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紫萱的舉動天閒他們或許心中會有一些疙瘩畢竟這樣做無疑是將這裏的人都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當然天閒他們心中的不舒服並不在乎紫萱的這種貿然而是紫萱所謂的君臨天下

那是直接回應了辰夜當年在天一門中的話

“我若有後顧之憂或許不用邪帝殿我會變成第二人邪帝殿之主”

而今辰夜不在紫萱爲了辰夜正在向這條路走去

然而他們不敢反駁一丁點兒都不敢

而其他的人卻是一點的顧忌都沒有那無數之人有欽佩辰夜和紫萱的人更多的卻是辰夜在東域與北域歷練之時所結交到的生死好友爲了辰夜他們也可以甘心付出哪怕前方就是刀山火海

“紫萱拜謝大家”

說話之時淡淡的目光從天閒等人身上緩緩的掃過所蘊涵着的意思不言而喻

天閒這一幫人都是聖玄高手足足有着將近二十人之多這是一股龐大的力量若能讓他們全力無二話的襄助對接下來將要組成的勢力來講會是非常大的幫助

但如果天閒等人心中不那麼舒服不那麼情願紫萱寧願他們馬上離開

這一股強大的力量歸心則是無與倫比的利器否則的話也將是巨大的禍害

所以在無法確認之時紫萱情願以後艱難一些也不想把這股可怕的力量隨身的攜帶着

看到紫萱投來的這道目光天閒等人不覺苦笑了聲他們人老成精怎看不懂這道目光中所包含的意思

沉默片刻後衆人相互對視了一眼天閒旋即沉聲道:“紫萱姑娘請儘管吩咐老夫等人既然留到了今天那便不會有其他太多的心思”

如今的紫萱已經有資格讓他們平等對待也讓他們無法小覷她的未來必定越他們所有的人

“多謝諸位前輩”

紫萱一抱拳再度望向所有的人道:“我要君臨天下我要爲辰夜君臨天下所以這個勢力因辰夜而出現因他而存在故名夜盟”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夜盟。”

所有人心神震顫,每一個人都是明白,這個勢力所存在着的意義,與接下來,所要堅持的榮光是什麼。

片刻之後,一陣陣如浪般的聲音,響徹天地。

“夜盟,夜盟。”

“我等,見過盟主大人。”

紫萱淡淡揮手,道:“夜盟已立,自然家有家規,國有國法,我夜盟,並沒有太多的條條框框,也沒有更多的束縛,唯有一點,忠心不二,若然有人懷有二心,到時候,別怪我不念往日舊情。”

“是,願隨盟主,征戰四方。”

衆人心中頓時凜然無比,因爲辰夜,紫萱一夜之間韶華白顏,心中承受着無上之痛,大家都是清楚,誰敢在未來之事上,背叛了夜盟和紫萱,那等下場,將會極其的悽慘。

“長孫姑娘,和大家說說,接下來,我們要做的是什麼。”紫萱旋即對着長孫然說道。

長孫然點了點頭,還未開始說什麼,以紫萱爲的諸多聖玄高手,臉色頓時爲之輕輕一變,剎那過後,玄凌公主等人,亦是感應到了。

遠處天際,突然有着一道道的氣息,飛快的傳了過來,那散出來的強大之勢,都不在紫萱之下。

“果然是有人來了。”

紫萱淡然輕笑着,但那笑聲之中,所蘊涵着的凜冽殺意,讓得空間,彷彿都變得模糊了下來。

天閒暗歎一聲,正要說什麼的時候,被燕山老人一把拉住,而後,他輕聲道:“天閒老兒,我們想做的,是我們的事情,不可能都強加於他人身上,別說辰夜已經不在了,即便他還在,紫萱這些人,他們若要做什麼事情,也不是我們所能夠阻攔的。”

“既然大家都決定了,便不需要太多想法,若是讓紫萱心中起了懷疑,諸位老夥計,你們覺得,會是好事嗎。”

天閒頓時收回了步子,他們之所以留下,之所以要支持紫萱,原因其實也很簡單,古帝及青帝倆位大帝的傳人,而今都陷在喪魂山脈不知生死,他們既然打着的是,四位大帝曾經的大義,那麼現在,便不能離紫萱他們而去,否則,大義何在。

