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德華和他們打交道難,但江田成容易。

“末將遵命!”江田成對於宋德華的話毫無意見。士兵爲戰,唯有服用,並且戰鬥。

而且他們沉睡數百年,此時骨子裏滿的都是戰鬥,因爲他們是士兵,生來,就是爲了每一次勝利而犧牲着自己。

宋德華清點了人數,剩下七十三個殭屍,包括那個被自己威逼着過來殭屍在內,此時那殭屍正一臉難以置信和驚恐的看着宋德華在清點人數。

他的名字叫張天八,如今就跟在宋德華的身後,如履薄冰,戰戰兢兢。

少了點,一共才三十個白眼殭屍,其他都是黑眼。這樣的實力並不算很樂觀,而且人數不多。這就更堅定了宋德華要收服其他殭屍兵的想法。

“主上,已經找到他們的落腳地點了。”江田成來到宋德華的身邊,此時他是宋德華的得力助手,這次收服殭屍兵就得靠他這個將軍了。

“好!對方多少兵?”宋德華道。而張天八則站在一邊低着身子聽着。

“三百六十個左右!”江田成道。他是將軍,做事心思緊密。自然在對方兵力和分佈等等要了如指掌。不然也別帶兵打仗了。

“好!”宋德華一聽有三百多個頓時大喜,他卻的就是人!到時候面對星界或是其他殭屍將軍帶着兵來,自己這七十多個和住處的一千多個人還真吃不消。

“他們,我全要了!”這次宋德華將直接出手,免的等下又有傷亡。現在這些殭屍死一個,宋德華的心裏都心疼。

“出發!”看到江田成正一臉激動看着自己,宋德華知道江田成似乎也激動了,都是好戰分子。不過這次宋德華是打算擒賊先擒王,可不想讓自己剛收的殭屍兵就有傷亡了。

住處之上,俞蓉純和王嬌蓉正對月仰望。很快了,他們很快就要晉級了。那種積聚在體內的力量感覺是越來越清晰。

“蓉純姐,宋德華大哥什麼時候能回呀?”王嬌蓉數着星星道,都過去大半個月了,宋德華依舊沒有消息。

而這大半個月裏沒了和宋德華的對戰似乎都少了不少激情,讓他們都有點不習慣。

“他忙完就會回來,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他。”俞蓉純其實也不知道,但是她說的沒錯,宋德華忙完事情就會回來。從來沒有讓他們失望過。

“恩,但也不知道還要等到什麼時候。這次似乎我們都要晉級了,到時候宋德華大哥若不在,我總感覺少了點什麼似的。”王嬌蓉幽聲道。

俞蓉純沒有繼續說話,而是看着外面的皓月。其實她的內心還不是一樣,相處久了,已經成爲依賴。只是一切的事情發展並不是像她們想象的那樣。就如當初俞蓉純還在繼續過着自己殺手的生活,可是如今卻在捍衛着整個世界。

連她自己都沒想過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彷彿如夢。但所有的傷痛是那麼的真實。如果可以,俞蓉純寧願過回自己那簡單而幸福的生活,也不願意再這樣奔波和勞累中活着。

但已經沒有回頭路,所以俞蓉純現在在儘量的做好自己的角色。就如明明很想念那個男人,但又不得不承受分開的日子。

王嬌蓉見俞蓉純不說話,她也閉上了嘴巴。有些東西越說就越是想念,所以她選擇了埋藏在心裏,而陪着俞蓉純一起看着天上的星星。

“最近附近是不是多了很多殭屍?”王嬌蓉突然想起一件怪異的事情,不知道爲什麼,最近在住處外多了很多低級殭屍。

他們出現了,但是不什麼事也沒做,只是和正常人一樣走動幾下就消失了。

宋德華曾經說過,不輪是鬥士還是殭屍,只要不危害人的性命則不殺。畢竟宋德華經歷了那麼多也知道任何東西都有好有壞,鬥士裏有好的,而殭屍也有好的。

如今的王嬌蓉和俞蓉純他們都是以對戰訓練爲主,而只有遇到那些殺人吸血的鬥士和殭屍他們纔會出去將他們剷除。

“只是遊走就由他們吧,指不定他們和王波他們一樣只想做個好人吧。”俞蓉純聳肩,對於第一次聽到宋德華說不要濫殺鬥士和殭屍的時候俞蓉純就不同意。

狗改不了。。。。。所以俞蓉純覺得他們好也只是暫時的,就像人一個,總有一個界限。當有些東西觸犯到他們的界限,那麼他們肯定就會以自身超越普通人的力量而做出一切不理性的事情。

到時候一樣會危害人。如期等他們危害人再殺,不就在他們沒危害之前殺死的好。起碼不會危機到一個無辜人的性命。

只是宋德華說的話,大家都會去聽去做。這是因爲所有人都尊敬着宋德華,以宋德華看齊。

王嬌蓉此時這樣一說,俞蓉純倒不在乎起來。遊逛就遊逛,這事也沒什麼的。路那麼大還不準殭屍們喜歡來這裏逛?

