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力又增強了不少。

這一次渡劫過後,混沌心魔之力終於與魂道融合,真正成為一門的神通。

這門神通的上限究竟在哪裡,林昊本人也不清楚,但他知道,這絕對是迄今為止他最強的底牌之一,其可怕程度絲毫不下於凝結一個紀元之精華的龍血煉體術。

身體強度變化不大,畢竟從萬妖窟出來一刻起,他的體魄強度就大大溢出了,而今必須帶封印手串。

儘管如此,天劫之力的淬鍊對於身體的好處是不言而喻的。

經過天劫之力淬鍊,他的身體越發萬法不侵。

真元方面,九轉劍元質地再次攀升,量也十分恐怖。

但手中剩餘的資源依然不少。

紅玫瑰的誘惑 各品靈脈加靈石,摺合下品靈脈近五萬條。

那些相當於半仙嬰的大乘期元嬰,那些散仙仙嬰,以及真正的仙嬰,數量過千,還一個未動。

就這些東西,夠煉化一段時間了,也足夠把修為慢慢推到合體大圓滿。

是時候離開了,算算時間也差不多,白光一閃,虛空挪移盤帶他回到古玄城。

距離古玄城星際商會區不遠,前往木靈星的星際艦船已經開艙門上客。

出示靈木牌后,很快他登上艦船…… 修真界的星際艦船本質上與地球上的飛機沒有區別,只是飛得更快些,更遠些。

盈利方式也差不多,一為載客,二為貨運。

因為艦船本身配置有龐大的儲物空間,是以哪怕再多的貨物,本身也佔據不了多大的空間。

這樣一來,比航空母艦都大數倍的艦艙內,可供利用的空間自然不少。

林昊乘坐的這艘木靈號,有普通座次一萬,普通修鍊室一千,豪華修鍊室一百。

僅此一項,若是全部坐滿,便可坐收上品靈石六百多億,合下品靈脈六百多條。

而六百多條下品靈脈,仙器都足夠買兩件了,可見多麼暴利。

除了這些,木靈號上還有酒樓茶館十多家,都是十分具有異星特色的存在。

甚至於還有賭場可以玩兩把,還有勾欄提供女修租賃乃至售賣。

總體而言,只有想不到,沒有這裡做不到。

也因為此,看似漫長的星際旅途其實並不枯燥。

林昊定的是豪華修鍊室,價格五千萬上品靈石。

貴是貴了點,勝在空間大,配套設施精美齊全,不像普通座次只有一個座位,普通修鍊室只是一個帶蒲團的普通小單間。

豪華修鍊室空間大,有聚靈陣,配置有專門煉丹房,煉器室,冥想室,修鍊需要用到的東西基本上應有盡有。

修鍊配套之外,生活配套的廚房,水晶浴池,卧房,等等,一應俱全。

最後,如同酒吧KTV包廂公主一樣,每一間豪華修鍊室都會安排一個美貌侍女。

絕對乾淨那種,必須無條件服從命令,屆時可以被帶走。

「主人您好,奴婢依娜竭誠為您服務。」

伊娜,十八歲,一個有著尖尖耳朵綠色眼眸以及淡金色秀髮的少女。

胸脯特別大,腰肢特別細,屁股特別挺翹,再搭配上精緻的五官,可以說這絕對是個尤物。

而事實上,幾乎每一間豪華修鍊室都配有這麼一個小尤物,年輕漂亮,音柔體軟。

甚至於為了迎合客人,她們的打扮清涼,大白腿,半透明的薄紗,一切看上去都那麼美好,充滿誘惑,呼之欲出。

林昊剛過來,伊娜便屈伸打招呼了。

林昊點頭,木牌交出去,而後伊娜開門,進去便跪了下來,要給林昊脫鞋子。

林昊也沒拒絕,由著她來。

其實他並不喜歡這樣,可事實上,如果他拒絕,這小丫頭會很慘。

上一世就是,因為他拒絕,一個少女被帶走了,當晚就被放去了艦船上的煙花之地,被人糟蹋。

伊娜也鬆了口氣。

雖說這種事她也並不如何心甘情願,可相比之下,她還是願意接受這樣的主人。

她就怕主人不滿意,若那樣,按照規矩她就糟了。

況且這位主人看著蠻好相處的,應該不是那種特別刁難人的人。

脫完鞋子,順勢又脫掉自己的鞋子,她問道:「主人,您現在有什麼吩咐嗎?」

耳根子都紅透了,心裡緊張得不行。

看上去她們很尊貴,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可事實上她們跟那些風塵女子並沒有太大區別。

