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我硬抗他們五人的攻擊,恐怕也得落得受傷的地步,不過我倒是不會去硬抗。”

夏破天眉頭緊皺,臉上露出一絲慎重之色,古羲的戰力無疑是極強的,能夠硬抗五人的攻擊不死,這就足以證明了他的實力。

“爲何我總感覺古羲此人的實力還沒有達到極限!”

凌萱同樣鎖眉,目光看向古羲,心中有種奇怪的感覺。

“攻擊力還真不錯!”

古羲衍力一轉,傷勢全部恢復,氣勢依舊鼎盛,力壓荒海八子五人。

“我看你能夠猖狂到什麼時候!”

荒海八子臉色陰沉的嚇人,五人聯手都沒有給對方帶來致命傷害,這種攻擊即使是作爲荒海八子老大的鐘鳴也不敢硬接,只能夠躲避,而對方卻承受了下來,而且只是受了一點小傷。

“禮尚往來,該我攻擊了!”

古羲黑眸冷厲,瞬字訣踏出宛如閃電劈下,直接來到一人身邊,八荒戟力劈,帶起的風聲呼呼作響,像是死亡的樂章。

“該死!”

此人驚叫一聲,臉色大變,想要避開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夠舉刃迎接。

鏘!

一聲脆響,衍器相撞,火星四射,古羲臉色不變,而那人卻被八荒戟劈飛,虎口崩裂,氣血沸騰,口中亦是咳出大量鮮血,顯然一擊之下已經受創。

“孽畜!”

又有一人起身而來,身材魁梧,拎着鐵錘,對着古羲砸了下來,一瞬間,這鐵錘光芒爆閃,好像一個星辰墜落下來一般。

“破!”

古羲抽身而回,想用八荒戟抵擋已經有些來不及,只能夠運轉衍力於拳頭之上,緊接着大跨一步,鐵拳宛如驕陽由下至上的轟了過去。

嘭!

一聲巨響,那魁梧青年倒飛而出,手中鐵錘都有些拿不穩,雖然沒有受傷,但身體卻被震的發麻。

噗!

又一聲輕響,硬抗飛退的古羲猛地吐出一口鮮血,後方再次出現一人對着他的後心轟出一拳,肉身都有些龜裂。

“找死!”

古羲眼中寒光一閃,止住身形,瞬字訣再次踏出來到此人身邊,八荒戟連續下劈,鏗鏘聲震震盪蕩,猶如打鐵一般。

噗!

那人難以頂住古羲狂暴的攻擊,雙臂因爲抵擋而炸裂,鮮血飛濺之間露出了森森白骨。

“死!”

古羲怒吼一聲,八荒戟劈開此人的衍力,緊接着戟尖直指此人的頭顱,準備一擊斃命!

“囂張!”

正在此時,又有兩個青年飛身前來,一冷峻青年手中長槍將八荒戟架住,同時另外一人手執利刃對着古羲頭顱劈了過來。

古羲臉色不變,只是眸光愈加冷冽,八荒戟被架住也不過多纏繞,直接一個橫掃落在手執利劍的青年身上,逼迫的青年不得不放棄攻擊他的頭顱轉而抵擋八荒戟。

鏗鏘!

清脆的聲音再次傳來,青年直接被古羲一戟劈開,甚至手中的那把長劍都被劈斷。

古羲掠眼四周,發現手拿鐵錘的另外兩人再次欺身而來,爲了不被圍攻,只能夠踏着瞬字訣毅然後退,眨眼間就來到百米開外冷冷的看着五人,同時衍力在體內飛速流轉,傷勢轉眼間就已經痊癒。

嘶!

看見古羲後退,沒有人覺得古羲是害怕了,這是個兇狠的人,竟然以一己之力強行將荒海八子五人給擊傷,如果僅僅只有一人的話,恐怕早就斬殺了。

而反觀荒海八子五人,竟然在人多情況下被人打傷兩個,雖然不是致命傷,但也太過於丟臉了。

“好樣的,古羲,幹掉他們!”

鬼小蘇興奮不已,激動的跳了起來,就連身邊的夏破天臉色都有些變化了。

“配合的不錯,可惜,實力太低了一些,在東部,你們一個人的修爲只能夠去打打醬油,想要爭奪人榜無疑是吃人說夢。”

古羲冷笑一聲打擊道。

當然,事實並非如他所說,東部人的實力雖然強於西部,但也沒有達到超越太多太多的地步,這麼說也只是爲了打擊一下他們而已。

“怎麼可能!東部絕對不會如他所說的這麼強,一定是我聽錯了!”

“東部人傑地靈,實力強大也是應該的,我們真是井底之蛙啊。”

其餘人聽見古羲的話,臉色大變,一個個驚疑不已。


而荒海八子的臉色更是如活生生的吃了一隻蒼蠅一般,臉色醬紫,逐漸變黑,陰翳的目光都能夠將古羲殺的千瘡百孔了。

“東部有這麼強,我們兄弟幾人倒是想要領教領教!”

荒海八子的第二子說道,臉如寒霜,陰沉的能夠掛下一層厚厚的冰霜來。

“哼!”

