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南初的猶豫所有人都看在眼裡,小五臉色一變,千年鐵樹陸司寒,難得為一個女人認真,並且準備訂婚了,如果姜南初拒絕了,那會是什麼後果?

小五打了一個冷顫,不敢想。

「姜……姜南初小姐,你願意嗎?」

小五顫抖的問道。

陸司寒的眉頭也皺了起來,顯得右臉的傷疤更加猙獰。

帝少強寵:霸愛撩人嬌妻 「司寒,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姜南初直視著陸司寒說道。

陸司寒點了點頭,耐著性子聽姜南初接下來的話。

「原本這場訂婚宴是不應該存在的,是我太想證明我沒有簡梓佑,也可以照樣舉行訂婚宴,所以拉上了你,結果無人敢出席。」

「我們這麼做就是在打簡氏的臉,我知道你在陸家已經很不好過了,你真的考慮好和我一起面對了嗎?」

姜南初擔心的說,自己不想拖累陸司寒。

小五聽到姜南初這麼說鬆了一口氣,區區一個簡氏只怕三哥根本不放在眼裡。

「叫老公。」陸司寒冷冷的說,卻沒人發現他嘴角微微上揚起來。 聽着窗外趙建波那些越來越難聽的話,周瑩瑩心裏越發的煩躁了。

可這件事兒根本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的,要是自己可以控制的話,真的很想直接把趙建波丟進黃泉路,讓他永遠都沒辦法回到自己跟前再來煩自己!

這種想法開始在周瑩瑩的心裏慢慢的炸開,這一開始不要緊,周瑩瑩決定,與其自己這樣被動的承受,還不如主動出擊,早點兒解決了趙建波這個傢伙,自己也可以早點兒得到安靜!

一想到這些,周瑩瑩四下看了看,想找到一些可以利用的東西。

然而,這裏是醫院,也不是自己的家,想要什麼就能有什麼,這周圍貌似就只有自己手裏的那把巴掌大小的桃木劍了。

周瑩瑩低頭看了看手裏的那把桃木劍,心裏十萬分的不捨得。

這可是家裏祖傳的寶貝,要是自己真的就這麼直接從窗口丟出去了,打中了趙建波也就罷了,能給他來個灰飛煙滅,可要是打不中呢?

千萬別再沒收拾掉趙建波,反倒是損失了這把寶貝的桃木劍!

想來,既然手上沒有什麼寶貝可以處置他了,乾脆自己直接離開這個房間好了!大不了自己去人多的地方轉轉,陽氣重,趙建波不敢靠近。

還有,到時候要是他真的敢靠近自己,手裏的這把桃木劍也就算是派山用場了!

想到這些,周瑩瑩小心的從病牀上下來,穿上自己的鞋子,稍稍有些艱難的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趙建波對於周瑩瑩的行爲根本就不意外,甚至多少還有些得意!

他原本就想讓周瑩瑩趕緊離開這個房間,因爲他在這個房間裏,還有更多的事兒要做呢!

與此同時,張昊天已經回到了家,剛一進門,就看到丫頭耷拉着腦袋站在那裏,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這招張昊天根本就已經沒所謂了,反正之前自己也都見識過不是一次兩次了,每次丫頭做錯了什麼事兒,都會用這種辦法來求着自己不要生氣。

“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丫頭看張昊天不搭理自己,開始跟在張昊天的身後,喃喃的說着。

“不用說了,我累了,有什麼事兒回頭等我休息好了再說。”張昊天沒什麼心情聽丫頭磨磨唧唧的,自己現在還沒那麼多的心情去研究她的去留。

丫頭知道自己折騰的太嚴重了,也知道這都不知道是第多少次了,就算自己是個無理取鬧的小孩子,這些事兒也夠讓人嫌棄的了。

爲了不讓張昊天更討厭自己,丫頭默默的轉身離開,想着回頭再找機會解釋也就是了,要是現在還繼續墨跡下去,自己肯定會更加討人嫌了。

張昊天知道丫頭回到了骨灰罈裏,也沒多說什麼,就那麼靜靜地躺着,腦袋裏面亂成一片。

本來張昊天真的很想休息休息的,但是偏偏還就不湊巧,劉叔好幾天沒看到張昊天了,多少有些擔心,這才收拾完墳地外面的空地,就合計着給張昊天打個電話,看看他這幾天都幹什麼呢,爲什麼不來上班。

張昊天在接到老六電話的時候,心裏也還正在煩躁,想着自己在家也是煩躁,還不如去墳地轉悠轉悠,雖說自己這份工作相當的輕鬆,但是好歹也要出現一下啊!

