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告訴思思自己以前的。的快樂童年,然後思思告訴婷婷,他小的時候沒有什麼共同語言,沒有兄弟姐妹,感覺到很孤單。現在又多了婷婷這一個妹妹。思思別提有多開心啦!婷婷也是這樣覺得的。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中午,思思不讓婷婷走,讓婷婷留下來吃中午飯,婷婷一想到,回去還要看到趙子軒,那一張臭臉,他又不喜歡自己嘮叨,還是乾脆別走了。偶爾當一下思思和李毅兩個人的電燈泡,增進一下他們的感情也不錯。婷婷這樣想着,結果也是這樣做的。

一個人在家的趙子軒,擡頭感覺到肚子很餓,擡頭看了看錶。一看都已經是12點多了,可是婷婷出去,怎麼還沒回來呢。趙子軒想着婷婷會到哪裏去了?可是給婷婷打電話,婷婷也沒有接。趙子軒於是拿着手機,穿着外套,來到李毅家其實趙子軒並不知道,婷婷就在李毅家。

有人按門鈴鐺李毅,打開房門的時候看見,趙子軒在外面,還以爲趙子軒來找婷婷的呢?忙讓趙子軒入內。

至於爲什麼李毅,那麼着急,想讓婷婷走,是自從婷婷今天,來到自己家的時候,自己老婆一上午,都沒有跟自己說了一句話,都是他們兩個人都是在房間裏面,兩個人一直在那裏不停地竊竊私語的,不知道他們兩個說的什麼,有時候還哈哈大笑。雖然思思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李毅替他感到高興,但是這個電燈泡當的也太持久了吧。本來想讓婷婷,回去的,但是又想到婷婷和趙子軒兩個人的關係,所以李毅才忍住了,沒有說。結果中午自己在做飯,婷婷也不走,還準備在這裏吃中午飯。這讓李毅爲自己家庭地位堪憂,不由得有點鬧小情緒。

趙子軒看到客廳沒有人,直接把外套扔搭在沙發上。翹着二郎腿坐在沙發坐在李毅家的沙發上。

“你老婆呢?出去啦,正好我們兩個人,你做好飯我們兩個人吃飯,喝點酒。說說話。”趙子軒對着李易說的

本來李毅告訴趙子軒,她老婆在房間裏面還有…。趙子軒就在這個時候手機響了起來。李毅拿起手機,看到來電顯示是自己老婆。然後拿起接起來,不由得躲,遠一點,聽電話那頭說道。


“老公答應趙子軒的要求,讓趙子軒留下來。我想幫幫婷婷看看趙子軒想說什麼?”電話那頭的思思,悄聲的對着李易說的。因爲思思不敢大點聲音,因爲現在婷婷正在浴室裏面洗臉。其是婷婷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在剛剛思思想出房間。去拿點水果,但是突然間看到趙子軒的一個身影,所以。思思又躲回房間,把房門,關上。但是客廳裏面,如果說話聲音大的話。在房間裏,思思和婷婷還是能聽到的。

“要不要來一杯”。李毅一個手拿着酒瓶,一個手拿着兩個杯子,緩緩的坐在沙發上。

“李毅,其實我很羨慕你,你看你和思思兩個人生活的甜甜蜜蜜的多好。”趙子軒坐在沙發上,顯得有點頹廢。拿起李毅帶來的酒直接,倒在杯子裏面,一飲而盡的說道。

“ 胡說什麼呢,纔剛喝一杯酒就已經,喝醉了是不是?”因爲李毅知道婷婷和思思,在自己房間裏面,待會兒趙子軒說的話,婷婷肯定能聽到。本來是想幫助他們兩個把誤會給澄清,如果趙子軒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惹怒了婷婷?那不是給他們兩個人雪上加霜嗎?

