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現在城隍被那尊邪佛的使者收買,封鎖了陰司通往陽間的大門,我們縱然有厲鬼修爲也是出不去,這小子既然能夠借道陰陽,肯定能夠帶我們出去。”

老大的話顯然是給我解釋了疑惑,我也算是明白幻鬼爲什麼要對我下手了。

只要他們不是想要吃了我們就好,還能想辦法。

“這裏顯眼,先把他們帶走再說。”

六隻厲鬼合力形成的鬼氣大網重量不小,我們肯定是沒有辦法掙扎逃脫的,被老大隨後扯了,駕着鬼霧風馳電掣的跑了。

帶着我們到了他們隱藏的地方之中,幻鬼看着我笑眯眯的說道:“神仙爺爺,一路上還算舒坦麼?”

我沒有理會這個傢伙,幻鬼卻猛然一變,手中鬼氣幻化一隻錐子,狠狠的刺在我的大腿上面。

魂魄和鬼物其實也都一樣,都有痛覺,我被鬼氣幻化出來的錐子刺入了大腿裏面痛得慘叫起來。

韓德和黑虎妖魂掙扎起來,想要過來救援,不過被狠狠壓制,根本沒有辦法。

“我沒有時間和你浪費,能夠借道陰陽,你的師門肯定也是大法力的存在,我們不想要得罪,我只要你帶我們回到陽間,知道麼?”

幻鬼給了我痛苦,然後又很快平靜下來,恢復了淡定的神情,看着我開口說道,語氣倒是舒緩了不少。

打一棍子,然後再給我甜棗?

以爲我是白癡麼。

我笑了起來,說:“我要是帶了你們到陽間,恐怕你們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殺了我吧……難道你們想要行蹤暴露?”

幻鬼臉色一變,隨後冷笑起來:你認爲你還有選擇麼?

“反正都是死,你吞了我,我也不會帶你離開陰司,大不了我們死在一起。”

我憋着一口氣,大聲說道。

這是相當冒險的一個選擇,不過我本身就不懂得如何逃離陰間,要是答應下來,肯定直接就露餡兒了。

wωw★Tтkā n★¢O

到時候死得更快。

幻鬼笑了起來,點頭,說:“很好。”

然後起身,開口說道:“大哥,既然這小子嘴硬我們也不用客氣,先選一個來開開葷,吃了煉化,說不定能夠讓你的修爲提升到鬼將級別。”

大鬼聽說之後,點頭便要對韓德下手。

張開大嘴,牙齒縫裏無比,像是割肉刀一樣,充滿了無數鋒利的尖刺。竟然狠狠一口直接咬在了韓德的手上,卡擦一聲,將韓德左手給咬碎吞了下去。

雖然只是鬼氣,傷害不了太多,可是我還是被嚇得臉色都變了。要是繼續下去,韓德被全部吞了的話?

還不等我開口,吃了韓德一直胳膊之後,大鬼猛然狂吼,陰氣純正,能量很大,我有感覺,倘若全部吃了的話,我肯定能夠突破鬼將級別。

說完,就想要繼續對韓德下手。

我嚇得大聲喊叫起來:“不要,我說,我說。”

幻鬼聽說,笑了起來:“你要是早點配合,我們又何必這樣?”

幻鬼給了大鬼一個眼色,開口說道。

“說吧,方法……帶我們離開……免得多受痛苦。”

幻鬼看着我催促着說道。

“我帶你們離開,你們必須保證放了我和我的夥伴。”

我看着幻鬼開口說道。

“好,我保證。”

幻鬼想也不想,直接開口答應下來。

這麼幹脆,沒有絲毫猶豫,誠意實在是太過淺薄了一點,我也不說破,只是冷笑着看着幻鬼。

“說吧,還愣着幹什麼。”

幻鬼有點不爽,開口催促。

“放他們走,我留下,帶你們出去。”