再說了,自己這都好幾天沒管墳地那邊的事兒了,也不知道那邊有沒有什麼變化,有沒有什麼事兒發生。

想好了這些,張昊天直接摔門離開。

等到張昊天的腳步漸行漸遠之後,丫頭再次從骨灰罈裏走出來,默默的站在原地,像是在思考着什麼事兒似的。

周偉光在離開了醫院之後,並沒有直接回自己住的地方,而是又去了一次那邊的商場,想看看那邊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尤其是樓上的那部分,有沒有什麼變化。

然而,在周偉光到了地方的時候發現,整個商場裏的鬼確實全都消失不見了,但是這樓上還隱約有着一些怪異的陰氣。

這就說明那上面的傢伙還都存在,只是不知道會不會再出來害人了。

本來周偉光都不打算繼續管這裏面的事兒了,想來,那些鬼要是真的聰明的話,就會趕緊離開這裏,千萬不要再讓自己抓住了,只要是他們再出來害人,自己肯定就有辦法跟着他們一起進去,到那個時候,就不會是簡單的趕走他們了,弄不好就要直接灰飛煙滅了!

又觀察了一小會兒,周偉光覺得那上面的陰氣有漸漸變弱的意思,心裏多少還有些欣慰,還好,這些鬼還知道悔改,知道趕緊離開這裏呢!

正所謂上天有好生之德,自己也不能趕緊殺絕了,要是他們真的知道悔改了,也不見得就是一件壞事兒,興許他們再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之後,還會改過自新,重新做鬼也說不定呢!

周偉光總是朝着好的方向想,甚至覺得,這些鬼早就應該學會變好了,不過現在也不晚!

可就在周偉光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發現又有女鬼出來拽人了!

只是這次這些女鬼並不像之前那樣,找到一個什麼人,說是可以有試吃的機會,這次他們直接找那些單身帥哥下手,不小心撞到,或者各種方法搭訕,之後,說是帶着一起出去聊聊,就朝着樓上的方向走。

方法雖然改變了一些,但是實際上貌似還是換湯不換藥。

周偉光忽然覺得自己真的是想的太簡單了,也想的太好了,還有,這些鬼顯然是沒有要改過自新的意思,這是要繼續重操舊業啊!

眼看着那些鬼又拽了一個帥哥衝着那邊的牆壁走了過去,周偉光一個健步衝上前,想要把那個帥哥拽回來,這要是真的被拽進去了,活着出來的希望基本上可就算是沒有了啊!

然而,當週偉光下手的時候,那帥哥倒是不高興了,瞪大了雙眼指着周偉光的鼻子,“你這個人怎麼回事兒啊!我們根本就不認識你,你總跟着的我們做什麼?”

說着這話的時候,那帥哥還用眼神警告周偉光,最好不要再跟上來了,不然,自己也不客氣了!

體力上週偉光顯然不是那帥哥對手,周偉光沒辦法,這種時候解釋也沒什麼用了,那帥哥顯然已經被那隻女鬼給迷惑了。

爲了能讓那個帥哥趕緊醒悟,周偉光直接用手重重的拍了那帥哥額頭一下。

帥哥立刻火冒三丈,想要好好教訓教訓周偉光,可當他轉過頭,看向身邊這位美女的時候,發現對方竟然是青面獠牙,嘴角還掛着兩行鮮血,這可把帥哥嚇壞了,媽呀一聲衝出去老遠,估計這輩子都不會再來這裏吃飯了。

女鬼看着自己的計劃被周偉光這個傢伙給破壞了,氣的咬牙切齒的,“你這個傢伙,別說我沒警告你,這種事兒你以後少管,不然,連你自己都保不住!”

“呵呵,只要你們還繼續害人,我就肯定會繼續管下去,別指望我會放過你們了!”周偉光說的也是相當的堅決,貌似這種事兒沒什麼商量的餘地吧!

“好!你給我等着!”女鬼說完這話,化作一縷黑風,轉瞬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周偉光站在原地,想着這隻女鬼還真是會吹牛,還讓自己等着,說的好像她是自己的對手一樣!真是的!

回想起之前被那些帶着長指甲的女鬼圍毆的經歷,周偉光心有餘悸。

當時的自己真的是太丟人了,長這麼大還沒那麼丟人過!所以這件事兒堅決不能就這麼完事兒了,自己必須要給自己找回一個說法,找回這個面子!

想到這裏,周偉光覺得自己真的有必要回去和周瑩瑩他們好好商量一下了,雖然周瑩瑩他們兩個現在的身體狀況不是很好,但是好歹也要弄出個計劃來,這樣,自己也好能想辦法早點兒解決了這幫傢伙!