“我沒有胡說,我家的那位,跟嫂子比起來簡直一個天一個地。”趙子軒繼續吐槽的說道。

此時婷婷已經從浴室裏面出來嘞。當想給思思說什麼呢?聽到客廳裏面傳來。趙子軒的聲音,趙子軒。正在吐槽着自己,當婷婷聽見這句話的時候,立馬要衝出些。思思急忙用手拉住了婷婷,婷婷還是張着腳要出去,但是思思用力的把婷婷給拉住了。

“等一下!等下看,聽聽他要怎麼說。”思思小聲的在婷婷耳邊說起。

“還能說什麼,肯定還是說我的壞話啦。”思思怕婷婷說的話,被趙子軒聽到,於是揚起手,捂住婷婷的嘴,不讓婷婷說。

等到婷婷已經冷靜下來,思思才慢慢的把手給放了下來。

“他那生性多疑的性格,真的讓我受不了,你說我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他非說我和別的女人有染,這不是侮辱我人的品格嗎?無論我怎麼跟他解釋,他就是不聽,每天嘮嘮叨叨呢。我聽的耳朵都煩。”趙子軒繼續吐槽道。

“那你現在什麼意思?想離婚。”李毅看着趙子軒問道。

這邊在房間裏面偷聽的婷婷,手已經緊張到,不行。他也很想知道趙子軒自己心中怎麼所想的。

“開什麼玩笑離婚,我們這是軍婚,再說我從來沒有打算過,要給婷婷離婚,只是婷婷一直說要離婚。你說一個女人總是把離婚掛在嘴邊上,這樣真的好嗎?”趙子軒繼續回答道,

“你愛她嗎?”李毅繼續扔着大炮彈的問道。

“你說呢?”趙子軒沒有回答,反問一下李毅。

“ 如果不愛,我幹嘛要跟她結婚。從一開始見到婷婷第一面時,我就喜歡她。不管,婷婷變成什麼樣,我一直都是愛他,她還是跟我腦中。見到得的一樣的。趙子軒,一邊說着一邊端起,酒杯繼續喝的。

“我們的日子過着到現在這個地步,婷婷不相信我,全都是我一個人的錯。我也曾想我怎樣努力的讓婷婷重新信任我,但是不行。婷婷,眼裏容不下半點沙子。這一年來我們兩個人總是磕磕碰碰。我現在腦子都快炸了,我愛婷婷,我不能沒有婷婷,我現在真的好怕。”趙子軒已經微醉地說道。

在房間裏面偷聽的婷婷。眼眶已經溼潤了,他不知道趙子軒,什麼時候開始對自己,有這麼深的感情。因爲趙子軒一直給婷婷的感覺,就是感覺難以親近,看上去像放浪不羈的公子哥兒,雖然趙子軒當兵以來把所有不好的習慣,都改的差不多了,但是還是有種讓人。感覺高高在上的,他也不知道。趙子軒什麼時候對自己有着這麼深的感情。畢竟兩個人只是相親而認識的,隨後沒有什麼交流就已經結婚了。 就算是兩個人結婚以後也沒有什麼共同語言。因爲每次趙子軒都比較忙。所以陪婷婷的時間也比較少,婷婷一直在家裏面也沒有出去過。就是有一天趙子軒晚上回來的時候。半夜有人發了一條短信,趙子軒以爲婷婷睡着了,捏手捏腳的躲去浴室去看。

當時婷婷就感覺趙子軒有鬼,但是苦於沒有證據,看到他和別的女生在一起,或者是怎麼樣,所以。婷婷也只是懷疑,但當時婷婷後來又問趙子軒,趙子軒說了沒有,但是婷婷感覺的還是有鬼。

只是有一次婷婷看快手,居然在一個女的快手那裏面,看到看到趙子軒的照片兒。他就感覺到很懷疑打開那個女的空間,然後進去一點開,一看都是和趙子軒兩個人的合影,當時婷婷非常生氣。隨後又問趙子軒,但是趙子軒還是死活不承認,這讓婷婷非常氣憤。