不過要是王波他們四人在就好了,他們是殭屍,他們最清楚同類此時的行爲是在做什麼了。只是他們在前四天的時候突然說接到宋德華的信息,之後就走了。

王嬌蓉聽到俞蓉純這樣說一時也不去在意,來到這個星球后她就越發覺得這個星球詭祕的很。居然還有這種物種的存在,要不是她接觸到,她還真不知道。恐怕現在大部分星界來的人都不知道吧……

“大哥,我們已經看過了,那裏也就一千多個人而已,按人頭算還不夠我們一人喝一個呢?!”碩大大酒吧內,趙武迪正在喝酒,比起過去他們喝的女兒紅要差上無數倍的洋酒。而在他身邊則有一個人在彙報着。

“好,我會跟老祖說明情況。到時候直接發兵將那個什麼住處夷爲平地!”趙武迪皺眉道,這酒實在是難喝,難喝!

那個厲害的人的手下居然都是普通人,這讓趙武迪不敢相信。他清楚記得當初自己被他一巴掌煽飛的情景,那種強大可以和他們趙家老祖比了。所以趙武迪才讓其他旁系的趙家人去查看那個人的情況。

一千多人,確實不夠他們飽一頓呀!這大半個月時間,趙家又有殭屍陸續醒來,數量有一千三百多人了,一半是白眼級別。這股力量放在這些後代人生活的都市裏將是絕對的災難。

槍打不死,人更傷不了他們分毫,而且他們不死不老,壽與天齊。 “江田成,清點清點人數,我們這次兵力有多少?”又是一場漂亮的戰役。每一次宋德華都是直接出手,將對方的最大的殭屍擒獲得或捕殺,那麼那些殭屍兵就乖乖聽話。

宋德華也不想自己有兵卻還要自己出馬,可是現在是一兵難求。宋德華總不能看着自己的剛收的兵就這樣死在自己眼前吧。

也就只有那種真正熟悉林戰,經常佔山爲王的人在那麼熟悉這一帶的兇險,懂的利用林木叢草來掩飾自己的存在。

而且這一帶若是戰鬥起來,無疑是藍鵲王有利。而宋德華貿然全兵進入,要嘗試到失敗的就只有宋德華了。

“居然還是個女殭屍……”宋德華感概道,要不是江田成說,宋德華感覺在這裏裏面的殭屍將軍肯定是個彪悍的漢子。

宋德華沒有發出一絲聲音,冷冷的看着四周,尋找着最強大氣息的存在。很快,宋德華已經找到了那股強大的存在着。

“咻!”

宋德華半蹲的身子瞬間消失,除了破空聲,沒有發出一點其他聲音。

“呵……”突然,那四個哨兵都微微張開了黑色的眼睛,無情,殺戮。嘴上更是吐出一口黑氣,可是當他們微微擡頭看着四周時卻沒發現任何一點可疑之處。

四人不時還用鼻子嗅了嗅,在確定沒人後,四人再次閉上了眼睛。

“呼!”陡然,在他們閉上眼睛的時候,在他們身邊各出現一道黑影,黑影出現,直接雙手將哨兵的脖子一扭,咔嚓幾聲。四個哨兵同時死亡,化爲灰燼。

“父王,將軍已經進去了……”王大虎看着王波道。

“跟上,先將前面的哨兵和暗崗消滅!”王波冷聲道。

王波眼睛是藍色的,和江田成一樣。在他說完話後,身子疾射向黑暗的林子裏竄去。

來到的時候,宋德華就已經和他們會面,而他們四人的任務就是解決掉前面的麻煩,好讓後面的江田成他們能順利通過。

對比王波和江田成,宋德華還是信任王波能將任務完成的更漂亮。畢竟他們是經過對戰和實戰的殭屍。而且甦醒的也比江田成要早很多,所以在速戰速決和謹慎小心上,王波要比江田成強。

