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晚晴一步一步的走到李麟身前,伸出玉手輕撫李麟的面頰,臉上掛著濃濃的柔情。

李麟伸出雙手,似乎有些猶豫,有些掙扎。緊接著左手猛然上揚,擒住宋晚晴的右手,在其手中有一柄寒光閃閃的匕首。

「為什麼,為什麼……」李麟痛苦的說道。本以為已經徹底遺忘,再次面對,依然讓李麟痛苦的發狂。

「我知道你很厲害,世界第一殺手,第一雇傭兵,但是你為什麼不來救我。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嗎?所以你該死!」晚晴臉上的神色漸漸的變得凄厲。

(未完待續) 「對不起,我當時並不知道!」李麟痛苦的搖頭。作為華夏建立的雇傭兵團,鐵手的人很少在華夏國內活動,畢竟華夏的制度相對健全,國家武力強盛。就算國際最優秀的鐵手傭兵團在華夏也沒有太多的生存土壤。這就造成了李麟和宋晚晴之間消息的閉塞。甚至為了儘可能減少宋晚晴的危險,兩人之間的聯繫也較少。這些原因使得李麟對宋晚晴的消息了解極端滯后,才出現宋晚晴自殺半年吼李麟才知道的悲劇。

「不知道,一句不知道就可以掩飾一切嗎?我恨你……」宋晚晴厲聲說道。


「你應該恨我,當年我們的相遇對你來說就是一個錯誤。你是大企業的千金,而我只是一個遊盪於戰場上的孤魂野鬼。你的青睞曾經被我認為是老天最大的恩賜,我也願意為你付出一切!」李麟幽幽的說道。掩埋心底的秘密被翻騰出來,就如同已經快要癒合的傷口被生生撕裂。

「願意為我付出一切?你說得好聽,那你就去死吧!」宋晚晴冷笑著說道。

「晚晴,你看我有什麼變化?」李麟深深地看著她,眼中露出一抹罕見的溫柔之色。

「你這話什麼意思?」宋晚晴臉上露出不解的神色。

「哎!」李麟深深的嘆了一口,右拳猛然轟出,將身前宋晚晴大半個身子轟碎,半天血雨淋了李麟一身,但其臉上的神色卻沒有絲毫的變化。

「你……,你竟然殺了我?」宋晚晴滿臉不可置信的尖叫道。

「我知道你不是晚晴,你是這該死的大陣幻化出來的人,但是我還是要告訴你,我剛剛說的話並沒有騙你。我趙無極可以為了宋晚晴去死,前世的我也是這麼做的。不過今生我已經不是趙無極,我是李麟,所以你也不是宋晚晴。」李麟說到最後,臉上的溫柔化為滲人的冰寒。

「前世?你……是從輪迴中覺醒之人?」宋晚晴臉上的絕望化為驚恐的尖叫,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輪迴我不懂,或許可以稱我為靈魂穿越者!」李麟臉上的神色愈發冷酷,雙手用力,生生將幻化成的宋晚晴捏成碎片。

戾氣消失,李麟的臉上閃過一抹落寞的神色,整個人看起來孤寂的可怕。

「大色郎,你怎麼了?」一抹關心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李麟神色漠然的轉身,一道無比熟悉的青春容顏出現在李麟的眼前。

「秦雪玲?」李麟神色如同一眼枯寂的泉水,沒有絲毫的波動。

「一年多沒見,一見面就擺著一張臭臉,好像誰欠了你的錢一般!」秦雪玲依然如同初見一般嬌蠻活潑。

李麟臉上露出一抹溫和笑臉,道:「陪我走走吧!」

也許是李麟臉上的落寞影響到了秦雪玲,她沒有說什麼,很是安靜的跟在李麟身邊。

「既然都來了就出來吧!」李麟神色平靜,對著周圍漸漸濃郁的粉色迷霧說道。

「殿下依然敏銳啊!玉英姐姐,我就知道咱們是瞞不過殿下法眼的。」一抹頗為豪爽的聲音傳來,一個身披戰甲的高挑身影從迷霧中走來,在她旁邊則是一名清秀異常的白衣女子。

「玉英,素素,你們也來了!」李麟臉上無悲無喜,彷彿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無情姐姐也來了,不過她好像生氣了。殿下,沒想到你竟然有這麼多的紅顏知己。」白素素摘下頭上的盔甲,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他本就是個大色郎,有這些女人一點都不稀奇。」旁邊的趙玉瑩臉上同樣掛著淡淡的微笑。這是一個睿智的女子,儘管心中不上是太情願,臉上卻沒有絲毫的表現。

