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準備不充分.修道者進階的時候.有很大幾率被雷罰轟得灰飛煙滅.

就算是擁有極為充分的準備.也有不小的可能.會渡劫失敗.丹田盡碎.變成廢人.

段靈見到過諸多修道者.境界由高到低都有.渡劫失敗后痛不欲生的模樣.有些看不到模樣的.是當場就被炸成飛灰了.

所以現在她清楚明白.天罰神雷此刻到來.對於秦逸而言.是多麼危險.

剎那之間.段靈感覺自己的心臟都揪了起來.

「秦逸會死的……」段靈心中猛然升起一股極為不妙的感覺.這股感覺就像是冰冷的潮水一樣.要將她拖入深淵一般.

相比段靈此時全身血液凝滯.腦中一片空白.秦逸的臉上.依舊帶著淡然的笑容.抬頭望向劈落的閃電.眼眸深處.猛地射出一道精芒.

「陰魂王座.」

轟.

白骨累累.鮮血淋漓的王座.從天而降.如同天塹、高牆.擋在秦逸面前.

噼里啪啦.

天雷閃電狠狠劈在上面.一下子炸開.濺射.震撼王座.但是王座卻巋然不動.

「嗯.」這一幕看得段靈愣了一下.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秦逸嘴角笑容越發自信.緩緩吐出四個字.「不堪一擊.」

話音落下.秦逸伸手.想著天空猛地一抓.



驟然之間.一片天空.都在他掌心扭曲.劇烈濃縮起來.


空間就像是一個麵糰.在秦逸掌心被肆意揉捏.巨大力量.摧枯拉朽.將閃電連連折斷.碾碎.打入虛空深處.再也不見.

隨著天劫消失的剎那.秦逸的境界.也再度往上跨了一步.達到了恆星級.

從行星級到恆星級.他花費的時間.比其他修道者.短了數十倍.

這還是對天資比較好的修道者的超越.對於普通修道者而言.就算是身為十大仙門的弟子.想要從行星級提升到恆星級.也要歷經磨難.耗費數年.甚至十數年.數十年.再加上一點運氣.才可以渡劫成功.完成突破.


像是秦逸這種.不僅不畏懼天劫.反而直接出手.將天劫打得稀巴爛的.幾乎就是聽都沒聽說過. 對於秦逸這種簡單粗暴的渡劫方式.魂是早就習以為常.

不過對於段靈而言.她這還是第一次看到.

這個場面.甚至可以說.動搖了她人生前十多年的認知.

在她看來.每個修道者面對天劫的時候.都是應該心懷畏懼.戰戰兢兢.做出各種準備.甚至要請出宗門的長老來護法.

像秦逸這種.隨手一把捏碎天劫.然後像是沒事一樣.輕輕鬆鬆就跨過境界的壁壘.直接提升上去的修道者.她從沒聽人說過.

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了.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漸漸恢復了正常.不過看向秦逸的眼神.變得更加複雜了起來.看上去就像是在盯著一個怪物.

「秦逸.恭喜你了.」魂看著秦逸哈哈大笑起來.「能夠悟道.再加上那四個傢伙的金丹.一舉突破到恆星級.這個時間比我預期的.要縮短了至少一年.」

一年時間.對於修道者而言.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但是對現在的秦逸而言.必須要爭分奪秒.

「這算是意外的收穫了.提升到恆星級.和悟道比起來.只不過是一件小事.

我現在悟道成功.悟出來的還是宇宙輪迴之道.從今往後.我每時每刻都在汲取天地之間.各個位面的能量.

不過我暫時不打算這麼做.」

說完.秦逸心念一動.身體和宇宙之間的虛無空間內.像是拉下了一道閘門.頓時之間.秦逸就再也汲取不到各個宇宙傳來的能量了.

「你這是做什麼.」魂大吃一驚.

要不是對秦逸格外熟悉.知道對方無論做什麼.都是有目的的.絕非肆意妄為.不然的話.它現在恐怕都已經跳起來了.

但即便如此.它還是很不理解.秦逸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可是別人求都求不來的各大宇宙能量.而且還是源源不斷傳遞而來.秦逸現在卻將能量截斷.將它們拒之門外.魂怎麼想都不能理解.

「我當然不會不要它們.」秦逸先打消了魂的疑慮.以免它氣得暴走.

「那你是打算怎麼樣.」魂趕緊問道.

要是可以的話.它現在真想伸出爪子在秦逸額頭上摸一摸.看看對方是不是發燒把腦袋燒糊塗了.

「我打算把它們積蓄一段時間.」秦逸認真解釋道:「就像是水庫蓄水一樣.現在雖然看起來.我可以汲取各大界面的能量.但是因為我悟道時間還短.每個時間段輸送進入我體內的能量.對於我現在的筋脈丹田而言.只不過是杯水車薪.

就算是綿綿不絕吸收十天半個月.效果也不是很明顯.並且我現在也不是特別需要這些能量.

我的打算就是將這些能量先積蓄起來.等到我需要它們的時候.比如突破的時候.或者煉化金丹的時候.正好需要大股的能量.就將它們釋放出來.

那樣一次性使用.效果會好上許多.」

聽秦逸這麼一解釋.魂就明白過來.

「與其一點一點吸收.沒有太明顯的效果.不如將它們積蓄起來.等需要的時候發揮巨大的作用.」魂點了點頭.理解了秦逸的目的.

說話之間.秦逸已經轉過身子.向前飛行了一段距離.

