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蝶

雜役「拔蘿蔔,露意思」畢家鎖

護院「相思鈴」杜鹵門

大姑娘冷若顏(息紅淚)

侍婢:

殺人放火金腰帶

——唐詩

——宋詞

——元曲

——舊部:

————京城四少

——————風漫天

——————花滿天

——————雪重天

——————月中天

————青樓七秀

————十三太保

二姑娘冷若霜(凌霜霜)

——父:凌知府

——母:凌夫人

三姑娘冷若雅(林可兒)

——父:林父

——母:林母

——女徒:

胡驕

胡嬌

四姑娘冷若芊(席曉穎)

——侍婢:

流風

飄雪

飛花

逐月

【鎮北軍】

鎮北大將軍關飛渡

——女:關倌倌

——父:關老太爺

——庶母:九姨太 8月28日,一個壞消息迅速傳到了正在賀勝橋組織防禦的警備一團陣地。離賀勝橋不遠的汀泗橋已於27日被北伐軍佔領了。

這個消息猶如一枚炸彈,立刻在本就軍心不穩的警備一團裏炸開了鍋。士兵們私下裏都在竊竊議論:有人說北伐軍有神人相助,宋大霈帶領吳大帥精銳的兩萬人馬,都被打敗了,我們肯定不是對手。

也有人說,北伐軍中有洋鬼子,他們用的是洋鬼子的大炮,一個炸彈,就死一大片,特厲害,誰遇上誰就死。

這種動搖軍心的流言,也傳到了在前線指揮的葉團長耳朵裏,葉團長立刻下令,軍中凡是聽信或者傳播此類流言者一律軍法從事,就地正法。並嚴令各連隊,調查散佈流言蜚語者。

連長接到團長的命令,就把各班班長叫去,下達了葉團長的命令。並讓各班班長回去嚴查自己的班裏是誰聽信和傳播這種流言了。查實後,立刻上報連部。

李國亭從連長那裏開完會回來,馬上在戰壕裏,把本班的士兵召集在一起,說道:“兄弟們,我們當兵的,吃的就是掉腦袋這碗飯。不過,那要看怎麼掉腦袋。被敵人打死了,那我們掉這腦袋就值得。不管我們爲誰打仗,但我們端誰家的飯碗,這腦袋也就應該爲誰掉,你們說是吧。”

士兵們說道:“對,班長說的對。”

“不過,我們可不能還沒和敵人見上面,敵人長的是個什麼摸樣我們都不清楚,就被我們自己的軍隊拉出去砍了腦袋,這就不值得了。所以,我今天給兄弟們說,咱們不管他北伐軍有神助也罷,有仙助也罷,我們不聽那個。我們只聽團長的,聽連長的。團長讓打,我們就打,團長不讓打,我們就躺在戰壕裏休息,千萬別傳那些謠言。萬一被團長或者連長聽到了,那不是拿你在臨戰前祭旗嗎,你們誰願意當這個冤大頭?”李國亭說道。

士兵中一片沉默。過了一會,一個士兵說:“還是李班長說的實在。就是,我們班沒人傳那種謠言,也沒人信。大家說是吧?”

“是。”士兵們齊聲說道。

奧靈獵人 “好,我們班沒就好,我就不希望我們班出事。這次戰鬥是我李國亭首次在戰場上和敵人打,說實在的,我心裏還真沒底。不過,我李國亭有一點,那就是兩個字:‘不怕。’我從小就沒怕過什麼。 教父的榮耀 所以,我也希望弟兄們也不怕。要打,我們就拼命打。不要讓別人說我們班是孬種。要讓別人說我們班個個他孃的都是好漢,行不行?”李國亭大聲說道。

“行。”士兵們齊聲喊道。

“好,我就不多說了,大家回去休息一會,做好準備。這場仗我們對的是剛拿下汀泗橋,得勝而來的,士氣正旺的北伐軍,會很難打。大家做好準備就是了。”李國亭說道。

中午時候,守衛在賀勝橋的所有守軍聽說吳大帥親自來到賀勝橋指揮與北伐軍決戰,士氣頓時受到鼓舞。

李國亭帶着他的班,正在對防禦戰壕做最後的加固,突然聽見戰壕上面有人喊:“吳大帥到。”

所有士兵都放下手中的工具,筆直地站在戰壕裏,擡頭向上望去,就在這時,戰壕上方一陣響動,有人喊:“吳大帥來了,吳大帥來了。”

