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是將軍啊!

之前將軍讓自己找個人,把那個柳樹條的事兒說給李不忘,之前還沒想明白將軍的目的呢,現在看來,這將軍是想要利用張昊天的手,來打壓那隻小鬼啊!

畢竟這個小區裏面,也只有這隻小鬼了,再者說來,張昊天也不可能放着這隻小鬼不管了。

但是將軍爲什麼又要無緣無故的這麼做呢?

李不忘覺得這個事兒還有一些想不明白的地方。

一來,將軍算是知道這隻小鬼在這裏,也想除掉這隻小鬼,但是根本沒有必要利用張昊天的手啊!他自己完全有這個能力消滅掉那隻小鬼的啊,這麼倒一手,豈不是很混亂?

再者說來,將軍爲什麼要除掉這隻小鬼?將軍正是用鬼的時候,要是有這種本事很大的小鬼,肯定直接招安了,讓他爲將軍效力了。

想到後面這些,李不忘覺得,自己還是想的太少了。

將軍這麼做,肯定是要用張昊天的手教育這隻小鬼了,但是他肯定也是想收下了這隻小鬼了,不然,他大可以直接消滅掉了。

或許,是這隻小鬼不想聽從將軍的話,所以,將軍纔會用了這樣的方法,也算是打壓了那隻小鬼了,這往後,小鬼也會乖乖的聽話了。

李不忘忽然覺得,將軍還真是會玩兒啊,竟然還用這種招數。

再是沒他是什麼時候認識那隻小鬼的?怪不得後來那隻小鬼不見了,自己還找過好幾次呢,原來,是跟了將軍啊!

李不忘心裏不痛快,這相當於別人拿走了自己很寶貝的東西一樣。

那隻小鬼雖然並不是徹底的屬於李不忘,但是這麼長時間了,基本也都差不多了,現在這隻小鬼要變成將軍的了,回頭肯定跟自己說話的時候也不會太客氣了。

這也沒所謂了,最爲關鍵的是,這隻小鬼現在的狀況真的是很厲害了,要是繼續任由他發展下去的話,到時候他成功了,變得更加強大了,將軍面前,他肯定能說的了,那在將軍這邊,自己可還有位置?

到時候自己連位置都沒有了,那自己還怎麼找將軍要到獎賞?

李不忘的腦袋裏快速的運轉着,畫面也開始不斷的出現被將軍嫌棄的畫面,甚至到最後的時候,李不忘還能想到自己被將軍給消滅掉的樣子。

“不行!我堅決不能有那麼一天,堅決不能!”

李不忘眼睛都瞪大了,本來是很希望在將軍面前得到好處的,到時候可以不老不死,永生永世了! 第233章把她當做丫鬟使喚

「司寒為了你的事情已經兩天兩夜沒有閉眼,你要累倒他嗎?」

姜南初很懂得拿捏陸薰茵的軟肋。

「司寒哥,她說的是真的嗎?」陸薰茵關心的問。

「畢竟你是為了我才受傷,做這些都是應該的。」

「不,救你是我自願的,不需要任何報答,你趕緊去睡一會兒吧。」

「我……」

「你什麼你,真以為自己是鐵做的了?」

姜南初說完,不給陸司寒拒絕的機會,直接拉著去了隔壁病房,將他按倒在了病床上。

「心疼自己男人了?」

陸司寒圈著姜南初的腰,讓她靠在自己的胸膛上說。

「是,陸薰茵不只是你的恩人,也是我的恩人,你有照顧她的責任,我也有。」

「你先睡一覺,我去喂她吃飯。」

姜南初說著從陸司寒的身上起來,準備出門。

陸司寒有些不放心的握住姜南初的手腕。

「因為腿的原因,薰茵的脾氣有些差,你多忍耐一些。」

「知道了,啰里啰嗦的大叔。」

姜南初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Y國深夜,謝半晴站在門外足足兩個小時,她的腿已經酸到沒有知覺,裡面才沒有了聲音。

「茉莉。」

謝半晴輕聲喚道。

「小姐,我在。」

「你去打開房間的門,把謝半雨抱出去。」

「是。」

茉莉的動作很麻利,很快將一絲不掛的謝半雨帶回屬於她的房間。

謝半晴咽下一口唾沫,一步一步進入客房。

這裡面還瀰漫著歡愛過後的曖昧氣息,段景霽睡的很安心,他全然不知道她的內心有多麼痛苦!

