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鑑定結束,扣除積分3000點!”小黑速度極快,只見地獄手冊上一層光華閃過,鑑定就已經結束了。

“地級靈能裝備,諸神之賜!擁有諸神祝福的強大裝備,只要輸入靈能便可以暫時操縱神的力量!”

“技能1,諸神庇護,200非負面屬性靈能發動,擁有十分鐘元素免疫,對於所有元素類攻擊無視,冷卻時間24小時!”

“技能2,虛空行走,每分鐘消耗10點非負面屬性靈能,賦予使用者虛空行走的能力!”

“被動技能,護主!諸神之賜擁有低等級自主意識,可以爲使用者抵擋一般的物理攻擊!”

蘇瑾看着已經改名諸神之賜的海神披風,整個人都在風中凌亂了,這玩意的被動技能就已經很恐怖了,兩個主動技能更是讓人眼珠子都能瞪出來。

錯位契約,高冷總裁愛難成 “冷靜,冷靜!裝備是好裝備,但是……消耗太恐怖了,而且諸神庇護不但消耗大,冷卻時間更長,除非在很緊急的關頭,不然沒有發動的意義!”蘇瑾搖了搖頭,技能1看起來很逆天,可一來發動的靈能太多了,自己現在的靈能都不足以發動一次,而且所謂的非負面屬性靈能,肯定包括邪神靈能,也就是說技能1對自己來說根本就不存在。

而技能2才真正讓蘇瑾感到眼熱,所謂的虛空行走,從他的理解來看就是飛行了,每分鐘10點靈能自己還勉強能夠應付,不過也持續不了太久。

被動技能蘇瑾更是早已經領教過了,確實不錯,帶着這件諸神之賜的話,在一些非靈異類事件中,簡直有先天的優勢。

“果然鑑定價格和屬性成正比。”蘇瑾對諸神之賜非常滿意,而後他又看向黃金鎧甲,這玩意的鑑定價格也不低。

“……鑑定!”蘇瑾本身就有開寶箱的愛好,而這種鑑定和開寶箱的感覺其實非常類似,所以他根本無法忍受。

“好的,鑑定結束,扣除積分1000點!”小黑只需要蘇瑾同意,立即就會完成鑑定!

“甲級靈能裝備,黃金鎧甲,防禦力不是它的特長,但是它擁有其他靈能裝備沒有的能力!”

“技能,王霸之氣!消耗100點靈能,發動王霸之氣,極大機率無差別震懾周圍目標,造成周圍目標1秒暈眩,對於普通目標,極大機率附加仰慕效果!”

“這玩意!羣控?”蘇瑾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這東西的效果不管怎麼說,確實是一個羣體控制,但這個無差別就太扯淡了,還有後面的仰慕效果是個什麼東西?王霸之氣這名字也讓人夠蛋疼的!

最後還剩下個長生樹的樹葉,這個鑑定倒是最便宜,不過長生樹的樹葉擺明了不可能是靈能裝備,200點的鑑定積分可就不少了。

“長生樹的樹葉,也鑑定了吧!”既然只剩下最後一樣了,蘇瑾自然不可能放着不管。

“好的,鑑定結束,扣除積分200點!”

蘇瑾重新看向地獄手冊,這一次他終於眼前一亮“長生樹的樹葉,由童話世界的神奇巨樹所孕育,蘊含着大量的生命精華,以特殊的方式榨取其汁液,可以得到生命精華,服用生命精華即可大量恢復體力,同時以緩慢的速度恢復靈能,但是未經榨取也可以直接服用,不過服食者服食過量的話,會因爲長生樹的原因木化!”

如果說地獄手冊的事件類似網絡遊戲的話,那麼這長生樹的樹葉就是恢復藥劑,特別是其中恢復靈能的功能,讓蘇瑾最爲看重。

蘇瑾總體上對三件物品是滿意的,不過諸神之賜和黃金鎧甲看起來強悍,作用卻不大,諸神之賜對靈能的消耗太大,以蘇瑾現在的靈能來說根本發揮不了效用,黃金鎧甲的羣控說起來也是bug一樣的存在,只是無差別這一點就讓蘇瑾在使用時必須好好計算了,長生樹的樹葉是恢復類,可是其中有關木化的描述,也讓蘇瑾必須小心。

相對於三件物品,蘇瑾還要其他的收穫,那就是諸神之賜中地級靈能裝備的描述,靈能裝備確實有等級劃分,就算是邪神鑑定的剔骨刀和邪神長弓也分別有着乙級和甲級的描述。

地獄手冊的事件本身也有甲乙丙丁四個等級的劃分,但是地級的存在讓蘇瑾很在意,如果有地級的話,那麼天級是不是也存在呢?天級以上是不是還有其他等級?這個等級劃分是隻適用於裝備,還是說事件中也有這樣的難度,只是暫時自己還沒有遇上呢?

