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客氣氣說完,又自我介紹了一下,順便介紹了同來的兩個同伴,這才笑著問道:「敢問兄弟高姓大名,來自何方,可有見到可疑之人?」

此人複姓赤鯤,單名一個宏字,乃是三人之首,在他之外,另外兩個一個叫赤鯤宇,一個叫赤鯤逑。

愛情未滿 三人皆來自赤鯤城,本次出海是例行巡邏,防止敵對勢力入侵。

之所以往這邊來,有特意來到林昊面前,是因為他們嗅到了嗜血魔蝠出現的痕迹,而根據以往的經驗,一旦有嗜血魔蝠出現,通常會伴隨著敵對勢力人馬。

林昊也沒隱瞞,道:「我叫林紫霄,是外界來人,來這天荒祖地尋找離開天荒域的辦法。

之前有見到一人,自稱赤鯊千里,操縱嗜血魔蝠萬千,就不知是否是你所說的可疑之人。」

「赤鯊千里?」赤鯤宇赤鯤逑大驚失色,似乎那赤鯊千里真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

等到回神,赤鯤宇冷笑:「赤鯊千里,怎麼可能,若果真是他,你怎麼可能活得下來?說,你究竟什麼人,來我赤鯤城海域有何目的?」

清妾 赤鯤逑也出聲質疑,並不相信林昊的話。

赤鯤宏眉頭大皺,沉聲道:「夠了,難道赤鯊千里出現在這裡很奇怪,我觀這位林紫霄兄弟是個磊落之人,並非蠅營狗苟之輩,既然他說得出赤鯊千里,還操縱著大量嗜血魔蝠,想來就不會有假。