我的話讓幻鬼皺眉,沉默了一陣之後,點頭,說:“我答應。”

大鬼一聽頓時慌了,說:“老七,你這個笨蛋,這兩頭鬼物我們吃了的話,肯定會修爲增長的。”

幻鬼搖頭說:“我們到了陽間,多吸收幾個人類的魂魄不就好了,犯不着爲了這兩個傢伙冒險。”說完,看着我,開口:“我已經答應下來了,說吧,離開這裏的方法。”

我盯着幻鬼,冷笑起來:“你以爲我是白癡麼?我要看着他們離開才行。” 奪愛:婚外燃情 我眼神兇殘制止了韓德和黑虎妖魂的抗議。

現在這種情況,能走幾個就算幾個。

幻鬼臉色變了,冷笑起來,說:“你難道不知道,有時候不能要求太多麼?大哥,吃了一個傢伙,我看他老不老實。”

幻鬼冷笑:“你能夠選擇的只有不那麼痛苦而已,其他的,沒有可能。”

大鬼嚐到了好處,早就不能忍耐了,聽這樣一說,頓時就興奮起來。

幸好,這時候外面守着的幾個厲鬼跑了進來,很是慌張的說道:“大哥,那個使者又來了。”

這一下這一羣厲鬼都慌了,大鬼更是嚎叫起來:“該死的,怎麼這次都沒有通知就來了。”

大鬼雖然不捨,不過看樣子,顯然也是相當懼怕邪佛使者,揮手就是一張大網將我們給困住了,不能動彈,然後幻鬼就變化了一張網子將我們給網住。

然後竟然就不管我們了。

很快我就看到了邪佛使者,不由得嚇了一跳,這傢伙不就是那個什麼夜叉麼。

不過很快我就看出了不同,着一尊夜叉比起外面陽間看到的陰蟲構成的夜叉明顯不同,顯得生動強大了許多,周身縈繞的鬼氣相當的強悍,而且也沒有級別的徵兆,根本看不清楚這一尊夜叉到底是什麼級別。幾隻厲鬼都老老實實的跪在了夜叉的面前磕頭不斷,嘴裏面喊着夜叉爺爺。

夜叉笑着,很是狂妄,也不理會這幾隻厲鬼,直接一屁股坐下,正好就在我們的邊上,我甚至能夠看到這傢伙漆黑鬼身上面的符咒紋路。

這一隻夜叉顯然是經過煉製的,和一般夜叉不同,最爲顯眼的是,着一尊夜叉背後心上的一個大大的黑色“卍”字。

這纔是邪佛使者,正宗的護法夜叉?

我不由得這樣想到,這一具夜叉的賣相和威風比起以前看到的,何止要上升了百倍。 「帝溟寒……我們這一次集結了蒼穹界眾位強者在此,自然是必須討回一個公道的,四十九個家族被滅族,這不是一般的小事,所以即便墨九狸是你的妻子,這件事也必須解決掉!」南澗看著帝溟寒說道。

「解決?你們想怎麼解決?說我妻子滅掉四十九個家族,你們的證據呢?那些家族別人逼迫,到是冥殿拜訪的時候,誰都知道我和妻子在閉關,請問你們誰看到我家九狸去滅族了?無憑無證,單憑牆上留下幾個字,就覺得是九狸所為!

萌寶媽咪:是狗仔隊隊長 難道你們都是白痴?看不出那是栽贓陷害?想要滅掉四十九個家族,有必要殺完人還留下名字嗎?我冥殿沒有那麼愚蠢的人,所以,想陷害我冥殿的人,你們也別妄想了!」帝溟寒聞言冷冷的說道。