可惜,王波終究手下沒兵,比起江田成這個帶兵出身的,自然是江田成適合帶兵。而王波適合暗殺,消滅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宋德華來到一副碩大的棺材木百多米遠的地方,負手向棺材木走去。棺材木裏面有着宋德華要找的人,那個強大氣息的擁有者,藍鵲王。

而此時看去,可以清晰的看到那黑色的棺材上還有個大大的將字!很醒目的將字,紅色硃砂所畫,在黑色棺木上顯得是那麼的鮮豔刺眼。

“果然有黃眼能力……”從氣息上宋德華能感覺到的就是強大,一種源自古老氣息一般的感覺。

散發着腐爛氣息,有着黴氣。宋德華正面的是棺木,依靠在一棵大樹上,指立起來。而四周還有左右各兩幅棺木,這四副棺木沒有任何字,只是黑色棺木而已。

估計是藍鵲王的左肩右膀,所以現在宋德華慢慢而來,當來到距離藍鵲王棺木還有十多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藍鵲王,出來吧!”宋德華淡淡道,不用宋德華開口,宋德華已經知道藍鵲王已經在看着自己了。那種被人鎖定的感覺是那麼的清晰,藍鵲王果然不簡單。

“砰!”

“砰!”

“砰!”

“砰!”

兩邊,四副棺材蓋頓時炸開,只見四個頭戴官帽,粗臉粗身的朝服壯漢直立着。閉着眼睛,全身散發出驚人的恐懼氣息。

“不簡單……”宋德華能從他們四人身上感受到即便是在江田成身上都感受不到的肅殺氣息。

這樣的人若不是生前殺人飲血,那就一定是萬惡不做。也就只有這種人才能散發出這樣的氣息。

“來者何人,犯我藍鵲王者,死!”沒有張開眼睛,一道悠遠如同天際一般趕來的聲音,帶着不可侵犯的語氣道。

“來和藍鵲王聯盟的人。”宋德華不吭不卑道。雙手依舊負在後面,傲然。

“砰!”棺材裏跳出一人,落地有聲。接着張開眼睛看着宋德華,藍色的眼睛,更是無情的感覺。

居然和江田成一樣等級!宋德華心裏詫異,藍色眼睛已經是殭屍等級裏的一個分水嶺。極少殭屍能達到藍色等級,再往上是黃色,綠色,最後便是最高級的紅色。

“你說你要和我們的藍鵲王聯盟?人類,你只是個食物而已,憑什麼來和我們藍鵲王說聯盟?”

藍眼殭屍道,除開古代官服,那和普通人不一樣的眼睛。此時眼前的殭屍看起來更像個憨厚漢子。

可惜他不是,身上的殺戮和血腥讓宋德華對他早就加以防範。

“我可不是食物,和我聯盟,我可以帶你們找到更多好食物,比一般人類要好上很多。”