至於為什麼他現在沒事,你們難道覺得明知道我們來了赤鯊千里還會在這裡逗留?」

人就是這樣,有些人天生看什麼都不順眼,看什麼都充滿懷疑,而有的人則不會,內心光明得多。

其實赤鯤宏並不理解林昊所謂的外界,也不知道什麼天荒祖地,更加不知道天荒域。

他對林昊那些話的理解,就是林昊來自十分遙遠的地方,來自這片廣袤的海域之外。

最後,他相信自己的直覺,他相信林昊沒說謊,他相信之前赤鯊千里真的出現在這裡。

只是有一點他跟旁邊赤鯤宇赤鯤逑看法一致,那就是林昊不可能是赤鯊千里的對手,赤鯊千里是被號角聲嚇跑的。

雖然三人之中以赤鯤宏為首,但是對他這樣的判斷,赤鯤宇赤鯤逑兩人顯然不認同。

相視一眼后,赤鯤宇冷聲道:「既然你如此堅信此人沒有問題,那我也不便多說,但因此而引發的後果,你要一併承擔。」

說完率先離去。

此後不久,留下差不多同樣的話,赤鯤逑返回戰船。

赤鯤宏不以為意,笑道:「紫霄兄弟別介意,他們就是這樣,生怕有人對赤鯤城不懷好意。」

說完又主動發出邀請:「未知紫霄兄弟可有下一步的打算,若是沒有,不妨先到我赤鯤城做客,也好領略一下海上之城的風光。」

林昊自然不會與那兩人一般見識,正好他現在沒有確切的行動方向,對於這裡的一切也一無所知,聞言便點頭笑道:「那就叨擾了!」

……

林昊隨赤鯤宏返回戰船。

戰船名為天龜號,體積龐大,戰鬥力超強,可抵禦海上一切風浪,號稱永不沉沒,據赤鯤宏的說法,這樣的戰船,赤鯤城一共有四艘。

天龜號是作為母艦而存在的,在天龜號之外,還有大大小小的戰船上千艘,與天龜號一起構成一支編隊。

別看天龜號體積龐大,其實行動起來速度是十分迅捷的,上面也十分平穩,基本上感覺不到顛簸。

因為外來人士登船必須報告最高指揮官,是以赤鯤宏返回戰船的第一件事,就是帶著林昊去見統領。

天龜號上一共十個統領,十個統領之上,還有一個總攬全局的大統領。

一個外來者登船這種事,自然是不用驚動到大統領的,報備十個統領裡面隨便一個就可以。

赤鯤宏是九統領麾下的一個小頭目,要帶林昊去見的自然也是九統領。

對此林昊也沒什麼意見,想要搞清楚這裡的情況,接觸到的人自然是越高越好,赤鯤宏帶他去見九統領這件事,他其實是很滿意的。

只是他沒想到,九統領居然是個女人,還是個分外狂暴粗獷的女漢子。

見到她的地方不是在哪處殿堂,也不是在哪個酒館,看到她的時候,天龜號一處廣場上,她正在與人角力。

說她女漢子就是這個原因了,要說長相,其實嬌滴滴很精緻,要說身材,更是玲瓏浮凸火爆得一塌糊塗,偏偏就留了一頭短髮,然後在一群粗豪大漢的圍觀吶喊下,光著膀子跟人角力。

感覺頗有趣,林昊問道:「那就是你們統領?」

赤鯤宏也有些不好意思,苦笑道:「那是九統領,我的直屬老大,其實她這個人挺好的,就是……」

似乎不知道該怎麼說,半天沒有下文。

也就這個時候,一聲低吼,場中九統領把對手掀翻了,那可是一個塊頭大她兩倍不止的大漢,一直以神力著稱。

看到這一幕,瞬間周圍呼聲雷動,高喊「九統領威武」,「九統領神力」。

九統領得意洋洋的笑,隨手接過一個拋過來的酒罈,仰頭就灌,那份瀟洒,就連林昊都不禁暗暗點頭。

不湊巧,九統領也注意到他了,一壇酒喝完,抹了抹嘴角,似笑非笑道:「這位小兄弟很面生啊,新來的?」

林昊還沒回答,赤鯤宏應道:「老大,這位是……」

還沒說完就被九統領抬手止住了,沖林昊勾了勾手指,九統領壞笑道:「不管你是誰,既然來到本統領的地盤,就要遵守本統領的規矩。」 仙界美女遍地,要說那種熱辣狂放的,其實也不是沒有,但是野到九統領這個程度,骨子裡都是那種張狂的野性,真心也少見。

正是這種特殊的氣質,使得人下意識忽略這其實是個女人,另一方面,也為她平添了一種獨一無二的美。

對於自己被選中,林昊頗有些意外,但他也沒怯場,依言從人群中走到場中,笑道:「你什麼規矩?」

九統領打了個響指,舔了舔紅唇道:「打贏我,不管什麼要求,我都答應你。」

又眨了眨眼,調戲道:「只要你能打贏我,我整個人都是你的哦!」

當真是骨子裡都充滿野性,令人十分有征服的慾望,周圍的人似乎也喜歡這種場面,話音剛落,頓時呼聲四起,山呼海嘯。

「打贏她!」

「打贏她!」

「兄弟,別怕,我們都支持你!」

「打贏九統領,今晚洞房!」

「……」

看來不光是九統領一個人野,這周圍所有的人,全都無比狂野。

置身於這種歡呼的海洋中,林昊有種來到原始部落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人覺得很舒服,這一刻的他什麼都不需要想,只需要熱血,只需要好好展示自己的肌肉去氣力。

