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嗔怪地瞪了一眼,「楊總給的工資不低?」

「嘿嘿,不是不低,而是相當高。」

「啊?」

「這車看到了沒?寶馬530,免費的,每個月還有油補。」

「還有呢?」

「還有安家費,簽合同就給了,當場到賬,十萬塊。」

「這麼多?」

王劍的老爹老娘都驚了,老兩口農村人,剛進城沒幾年,不知道那寶馬多少錢,但知道十萬塊錢是個大數目。

王劍的妻子是首都本地人,但家庭條件也一般,出了戶口也沒啥值錢的,聽到這個數字也很驚訝。

王劍點頭,「楊總比你說得還大方,真就不把錢當錢,大有一種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算問題的氣概,當然,最主要的是你老公我值這個價,換個人,還真不一定能拿到這麼多。」

「崗位呢?直接總經理了?」

「那倒沒有,副總,不過楊總說了只要我的工作沒問題,肯定會轉正,畢竟他還是學生,還得上學,不可能天天呆在公司里。」

「好好表現,那個小楊總可不是好糊弄的,而且人家捨得花錢,說不定明天就能找到一個比你更強的下屬來當這個總經理,畢竟你的學歷、履歷都算不上非常出色。」

這話如同一盆涼水當頭澆下,瞬間冷靜下來,認真點頭,「我知道了,今天我不喝酒,你和爸媽少喝一點,嗯,楊總特意叮囑過,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別說一杯,一口都不行,這是寫進合同條款的。」

「這個條款好。」

「說起來,類似的條款還有很多,比如說定時體檢,室外戴口罩等等,很瑣碎但很體貼,也不知道咋想的,確實很人性化。」

「我說得沒錯吧,小楊總是個與眾不同的老闆,跳槽這步棋絕對走對了。」

「話是這麼說,就是吧,楊總旗下的產業有點多,樓下就是羚羊科技,我還摸不清楚這兩家公司到底要做什麼業務,各自的定位又是什麼樣的,哎,被楊總的糖衣炮彈轟暈了,稀里糊塗地就簽了合同。」

「知足吧,不過你這麼一說,我也想去試試,話說,小楊總會同意嗎?」

「這個有點懸,現在的公司都明確拒絕辦公室戀情……」

「你幫我問問吧,小楊總是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說不定在這方面也不走尋常路呢。」

「我剛入職,這不好吧……」

「你問問嘛,小楊總又不會因為這麼一句話就生你氣?」

王劍小聲嘟囔道:「你倒是了解小楊總……」

不過,王劍還真心動了。

如果夫妻倆真能在同一家公司上班,這就很愜意了,工作生活將會更加便利更加和諧。

而且他這個老婆的能力也不差,是人大商學院出來的高材生,工商管理專業,只是他這個老婆沒啥野心,畢業后就想着結婚生娃過日子,已經有四年多沒有上班,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

第二天上班,王劍趁著吃午飯的工夫把妻子的事情簡單講了講。

楊磊有點詫異。

這王劍膽子不小啊,明知道幾乎所有互聯網企業都拒絕辦公室戀情,還敢光明正大地和他提這個要求。

這不是頂風作案嗎?

不過他沒有直接拒絕,而是反問:「老王,你知道為什麼現在的好多公司明令禁止辦公室戀情嗎?」

王劍點頭,「負面影響比較大,會影響其他人的工作情緒,也會影響彼此的工作狀態,如果產生感情糾紛還會給公司帶來很不利的影響甚至損失,更有甚至可能會相互勾結侵吞公司財產中飽私囊,以及相互抱團搞辦公室鬥爭。」

「那你還敢跟我說這事兒?」

「主要是感覺楊總你是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說不定對這種事情會有其他看法,而且我老婆能力真不差,是人大商業院出來的,很聰明,做事兒也很細緻。」

