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這些男人中的「強者」,女倖存者們可是太熟悉不過了,她們的心中絕大部分陰影都是這些人造成的。

一想到這些禽獸現在也跟她們之前一樣憤怒、不甘,女倖存者們突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愉悅……

只是,女倖存者們的表情變化卻讓柳曦感到詫異,之前她們還是用怨恨的眼神看着她,但翟玥的話說出之後,女倖存者們卻露出了一副愉悅的表情。

只是這種愉悅中透露出的癲狂與仇恨讓她後背發涼。

「放心吧,姐妹們是不會怪基地的……」翟玥對着柳曦微微笑了笑,只是笑容中卻透露著一絲無奈和悲傷。

柳曦實在無法想像這群女倖存者在末世里到底經歷了怎樣的遭遇,以至於讓她們的內心變得如此扭曲,只是她現在沒空想細想這些了。

「碼頭馬上就到了,卡車會提速,所有人抓緊了!」

隨着袁娜的叫聲響起,柳曦與女倖存者們被拉回了現實,柳曦隨即來到車尾的觀察孔觀察情況。

只見大量的變異體跟在卡車七八十米的距離上,黑壓壓的一片鋪滿了幾百米的街道。

就在她疑惑吳昕要怎樣防守住碼頭時,她突然看見了一個放在路邊的煤氣罐,其造型和基地製造的煤氣罐滾雷十分的相似…… 很快,典褚就查清楚了陳家捐獻的三千億善款被人巧取豪奪騙走,導致西京市尊潘家豪無比內疚,跳樓自殺一事。

典褚來跟陳寧報告道:「少爺,我查清楚了,這件事是北方李家的人乾的。」

「北方李家的三公子李子揚,利用合同漏洞,玩弄字眼,把潘家豪手中的三千億善款騙走。」

「潘家豪要不回三千億資金,奈何不了李家,又愧對少爺您,最後跳樓自殺。」

北方李家!

陳寧聞言微微皺眉!

因為北方李家,是華夏八大世家門閥之一,稱為李閥,地位超凡。

李閥之中,人才如雲,強者無數。

李閥的子弟跟門徒,遍布全國各地,各行各業都有他們的人,囊括黑白商政軍。

甚至在全球範圍內,李閥都擁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李閥財團,霸佔了華夏70%以上的藥物市場。