也就這個時候,赤鯤宏高聲道:「紫霄兄弟,別怕,干翻九統領,以後看她還猖狂。」

連手底下的小頭目都反了,聽這話,場面更加熱鬧起來,笑聲喧天。

林昊也放開了,雙手五指動了動發出雷鳴般的響聲,再一扭脖子,更有霹靂電光隨著聲音一起出現。

看他似乎也頗為不凡,周圍氣氛更加熱烈了,簡單的活動過後,林昊笑道:「真的只要打贏你,什麼要求你都能答應我?」

九統領酥胸一挺,傲然道:「那當然,我赤鯤飛羽一言九鼎,一向說話算話。」

很驕傲的一個人,應承起來半點折扣都不打。

林昊點頭笑了笑:「赤鯤飛羽,不錯的名字,我叫林紫霄,接下來要得罪了。」

說完雙臂一伸,只聽「嘭」的一聲,瞬間上身衣物崩碎,露出精壯的上身。

「哈哈哈哈!」

「紫霄兄弟,你到底行不行啊?」

「太瘦弱了,這個樣子怎麼跟九統領打哦?」

「完了,紫霄兄弟你就乖乖認命吧,好好接受九統領的調教,她會讓你很爽的!」

「……」

人群哈哈大笑,調侃之言絡繹不絕,倒不是別的,主要是林昊太瘦弱了。

這天龜號上的人穿著打扮都十分狂野,男人基本上光著上身,渾身古銅色肌膚,隆起的肌肉,那一個個,比健美先生還要健美先生。

就連女性,大多也只是胸甲遮住胸膛,在此之外,小蠻腰,馬甲線,都是一清二楚。

而看林昊此刻的樣子,跟這裡隨便一個男人都沒法比,倒是跟女人有得一拼。

這個時候赤鯤飛羽也樂了,上前圍著林昊轉了幾圈,又伸手摸了幾把,最後一隻手搭在林昊肩膀上,嗤嗤笑道:「小兄弟,你這到底行不行啊?看你這個樣子,我真的怕洞房的時候你都哐當不到邊哦!」

真的敢說,這話一出來,周圍又是一陣爆笑。

林昊也沒覺得不好意思,樂道:「放心,要真有那麼一天,絕對是你跪下求饒。」

說完抓住赤鯤飛羽的手,直接就是一個過肩摔。

沒想到他會這麼直接,也沒想到他看似並不強壯的身體里,居然隱藏著如此狂暴的力量,赤鯤飛羽被摔在甲板上,只聽「嘭」的一聲,好似整個天龜號都在震。

「好!」

「好樣的!」

「紫霄兄弟乘勝追擊,直接騎上去,千萬別讓她有翻身的機會!」

「等了這麼久,終於有人能降服九統領了,哈哈哈哈!」

「……」

周圍人群大肆歡呼,對林昊摔倒赤鯤飛羽的舉動讚不絕口。

赤鯤飛羽也不起來,就躺在地上,看著那一頭黑髮迥異於尋常男子的男人笑。

林昊也沒趁人之危,笑著伸出一隻手:「怎麼樣,還行不行?」

赤鯤飛羽伸手拉住他的手,借勢起來,剛站穩就是一個膝撞,跟著抱住林昊的腰,以血還血,以牙還牙,一個過肩摔。

「嘭——」

這次輪到林昊被摔在甲板上了,那巨大的撞擊力,直讓甲板上都憑空冒氣煙塵。

林昊也沒起來,就躺在地上笑。

周圍大片的噓聲中,赤鯤飛羽笑盈盈在旁邊蹲下,道:「怎麼樣,還行不行?」

林昊也不答,笑道:「你走光了。」

赤鯤飛羽低頭看了一眼,好像的確有點,卻也不在意,笑著伸出一隻手。

林昊也只是隨口一說,見她伸手,便也伸手被拉著站起來。

赤鯤飛羽本以為林昊也會有樣學樣,趁她不注意偷襲,然而林昊並沒有。

這讓她更覺得有趣了,當下弓起身子,雙臂如獵豹撲食一樣往前伸出。

知道這是玩真的了,周圍情緒越發高漲,遠處,也悄悄多了一些關注的人。

林昊笑了笑,歪了歪脖子,捏了捏拳頭,頓時渾身雷光爆閃,兩個拳頭再一撞,只聽咔嚓一聲,虛空憑空傳來一道驚雷。

很快這種異狀又消失了,林昊又變回最初的樣子,學著赤鯤飛羽的樣子,弓起身,伸出雙臂。

此後不久,兩個人兩隻手分別糾纏上了,各自抓住對方雙肩,然後頭也頂上了。

這是最原始的角力,什麼都不比,就單純的比氣力。

這種原始而古老的比試方式,在而今仙界早已失傳,就連天荒域,都不再有這種習俗。

林昊之所以知道,還是前世遊歷到一個小部落的時候見過。

與鑽石富豪的祕密愛情:純情寶貝 而對於周圍的人來說,似乎這就是他們最樂於看到的,也是最讓他們興奮的比斗方式。

是以這個時候,本就喧鬧的氣氛再次攀升,各種各樣的呼喊聲直衝雲霄。

便在這樣一種熱烈的氛圍中,林昊和赤鯤飛羽開始角力。

「你到底是誰?」

「林紫霄。」

「你覺得你能贏我?」

「不試試怎麼知道?」

「我會把你吊起來打的,到時候別哭。」

「正好,我覺得你的屁股打起來應該很爽,到時候別叫。」

「大言不慚!」

「嘿,彼此彼此!」

極品夫妻 「……」

正式的角力還沒開始,嘴上先戰一波,等到真正的角力開始,那無形的力場衝突起來,很快方圓方圓千米空無一人,所有甲板上的東西都憑空懸浮而起。 一場原始的角力,雙方僵持有差不多一個小時,最終平分秋色,握手言和。