「哼!」一聲冷哼傳來,一身青色長裙的敖無情走到李麟的身邊,她看向俏生生站在李麟身畔的秦雪玲看去,臉上的神色頗為不善。

與此同時,還有幾道虛幻的影子隱藏在粉色迷霧中並沒有出來。李麟看向她們一眼,卻也不在繼續強求。

「大家隨我一塊走吧,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李麟臉上掛著一抹淡淡的微笑,但是眼神中冰冷卻沒有被突然出現的幾女看到。

「好吧,不過大色郎你要記住,我們可是有婚約的,這個漢王妃的位置誰也搶不走!」秦雪玲秀氣的瓊鼻微皺,滿臉敵意的看著身畔的敖無情。敖無情臉色也不好看,白素素和趙玉瑩同樣神色怪異,這一男四女的組合竟然一時間沉默下來,氣氛說不出的怪異。

一行人越走越深,越走粉色迷霧越重,到了最後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而在這種情況下,李麟卻是越走越快,而且臉上的神色越來越堅毅。彷彿這無邊粉色迷霧根本就無法影響到他一般。

「大色郎,我們就在這裡說吧!」秦雪玲嬌憨的說道。

李麟不言,只是走的更快了!

「你到底要將我們帶往哪裡去?」敖無情怒聲說道。可惜李麟依然沒有說話,足下的腳部始終沒有絲毫的停留。

「殿下,我們休息休息吧!」白素素的聲音傳來,照樣沒有得到李麟的回應。

「李麟,還是停留一下吧,我感覺這粉色迷霧有些不對!」趙玉瑩的聲音透著冷靜。卻無法讓李麟有絲毫的變化。

噌——!

一聲微弱的劍鳴,一道袖中劍從粉色迷霧中準確的刺向快速疾行中的李麟。

當——!

白虎劍猛然出現在李麟的手中,將偷襲他的細劍擋了回去。同時腳下沒有絲毫的停留,依然故我的前進。

嗚——!

一道黑色長槍殺來,上面的力道頗為不弱,李麟反手一擊將其磕開。

「啊——!」一聲尖叫,使得李麟前進中的腳步一頓,繼而豪不停留的繼續前進。

「李麟,你再不停下你的小情人可要被我殺了!」敖無情冰冷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李麟臉色不變,豁然轉身,白虎劍和青龍刀飛快的出現在手中。

「陰陽相合,太極龍虎圖!」隨著李麟的呼喝,青白兩色太極圖猛然形成,向著後方迷霧中的敖無情狠狠的碾壓而去。

與此同時,李麟周身涌動著藍色熒光,整個化為一道藍色的飄忽光影,快速向著前方而去。

轟隆一聲巨響,整片粉色空間都發生了晃動。

「混蛋,哪裡逃!」蘊含著無比怒氣的暴喝聲從後方傳來。數道身影如同鬼魅般向著李麟追去。

距離聖山兩千九百九十丈處有一座平台,平台上散落著大片的枯骨,同時還有大量折斷的刀劍散發著淡淡的光輝,訴說著它們曾經的輝煌。在平台下方則是一片粉色光幕,只是此時光幕猛然劇烈晃動起來。一道雄壯的身影從粉色大陣中走了出來,只見此人臉色狼狽至極,稜角分明的臉上還帶著淡淡的驚駭之色。此人竟然是和李麟交過手的天帝城第一公子,神魔學院內院核心弟子戰公子陳戰。卻沒想到他能夠成功從大陣之中走出來。

「好恐怖的紅塵煉心大陣,如果不是在關鍵時刻召喚了上古戰魂附體,恐怕我根本就走不出來!」戰公子看著後方的大陣心有餘悸的說道。

緊接著他走上平台,想要恢復精神,準確繼續向上攀爬。中央聖山高三千丈,現在兩千九百九十丈已經爬完了,只剩下最後的十丈他就可以成功登頂。到時候獲取小世界的印記,有機會煉化這個世界的本源。

當其剛剛走上平台,戰公子臉上突然一變,因為他在平台上發現了一枚半毀的玉簡,上面散發著和下方光幕相同的波動。陳戰輕輕拿起,神識掃入其中,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

「紅塵煉心大陣的陣圖!可惜只是殘圖,否則單單這枚玉簡的價值就是無量!」戰公子不知道這裡為什麼會有這枚記載著紅塵煉心大陣陣圖的玉簡,還被人破壞了大半,但是戰公子卻憑藉這枚玉簡以及之前在紅塵煉心大陣中的經歷,對於這上古奇陣有了一些領悟。