當然了,早點解決了這些傢伙,也省的他們繼續害人了,這也算是做了一件相當好的事兒。

張昊天剛走到墳地附近,就覺得有一種奇怪的感覺,總像是墳地哪兒不太對勁兒,但是具體是什麼,自己一時之間又沒找出來。

剛走進墳地裏面的小房子,老六就驚訝的看着張昊天,“哎呦喂,你小子捨得來了啊!我還以爲你不打算要這份工作了!”

“六叔真會開玩笑,不要這份工作我吃什麼啊!”張昊天心說,六叔又開玩笑,自己這一天天的,別人不知道,他還能不知道在幹什麼啊!

“我要是有你這一身的手藝啊,我早出去闖蕩了!”老六繼續往下說,也仍舊還是笑呵呵的,一副開玩笑的樣子。

張昊天並沒有在意老六的話,這六叔平時就喜歡開玩笑,早就習慣了。

剛一坐下,張昊天隨意的朝着窗外看了一眼,這一看不要緊,張昊天竟然看到了一本書,從窗外飄了過去!

這怎麼可能啊!那是一本書,也不是一隻鳥,怎麼可能飛過去?

張昊天覺得肯定是自己看錯了,揉了揉眼睛,再看過去的時候,發現真的是自己看錯了,外面什麼都沒有!

不過,一想到之前在周瑩瑩家裏的那本書莫名其妙的消失在了墳地裏,張昊天瞬間就又開始懷疑自己剛纔是不是看到了,只是那本書在自己揉眼睛的時候消失不見了。

張昊天又朝着外面探看了兩眼,想看看到底是不是那本書又出現了,要是真的是的話,那自己一定要抓住那本書,畢竟那本書實在是太邪門了,要是真的從這裏溜達出去了,回頭還不知道多少人因爲這本書自殺呢!

然而,張昊天還是想的太好了,那本書本來就不是一本簡單的書籍,哪兒就能那麼輕易的就出現在張昊天的眼前啊!

甚至可以說,那本書想要遠遠地避開張昊天都來不及呢,更別提出現在他的眼前了,這不是子給自己找不痛快嗎?

想明白這些,張昊天默默的嘆了一口氣,再次看向了正在聽收音機的老六。

“六叔,這幾天發生什麼怪事兒沒有?”張昊天裝作隨意的問着,想知道這幾天自己沒來墳地看着,那些傢伙,尤其是那本書有沒有折騰出什麼麻煩事兒來。

“好像也沒什麼事兒,最多就是殯儀館那邊來了兩個人,說是要找你,但是看你沒在,就走了,我可沒說你曠工啊,我說你是夜班,要晚上纔來的,那兩個人我看啊,找你也不是什麼大事兒,就讓我給你捎帶個話,說是你有時間的時候過去一趟就行了。”

老六簡單的說着,眼睛根本連看都不看張昊天一眼,繼續認真的聽着廣播裏的內容。

張昊天沒什麼心情管那邊悠閒地老六,一門心思的只想知道那本書到底是什麼情況,是不是還想鬧騰出什麼事兒來,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自己還真的要提前做好準備呢,千萬不能讓那本書再弄出什麼事兒來!

周瑩瑩這會兒還在護士站裏休息,那些護士開始還覺得周瑩瑩腦袋有問題,估計沒誰做完手術之後還在護士站裏休息吧!那邊也不是沒有牀位,直接回去躺着休息多好啊!

實際上那些護士也都勸說過好幾次了,但是周瑩瑩就總說自己不想自己一個人,甚至還裝出膽小的樣子,最後那些護士也沒什麼辦法,乾脆,直接讓她躺在護士站裏的牀上休息。

本以爲離開了那個房間,身邊還有不少護士進進出出忙前忙後的,趙建波那個傢伙就不會來搗亂了,可週瑩瑩還是太天真了。

趙建波那傢伙哪兒就可能輕易的放過周瑩瑩啊!並且在他看來,周瑩瑩越是躲閃,越是不想面對自己,就越說明她心虛,肯定是被自己說對了!

在趙建波的概念當中,周瑩瑩這種人儘可夫的傢伙,就應該被放置在大庭廣衆之下,讓大家都瞭解一下,省的被這種人給欺騙了。

於是,在跟着周瑩瑩到了護士站之後,趙建波就開始研究着要如何讓周瑩瑩的“真面目”公諸於世,省的讓她再盯着那張假臉裝好人!

