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辰捏著下巴,輕聲嘀咕道。

「不過也不好說,畢竟這白毛裝逼男實力非凡,不能把他當作一般人來看待。那我要不要再去補八刀呢?」

姜辰扣了扣腦袋,神色不禁有些猶豫。

雲從舟對他暗藏的殺意,姜辰自然是能夠看出來,畢竟他又不是傻子,而且雲從舟又沒有怎麼隱藏。

「算了,好歹他剛剛也幫我擋住了那個老鬼,不管他是出於什麼目的,幫了我總歸是事實。」

思慮良久,姜辰終於還是決定放過雲從舟一馬。

「如果你命大能活下來的話,下一次你若再對我出手,那我就不會再留情面了。」

姜辰的拳頭一握,眼裡閃過一絲冷意。

「折騰大半宿,我都困了……。還是先回去補個回籠覺吧。」

立於雲層之上沉吟半晌后,姜辰打了個哈欠,打算返回姜家。

姜辰的實力提升以後,終於可以控制著風來飛行,而且飛行的速度極快,這讓他非常滿意。

從萬米高空來到地面,姜辰也並沒有花費多少時間。

「這速度快接近音速了吧!」

姜辰站在地面上,臉上充滿興奮之色。

「不過白毛裝逼男的速度明顯還要更快一些,看起來就像是瞬間移動一樣,也不知道是怎麼做到的。要不要把他抓住盤問一下?」

姜辰的目光閃爍,心思流轉不定。

不過很快他便放棄了這個打算,因為雲從舟能不能活下來還不一定呢。

不再去想那些瑣事,姜辰現在只想睡覺。

其實姜辰現在倒也不困,而且他幾乎也用不著睡覺了,不過這個習慣倒是一時之間改不過來。

「我剛才住的地方成了廢墟,那我住哪兒呢?要不要去找一下德叔?也不知道他睡沒睡。」

漫步在姜家大院里,姜辰不禁有些犯難,雖然說這算是他的家,可惜的是他對這兒卻並不怎麼熟悉。

「誒?怎麼回事?」

當姜辰再次來到鏡湖附近的時候,便看到這裡圍著一大群人。

「找!快給我去找!務必要確保少爺的安全!」

姜德潤的聲音從人群中傳出,讓姜辰明白這些人都是來找他的。

「看來老爸他們被嚇醒了啊。」

姜辰的臉上露出一絲頗為不好意思的笑容。

「咳咳!別找了,我在這兒呢!」

輕咳兩聲,姜辰往人群走去。

聽到姜辰的聲音以後,眾人頓時一愣,連忙轉頭朝姜辰看過來。

「誒,少爺,是少爺!」

「少爺回來了,少爺沒事兒!」

「少爺……」

嘈雜的聲音四起,眾人語氣中蘊含的驚喜,讓姜辰感到一絲暖意。

「回來了,回來了!」姜辰朗聲叫道。

「天辰!」聽到姜辰的聲音以後,姜鶴連忙撥開人群,朝姜辰走來,「你沒事吧?」

姜鶴的臉上充滿擔憂之色,顯然姜辰的突然消失,以及鏡湖的變故,都讓他害怕不已。

「沒事,沒事!我能有什麼事。你看,我這不好好的嘛。」

姜辰拍了拍胸脯,臉上露出一抹輕笑。

「小少爺,你沒事就好,剛剛你不見了,可把家主給嚇著了。」

姜德潤站在姜鶴的身後,看到姜辰沒事以後,他顯然也是鬆了一口氣。

「好了好了,我沒事,我就是去晃蕩了一圈。」

姜辰沒有說出方才發生的事,隨便找了個借口搪塞了過去。

「既然我沒什麼事,德叔你就讓他們都散了吧,大晚上的,還是讓他們好好休息一下吧。」

姜辰指了指周圍的人,對姜德潤說道。

姜德潤聽到姜辰的話后,哪裡還不明白姜辰是可能想對姜鶴說些什麼,但是覺得人多眼雜,不好開口。

於是他連忙讓眾人離開,給姜辰兩人留出獨處的空間。

等到人都離開以後,姜鶴這才看向姜辰。

「來,說說吧,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還有……」姜鶴指向鏡湖中央那斷掉的石橋,「這是怎麼回事?」