細嫩的手撫上段景霽英俊的臉頰。

「景霽,嫁給你是我一生的夢想,我不會允許任何人阻攔,你是我的,只能是我一個人的!」

話音落下,謝半晴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脫下,躺在了段景霽的身邊。

帝都醫院,姜南初哄好陸司寒回到陸薰茵病房之後,將粥拿了起來。

「你應該也不想我喂你,就自己喝吧。」

姜南初將一碗皮蛋瘦肉粥遞到陸薰茵眼前。

陸薰茵沒有說話,良久才勾唇一笑。

「如果我記得沒錯,你應該是答應了司寒哥來照顧我的吧?」

「沒錯。」

「那麼我就要你喂我。」

姜南初皺了皺眉,搞不懂陸薰茵的想法,但總不能餓到她,所以乖乖的用調羹舀了一勺粥遞過去。

「不不不,這粥我不喝,太冷了。」

「我去給你熱。」

姜南初立刻行動起來。

十分鐘之後,姜南初帶著熱乎乎的粥再次進入病房。

「現在可以喝了,還是燙的。」

「不行,太燙了,你想燙壞我的嘴嗎?」

「那等一會,等溫了,我再叫你。」

姜南初深吸了一口氣,控制住想要罵人的情緒。

兩分鐘之後,姜南初將粥重新擺在陸薰茵的眼前。

「這粥溫的皮蛋粥最腥了,我喝不下,我想要吃城北環山東路的大餛飩。」

「陸薰茵,你不要太過分了,現在都幾點了,你難道要我一個人跑到城北去嗎?」

「我就知道你不是真心照顧我的,算了,我只能餓一頓,等司寒哥醒過來再吃飯。」

姜南初死死咬著牙,如果不是看在她是病人,自己早就一巴掌過去教她做人了,耍大小姐脾氣可以,但也要分場合吧!

「怎麼,還愣著做什麼,你到底去不去買呀?」

「去,我現在就去,陸大小姐!」

姜南初嘟著唇,氣呼呼的走出病房。

「南初小姐,這麼晚了去哪裡?」

沈承正要回家,在醫院門口看到姜南初出去隨口問了一句。

「我去趟城北,陸薰茵想要吃餛飩。」

「現在?」

就連沈承都覺得這個要求有些過分了。

「對,放心吧,我已經找護士看著她了,我先走了,不然晚了只怕她又要生氣。」

沈承顰眉,陸薰茵把姜南初當做一個丫鬟般差遣,這件事情先生知情嗎?

「南初小姐,不如我替你跑一趟吧,我開車也快些。」

「那會不會太麻煩你了?」

「沒有,回家也是睡不著,您就在這邊等著。」

沈承說完,立刻出發城北。

半個小時,沈承帶著熱乎乎的餛飩過來。

「沈承,這次真的謝謝你了,你快回家休息吧,我也要陪陸薰茵吃飯了。」

姜南初說完,急匆匆的跑上樓。

推開病房的門,她已經累的氣喘吁吁。

「你要的大餛飩已經到了,趕緊吃吧。」

「想不到動作還挺快的,趕緊端過來吧。」

姜南初拿出餐具開始認真的喂餛飩。

一隻鮮肉大餛飩正要進入陸薰茵的嘴,她突然一揮手推姜南初,整碗餛飩都砸在了地上。

「哎呀,南初,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幸好是掉在地上了,萬一撒在我腿上該怎麼辦?」

「你是不是就欺負我腿殘廢,所以使勁欺負我呀?」

陸薰茵冷笑著說,她撕毀日記本的仇,自己可是一直都記得。

這碗餛飩是沈承特地買來了,姜南初氣憤的看向陸薰茵。

「陸薰茵,你這個女人是不是有毛病,你看不慣我可以直說,沒有必要這麼糟蹋糧食吧?」

「沒錯,我就是看不慣你,你不是也很討厭我嗎?」

「因為哥哥的原因,你現在必須要來照顧我,心裡一定很不開心吧,看著哥哥親自喂我吃飯,是不是嫉妒的快要發瘋了?」

陸薰茵不斷地激怒著姜南初。

「呵,我為什麼要嫉妒,不過就是喂飯而已,你只有在生病的時候陸司寒才會這麼照顧我,但是我不一樣,隨時隨地都可以享受到陸司寒的疼愛,而且喂飯算什麼,他還可以用嘴喂我吃藥呢。」

「姜南初,你不要臉!」

陸薰茵被氣的臉色發白。

「陸薰茵,我不知道還要向你強調多少遍,陸司寒對你只是兄妹之情,而且你的腿並不是沒有辦法醫好,等你能夠站起來也就和司寒無關了。」

「司寒哥,你聽到了吧,姜南初一直都希望我和你徹底斷絕關係。」

陸薰茵突然低頭聳動著肩膀看著一副快哭的表情。

姜南初抿緊了唇,陸薰茵那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 女鬼看着李不忘的那個樣子,心裏也跟着着急。

本來李不忘這個人是個淡定的人,但是現在他不淡定了,還是一點都不淡定的那種了!

從觀眾席走向娛樂圈 女鬼雖然沒直接說出來,但是心裏也已經明白了,李不忘啊,這是遇到很厲害的對手了!

並且這次的對手,還是在將軍面前的,應該,是這個小區裏的這隻小鬼了!

女鬼也是相當聰明的那種,眼卡着李不忘的表情,雖然不知道他心裏想的到底是什麼事兒,但是那個表情,女鬼基本也可以判斷出來了,這個李不忘啊,是真的不喜歡這隻小鬼了,或者可以說,是相當的討厭這隻小鬼了!