再後來,兩個人兜兜轉轉的這樣,結婚了兩年,兩個人始終都沒有要孩子,總是磕磕碰碰的,吵吵鬧鬧。在前一段時間,大概是三四個月之前,趙子軒已經搬出家去住,就在軍區大院兒旁邊租了一套公寓,具體是趙子軒和誰在一起住啊?婷婷就已經不清楚了,婷婷也懶的去問。

“那現在呢,你對婷婷還有感情嗎?李毅繼續問着趙子軒。

“我對婷婷的愛從來就沒有變過,從開始到現在,你知道我們軍人最擅長的就是有始有終。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年冬天,一個女孩子天氣那麼冷,穿着非常單薄,站在我們家樓下。當時我正好在樓上往下看。正看見他抱着雙腿在那裏哭泣,當時我不知道那個女孩子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我的大腦第一個想就是。如果這個女孩子是自己女朋友一定要好好的呵護她,保護她,愛護她。”你醉醺醺的說道。

“如果說真的是一見鍾情的話,那可能就是一見鍾情,後來我就進了部隊,但是中間有兩年沒有見過那個女孩子。之後回家的時候,家裏一直催我相親,但我沒想到相親的對象就是。當年我看了那個小女孩兒。那個女孩子身上有很多祕密,莫名的吸引着我,之後相處沒有多長時間,我們就已經結婚了。”趙子軒已經喝醉的說道。

“你說的那個小女孩是婷婷嗎?”李毅繼續問到趙子軒。

此時的婷婷在房間裏面,已經淚流滿面,沒想到趙子軒從那個時候就開始兒,見過自己,認識自己了,但是怎麼沒有聽過趙子軒提起過呢?當年那個夜晚,婷婷永遠忘不掉,那是奶奶去世的那一夜晚。奶奶身體一直很好,不知道怎麼回事兒,突然間。就那樣去世了,婷婷當時因爲難過。亂跑了好幾條街,具體跑到哪裏,現在婷婷也已經想不起來了,沒想到是到了趙子軒的家,那兒樓下,當時的那時候自己肯定是很狼狽,自己當年那個狼狽的樣子,居然讓趙子軒看到了。現在想想可能趙子軒沒有告訴自己的原因,有可能就是怕勾起自己傷心的回憶,趙子軒纔沒有告訴自己的吧。

如果說趙子軒這麼愛自己,那麼開快手裏面和別人的合影,又是怎麼回事呢?

我不能讓婷婷離開我,我堅決不能給婷婷離婚。趙子軒已經喝醉了說道。

這是那趙子軒已經喝醉了,站不穩了。剛一開始還是坐在沙發上,後來趙子軒想去廁所。站起來的時候都是東倒西歪,搖搖晃晃的,李毅有點不放心要扶到趙子軒,趙子軒把手抽掉,安慰着李毅,說自己,沒事的。才知道?趙子軒上完廁所後。自己嘩啦啦放着水龍頭的水,洗完手之後,趙子軒又搖搖晃晃地走了出來。這個時候的,在房間裏的婷婷在也忍不住的,走出來要伸手要扶着。趙子軒,但是此時的趙子軒突然抱住婷婷,表情很痛苦的嘴裏不停的喊着婷婷,別離開我。

“ 我不離開你,乖,你先鬆開我,我們回家。” 重生空間:爺,夫人又虐渣啦!

這個時候的思思對着李毅使個眼色,讓李毅。送趙子軒回家,因爲婷婷一個女孩子弄不動趙子軒,李毅對着思思投一個放心的眼神,李易架着趙子軒,而婷婷就跟在後面,不一會李毅就把趙子軒帶到家裏。,這時候的婷婷掏出鑰匙把門打開。婷婷也表示感謝李毅,要給李毅去倒茶喝,可是沒想到李毅揮着手,表示不用了。

“ 婷婷,趙子軒就交給你了,好好照顧他,兩個人不要生氣,好好過日子,我看的出來趙子軒非常愛你。”