不管怎麼說,諸神之賜的地級描述,讓蘇瑾想到了很多,而且其中一部分蘇瑾甚至覺得是可以確定的。 將地獄手冊合上,蘇瑾向小黑髮問,那是他現在最大的疑惑,也是恐怖童話結束時,小黑在他耳邊的提示,地獄酒館!

總裁爹地寵翻天 “小黑,什麼是地獄酒館?”

“地獄酒館,個人通過二十次事件,或者一個五人小隊成型纔可以獲取的權限,地獄酒館是宿主們聚集的地方,在那裏宿主們可以進行物品交易,招收隊員,信息打探等事情,每一次進入地獄酒館,個人需要繳納100點積分,而隊伍將由隊長繳納200點積分後,全員都可以進入地獄酒館!”小黑非常詳細的給蘇瑾解答。

蘇瑾一愣,他是萬萬沒有想到居然還要這樣的地方,本來蘇瑾以爲宿主除了在事件中外,只有在現實世界裏碰運氣纔可以遇到。

“我應該怎麼進入地獄酒館?”蘇瑾繼續問道。

“在任意無除宿主之外的地方,直接打開地獄手冊,選擇地獄酒館選項,便可以進入!”

蘇瑾微微點頭,這個地獄酒館進入其中的辦法倒是簡單,而且對於宿主來說這絕對是一個再好不過的地方了,且不提什麼交易,情報的事情,單單是讓隊伍成員在事件外集合,對於小隊的下一個事件就有莫大的好處。

蘇瑾看了眼自己的靈能,經過恐怖童話的事件,他的精神力從100的上限,現在已經增長到了140,不得不說邪神靈能對自己的淬鍊非常有效,但是淬鍊自身的時候,那種痛苦也讓蘇瑾記憶深刻。

“不管怎麼說,總算是找到了辦法!”蘇瑾嘆了口氣,過程就算痛苦點,但進步還是很明顯的。

此時蘇瑾忽然閉上了眼睛,邪神之眸現在是他的心臟,如果他要查看邪神之眸,只需要閉上眼睛就行了。

“確實在緩慢恢復中!”邪神之眸現在顯示剩餘的邪神靈能還有2000點,要知道蘇瑾之前多次使用邪神靈能,數量絕對超過1000了,現在還有2000的剩餘,說明邪神之眸確實在恢復靈能。

稍候蘇瑾走入了隊伍空間,一進入隊伍空間,蘇瑾就看到其他四人都在這裏等候着,顯然他們已經等候了一會了。

“老大!”楊墨朝蘇瑾興奮的揮了揮手,花野真衣在一旁,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朝蘇瑾微微點頭。

蘇瑾也笑了,他走到四人身邊,對花野真衣和楊墨道“怎麼樣?都還好麼?”

“還好吧!只是覺得有點疲憊。”楊墨撓了撓頭,他自己打量了自己一番,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表示自己問題不大。

蘇瑾又看向花野真衣,花野真衣笑道“放心吧!一切都好。”

“你越是這樣說,我越是不放心!”蘇瑾無奈的嘆了口氣,以花野真衣的性格,肯定不希望自己擔心,即使她有什麼問題,十有八九也不會說。

花野真衣的笑容更盛,她居然伸手摸了摸蘇瑾的頭道“好了,好了!你真衣姐姐不是在這麼,啊!說起來之前我失去意識前,可聽到很大聲的吼聲呢!”

蘇瑾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一旁其他人都憋着笑,他只能乾咳兩聲“那個……說起來,我們的隊伍剛剛開啓了一項新的權限!”

“哈哈!”“隊長,你……你太可愛了!”

大家自然知道蘇瑾是轉移話題,所以都哈哈的笑了起來,這讓蘇瑾更是尷尬,最後還是花野真衣給他解圍。

“好了好了!新的隊伍權限,大家不想聽聽麼?”

