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呢!您先看着,若是看好,叫我便是!”眼看店裏來了其他客人,他趕忙笑迎了上去。又是一陣吹噓。

這個店鋪不小,裏面的鐵籠裏面放滿了各式各樣的魔獸,五顏六色的,絢麗多彩。不說有千隻魔獸幼仔,少說也有八百隻。看得蘇天逆一陣眼花繚亂。

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一隻魔獸幼仔身上,那隻幼仔有些獨特,沒有其他同類,只有它一隻,被關在單獨的籠子裏面。

這隻魔獸不過巴掌大,渾身紫色毛髮,沒有一根雜毛,一對寶石般的眼睛水汪汪地,彷彿都能滴出水來。正無精打彩地趴在籠子裏面,一副人畜無害地模樣。

蘇天逆覺得奇怪,其他魔獸多少帶些原始的氣息,這魔獸倒是一副惹人憐愛地模樣。

“老闆,這魔獸是何種族?”蘇天逆指着那紫色魔獸說道。

“這…”店老闆遲疑了一下,不過馬上又是滿臉堆笑,道:“管它什麼種族,黑族,白族,能尋到寶物的都是好種族!”

禍世醫妃 它賣多少錢!”

“喲,小哥,您可真是識貨啊,這可是咱店裏的鎮店之寶,您看你一眼都看出來了,看您是個識貨的人。就給您個實價,四十萬金幣,你看怎麼樣?”店老闆雙目放出金光,獅子大開口。

蘇天逆倒吸一口氣,道:“四十萬,你幹嘛不去搶?”

“小哥,我這可是鎮店之寶,看您也是識貨之人,少了三十八萬免談!”此時店老闆臉色一變,面沉如水,一副絕不再少的模樣。

蘇天逆知曉這是店老闆慣用的伎倆,也不惱怒,笑道:“十五萬,絕不再加!”

“三十五萬,不然免談!”店老闆也很決絕,不肯鬆一步。

“十五萬!”蘇天逆也很堅決。

兩人一時僵持不下。

“什麼十五萬,最多五萬!”一道熟悉的聲音打破了兩人的僵持,兩人循聲望去,孟彪手持巨斧,一臉不樂意地走了過來。

“喲,這不是孟哥嘛?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店老闆又恢復了特有的笑容。


“王胖子,你倒是也可以,就這麼誑人,誑別人就算了,這小兄弟是我救命恩人,你也敢漫天要價!”孟彪銅鈴般的眼睛瞪得老大,大聲喝道。

“喲,原來是孟爺的朋友啊,您看您,不早說,誤會,誤會,天大的誤會!”王胖子變臉比翻書還快,看得蘇天逆一愣一愣的。

“誒,王胖子,給個實價,以後我有好貨,都送你這裏來!”孟彪心直口快,直接了當地問道。

“好說,好說,既然是孟哥的朋友,那就兩萬吧!”王胖子笑眯眯地說道。

“靠,這奸商!”蘇天逆滿頭黑線,心中暗罵道。剛纔還少了三十五萬不賣,這下就買了兩萬。

“兩萬?這真是魔獸?不是普通的野獸吧?”一旁的孟彪都顯然有些愣了,這魔獸啥時候這麼廉價了?

王胖子連忙解釋道:“的確是魔獸,這魔獸不知怎麼回事,尋不到寶就算了。個子不大,還吃得特別多,已經被人退了三次貨了,只好便宜賣了!不然我的金字招牌都被砸了。”王胖子也是一臉無奈地說道。

蘇天逆再次腹誹,這老闆下手真是夠狠,要不是孟彪,今天非得栽個大跟頭。

“好,兩萬就兩萬!”蘇天逆一口應了下來。

“不過這次說什麼也不能退貨了!”王胖子心有餘悸。

“成交!”

“成交!”

當蘇天逆將紫色魔獸託在手裏,走出店門之時,王胖子長長地出了一口氣,說道:“它的胃口,你最好要有心裏準備。”

蘇天逆看了看這小傢伙,嘀咕道:“巴掌大一點,能吃多少?”

王胖子聽後,嘿嘿一笑,不再言語。 孟彪一再懇請蘇天逆去他家做客,以盡地主之誼,蘇天逆搖頭稱謝。因爲他不能耽擱太多的時間了,這裏離楚國還有極遠的路程。

“既然小兄弟如此堅持,一定有更爲重要的事情處理。我也不敢耽擱了,那就此拜別了!”孟彪雙手抱拳。

“告辭!”

“小兄弟,他日路過拜月國,別忘了來此一敘!”孟彪懇切地說道。

“一定!”