見到秦逸飛行的方向和預期不一樣.魂又扭了扭身子.它發現今天秦逸的舉動.處處出人意料.

「你這又是要去哪裡.」魂疑惑不解.

「聽之前黃天虎他們的口氣.這一次好幾大宗門聯手.派出了精英弟子.前來這懸天城中尋寶.

也就是說.他們幾個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人.剩下的大部隊.還在其他地方.

之前我還沒有提升境界的時候.看到他們.自然只有繞道走的份.

但是現在.我打算主動去看看他們到底想做什麼.

幾大宗門聯手想獨吞這懸天城.並且還想著將其他進來尋寶的修道者.都秘密殺死.嘿.他們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一些.」秦逸冷笑著道.

很顯然.之前黃天虎等人尋找他時.那種種壓迫.此刻已經引起了秦逸的強烈反彈.

「主動去找他們.」魂大吃已經.沒想到秦逸竟然打得這個主意.

不僅是魂.段靈也嚇了一跳:「秦逸.你的意思是.你現在要以恆星級的境界.去斬殺那些宗門界王級的強者.」

「那到不至於.」秦逸搖了搖頭.風馳電掣般向前飛行.「我現在雖然可以越級挑戰.但是正面迎戰界王級的話.勝算還是太小.

如果他們幾大宗門的聯盟.堅如鐵板.固若金湯的話.我自然拿他們沒有辦法.

但要是馬子昌起到了作用.讓他們的聯盟土崩瓦解的話.那麼我的機會就來了.」

話音落下.秦逸心念一動.風暴之眼猛地一掙.眼球一下子死死瞪向馬子昌逃走的方向.

虛空在秦逸面前不斷拉近.片刻之間.全身浴血的馬子昌.就出現風暴之眼的視線內.

和剛剛逃走的時候相比.馬子昌此刻臉色更加蒼白.彷彿全身的血都流乾淨了一樣.

原本就略顯單薄的身體.此刻更是不斷顫抖.在半空踉踉蹌蹌.彷彿隨時都會栽倒下去一樣.

不過秦逸對這一切都盡在掌握.目光森然.通過風暴之眼.望向馬子昌.

不久之後.秦逸看到.遠處一片城池.突然間像是發生了地震一樣.猛地一顫.轟然倒塌.剎那之間.就變成一片廢墟.處處都是斷壁殘垣.

一個個小黑點.長相怪異.發出刺耳尖叫.從廢墟中衝天而起.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

這些小黑點.其實至少都有六七歲的兒童大小.只不過長相怪異.此刻一個個滿臉驚恐.像是在害怕什麼一樣.

秦逸一眼就看出來.這些都是靈氣凝聚的精靈.

猛然之間.廢墟中揚起一隻大手.如同烈日初升一樣.猛然之間.向下一拍.

轟隆.

天地虛空.都猛地一顫.

所有精靈.頓時就像是一群蒼蠅一樣.從半空拍落下去.噼里啪啦.瞬間消失不見.

看到這一幕.秦逸目光一凝.

「好強大的力量.比黃天虎他們.明顯不在一個層次上.這種實力.是突破了界王級.達到天尊級的修道者.」

秦逸心中疑惑.突然發現.馬子昌眼睛一亮.突然咬牙.朝著那一片廢墟中.急急俯衝了下去. 嗡..

一聲轟鳴.廢墟裡面.驚鴻照耀而出.如同驕陽一般.剎那之間.斷壁殘垣.全都融化.爆發出嘩啦啦的巨響.

通過風暴之眼看到這一幕.秦逸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視線再度向前拉近.秦逸看到.在滾滾水流中間.數千人正黑壓壓圍在一起.一個個臉上都帶著喜色.很顯然這一次懸天城之行.到現在位置都得到了好處.

目光一掃.在場諸人的實力.秦逸全都了如指掌.

「帶頭的人.應該是那十五名界王級強者.哼.果然不出所料.算上黃天虎他們的話.界王級的強者.達到了足足二十人.真是大手筆.

這二十人.和之前黃天虎他們的配置一樣.由混元天都、絕劍宗、星海門、鴻蒙谷和文悅山莊組成.

另外那幾千人里.還有三百多星域級的小巨頭.

剩下的那些修道者.都是各個中小型宗門拼湊而來.

看來這一次.他們是鐵了心.要將這懸天城收入囊中了.

不過現在嘛..」

秦逸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目光重新投到馬子昌身上.秦逸看到.馬子昌此刻臉上的神色.充滿了怨毒和不甘.喉頭不斷鼓動.還沒有靠近那千人.已經大聲喊了出來.

白木虎等人正在將這一次的收穫分配下去.每個人臉上都喜氣洋洋的時候.馬子昌的聲音.突然遠遠傳了過來.

「小心.小心啊.」

抬頭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僅僅一眼.在場所有人.齊齊變了臉色.

界王級的馬子昌.在這次的聯盟里.實力至少能排進前十五.但是現在.正以極為恐怖的姿態.滿臉是血.朝著眾人飛了過來.

馬子昌胸口撕裂.一截旗幡.穿透胸背.鮮血滾滾拋灑.身上滿是猙獰的.

這番景象.看得所有人都心驚膽戰.

「那是..」白木虎目光一凝.一眼就看到插在馬子昌身上的那桿旗幡.赫然正是黃天虎的寶物.

「怎麼回事.」剎那之間.他的心中閃現出種種可能.心底深處.隱隱冒出不好的念頭.但是臉上依舊保持了平靜.

「是馬子昌回來了.」

「馬子昌怎麼受傷了.」

「其他人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