話音剛落,就見戰壕邊上出現了一個人影,這人精壯的身材,長條臉。高鼻樑,大眼睛,剃着一個光頭,嘴巴上留着八字鬍。身穿大帥服。他站在戰壕邊,向戰壕裏的士兵揮手致意。

有士兵對站在戰壕裏的李國亭小聲說:“班長,這就是吳大帥。”

李國亭有些緊張,他一路南逃途中,就聽聞了這位吳大帥的大名。今天,自己竟然有幸在賀勝橋前沿陣地上,見到了這位赫赫有名的吳大帥,不免心中有些激動。他的兩隻眼睛望着吳大帥。心裏想,瞧,吳大帥,多威風啊。將來,我李國亭也要和他一樣,做個大帥。

“你叫什麼名字?”突然站在戰壕邊上的吳大帥手指着李國亭,問道。

李國亭還在羨慕吳大帥呢,沒回過神來。

站在吳大帥身後的副官見李國亭還傻傻地望着吳大帥,就忙喊道:“喂,你,吳大帥問你叫什麼名字?”

李國亭這纔回過神來,趕緊雙腿立正,舉手報告到:“報告大帥,我叫李國亭,是警備一團二營三連二排一班班長。”

吳大帥聽完,點點頭,又問李國亭:“家是哪裏的啊?”

“報告大帥,我家是秦巴山區楓樹坪的。我就出生在哪裏。”李國亭說道。

“秦巴山區,嗯,好。俺早聽說,秦巴漢子能吃苦。都是好樣的,奶奶地,這次你可不要給俺裝熊,俺要看你們不是狗熊,是英雄。”吳大帥說道。

“是,大帥。我們不當狗熊。要當英雄。”李國亭和他們班的士兵一起喊道。

吳大帥滿意地蹲下身子,伸出手,和李國亭握了握手:“好樣的,小夥子,俺就喜歡你這樣,好好給俺打。”

說完,吳大帥帶着一班人馬就離開了李國亭他們所在的戰壕。

“班長,吳大帥還和你握手了哎,你真幸運。”一個才當兵不久的新兵對李國亭說道。

李國亭笑了一下,沒說什麼,拿起手中的鐵杴,就幹起活來。

晚上,士兵們抱着槍,躺在戰壕裏,進行短暫的休息。其實,大家都知道,汀泗橋失守後,接下來,南軍首先要打的一定是賀勝橋,應爲,只有打下賀勝橋,才能算打開了武漢的南大門,賀勝橋跟汀泗橋一樣是軍事重地。拿不下賀勝橋,就算打下汀泗橋也進不了武漢三鎮。

李國亭抱着槍,兩眼望着滿天的繁星,他沒有一點睡意,大腦還活躍在吳佩孚和他握手的那一刻,還有就是馬上就要打仗了的緊張心情。

這時候,他又想起了自己死去的父母,想起姐姐,想起他扔向陳廣福的那把砍柴刀。想起一路南逃。想起那位救了自己的老奶奶和他的孫女豔紅姑娘,還有這一路上,結拜兄弟馬飛和趙二虎。

他腦海裏一團亂麻,自己也理不出一個頭緒。

漸漸,到了午夜。前方依然是靜悄悄地,看不出一點打仗的跡象。對面的南軍,一點動靜也沒有。只有夜風夾帶着午夜的涼意,朝他這邊吹過來。讓精神緊張的李國亭,多少有些倦意。

李國亭就這樣抱着槍,靠在戰壕邊,擡頭望着天上的星星,慢慢地,兩個眼皮一眨一眨。李國亭感覺困了,他伸出頭去,朝戰壕外面的敵方陣地望去。前面,黑乎乎的,一片寂靜。看不到任何動靜。李國亭緊張的精神鬆弛下來,太困了,他閉上了眼睛。

“咚——。咚——。”

突然,一發發炮彈帶着恐怖的呼嘯聲,劃破寂靜的夜空,從天而落,打在李國亭他們戰壕的前沿,掀起一**的土石碎塊,那些被炮彈炸起的土石碎塊合着炮彈爆裂的碎片,飛向李國亭他們守衛的這片戰壕的上方。

李國亭被這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驚醒,剛睜開眼睛,就見一塊彈片,從自己頭皮上斜插而過,直接扎進了戰壕邊的土壤裏。

李國亭嚇了一跳,趕忙把自己的頭縮進戰壕裏。

“噠噠噠——。噠噠噠——。”又是一串機槍掃射聲。子彈就打在李國亭面前的戰壕邊上,一個士兵被飛來的子彈擊中,倒在了李國亭身邊。

李國亭一驚,他剛要去扶那位倒在自己身邊的士兵,就在這時,聽見連長大聲喊:“快起來,他媽的,都給我快起來。南軍打過來了,南軍打過來,給我打啊。”