唯一的好處是,她們往往只會被一個人睡,然後若是伺候好了,大多會有一筆不錯的賞賜,讓以後生活無憂。

而據她了解到的,通常豪華修鍊室里關上門后,第一件事就是那種事。

老實說她也不想,然而有些事沒有辦法,她也逃不掉。

她若是真逃掉了,那麼還是那句話,下場會十分凄慘。

林昊點了點頭,道:「起來說話,我不喜歡人跪著。

還有,我叫林昊,你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不必叫什麼主人。」

伊娜乖乖起身,心裡有了些許的好感,卻還是固執道:「多謝主人。

不過主人不要太抬舉了,奴婢不可直呼其名的,不然會被拖去賣掉。」

林昊也沒強求,問道:「你都會些什麼?」

伊娜眼前一亮,笑道:「我會的東西可多了,我會煮飯做飯,我會唱歌跳舞,我還會……」

說著說著,突然意識到什麼,趕忙又跪了下來,惶恐道:「對不起主人,奴婢知錯了,奴婢不該……」

林昊有些無語,不等說完打斷道:「行了行了,起來。

我沒覺得你哪裡錯了,既然你說會唱歌跳舞,那就先給我跳支舞吧!」

「嗯嗯!」伊娜心中感激,忙起身準備獻舞。

臨開始又紅了臉,羞澀道:「主人,奴婢要脫了衣服跳嗎?

或者,您需不需要讓我換一身衣服?」

林昊一臉懵逼。

以為他默認了,少女心中暗嘆,開始褪身上衣物。

林昊趕忙道:「不用不用,你就這樣跳就可以了。」

伊娜一怔,下意識道:「真不用脫嗎?

