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沈清水瞬間清醒多了,還是選擇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剛剛錯了……還不行?」

「後悔了?」

她十分真誠的表情點著頭。

他一手搭在她身後的座椅上,另一手點了點自己的側臉,朝她湊過去。

一開始沈清水沒動靜,看了看外面,「外面的同學看不到你車裡?」

明天早上,她可不想成為學校的風雲人物。

男人低笑,「看不看得到,你也得親。」

嗯,話是這麼回事。

她確實只能照辦。

不過,她蜻蜓點水的完成任務,換來的是某人化被動為主動的糾纏。

足足過四五分鐘……

車門終於開了,宋庭君從車上下來,整理了一下衣服,最後彎腰囑咐:「外套蓋上,窗戶就開著一半吧,否則不安全。」

沈清水感覺都沒臉跟他對視,只是埋頭點著。

宋庭君看著她那樣,莫名的笑意爬上嘴角,然後轉身又回了那個小禮堂。

終於安靜了,沈清水一手撫著胸口不規則的跳動,一邊深呼吸,半晌之後又像著魔一樣的自顧笑了笑,然後才閉上眼躺下。

剛回到小禮堂,宋庭君就已經被林茵茵攔住了,「宋少去哪了,好一會兒沒見了呢!」

他臉上依舊是那個笑,只不過眼睛里的意味消失殆盡,只剩禮節性的面具,順手接過林茵茵遞過來的杯子,輕巧的跟她碰了一下。 喝酒的時候,宋庭君的眼睛還停留在林茵茵身上,而且的慣常於他平時流連花叢的那種輕而薄的姿態。

偏偏,他這樣的眼神似乎讓林茵茵很有成就感,抿著杯子里的瓊漿還不忘抬頭挺胸,供人欣賞。

「林同學認識圈子裡的人?」宋庭君看似不經意的問起來。

林茵茵臉上笑著,「算是,不過跟宋少總之是沒法比的!」

「是么?」他似笑非笑的勾了一下,充滿玩味。

看著林茵茵不斷的舉杯,宋庭君表情淡淡的一句:「林同學的目的是打算把自己灌醉?」

他特意說的「目的」,所以林茵茵頓了一下,繼而一笑,「就算我要醉了,那也是給宋少的機會!」

聽著這話,宋庭君表情不變的點了一下頭。

大概知道了高仁兮之前對林茵茵的評價是怎麼回事,看來這林茵茵確實不是個簡單的學生。

那段時間,宋庭君偶爾就會看了一次表。

林茵茵發現之後看了他,「宋少還有事急著走么?」

他搖頭,「不急。」

「宋少要是著急,可以早點走的,這也就是個我們學生的小聚,我都沒想到你會來。」

他勾勾嘴角,「林同學這麼想讓我走?」

林茵茵表情細微的變了一下,但依舊笑著,「怎麼會……難得有機會,那就陪宋少多喝幾杯咯,宋少名下也有公司涉及時尚圈,說不定到時候要仰仗您呢!」

剛好,宋庭君的電話響了。

他另一手稍稍擋了她的酒杯,然後接電話。

他接電話詞句不多,應了兩聲就掛了。

隨即微微彎著嘴角看向林茵茵,「林同學剛剛說到仰仗,你想仰仗的,恐怕是喬總?」

這回林茵茵臉色徹底有點白了,盯著他一兩秒都沒應聲。

宋庭君只是一笑,放下杯子,「你要失望了,喬田今晚不來,就在兩分鐘前,他的車子半路拋錨了!」

「另外,你的眼光著實不怎麼樣,高禾兮哪一點不如喬田?」宋庭君輕蹙眉隨意掃了她一遍。

高仁兮就這麼一個弟弟,還死心塌地喜歡林茵茵,好容易把林茵茵弄到這個直升班,林茵茵倒是好,招惹誰不行,居然想去仰仗高仁兮的死對頭喬田?

今晚如果他不來,估計林茵茵就是喬田的人了,若是被高仁兮的母親知道林茵茵這黑點,估計得把高禾兮囚起來斷了念想。

本來母子關係就不怎麼樣,高仁兮最怕這個情況,可不是讓宋庭君出馬擋一擋了?

不過這一擋,林茵茵卻不讓他走了。

林茵茵上前強行挽了他胳膊,臉上已經沒了多少友好,「既然宋少壞了我的事,哪有就這麼走了的道理?」

宋庭君不大喜歡被人捧,除非他主動。

低眉掃了一眼林茵茵挽上來的手,聲音略冷,「手拿下去。」

林茵茵無動於衷,似笑非笑,「宋少和沈清水到底什麼關係?」

「跟你多大關係?」宋庭君不會回答無關問題。

可林茵茵頗有意味的笑,「我猜肯定不是親密關係,否則,剛剛看到我挽你,她怎麼反而掉頭走了?」

「誰?」宋庭君眉頭一緊。 果然,他轉頭看過去,雖然只看到一小個衣角,但也知道是她。

瞥了林茵茵一眼,「一會兒會有人來接你,你最好別給我弄出事來,影響了我的生意,後果很嚴重。」

林茵茵微微挑眉。

她不過就是覺得好不容易能攀到喬田這麼個大人物,對她以後的路肯定有幫助,怎麼還對這位宋少的生意有影響了?

