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晨浩看著很滿意,心裡想著回頭肯定要向某人感謝去。

時間差不多了,金幹事向他示意性指了指手腕上的錶盤。

孟晨浩只好對寧雲夕說:「你先走。」

寧雲夕點點頭,回身走回學校時,才聽見了離開的車輪子聲音。

卻是管老師對於她回來有些意外,本以為她要跟著孟晨浩走了的。

「管老師,我有些想法想和你說說。」寧雲夕道。

「哎。」管老師愣了半晌回過神,不管怎樣,寧雲夕還沒有走,令他和學校里的小蘿蔔頭們足以高興。回頭,管老師對著那些走到課室外面的學生們喊道:「你們好好學習!」

好老師難找,學生們聽著乖巧地點頭。他們不乖,讓好老師走了,最終吃虧的是他們自己。

「管老師。」寧雲夕心裡想好了,「我擬了個教學計劃,主要針對高年級的學生。」主要是臨畢業的學生沒有什麼時間了。

「行,咱們商量商量。——那個林老師,你帶學生們先回課室寫作業。 頑劣女生的青春約定 如果看到方主任,知會一聲,說廚房裡的菜可以先拿出來泡泡了。」管老師沖某兩人喊話。

林悠婷當是氣得要跳腳的,但在這個閉塞的鄉下小學,管老師就是這家小學的校長,她們都得聽管老師的。

再忍忍吧。她爸應該很快派人來救她了。寧雲夕有團長也走不了,不像她才真正有人。

這樣過了兩天時間,又來了一輛軍車停在了鄭家窪小學門口。

林悠婷和方主任沖了出去。

「二哥,你在車上等等我。」從軍車上走下來的女人,身段豐腴美妙,有一張圓圓的彷彿天上秋月的明媚臉龐。

林悠婷剎那一驚:苗心紅怎麼來了?

方主任卻是不知道人民路二小里有關苗心紅和寧雲夕的傳聞,徑直走了過去問:「你是——」

苗心紅瞪了下。

重生的正直老太太,對於方主任這種人,嫌惡到了極點。

方主任被瞪得心慌意亂,想這個年輕的女人是誰,這個氣勢這麼強的。

「雲夕!」看到了在廚房裡給孩子們做午飯的乾妹妹,苗心紅快步走過去。

寧雲夕轉頭見是她來了,同樣吃了一驚:「苗姐姐。」

「那些畜生趁我不在,竟然敢把壞主意打到你頭上!」苗心紅義憤填膺,怒氣衝天。她回來剛聽說這個事情,馬上拿了教育局派發的調令讓自己二哥開車直接奔鄭家窪。

「你受苦了。」苗心紅上下打量這個乾妹妹。

寧雲夕搖搖頭。

苗心紅一眼看出她想法,道:「我知道你好心,但別給這些人機會。」

她哪裡給這些人機會,不然不會拖著這些人一塊下水了。

剛好,苗心紅和她的想法不約而同,拿著教育局的調令道:「你跟我回去,她們留在這教完這個學年再走。」

一心想著這回可以脫離苦海的方主任和林悠婷,雙腿齊齊一軟。

「哼。」苗心紅不屑地掃了掃那兩人的表情,「教育局的這個決定,可是她們自己招惹來的。沒事打什麼電話找人說想早點走,教育局領導拍了桌子說,誰敢讓這兩人走,誰就替她們下鄉到這裡教學!」 儼然方主任沒有把當初洪校長警告的話放在心裡,想開後門最後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苗心紅將寧雲夕拉到一邊,貼著寧雲夕的耳邊說:「這不是我的功勞。」

寧雲夕想的也是。

「我回來想出力的時候,有人比我更心急如焚。好妹妹,你什麼時候多了個有情郎都不和姐姐先說一聲的?」苗心紅那雙調侃的眼神沖寧雲夕一擠一擠的。

寧雲夕的臉蛋像朵玫瑰羞答答地紅了紅。

「你這個走法,和她們兩個完全不一樣,理由十分正當。人家出的這個想法,姐姐我也有,還帶了我二哥過來。沒有想到,原來你早定情了。」苗心紅後面這句話有些感慨,原因在於,她本來美滋滋地想著和救命恩人做姑嫂的。

沒辦法,寧雲夕是讓她這個重生的正直老太太越來越喜歡。

寧雲夕卻是從來不知道對方有這種想法,連忙擺手道:「苗姐姐那個家世,我高攀不起。」

「說什麼話。你男人獨立團團長,我恐怕也高攀不上。」

苗心紅這話或許存了心想捧捧她,仍叫寧雲夕吃驚。

兩天前他回來,人家對他改了稱呼叫團長,她當時都覺得奇怪,不是營長嗎?