「這個啊,是我乾的。」

姜辰大方的承認了,這倒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我能猜到是你乾的,我只是想問,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剛剛是又來什麼人了嗎?」

姜鶴在意的明顯不是這損壞的石橋,他在意的是石橋為什麼會損壞。說白了還是擔憂姜辰的安全。

「如果又有人來對付你的話,那麼你待在這兒還是太危險了,我還是把你送到國外吧,偷偷離開,在外面避避風頭。」

姜鶴皺著眉頭沉聲說道,這是他能想到的最適合的辦法了。

「沒那必要,剛剛來的人都被我給打跑了,你可別小看我。我現在不說是無敵吧,也算得上是當世一流,一般人可拿不下我。」

姜辰擺出一副臭屁的神色,雖然他說的是實話,但是看起來倒是挺像在吹牛逼。

很顯然,姜鶴就沒有相信他的話,直接把姜辰的話當做是在吹牛逼了。

「這麼說,還真有人來對你出手了。這一次又是誰派來的人,你可知道?」

姜鶴皺著眉頭,神色有些陰沉。如果能確定來人的身份,他定會以雷霆手段回擊。

三番五次來進來刺殺姜辰,這讓姜鶴動了真怒。以往的姜家,何曾受過這般屈辱。

聽到姜鶴的話以後,姜辰的神色一僵,反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除去後來的雲從舟,以及從湖底跑出來的陰無極之外。

