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冒險,是遲了!

心思急轉的孫堅,知道周泰已經放棄餘姚城,放棄抵抗后,心中的顧忌盡去,馬上高聲道:「林司馬,我與周泰周幼平,酣戰兩月有餘,他之才能與兇悍,我甚是欣賞,不知道是否願意割愛,轉讓於我?」

孫堅沒有絲毫顧忌周泰在旁邊,直言想要把周泰招募到麾下。

孫堅是豪爽的漢子,但也不笨,知道,這可能是最後的一試。

「我知道周泰的價值,故而,以此珍稀兵書為抵押,如何?」孫堅不知道是不是急了,還是他非常看重周泰,竟然拿出一卷冒著淡淡青光捲軸出來。

這卷捲軸一出現,竟然瀰漫出一股洪荒之意,一股亘古的滄桑,一絲睿智的氣息,數道氣場混雜一起,雖能感覺出一一,可又如渾然一體般,十分神奇。

錯婚之豪門第一甜妻 名稱:【孫子兵法行軍篇(殘缺)】

等階:神階

特性:兵法書籍

屬性:有幾率可讓閱讀者領悟到,孫子兵法中行軍篇的部分精髓,增加謀士類特長、技能領悟度300%。

介紹:【孫子兵法行軍篇(殘缺)】乃是奇書【孫子兵法】的某一部分,只是因特殊原因與之分離。不過其效能卻沒有缺陷,能讓閱讀者學會真正的行軍神策!此乃真策!

林牧凝神一看,倒吸一口氣!

大氣!孫堅好大氣!

這個【孫子兵法行軍篇(殘缺)】雖然只是殘缺的,但絕對是真品,等階是神階,非常珍稀,價值不可估量。

它除了對於培養謀士等有巨大的幫助外,還能吸取其他有志向的人才,若是大肆宣傳一番,以查閱其為條件,定能吸收無數人才士子!

這是林牧第一次看到神階的兵書!

他之前從系統獎勵中獲得的奇書【六韜】中的一冊手抄版價值絕對比不上它的一根毛。

神階的兵書,300%的領悟度,果然兇殘!

不過,不管如何,林牧也絕對不會放棄周泰的,不說其是一個史詩級歷史武將,就說他是一個水師教頭,一個統御水師的將才已經值得林牧放棄這神階兵書了!

更何況,周泰身後可是有著數十萬大軍的底蘊,只要把周泰收入囊中,這些府兵也就是自己的了。

林牧心思一轉,苦笑著搖了搖頭,道:「孫司馬,非常抱歉,幼平的歸順與否,乃是其決定,我無法決定他的去往,並且,幼平與我麾下的于禁有過命的交情,不能不顧忌情分,所以,於情於義,我只能拒絕孫司馬的提議。」

其實林牧的話也是扯淡,周泰歸順林牧,如何處理還不是他的一句話,歸順敵人,就是這樣,生死已經是交代在別人手中。

周泰的歸順,也是有他的理由,若是歸順孫堅,說不定,為了麾下三十多萬的袍澤,孫堅直接處死他、處死反叛的士兵,那就悲劇了。

而選擇林牧,在情在義在理,林牧都不會處死周泰,處死這增強底蘊的雄兵!

如今孫堅表現出招攬之色,讓周泰心中一定,只要不是堅持要處死他、處死麾下的袍澤就好,畢竟,他身上還背負著反叛的名號!

「不過,因為孫司馬在攻城上,消耗甚大,我可以做主,把投降的府兵拔三十萬到司馬賬下如何?」

投降之府兵,數量達到五十七萬。林牧想要試試,用三十萬不熟悉的府兵來換這個神階兵書。

然而,孫堅堅毅的臉龐上,閃過一抹深深的惋惜后,就把神階兵書貼身重新放好了,沒有絲毫動心。 請記住【新書在線】.,為您提供三國神話世界最新章節和三國神話世界txt下載!

林牧看到孫堅的動作,沒有意外,以三十萬府兵,來換一卷,肯定不行。更新最快

「文台兄,我這裡有一個隱秘的信息,願意與之相告,並且,文台兄所求其他,定竭力做到,希望能交換到此珍稀典籍!」林牧有些急切道。

這本神階兵法出現在孫堅手中,林牧不太意外,對於交換周泰,林牧定然不應承,可他還是想要以其他條件去爭取一下。

這本神階兵書,令林牧非常心熱!