「現在就讓我看看能否控制和影響紅塵煉心大陣的運轉!」戰公子臉上露出一抹躍躍欲試的神色。要知道,除了他,這紅塵煉心大陣中還有兩個人深陷其中的傢伙。

戰公子盤膝走到粉色光幕前,將殘破玉簡中的內容全部印入心間,后整個人接連打出幾十道印法,體內的真氣迅速消耗,一股詭異的波動從他的雙手之間顯現。

「去!」

戰公子一聲低喝,雙手猛然按在粉色光幕上,一道只有小兒手臂粗的黑色通道在粉色光幕中形成,原本屏蔽神識的煉心大陣竟然因為通道出現一抹破綻。使得戰公子的神念可以通過這通道探入大陣之中。

「咦?這個趙無極好強悍的心智,好快的速度!」戰公子臉色一變,在他的神識中,李麟正在被幾道模糊的身影追殺,但是他整個人的速度卻極為迅速,而且以最短的路線向著上方出口而來。作為上古奇陣,紅塵煉心大陣內部自稱空間,而且有濃郁的粉色霧氣籠罩,就算是武皇巔峰的高手都無法探出神念。李麟連武皇都不是,卻也看筆直的向著出口而來,這份詭異的能耐讓戰公子大為皺眉。

(未完待續) 「好詭異的氣息,有些類似空間本源之力,但又有很大的不同。」 韓先生,我想請你結個婚 ,臉上的神色頗為好奇。

轟隆隆,李麟猛然停頓,轉身劈出幾道燦爛的刀芒,將幾道追擊的黑影擊退。繼而繼續向著出口逃去。他已經下定決心,迅速過關,絕對不喝這些未知的東西糾纏不休。

「這傢伙身上恐怕有大秘密,絕對不能讓他這般順利的通過考驗!」戰公子神色一稟。他欣賞李麟的戰力並不代表他可以容忍李麟前來和他爭奪這小世界的本源。這是一場難得的造化仙緣,戰公子勢在必得,當然不想在最後關頭出現李麟這個意外。


當戰公子將神識掃向衛清璇的時候,臉上閃過一抹促狹的微笑。

「小子,這次可便宜你了!」

接著戰公子雙手舞動,粉色光幕竟然隨著他的雙手而發生緩慢的變化。內部陣法更是瞬間發生了變化。

「本公子攪亂了陣法,現在內部已經亂成一團了,就算你有秘法可以通過,這次也只能困在其中。」戰公子鬆了口氣,臉上露出一抹放鬆的神色。只剩下最後一道關卡了,看看平台上那一堆枯骨,戰公子心中沒有絲毫的放鬆。能夠闖過紅塵煉心大陣的沒有一個是簡單角色,但是這些人卻都死在這裡,小世界從古到今傳承下來依然沒有被人煉化,這就說明這最後一關比前幾關還要兇險,這最後的十丈恐怕才真的是死亡之路。他之所以花費大力氣攪亂煉心大陣,不過是不希望李麟和衛清璇闖出來對他造成影響。更何況戰公子也有一些秘密並不想讓人知道。

煉心大陣之中,就在戰公子窺探他的時候,李麟就有了一絲微妙的感應,只是這種感應受到粉色霧氣壓制,感覺很是模糊。李麟雖然狐疑,卻沒有時間停留。身後的幾道黑影早已經褪去敖無情秦雪玲等人的相貌。一個個化成一團烏黑色模糊的虛幻身影追擊李麟。最重要的是這些黑影速度極快,攻擊力也非常恐怖。李麟如果不是有六芒星的力量不斷逃遁,還真的有可能被這六條模糊的黑影圍住滅殺掉。

「該死的,這煉心大陣之中果然有活著的生靈,前面的千幻魔蛛和現在不知道什麼根腳的黑影都是活生生的生靈。也不知道除了這些還有沒有其他的。」李麟暗暗叫苦,這六道黑影就像是傳說中的靈魂,不但可以蠱惑人心,還且還可以極大的防護武力傷害。這種能力很麻煩,尤其是對李麟這種力量大於神通的武者來說更是吃虧不小。

轟隆一聲,李麟臉色一變,他發現自己竟然闖入了一片粉色雷海中,不錯,就是粉色的雷海。

天地神雷基本上都是紫色,白色的也有,但這粉色的雷電李麟還是第一次看到。還沒等到他反應過來,後方追擊的六道身影同樣沖了進來。

嗡——!