“想!”三個人一口同時,不過那語氣擺明了還在暗笑。

蘇瑾沒辦法,只能面無表情的將關於地獄酒館的事情告訴幾人,同時將地獄酒館的作用也說了個明白。

“別的我沒聽明白,但有一點很清楚,那就是……!” 若是愛,請等待 楚義一臉嚴肅,當衆人都將目光看向他的時候,他才笑吟吟的道“那就是蘇大哥請客嘍!”

蘇瑾一想還真是如此,看來這個隊長也不是好當的。

“我們需要一些補充靈魂的寶物,現在看來地獄酒館肯定會有大用處,希望在那裏會有所收穫!”蘇瑾嘆了口氣,花野真衣和楊墨現在可算不上真正的安全,他們的靈魂隨時有可能熄滅,所以補充靈魂的寶物必須要尋找。

剩下的事情就只是強化了,花野真衣和楊墨絕對不能做身體的強化,不過他們兩個一個是阻擊手,一個是醫療兵,不做身體強化問題倒也不大,他們兩個只需要強化特色就行了。

而蘇瑾的目標還是高級身體強化劑,只是積分暫時不夠,只有眼饞的份,楚義走的是靈能內力的流派。

“肉身搏鬥的話,你要不要兌換一些武器?”蘇瑾建議道。

楚義卻搖了搖頭“不用了,武道的真意就是拳拳到肉的搏殺,武器是弱者和膽小鬼用來給自己壯膽的東西!”

“……!”

楚義說話沒心沒肺,一句話將所有人都給罵上了,在場的人除了他以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要依靠武器。

“喂,大兄弟,你別開羣嘲啊!”楊墨很是不滿,他即便是個醫療類的,但也需要一些武器槍械一類的防身。

楚義連忙笑着賠禮道“不是那意思,你們不是武道中人,我說的是純粹的武者,衝殺在前面的人!”

“喂!”蘇瑾雙眼微眯,這下楊墨他們摘出去了,可這嘲諷可直直的對着自己開啓了。

楚義一愣,又賠禮道“蘇大哥,我不是說你,我是說……算了,我什麼都不說了!”

看着楚義吃癟的樣子,幾人又哈哈笑了起來,他們在獨身一人的時候,可沒有辦法露出這樣的笑容,這個隊伍或許暫時還算不上強大,但至少給了他們安全感。

“既然我們都沒有需求,那麼……寧蒙,你對自己的定位有什麼想法?”蘇瑾看向寧蒙,寧蒙這纔是第二次事件,本身自然還沒有確定強化的方向。

寧蒙想了想後道“我服從隊伍,隊伍需要什麼樣的角色,我就向什麼類型強化!”

寧蒙好說話,但蘇瑾作爲隊長和隊伍的智囊,卻不能太隨意,隊伍現在有自己和楚義兩個主戰人員,花野真衣負責遠程支援,楊墨則是醫療兵,整個團隊其實已經很完整了。

“生存能力一定要有,又要契合隊伍需要……這樣的話,潛行類吧!”花野真衣忽然說道。

幾人都眼前一亮,蘇瑾微微點頭道“這建議不錯,潛行類既能保證你的安全,在很多情況下也可以爲團隊提供探索,或者暗殺一類的幫助,寧蒙你自己覺得呢?”

“我沒意見!”寧蒙很好說話,這姑娘一切以團隊爲重心,實際上她也很聰明,只有團隊需要的人,纔會獲得團隊的重視,只有受到重視纔會得到保護,成爲團隊不可或缺的人,那麼相對也就更加安全。

шωш ✿ttκǎ n ✿¢O

之前一次事件,寧蒙只獲得了基礎的1000積分,而且大部分都用來兌換物品了,好在這一次任務的獎勵豐厚,系統認可了七件祕寶的最後結果,寧蒙也獲得了超過3000點積分。

“對了,說到積分,所謂的神真的能夠強到更改地獄手冊麼?如果是這樣的話,以後如果再遇到神級的人物,我們該怎麼應付?”花野真衣很擔心。

蘇瑾搖了搖頭,他苦笑道“我們一開始的思路就錯了,我想就算是事件中所謂的神,也不可能對地獄手冊進行修改!”