「東北野戰區一零八軍團的軍長姓侯,號稱一頭北方孤狼,鐵血手腕,在軍區乃至整個部隊里都是備受尊重。你男人據說是侯軍長的心愛大將。之前擔任一營長的時候,已經有幾次救急臨時替代團長指揮。這回他們團長因病不能繼續擔任前線崗位,所以,將你男人提拔為正職,理所當然。」

伴隨苗心紅的話,寧雲夕通過異眼看到了沙場滾滾,戰場上雄赳赳氣昂昂氣勢可以震動天地的鐵甲軍師,而他正是那個指揮著千軍萬馬的人。

「你之前不知道?」苗心紅訝異她的表情。

寧雲夕透過異眼看到的未來不是說清楚到很具體的,畢竟未來隨時有可能因為某些緣故而改變。她並不是那種功利到見到未來大腿就往上撲的女人。於他,更多是出於一種感恩答謝,以及愛情。

「我並不在意——」

「好妹妹,別說了,姐姐知道,愛情會讓一個女人選擇盲目。」苗心紅呵呵笑道,「不過誰能想到你是重生的?」

寧雲夕對老太太連翻白眼:誰說重生的不能擁有愛情了?

話說回來,關於她們兩人重生的事情,苗心紅肯定不敢往外說,道:「我只和我爸媽說,你是在這個年代里救了我的恩人。我哥他們不知道來龍去脈。畢竟關係的事情太多。你沒有和你現在的家人說明吧?」

苗心紅以為她重生在自己身體上,其實不是。寧雲夕不是沒有回頭在這個年代找自己前世的親人,但一個都找不到。感覺是,好像重生在了一個平行世界里。她原來的父母,親戚,她認識的朋友統統不見人。至於苗心紅是怎麼回事,寧雲夕理不清楚老天爺錯綜複雜的安排。

「這次帶我哥來,除了和他借車快些,主要是我接下來可能要出國。」苗心紅說。

重生的老太太懷了更大的雄心壯志,有機會學術深造肯定要更加努力把握住。

「我走了的話,讓我二哥照顧你,他也在部隊。」

小學門口軍車裡坐著一個男人,側影英俊挺拔。苗心紅長得漂亮,幾個哥哥肯定也帥氣。

寧雲夕對此是沒有想法的,直言:「沒有關係。」

「是,知道你有男人罩著了,看不上我和我哥。」苗心紅嘟了嘟嘴角。

沒想這個老太太挺會說笑,寧雲夕的臉又紅了紅。

聽說寧雲夕這會兒要走,管老師雖有心理準備還是不舍。吃完午飯學生們在午睡,他讓寧雲夕趁這個時候收拾家當離開,知道孩子們肯定比他更不捨得寧老師。

未想,孩子們早有所料,一個個並沒有睡著。寧雲夕剛提起行李走出去,一個個都爬了起來。那一雙雙純真的眼睛,寧雲夕看著想起了孟晨橙那個小丫頭片子,都令她心疼。

「老師要走嗎?」孫二虎走出來問。

寧雲夕站在這個孩子面前,以她的異眼能看到,這個孩子未來是改變了,等於說她完美完成了任務。「二虎,你可以寫信給我,管老師會幫你寄信。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人與人的分開,是為了更好的相會,這是老師當年的老師說的。」寧雲夕對這個孩子道。

「老師意思是,等我們考上好學校會和老師再見面。」孫二虎明白地猛點頭,他會好好學習的。

其他孩子一塊點著頭。

「管老師。」寧雲夕轉身對管老師說,「如果需要什麼教學材料,你寫信或打電話給我,我給你寄來。」

「會的!」管老師發誓,「我肯定要把這群孩子教好,讓他們今後一個個都上大學。」

有這麼一天的,寧雲夕感覺得到。要說最值得尊敬的,肯定不是她寧雲夕,而是堅守在鄉村崗位上的管老師。因此,向管老師敬禮!

管老師急急忙忙向寧雲夕回禮,和孩子們一塊目送她上車。

「走了?」坐在駕駛座上的男人問。

「開車啦。」苗心紅關上車門,轉身介紹,「二哥,這位是我提過的寧妹妹,大名寧雲夕。」

一雙鷹一樣的眼神透過車前鏡在寧雲夕臉上掃過,似乎在眼底閃過了一抹小小的驚艷。

「你好,寧老師。」男人有力的聲音道。

哎?