先前來的人,正是他的那兩個所謂的兄長。這讓姜辰有些犯難,不知道該不該明說。

「對了,姜天策好像沒有死吧?他人哪兒去了?」

姜辰突然想起了姜天策,方才陰無極的意識從姜天策的腦袋裡跑出來以後,姜辰便鑽到湖底了,並沒有注意到姜天策的下落。

而離開湖底以後,更是沒有發現姜天策的蹤跡,彷彿是直接消失了一般,這讓姜辰感到有些疑惑。 「難不成他已經跑了?」

姜辰暗暗猜測,同時開始在四周尋找起來。

看到姜辰的瞳孔變成銀白雙瞳的模樣,並且不停的朝四周打量,彷彿在尋找著什麼,姜鶴不經覺得有些疑惑。

「你在找什麼呢?」

姜鶴順著姜辰的目光往四周打量了一陣,但是卻沒發現什麼異常。於是他直接詢問道。

姜辰仔細查探了一下四周,並沒有發現姜天策的行蹤,這讓他不經皺起了眉頭。

既然找不到,姜辰也就放棄了繼續尋找的念頭,想了想以後,他打算跟姜鶴詳細的解釋一下方才發生的事情。

「方才我在湖心亭裡面的時候,有一個人來襲擊我,而這石橋就是在我對付他的時候弄斷的。」

聽到姜辰的話后,姜鶴明顯一愣。

姜辰沒有理會姜鶴的神情,自顧自的繼續說道。

「來人正是我那二哥,姜天豪!」

「天豪?」姜鶴聞言一驚,「怎麼會是他,他怎麼會來,會對你出手……」

姜鶴被這個消息驚的回不過神來,他有些接受不了。

姜辰看著自己父親臉上那震驚,憤怒,悲傷之色不停不停的流轉。心裡也不由得微微一嘆。

他知道姜鶴此時的心情到底有多麼複雜,於是他沒有繼續說下去,讓姜鶴好好的緩一緩。

氣氛一下子變得安靜下來,四周的蟬叫蛙鳴之聲顯得越發刺耳。

哪怕是方才發生那麼劇烈的戰鬥,也並沒有影響到它們。

「天豪……他人呢?」

良久,姜鶴終於稍微整理好了情緒,輕聲詢問道。

儘管姜鶴已經是很努力的使語氣平穩了,但是卻並沒有多大的作用,姜辰能夠敏銳的察覺到其語氣中的顫抖。

「他……」

姜辰突然有點難以啟齒,雖然姜天豪確實不是好東西,但是他畢竟是姜鶴的親骨肉。

「行了!別說了!」

看著姜辰支支吾吾的樣子,姜鶴哪裡還猜不到發生了什麼事。

「他是想要你的命,你才對他出手的,我不怪你……」

姜鶴努力使語氣平穩,不過他那不停抽搐的眼角,還是暴露他心中的情緒洶湧。

「額,老爸你別誤會。嚴格意義上來說,他並不是我殺死的。」

姜辰扣了扣腦袋,覺得還是有必要說清楚,他可不想背上弒兄的名頭,讓姜鶴心懷芥蒂。

聽到姜辰的這句話后,姜鶴明顯一愣。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額,是這樣的。一開始姜天豪對我出手,不過被我輕鬆擺平了,不過緊接著姜天策也來了。」

「天策也來了?」聽到這裡姜鶴的神色又是一緊,「天策在哪裡?他不會也……」

姜鶴的臉色猛的大變,看向姜辰的眼神不免充滿了質問,其中更是暗藏著些許心寒以及憤懣。

姜鶴的神色以及眼裡暗藏的情緒,都被姜辰看了個真切,姜辰沒來由的感到有些悲傷,情緒瞬間低落下來。

「姜天策他沒有死,只是不知道去了哪裡,我方才就是在找他。」

姜辰的語氣驟然變得平淡起來,不過姜鶴卻並沒有察覺到這一點。

聽到姜天策沒事的消息以後,姜鶴明顯神色一振。

「那他……」

「我不知道他去了哪裡,你要是想找你就派人找吧,他說不定還沒離開姜家。」

姜鶴欲要繼續詢問,但是卻被姜辰直接打斷。

「姜天策來了以後,跟我打鬥一陣以後,也落入下風,不過他的腦袋裡卻鑽出另一個意識,這個意識跟湖底鎮壓的那個魂體如出一轍,應該就是同一個人。」

「這個意識出現以後,便直接喚醒了湖底的魂體,而姜天豪便是被這個魂體吸干。後來魂體脫困以後,便被我直接打跑,而姜天策也失去了蹤跡。」

姜辰的語氣平穩,大概的解釋了一下方才發生的事情。不過他只著重講了姜天豪與姜天策兩人,對於自己經歷的危險,他直接一語帶過。

姜鶴明顯被這消息給驚住了,半天回不過神來。

看著愣愣出神的姜鶴,姜辰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感覺,只覺得有些五味陳雜。

「姜天策雖然沒有死,但是估計也受了重傷,跑不了太遠,如果你找的話,說不定還能夠找到。」

想了想后,姜辰如是說道,他想看看姜鶴到底欲做何選擇。

「對,對!天策他肯定還受著傷,我得趕快找到他!」姜鶴聞言以後頓時回過神來,連忙大喊起來,「德潤,德潤! 限量萌寶,了解一下 快叫人,叫人務必找到天策的蹤跡!」

看到姜鶴的反應,姜辰沒有多說什麼,也沒做出什麼反應。

姜鶴叫了幾聲以後,但是卻並沒有得到回應,臉上急切之色不由得更甚。

「天辰,你去好好休息一下啊,我叫人去找你哥。」

姜鶴轉頭對姜辰說了一句以後,便直接轉身一溜兒小跑著離去,顯然他此時的心情異常著急。

看著姜鶴迅速遠去的背影,姜辰的臉上沒有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幾十年的相處,哪裡是我能相比的。」

