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我們就走,去徵求其他人的意見,我要除了你之外至少帶上五個人。”虎魚低聲說。

“好我這就去辦。”尖牙立即起身。

虎魚看着外面的天空:“獸人,我們的事情還沒完,等着,我們在巴黎較量一下。”

虎魚和他的手下第二天就消失了,沒人知道他們的去向,當然他們有自己的辦法避開國內的耳目前往巴黎,這個過程我們就在贅述了。

總之兩天之後他們出現在巴黎的街頭,他們的第一站就是“黑血”公司的總部。

“果然是個好地方,會做生意,看樣子經營的還不錯。”虎魚坐在車裏看着公司大門進進出出的人說。“怎麼幹”尖牙問的簡單直接,其實他也很期待。“哼當然要給他們來點驚喜。” 本·艾倫得知公司遭遇襲擊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他立即爬起來趕回公司,到達的時候發現事件並沒有自己預想的嚴重,只是整個玻璃大‘門’粉碎,但以他多年的從軍經驗判斷,這絕非偶發事件,因爲他在‘門’體碎片中發現了c4的很近,這中軍用級別的東西可不是什麼人都搞到的。-

警察已經先一步趕到了現場,諾曼在應付警方,本·艾倫發現炸‘藥’原本是裝在兩側的‘門’框上的,但不知道爲什麼改變了位置,他沿着一條並不明顯的痕跡轉到了公司的側面,這裏是完整的玻璃牆體,沒有出現什麼問題,但是他發現玻璃牆右下角貼着一個東西,因爲是用透明膠貼的,所以很難發現,就他蹲下身小心的觀察那究竟是什麼的時候,從玻璃的反光中他看到了一絲微弱的閃光。

“不好。”本·艾倫心裏一抖,順勢翻倒在地,幾乎同時一枚子彈動他身體上空飛過,“啪……”的一聲脆響在他剛纔面對的玻璃牆上留下一枚清晰的彈孔。

本·艾倫測滾到角落裏,槍已經在手。

又是一枚子彈飛過來打在轉角處,幸虧他反應夠快,所以才躲開了這一劫。

本·艾倫已經找到了敵人的大致位置,就在對面大樓的四或者五層。

本·艾倫拿起手機撥通了山狼的號碼:“是我,北側外牆,有狙擊手,在對面的樓上四五層。”

“收到,馬上帶人過去。”山狼簡單地說了一句就掛了電話。

本·艾倫坐下靠在牆上,將手槍放在大‘腿’上,取出一支雪茄點燃慢慢的吸着,附近沒有敵人他已經確認,現在就看山狼他們能否抓到這個狙擊手,但他清楚,這個可能‘性’不大,敵人是不可能坐以待斃的。

十幾分鍾之後山狼傳來消息,沒有抓到偷襲者,本·艾倫早已想到了會是這個結果,他走出藏身處,又到了剛纔發現問題的地方,他看了看玻璃上的彈孔。“7。62口徑。”本·艾倫自言自語的蹲下身仔細觀察貼在角落的那個東西,在確認安全之後他用紙巾墊着手指小心的將那塊透明膠撕下來。“隊長,沒受傷吧?”重拳從另一面跑過來,飄散的風衣下面一把m4時隱時現,這裏雖然是公司,但卻是在巴黎街頭,而且有警察在附近,他們不能太招搖。

“還好。”本·艾倫舉起手裏的東西對着路燈看了一陣冷笑着說,“居然找上‘門’來了。”

“什麼情況?” 特工狂妃:殘王逆天寵 重拳正在觀察玻璃上的彈孔。

“自己看。”本·艾倫將那塊東西拍在重拳身上,“召集人手到會議室開會。”

“什麼玩意兒?”重拳拿起了對着路燈看了一下,發現上面滿是密密麻麻的線條,雜‘亂’無章。

幾分鐘後會議室裏坐滿了人,他們都是接到通知之後聞訊趕來的。

“放投影。”本·艾倫坐在主位上說。

重拳不聲不響的將那塊透明膠帶放在了投影儀上,燈光暗下來,屏幕上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圖案。