這是迫使他們留下來的一個原因,而更加重要的原因,在那巍峨的宮殿之下,還有一位大帝的傳人。

他們這樣想,其他人若知道了,必定會很不舒服,大有利用辰夜和瘋魔的意思,可是,這是他們的堅持,無法改變,更加不能改變。

“呵呵,夜盟,好大的氣派,好大的威風,你們似乎忘記了,這裏是中域北部,我柳之一族掌管的地方,偌大的舉動,竟然沒有給我柳之一族抱備一下,膽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十數道身影,自那扭曲的空間中,一步踏出,旋即就有倆個人,目光直視那宮殿之下,四道目光中,頓時有着凜然殺意,閃電般的暴涌而出。

“jiànrén,原來是你啊,很好,老夫正想找你們,想不到,得來全不費工夫。”

“柳宗神。”

聽着聲音,紫萱便是將這老者給認了出來,而另外一道滿含殺意的目光,正是天元,巧的很啊,他們居然都來了。

面對這罵聲,紫萱臉色絲毫不變,轉而看向天閒等人,淡淡道:“諸位前輩,所謂的四大級勢力,所謂的天地蒼生,這樣的人,值得維護,也有資格值得我們來維護嗎。”

天閒等人鴉雀無聲。

四大級勢力高高在上,平日裏,享受着無數人的敬仰,夜盟出現,固然在他們看來,有些不妥,可是一上來,便如此的士氣凌人,更加是出言不遜,這讓天閒等人不由的老臉都紅了。

天賜嬌妻:祁少乖乖投降吧 世間人生百態,各種各樣的人都存在,柳宗神他們,儘管代表不了天地中所有的蒼生,然而,卻也是真實的寫照。

這世間,有太多這樣的人,而這些人,在紫萱心中,若是可以,都會將他們變成死人。

燕山老人心中輕嘆了聲,旋即隨身掠起,冷冷道:“柳宗神,嘴巴放乾淨一點,這裏是我夜盟,不是你柳之一族,我夜盟盟主,容不得任何人詆譭。”

宮殿之下,紫萱眼中殺意微微消弱一分,如果在這個時候,天閒這一幫人,只是沉默的話,那就怪不得她,在此次事情過後,與他們這些人,徹底的分道揚鑣,從此,不存在任何的關係。

“燕山老怪。”

柳宗神旁邊,那天元恨得牙關直咬,當天若非是他,那裏來的今天的這個動靜。

“你們若是來作客,老夫代盟主大人歡迎,如若不是,請馬上離開,否則的話,我夜盟儘管初建,卻也不會有太多的顧忌。”

燕山老怪冷冷的哼道,在場的他們這一羣人中,唯有他最清楚,辰夜與紫萱,和這柳宗神,以及天元之間的過節。

他毫不懷疑,如果讓紫萱與他們對上的話,帝之一族與沐之一族的人不插手,柳宗神和天元倆人,以及他們所帶來的人,今天,決計是無法活着離開這裏。

但如今,夜盟的整體實力,還無法與四大級勢力一爭高下。

“盟主大人。”

柳宗神等人目光微微凝固了一會,半響過後,天元忍不住的譏笑道:“燕山老怪,在這中域,你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沒想到,居然今天,你也會成爲他人的狗,真是可笑啊。”

四大級勢力,自有級勢力的架子,如今聯袂而來,代表着的是四大級勢力臉面,和當天天元一人,自是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天元自是不用忌憚燕山老人。

一抹暗怒在心頭飛快的掠過,燕山老人微微頓了一頓後,才說道:“天元老兒,沒有天之一族的身份,你什麼都不是,所以,別在這裏擺譜,不然的話,你天之一族的臉面,或許會在丟掉。”

“嘿嘿,只可惜,老夫身來就是天之一族的人,這一點,卻是你們這些傢伙無法相比的。”

天元冷然笑道:“今天我們四族聯袂前來,燕山老怪,你放聰明一些,別說老夫威脅你們,這就是威脅,夜盟可以成立,但誓,永遠效忠我四大級勢力,否則,他日,我四大勢力的高手,將會光臨夜盟,到時候,別怪我們心狠手辣了。”

“你。”

“燕山老人。”

紫萱起身,閃掠而至,淡淡道:“從今以後,我希望,你們原來的想法可以扔掉了,因爲,那太可笑。”