宋德華笑道,原本是要打的。可是看到眼前的情景,宋德華頓時改口說聯盟。要真打起來,今天可好玩了。

“比一般人類要好上很多的食物?”突然一道妙齡女聲傳了過來,那黑色有將軍字的棺木打開,先是一股黑色氣息從裏面散發出來,接着是一個身穿時尚衣服的美女走了出來。

一出來直接飛身竄上棺木上面,大腿一邁,一個土匪一般的造型,就這樣笑看着宋德華。

此時那土匪的造型用在她身上卻是好看的不行,夠剛烈,也有個性。

而讓宋德華最驚訝的是,眼前的藍鵲王居然打扮的比宋德華還時尚。眼前的那裏像是一具古屍,眼前的簡直就是一個都市美女,美的不行,嬌豔無比。

這大大出乎宋德華的意料。原本宋德華還在想,不輪如何。藍鵲王是個古屍,肯定身穿一身古代衣服和眼前的幾個男殭屍差不多。

而且肯定是個食古不化的老東西,縱然漂亮也不過是眼前的景象,外貌而已。但事實上她都活了幾百年了,肯定是個老妖精,腦袋不轉彎的老古屍。

“怎麼了?看的我太漂亮,驚訝了吧。”藍鵲王用手擺弄了下那剛剪不久的碎髮。

現在的人就是懂生活,夠時尚。這頭髮弄的確實讓她心裏喜歡。藍鵲王從沒想過數百年自己醒來後,自己的後代們居然有了那麼大,翻天覆地的變化。

“啊……”宋德華都有些驚慌起來,原本想好的各種策略頓時語塞,讓宋德華不知道接下來講什麼好,做什麼好。

眼前的情況和他現象的完全不是一個概念呀!這讓宋德華都不知道怎麼講纔好,說些什麼?宋德華也不知道了……

“不錯呀,帥哥,知道我藍鵲漂亮,居然找了聯姻起來。”藍鵲王此時上身白色襯衣,下身短褲,皮膚白皙無比,嬌嫩,極度誘人。而且身材是那麼的好,身上居然還有香水味……

宋德華感覺自己腦袋錯亂了。

“是,是聯盟……”聽到眼前美女說是聯姻兩個字頓時讓宋德華打了個機靈。

聯盟和聯姻區別大的很……。

藍鵲眨了眨黃色的眼睛笑了笑,從棺木上跳了下來,昂首挺胸看着宋德華。

宋德華盯着藍鵲的d罩。

心裏怎麼也想不到古代女人的胸都有那麼大,而且是那麼的挺。看的宋德華是直接咽口水,尤其是配合着藍鵲那苗條的身材和極美的臉蛋。

“我也纔沒甦醒多久,這個髮型還是前兩天才弄好的,好看不?”藍鵲顯擺幾下,不時還轉着身子。

“這衣服我是看到別的女人這樣穿,如是買了一套,好不錯,看起來比那朝服好多了。”藍鵲擺弄衣服道。

接着藍鵲還說了很多,可是宋德華看的是癡呆了。

眼前的人不是殭屍!這那裏是殭屍嘛,簡直就是一個十八歲剛從山裏出來的淳樸女人。

“說說看,聯姻的話,能給我多少錢?我有一千多個小弟呢,你養的起?還有,他們都穿着古時候的衣服,你能搞到現代的衣服給他們穿?……”

藍鵲最後回到正題,一開口就說個沒完,各種要求,各種讓人目瞪口呆的話題。

“你要是能辦到,我就同意和你聯姻。從此我藍鵲就是你的女人了!”說到最後,藍鵲笑道,那笑起來天真無邪,還真讓宋德華看的心動起來。

如果不是宋德華心裏知道眼前的藍鵲是殭屍的話……而且還是黃眼等級。

宋德華腦細胞突然有些不夠用,頓時腦子空白了幾下。,接着慢慢的分析着眼前美女說的一切要求。

“衣服上千件不難,有錢直接搞個批量定做就是了,而且宋德華的士兵也要穿。食物不是問你,鬥士和星獸都可以,何況殭屍們不是像人那樣的一天三餐,而是大半個月飽一次就夠了……”

宋德華心裏慢慢嘀咕着,盤算着劃不劃的來。最後宋德華覺得挺賺的,反正藍鵲說的那些說白了,有錢都能弄好。

只是最後面那一條讓宋德華難做了,聯姻?和殭屍? 而且宋德華還知道恐怕眼前的藍鵲說的聯姻可不是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宋德華總感覺有陰謀一般。

“怎麼樣呀!帥哥!你是我看到過第一個敢來我地盤找我的男人,所以你運氣很好哇。”藍鵲裝老成道。事實上她已經數百歲,應該更老成。

“聯姻的事推後,其他的條件全部可以!”宋德華道,兵力很重要,指不定那鬥士就大批來到自己的星球來到都市,宋德華必須要先部署好。

“好!聯姻確實可以推遲,不是現在都說結婚要先拍拖嗎?”藍鵲拿出一本書翻了起來。小書,封面有個妖豔的女人。

宋德華一看那書,傻了!

言情小說……

眼前的數百年殭屍居然在看言情小說,還知道結婚前要先拍拖。

宋德華感覺自己腦子真的亂轟轟的,這和他要來一場血腥戰鬥完全不是一個事呀!