血薔薇之三公主的復仇 “這是什麼?”軍醫沒看明白那一團雜‘亂’無章的東西是個什麼東西。

“好像是個繪圖。”幽靈說,“有點像是最早的圖騰。”

“是條魚。”重拳說,“看幾個空白構成的圖案。”

大家這才發現重點原來在空白上,而非那些線條。

“魚……”巴祖卡歪着腦袋看了半天,“你這麼一說還真有點像。”

“代表什麼?”埃克斯問。

“虎魚。”本·艾倫說,“他來找我們了。”

“來法國?”幽靈有點意外。

“估計是被我們‘激’怒了。”山狼說,“在重重包圍之下我們毫髮無損的逃出來,這對他來說就是一種羞辱。”

“羞辱?活該,不羞辱他羞辱誰?”重拳冷笑,“我們沒給他來個反偷襲就不錯了。”“這次我們是上天庇佑才逃了出來,如果不是那座山峯他們沒設防我們估計得全軍覆沒。”本·艾倫說,“說的簡單一點就是運氣好。”“說道這次任務,我們還沒找cia算賬,這些‘混’蛋給了個自己都不知道真假的情報,差點把我們‘弄’死,我們回來的不道個歉不所,連個面都不‘露’,真是太過分了。”幽靈憤憤不平的說道。

“這個問題我來解決。”本·艾倫敲了敲桌子,“好了,我們言歸正傳,現在人家已經找上‘門’了,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必須主動出擊,只是敵明我暗,我們處處被動,從現在起,任何人不準離開公司,隨時準備戰鬥。”

“我們不能這麼等着,必須主動出擊。”山狼說。

“我會通過渠道查找虎魚他們的下落,他們這種人入境肯定不會走正規渠道,所以找到他們的可能‘性’不是沒有,只是會非常的困難。”

“第一次打防禦戰,心裏還有點異樣。”重拳說。

“他們不太可能直接來偷襲我們的公司,虎魚不傻,肯定會想到我們有防備。”山狼說,“所以我們還是以防禦爲輔,主動出擊。”

“現在還不成熟,等等再說。”本·艾倫思索了一下,“目前整個公司很可能就在對方的監視之下,所以我們得想個辦法,避開他們的耳目,否則連外出都困難。”

“我們走通道離開,然後從其他方向進行反偵察。”山狼說。

“這個不是不可以。”本·艾倫思索了一下,“現在最大的麻煩就是怎麼找到虎魚。”

“那就只能‘交’給渠道了,或者捉到他們眼線,然後順藤‘摸’瓜。”幽靈說。

“是個辦法,只是肯定沒那麼容易。”軍醫說,“畢竟虎魚也不傻,這些他也都懂。”“這個‘交’給我,你們不用‘操’心。”本·艾倫說,“幽靈你和重拳從通道出去,勘察附近的情況,找到可能存在的潛伏者,如果能捉到活口算你們首功一件。”“太好了,我就喜歡幹這個。”幽靈搓了搓手對重拳說,“走,我們去玩兒點刺‘激’的。” 離開公司之後幽靈和重拳藉助夜‘色’的掩護在附近遊‘蕩’,這一帶的地形和建築格局早已被他們爛熟於心,閉着眼睛都能把這裏走個遍。,

轉了幾圈之後他們卻沒有任何發現。

“怪事,是他們隱藏的太深,還是根本就沒來?”幽靈很奇怪地說。

“沒準是先發現我們跑了呢!”重拳有不同的意見。

“怎麼可能,被發現我們早就完蛋了,我們落單了,他們是不可能放過我們的。”幽靈搖了搖頭。

“我只是開個玩笑,你也當真。”重拳搖了搖頭,“或許是我們搜索的不夠徹底。”