然而,這地方全都是進進出出的小護士,貌似也沒什麼太適合的人能來幫自己一把了,這可怎麼辦呢? 就在趙建波研究着要如何整治周瑩瑩的時候,婦產科住院部裏走進來一個男人,一個身體不怎麼好,陽氣還很弱的男人!

這個男人並不是來看家屬的,只是收了別人的錢,來這裏給一名產婦送東西的,只是因爲他從來沒來過這裏,所以找不到房間號碼,只能去找那邊的護士求助。

看着那個男的拎着大包小包的,護士也不敢耽擱,趕緊告訴了他那個房間號碼所謂的位置,甚至還有人上前幫忙拿了一些東西,跟着他一起送過去。

趙建波一直盯着那個男的,看着他的背影,心裏開始合計着,這男的或許還真的合適呢!

要是那種健康的人,陽氣很重的人,自己倒還真的不知道要怎麼上了他們的身,但是這種病懨懨的,簡直就是專門給自己準備的!

一想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兒,趙建波就覺得,好戲又要開場了!

眼看着那個男的從病房裏走出來,對小護士說着感謝的話,趙建波抓住機會,直接跟那個男的撞了個正着!

那男人本來還說話呢,但是突然停了下來,瞪大了雙眼,身體也開始不停的搖晃。

旁邊的小護士忽然有些慌亂了,想知道這個男的是不是生病了,還有,這是什麼毛病,不會是癲癇一類的毛病吧!

還沒等小護士喊人來呢,身邊的男人已經停止了搖晃,變得和剛纔差不多,只是這眼神,貌似發生了一些變化,看小護士的時候,看的那個小護士心裏咯噔了一聲。

“你……,還好吧。”小護士試探性的問着,想知道這個男的是不是正常,這裏是醫院,要是想看醫生,這裏簡直方便到不能再方便了。

已經附身到那個男人身上的趙建波衝着小故事嘿嘿一笑,“我沒事兒,我好的很!”

當然是好的很啊,這都死掉這麼長時間了,還真是第一次附身到活人身上,重新回到人間,這種感覺簡直美的快要上天了!

要不是趙建波還打算收拾收拾周瑩瑩,這會兒肯定要好好享受一下這種感覺,簡直是太美妙了!

小護士覺得這人有毛病,想來,這傢伙不會是精神上有什麼問題吧!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自己還是趕緊離着遠點兒比較好,省的招惹什麼不必要的麻煩!

腦補着精神患者能做出來的一些事兒,小護士趕緊離開了趙建波的範圍,朝着那邊自己同事的方向衝了過去,想着自己在人羣裏,肯定就會安全許多。

趙建波根本就不在意這小護士的一舉一動,或者說,不管她做出什麼事兒來,只要是不涉及到自己,都懶得管,又和自己沒什麼關係,自己可是有目標的呢!

想到自己的目標,趙建波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了一個十分怪異的笑容,隨後邁步就朝着護士站的方向走了過去。

當趙建波站在護士站前面的時候,剛纔的那名小護士被嚇壞了,還以爲是來找她麻煩的,但是看着趙建波根本連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小護士這顆心這纔算是慢慢的落了下來。

“你有什麼事兒嗎?”正在前面忙碌的另外一名護士看着趙建波沒走,反倒是站在這裏了,像是有什麼事兒的樣子,順嘴問了一句。

“我要找周瑩瑩!”趙建波用着多少有些沙啞的聲音說着,這個聲音是屬於這個身體本身的,要不是擔心驚動了這裏的護士,趙建波真的很想用自己的聲音。

“周瑩瑩?我們這裏沒有叫周瑩瑩的啊!”護士擰着眉頭想着,這一層的護士裏面,別說是叫周瑩瑩的,就連姓周的都沒有一個,肯定是這個傢伙搞錯了。

“有的,有的。”趙建波繼續壞笑着說着,想着自己要是真的硬闖進去,估計那些小護士會上來攔着自己,要是真的弄傷了她們的小胳膊小腿兒的,自己就不太好意思了。

再說了,這件事兒本來就跟她們沒有關係,自己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周瑩瑩!

小護士的話音剛落,旁邊正在給其他患者做登記的護士就擡頭了,“你找周瑩瑩啊,她的病房在那邊,但是她現在就在裏面。”小護士說完,還用手上的那根中性筆指了指身後護士站的方向。

這讓大家瞬間明白了,也忽然想起來了,是啊,正在護士站裏休息的那個人,不就叫周瑩瑩嗎?