“那任務上顯示的錯誤是怎麼回事?”楚義不解的問道。

蘇瑾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他道“換一種思路,如果他更改不了地獄手冊,那他可以更改我們看到的東西!”

“……!”幾個人都微微一愣,他們對蘇瑾的說法是相信的,但也正是因爲相信,這讓他們更加恐懼,如果所謂的神能夠決定他們看到什麼,那麼如果再次遭遇神的話,還有什麼是能夠相信的?還有什麼會是真的。

“無需太過擔心,就算是神應該也會有所侷限,這一次瘋帽子和匹諾曹兩個神級的存在,不也只是稍微篡改了我們看到的擔心,而且我覺得這恐怕和他們自身的屬性有關。”蘇瑾安撫衆人,他繼續道“畢竟他們是屬於童話世界的神,而童話世界本身就是化不可能爲可能的,而且不認爲神級的存在這麼容易遇到。”

聽了蘇瑾這樣的解釋,衆人稍稍心安,稍候寧蒙在大家的幫助下,選擇了自己兌換的方向,她運氣不錯,隊伍空間中刷新了一件迷彩斗篷,使用後可以一定限度的幫助使用者隱藏自身。

兌換完畢後,衆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地獄空間,他們或者兌換練習時間,或者直接回到現實世界,這就不是蘇瑾能夠干涉的了。

而蘇瑾自然是兌換練習時間,他想要嘗試一下在練習空間中使用邪神靈能,是不是能夠淬鍊自己的精神力。

練習結束,蘇瑾回到現實世界,他的精神力上限提高的不多,至少遠遠不如在事件中時的淬鍊,看來只有在危險之中,這種淬鍊纔會更加有效。

暫時擺脫了地獄手冊的事件,蘇瑾再次撥通葉芸的電話,這丫頭已經消失了快一個月了,蘇瑾不能再放任不管了。 電話一如既往的打通卻沒人接,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快一個月了,蘇瑾心裏擔心,葉芸那丫頭身手確實是好,但俗話說雙拳難敵四手,她又是個惹事的主,保不齊那丫頭殺到什麼招惹不得的地方也說不定。

蘇瑾想了半天,又打了個電話,這一次電話很快就接通了,而一接通電話對面立即傳來一聲怒罵。

“該死的蘇瑾,你還記得我是吧?畢業這幾年你一個電話都不打,是不是把兄弟給忘了?”電話那頭是一個男人的聲音,聽話頭應該和蘇瑾關係不錯。

蘇瑾臉上掛上一絲笑容,笑嘻嘻的道“不是混的不行嗎,沒臉見你們啊!”

“靠,你當我沐秋明是什麼人,勞資又不要你的錢,你混的好壞關我屁事!”男子又罵了一句,然後直接道“別廢話,是你過來還是我過去?你應該還在s市吧?”

“別,你就算現在過來,我暫時也沒時間招待你,等我手頭上的事情忙完了,我去找你。”蘇瑾連忙說道。

“得,這話是你說的,等會我把地址發給你,你要是敢放我鴿子,後果自負!”沐秋明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道“好了,既然不是找我敘舊的,那肯定是有事了,說說吧!”

“幫兄弟個忙,幫我查一個手機號現在的位置!”蘇瑾道。

“號碼!”沐秋明沒有一點廢話,直接讓蘇瑾報上手機號碼!

“你記下,13xxxxxxxxxx!”蘇瑾將葉芸的號碼報了過去,對於自己在大學時最好的朋友,蘇瑾非常信任他的能力,要知道這一位可是在大學時代就收到了國內外幾乎所有it公司親睞的人。

沒有多長時間,沐秋明的聲音再次響起,他嬉笑道“可以啊!葉芸,是個妹子,長的還不錯!你小子這是要當癡漢不成?”

“一個朋友,失蹤一個月了!”蘇瑾摸了摸鼻子,好在在手機的兩段,沐秋明也看不到他的窘態。

醜女翻身很無敵 “行了,地址我給你發過去,你要是真有心思玩癡漢,我倒是覺得欣慰了!”沐秋明笑嘻嘻的道。

“謝了兄弟!這件事情結束,我去b市拜訪你!”

“我等你來!”