一股魅惑之氣從前方傳來,幾道粉色雷電形成的人型生物慢慢擋住了李麟的去路。

「這又是什麼鬼東西!」李麟神色一變,現在他的處境變得極為糟糕。正可謂是前有強敵,後有追兵。


「拼了!」李麟一咬牙,手中青龍刀揮舞,淡淡的龍吟伴隨著熾烈的刀芒橫掃前方攔路的數道雷電身影。

噗嗤一聲!威風凜凜的粉色雷電生物竟然應聲而炸,化為漫天粉色雷電。

「咦?竟然是銀樣鑞槍頭!」李麟神色一喜,顧不得繼續探究,猛然沖入粉碎的漫天雷電中,向著遠處逃去。

滋啦啦——!

一種淡淡的酥麻感從四肢百骸沒入身體,李麟也沒有在意。觸電本就是這種感覺,而且這種酥麻頗為微弱,根本就對李麟造成不了太大的影響。

「都去死吧——!」一聲嬌吟從前方雷海中傳來,一道穿著暴漏,赤著玉足的倩影在粉色雷海中縱橫衝殺。

「衛清璇,沒想到她也被困在了這裡!」李麟神色一變,沒想到又在這無邊幻境中碰上她,是巧合還是有人在暗中艹縱?

李麟突然想到了之前那種若有若無的窺探感,再加上一種莫名的壓力出現在心頭,好像這處煉心大陣形成的空間和之前已經不同。至於哪裡不同,李麟就說不出來了。

嗖嗖——!

三道黑影衝殺過來,李麟一刀斬出,熾烈的刀芒斬向最前面的那道黑影。

噗嗤一聲,那道黑影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虛幻的身體瞬間一分為二,短短几個呼吸就徹底湮滅不見。

突然的變故將李麟嚇了一跳,原本悍不畏死的黑影猛然頓住,行動變的猶豫起來,彷彿對李麟突然發出那一擊感到說不出的恐懼。

「這是怎麼回事?剛剛那一刀的威力好像比之前大了很多啊!」李麟略帶迷茫的舉起青龍刀,半截殘刀清亮如水,刀柄上的龍眸依然露出半閉合狀態。他感到剛剛那一刀的特殊和青龍刀應該沒有關係。

「怎麼會這樣?再試一試!」李麟神色一動,再次向著另外一個虛影發起攻擊。

噗嗤一聲,刀芒閃過竟然斬掉了幻影的半個手掌,要知道這一擊李麟所用的力量並不強,而對面的無形黑影卻也有武皇中期的實力,攻擊手段甚至比李麟也不弱多少。

啊——!

一聲慘叫,失去半隻手掌的人形虛影猛然後退到粉色淚海邊緣,好像對李麟極為忌憚,一時不敢繼續攻擊。剩下的四道黑影也沒有繼續攻擊,反而死死的盯著李麟,隱晦的波動告訴李麟這幾道不知道什麼鬼東西的虛影在忌憚他。

李麟沒有說話,他催動真氣從青龍刀上形成刀芒,神識深入刀芒中仔細觀察。半響之後,李麟略帶驚詫的看向身後的粉色淚海。

「沒想到竟然是這粉色雷電的力量,只是在攻擊中被沾染了一點就有如此威力,那要是多吸收一些,對付這些虛影還不簡單。」

想到這裡,李麟狠狠地瞪了幾道虛影一眼,整個人迅速向粉色雷海衝去。要說這裡雷電最濃郁的地方,毫無疑問就是衛清璇獵殺人形雷電的地方。李麟知道自己剛剛只是在其中沾染了一些就有如此威力,那如果吞噬更多,對付這些虛影也就更簡單了。李麟不相信這不知道運行了多少年的古陣之中就只有這麼幾道身影。如果之前再多出現幾尊,李麟連逃跑恐怕都成問題。

「是你!你竟然走到了這裡!」剛剛踏入雷海雲層,正在大殺四方的衛清璇猛然轉過身來,俏臉上滿是吃驚之色。

「你恢復清醒了?」李麟訝然開口。現在的衛清璇眼中哪裡還有絲毫的迷茫,一張俏臉上滿是殺戮的麻木。

衛清璇收起手中的長鞭,清亮的眸子越過李麟,看向跟著李麟而來的五道無形虛影,俏臉一抽,將心底的憤怒生生壓下。

「快些吸納這粉色雷電,這是對付這些無形虛影的唯一手段。」

「你不說我也要做,不過這粉色雷電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為何對這些生物如此克制?」李麟湊過來,低聲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