不管是研究各種藥物,或者藥物生產銷售,都是他們的壟斷的市場。

可以說,在華夏市場上,一百種普通藥物,有七十種跟李閥有關聯。

李閥在藥物市場這一塊,擁有絕對的統治地位。

陳寧也沒想到,竟然是李閥的人,坑走了陳家捐獻的三千億善款,害死了潘家豪。

陳寧沉著臉,冷冷的說:「別人都害怕李閥,任由他們為所欲為,但是我絕對不慣著他們。」

「這件事,李閥必須為他們的行為,付出代價!」

典褚問:「少爺,要不要以你北境少帥的身份,通知李閥還錢?」

陳寧搖搖頭:「這批錢數目龐大,就算我以少帥的名義跟李閥索要,估計他們都不會情願把到嘴的肥肉吐出來。」

「而且雖然這筆錢是我父親奮鬥一輩子賺來的,但我現在是少帥。如果不知道詳情的人聽說我有三千億,保不準以為這些錢是我貪賄受賄得來的呢,影響不好。」

典褚皺眉,忍不住問:「那怎麼辦?」

陳寧平靜的說:「教訓李閥這件事先不急,我要再去西境一趟。」

「一來是我準備把西境研究肝癌特效藥的藥物研究機構,搬遷到中海這邊來。」

「到時候肝癌特效藥上市銷售,會省去許多麻煩,不用來回奔波。」

「二來,潘家豪曾是我的文職部下,他這次也是因為幫我弄慈善資金而死的,我得去參加他的喪禮。」

典褚問道:「少爺你準備什麼時候出發?」

陳寧道:「你安排專機,一個小時后就出發。」

典褚道:「遵命!」

陳寧跟家人打了個招呼,當天就帶著典褚、八虎衛,乘坐專機,再次前往西境。

抵達西京之後,陳寧一行直奔潘家豪的喪禮現場,堪堪趕上潘家豪的喪禮。

潘家豪是跳樓自殺死的,多少有點不光彩。

其次,潘家豪自殺牽涉到了李閥。

所以來參加潘家豪的喪禮的權貴不多,顯得有些冷清。

陳寧給潘家豪鞠躬上香之後,安慰潘家豪的妻子何翠蘭道:「節哀順變。」

何翠蘭眼睛紅紅的,拿出一封遺書遞給陳寧,哭道:「陳先生,這遺書是我丈夫留下的。這遺書有些內容跟你有關係,你親自過目吧。」

陳寧接過遺書,快速的看起來。

遺書之中,潘家豪除了請求家人照顧好孩子之外,有一段話是提到了陳寧:我被李子揚騙走了陳先生的三千億善款,我愧見陳先生。

陳先生,我死之後,您可向李家要賬,要回那三千億善款。

那麼,我就死得瞑目了。

何翠蘭哭著對陳寧說:「陳先生,我丈夫死得好冤好慘啊,你一定要幫我們家逃回公道。」

陳寧點頭,承諾道:「嫂子你放心,我一定會讓騙子付出代價,一定會替潘先生討回公道。」

千千 崔翡也看到了,整條街她也就和玄符宗這家店最熟。

因為想要知道崔玉的消息,只能跟這裡的人打聽,想要給崔玉送什麼東西,也要通過玄符宗的渠道。

一般玄符宗弟子是沒這個待遇的,只因為她妹妹是崔玉,所以才能一路綠燈。

「要進去看看嗎?」崔翡看著蕭寒的臉色問。

蕭寒沒什麼不快,反而很有消費的衝動。

符籙在修真界是快消品,而且品類繁多,他現在手上就很缺攻擊性符籙。

在沒有築基之前,符籙將是他最主要的保命手段。

「當然了,走。」

之前他也看了一些賣符籙的,但基本都是賣丹藥兼賣符籙,或者賣法器的兼賣符籙。

畢竟一些常見的符籙,築基修士就能寫。

但玄符宗是少有的符籙專賣店,在門外就能看到兩張對聯那麼長的符紙一左一右熠熠生輝。

蕭寒問崔翡,「崔大姑娘知道這是什麼嗎。」

「不要叫我崔大姑娘這麼見外~」

「好的,阿翡。」

崔翡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要叫阿翡姐姐。」

畢竟前世是年過三十的老男人,心裡那關有些不好過。

不過他沒有逆崔翡的意,「好的,阿翡姐姐。」

阿翡姐姐指著左邊的對聯符道,「這張是衝動符。」

然後轉向右邊,「這張是聽勸符。」

「你還真知道啊!」

見蕭寒意外的樣子,崔翡有幾分小得意,「那是,每次進去總有買東西的衝動,我就問了一下掌柜的,看在阿玉的面子上,他就跟我說了實情。」

這兩張符聽著很隨便,但並不一般。

衝動符,就是讓你進了這家店就有莫名的衝動,包括消費衝動。

聽勸符,就是店員勸你買啥,你就想買啥,特別聽人勸。

你以為帶個同伴讓他勸你不要買就能破功了,想多了,你帶的同伴也會被店家勸服的,然後兩人一起把靈石掏空。

這兩種符屬於基礎符籙,但面前這兩張是在基礎上有些變化的玄符宗進階版。

普通的這兩種符必須貼在人身上才能生效。

而這兩張長約兩米的符籙,只要從它們面前經過就會受到影響,從而瘋狂消費。

蕭寒看了一下落款,都是大福子,注意拼讀,是「大福」子,不是大「福子」。

大福子乃是玄符宗一位金丹中期修士,年富力強,被認為是下一任掌門的有力競爭者。

這也意味著,只要是金丹中期以下的修士都會受到衝動符和聽勸符的影響,修為越低,影響越大。

所以很多明白人見到玄符宗的店鋪都不會直接進去,而是站在門口問有沒有某種符籙,能否遞出來交易,當然更多的是不明不白被坑的人。

阿翡姐姐再次拉住蕭寒的衣袖,「要不你把儲物袋交給我,你先進去看看,需要用錢再出來找我要,出來了應該就不那麼衝動了。」

這個做法很聰明,蕭寒雖然對自己的定力很自信,但還是把儲物袋交給了她,要不然近八百靈石都交代在這裡,後續計劃都要受影響。

「阿翡姐姐你一定要抱緊,裡面有很多很多靈石的。」

「放心,」崔翡果然抱緊了些,「這裡沒人敢放肆的,我就站在門口。」

等蕭寒進了,她還在外面小聲道,「加油,千萬別衝動!」

進去后,蕭寒的第一感覺就是,這店真黃!

四面牆上都是黃色的符籙樣品,把整個店面修飾成了黃色的海洋。

「你好,歡迎光~臨!」

店員非常有禮貌,然而剛說完,兩人四目相對的時候,一股尷尬的氣氛在空氣中瀰漫。

「王師兄!」

「蕭師弟?」

王鐵生,是蕭寒剛進玄符宗的時候晉陞外門弟子的前輩師兄,同時也是西麓洲南周人士,算是老鄉,王鐵生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以後你王哥罩你!」

蕭寒奇怪道,「王師兄你不應該在宗門修鍊嗎,怎麼會?」

看對方的衣著,應該不是掌柜,頂多就是個跑堂的。

王鐵生把頭上那頂象徵店員小廝的帽子不經意間扯下來,「我,我這不是內門弟子晉級失敗,外放了嗎。」

玄符宗的規矩,六年時間達到鍊氣四層,即可晉陞外門弟子。

再過五年達到鍊氣七層,即可晉陞內門弟子,可獲得更多修行資源的傾斜。

只有達到鍊氣期大圓滿,距離築基只差一步之遙,才會被長老們選中,成為親傳弟子,親自指導築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