聽一樓乃是天之一族的附屬勢力,他們知道瘋魔乃是青帝的傳人,而瘋魔和自己這些人的關係,以及與龍族的關係,天之一族知道,其他三大級勢力也知道。

可儘管是這樣,對於夜盟,依然表現出來如此的態度。

天地蒼生,如今的天地蒼生,還有多少人記掛着四位大帝曾經的大義,若還記得,又怎會有如今舉動。

燕山老人,以及天閒等一衆老者,面色頓時無比的苦澀起來,現實,就是這般的無情。

自以爲震懾住了燕山老人,天元再度冷然道:“jiànrén,馬上解散夜盟,或者臣服於我們四大級勢力,否則”

“不管怎麼樣,你天元還沒有資格來威脅我夜盟。”

紫萱冷然一笑,目光移動,看向另外的幾人身上,剎那後,放在一個年輕人身上,片刻後,淡淡道:“帝曉江,你,或者你帝之一族,也要與我夜盟爲敵。”

紫萱並不想提,自己和辰夜對帝曉江的恩情,但是,辰夜的身份,帝曉江卻是非常的明白。

其他三大級勢力,紫萱不去想,但與帝之一族之間,絕對不會是敵人。

“紫萱姑娘”

“我只想知道,你想爲敵還是爲友。”紫萱冷冷截過話,世間中無"qingren"太多,多帝曉江一人不會多,但若少上一人,至少紫萱不會後悔當天的舉動,相信辰夜也不會後悔。

即便今天,帝之一族也要與夜盟爲敵,那也不關帝曉江的事,大勢力,自有大勢力的行事方式,帝曉江還不足以左右整個帝之一族的行動。

但只要帝曉江不是無情之輩,紫萱可以告慰已經不在的辰夜。

“別說什麼廢話了,既然我們四大級勢力一同前來,那也就意味着,共同進退。”

看出了紫萱和帝曉江之間有一些關係,生怕生什麼變故,天元搶先一步的說道,想斷絕二人的聯繫。

“是嗎。”紫萱淡然一笑,看向帝曉江,目光漸漸森冷下來。

“紫萱姑娘。”

片刻之後,帝曉江抱拳說道:“直到來到這裏後,我才知道,姑娘是夜盟盟主,我恭祝夜盟成立,希望姑娘可以將夜盟帶到更高的位置上,我,願與姑娘,與夜盟,永遠成爲朋友。”

“帝曉江。”

天元及柳宗神大怒,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帝曉江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看來,他們之間的關係,很是非同一般。

即便,這僅僅是帝曉江的意思,並非可以代表整個帝之一族,但如此的話,依舊讓他們震驚。

紫萱笑容中的森冷,漸漸消去,看向柳宗神等人的目光,卻是涌動着極致的殺意,他們既然來了,便要給他們帶去一點記憶,一味的忍讓,並不是化解矛盾的最好辦法。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帝曉江之話,讓他身邊的幾個中年人,以及沐之一族的幾人,也是有些疑惑的看向帝曉江,當此之際,他們聯袂前來,固然是沒有多說什麼,卻也表達出了,四大級勢力共同進退

這一點,帝曉江應該是明白的,可爲什麼還是說了這樣一番話?

“三叔,此事容我以後解釋,這裏的事,我們就不要參與了。”帝曉江正容抱拳說道,隨即退後數步。

那被帝曉江稱之爲三叔的中年人,略頓了片刻之後,大手一揮,帝之一族的幾個人,便馬上也退後了幾步。

“帝靖,你什麼意思?”柳宗神與天元神色不由一變,帝曉江不管怎樣舉動,他都是小字輩的人,或許有影響,卻也不會影響太多大局,可那帝之一族爲的中年人這樣做了,所造成的影響,可不是一點半點!

聞言,那名爲帝靖的中年人淡然笑了笑,道:“柳老爺子,天老爺子,此次我們過來夜盟,也只爲見一見這新生的勢力,僅是如此而已,難不成,還有別的目的?”