「不是墨九狸又是誰?你說是誰?說我們沒有證據,難道你有證據證明不是墨九狸嗎?」雲空質問道。

「沒錯,我有證據證明,我們整個冥殿的幾百人,都能證明九狸沒有離開過冥殿!」帝溟寒說道。

「哼……冥殿都是你們的手下,說的證詞豈能相信?」雲空冷笑的說道。

「所以呢?我們冥殿的人說話你們不信,難道你們一群想殺九狸的人說話我就信?我看是你們這些人勾結一切滅掉了四十九個家族,最後把罪名扣在了九狸身上吧!」帝溟寒看著雲空故意的說道。

「寒,沒想到你還挺能說啊!」錦年在一邊暗暗傳音給帝溟寒道。

「我又不是傻子!」帝溟寒無語道,這個時候自己媳婦兒自己不護著,難道被別人欺負不成!

而墨九狸也沒有躲起來,正是跟在帝溟寒身邊,易容成了忘川的模樣,墨九狸的目的很簡單,逼迫對方的幕後之人現身!

所以墨九狸易容成為忘川的樣子,跟在帝溟寒的身邊,為的就是讓對方看不到自己,著急現身!

「帝溟寒,你真的不交出墨九狸?」南澗看著帝溟寒再次問道。

「不交,也別再問這些廢話了,進的來就戰,進不來就滾吧!」帝溟寒冷冷的說道。

「帝溟寒……你可別後悔!」南澗冷聲道。

「忘川,弄個聚靈陣,我就在這裡修鍊!」帝溟寒冷冷的掃了眼對面,然後看著身邊的忘川說道。

「好的,主子!」忘川笑著道。

然後,對面的雲空等人,就看到帝溟寒身邊的忘川,隨手在帝溟寒等人身邊,快速的布置下了幾個聚靈陣,拿出一堆的靈石放置其中,輕輕一彈,三座聚靈陣亮起來……

「簡直是神技啊!怎麼會有人陣法如此厲害啊!」第五贏身邊的徐老忍不住讚歎道。

「徐老,這看起來是幾級陣法師?」食第五贏好奇的問道,就連他這個不懂陣法的,都能看出來忘川的手法絕對不尋常啊!

「神級不止啊!」不等徐老說話,一邊的另一個陣法師回神讚歎道。

「沒錯,神級陣法師也不過如此啊!」徐老也跟著說道。 陰蟲構成的僞夜叉都那麼厲害了,這一尊真正的又會到了什麼程度?

我想着這一點不由得有點心跳加速的感覺。

夜叉大咧咧,眼神都沒有朝着我們這邊看上一眼,顯然根本就看不到我們,也不知道幻鬼用的是什麼法門,這麼厲害。

“這一期的進貢準備好了麼?”

夜叉坐下之後,看了幾隻厲鬼一眼,直接開口。

“使者大人,上一期才上交過,怎麼會又要交了。”

大鬼被夜叉的這句話給嚇到了,有點着急的開口說道,顯然對於夜叉的要求很是不爽。

“邪佛大聖馬上就要出世了,陰間靈山自然需要更多的貢品,要不然,那麼多鬼界大能過來參加的盛會,最後連個像樣的貢品都拿不出來,你們覺得邪佛大聖面子上過得去麼?”

夜叉掃了大鬼一眼開口說道:“不僅如此,你們必須給我加快進度,進貢的事情必須抓緊,這一次就算了,下一次進貢的數目必須要增加三成。”

夜叉這一句話直接讓大鬼發了飆,一下子站起身來說:“開什麼玩笑,增加三成?以爲我們是神仙麼?質量不錯的陰魂在陰間都是有數的,要是失蹤太多,上面查下來之後,倒黴的還不是我們?難道你覺得城隍會給我們頂着麼?”

大鬼的修爲最高,脾氣顯然也是最壞的,不爽之下,說話也是火氣很衝,這一下,夜叉直接發飆了,手中一條漆黑色的鞭子突然冒了出來,狠狠一下子抽在了大鬼的臉上,將大鬼給直接抽得慘叫着飛了出去。

魂體都有點震顫起來。

鬼咒!