李國亭急忙爬在戰壕邊,擡頭往前看,在隆隆的炮火火光聲中,李國亭看見對面黑壓壓地衝過來一片人馬。他們高喊着,端着槍,正朝他們的陣地衝來。

“打,給我打。”李國亭看見連長就爬在離他不遠的地方,手裏拿着槍,高聲喊着。

“噠噠噠——。”一串子彈從李國亭頭上飛過,李國亭急忙端起槍,瞄準衝上來的南軍,扣動了扳機。

“呯——。”一顆子彈帶着拽光,從李國亭的步槍裏射出,直接飛向衝過來的南軍。 玄鶴道長道:「這一場給『三月堂』的打擊,縱然他們核心實力損失不大,但給江湖同道的鼓勵作用,卻是十分重大,冷谷主兩次大獲全勝,可以使平常對『青龍會』存恐懼之心、猶自觀望的人馬,就不會再忍辱屈服,極可能轉而投效咱們,這一號召力量,就非同小可,因此貧道倒覺得,『青龍會』實力縱然強大,咱們也不至於孤軍奮鬥,孤立無援了。」

在座諸人,聞言,都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玄鶴道長說的話,果然得到了驗證!

「高第門」在「元宵節」遭到「三月堂」的夜襲,幾乎淪於全軍覆亡,一向被江湖上推崇的「正義聯盟」名門正派,幾乎沒有一個人挺身而出,解同道於困厄,只有冷北樓率領弱旅,區區二百之眾,把「青龍會」打得抱頭鼠竄,解了「高第門」之圍,已使得冷北樓在一夜之間,名揚天下,黑白兩道,莫不人人推崇。

再後來,冷北樓糾合「北道盟」人手,在「西門丁」豎起了反抗魔道的大旗,廣撒「英雄帖」,誠邀天下同道,討伐「青龍老大」,消息傳出江湖,許多自詡為「名門正派」的門派,還批評指點冷北樓想出風頭,自抬身價,取眾嘩寵。

美女的貼身醫聖 其中,也有一些什麼「名宿」、「大俠」之類的人物,認為:「高第門」之役,「三月堂」敗在趾高氣揚,輕敵大意,覺得「高第門」一鼓可下,沒料到冷北樓出奇兵致勝,勝得僥倖,如今要在「西門丁」明張旗鼓,和「青龍會」對抗,以區區「北道盟」人手,跟高手如雲,氣勢正盛的「三月堂」為敵,豈非以卵擊石,自取滅亡?

這些人的噴出的唾沫星子,還未著地,哪知第二個驚人的消息,又在江湖上傳了開來,「三月堂」第二次又在「西門丁」嘗到敗績,由副副總管冷武侯率領的一批高手,全軍盡墨,自副堂主冷武侯以下,沒有一個漏網之魚,連總堂趕去支援冷武侯的大智和尚、青冥子、赫連兄弟、顧家父子,都鬧了個灰頭土臉,鎩羽而走。

這個消息,可真把天下武林、整個江湖,都給震動了!

冷北樓的威名,可說是如日中天,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最使「正義聯盟」各大名門正派感到震驚的,先前總以為,「青龍會」只不過是一個江湖上欺騙愚夫愚婦的邪教組織,就是有幾個江湖黑道人物在幕後操縱,斂財騙色而已,也成不了什麼大氣候。

豈知,「青龍會」進軍「中原」的第一仗,就是公然敢向威鎮「江南」的「西門世家」挑釁,不但佔了「西門世家」,還捎帶腳滅了「崆峒派」!

正當各大門派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時候,「青龍會」在「高第門」的敗績,又適時的傳來,大家剛剛提緊的心頭,又是一松,人們心裡還以為果然不出所料,「青龍會」三板斧之後,不堪一擊,哪能有什麼大的作為?現在不是被打垮了嗎?

是以,「北道盟」雖然傳出了「英雄帖」,除了「少林」、「武當」兩派,有所響應之外,在其它各大門派心目中,還不是十分重視,都暗中打算好了,屆時「端午之會」,隨便派幾個門人弟子,去應應景、敷衍一下就算了。

但是,這次「西門丁」大捷,可把「正義聯盟」各大門派這些大佬巨頭,從睡夢中驚醒過來,那是因為,他們聽到「青龍會」居然羅致了數十年來在江湖上凶名久著的黑道魔頭,像令狐夢、青冥子、大智、藍豪、百里冰、梁炒炒、梅芳、桃小妖等人,每一個門派,自問如果有這幾個魔頭同時趕到,只怕沒有一個門派可以抗衡,有這些魔頭撐腰,「青龍會」要橫掃江湖,逐個把各大門派吃掉,那也是輕而易舉、毫不誇大之事。

再說,「青龍會」僅僅是支援「三月堂」在「塞北」的軍事行動,就出動了令狐夢、梁炒炒、青冥子等人,但可以想得到他們的總堂里,還不知有多少的高手整軍待發,由此看來,「青龍會」的實力,豈不驚人到了可怕的恐怖程度?

