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八無意間低頭看去。

“噗~”

鼻血差點噴了出來,那深深地事業線,暴露在了他的眼前。這突如其來的福利,真是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千億總裁:絕寵傲嬌妻 而素素正皺着眉頭,苦苦的思索着什麼,然後又看向了小八,“小八,真是不好意思啊~要不,這個你收好~”,素素說着遞給了小八一張綠色的卡,接着說道:“裏面有十萬塊錢,你也別多想,就當報答你救我吧!”

“這?!”小八一臉茫然,他整個人都呆住了,從來沒有聽說過這麼多錢!還好像一次都屬於他了!

素素說完,轉身無奈的走了。這時候,兩個黑衣人靠了上來,“不好意思!請這邊走!”,聽到這話小八看了看手裏那張綠色的卡,沉了沉心,就要轉身離去。

“哎?!等等!”背後傳來了素素的聲音,小八一下子停住了腳步。

“噔噔噔”素素快速的跑了上來,說道:“能留下你的手機號碼?”。

“手?手雞?”小八在心裏大吃一驚,然後轉過身將那張綠卡掏了出來,“雞,雞,不給!這,這錢我不要了。我還指望着它傳宗接代呢!”

聽到這話,素素一下子定住了,雙眼柔情一陣暖意,深深地望着他,隨後從自己的身上找出了一部蘋果手機,遞到了小八眼前,“卡你收好,這個你先拿着用吧~以後萬一有事,可能還要麻煩你~”,素素說完,轉身就走了。

小八是一臉的茫然,這些都什麼和什麼啊?!在山裏他可從來沒見過這些東西,那磚一樣的東西,又是什麼?爲什麼素素要給他這個玩意?

“肖先生,這邊請~”

這黑衣人冷不丁的聲音,把正在專心琢磨着手機的小八瞬間給嚇了一跳。

“哦…哦…”

小八回過神來支會了一聲,然後跟着兩個黑衣人出去了。

馬路邊,小八隨便找了一家包子鋪,點了一籠包子,就如餓狼吃食一樣的吃了起來。

這香噴噴軟綿綿的包子,此時此刻在他口中就如同是絕世美味。

“這城裏的包子就是好吃~!”

吃飽後小八摸着自己的肚子,看着手裏的這兩個東西,一陣的揣摩。

“這都是什麼啊?”

“您好,需收您八元!” 將軍不容易 這時飯店的胖老闆笑着走到小八的桌邊說道。

聽到這話,小八有些懵了,沒想到這一籠包子就敢收他八塊!在他們山上個頭這麼點餡的包子都得論斤賣!兩塊錢一斤!而這一籠也頂多就七兩吧?!

再說了,他哪來的八塊啊?!傾家蕩產換了二十塊,一張車票十五塊,五塊錢買了一個餅就沒了!這時候,哪裏來的八塊錢啊?!想到這兒小八心裏欲哭無淚。

突然,他又想到了素素給他的那張綠色的卡片。於是他用手指顫顫巍巍的夾了起來,遞到了那人面前:“這,這個行嗎……”。

看到這兒,那胖子頓時喜顏開色。

“行行行!當然可以!”胖老闆激動的說着,搶一般的奪過了那張卡。因爲在卡的背面她看到了密碼,而眼前這個二傻子好像什麼都不懂!卡萬一是他撿來的呢?!碰碰運氣也好!

過了一會兒,那胖老闆滿面春光的走了回來,將卡恭恭敬敬的遞到了小八的手上。

“這,這樣就行了是吧?!”

“是的!”