走出小禮堂,宋庭君給高仁兮打了個電話,「喬田的車我已經讓人攔下了,至於你看中的這個弟媳……」

他好像都懶得用更多的詞語去形容了,最後只一句:「讓你弟好自為之,搞砸了我的生意,別說對他,我對你都不客氣!」

高仁兮笑著,「知道知道,今晚麻煩你了,後面的事我會處理好……她還在聯誼會上吧?」

宋庭君「嗯」了一聲,繼而直接掛了電話。

他腿長,走路快,差不多跟沈清水一起走到車子邊上。她身上還披著他的外套,這會兒估計正打算扔回車裡,然後她自己回學校。

宋庭君伸手將她帶了回來,「上車,外面冷。」

沈清水臉上並沒有特別明顯的憤怒,雖然也沒有那麼平靜,冷冰冰的表情里透著壓抑,但也沒甩開他。

「故意把我灌成這樣,就是為了跟其他女生聊騷?」

這個詞,宋庭君顯然十分不喜歡,濃眉輕輕皺了起來,「你當我是什麼品位?」

這種事,加上林茵茵這種女生,他還真不屑。

「唐宋不就是你的品位?」她看起來好像對唐宋也十分不屑。

事實上,沈清水還真的不喜歡唐宋,不因為她是宋庭君的前任,也不是因為唐宋不好看,反正感覺就是不喜歡。

「你本來就是那種人,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繼而,她嘀咕了一句。

宋庭君一手攬了她的腰,一手撐著車子穩住,低眉看她,「我倒覺得,你才是我的品位。」

沈清水稍微撇開臉,「我回宿舍,你叫司機來開車回去吧。」

「司機沒空。」

「那你就睡車上!」

宋庭君微微彎了嘴角,借著幾米遠處的昏暗路燈光湊近她,嗓音微醺好聽,「生氣了?」

可能是想到剛剛在車上的糾纏,他沒忍住又在她臉頰親了一下。

接續低低的道:「確實的故意讓你多喝了點,就怕你看到不該看的誤會,結果還是見著了。」

「不過,我對你舍友沒興趣,放心!」

她還是堅持回宿舍,態度也算不上惡劣,不過宋庭君知道她不高興。

「周末得空了給你細說緣由……今晚陪我出去住?」他也回不去酒店,打算住學校不遠處的那個四星酒店。

不過,剛好那會兒不遠處有車子停下來,然後幾個人往裡走了。

宋庭君抬頭看了一眼。

低頭就改了主意,「我跟你去住宿舍?也行。」

因為他知道,剛剛那幾個人是來接林茵茵,林茵茵今晚肯定就不住宿舍了,否則很有可能還會被喬田的人帶出去。

沈清水正張大眼看著他。

可他收了撐在車身上的手,一把將她攬住,真的就邁開長腿往校內走了。 沈清水比他矮了很多,被迫裹挾著走,想要看到他的臉都很困難。

「你停一下!」她不得不拉住他的衣角。

等他停下來才一臉不敢相信的抬眼盯著他,「別告訴我你真的打算跟我過去睡宿舍?」

匪夷所思好么?

如果是女性朋友,跟著她去住宿舍還說得過去,反正她們直升班的宿舍是學校單獨安排的,可以不進學校大門就能過去,加上她的房間只有兩個人,十分寬敞。

然而,他是男的。

「有什麼不可以?」他問得還十分理所當然的樣子。

說起來,沈清水也不是沒跟他一起住過,問題那是在他的別墅,不是這種奇怪的地方。

所以進了宿舍,她反而成了拘謹的那一個,給他又是搬凳子又是倒水的。

「我不用一次性杯子。」水放在了他面前,他居然還理所當然的一臉嫌棄看著她,然後頷首看向另一邊。

「那不是你的杯子?」她喜歡的杯子都是那種萌萌的類型,體態胖乎乎,多半還畫著貓耳朵,之前被他當做煙灰缸、然後又拿來喝水的那個就是類似這個模樣。

沈清水看著他那目的性極強的眼神,沒辦法,只能不情願的用自己的杯子給他倒水。

可她今晚也喝了不少酒,嚴格說起來,比他還多,這會兒除了緊張這種奇怪的共處一室外,腦袋裡是微醺暈乎的。

所以倒好水,她也渴,於是,她看著杯子里的水咽了一口,再給他遞過去。

宋庭君看她對著水都能這麼饞,忍不住低笑。

結果,下一秒,她不知道是腦子哪裡抽了一下,並不是喝水,只是把嘴唇往杯子上一抿,然後才不乏得意的給他遞過去。

她那眼神明顯就是幸災樂禍的,準備看戲的。

知道他有一些潔癖,她今晚稍微帶妝,口紅印很明顯,不信他不嫌棄!