趙建波說了感謝的話,再次邁開步子準備朝着護士站裏面走,可還沒等到門口呢,就又被護士攔住了,“這裏是我們休息的地方,你要是看患者,麻煩你回病房等着去。”

這可是護士休息的地方,就看着傢伙這一身打扮,不是自己看不起誰,萬一這些人的手機錢包丟失了,總也是不太好的,所以爲了避免這些事情發生,還是儘量不要讓人再進去護士站裏比較好。

“那她爲什麼可以進去?”趙建波不高興了。

自己雖然是鬼,但是現在也變成了和正常人沒什麼區別的樣子,爲什麼周瑩瑩可以進去後面的休息室,自己就不能進去?這種時候還要分人嗎?

“那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不能進去,再說了,裏面都是姑娘,你一個男的進去,真的合適嗎?”護士不好意思直接說自己擔心丟東西,隨便說了個男女有別,想着這或許就能打發了這個人了。

但是趙建波哪兒就是那麼好打發的啊!並且這會兒趙建波的耐心也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看着能小護士說什麼都要攔着自己,乾脆伸手抓住了小護士的衣服領子,“你剛纔說什麼?”

小護士被嚇壞了,趕緊喊人來。

幾乎是一瞬間,這周圍快速的聚集了其他護士,甚至還有一些患者的家屬,把趙建波和那個小護士圍了個水泄不通。

“呵呵,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好欺負?”趙建波壞笑着說。

“不是,不是,我沒那個意思,我是說,裏面真的有女的,你一個男的進去不太方便!那本來就是我們休息的地方,在裏面換個衣服什麼的,你進去真的合適嗎?”

“那我有沒有告訴你我來找誰?”

“我知道,我知道,你別生氣啊,我知道你是來找周瑩瑩的,但是我不是也跟你解釋過了嗎,你要看患者,就直接去病房裏等着,我們會告訴周瑩瑩的,讓她也回病房,你們不就見到面了?”

……

小護士一頓解釋,生怕趙建波的拳頭落在自己的身上,尤其是自己這張還稱得上是精緻的臉上。

所以只要能讓趙建波放開自己,不管什麼好聽的話,都一樣說的出來!

此時一直躺在房間裏的周瑩瑩也被吵醒了,仔細的聽了聽外面的聲音,知道外面那個傢伙是來找自己的,但是那個聲音自己根本就不熟悉啊!

那人到底是誰?爲什麼要來找自己?找自己有什麼目的?還有,到底是什麼樣的想法,能讓那個人對那些小護士大打出手?至於嗎?

但是想來,不管是什麼原因,終歸是跟自己有關係的,周瑩瑩還是勉強下了牀,朝着外面走了過去。

剛一開門,離着周瑩瑩最近的小護士就發現了周瑩瑩的存在,趕緊衝着趙建波喊了一嗓子,“周瑩瑩來了,你趕緊先把人放開!”那畢竟是自己的同事,趕緊讓放開比較好,省的真的出了什麼事兒,自己也要跟着糾結。

趙建波一聽,隨便把手上控制着的那個小護士朝着旁邊一丟,壞笑着走到周瑩瑩跟前。

“你是誰?找我有什麼事兒?”周瑩瑩好奇的問着趙建波。

此時趙建波看着周瑩瑩,眼睛裏全都是滿滿的得意,“你說我找你什麼事兒?”

周瑩瑩被問的更糊塗了,“是你來找我,還來問我?”

這傢伙不會是腦袋有問題吧,明明是他來找的自己,目的還要讓自己猜測,真的合適嗎?

趙建波看着周瑩瑩一腦袋霧水的樣子,直接上去就給周瑩瑩來了一巴掌!

啪的一聲,周圍的那些人全都愣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啊?好好的,這上來就打人啊!

還有,這倆人是什麼關係啊,大庭廣衆下,一個男的居然動手打一個女人,這樣真的合適嗎?

原本週圍圍觀的那些人,這會兒全都被震驚了,有幾個人甚至已經張大了嘴巴,想知道接下來還會發生多麼讓人震驚的事情。

冷王孽情 “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趙建波指着周瑩瑩的鼻子,怪聲怪調的說着。

周瑩瑩更愣了,“我不認識你!”這傢伙腦袋有問題吧,自己不認識他,就更別說是認識不認識了!

墨爾本,算到愛 “呵呵,不認識我?我讓你不認識我,我讓你不認識我!”趙建波直接咬着牙,一邊說,一邊打。

周瑩瑩左右躲閃,但是這會兒周瑩瑩的身體狀況並不是很好,根本就躲閃不開趙建波的攻擊。

又是兩巴掌,直接就把周瑩瑩打的火大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