從前這隻小鬼在李不忘身邊的時候,李不忘處處的提防他,現在,更是覺得這個家討厭了。

要是換做其他的事兒,女鬼看着李不忘這麼不喜歡,肯定送他一程了,直接消滅掉了也是了。

但是現在,這個事兒不是那麼簡單的!

那隻小鬼現在眼看着要成氣候了,自己根本已經不是那個小鬼的對手了!算是自己有這個心,想要除掉這個傢伙,但是也沒這個力氣,根本辦不到。

女鬼心裏擔心,萬一李不忘要是逼着自己去辦這個事兒,自己應該怎麼辦?

但是好在,提心吊膽的等了好半天,女鬼也沒等到這樣的命令,這也讓女鬼漸漸的放心了不少。

張昊天在吃了飯之後,帶着周偉光又出門了,這一次他們的目的是去找一些柳樹條回來。

吃飯之前,他們幾個算了一下時辰,晚的時候似乎對自己有利,所以這個行動的時間,基本也定在了那個時候,要是晚不出現什麼特殊情況的話,直接在那個時辰,去找那隻小鬼算算賬了!

張昊天和周偉光出門,周瑩瑩和花妖留在家裏。

這周瑩瑩忙着收拾東西,準備晚需要的東西,總也不能光指望那些柳樹條啊!這要是不好用呢?或者是用的不是很好,根本不會傷害到那隻小鬼的,所以,這一定要有一個完全的計劃,這些東西自然也是少不了的。

花妖一直坐在沙發盯着周瑩瑩準備東西。

那些東西對於花妖來說,全都是相當的新的,這要換做是其他的什麼時候,花妖肯定會問這些都是什麼的,但是現在,眼看着周瑩瑩一臉認真的樣子,花妖也放棄詢問了。

想來,這些肯定是很重要的東西,不然周瑩瑩不會這麼小心謹慎的。

“那個,你晚是要出去嗎?”花妖弱弱的問着。

之前花妖的確是聽到了他們三個的談話,但是也僅僅只聽到了一部分,根本沒仔細的聽,所以也僅僅只是知道他們要出去,但是爲什麼要出去,去哪兒,這些花妖全都不知道。

“是啊,所以,你晚乖乖的在家裏好了,我給你留了吃的東西,你吃好了記得睡覺可以了。”

在周瑩瑩看來,這個花妖像是個小孩子一樣,所以,對待她,也都像是對待小孩子。

“能帶我去嗎?”花妖心裏糾結,爲什麼他們能出去呢,爲什麼自己要在家裏等着呢?自己也很想出去,真的很想。

“別了,晚的事兒會有危險的,所以啊,你還是在家裏的好。”周瑩瑩拒絕了花妖。

本來要是也帶花妖的話,也應該算是有個照應,但是花妖次的事兒之後,這還沒恢復過來,也不知道她現在的狀況到底是如何的,所以了,能不帶,還是儘量不帶的好。

再者說來,家裏也需要看守的,前世是留下來看着家裏的,這個花妖,也留下來一起看着是了。

花妖心情低落,但是想着周瑩瑩既然讓自己留下,那肯定有她的原因,即便是真的很想出門去看看,也看看周瑩瑩他們到底是要做什麼,但是花妖還是乖乖的坐在那裏,想着自己還是等着他們回來的好。

此時李不忘已經回去跟將軍彙報了。

將軍知道李不忘已經讓那個叫做董歡的人遞話過去了,甚至還知道,張昊天他們已經出門尋找柳樹條去了,心情瞬間大好。

“很好,這個事兒啊,做的很好啊!”

既然張昊天他們都已經去找柳樹條了,那說明,他們已經相信了那個董歡說的話了,並且,也已經準備對那個小鬼動手了!

這要是讓他們成功的教訓了那隻小鬼了,他肯定會來尋求自己幫助的,因爲現在這個狀況,也只有自己能幫助他了。

到那個時候,他要跟自己達成協定了,也徹底的要聽自己的話了!

將軍心裏想着這些,心情也跟着好了起來,這都要多個很厲害的幫手了能不開心嗎?

李不忘看着將軍心情不好,順嘴說了一句,“將軍,那個董歡在辦好了事兒之後,死在了那個小區裏了。

“什麼?”將軍順嘴一問,也根本不怎麼在意,這無非是個沒什麼太大用處的人,死了死了,這個世界每天都有那麼多的人死掉,自己也關心不過來。

“是的,他死在了那個小區裏面,渾身的鮮血全都沒了,魂魄,也被抓走了。”李不忘說到後面的時候,更是小心翼翼的。

這無異於是在告訴將軍,自己是看到了那個小鬼的了,不然,又怎麼會知道那個董歡的魂魄被帶走了?甚至,還被吃掉了一部分了?

將軍沒吭聲,自然也已經心知肚明瞭。

但是在將軍看來,算是李不忘窺探了自己的心意,知道了自己的意圖,又能怎樣?他是不敢背叛自己的,倘若他真的要背叛了,那自己真的要找出來當年的協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