沒關係的主人,伊娜的一切都是您的,伊娜並不介意。」

又道:「衣櫥裡面有好多漂亮衣服,主人您喜歡哪一套,伊娜都快要穿給您看的。」

心中不免有些好奇了。

這個主人,似乎跟聽說的那些都不一樣。

林昊也沒多想,笑道:「暫時先這樣吧,以後我要想看,你再換給我看。

快跳吧,我等著看呢,我覺得你跳舞的樣子一定好看。」

會說話了。

饒是內心深處並不願接受這份工作,這一刻伊娜心裡依舊暖暖的,開心。

她也沒耽擱,很快光著足踝翩翩起舞。

跳得的確不錯,清新靈動,活潑陽光,那姿態看著極美,毫無艷俗之氣。

一支舞跳完,林昊鼓掌:「不錯,跳得很好。

初次見面,沒什麼好送的,這壺酒就賞你了。」

一壺沐月靈泉,價值百萬上品靈石。

伊娜一呆,繼而喜不自勝,跪地謝道:「多謝主人,多謝主人。

主人您累了嗎,伊娜這就準備熱水,讓主人沐浴。」

開心。

沐月靈泉她還是認得的,那是木靈星最好的酒,一壺百萬上品靈石,常常有價無市。

在此之前她並沒有幻想過什麼賞賜,她只想著能從這趟旅程得到一些應得的,然後主人不要太過虐待她就好。

沒想到遇上的主人這般好,開場就給了她這麼大的驚喜。

如果說一開始她心底還有些排斥,那麼現在她已經有那麼一絲心甘情願了。

知道這種時候拒絕反而不美,是以林昊也沒拒絕,由著她來…… 伊娜服侍著林昊沐浴更衣,而後林昊默許下,她換上一套相對保守的衣服,主僕二人一道離開修鍊室。

剛出門,旁邊便有人打招呼:「嘿,道友,出去耍啊?」

是個長相粗獷身似鐵塔的男人,滿頭小麻花辮,身上滿是各種獸牙獸骨配飾,看上去很像是某個原始部落來的酋長。

在他身邊,一名嬌俏少女被他摟著,似乎剛剛經歷過一場暴力摧殘,少女看上去嘴唇發白,氣息有些微弱。

可即便如此,她還是強顏歡笑,努力做出一番很開心的樣子。

聞聲,林昊停步,伊娜停步。

心知那少女必定是被這鐵塔般的粗魯男人糟蹋了,尹娜心中不免有些同情。

同時也有些慶幸。

還好她遇上的不是這樣,她的主人不但英武帥氣,還大方,主要是特別尊重她,沒有輕賤她。

林昊瞄了一眼,點頭道:「出去看看,道友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當。」

「本王塔圖木,塔圖星最偉大的部落酋長是我父親,敢問道友高姓大名?」

男人自報家門,果然是某個部落來的,是酋長兒子,名叫塔圖木。

林昊點頭:「林昊,林紫霄,你可以稱呼我林昊,也可以稱呼我林紫霄。」

塔圖木大笑,大手拍著林昊肩膀道:「原來是林老弟。

林兄弟,你看本王這小侍女如何,漂不漂亮,胸挺不挺,屁股翹不翹?」

一邊說,一邊伸手就在少女身上肆意揉捏起來。

少女心中悲苦,表面卻不得不做出一副很享受的樣子,時不時還要發出兩聲騷媚入骨的哼聲。

林昊也沒多想,點了點頭,道:「還不錯,有何見教?」

「見教不敢當,本王只是看老弟你的小侍女似乎也挺不錯,要不咱們換著玩兩天?」

塔圖木擠眉弄眼,露出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

說罷又道:「別不好意思,都這麼玩的,我比老弟你早上船,我這個就是跟別人換的。」

實際狀況就是如此。

說是只屬於一個人,可事實上,因為不被當人看,經常會有豪華修鍊室的侍女被交換著玩。

而作為侍女,這種事情是沒法反抗的,若主人願意,她們必須無條件服從。

就這話,當場尹娜心就懸了起來,生怕林昊給她送出去。

倒是對面被塔圖木肆意猥褻的少女,心中不可抑制生出一絲期待。

她想離開這個牲口一樣的男人很久了。

哪怕接下來依舊不被當人看,依舊被當成洩慾工具,至少這個名為林昊的男子形貌上不會讓她覺得噁心厭惡。

林昊卻果斷搖頭:「抱歉,這種事我沒興趣,你可以去找別人。」

說罷便準備帶伊娜走人。

塔圖木有些不高興,冷聲道:「老弟你這不合適吧?

就為區區一個女人,這點面子也不肯給,可是看不起本王?

又或者,是看不起我塔圖星部落?」

開始耍橫了。

林昊挑眉:「為什麼要給你面子,為什麼要看得起你,為什麼要看得起那什麼部落?」

氣氛驟冷。

塔圖木一雙大眼眯了起來,凶光閃爍,尹娜心也懸了起來,下意識抱住林昊胳膊。

忽然塔圖木又笑了,道:「老弟好膽色,從小到大,敢如此與本王說話者,你是頭一個。」

又看向尹娜,笑道:「老弟這小侍女的確不錯,本王很喜歡。

不如這樣,本王我出五百萬上品靈石,一直到木靈星,這段時間她的使用權歸我如何?」

果然是不被當人看的。

這種話當面說出來,只讓人覺得無比羞辱,彷彿與市場上供人挑選的牲口無異。

伊娜突然變得很緊張。

五百萬上品靈石,那是一筆十分巨大的財富,捫心自問,她不覺得自己值那麼多。

這個時候她有甚至有一種古怪的想法,那就是原來還有人願意為我出五百萬上品靈石,原來我那麼值錢。

話雖如此,對於這個叫塔圖木的男人,她心裡是無比抗拒的。

只是這種事終究她說了不算。

現在她的主人是林昊,按照規則,林昊可以主宰她的命運,決定她的一切。

若是林昊這個主人心動,要將她賣出去,她也只能選擇接受。

林昊失笑:「五百萬上品靈石,你打發叫花子呢?」

尹娜心裡發苦。

原來主人一樣,原來她還是可以被賣出去的,就是價格問題。

塔圖木卻聽出了不尋常,皺眉道:「嫌少,還是不想賣?」

三界外賣APP 林昊也不答,看著對面少女道:「我看她也不錯,五千萬上品靈石,賣給我如何?」

一臉認真。

塔圖木面色驟冷,寒聲道:「你什麼意思,耍本王?」

林昊好笑:「沒耍你,我認真的,你若同意,我現在就給你五千萬上品靈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