我被嚇了一跳。

難怪這夜叉如此兇殘,竟然能夠使用鬼咒。

鬼咒和道家人用的法咒差不多,不過要求更加的嚴格,很少有鬼物能夠使用出來,人死之後,僥倖存留,時間越長,越會領悟一些東西,彷彿這些東西原本就是在人的靈魂中一樣,因此,鬼物天生就會修行,做鬼的時間越長也就越厲害就是這個道理,但是鬼咒不同,這種只適合鬼物使用的咒法能夠調動天地陰氣,這是需要傳承才能掌握的東西。

比如韓德幻化長槍也只不過是一種取巧的方式,並不能夠利用遊離的陰氣,夜叉顯然不同,能夠使用陰氣,這種層次水準完全就和一般的鬼物不是一個層次。

滅殺七隻厲鬼或許並不是一種誇張的想法。

我的心直跳,夜叉也只是靈山佛家前面護法八部天龍之一而已,出手之下,厲害程度可見一斑,邪佛馬上就要出世,天知道會是如何。

而且,我現在也開始意識到師父或許關注的方向發生了錯誤,陰間靈山邪佛的目標或許未必是陽世間,而是陰間……

這個猜測讓我的心砰砰直跳,要是真的是那樣的話,這邪佛,天知道想要幹什麼了。

不過這些還不是我需要擔心的,我現在還要單膝怎樣才能擺脫這種困境,回到陽間呢。

一鞭子將大鬼給直接抽飛了出去,夜叉卻並不善罷甘休,又是連着啪啪抽了兩鞭子。

大鬼好歹也是快要達到鬼將級別了,竟然被夜叉給揍得毫無還手之力,魂體都差點被打散了,顯得狼狽無比。

最後只能趴在地上喘息不止。

“我要的是執行,不是理由,我能夠讓你麼幾隻小鬼成長成今天這樣,也能讓你們一夜之間一無所有,別忘了,你們都只是我的狗。”

場面壓抑,沒有人敢說話,魂體被重創之後,大鬼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不過即便這樣也沒有一個人敢過去將大鬼扶起來。

“給我滾出去。”

夜叉冷笑起來,然後看着幻鬼,露出一個笑容來:“幻幻,你給我留下。”

夜叉如此囂張,這些厲鬼還鍼灸沒有太多的反抗態度,屁話沒說,直接轉身走了出去,喲啊不是看到這些厲鬼身上的鬼氣都有不同程度的波動,我都要認爲這幾個傢伙心理有問題了。

他們對夜叉動了殺念,只不過有所顧忌,不敢下手而已,這很顯然是一個不錯的好消息。

等到六隻厲鬼出去之後,夜叉頓時就笑了起來,一把抓住幻鬼,直接摟進了自己的懷裏,笑着說道:“幻幻,我們又多久沒有好好聚聚了?”

兩隻鬼,但是我能夠確定肯定是男鬼,但是兩隻男鬼這樣扭扭捏捏的摟在一起算是什麼個意思?

“你還好意思說,大鬼畢竟是我的大哥,你怎麼一點情面都不留。”

聽到幻鬼嬌滴滴的說話聲,我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不知道爲什麼,我身上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而韓德更是毫不避諱的吐了一口。

“嘿,他們算什麼……當年我選擇你們幾個,完全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沒想到養了這麼多年,你還是一點都沒變,這麼嬌小,這麼水靈。”

夜叉的話越說越可惡,而後面的場面就更加讓我目瞪口呆,我從來沒有想過,原來兩個男人之間也能做出這麼噁心的事情來,即便是兩條男鬼也是一樣。

這麼親密,不是應該陰陽相吸才行麼?怎麼兩個男鬼,看幻鬼和夜叉的樣子,竟然還相當的享受?

這算是什麼名堂?