李毅說完轉身走了回去。

這個時候的婷婷一邊流淚,一邊忙點頭說:“知道了,”自己已經知道了,以後他和快手裏面和那個女人的事情,婷婷還是一定會搞清楚,但是目前婷婷那個真的是心疼了,再說唄了,哪個女人結了婚,不想好好的過日子。不想搞,都是男人逼的,如果當時趙子軒一開始就對自己解釋清楚,哪裏還有到今天。

婷婷一邊想着,一邊轉身走進浴室,拿起溼毛巾給趙子軒擦着臉,又怕趙子軒渴,因爲婷婷,搬不動趙子軒只好。起來用碗,並用勺子給趙子軒一勺一勺喂到嘴裏趙子軒喝着茶,但是。趙子軒,用手一把拉住婷婷。正在給自己擦臉的毛巾,並順勢把一個用力把婷婷拉到自己懷裏。

這個時候,婷婷越掙扎。趙子軒擁抱的更緊,最後婷婷看,怎麼都掙脫不了。乾脆直接選擇放棄。

由於現在的趙子軒已經喝醉,但是還是能有感覺自己在夢裏,抱着婷婷,竟然就即使在夢裏,他也希望能多抱一會兒,所以更加用力的抱着婷婷,怎麼樣都不肯鬆手。

這時候的李毅,送完趙子軒也已經回到自己的家中,這個時候是思思?跳到。李毅跟前,問着兩個人怎麼樣了?李毅看着思思充滿好奇的大眼睛。讓思思安心因爲經過,趙子軒今天喝醉酒,她情況來看,兩個人的心中都各有對方。應該進步的差不多了,但是此時的思思天哪裏也告訴自己的事情。非常開心,正要蹦起來的時候,李毅突然把思思抱起來了。

李毅把思思放,抱起來放在沙發上,讓思思坐在沙發上。李毅轉身走進廚房飯菜,重新把飯菜熱了一遍,李毅又把飯菜重新放在餐桌上。李毅然後走到思思跟前,把思思抱回到餐廳,監督着思思把菜吃光。

“我發現老婆你還有做媒婆的功能呢?”李毅看着思思說道。

“ 那當然,我是誰呢?我可最喜歡幫人牽橋搭線了。可是就是由於以前性子冷,跟同事都融合不進去。

“現在好啦!有了婷婷這個閨蜜,以後我們就可以經常走動啦,最重要的是我在這大院兒裏面,再也不是孤單一個人了。”思思開心的說道。

“你怎麼會是一個人呢?你不是還有我嗎?”李易是看着絲絲說的。

“我的意思是除了你以外。我在這個大院裏面,有朋友啦,所以我感到非常開心。”思思說着嘴上都掛着了,甜蜜的笑容。

李毅看見思思笑的那麼開心,自己的嘴角也微微上揚,露出了笑容,不管怎麼樣,只要思思開心就好,再說婷婷也是個值得深交的朋友,因爲在這個大院兒裏面畢竟相處了幾年了,他還是知道婷婷的爲人的。再說趙子軒,趙子軒,什麼樣都優秀,而且做事認真,待人熱情又誠懇,所以趙子軒也是他的好兄弟,這樣的話,兩家人離的近,以後有什麼事婷婷和思思兩個人互相照料。他也感覺到非常放心。

平時如果自己出任務,很忙的時候,如果沒有辦法照顧思思的話,那麼思思和婷婷他們兩個人就可以在家互相做個伴。所以李毅想到這裏也感覺到很放心。

嗯,此時的那趙子軒,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醉,反正趙子軒就一直拉着婷婷不讓婷婷動彈,壓在了趙子軒的胸口。這時候的趙子軒快速的翻身,深埋在婷婷的脖子下面。溫柔的,用力的吻着婷婷,被趙子軒壓在下面的婷婷,使勁的推着趙子軒,但是趙子軒一點感覺都沒有,像喝醉了一樣,嘴裏面不停地喊着,婷婷,婷婷不要離開我,這個時候的婷婷。非常的心軟,兩個人半推半就的就這樣,發生了一夜激情。