其實赤鯤飛羽並未盡全力,但是林昊一樣,神通手段基本上沒有動用。

結束后,赤鯤飛羽很是流氓的在林昊身上摸了一把,笑道:「摸著還蠻舒服的,既然你有這個實力,要不要考慮一下今晚跟本統領洞房?」

知道這女人在說謊,林昊也不拆穿,笑道:「我無所謂,你要不介意,我現在就能跟你去。」

赤鯤飛羽又笑:「還是算了,你太瘦弱了,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說完又丟出一塊令牌,「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人了,今晚天黑之時過來見我。」

完全不給拒絕的機會,說完很瀟洒就走人。

前妻成新歡 手上的令牌似乎是個好東西,周圍不少人看著眼熱,林昊看了一眼,發現上面有飛羽二字,還有一些圖案,總體來講好像沒有什麼特別的。

這時赤鯤宏走了過來,驚喜道:「紫霄兄弟,你發達了,這可是飛羽令,是唯有九統領貼身護衛隊飛羽衛成員才有資格持有的,從今往後,你就是飛羽衛一員了。」

赤鯤宏的樣子看上去十分羨慕,目光中又隱隱帶著敬畏。

林昊好笑:「這飛羽衛莫非比你這種小頭目還厲害?」

赤鯤宏點頭:「那是,我雖然也是個小頭目,可跟九統領身邊的飛羽衛比起來,還是差遠了啊!」

林昊「哦」了一聲表示明白了,隨手把飛羽令遞過去,笑道:「那我送你,你要不要?」

赤鯤宏趕忙跳開,哭笑不得:「紫霄兄弟你別開玩笑,這東西可不是隨便拿的,你這可不是幫我,你這是在害我。」

「是嗎,那算了,既然你不要,我就先拿著。」林昊也沒勉強,直接將飛羽令封入掌心竅穴空間。

……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夜色降臨。

天荒祖地的星空似乎比外界來到要瑰麗一些,抬頭看,那浩渺星河,看上去無比古老,彷彿老去的歲月。

巡邏工作主要在白天,當時間來到晚上,天龜號會放慢速度,上面的人也可以放鬆放鬆了。

林昊走在甲板上,身上原來的衣服已經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十分粗狂的魚皮衣,脖子上還掛了一串項鏈,赤鯤宏送的,說是深海巨鯊的牙齒所制,是第一次下到深海的戰利品,這個樣子的他,粗放狂野,看上去還真有了那麼一絲絲土著的味道。

按照早些時候赤鯤飛羽留下的話,他現在準備去見赤鯤飛羽。

一路過來,身邊隨處可見熊熊燃燒的篝火,篝火上靠著不知名的肉,篝火旁,男人,女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偶爾也幾個人一起,跳著狂野充滿原始氣息的舞蹈,十分熱鬧。

作為十大統領之一,赤鯤飛羽在天鯤號的住處十分好找,直接去到天龜號最核心的區域,找到那唯一的一座鳥翅形宮殿就好。

因為手持飛羽令,這一路十分順暢,並沒有遭遇任何刁難,很快林昊來到飛羽殿。

相比附近的其它建築,飛羽殿的造型要精緻一些,但總的來講還是粗獷大氣,給人一種大海般沉重之感的同時,又給人一種極強的力量感。

這地方很大,遠遠看去的鳥翅形宮殿,真正走進去,跟多地方都是高聳的石柱,並無穹頂,真正屬於室內的地方極少。

似乎早就安排好了,林昊剛走完上飛羽殿的台階,便有人前來引領。

是個女的,身材高挑,配著弓箭,披著火焰色帶羽紋的披風,看樣子也是一名飛羽衛。

在她引領下,林昊一直橫向行走,不久后就來到宮殿翅尖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