「缺點呢?」

「缺點就是工作經驗少,畢業沒多久就跟我領證了,然後生孩子帶孩子,一直沒工作。」

楊磊笑了,「這不是工作經驗少,是根本就沒有工作經驗。」

王劍苦笑:「是,楊總,我,我唐突了。」

楊磊卻擺擺手,話鋒一轉,「可以讓她過來試試,我面個試。」

「啊?」這下子輪到王劍吃驚了,「楊總,您,您真不介意辦公室戀情?」

「要說完全不介意,那是不可能的,但事在人為,不能因為某種現象就徹底拒絕這樣的組合,你剛才說的全是辦公室戀情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卻忽略了正面影響。」

「正,正面影響?」

「對啊,比如說夫妻倆在一家公司上班,可以彼此照應到,讓雙方都能更加安心的工作,因為都了解彼此的工作狀態,很少會因為工作原因產生家庭矛盾,另外還能使夫妻雙方都產生歸宿感,再比如說,夫妻雙方在一起工作可以更加默契,提升工作效率,類似的好處我還能說上一大堆,但說白了,還是那四個字,事在人為。」

王劍認真想了想,「楊總果然是做大事兒的人,這格局,很大。」

「別拍馬屁,」楊磊擺擺手,「真要惹出麻煩來,我開人的時候更大格局,會直接把你們夫妻倆一起踢出去,所以,提前給你打個預防針,夫妻倆做事兒的時候注意這點。」

「我,我們爭取不讓人知道我們是夫妻。」

「我不是那個意思,遮遮掩掩地反而更容易落人口實,我的意思是做事兒的時候不要犯原則上的錯誤,不要碰紅線。」

王劍大喜:「謝謝楊總。」

「先別急着謝我,等面試通過再說,對了,你老婆叫啥?」 被張昊突然弄這一出,賽琳娜的心情好了點。

從來到新風城,見到奧莉薇雅后,傻白甜大妞就感到了深深的壓迫感和威脅感,可妹妹從心靈通道中傳來的意思讓她保持了安靜,沒有表現出太多異常,最多就是嘴經常嘟得老高。

女王大人對此視若無睹,她根本就不在乎傻白甜在想什麼,達科塔才是她需要重視的對象。

一路無話,飛機很快降落在了西斯頓傳送點營地。

從張昊上次大發神威,開啟割草模式滅了寄生獸群的一撥大攻勢后,幾個聚居地在傳送點兩邊都修建了跑道,提供給這位喜歡開著超音速戰機到處溜達的大爺。

張昊也不下飛機,四人就在飛機上睡覺的睡覺,看書的看書。

等到奧莉薇雅一覺醒來,才發現外面黑沉沉的一片。

看著身邊借著一盞小燈看書的張昊,她笑了笑,輕聲慵懶地問道:「什麼時候了?」

張昊放下書:「才十一點,你可以一直睡到明天早上的。」

奧莉薇雅搖頭:「哪兒能睡那麼久,嗯,你沒吃飯?」

張昊攤手:「不是等著你么。」

奧莉薇雅輕笑搖頭:「暫時不想吃,下去走走?」張昊起身躬身示意女王大人先走。

兩人走下飛機,看著不遠處還有大量燈光的傳送點營地,奧莉薇雅呼出一口氣:「這……都快建造出新城市了吧?」

張昊搖頭:「最多算個戰爭堡壘,普通人想在這裡正常生活還是不夠的。」邊說他邊給她遞過去一根精靈之吻。

奧莉薇雅笑著接過,熟練地接受了他的點火服務,深吸了一口,吐出長長的煙氣:「有這樣的日子不好么?為什麼會有黃昏教會那樣的存在?」

從本性上來說,女王大人一直就是個極其善良和平的人,雖然她親手幹掉過不少人,但那都是些暴徒和嚴重違反聚居地規則的人,她對殺人沒有任何偏好。

她和張昊一樣,殺人永遠只是達到目的的一種手段,而且通常是最後手段。

張昊呼出一口氣:「能有什麼?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才有最強烈的滿足感唄。殺變異獸沒動力,殺人倒是樂在其中,這種人少么?」