不知道趙子軒一夜折騰了婷婷多少次,婷婷反正是渾身無力,早上也沒有準時起來。一直貪睡在牀上,而此時的趙子軒,已經精神抖擻的起來,一點點,也看不出來,是昨天宿醉的樣子,此時的趙子軒,圍着婷婷的卡通小圍裙。非常帥氣的站在廚房裏,用着電磁爐煎着蛋,剪好雞蛋的時候,又拆開火腿腸,炸了幾根火腿腸,最後是鍋裏面的粥,煮好了,趙子軒又打開了,白木耳,給婷婷煮了白木耳加枸杞的。在裏面又放了好多冰糖。趙子軒聽說是美容養顏的。

所以趙子軒就給婷婷做。雖然婷婷長得天生麗質,非常漂亮,但是趙子軒還是想,婷婷喜歡什麼?女孩子應該都喜歡自己漂漂亮亮了吧。所以趙子軒就大清早的做了這些,希望能討好得婷婷的歡心。


其實是昨天晚上李毅送自己回來的路上。風吹的趙子軒,程子軒當時就清醒來了,但是看着婷婷那麼擔心,自己心裏還是很甜蜜,故意裝醉的趙子軒,本來只是想撩婷婷一下,但是沒想到。兩個人會發生這樣不一樣的一夜。

在趙子軒越想昨天晚上發生的事,心裏越甜蜜,自從上次自己搬出去之後。兩個人很久不在一起過,但是趙子軒一邊做着飯,一邊想着,等會他就去他租的房子那裏去,把自己的東西搬過來。這一次不管婷婷怎麼嘮叨自己,或者不信任,他都不會再離開。

這個時候還在臥室牀上的婷婷。剛剛已經醒了過來,但是臉一直貼着牀。把手塞在自己的嘴裏,用嘴巴真是咬着手指頭。沒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兩個人會發生那種事情,一片片的短片,像電影一樣,向自己襲來。昨天自己只不過擔心趙子軒。後來怎麼發展成這個樣子。其實兩個人已經很久沒有在一起了,婷婷不知道今天早上有什麼樣的心情面對趙子軒。簡直是太害羞了,婷婷現在感覺還像是第一次,給趙子軒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也向這次一樣害羞,早上不知道怎麼面對趙子軒。

所以婷婷才一直在牀上,抱持這個姿勢,正在發呆。婷婷越發呆,越在想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事情。越想臉越紅,越紅越害羞,簡直想找個地逢鑽起來,現在該怎麼辦呢?婷婷一把拽過被子捂着自己的頭。

而且是在外面廚房裏,正在忙碌的趙子軒,已經把所有的早餐,已經全部做好了。就在這個時候趙子軒,把所有的早餐都擺在了。客廳的餐廳桌上,然後往臥室裏面看,但是臥室裏,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趙子軒不知道婷婷在幹什麼,直接走到臥室門前,握住門把手,打開了房門,當看見婷婷在用被子捂着自己頭時,趙子軒心裏面,想到可能是害羞了吧!

雖然兩個人已經結婚兩年多了,但是婷婷,好像每次做完那種事情,還是如少女一般的害羞。

這時趙子軒已經來到了牀邊,擡起手輕輕的拉着被子,婷婷在地下越緊張。婷婷在被子裏面往回,拉着被子,趙子軒往外拉,兩個人在被子上較勁,婷婷沒有趙子軒的力氣大。婷婷身上的被子已經打開。此時婷婷的臉通紅,她被子拉掉的時候。害羞的滿臉通紅,不敢面對趙子軒,於是一把雙手捂上自己的臉。

這時的趙子軒也是側躺在了牀上,用手輕輕的把婷婷捂着自己的臉,的手給輕輕拿開。直接在婷婷臉上蓋了一下章。這時候的婷婷臉已經更紅了。 “快起牀啦!”趙子軒拉着自己用手拉着婷婷的小手就要往房外面走着說道。