“那,那我走了啊?”小八沒有底氣的說着就往外走。

“您慢走~”胖老闆笑着歡送。

“真是莫名其妙!”小八嘟囔的說了一聲,就吹着口哨甩開膀子出門了……

殊不知,他卡里的十萬塊錢已經只剩下了個零頭。 第441章我要讓你一輩子都被困死在愧疚

「司寒的汽車上面裝有行車記錄儀。」

「你當時是如何可笑的從別墅偷走東西,你當時又是如何可笑的被我打翻在地,所有一切都記載下來了。」

姜南初話音落下,一旁的沈承打開幕布,將那晚所發生的真相公布出來。

「就在一個星期前的晚上,我才得知星星一直被喂帶有安眠藥成分的母乳。」

「在座的只要是母親,你們能容忍自己的孩子被人欺負嗎?」

「當下,我立刻帶著星星前往正規醫院,進行全身檢查。」

「好在星星體質強,沒有大事,不然今天絕對不是坐牢就能解決的!」

「至於李玉書身上的傷,我從來沒有否認,的確是我打的,但你們看看視頻。」

「如果不是李玉書想要逃,我能動手嗎?」

「你們再看看李玉書逃跑的姿勢,她像是被家暴的人嗎?」

記者們看到視頻,沒法說違心話,這李玉書還真不是人,不僅喂孩子吃安眠藥的奶,還想偷主人家東西。

「這——這我也不容易,我家上有老,下有小的,你們這麼有錢,給我點怎麼了?」

「再說了,孩子不是沒事嗎,你們至於把我關進警局嗎?」

「說到底還不是你們做的太過分,不然我能這樣?」

李玉書面紅耳赤的喊。

「你們聽到了吧,這就是強盜心理。」

「你弱你有理,我並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你覺得錢少可以談,但不是往孩子身上動手,總之我不會原諒你,我也不會在意群眾的眼光。」

「這件事情沒得商量,我還會另外告你污衊罪!」

姜南初冷笑著說,想要利用輿論比她服軟是最可笑的事情,只要身邊的朋友,親人,愛人支持她就夠了。

李玉書無力的倒在椅子上,說不出一句話。

「姜南初,那苗家村翠花的事情你又怎麼解釋,你把她趕出家門總是真的吧?」

記者沉默一會問道。

「我有義務要養她一輩子嗎?」

「她目前上大學,吃飯,生活費全部都是我資助的,你還想讓我怎麼做呢?」

姜南初臨危不亂,後面很多問答,都是她即興發揮,卻句句精彩。

「從未聽說過繼承人有孩子了,我有一個問題,星星是誰?」

後面記者們的問題漸漸恢復正常,但卻讓姜南初無法回答。

如果不是因為李玉書欺人太甚,她實在不希望星星暴露在社會公眾的面前。

「星星——」

「星星是——」

姜南初沒有想到合適的辭彙,這時會議室的門被人打開。

段景霽消沉這麼久,再次出現到公眾的視野。

但凡資歷深,人脈廣的記者一眼認出這位是國外段家的少爺。

只是段少爺怎麼會出現在D.E的澄清會上面。

「星星是段家的孩子,這段時間一直養在南初和司寒身邊,給他們添了不少麻煩。」

「原來是這樣,如此尊貴的身份,的確不能有任何的閃失,這李玉書真是罪該萬死。」

天上星辰地上沙礫 「沒錯,如果按照國外的法律,謀害貴族恐怕是要槍斃的。」

眾人議論紛紛,誤會解釋清楚,場面一片和諧。

半個小時后,姜南初和沈承送走所有客人,來到辦公室。

辦公室內,陸司寒與段景霽正在說話。

「我馬上回國了,我想帶走星星。」

「什麼?」

「段景霽,我就知道你沒安好心,原來是想搶走星星。」

「我告訴你,這件事情不可能,半雨說過由我撫養孩子長大。」

姜南初情緒激動的說。

「你們能夠保護住星星嗎,我想你們在錦都還有很多潛在的敵人。」

「而我不一樣,我會用生命守護他。」

「在段家,他會是最尊重的小少爺,將來能有最好的資源。」

姜南初聽到這段話沉默了,她的身世始終是個炸彈,有一天爆發危及星星就糟糕了。

「南初,我也建議將孩子交給景霽。」

陸司寒考慮過後開口,段家旁支錯綜複雜,如果段景霽始終沒有繼承人,他舉步維艱。

至於星星在段家他能有更好的發展。

姜南初嘆了一口氣,最後同意。

「我允許你將星星帶回去,但是每隔一段時間都要視頻,我必須參與他的成長。」

「這沒問題,我也希望星星身邊能夠多些關心他成長的人。」

段景霽的速度很快,今天離開后,第二天帶著保姆管家傭人來到別墅接星星。

姜南初是一萬個捨不得,明明才養了沒多久卻覺得像是親兒子。

星星躺在嬰兒床已經醒過來,見到段景霽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

「爸爸,來接你了。」

段景霽小心的抱起孩子離開,前往機場。

但離開並不代表他徹底絕望,他始終留下一隊人在錦都搜尋著謝半雨。

距離登機還有半個小時,段景霽接到威廉的電話。

「我在咖啡廳,我們見一面。」

「好。」

威廉看著段景霽進來,要不是他抱著兒子,絕對少不了被揍一頓。

「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原本不想將半雨的遺物交給你,但想了想我不能讓你這麼心安理得。」

