒有想到你們身邊所掛念你們的人會有什麼樣的心情呢?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身邊的人過的好,我相信那些在乎你們的人,也自然希望你們來生能託生到一戶好人家裏,去吧!不要再在這裏糾結了,都去重生吧!重新開始你們的生活……”

不知道爲什麼,一看到那些邪惡和怨靈,我心裏就會同情心氾濫,因此忍不住就釋放出了冥王之力幫助它們,那些怨靈感受到了冥王的憐憫,一個個都從譚泉裏飛昇了起來,接着就從我眼前消失了。

譚泉裏就剩下爲數不多的邪物了,它們並沒有被冥王的悲憫所感動,反而還在苦苦的糾結着,看到它們不斷的想要爬出來,但是又不得不掉落在譚泉裏面,我心裏的悲憫又開始氾濫了。

就在我剛想要說話的時候,忽然譚泉中間發出一陣紅光來,接着那些還在糾結的邪惡就從我眼前消失了,而中間那股紅光也頓時增強了不少。

“主人,找到了,就在那裏,它又開始獵取魂魄了。”

神龍一跑到我面前就指着那個發着紅光的地方對我說,而白虎也緊張的跑了過來,看到他們兩個把我護在中間,我對着那股紅光苦笑了一番,難道我就這麼弱小嗎?竟然還要被保護,好吧!雖然我體質不比神龍和白虎強大。

“你們兩個趕緊想辦法對付那個惡靈啊!把我護在中間做什麼,我剛纔只是因爲沒有提高警惕纔會陷入被獵取範圍的,眼下我不會了。”

“可是主人,你剛纔運用冥王的悲憫送走了那麼多的怨靈,眼下靈氣不足,我們不保護你,你能行嗎?”

“你們就那麼小瞧我嗎?我在你們面前難道真的就一點自保能力都沒有嗎?再說了,我們這次來就是要跟惡靈對抗的,又不是來讓你們給我當護衛的,行了,趕緊想辦法把那個惡靈收拾了。”

就在我和神龍白虎說話之際,譚泉的惡靈浮現在我面前了,看到惡靈,我頓時傻眼了,這是什麼情況,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去,怎麼會是北城?他怎麼會是惡靈呢?主人,是不是我被‘迷’失了心神啊?”

神龍一臉呆滯,他也震驚的盯着復甦過來的惡靈看,而白虎此時狠狠的抓了一下自己的臉。

“疼死爺了,看來叉叉你沒有看錯,我也看到是北城了,主人,怎麼辦?似乎惡靈真的是北城,你還要殺了他嗎?”

面對北城的微笑,我的心收縮了一下,他竟然真的是惡靈,只是我記得他上次說自己是被魔界的傢伙救走了的,怎麼會變成惡靈了呢?難道他從一開始就在騙我?怪不得我靠近他的時候,會有種奇怪的感覺。

“主人,你趕緊醒醒了,快點想辦法啊!北城就要徹底復甦了。”

神龍用力推了一下我,我連忙從震驚中轉醒過來,該死的,竟然又一次失神了,可是面對北城,我始終都沒辦法下手。

“不行,我下不去手,要不我們再想想辦法,等北城徹底復甦後,我們努力說服他,讓他改善從良,其實惡靈之所以成爲惡靈,那也是因爲心裏的執念太強的緣故,我不知道北城爲什麼會有那麼重的執念。”

“主人,你還當真以爲北城還是以前的北城嗎?” 被神龍一吼,我也立刻清醒了過來,可是又能怎樣呢?我就是捨不得下手,他可是我多年的好友,雖然後來我跟他之間又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可是我還是不可以對他下手的。。更多最新章節訪問: 。

“對不起叉叉,我還是不能下手,給他一次機會吧!也算是給我一次機會,我要賭一下,我不能讓北城再次離開我的世界了,他可是我多年的好友。”

“主人,你真的是太心軟了,其實我真的覺得你不應該是什麼冥王,而是地藏王纔是,要不然哪裏來那麼多的慈悲呢?”

“行了,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開玩笑,也不看看場合。”我沒好氣的瞪了一眼神龍,這小子開玩笑也不看看場地,真是服了他了。

北城吸收了周圍的魂魄後,身子也從虛無到了實體,接着就睜開了雙眼,看到他眼裏‘射’出的紅光,我連忙帶着神龍閃到了一邊,幸好北城眼裏的紅光沒有‘射’到我們身上,否則一定會皮開‘肉’綻的。

“嚇死我了,主人,還好你速度夠快,要不然這次真的要在他身上栽跟頭了。”

神龍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而我也一陣震驚,剛纔要不是我手快,恐怕這次真的要遭殃了,看來北城眼下遇到的問題真的很大,我想要喚醒他的良知,恐怕還真的有些困難。

“放開他。”

就在我和神龍剛轉過頭的時候,北城忽然閃身到了我們跟前,他怒視着神龍,神龍打了一個哆嗦,連忙跟我保持了一段距離,這‘混’蛋剛纔還說要保護我的,結果一受到威脅就立馬把我放棄了。

看來我還真的是太過信任這小子了,以後我可得好好的警醒了,“北城,你還能想到我嗎?”

“北冥,你是北冥。”

北城眼裏的紅光閃爍不定,不過好在並沒有‘射’出來,看來他並沒有想要傷害我的意思,而且他也能認出我來。

“太好了,沒想到你竟然還能認出我,說明你還有救,走,我們趕緊離開這裏,我帶你去祛除體內的煞氣。”

“不,我還不能離開,我身體還不穩固,北冥,你在這裏幫我護法好不好?”

不知道爲什麼,當我對陣上北城的眼神時,總感覺這傢伙有點怪怪的,但是又說不出哪裏奇怪了,總之那種感覺真的很不好。

“北城,這裏煞氣很重,我現在是人類,不能長期留在這裏,而且你也不能吸收太多的煞氣和‘陰’氣,否則你真的沒救了,到時候我只能殺你了,我不希望我們兩兄弟走到互相殘殺的地步,你明白嗎?”

“好,我跟你走,只要有你在,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北城說着竟然還伸過頭來在我的‘胸’口部位蹭了蹭,那樣子完全就像是一個小寵物一般,看到這樣撒嬌的北城,我確實被嚇壞了,這傢伙該不會腦子短路了吧?還是說,他真的很有問題?

“那個……北城啊!你沒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