此時的婷婷非常害羞,一手捂着自己的臉。一手掙脫着趙子軒。

“我還沒有洗漱呢?先等我一下。”這個時候的婷婷說完,掙脫了,趙子軒的手,轉身走進了浴室,拿起牙刷。真正的洗漱起來,當婷婷,已洗漱好之後,換了一件衣服走進餐廳的時候,趙子軒已經在那裏,給爲自己盛粥了,婷婷看見這一幕,感覺非常的溫馨。因爲結婚兩年多了,雖然以前趙子軒也爲自己做過。但是現在已經過去半年了,兩個人也沒有在一起,沒有過這麼浪漫的時刻。


趙子軒已經看見婷婷,已經站在餐桌跟前,忙幫婷婷把桌子旁邊的椅子拉開,示意讓婷婷坐下,然後把早上熬的銀耳粥,向婷婷面前推去,因爲這是他早上煮的白木耳加枸杞,混合熬的粥,當婷婷看到這些的時候心裏面。非常感動,而此時婷婷的眼角已經泛紅。

趙子軒看見婷婷這個樣子,還以爲自己又犯錯了什麼事情,忙問道婷婷。“怎麼了。是不是我又做錯了什麼了嗎?”趙子軒忙在婷婷跟前,低頭用磁性的聲音說着。

“沒什麼。”婷婷一邊背過趙子軒用手按了按自己。快要掉出來的淚。

當婷婷做完這些的時候,又扭過頭來拿起碗裏面,的勺子,吃着趙子軒爲自己熬的銀耳粥,嚐了一下覺得味道非常好。

而這邊的趙子軒看見婷婷衣服不想說的樣子也沒有繼續B爲只是用盤子裏面的小籠包,還有煎的雞蛋和火腿腸都上婷婷跟前推去。讓婷婷多吃點。

婷婷一邊吃着,一邊,擡頭看向趙子軒。

“你的頭還痛嗎?昨天喝了那麼多酒。今天感覺怎麼樣?怎麼沒有喝一點解酒湯,那樣有可能舒服一點。”婷婷對着趙子軒說的。

“你看,我現在的身體精神抖擻,哪有一點點不舒服的感覺,放心吧!沒事的,老公的酒量還是可以的。”趙子軒微笑着對着婷婷說的。

“哦,是嗎?那算我多嘴啦!也不知道是誰昨天晚上回來的時候走起路來。東倒西歪的,如果沒有李毅衣把你送回家來的話,我估計呀,你都要睡到大馬路上啦!哪裏還有空在這裏吃早餐呢?”婷婷打擊着,趙子軒說着。

“昨天晚上那個是意外,一般的情況下,老公都不喝酒。”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要是這事,如果要讓換成以前的婷婷,肯定要說趙子軒。你是誰老公,馬上就要變成前夫之類的傷人的話也。但是今天的婷婷格外的安靜,並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着趙子軒在說。因爲昨天婷婷已經聽到趙子軒在思思家的時候,說的那些話。既然趙子軒願意又或者說他自己真的沒有別心的話,那麼自己給他一次機會,又何嘗不可呢?

其實本來婷婷是個話嘮模式,但是今天早上。顯得特別的安靜,就這樣風平浪靜的吃完了早餐,這個時候的婷婷把餐桌什麼的都收拾乾淨之後,轉身走進臥室。嗯拿起自己的手提包,簡單收拾一下,給自己畫了一個淡妝,準備出門,當趙子軒問道,婷婷是幹嘛去的時候,婷婷則告訴趙子軒她是去思思家裏面,陪思思一起兩個人要去逛街。

“ 幾點回來?趙子軒問了婷婷。

“大概是下午五六點鐘吧,怎麼了?”婷婷回答着趙子軒的話。

“哦,下午五六點的時候,剛好我沒有事,回來的時候給我打電話,我去接你。”趙子軒對着婷婷說的。

“沒事的,我一個人就可以啦。”婷婷想也不想的就已經拒絕了。

而此時的趙子軒拉着婷婷貼近自己的胸口,讓她感受到自己心臟跳動的速率,然後用手撫摸着婷婷的頭。對着婷婷說道。”老公接老婆逛街回來,那不是很正常嗎?你應該很開心的欣然接受。