其實還真不是他們能力不夠,而是虎魚根本就沒在這裏佈置眼線,他清楚本·艾倫他們肯定會派人四處搜索,所以他覺得沒必要冒險嘗試。

此時虎魚正站在“黑血”訓練基地對面的山坡上,他已經將這個基地的結構‘弄’清楚,今天他要做的就是製造麻煩。

“第一小組就位。”耳機裏傳來手下人的報告。

“開始行動。”虎魚毫不猶豫的說道,他舉起望遠鏡盯着入口方向,兩個士兵正一如平常的站崗,另一個在崗樓裏休息。

突然,一個哨兵倒在了地上,對面的哨兵一愣,還沒做出有效的反應頭上突然爆開了一朵血‘花’跟着栽倒。

崗亭的玻璃窗突然多了個彈孔,裏面的哨兵仰面栽倒,幾個人甩掉僞裝衣從離大‘門’不到三十米的地上爬起來,端着槍小跑佔領了大‘門’。

這些人是藉助夜‘色’一點一點的跑過去的,佔領整個大‘門’的過程乾淨利落,幾秒鐘就解決了戰鬥,緊跟着幾個人越過大‘門’向內部推進,不到一分鐘就到達了最近的建築,裝好炸‘藥’之後迅速車裏,此時整個基地已經沸騰了起來,內部監控系統已經將發生的一切傳遞到了監控室,颶風穿着短‘褲’光着膀子提着機槍從裏面跑出來,‘腿’上的假肢絲毫沒有影響他的行動,但問題在於基地太大了,他們想到達‘門’口就算乘車也需要幾分鐘的時間。

“轟轟……”兩聲巨響,裝了炸彈的兩棟建築物化成碎片。

等颶風帶着人衝到大‘門’的時候虎魚早已帶着人消失得無影無蹤。

“該死的。”颶風看着地上的屍體罵了一句,“進入敢來這裏撒野。”

“教官。”一名士兵遞過來一條‘褲’子。

颶風跳上車一邊穿‘褲’子一邊說:“去對面的山丘。”

四輛車載着十幾個人直奔颶風所說的地方,到了之後隊形散開,嚴謹的按照戰鬥序列向前推進,很快他們就發現了虎魚留下的東西以及一大堆埋設的地雷。

颶風不傻,料到了這個地方沒那麼容易接近。

遠處虎魚放下望遠鏡佩服的點了點頭:“果然是‘黑血’的士兵,警覺‘性’很高,而且隊形不‘亂’,只是稍顯生澀。”

“就搞這麼點小事就走了?有點可惜,我們能幹更多的事情。”尖牙不無遺憾地說,他就是帶隊偷襲的人。

“足夠了,這裏的受訓人員至少有數百人,我們不能自找麻煩。”虎魚說,“我們的目的很簡單,‘激’怒本·艾倫,給他們自造麻煩,雖然這點損失算不得什麼,但卻觸及了一支僱傭軍的尊嚴,他們絕不會容忍這種事情發生,我們人手有限,不能太冒險,要留着戰鬥力對付他們的主力。”

一個小時之後本·艾倫帶人趕到,他什麼都沒說直接叫幽靈尋找虎魚他們留下的蛛絲馬跡。

“這是在山丘上發現的。”颶風還光着膀子,手裏拿着一枚子彈,上面用刀尖粗略的劃出了一條魚的輪廓。

“果然是他。”本·艾倫淡淡地說,“他在給我們製造麻煩。”

“隊長,發現線索。”幽靈在耳機裏說。

“收到,馬上過來。”本·艾倫說。

“隊長,讓我帶人去吧。”颶風說。

“給我看住基地。”本·艾倫丟下一句話就帶人走了。

“教官,爲什麼不讓我們去。”一名隊員問颶風。

“我他-媽怎麼知道,回去,加強警戒。”颶風很鬱悶的說。

幽靈發現的痕跡一直向林子方向延伸過去。

“他們是在引導我們跟上。”幽靈看着林子說。

“多派點人,我們把他們圍了,就不信他們有多大本事。”火繩說。

“不行,他們之所以留下痕跡就是爲了和我們‘交’手,一旦出動大批人手他們肯定直接跑了。”山狼搖了搖頭,“他們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我們跟上,和我們較量一次。”