宋庭君見著她這個樣子,嘴角的笑意繼續加深。

她這會兒酒意微醺,神態毫不掩飾,是挺惹人咬牙切齒的,但不是恨的那種咬牙切齒……

「嘀嘀!」安靜的空氣里忽然隱約兩聲提示。

然後宿舍忽然陷入一片寂靜。

「怎麼回事?」沈清水率先出聲,茫然和慌神,「停電了?」

怎麼這個時候時候停電?

完了,電卡之類的都在林茵茵那兒,這黑漆漆的,她根本不知道林茵茵平時放在什麼地方。

正納悶著,她低低的「啊!」了一聲,感覺腰上多出了個東西,嚇得往後退,結果是被腰上的力道一把攬了過去。

「你睡上鋪還是下鋪?」男人低低的嗓音,像是刻意壞壞的壓低了,在問她。

沈清水沒打算告訴他,想試圖把他的手拿開,「電閘就在門口……」

宋庭君聲音隱約,「你確定現在要的是電閘?」

別看他在問話,但是壓根沒想給她說話的機會,拇指壓在她嘴唇上,昏暗裡聽得出似笑非笑的語調,「怎麼,想給我展示一下口紅色號?」

「……」她這會兒清醒多了,剛剛真的是腦抽,現在後悔得直揪他衣領。 沈清水比他矮了很多,被迫裹挾著走,想要看到他的臉都很困難。

「你停一下!」 重生八零:佳妻致富忙 她不得不拉住他的衣角。

等他停下來才一臉不敢相信的抬眼盯著他,「別告訴我你真的打算跟我過去睡宿舍?」

匪夷所思好么?

如果是女性朋友,跟著她去住宿舍還說得過去,反正她們直升班的宿舍是學校單獨安排的,可以不進學校大門就能過去,加上她的房間只有兩個人,十分寬敞。

然而,他是男的。

「有什麼不可以?」他問得還十分理所當然的樣子。

說起來,沈清水也不是沒跟他一起住過,問題那是在他的別墅,不是這種奇怪的地方。

所以進了宿舍,她反而成了拘謹的那一個,給他又是搬凳子又是倒水的。

「我不用一次性杯子。」水放在了他面前,他居然還理所當然的一臉嫌棄看著她,然後頷首看向另一邊。

「那不是你的杯子?」她喜歡的杯子都是那種萌萌的類型,體態胖乎乎,多半還畫著貓耳朵,之前被他當做煙灰缸、然後又拿來喝水的那個就是類似這個模樣。

沈清水看著他那目的性極強的眼神,沒辦法,只能不情願的用自己的杯子給他倒水。

可她今晚也喝了不少酒,嚴格說起來,比他還多,這會兒除了緊張這種奇怪的共處一室外,腦袋裡是微醺暈乎的。

所以倒好水,她也渴,於是,她看著杯子里的水咽了一口,再給他遞過去。

宋庭君看她對著水都能這麼饞,忍不住低笑。

結果,下一秒,她不知道是腦子哪裡抽了一下,並不是喝水,只是把嘴唇往杯子上一抿,然後才不乏得意的給他遞過去。

她那眼神明顯就是幸災樂禍的,準備看戲的。

知道他有一些潔癖,她今晚稍微帶妝,口紅印很明顯,不信他不嫌棄!

宋庭君見著她這個樣子,嘴角的笑意繼續加深。

她這會兒酒意微醺,神態毫不掩飾,是挺惹人咬牙切齒的,但不是恨的那種咬牙切齒……

「嘀嘀!」安靜的空氣里忽然隱約兩聲提示。

然後宿舍忽然陷入一片寂靜。

「怎麼回事?」沈清水率先出聲,茫然和慌神,「停電了?」

怎麼這個時候時候停電?

完了,電卡之類的都在林茵茵那兒,這黑漆漆的,她根本不知道林茵茵平時放在什麼地方。

正納悶著,她低低的「啊!」了一聲,感覺腰上多出了個東西,嚇得往後退,結果是被腰上的力道一把攬了過去。

「你睡上鋪還是下鋪?」男人低低的嗓音,像是刻意壞壞的壓低了,在問她。

沈清水沒打算告訴他,想試圖把他的手拿開,「電閘就在門口……」

宋庭君聲音隱約,「你確定現在要的是電閘?」

別看他在問話,但是壓根沒想給她說話的機會,拇指壓在她嘴唇上,昏暗裡聽得出似笑非笑的語調,「怎麼,想給我展示一下口紅色號?」

「……」她這會兒清醒多了,剛剛真的是腦抽,現在後悔得直揪他衣領。

「不是的話就不用開電閘了。」他繼續壓著聲音接上後半句話。 「所以,你家在哪?」她終於試探著問。

「不然你以為,我怎麼可以長時間待在這裡陪你?」宋庭君低哼,反問來回答她的問題。

沈清水反應了會兒,忽然側過身對著他,「你家就在這兒?泊林?」

男人微挑眉,沉默表示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