此時的婷婷感覺此時的趙子軒。很驚訝,沒想到趙子軒也會辦做這種事情,她曾經以爲趙子軒。沒有一點點溫柔浪漫細胞,沒想到趙子軒還能說出來這麼一番話來。

此時的婷婷害羞的點了點頭嗯,提着手提包,快速的小跑出了房門,而在婷婷身後的趙子軒看見婷婷這個模樣的時候,在婷婷走後呵呵地笑出了聲。

趙子軒感覺自己無疑現在是幸福的。生活就應該這樣纔對。所以以前的生活軌跡,全都是錯的,所以鄭子軒以後要努力的李毅學習。努力的改變自己,加倍的對婷婷好。這樣的話,他和婷婷的甜蜜生活,也要開始了。

此時的婷婷已經來到了,思思家的房門口,擡起右手按下門鈴,這時的思思已經完全什麼都弄好了,只不過是在家裏拿着十字繡,繡起自己上次在淘寶網裏面發的那些十字繡,當聽到就房門聲響起的時候,婷婷。慢條斯理地打開了房門,看見婷婷就站在自己家的房門外面,忙讓婷婷請進客廳來。

當婷婷走線思思家的時候,看見思思家桌子上,擺放這兒的十字繡,不停的用手摸了摸,思思已經繡過的一小部分。不僅感嘆着原來思思,沒事的時候喜歡擺弄這些東西。不過這些拿針線的活,跟自己完全不符合,所以婷婷還是把思思的十字繡放回了原處。


“怎麼樣,繡的好看嗎?”思思問了婷婷。

“很好看啊,就是我對這些,針線活不感興趣而已。

“ 其實我也不想再喜歡弄這些東西,只不過自己一個人在家裏面,太無聊了,以前還沒有認識你的時候,沒有個說話的人,感覺到自己很孤單,買來只不過是打發時間而已,現在有了你,我們兩個一起說說話,聊聊天,像閨蜜一樣,嗯,也就不太需要它了。

“不過有這點東西也挺好的,可以怡情養性。本來我就是一個喜歡安靜的人,所以獨自自己一個人在家裏繡這些東西也挺好。”思思對着婷婷說道。

“這倒是真的,只不過是我不太喜歡。你要不要去上街,我們一起。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好啊,我們一起,你等我一下,我去進到衛生間裏面去收拾一下。思思對着婷婷說道。

當思思進到浴室裏面,簡單收拾着自己,又在臥室裏換了一件。衣服,兩個人結伴而行。

因爲婷婷有駕駛證,當然是婷婷開車帶着思思啦。因爲思思懷孕,所以婷婷一直都開的很慢,但是坐在車上的,思思扭頭看向左看向,正在,駕駛座裏,認真開車的婷婷時,就在這時,思思不小心看到婷婷脖子下面的草莓也非常張揚的在外面爆露了出來。

雖然思思已經看見了,婷婷脖子下面的草莓印,也但是。也沒有說出來,心裏面也替婷婷感到開心,沒想到兩個人發展的很快,昨天晚上一定很火辣,再說畢竟思思現在也已經結婚了,對於這方面的事情,思思還是瞭解的比較清楚的,男人嘛,總歸要有那一方面的需求的。但是對於婷婷和趙子軒兩個人來說,昨天晚上的事情。肯定加倍促進兩個人的之間的感情。

當兩個人來到,大的商場,門口的時候,婷婷在這把車子交給停車小弟,然後扶着思思來到大的商場裏面,兩個人肩並肩的走在一起逛着。

“思思姐你今天要什麼時候能回家,回家之前可不可以中午在外面吃飯。”婷婷扭過頭對着思思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