“哼……想得到是‘挺’美。”本·艾倫冷笑。

“我們該怎麼辦?”重拳問。

“跟,當然要跟上,虎魚盛情邀請,我們怎麼能爽約?”本·艾倫看着遠處的叢林說。

虎魚已經在幾公里之外的林子裏等着,他知道本·艾倫肯定回來,所以他做好了一切準備。

“他們真的會來?”尖牙有些不太相信。“會。”虎魚簡單的回答。“他們要是調遣軍隊過來就沒的玩兒了。”尖牙將自己的ak橫在‘腿’上說。

“如果他們想和我們‘交’戰,那他們肯定只會來一支小隊,如果多了我們就走,不和他們糾纏。”虎魚提着自己的步槍站起身。

“嗯,是該做個了斷的時候了。”尖牙點了點頭。

虎魚的計劃其實很簡單,就是想和本·艾倫在叢林裏一決高下,找回之前在俄國丟掉的面子,他不拐彎抹角,也不幹太多偷‘雞’‘摸’狗的事兒。其實之前對“黑血”公司和基地的‘騷’擾只是對本·艾倫的一種挑釁,是他傳遞的一種信號,告訴本·艾倫老子來了,要和你們幹一場。虎魚是個很記仇的人,上次的任務讓他丟盡了面子,以至於到後來在f***的地位都有所動搖,所以他必須做一件能讓自己重新找回聲望的事情,儘管這麼幹在別人看來可能很愚蠢,但在他看來這是一件爲了榮譽的戰鬥,所以不必須做。

本·艾倫他們進入叢林之後就失去了虎魚他們留下的蹤跡,本·艾倫清楚,虎魚是要和他們一決高下,而且是各方面的一決高下,包括叢林的追蹤,伏擊,和正面對抗,也許正面對抗的可能‘性’不大,但肯定會對他們進行伏擊。

幽靈在前面搜索了片刻指着北方對本·艾倫點了點頭,他已經明確了虎魚他們的去向。

本·艾倫點了頭,帶着其他人無聲無息的跟了下去,這是一場別開生面的戰鬥,很刺‘激’,也很有挑戰‘性’,所有人都很興奮。

重生空間:首席神瞳商女 山狼端着槍跟在幽靈的身後,重拳策應,後面是軍醫等人。

沒多久幽靈就發現了虎魚他們留下的詭雷和陷阱,從他們的角度來說根本就不急於一時和虎魚他們‘交’戰,因爲天時地利都在他們這邊,該着急的應該是虎魚纔對。

其實虎魚他們很慪火,他們要的是一場鬥智鬥勇的戰鬥,但從本·艾倫他們的角度出發卻是一場可有可無的戰鬥,只是不想讓虎魚他們橫生事端,所以纔會參與進來,所以戰鬥的節奏完全在本·艾倫他們手裏。

虎魚看着漆黑的叢林將人分散隱藏,他要打一場伏擊戰,天就快亮了,必須有所作爲,否則拖得越久對他們就越不利。

他這種想法是非常明智的,因爲在黑暗的叢林中同的活動餘地更大,就算偷襲失敗他們也可以從容撤離,被纏住的可能‘性’小於五成,所以他選擇了在黎明之前和本·艾倫他們幹一架。

一切都是經過‘精’心準備的,虎魚有着詳細的作戰計劃,他甚至在俄國的時候就已經將這次行動的框架搭建完成,一路上他又進行了反覆的推敲,將整個任務慢慢的豐滿起來,因爲這是一次對他來說非常重要的戰鬥。

可是等了很久本·艾倫他們也沒有出現,按照時間計算應該不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纔對,虎魚立即明白,他們很可能被發現了,本·艾倫的人或許就在他們對面,正在尋找他們的破綻,或者等待時機。