「我要讓你一輩子都被困死在愧疚中。」

威廉話音落,從包中拿出筆記本遞到段景霽手中。

「這是什麼東西?」

「去飛機上看吧,我不想你在這掉眼淚。」

威廉嗤笑道,他眼眶紅紅,看起來像是剛哭過的樣子。

段景霽不解的上了飛機,等星星熟睡后,他將孩子交給保姆照顧,翻看起這本筆記。

【寶寶,今天家裡停電我好怕,但是你爸爸居然會過來陪我,他其實是個很暖心的人。】

【寶寶,我發覺我似乎越來越離不開你爸爸了,但他喜歡的是謝半晴,不行,我必須努力剋制住感情!】

【寶寶,是不是也很喜歡爸爸,一聽到他的聲音,你總是動的頻繁。】

【寶寶,媽媽堅持不下去了,我愛你,我也愛他,但他似乎連一條生路都不肯給我。】

一篇篇翻過來,日記到這戛然而止。

段景霽死死的盯著那四個字。

原來她愛他?

白髮魔女傾世暴君 他這麼久的自卑,難受,折磨全部都變成庸人自擾。 “這個城市會不會有大學啊?兩千塊錢夠不夠買通校長呢?”小八在路上嘟囔着想着。

十萬塊,對他來說是天文數字。但是錢在卡里,確實讓他有些輕飄飄的感覺。總感覺不現實,錢不在手,也不踏實。

“哎? 右眼見鬼 大伯,這裏面的錢可以變成票子嗎?”

“大姐,那個什麼濺射銀行在哪啊?”

“大哥!這,這怎麼用啊….”

小八一路詢問,終於是走到了銀行,將銀行卡插進了提款機。在路人的熱情幫助下,他輸入了密碼。

“噗~你不是說你有十萬嗎?怎麼就十塊啊?”

提款機屏幕上赫然顯示着“10.38”的字樣,小八看了一臉的茫然,“不會啊~素素應該不會騙我啊~”

那人看着小八這一臉茫然的樣子,無奈,笑了笑就走了。

小八出了門,垂頭喪氣的。雖然大學是打聽到了,還是當地乃至全國都很有名的“華南師範大學”,但是沒有錢來買通校長,他這個沒上過學的人恐怕是進不了門的。

這可怎麼辦呢?

小八頓時感覺犯了愁,大學門進不去也就罷了,可是現在他兜裏可是一毛錢都沒有了,吃飯都成了問題。

“唉~”小八唉聲嘆氣的,突然感覺到對這大城市無力。

“滴哩哩~滴哩哩~”

小八口袋裏的愛瘋震動着響了。

小八一臉懵逼,將那“磚頭”從他褲兜裏拿了出來,“哎?這磚頭還會亮呢?”,小八站在大街上驚喜的笑道。

“小夥子,那是來電話啦~”一個八十多歲滿頭白髮的大媽從小八身邊走過,笑道。

“來電話?”小八疑惑的喃喃自語着,連忙追上了那個大媽,說道:“大媽,這,這是什麼意思?我,我該怎麼辦啊??”,小八手忙腳亂的問道。

這時,那個大媽見小八這倉惶的樣子,微微一笑,將手裏的東西放在了地上,“來,大媽幫你!只要劃這裏就可以啦!”,大媽教着他,接通了電話。

“喂?小八嗎?你現在在哪?”

霎時間,電話那邊傳來了素素的聲音。小八看了,一臉的驚奇,沒想到這轉頭居然還會傳音吶?!真是太神奇了!

接着小八就把那手機拿在了手中,自己對着那邊喊道:“對!是我!”,小八笑着說完,靜待着對面的回話。

這時,電話那邊傳來了一聲長長的舒氣聲,:“呼~嚇死我了!你現在在哪?”。

“我?”小八疑惑的問道,四下的打量着四周,說道:“我,我也不知道~這邊有一個塔樓,還有一個很大的湖!還有一個……”

“好!你在那等我!我馬上過去!”

電話那邊說完,就掛斷了電話。搞得小八一臉的茫然,他本來還想再補充兩句的。可是這時候手機屏幕已經黑了。

應該是,掛斷了吧?恩!應該就是!

小八自說自話的想着,把這愛瘋當成了傳音石了。

小八坐在湖邊靜靜的等着,湖面映着西落的太陽已經漸漸變成了一片殷紅,非常的美麗也映在了他的臉上。

這時,在遠處“轟隆”的傳來了一聲跑車咆哮的聲音,這聲音嚇得小八一個哆嗦,還以爲誰家的老母豬跑出來了!他小時候被豬拱過,所以尤其害怕老母豬。

小八回頭一看,發現此時一輛紅色的敞篷跑車,停在了他的面前,擋住了他的視線!

“終於找着你了!”車上下來了一個靚麗的女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