兄弟兩個雖然多年未見,但是當年的友誼絲毫沒有減弱,實際上蘇瑾也很想念這個兄弟,只是之前過的實在不好,覺得沒臉見老朋友,現在雖然過的好了,但每天和危險打交道,又怕影響到老朋友的正常生活。

沒過多長時間,兩個地址被依次發了過來,一個是沐秋明現在的地址,另一個則是葉芸現在的位置。

“新輝孤兒院?”蘇瑾一愣,葉芸手機現在所在的位置,居然是在s市的一處孤兒院,不過這個地址有些太過偏僻了,基本不在s市的市區內。

以蘇瑾的瞭解,s市的這些福利機構應該都坐落在市區中心的位置,這些年來華夏對類似的福利機構非常看重,各種商業區都要爲其讓路,所以一個孤兒院遠離市區,這着實有些奇怪。

此時花野真衣忽然浮現在蘇瑾面前,這是她剛剛從地獄手冊的練習中脫身。

“真衣,我要去一趟郊區,你現在情況不穩定,好好休息吧!”蘇瑾跟花野真衣招呼了一聲,然後取了一件外套便急急的走了。

攔了輛出租車,蘇瑾用了不到一個小時就出現在了新輝孤兒院外,蘇瑾第一眼對這個孤兒院的映像是破,第二個映像則是舊。

新輝孤兒院的破舊讓蘇瑾很是意外,孤兒院這種福利機構都是由政府直接撥款,而且現代社會的發展對待富力資金的使用有着完善的結構,幾乎不可能出現挪用資金的情況。

蘇瑾走向新輝孤兒院,他看着孤兒院的招牌有些疑惑,這個招牌看起來彆扭的很,掛的也歪歪扭扭。

“鉛筆?”蘇瑾終於看出了問題所在,這個牌匾居然是用鉛筆描的,因爲描的細,所以不仔細的話並看不出問題。

蘇瑾對這個新輝孤兒院更好奇了,一個破舊的孤兒院,用鉛筆描的牌匾,可以說這個孤兒院與現代社會格格不入!

蘇瑾推開大門,說是大門,實際上就是兩扇木板,走進孤兒院後發現裏面荒涼的很,一個空曠的大院堆放着成堆的油桶。

蹭……!

就在這個時候,蘇瑾耳邊聽到一陣破空聲,他微微側開身子,一顆石子打在了木門上,順着石子射來的方向看去,居然是幾個孩子簇擁在一起,其中最大的一個十五六歲的樣子,石子正是他手中的彈弓射出來的。

幾個孩子見沒有打中蘇瑾,連忙一鬨而散,他們當中最小的看起來只有三四歲的樣子,跑開的時候腳下不穩摔在地上,那最大的孩子連忙將他抱起來,然後繼續逃跑。

蘇瑾一挑眉頭,他也不去追那些孩子,只是大聲喊道“你們好,我沒有惡意,我只是想找一個人!”

幾個孩子不管蘇瑾的叫喊,眨眼的工夫就全部看不見了,不過這對蘇瑾來說意義不大,他的精神力已經恢復,別說是幾個孩子,就算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殺手也藏不住。

“我一個朋友失蹤了快一個月了,我查到她的手機在這個地方,如果她在這裏的話,請讓她出來見見我可以麼?她的家人很着急,都在找她呢!”蘇瑾隨意走動,同時繼續大聲喊道。

這個時候,那個年齡最大的孩子走了出來,這孩子一隻手臂似乎受過重傷,頹廢的側在身旁,他謹慎的盯着蘇瑾,小心翼翼的問道“你叫什麼?”

“我叫蘇瑾,你叫什麼?”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蘇瑾臉上掛着微笑,希望這樣不會嚇到這個孩子。

“你就是蘇瑾!”孩子聽了蘇瑾的名字,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他連忙將一個手機拿了出來遞給蘇瑾道“葉姐姐說過,肯定會有人來找她,她說如果有叫蘇瑾,唐寧的,就把這手機給他,這裏面有一段視頻!”

蘇瑾連忙接過手機,他找到了孩子說的視頻,打開後立即有一道刀光閃過,然後葉芸的身影出現在了視頻中,視頻總共不到一分鐘,基本上都是葉芸和人搏殺的場景。

蘇瑾雙眉緊鎖,這些與葉芸搏殺的人實力不怎麼樣,但一個個都悍不畏死,招招都是兩敗俱傷的殺法!