姜辰突然自嘲的一笑,心裡驟然想明白了許多事情。

「也是,本來老爸對姜天策兩兄弟就沒有恨意,只是有些心寒。現在在得知了姜天策之所以會做出那些事情,應該是受到了控制以後,他哪裡還不激動,欣喜異常。」

姜辰輕聲嘀咕一陣,突然一個縱躍來到湖心亭的亭蓋之上。

此時此刻,姜辰也沒什麼心思睡什麼覺了,加之天色快亮,他打算乾脆在這裡吸收一些日出的紫氣。

凈訣里註明,不論是月華,還是日升的紫氣,都對身體大有裨益,能夠使體內的靈氣快速增長。

盤坐在亭蓋之上,姜辰的思緒放空,沒來由的思戀起了素未謀面的母親。

「如今的我,是否可以前去解救你。而你是否還記得我,是否能夠把我放在心上……」

姜辰突的一笑,他覺得自己有些多慮。

跟姜鶴不一樣,雲惜柔唯一的思戀寄託只有姜辰,而姜辰此刻又何嘗不是如此。

此時此刻,姜辰突然迫切的想要見自己的母親一面,把她給救出來! 比賽還沒有開始,陳陽沖大漢抱拳說:「我叫陳陽,藥王谷弟子,請師兄賜教。」

雖然這裡沒什麼人情可講,站到這個賽場上就是你死我活,但禮多人不怪,陳陽還是想緩和一下氣氛,開創新氣象,今天死人已經夠多,別人怎麼比試他管不了,但自己還是不想跟對手以死相拼。靈泉宗名額很重要,但也不能就為此連命都搭上。

可陳陽這邊客客氣氣,對方卻依然冷酷,甚至臉色眼神都沒有一絲變化,站在那裡就像個石頭山,唯一變化的只有氣勢,不斷的飆漲現在就等著比賽開始對陳陽發起致命一擊。

陳陽不敢大意,連忙也是御龍訣、神龍九轉一起運轉,將自己的氣勢也提升上來,兩人可是有著兩個層次的差距,容不得陳陽有失。

「第三輪比賽開始!」總裁判一聲大吼,整個賽場為之一震,上百的選手立即向對手殺過去,血腥的場面再起。

可以想象這一次比前兩次更是要劇烈得多,眨眼工夫便有人血濺當場,呼喝之身讓斗獸場都沸騰起來,觀眾們也是激動的大聲叫喊,對他們來說不光是給本門派的人加油。

還事關著身家財富,隨著比賽越來越精彩,博彩的規模也是越來越大,很多人都是押上了全部身價,單輪投注總數已經超過50億。

當然,也有人不關心比賽。寒水無疑是其中最不關注的一個,此時她正在包廂里對著平板電腦飛快電擊著,嘴裡不停大叫:「呼喚豬頭,呼喚山雞,我在第3區第8小區,山腳下一個草叢中,四周有十幾個敵人在圍捕我,快來增援,我扛不住了……」

在小丫頭世界里,遊戲比看比賽好玩多了,那裡同樣血腥但場景不斷變換,還有動人的音樂,甚至還有喜歡的小帥哥。

她其實也關注過比賽,遊戲的間隙也會向場地看上一兩眼,目標也只有兩個人陳陽和趙大寶,但看到他們不是輕鬆觀戰,就是贏得很輕鬆,看兩眼便覺得沒意思,還不如平板電腦上的遊戲好玩,所以她到現在都沒怎麼在意比賽的事,一心沉浸在自己的遊戲世界中。

場地內陳陽全神貫注,不知道對方底細所以沒有主動進攻,準備先以防守為主,摸清對手套路后再尋找制勝辦法。

沒想到他這邊不動,對手居然也沒有進攻,兩人就這樣對峙著,一分鐘過去、兩分鐘過去……

足足五分鐘,兩人還是大眼瞪小眼,都沒有主動進攻的意思。

旁邊的裁判倒是不急,他有著豐富的執法經驗,什麼情況都見過,如果正好碰上兩個謹慎的選手,上場都喜歡以靜制動,比賽開始後有對峙的情況出現很正常。

又是五分鐘過去,陳陽兩人還是對峙著,已經是場上唯一一對沒有動手的選手。裁判都有些厭煩了,站在那裡打著哈欠,不過倒也沒有催促他們戰鬥。

其實對於裁判來說需要做的只是最後確定勝負,中間的過程不重要,允許選手用各種手段,才不管陳陽兩人現在在幹什麼,只要他們還都站在圈子裡,就算比賽沒結束,繼續比試唄。

當然,這個過程中兩人還是有寫變化,雙方眼神更加犀利,你瞪我一眼,我瞪你兩眼,誰都不說話,但誰也不服輸用眼神交鋒,自身的氣勢也是一再攀升,意圖壓制對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