「我二哥,苗正清,二三二軍團里七零八團里的參謀長。」苗心紅緊跟著說。

車子開回縣城裡,到了孟家門口的時候已經是夜幕降臨。

寧雲夕剛下車,迎面衝來一個小肉球猛地撲到她身子上,她慌忙兩手抱住。

只看孟晨橙那個小丫頭抬起一張小臉,沖她露出兔子牙,笑得~好詭秘。

寧雲夕渾身一噩:不是說小丫頭在家哭得像淚人嗎?

「大哥娶寧老師了!」小丫頭興奮得大聲嚷嚷,「四哥,我們計劃成了。」

孟晨峻此刻心裡只有一個想法:什麼時候把小五的嘴巴給縫了! 「哎喲,這個小姑娘叫什麼名字?這麼可愛的。」苗心紅站在寧雲夕後面說。

興奮過頭的小丫頭孟晨橙猛地才意識到還有人在,小腦袋一轉,警惕的小眼珠子不僅在苗心紅臉上瞄,像貓咪一樣瞄到車裡面的苗正清時,登時抓緊了寧雲夕的手。

這個丫頭又怎麼了?寧雲夕想。

孟晨橙用力拽起寧雲夕的手往自己屋裡拉。寧雲夕低頭解釋:「晨橙,這位是苗老師。」

「我知道!」小丫頭兩個可愛的腮幫子鼓起來,好像兩個氣球似的。

「你是不是該和苗老師打聲招呼?」寧雲夕按住小丫頭,諄諄教誨道。

孟晨橙把小腦袋不甘不願地轉了回來,腮幫子繼續鼓鼓,對著苗家兄妹彷彿憋了股氣。

苗心紅捂著嘴巴樂了起來,對寧雲夕說:「她以為我們要搶你呢,妹子。」

畢竟重生前都是一個厲害的老教師,苗心紅不費吹灰之力可以看出小丫頭心裡在想什麼。

寧雲夕一邊心疼,一邊好笑,摸著孟晨橙的小腦瓜說:「老師回來了,哪兒都不去。這位苗老師是很好的人。」

孟晨橙擺了擺自己兩條小辮子:是真的嗎?真的嗎?

「好了,別勉強她了。」苗心紅對著這雙清澈的小眼珠都有些心虛起來,說起來,她真有些私心想將寧雲夕帶走呢。

「寧老師!」孟晨熙帶著弟弟孟晨峻走上來,一樣激動到嗓音變了聲調。

「你們吃過飯沒有?」寧雲夕兩隻手寵溺地抱著小丫頭的脖子,一邊抬頭問他們兩個。

「吃過了,寧老師。」孟晨峻搶在姐姐之前答。

苗心紅在後面看著寧雲夕和孟家幾個孩子互動的場景有些感慨,道:「妹子,這樣,我先走了。」

寧雲夕連忙回頭:「苗姐姐一路小心。」

「來。」苗心紅走過去,把一張紙直接塞進寧雲夕的口袋裡,「我的聯繫方式。以後,不準有事不聯繫我,知道不?」

「嗯嗯,知道,苗姐姐。」寧雲夕答應著。

「我不方便接電話的話,會轉到我哥那裡去的。」苗心紅交代。

寧雲夕搖搖頭說:「不用這麼麻煩。」

「不是麻煩,他好事後打電話告訴我啊。」苗心紅笑道。

聽是這麼回事,寧雲夕點了點頭。

都交代完了,苗心紅轉身上了軍車,寧雲夕拎著行李站在路邊看著她離去。

「寧老師,我來。」孟晨熙走上前要幫她拎行李。

另外兩個小蘿蔔一看,趕緊衝上去爭搶拎包。

「老師,老師,我來幫你拿包!」搶不過哥哥姐姐的孟晨橙急得小嗓子直冒火。

「好了,你們別搶了,我自己來。」寧雲夕趕緊打開幾隻小手,自己將行李袋拎在手裡。

進了孟家屋門,環顧一圈,感覺沒變,又似乎哪裡有點不一樣。

「寧老師,你喝水。」孟晨熙將水杯端了過來。

「屋裡東西少了?」寧雲夕問。

「因為要搬家了,所以二哥讓我們提前把東西打包好。」孟晨熙解釋著說。

這回,孟晨浩是要把弟弟妹妹都帶走。之前不做這個安排,主要擔心弟弟妹妹突然轉學會影響成績,但既然孟二叔放話一幫親戚都不幫帶孩子,孟晨浩肯定要把弟弟妹妹帶走了。

「寧老師跟我們一起走嗎?」孟晨橙的小手一路抓著寧雲夕。

孟晨峻安慰妹妹:「傻小五,寧老師都是我們大哥的媳婦了,不跟我們大哥走行嗎?」

眼看他家小的都知道他們要結婚這回事了,寧雲夕的臉上不免有些羞澀。回頭對昂奮的小丫頭孟晨橙說:「晨橙,你再這樣叫,人家隔壁要睡覺的。老師帶了禮物給你的,你還要不要?」