兩人揮手道別,各自踏上了行程。

蘇天逆手託着紫色魔獸,尋思要給它取個什麼名字。

“給你取個什麼名字呢?”蘇天逆摸着腦袋,一時犯難。

“旺財!”蘇天逆脫口而出,想看看它的反應。

誰知那小魔獸頓時瞪大了寶石般的眼睛,齜牙咧嘴,在蘇天逆的手中亂竄,極爲不滿地發出“嘰裏呱啦”的獸語。

蘇天逆見它反應如此激烈,又想了一會兒,道:“既然‘旺財’你不滿意,見你渾身紫色,叫你紫麟,願你以後向天上的麒麟一樣強大,你看如何?”

那小魔獸一聽這個名字,頓時來了精神,小腦袋在蘇天逆的身上蹭來蹭去,小尾巴搖個不停,似極爲滿意。


“紫麟,餓了沒有?”蘇天逆摸着它的小腦袋問道。

“嘰裏呱啦!”紫麟講個不停,說着一大串獸語,最後後腳站立,兩隻前爪摸了摸自己的小肚皮,舔舔嘴巴,又看了看蘇天逆,點了點頭。

蘇天逆頓時被逗樂了,這小傢伙極爲聰明,雖不能口吐人言,卻能聽懂人的意思。

“那我們自己去山裏抓吧!”蘇天逆說道。

紫麟立即點點頭,一副躍躍欲試地模樣。

蘇天逆將紫麟放在肩上,向着林中走去。讓他頗感以爲的是,紫麟的靈覺相當靈敏,能夠在很遠的地方就能尋到獵物。不過片刻間,他們收穫頗豐,在林間升起一堆柴火,將這些獵物清理乾淨了,就開始烘烤了。

清風吹過,一陣肉香飄過,紫麟吧嗒吧嗒嘴巴,滿臉期待地望着蘇天逆手中的山雞,口水直流。

“馬上就好了,不要急。”蘇天逆笑道,他聽王胖子講過,這紫麟胃口極大,所以就將這整隻山雞放到它面前,讓它吃個夠。

蘇天逆自己也準備開吃之時,卻發現紫麟早已經吃完,只剩下一地的雞骨頭。它搖着細小的尾巴,伸出小舌頭,寶石般的眼睛眼巴巴地望着蘇天逆手中的山雞。

“呵呵,果然是胃口不小,給你!”蘇天逆稍微愣了一下,覺得似乎沒那麼簡單一般。

果然,不過片刻間,那隻山雞又被紫麟清理乾淨,又眼巴巴地望着蘇天逆。

“這…”蘇天逆眼皮直跳,心中抖三抖,又將烤熟的野味給了紫麟。

這還遠遠沒結束,紫麟來者不拒,一律照單全收,從前到後,一共吃了一條大魚,兩隻整鴨,兩隻整雞,兩條烤羊腿。

此刻,它還伸出舌頭,舔舔嘴巴,一副意猶未盡地模樣。

“你該不是要告訴我,你還沒吃飽吧?”蘇天逆瞪大了雙眼,盯着紫麒麟,將他拿在手中,翻來覆去地看了半天。實在沒弄明白,不過巴掌大的身體,怎麼會裝得下這麼多的東西。

他心中一陣疑惑,不由得對紫麟是何種族起了興趣,摸着它小腦袋問道:“紫麟,你會不會尋寶啊?”

紫麟搖頭,一副失落地模樣。

蘇天逆安慰,道:“不會尋寶沒有關係,你可知道你是什麼種族嗎?”

紫麟一臉茫然,同樣搖頭。

“那你見過父母,兄弟嗎?”蘇天逆又問道。

紫麟黯然搖頭,一陣失魂落魄,彷彿在思考自己到底從哪裏來。

蘇天逆輕撫着紫麟的毛髮,嘆道:“原來你和我一樣,自幼無父無母。以後我們一起闖蕩江湖,你願意嗎?”

紫麟小腦袋連連點頭,表示願意。

“想起來了,我送你一樣東西,跟你簡直是絕配!”蘇天逆將那紫銅鈴從天鷹之戒裏面拿出來,系在紫麟的脖子上。

紫麟顯然對着紫銅鈴十分喜歡,一陣上蹦下躥,紫銅鈴叮噹作響,悅耳動聽。紫麟從蘇天逆的身上跳下,在草地上一陣撒歡,最後一躍而起,跳到了一條小溪中。

蘇天逆倒也不擔心,他隱隱覺得這紫麟似乎不簡單,不過也沒多想,倒是爲以後的食物擔憂了。

不多時,紫麟從溪中起來,抖了抖身上的水跡,趴在陽光下,悠閒地曬太陽。它身上光華流轉,紫氣氤氳,皮毛如綢緞一般,一雙寶石般的眼睛更是秒殺不少人。

蘇天逆看得一陣驚訝,這紫麟原本就惹人喜愛,現在身上污泥洗盡,更是光華照人。此時,竟讓蘇天逆有種錯覺,彷彿它是跌落凡間的神獸一般。

“紫麟,走了!”蘇天逆好一會纔回過神來,招呼着紫麟過來。

紫麟趴在蘇天逆的肩頭,一人一獸,向着拜月城進發。蘇天逆向別人打聽得來消息,拜月城在落雁山的另一面,那裏有一處通往夏國的傳送大陣。這夏國離楚國並不遙遠,目前他也只能借道夏國,輾轉到楚國。

從此處前往拜月城,須橫穿落雁山脈,落雁山深出實力強大的魔獸極多,若是時運不佳的話,就會被魔獸撕成碎片。所以多數人寧願繞路,多耗費一兩個月的時間,也不願意橫穿落雁山脈。

若是錢多的話,也可以選擇夠買短距離的傳送卷軸。眨眼功夫就到。當然,價錢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了的。

蘇天逆詢問了一下傳送卷軸價格,那店小二漫不經心地答道:“十三萬五千金幣,看你是個娃娃,若是誠心買的話,就給十三萬吧!”