“恩,是的,書上果然是這樣說的。帥哥,你是老實人,我藍鵲王就是喜歡老實的!”藍鵲翻看許久後道,肯定了宋德華的話。

只是她完全沒顧慮此時宋德華的感受,也沒去在意宋德華那呆滯一般的表情,而是擡頭想着什麼。

“喂,你說我前兩天爲了這套衣服是拿大金磚換的,結果那個店家嚇的很嚴重,還給了我幾張紅色的鈔票,你說我那個大金磚虧沒虧?怎麼我現在回想起來感覺我虧了很多一樣……”

藍鵲說了一句讓宋德華吐血的話,接着藍鵲還用手比劃了下,有兩個拳頭拼起來那麼長那麼多。而宋德華徹底無語了,但又不好說虧,在沒摸清楚眼前藍鵲王的脾氣什麼之前,宋德華不會覺得自己是安全的。

“什麼人!”在宋德華還在呆滯的時候,那最先出來的藍眼殭屍突然喝道,接着身子陡然消失,最後卻是傳來打鬥聲。

“哎呀,該死的,居然有人打攪我們拍拖!”藍鵲突然道,黃色的眼睛深邃的看着外面。

“蓬!”

一道人影閃了過來,卻是王波。而此時那藍眼殭屍也重新回到原來的位置。看來剛剛他們交手是沒輸沒贏。

“他們呢?”宋德華問道,宋德華的意思是王波的三個兒子呢?按道理他們是一起來的。

只見王波臉色尷尬,低聲道“被他們捕了,我們中埋伏了……”

說完還不忘看着向藍鵲王,可是當他看到藍鵲王的時候臉上露出不比宋德華震驚的表情,看的呆滯,接着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哎呀,夫君,要早知道這個小將軍是你的人我就不捉他們了。剛剛他們一路來殺了我四個哨兵,八個暗崗,還有十多個士兵。所以奴家纔不得不讓人把他們捉了嘛。”

藍鵲突然道,而她的話終於讓宋德華意識到了眼前這個嬌滴滴的女人有多厲害了。果然和宋德華想象不一樣。

眼前這個看起來像和人畜無害的美女,其實力已經達到一個恐怖的地步。就從剛剛她將王波殺了多少人裏就可以看出來。

起碼藍鵲一開始就知道自己的存在,而且放開意識將四周所有情況都收入眼中,瞭如指掌。

很難想象,要是宋德華帶着江田成和八百殭屍兵直接攻進來後果會是什麼。恐怕和送死差不多吧。

宋德華越想越心寒,尤其是看到了王波那駭然的眼神和表情後。宋德華知道,藍鵲說的一字不差,所以王波已經害怕了。

這樣的敵人,這樣的對手已經是惡魔,不可對敵。

“你去把將軍的人放了。”藍鵲最後對那藍眼殭屍道。話剛落,藍眼殭屍轉身就向外走去,對藍鵲的話甚是服從。

這也讓宋德華看到了藍鵲的管理手段,一個女人能做到這樣,確實不易,而且遠在宋德華之上。

眼前的女人不簡單呀!

不過如今之計,宋德華只能和藍鵲一起合作。不說長遠的,就是等下自己的八百多士兵過來,也是送死……

“藍鵲,多謝了。”宋德華此時親切道,順着生逆者亡。宋德華知道有時候該怎麼做。

“夫君的事就是奴家的事,客氣了。”藍鵲最後道,手中的書拿起來繼續翻看,似乎此時來了很大的興趣。

“夫君,你的兵來了,你去忙吧。我得好好看書,好知道怎麼談戀愛呢。不然和你在一起,我怕我跟不上節奏。”

藍鵲最後道,說的宋德華直接額頭見汗。要是藍鵲是男人,宋德華心裏還好受點。可偏偏眼前的是個女的,見到一個女的這樣厲害,宋德華心裏開始感覺害怕起來。

不是怕死,是驚訝與女人的手段和厲害。

“那是夫君帶着來和你士兵們好好相處的兵,不然我們聯姻後一家人不識一家人多不好。”宋德華哈哈笑道。

一瞬間,宋德華腦海突然有了對付藍鵲的辦法。如今的藍鵲始終是女人,女人愛好的,藍鵲一樣也是。

“就知道夫君想的周全。”藍鵲邊看書邊道,說完又擡頭看了看月亮想着什麼。

“藍鵲,等我好消息,衣服什麼的很快就有了!”宋德華哈哈笑道,說完帶着王波出去。此時王大虎三人在那藍眼殭屍帶領下也走了過來,一臉的莫名其妙。

剛剛他們以爲自己會死了,想不到居然是釋放他們。

宋德華對着藍眼殭屍點頭,表示感謝。而那藍眼殭屍直接對着宋德華鞠身,表示對宋德華的尊敬。看來剛剛的對話他已經全聽進去了。

而且宋德華此時相信藍鵲的話是真實的,也就只有這樣,他的下屬纔會這樣對自己,否則只會漠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