虎魚取出遙控引爆器輕輕地按了下去,對面瞬間出現傳來一連串的爆炸聲,數棵大樹被炸成兩截轟然倒下,沒反應。

虎魚有點‘摸’不准問題出在什麼地方,他立即命令手下人分批撤退,不能在這裏耗下去了。

十幾分鍾之後所有人全部安全撤離,並沒有出現任何他預料到的襲擊,這麼一來他心裏更加沒底了。

虎魚立即下令撤退,這個地方不能就留,很可能出現更加不可控的局面。

尖牙立即作爲尖兵帶領他們迅速撤離,但等走了幾公里之後依然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這下虎魚沒了方向感,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更無法確定下一步會發生什麼,所以他只能帶着人匆匆離開,爭取以拉開距離的方式增加安全感。可是就在他們加速撤離的過程中,突然出現了一些意外,而且是很致命的意外,斷後的士兵死了,死的很讓人惱火,是被一支弓箭‘射’穿頭顱而死,陶瓷的箭頭…… 本艾倫得知公司遭遇襲擊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他立即爬起來趕回公司,到達的時候發現事件並沒有自己預想的嚴重,只是整個玻璃大門粉碎,但以他多年的從軍經驗判斷,這絕非偶發事件,因爲他在門體碎片中發現了c4的很近,這中軍用級別的東西可不是什麼人都搞到的。

警察已經先一步趕到了現場,諾曼在應付警方,本艾倫發現**原本是裝在兩側的門框上的,但不知道爲什麼改變了位置,他沿着一條並不明顯的痕跡轉到了公司的側面,這裏是完整的玻璃牆體,沒有出現什麼問題,但是他發現玻璃牆右下角貼着一個東西,因爲是用透明膠貼的,所以很難發現,就他蹲下身小心的觀察那究竟是什麼的時候,從玻璃的反光中他看到了一絲微弱的閃光。

“不好。”本艾倫心裏一抖,順勢翻倒在地,幾乎同時一枚子彈動他身體上空飛過,“啪”的一聲脆響在他剛纔面對的玻璃牆上留下一枚清晰的彈孔。

本艾倫測滾到角落裏,槍已經在手。

又是一枚子彈飛過來打在轉角處,幸虧他反應夠快,所以才躲開了這一劫。

本艾倫已經找到了敵人的大致位置,就在對面大樓的四或者五層。

本艾倫拿起手機撥通了山狼的號碼:“是我,北側外牆,有狙擊手,在對面的樓上四五層。”

“收到,馬上帶人過去。”山狼簡單地說了一句就掛了電話。

本艾倫坐下靠在牆上,將手槍放在大腿上,取出一支雪茄點燃慢慢的吸着,附近沒有敵人他已經確認,現在就看山狼他們能否抓到這個狙擊手,但他清楚,這個可能性不大,敵人是不可能坐以待斃的。

十幾分鍾之後山狼傳來消息,沒有抓到偷襲者,本艾倫早已想到了會是這個結果,他走出藏身處,又到了剛纔發現問題的地方,他看了看玻璃上的彈孔。“7。62口徑。”本艾倫自言自語的蹲下身仔細觀察貼在角落的那個東西,在確認安全之後他用紙巾墊着手指小心的將那塊透明膠撕下來。“隊長,沒受傷吧”重拳從另一面跑過來,飄散的風衣下面一把時隱時現,這裏雖然是公司,但卻是在巴黎街頭,而且有警察在附近,他們不能太招搖。

“還好。”本艾倫舉起手裏的東西對着路燈看了一陣冷笑着說,“居然找上門來了。”

“什麼情況”重拳正在觀察玻璃上的彈孔。

“自己看。”本艾倫將那塊東西拍在重拳身上,“召集人手到會議室開會。”

“什麼玩意兒”重拳拿起了對着路燈看了一下,發現上面滿是密密麻麻的線條,雜亂無章。

幾分鐘後會議室裏坐滿了人,他們都是接到通知之後聞訊趕來的。

“放投影。”本艾倫坐在主位上說。

重拳不聲不響的將那塊透明膠帶放在了投影儀上,燈光暗下來,屏幕上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圖案。