奧莉薇雅默然片刻,突然話鋒一轉:「你對賽琳娜是怎麼想的?」

張昊沉吟片刻:「如果,她願意陪著達科塔,那我會帶上她。」

奧莉薇雅皺起眉頭,她總覺得這話有些不對勁,怎麼感覺張昊是要帶著這姐妹倆離開似的。

她的感覺沒錯。

張昊最先的打算是只帶達科塔一人,但後來梅麗莎和大衛重逢,賽琳娜要是被單獨留下,未免也太凄涼了。

如果她下定決心,願意一直陪著妹妹,那張昊也不介意帶她去其它空間繼續探索的旅程。

奧莉薇雅深深吸了一口氣:「那你的目標是什麼?」她才不相信張昊就是想當個什麼「很有誠意的商人」,他的做派完全和商人不搭邊。

張昊再次沉吟片刻:「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奧莉薇雅:「……我能說句話不?」

張昊呵呵輕笑:「不不不,那話你留著心裡默念就好。」

MMP這個梗,女王大人也是熟悉了,張昊可不想被她指著罵。

奧莉薇雅沒好氣地踢了他一腳,就如同得不到家長許諾的小女孩般。

張昊嘿嘿笑著,攬住了她的肩膀:「要是你願意,到時候大家一起去看看星辰大海,如何?」

奧莉薇雅本想譏諷下,他的「大家」到底是多少人,可被張昊突然而來的親密弄得有點方,囁嚅片刻,最後小聲嗯了聲,就默不作聲了。

和剛才一樣,她總感覺張昊的這句問話里包含的意思並不單純,直覺告訴她還是不要傲嬌,否則她會後悔。

於是,奧莉薇雅最終用一聲鼻音,接受了這個或許是她一生中,收到的最重要邀請。

張昊鬆了口氣,至少女王大人沒把他螺旋升天或者老鼠鑽地,那以後總有帶著她遨遊星空宇宙的一天。

至於「大家」是誰?呃,張昊自己都不確定,但總歸不可能只有一兩人。

心情愉快之下,兩人就在外面坐在一張椅子上,偷偷摸摸地吃了一頓遲來的晚餐,最後兩人重新回飛機上洗漱,並肩躺在座椅上。

對面的達科塔和賽琳娜早已睡熟,張昊和奧莉薇雅兩人也放平了座椅,各自躺下,張昊還體貼地給女王大人蓋上了一條毛毯。

「晚安!」他說到。

「晚安!」奧莉薇雅回應了句,就閉上雙眼,很快進入了夢鄉。

張昊心中卻傳來達科塔的表情包「幹得漂亮」大拇指送來,他無聲無息地把手變得老長,捏了捏那邊金髮蘿莉的小臉,再揉了揉她柔順的長發,心中發出一個「辛苦你了」的表情。

金髮蘿莉滿意地對他笑了下,翻了個身,舒服地靠著肌肉蘿莉發達的胸大肌睡了過去。

第二天,張昊和賽琳娜最早醒來。

作為體質超強並長期修鍊武學的兩人,早晨是沒法偷懶的,而遠程輸出的法師選手達科塔和奧莉薇雅兩人則能理直氣壯地睡著不起。

賽琳娜沒有急著練武,而是賊兮兮地把張昊拉到遠處,才開口問道:「你是不是想泡她?」

張昊翻了個白眼:「說了多少次了,少看點不正經的愛情片,你怎麼用詞的?」

賽琳娜撇撇嘴,果斷改個正經辭彙:「你想娶她?」

張昊光明正大點頭:「誰不想?不想的似不似灑!」

這話一出,飛機上,側頭對著飛機外的奧莉薇雅嘴角翹了起來。

賽琳娜急了:「那我……妹妹呢?」

張昊聳聳肩:「當然是在一起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