「哈哈……林司馬,若是我想要旁邊這兩位虎將呢?是否願意?」 之子不歸 孫堅在知道沒有機會招募到周泰后,恢復到堅毅的臉色。聽到林牧的話語,他豪爽大氣調侃道。

孫堅就是一個不拘小節的頗顯霸氣的人,對於林牧的拒絕,他沒有太多的厭惡,只是惋惜而已。

做人磅礴大氣,作戰勇冠三軍,這就是孫堅!

若是換作一個人,想必會以勢壓人,讓林牧交出俘虜。畢竟目前其的地位底蘊比林牧這個新晉的別部司馬更深厚。

孫堅在林牧拒絕後,沒有過多糾纏。

對於林牧能頂住神階兵法的誘惑,沒有把周泰這個降將出賣,孫堅某種程度上挺佩服的。

「文台兄就不要刁難我了,可都是我的左膀右臂,缺一不可,哪裡如文台麾下的虎將如雨!」林牧頗顯親近誇讚道。

對於林牧評價自己麾下的虎將,孫堅亦是自豪大笑起來,確實,他麾下的虎將比林牧多。

單單自己還未出仕的幾個兒子,都讓他十分自豪!

更不談自己麾下程普黃蓋等人,那都是兇猛的可敵萬人的虎將!

孫堅欣賞周泰,並不是其武力,而是其統軍之才能,其帥才,目前為止,孫堅麾下猛將是如雨,但是謀士、帥將卻較為缺少。

若能招募到周泰,定能如虎添翼。

不過,沒能招攬到,孫堅也只是有一些遺憾,卻沒有太過去糾纏。

「文台兄,不如我們坐下好好聊聊,反正餘姚城已經收服到大漢陣營,事後的事情交給麾下將領處理即可!」林牧邀請道。

說完后,林牧環顧街道旁早已人去房空的小院子,尋到一處較為清雅的院子,林牧邀請眾人一起過去。

「林司馬,容我打下旗語,安置好眾將士!」周泰輕聲說道。

林牧點點頭,心中掠過些許念頭。

至此,餘姚城戰役是正式落下帷幕。

周泰馬上從空間裝備中,拿出了一道一丈高的青色笙旗,用力揮舞數下。

遠處的士兵,在看到周泰的旗語后,都停下腳步,前進。

林牧也一樣,從懷中,拿出乾坤子母書,發出信息,讓之前撤退的士兵重新回來。

想了想,林牧又發出一些信息,讓何淵雲武雲麒等人準備處理這些投降之兵。

搞定好后,林牧念頭一動,輕聲對周泰說道:「幼平,麾下將士都經過一夜艱苦的酣戰,體力需要補充,肚子也需要進食,你指揮去縣尉營吧,我已經囑咐過麾下的將士,開始準備熱食,讓大家包餐一頓,休憩一番!」

「不過,你麾下的軍隊,必須要打散,重新刷選精英,編製成新的軍團,你沒有意見吧!」林牧笑道。

周泰搖搖頭,表示理解。

其實林牧這樣做,才是一個合格謹慎的將領。

雖然周泰已經歸降,但其麾下的將士編製可還保存的完整,若是有異心,造成的後果可是很嚴重的,以林牧目前的情況,肯定承受不起這樣的後果。

林牧轉身,又讓臧霸趕去縣尉營地主持事務。那裡需要一個虎將鎮守,以防意外。

之後,周泰又重新打旗語,那如浪潮般的士兵緩緩西移,西邊那裡是餘姚城的縣尉營地,鑄造有十個校場,非常寬敞。

數十萬府兵,拖著疲憊的身子,提著渾身厚重的鎧甲,緩緩行軍著。

已經從領導中得知,大家接下來無須再戰,已經投降了!

迎著剛剛升上的旭日之光,激戰一夜,耗戰數十天的戰役,是終於結束了,雖然是失敗的一方,但卻沒有像其他袍澤一樣,永遠沉眠於此!

個個帶著慶幸與緬懷,望著充滿希望的晨光,迎接的,是新的歷程。

看著如退潮般離開的府兵,孫堅眼色深邃,心中有些感慨,想不到,在餘姚城攻防戰中,最後獲利最大的,確是一直被看低的林牧!

攻破牆,俘虜鎮守大將蔣欽,攻佔縣令府邸,收服餘姚城,收服鎮守大將周泰,收服數十萬府兵……等等功勞,非常耀目!

看來,他真如曹操所說,有些不同,底蘊深厚,有些神秘,可成為同道之人!

未來可能發生的巨變,澎湃浩蕩,卷席天下,需要這樣的同道之人來抵禦,看來要交好他了!