帝曉江是什麼人,他們這些知根知底的人非常清楚,前者既然有這樣的舉動,那就說明,不但這名爲紫萱的夜盟之主,和帝曉江之間,有着非淺的關係,後者,定然也有着讓人忌憚與敬畏的本事。

帝曉江乃是帝之一族着力培養的後輩弟子之一,同時也是未來帝之一族的掌舵人候選人,放眼四大級勢力所有年輕一輩,帝曉江的修爲,並不是最頂尖的,但不是他不優秀,而是之前走火入魔過,導致有過一段時間的空窗期,否則,現在的他,絕不止現在這個地步。

數年時間,帝曉江獨立在外歷練,想要化解體內頑疾,他做到了,回到族內的時候,不僅頑疾盡除,隱約之間,似乎還得到了不小的好處。

箇中的原因,帝曉江並沒有詳細說明白,可如今,他對一陌生女子,如此的客氣,客氣之中,並夾雜着淡淡的欽佩,這讓帝靖等人好奇的同時,也明白了一些事情。

一個夜盟而已,儘管有着好些個聖玄高手,未來潛力必定十分驚人,可說老實話,帝之一族並不如何的忌憚,送一個順水人情又有何妨,更何況,有帝曉江這一層關係在,雙方好好經營,未來會是朋友,而不是敵人。

有一個強大的勢力爲朋友,帝之一族何樂而不爲!

聽到帝靖這一番話,柳宗神與天元心中的那個怒,已是無以復加,雙雙怒喝:“帝靖,你這樣做,是在離間我們四大級勢力彼此之間的感情,老夫怕事後,面對我們倆族,你帝之一族擔待不起。”

聞言,帝靖灑然一笑,道:“這個,就不勞倆位老爺子擔心了,帝某自會有所安排和交代。”

四大級勢力,在某些程度上,的確是共同進退,畢竟要保持着然物外,不得不有某些相同的舉動。

但是,四大級勢力也並非是鐵板一塊,彼此間的勾心鬥角和爭鬥無處不在,若有機會,落井下石也不是不可能的。

別看現在柳宗神和天元同仇敵愾,共同來面對着,其實,這只不過是他們現在有共同的目標,僅此而已,他們真要聯手一戰帝之一族,這個膽量,還不會有。

所以,對於他們的威脅,帝靖也只是不可置否的一笑罷了。

“你?”見到帝靖的態度,柳宗神和天元不由在怒,可同時他們也明白,之前他們的話,也只是嚇唬人而已,嚇不住,那也就是嚇不住,不會起到任何的效果,當下略頓了片刻之後,旋即看向沐之一族的幾個人,柳宗神沉聲問道:“沐重,你們的意思是?”

如果能夠將沐之一族拉過來,那麼,倒不算丟太多的臉面。

沐之一族的沐重,深深的看了帝靖等人一眼,尤其多了帝曉江幾眼,對於後者,他算是有幾分瞭解,不爲別的,曾經的他,早早的被四大級勢力所有的大人物都看過,說帝曉江,此生,已不大可能,會有新的希望。

總裁逃妻:新娘不是我 所謂的大人物,那可都是天玄境界的高手,他們這樣說,便是蓋棺論定,可沒想到,帝曉江居然來了個驚天大逆轉。

結合他與夜盟之主的對話,沐重等人不是笨蛋,怎會想不到這裏面的關鍵之處。

柳宗神與天元等人,同樣是可以想的到,只不過他們,本身已與夜盟有仇,自然不會將這些個因素放在心上,可沐重卻不能不考慮。

帝之一族不願得罪,自有他們的道理,可同樣,他沐之一族也沒有非要開罪的理由,更爲關鍵的是,沐重到現在,都還看不穿夜盟之主。

他可是聖玄級別的高手,連他都看不穿,那說明了什麼?

沉默一會後,沐重遙看着紫萱,淡淡道:“沐之一族沐重,祝賀夜盟成立!”

“多謝!”

固然沐重的神色中,並未有帝靖那般客氣,身爲沐之一族族人的那股高傲清晰可見,但對新生的夜盟來講,是個好態度,其他的勢力,可當不起沐之一族的恭賀。

柳宗神與天元臉色,更加的鐵青了下來,尤其天元,因爲他剛纔吼的最兇,那陰沉不定的臉龐,在極致的憤怒之後,化成一抹猙獰之意,大笑!

“好,好,既然你們倆族不願插手其中,那老夫也不勉強,但老夫醜話說在前面,你們可以不插手,千萬不要干預,所有的獲得,你們也別想分一杯羹!”