聽着那種古怪的聲音,我只覺得噁心得很,不過韓德的表情雖然不屑,卻也並不是多麼的方反感的樣子,至於說黑虎妖魂就更加不堪了,臉上帶着招牌式的猥瑣笑容,看得搖頭晃腦的,口水都流了出來。

讓人看了就覺得噁心。

這黑老虎真是一個重口味的傢伙,怎麼看怎麼覺得這種場面太過噁心了一點,他竟然看得津津有味。

到最後我實在是受不了了,只能閉上雙眼,不過耳朵裏面還是老是聽到一些讓人無語的聲音,相當的不爽。

要不是我被蒼龍七鬼給控制住了,哪怕是面對夜叉,我也會毫不猶豫的衝上去,對他動手,實在是太過噁心人了一點。

傲嬌總裁求放過 場面繼續,我被韓德推了一下,不由得睜開眼,剛好看到幻鬼臉上帶着一絲捉摸不透的表情,和他時不時發出的聲音結合起來,怎麼看怎麼覺得古怪得很。

難道這羣傢伙想要對夜叉下手?

聯想到之前他們說過的話,我不由得這樣想到,這幾隻鬼早就存了想要逃跑的心思了,現在夜叉還對大鬼那麼不尊敬,而且還對幻鬼做出這種事情來。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遊戲,至少,我能夠確定這肯定不是什麼好事兒,幻鬼以前或許會喜歡但是現在畢竟已經是厲鬼級別的大人物了,還這樣對他,幻鬼顯然心中不爽。

和我猜測的相差不多,因爲我同樣是處在七鬼的壓制之下,我倒是能夠感覺到幻鬼幻覺籠罩之下,之前被夜叉趕出去的六鬼悄然返回。

夜叉一來沉浸在和幻鬼的遊戲之中,二來幻鬼的幻覺很是強大,夜叉根本就沒有將這幾隻厲鬼放在眼中,因此,根本沒有察覺到剩下的這六隻厲鬼鑽了進來。

顯然,這是七鬼早就定下的計謀,想要針對夜叉。

我看到大鬼手裏面抓着一隻白慘慘的私人大腿骨頭,散發幽幽邪氣,裏面有無數的鬼魂形狀在不斷的掙扎,想要從裏面鑽出來,可惜都是辦不到。

光是看着,我就覺得全身發冷,像是被什麼東西給盯着,相當不自在的東西。

看來,大鬼他們想要對夜叉下手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了,這一次,既然下手,肯定就是準備好了能夠擺平夜叉的東西。

夜叉看起來強大,不過,怎麼都感覺是那種沒腦子的傢伙,指不定就會被幾個傢伙給暗算掛掉了。

要是夜叉掛了,跟着倒黴的可就是我了。

當然,要是被夜叉發現,我也註定倒黴。

最好的選擇就是這兩邊兩敗俱傷。

要怎麼做呢?

可惜我現在全身被壓制,根本不行。

正發愁,臉上直接壓上來一條大舌頭,火辣辣的疼,然後還有一臉溼噠噠的口水,味道很是有點古怪。

我愣了一會兒,然後看到黑虎妖魂這傢伙掛着照片的猥瑣笑容,大舌頭一吐一吐的,還真的有點大狗的味道了。

真是日了狗了。

不知道爲什麼,看到這個場景我就忍不住罵出這樣一句話來,竟然被黑虎妖魂這麼猥瑣的傢伙給舔了?雖然口水不臭,天知道這傢伙刷不刷牙呢……

我正鬱悶,卻感覺身體一陣陣的冰涼,感覺很是舒服,魂體都強大了不少,這時候我才猛然回神,上次韓德被猥瑣老虎給弄傷了,也是吐了口水就恢復了不少。

看來這猥瑣老虎還有點其他的用處。

不過這一點並不能讓我就原諒這猥瑣老虎這樣對待我的事情。

看兩個男鬼做出這種事情還津津有味的變態大老虎誰知道有沒有什麼可怕的細菌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