孫堅回憶到與曹操夜談天下局勢的那一夜……

心頭掠過道道念頭……

安排好各項事務后,孫堅、林牧、周泰、于禁四人,緩緩在一處安靜的小院子穩坐下來。

林牧沒有客氣,馬上從背包中,拿出自己領地的特產酒,上清永酒,此酒一出現,眾人的鼻子都不由自主抽了抽,看來大家對酒的敏感度還是挺高的。

「些許粗淡酒水,大家來喝一壇。」林牧沒有吝嗇,拿出來的都是五十斤裝的大罈子。

足足四壇,擺在四人面前。

大家都是豪爽之人,沒有儒士的禮節,端起酒罈就海喝!

醇香的酒水,順著喉嚨,緩緩灌進肚子,一股難以言表的痛快呈現出來,讓四人都高聲大吼一聲。

BOSS兇猛:陸先生,請剋制 「好酒,真的是好酒!」孫堅感覺自己之前酣戰留下的疲憊也慢慢消逝,精氣神緩慢恢復著,這酒水不凡。

「林司馬,此酒名字叫什麼?」孫堅又狠狠灌了一口酒後,高聲問道。

「上清永酒,是我們小的特產!」林牧也豪邁,一口氣灌了數次,溢出的些許香酒濺射到健壯的胸膛上,更顯出一種澎湃豪氣之感。

喝了一會酒後,林牧發現,效果竟然比之前轉移三十萬府兵的承諾更好,更拉近與孫堅的距離。

感覺差不多后,眾人開始交談。

「文台兄,實不相瞞,之前你拿出的那本神階兵書,真是震驚到我,我一個鄉下小子,看到如此神物,心中難免急切點,之前提的,就當做是我的玩笑之語吧!」林牧苦笑說道。

之前,以府兵為交換代價,確實是魯莽一點,絲毫沒有考慮周泰的感受,也沒有考慮到孫堅的立場。

「哈哈,無妨,林司馬乃是真君子,虎將!無需如此。」孫堅開懷笑道。

一旁的周泰,聽到林牧的話語,也輕輕一笑,旋即沉默起來,繼續灌酒,這酒的效果也震驚到他了。

若是能每個將士都攜帶一些,交戰前都喝一點,那比打雞血更猛力!

釋懷的眾人,繼續喝酒,孫堅就上清永酒的問題,深入與林牧商談,原來他是看上了這種特產酒,想要大量購入。

能讓超級諸侯孫堅都能看上的特產,怪不得之前沈家費盡心力去陷害陶家以來獲得它了。

之後,孫堅和林牧的交談,漸漸變成了商賈之談,絲毫不像是諸侯之談。

不拘小節的孫堅,與思想更開放的林牧,熱切商談著。林牧也慢慢了解孫堅的渠道,準備與他成立商業關係,把一些比較敏感的物資出售出去,例如鹽、紙張、一些不需要的礦產等等。

迎著晨輝,孫堅與林牧達成了很多口頭約定,兩人都心滿意足。

搞定一些末枝細節后,林牧的目的又返回到那冊神階兵書。

「林司馬,此神物,是我的祖傳之物,若不是垂涎周泰之帥才,我肯定不會輕易示人的。」孫堅對於神物也是非常看重的,沒有鬆口。

林牧腦海中,不斷回憶自己所擁有的東西,估摸一番后,覺得,手中還真是沒有特別的道具能引起孫堅的興趣。

林牧頗為沮喪,原來自己的底蘊,還很薄!

一旁一直沉默的周泰,對於林牧的熱切,也深刻感受到,臉上掙扎了許久,終於,輕輕一抹的一枚戒指,一枚古樸蒼莽的令牌驟然出現,它的出現,其他三人都感應到,目光都聚集於此。

「林司馬,這是我之前無意得到的一枚上古軍團令,若是可以,就拿它交換兵書吧!」

林牧心中一震,想不到,最後的希望竟然落在周泰這個剛剛投降的大將身上。

【恆世軍團令】???

這是林牧第一眼看到的信息。 恆世軍團令!林牧看到這個名字后,馬上想到了于禁之前說過的信息,它竟然是能與自己從姜承龍花費大代價換的榮耀軍團令一個等級。

孫堅看到這個古樸軍團令的時候,也非常震驚,饒是他,到目前為止,也沒有建立一個真正的軍團!