蘇天逆倒吸一口涼氣,心中暗道:“這價格,果然能嚇死人!不過幾千里的距離,竟然要十三萬金幣。而且卷軸都是一次性的,用過就廢了,這買賣好做啊!”他一咬牙,掏出十三萬金幣,夠買了一張傳送卷軸。

蘇天逆將卷軸撕開,紋路交錯,金光閃爍,天空裂開一條裂縫,將他們吸了進去。片刻後,他們便從空間隧道里面出來。

剛一落地,涼氣襲來,陰風陣陣,周圍古木參天,將陽光都遮住大半,奇形怪狀的藤蔓,攀附在古木之上,遠處的深林不時傳來低沉的獸吼。

“我¥……%¥,又是僞劣產品!”蘇天逆罵個不停,將手中花了大價錢的傳送卷軸撕得粉碎,一雙眼睛警惕地掃視着周圍。紫麟的小眼睛轉來轉去,滿是懼意,一雙小爪子緊緊到底抱着蘇天逆的脖子,生怕突然跳出一隻猛獸來。

這卷軸再次不靠譜,竟將他們送進了落雁山的深處! 古木參天,遮天蔽日,禽鳥高飛,羣獸低吼。

蘇天逆分辨了一下方向,朝着拜月城的方向走去。走不多時,便看見一具長達數十丈長的魔獸遺骸,白骨森森,像一座小山丘一般橫在它們面前。它的頭骨寸寸斷裂,似乎是被一巴掌拍死的一般,即便死去多年,也能想象它當時的死狀有多慘烈。

蘇天逆心中一跳,頓時打起了十分鐘精神,更加警惕起來。一人一獸繞過,龐大的遺骸,繼續前行。

此時,紫麟一動不動地朝着一個山洞看去,似有什麼出現了一般。

蘇天逆心生警覺,緊握住虛靈刀,以便能在一瞬間抽出來。若是突然出現強大的魔獸,他不介意讓它測試一下虛靈刀的威力!

“紫麟,你看到了什麼?”蘇天逆手握虛靈刀,眼望四周,小聲問道。

紫麟並不做聲,依舊眼望着山洞,那洞口草木瘋長,已經將洞口遮住大半,裏面不是傳出陣陣莫名的氣息。

突然,紫麟終身一躍,從蘇天逆的身上跳下,飛快地朝前奔去。

“紫麟,你往哪兒去,不要亂跑,這裏很危險!”蘇天逆連忙拔出虛靈刀,跟了上去,生怕紫麟遇到什麼不測。

紫麟飛快地越到洞口前停住了,一雙寶石般的眼睛望着洞口,它停留了片刻,便一頭扎進了洞中。


蘇天逆倒提虛靈刀,飛速跟進, 追夢之星


山洞不小,極爲蜿蜒。雖洞口被遮住部分,但裏面依舊很明朗。蘇天逆跟着紫麟一直都到了山洞的盡頭。

一具三四丈長的骸骨沉臥在一張石牀上,白骨森然,起碼已經死了有十多年了。它全身並無傷痕,洞中也無搏鬥的痕跡,看其根骨,似乎並非氣血衰竭而死,如此看來,應當是練功出了差錯,氣息紊亂致死。

石牀上除卻一些七零八落的碎石以外,還殘留了一些毛髮,即便過去了十多年,依舊有一些還散發着金光,可以想象這頭魔獸生前應當極爲強大。

這毛髮金黃,蘇天逆仔細觀察片刻,除了顏色不一樣以外,其餘的特徵與紫麟身上的毛髮幾乎一樣。

“難道…”蘇天逆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般,道:“紫麟,難道這魔獸與你是一脈,剛纔是它的血脈與你產生了共鳴?”

紫麟點了點小腦袋,眼中有晶瑩的淚水劃過,物傷其類,它心中十分難受。

蘇天逆撫摸着它的小腦袋,安慰道:“紫麟,別難過,你並不孤獨,總有一天,你會尋找到自己的種族!”

紫麟點了點頭,最後爬到遺骸邊,十分賣力的拖動。可實在是力量太弱小,那龐大的遺骸一動不動。

蘇天逆知曉紫麟的意思,問道:“你想將它埋葬,入土爲安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