“jiànrén,今天給你最後通牒,或是解散夜盟,或是效忠我天之一族和柳之一族,如若不然,半月之後,血洗你夜盟!”

“好大的口氣,嘿嘿,早就聽說四大級勢力行事霸道囂張,尤其是天之一族和柳之一族爲甚,今天親眼見到,果然名不虛傳!”

一道蒼老聲音,突然響在了天際,不是天閒,燕山老人等任何一人出,而是來自天際之上。

那裏,平整的空間中,突現一位老者,頭灰白,臉卻如孩童,正是與鐵奕天一同來到這裏的那個老者。

他剛剛現身,整個天空,彷彿時空錯亂了一般,烈日消失不見,一片巨大的陰影,籠罩着整個葬天谷,在那陰影中,所有的人,包括那些天閒等聖玄高手在內,均是感覺到,自身的一切器官,彷彿被禁錮,導致呼吸,極度困難!

氣勢稍稍的散,天地自然運行,便彷彿受到了這道氣勢的牽引,進而,以老者爲中心,開始緩緩移動。

“天玄高手!”

老者如此實力,讓帝靖,沐重等人失聲驚呼着,他們族內,均是有着天玄高手,他們感同身受,故而,即便感應不到老者的真實修爲,卻是能夠把握住,他的修爲到底達到了何種地步。

話音傳出,紫萱等人倒是萬萬沒有想到,鐵奕天的這個師傅,居然會是位天玄高手,而片刻之後,紫萱,玄凌公主等女,卻是在美眸之中,迅的掠過一絲絲的黯然來。

她們都還記得,當天喪魂山脈之外,這位老者親口說過,若是他進入到了喪魂山脈中,都無法活着回來,而他,卻是位天玄高手啊!

“前輩”

柳宗神與天元,頓感口乾舌躁,他們代表着各自勢力前來,所以,可以不將天閒等一干的聖玄高手放在眼中,然而,面對一位天玄高手,別說是他們,就算是族內的那些大人物過來,都要對這老者客客氣氣的。

只因爲這老者是天玄高手!

放眼天地之間,天玄高高在上,固然天玄之中也有強弱,但這等高手無一例外,都已經可以掌控天地,與這等高手爲敵,萬不得已,誰都不會願意!

“老夫與你們很熟嗎?”老者冷冷一哼,大手一揮,沉聲道:“滾回去,告訴你們族內的那些老不死的,就說,這夜盟,乃是我成自在”

“成自在,孤山老叟成自在?”

老者話未說完,帝靖突然驚呼!

片刻之後,柳宗神等人也隨即驚呼了起來:“孤山老叟!”

顯然,老者的本名成自在,知道的人不多,那孤山老叟四個字,有着莫大的威懾力!

“想不到你這小子,居然還知道老夫的名諱。”居高臨下,成自在看着帝靖,淡然道:“你們帝之一族做人,倒算得上有幾分情義,回去告訴你們族中的老傢伙,老夫記着你們今天的舉動了。”

“是,多謝前輩!”

帝靖大喜,以他的身份,自然明白,一位天玄高手的記着,究竟意味了什麼。

成自在點了點頭,目光再度看向柳宗神和天元,那聲音就沒有了之前的淡然:“這夜盟,乃是老夫安享晚年的地方,你們別來打擾了,否則的話,老夫不介意去你們倆大勢力中走走,或許奈何不了那些老不死的,但老夫要大開殺戒的話,或許,他們也護不住太多的人。”

一陣凜然之勢,讓柳宗神和天元等人,頓時感覺到遍體生寒,他們絕不懷疑成自在的這番話,因爲以他們的身份和地位,也很瞭解,一位天玄高手,若執意要大開殺戒的話,所造出來的後果,將會是何等的可怕。

“滾!”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滾!”

一聲沉喝,仿若化成了一柄無可pòjiě的長槍,柳宗神等人,頓感強大之威,鋪天蓋地的暴涌而來

而面對着如此之威,他們動也不敢動一下,因爲柳宗神他們知道,面對着天玄高手,他們及時反抗,也沒有絲毫的作用,根本化解不了。

所以,只能眼睜睜看着那股威力衝擊而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