他看到這個軍團令的時候,心頭升騰起一股火熱,臉上浮現些許意動。

而旁邊的于禁和林牧,看到周泰的大氣,也都頗為震撼。

還沒正式歸附,就能為林牧貢獻出如此寶物,周泰果然是一個英奇偉略之人。

看到三人的神色,周泰淡然一笑,看著林牧,輕點下巴,表示無妨。

林牧意會地也點點頭。

既然周泰親手把他的家底拿出來,林牧就不能直接拒絕,不然會傷到周泰的自尊心的。

老實說,林牧沒有想到,一個軍團令竟然能讓孫堅起興趣,若是這樣,他可能會讓于禁拿出之前給他的那個榮耀軍團令!

反正到目前為止,它還無法直接使用,說不定其他玩家率先建立軍團呢!

與其寶物放在口袋發霉,不如直接換取自己急需的物資。

「文台兄,之前,我不是提到想要告訴你一個消息嗎,加上這個上古珍稀軍團令,換取兵法殘書如何?」林牧加碼道。

同時也稍微提一下那兵法是殘缺的,從語言上引導已經意動的孫堅。

孫堅摩挲著下巴,繼續沉默著,虎目閃過一抹耐人回味的光芒。

看到孫堅的意動,林牧繼續道:「其實這個消息,是關於許詔手中的隱秘秘境,青龍秘境!」

孫堅所圖,無非就是許詔手中的青龍令、王國之章等超級寶物,而這些超級寶物,就在青龍秘境中。

根據孫堅曹操的戰略,他們是直接通過攻佔山陰城,通過城內的傳送陣,才進軍青龍秘境的。

而傳送陣等設施,也是可以被破壞的,所有曹操孫堅等人對於許詔青龍秘境,也只是搏一搏而已。

而林牧這邊,通過雲麒的隱秘信息,獲知青龍秘境可以直接在鏡湖中進入。

這樣一來,對於他們就可省下巨大的功夫。

「許詔麾下的秘境?!!」孫堅神色驚異,沉聲道。

「林司馬,你的信息是從雲麒中得來的吧!」稍微沉吟一會後,孫堅馬上想清楚其中的關鍵。

「文台兄果然聰慧過人,從一點蛛絲馬跡就能扒開雲霧,看清事情的本質。」林牧輕聲誇讚道。

對於林牧的誇讚,孫堅咧咧嘴,笑了笑,抱著酒罈,又狠狠灌了一口酒。

上古軍團令,秘境隱秘信息,這兩樣東西在孫堅腦海中環繞著。

「可以!我換!不過,林司馬,你欠我一次人情,如何?」孫堅也是果敢之人,在稍微想了一會後,沉聲道。

一次人情?!

林牧眉頭一挑,心中一嘆,這些超級諸侯,真是眼光獨到,林牧的底蘊雖然暫時比不上曹操孫堅,但他絕對有信心會慢慢追上去的。

到時候,這個人情,又需要花費何種代價去償還呢?

說不定到時候,償還這個人情的花費,直接比這殘缺的神物高呢!

然而,林牧還是果斷應承了孫堅的這個人情!

孫堅從周泰手中得到上古軍團令,而林牧也得到了神階兵書!

林牧把從雲麒得到的進入秘境的途徑告之孫堅。

原來,雲麒是在青龍秘境一處隱秘的地方,私自鑄造了一座傳送陣。

而這個傳送陣,是一個單向傳送通道,並不是如城池中的那種多點空間傳送陣。

這個傳送陣,還是雲麒先輩遺留下來的,想不到竟然用在了此處,看來雲麒與許詔的故事並不簡單。

它只能從鏡湖的一處湖域直接傳送到青龍秘境內,之後,就無法通過這個傳送陣出來。

從林牧得到這個捷徑后,孫堅哈哈一笑,道:「林司馬,果然是福源深厚,不單止能讓許詔麾下一員大將叛變,還能收穫如此辛密!」

「看來,林司馬早在那湖域中準備了船隻人馬吧!」孫堅又道。

「文台兄,我這都是小打小鬧,得先機而已,若是文台早得如此信息,想必都直接攻破餘姚城,直搗黃龍了!」林牧謙虛道。

對於林牧的話,孫堅不可置否。

「幼平,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你麾下的青龍蛟兵和兇殘的神秘兵種呢?」孫堅突兀輕輕轉頭,凝聲對一旁在沉默的周泰問道。

孫堅和周泰的持久戰,已經讓孫堅認清周泰麾下的士兵狀況,而在最後一次攻城的時候,卻沒有看到之前在餘姚河中發揮巨大力量的青龍蛟兵,這令孫堅疑惑中帶著些許慶幸。

並且,孫堅還通過隱秘渠道得知,周泰麾下還有一支更為兇殘的神秘兵種!

他們都沒有在戰場上出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