古羲冷笑一聲,瞬字訣再次出動,這一次連尊衍器戰甲都拿出來,全身金光璀璨,宛如金甲戰神,眸光銳利的像是鋼刀一般,掃過衆人,讓人毛孔炸起。

古羲大跨一步,下一刻就已經來到荒海八子身邊,金甲耀眼,八荒戟更是凌厲異常,嗚嗚聲響將所有人覆蓋其中,挑,劈,砸,刺……各種各樣的攻擊被古羲一一打出。

有着戰甲的防禦,古羲只留一分力防禦,其餘九分力全都化爲攻擊,狂暴的力量震動四野,山峯搖搖欲醉,落下大量碎石。

只是第一招,便有一人被古羲給砸的口吐鮮血,然而古羲自身也被鐵錘轟中身體,即使擁有尊衍器的防禦,也是被砸的氣血沸騰。

青光一閃,古羲用衍力將自身翻騰的氣血壓制住,八荒戟再次下壓,左拳化爲掌刀劈向眼前攻擊之人。

嘭!

一聲悶響,那人被古羲一掌劈飛,口吐鮮血,手中的彎鉤也被古羲的八荒戟震碎。

“給我死!”

古羲怒吼,眸中射出一道精光,八荒戟一震,逼退四人,腳踏瞬字訣欺身來到被劈飛之人的身邊,戟尖光芒爆閃,猛刺了過去。

“不!”

那人驚叫一聲,毫無抵抗之力,直接被古羲挑死,本源瞬間崩潰。

“五弟!”

其餘四人怒吼一聲,臉上露出驚顫之色,轉眼間一人再次身死。

“反正命多!今天全部都給我死一次!”

古羲冷喝一聲,八荒戟再次出擊,目標直指失去長劍的青年,那發出的隆隆震響以及劈開空間發出的刺耳聲音,無不像是一首催命神曲,在那人還沒有反映過過來之際直接披在他的肩膀上面。

噗哧!

“啊!”

鮮血濺射,那青年慘叫一聲,右臂齊肩而斷,如果不是反映快,恐怕整個身體都被斬成兩半了。


“我宰了你!”

荒海八子手拿鐵錘的那人目呲欲裂,鐵錘飛出,像是要雜碎虛空般的向着古羲疾馳而來。

“土雞瓦狗而已!”

古羲不屑,雙手握住八荒戟,丹田衍力沸騰,對着鐵錘劈了過去。

鏘!

嘭!

兩道聲音傳來,鐵錘在繼續前飛了一段距離後轟然炸成鐵塊,而古羲身體也被震的後退開來。

“給我死!”

古羲後退,然而手中動作卻未停止,八荒戟在他手中宛如利箭一般,直接被他投擲出去了,目標赫然是被他劈碎肩膀的那人。

“不!”

那人再次一聲淒厲的慘叫,緊接着聲音戛然而止,整個人在八荒戟的威力之下炸成一團血霧。 呼呼……

冷風呼呼的吹過,空中血霧緩緩飄散,其恐怖的震懾力讓圍觀之人目瞪口呆,眨眼之間,荒海八子的五人便有兩人被斬。

“好凶!”圍觀的一箇中年男子口吞唾沫,臉色有些慘白的說道。

“古羲這人太恐怖了,五人合擊之下,竟然也能斬殺兩人,而且只是受了一點小傷!”

旁邊一人眼神驚懼,擡頭看向如神魔一般的古羲,嘴角忍不住的抽搐着。

在峯頂上面的幾個人看見,臉上無一不充滿了震驚之色,即使連古蟬也是睜大了美目的看着古羲,恐怕只有鬼小蘇能夠保持一點正常,但也激動的手足無措。

古羲臉色冷寒,伸手一招,將八荒戟召了回來,倒提着八荒戟,那殷紅的鮮血順着戟刃滴滴而流。

而在他對面的三人,卻眼神驚恐的看着古羲,有些不敢上前,五人都被擊殺了兩人,現在只剩下三人,如何能夠擊殺古羲!

“怎麼?不敢動手?”古羲輕蔑一笑,剛纔一雷霆之擊擊殺兩人明顯鎮住了荒海八子等人。

三人臉色一僵,相互看了看,最終無果。

“你很厲害!”

突然一道聲音引起了古羲的注意,回頭望去,卻看到鐘鳴那高傲的臉。

“復活了?不錯嘛。”

古羲嘴角露出一抹弧度,眼中閃過一絲殺機。

鐘鳴緩步御空而來,聽見古羲的話,臉上閃過一絲陰霾,如果不是鬼小蘇的無敵防禦,他如何會戰死!

“你們三個下去……是男人,就來一戰!”鐘鳴避過這個問題,直接用關刀直指古羲。

“好,我來,我來,我們一起殺了他,反正他命多。”

鬼小蘇一聽,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一蹦一跳的來到古羲身邊。

鐘鳴一聽,臉色一黑,即使他再傻,也知道鬼小蘇的防禦不是他能夠打破的,如果有鬼小蘇的參與,乾脆伸脖子讓她殺算了。


“這萌妹子真是牛,竟然讓鐘鳴無可奈何了,你看你看,鐘鳴的臉色都變了,估計是被打怕了!”

“是啊,換了我,我也害怕啊,這防禦在當前根本就是無敵的存在。”

聽見下方傳來的議論聲,鐘鳴的臉色更黑了,同時又憤怒,臉上開始充血,額頭青筋也是凸起,好像要爆掉一般。

“聽說你要想蟬兒當你妻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