“這是什麼”軍醫沒看明白那一團雜亂無章的東西是個什麼東西。

“好像是個繪圖。”幽靈說,“有點像是最早的圖騰。”

“是條魚。”重拳說,“看幾個空白構成的圖案。”

大家這才發現重點原來在空白上,而非那些線條。

“魚”巴祖卡歪着腦袋看了半天,“你這麼一說還真有點像。”

“代表什麼”埃克斯問。

“虎魚。”本艾倫說,“他來找我們了。”

“來法國”幽靈有點意外。

“估計是被我們激怒了。”山狼說,“在重重包圍之下我們毫髮無損的逃出來,這對他來說就是一種羞辱。”

“羞辱活該,不羞辱他羞辱誰”重拳冷笑,“我們沒給他來個反偷襲就不錯了。”“這次我們是上天庇佑才逃了出來,如果不是那座山峯他們沒設防我們估計得全軍覆沒。”本艾倫說,“說的簡單一點就是運氣好。”“說道這次任務,我們還沒找cia算賬,這些混蛋給了個自己都不知道真假的情報,差點把我們弄死,我們回來的不道個歉不所,連個面都不露,真是太過分了。”幽靈憤憤不平的說道。

“這個問題我來解決。”本艾倫敲了敲桌子,“好了,我們言歸正傳,現在人家已經找上門了,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必須主動出擊,只是敵明我暗,我們處處被動,從現在起,任何人不準離開公司,隨時準備戰鬥。”

“我們不能這麼等着,必須主動出擊。”山狼說。

“我會通過渠道查找虎魚他們的下落,他們這種人入境肯定不會走正規渠道,所以找到他們的可能性不是沒有,只是會非常的困難。”

“第一次打防禦戰,心裏還有點異樣。”重拳說。

“他們不太可能直接來偷襲我們的公司,虎魚不傻,肯定會想到我們有防備。”山狼說,“所以我們還是以防禦爲輔,主動出擊。”

“現在還不成熟,等等再說。”本艾倫思索了一下,“目前整個公司很可能就在對方的監視之下,所以我們得想個辦法,避開他們的耳目,否則連外出都困難。”

“我們走通道離開,然後從其他方向進行反偵察。”山狼說。

“這個不是不可以。”本艾倫思索了一下,“現在最大的麻煩就是怎麼找到虎魚。”

“那就只能交給渠道了,或者捉到他們眼線,然後順藤摸瓜。”幽靈說。

“是個辦法,只是肯定沒那麼容易。”軍醫說,“畢竟虎魚也不傻,這些他也都懂。”“這個交給我,你們不用操心。”本艾倫說,“幽靈你和重拳從通道出去,勘察附近的情況,找到可能存在的潛伏者,如果能捉到活口算你們首功一件。”“太好了,我就喜歡幹這個。”幽靈搓了搓手對重拳說,“走,我們去玩兒點刺激的。” 離開公司之後幽靈和重拳藉助夜色的掩護在附近遊蕩,這一帶的地形和建築格局早已被他們爛熟於心,閉着眼睛都能把這裏走個遍。熱門小說,訪問:。

轉了幾圈之後他們卻沒有任何發現。

“怪事,是他們隱藏的太深,還是根本就沒來”幽靈很奇怪地說。

“沒準是先發現我們跑了呢”重拳有不同的意見。

“怎麼可能,被發現我們早就完蛋了,我們落單了,他們是不可能放過我們的。”幽靈搖了搖頭。

“我只是開個玩笑,你也當真。”重拳搖了搖頭,“或許是我們搜索的不夠徹底。”

其實還真不是他們能力不夠,而是虎魚根本就沒在這裏佈置眼線,他清楚本艾倫他們肯定會派人四處搜索,所以他覺得沒必要冒險嘗試。

此時虎魚正站在“黑血”訓練基地對面的山坡上,他已經將這個基地的結構弄清楚,今天他要做的就是製造麻煩。

“第一小組就位。”耳機裏傳來手下人的報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