視頻結束的時候,葉芸已經解決了所有的人,她對着視頻道“表姐,表哥!不管你們兩個人誰看到了這個視頻,三個月後來z省雲山接我,我等着你們!”

視頻結束,蘇瑾有些摸不着頭腦,視頻中與葉芸搏殺的到底是什麼人?葉芸爲什麼要求他在三個月後去z省雲山接她,一切都沒頭沒腦的。

“大哥哥,葉姐姐是出事了麼?”孩子擔心的向蘇瑾問道。

蘇瑾摸了摸孩子的頭道“你看過這視頻麼?”

“沒有,葉姐姐說是給你看的!”孩子說道。

“恩,你放心吧!你葉姐姐沒事,她出去旅行了,說是要等一段時間再回來!”蘇瑾自然不會將真相告訴孩子,他好奇道“你們認識葉芸,你們是什麼關係啊?”

“葉姐姐經常給我們送吃的穿的,她是一個很好的人!”孩子說道。

蘇瑾一愣,葉芸會做這些倒不奇怪,那丫頭看着彪悍,實際上內心柔軟,非常好相處,只是以她家的財力,想供養這些孩子再簡單不過了,但她似乎絲毫沒有動用過家裏的資金。

“這地方應該不是真正的孤兒院吧?”蘇瑾問道。

“恩,這裏是一個廢棄的廠房,葉姐姐說不會有人來,就讓我們住在這裏了!”孩子點頭說道。

蘇瑾琢磨了一番,看起來葉芸是有意將這些孩子安排在這裏,他又問道“你們都是孤兒?爲什麼不去政府的孤兒院?”

“葉姐姐說那裏不安全!”

“不安全?”蘇瑾喃喃道,他心裏思索了一番,但是找不到什麼重點,又覺得其中似乎有什麼古怪。

“你們和葉姐姐認識多久了?”蘇瑾再次問道。

“我認識葉姐姐三個多月,他們有兩個多月的,有半年的,最長的是小茵,她認識葉姐姐快一年了!”孩子指着遠處的一個小女孩說道。

蘇瑾點了點頭,他對那個叫小茵的女孩招了招手,小茵見樣倒是不害怕,似乎在知道了蘇瑾是葉芸的朋友後,他們都相信蘇瑾是好人。

“小妹妹,你們都是你葉姐姐帶來這裏的麼?”蘇瑾低聲問道,害怕嚇到小茵。

小茵點頭,她指了指周圍的孩子道“恩,小茵最先來,他們都是後來的!”

蘇瑾終於琢磨出了點意思,葉芸在不同的時期將這些孩子帶來這裏,爲的是安全,看起來葉芸似乎是有目的的帶來的,而目的就是保護這些孩子的安全。

“小茵,你父母呢?”蘇瑾問道。

小茵楞了楞,馬上眼眶裏就都是淚水了,她眨巴着眼睛帶着哭腔道“爸爸媽媽都死了,被人殺死了!”

小茵這一哭不要緊,其他的孩子也都隨着哭了起來,孤兒院裏同時迴盪着五六個孩子的哭聲,而他們邊哭邊喊着同樣的內容。

“爸爸媽媽被人殺死了!” 孩子們同時哭泣,且喊着同樣的話語,讓蘇瑾非常驚訝,這些孩子居然有着同樣的遭遇,他們的父母都是被人殺死的。

華夏一直都是治安非常好的國家,別說葉芸只是一個普通女孩,就算是國家執法部門想一次性找到這麼多雙親被害的孩子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蘇瑾愈發覺得古怪,葉芸哪裏找來這些孩子的?她爲什麼要將這些孩子藏在這裏,所謂的安全指的是什麼?難道那些殺死了這些孩子父母的人,還會來殺這些孩子不成?

一個個問題盤旋在蘇瑾的腦中,只是不找到葉芸之前,這些問題顯然都無法獲得解答,但想要找到葉芸,看來至少也要三個月之後了。

“這裏恐怕也不安全了,你們如果願意的話,可以去我那裏住!”蘇瑾對孩子們說道,他看到視頻裏葉芸與敵人搏殺的地點就是在這附近,所以這裏怎麼也算不上是個安全的地方。

誰知道那個最大的孩子卻搖頭道“不用了,葉姐姐告訴我們,這裏絕對是最安全的地方,她回來之前讓我們哪裏也別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