有禮物!孟晨橙星星眼直眨,小手努力捂住自己的小嘴巴:「老師,我要。」

「小五,你——」孟晨熙走來給妹妹腦瓜上拍了拍。

「晨熙也有。」寧雲夕說。

「老師,這怎麼可以?」孟晨熙忙道。

「是作業。」

孟晨熙愣了一下后噗嗤差點笑出聲,回頭看小四小五兩張錯愕的臉。

儼然,兩個調皮的小蘿蔔頭哪有寧老師老謀深算。

「你們在我離開的時候答應過我說會好好學習的,我給你們帶了作業,看看你們在我不在的時候有沒有好好學習。如果作業都能做完,老師給你們禮物。」寧雲夕豎起一根指頭說。

小姑娘孟晨橙仰頭看著寧雲夕那隻手指好像仙女棒一樣,小嘴巴發出驚噓:「是什麼禮物?」

「如果你們做不完作業,老師只能將禮物送給其他能做完作業的小朋友。」寧雲夕加上一句。

這一句直接刺激到了兩個小蘿蔔頭。一想到仙女寧老師變出來的禮物要給隔壁的小朋友了,小丫頭孟晨橙急得團團轉:「我要,我要禮物!」

寧雲夕把回來坐車的路上寫的幾道練習題擺在了兩個學生面前。

兩個學生都不敢懈怠,認真地看著題目。寧雲夕幫他們打開筆盒取出鉛筆。

孟晨熙這時候回頭,望到進門的人影,喊:「大哥,二哥。」

是他!寧雲夕急轉身。孟晨浩英姿勃勃的身影走進門口,與她四目相看。

「大哥在看寧老師,寧老師在看大哥。」孟晨橙小聲對對面的知己四哥報告。

「小五,你這個嘴巴——」孟晨峻伸出手捂住妹妹的小嘴。但是,這話已經被前面兩個人聽見了。那一剎那,孟晨浩和寧雲夕都分明有些害羞了起來。

「你們做作業。」寧雲夕清肅一聲嗓子對兩個小蘿蔔頭說。

「老師,你去忙吧,我會看著他們兩個的。」孟晨熙一邊說,一邊向自己大哥擠眼睛。

於是,連孟晨浩都忍受不住弟弟妹妹們的調侃了,趕緊拉住她的手往外走。

被他拉住手的時候,寧雲夕剎那一驚,跟隨走到門口,只聽背後一群小蘿蔔頭嘰嘰咕咕地笑著,害得她這臉想找地兒藏了。

走到沒人的地方,孟晨浩才把她的手一松,說:「看到你回來,我放心了。」

儼然他是站在哪個地方一直看著她回來呢。 寧雲夕吃驚的:「我以為孟大哥你——」

「上回沒有把你帶回來,想著是不是你哪裡不方便。」剛好苗心紅在他面前自告奮勇,他心裡想著或許一個女同志去更容易把她帶回來。

結婚要做的事情很多,而且按照侯軍長的意思,是要他這回將她一塊帶回去。

聽了他話里的意思,寧雲夕想的也是,結婚是兩家子的事情,不是單獨個人的事情。其中的方方面面都要顧及到。

兩人想到結婚這個詞兒,一同再次犯起了害羞。

女大當嫁,男大當婚。做男人的,總得積極一點。孟晨浩心裡這一想,把她的手再次握在自己手心裡。

寧雲夕任他牽著自己的手,心頭那兒悸動著,眼睛羞窘得不敢去看他那雙過於明亮的眼神兒。

如果有時間,可以再談談戀愛,但對於軍人來說,常年在部隊服役,哪裡來的多餘時間談情說愛。所以,大多數軍人都是家裡介紹著結婚。孟晨浩想著自己算是比較幸運的了,遇到了愛情。

「我們談談接下來該做的事情。」

他的聲音沉穩有力,有著一家之長的穩重。 都市之魔術皇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