由此可見,半年前,他們選擇了「西門世家」作為第一個動手的對象,正是對各大門派幫會行動的開端而己!

試想,「青龍老大」如果沒有十足的把握、萬分的準備,又豈會貿然動手?

再試想一下,要不是冷北樓,在「西門丁」,公然豎起了反抗「青龍會」的大旗,阻遏了「三月堂」即將發動的「全盤佔領塞外」行動,繼「北道盟」而後,必然有另一個地區,受到他們的突襲,可能一舉覆滅了某一門派或盟會。

「正義聯盟」各大門派的人,經過這一番深思反省,莫不暗暗心驚:驚的是,僅憑自己這一門派的力量,萬難與「青龍會」抗衡;驚恐之餘,他們也莫不額手相慶,喜的是,總算江湖上出了一個率先倡導抗拒「青龍會」的冷北樓,阻遏了「青龍老大」稱霸的囂張氣焰——

於是,冷北樓在「西門丁」大破「三月堂」的消息,傳到江湖上每一門派之後,這個門派,就立即召集本門長老以上的幹部,緊急會商——

大家會商結果,認為冷北樓一再擊敗「青龍會」,足見確有其能勝戰「青龍老大」的實力,勝利絕非幸致的,為了要保全本門,只有與冷北樓聯手一途。

各大門派的首腦,以至江湖上成名人物,都懂得權衡利害,所謂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大家不約而同的,作了一個明智而快速的決定,就是要對抗「青龍會」,便非和「北道盟」冷北樓聯手不可。

決定一旦形成,就馬上起效,各大家族、門閥、幫派、盟會、都紛紛的行動了起來——

「西門丁」這一戰,「冷北樓」這三個字,當真是震動了整個武林,聲名之隆,如日中天,從北到南,自東向西,凡是茶樓、酒肆、飯館、客棧,只要是有江湖人足跡所到的地方、只要有兩個人聚在一起的時候,所談論、所講述的,就是「冷北樓」。

甚至在「三月堂」里,自拓拔東野等人敗回去之後,每個教徒的心頭,也莫不對「冷北樓」這三個字,產生了莫名的怯意,每當聽到「冷北樓」這個名字,都會不寒而慄!

「北道盟」,登時成為武林抗拒「青龍會」的主流,許多支流,極自然的,便歸附到這股主流里來。

連日來,趕來參加「端午大會」的各門各派人士,絡繹不絕——

最先抵達的,是「峨嵋派」掌門恨天師太,這位急公好義、嫉惡如仇,性如烈火的老尼,率同八名「靜」字輩女尼,趕來聲援「北道盟」的抗魔義舉。

接著聲勢浩大開來增援的,是「權力幫」水盟副盟主「洞庭湖王」龐太師,奉朱九太爺朱向天之命,率同三十名水路健兒,前來聽候冷北樓差遣。

女人,吃完請負責 「少林」「戒律院」首座大悲神僧回山之後,方丈大愚也立刻命「羅漢堂」首座大癲,率同「十八羅漢」來,共襄盛舉。

其他陸續趕到的各大門派幫會的代表人物,比較有名的有:

——「丐幫」「凈衣派」九袋長老談談;

——「青衣樓」樓主「青衫淚濕,九現神龍」辰源;

——「點蒼派」「辣手無鹽」葛四姑;

——「崑崙派」「青黃雙絕」之一「黃袍書生」趙黃袍;

——「富貴集團」「翻雲覆雨,十月如歌」柴如歌。

「正義聯盟」八派一幫九大支柱里,「崆峒派」的代掌門李尋蔫,已然舉門投入「青龍會」的陣營,自然是沒有出現在這次聚義上。

另外,還有各地聞風前來投效的江湖人士,也不在少數,不是一方之雄,也是介乎黑白之間的成名人物,比較知名的如:

——「唐家堡」「器宗」二公子唐雲;

——「全真教」大掌教魯不邪;

——「霹靂堂」「雷打不動」雷陣雨;

——「中原鏢局」總鏢頭「中原一劍」周鼎。

數天之間,趕來了這許多江湖各門各派中人,不但「北道盟」登時熱鬧起來,在大家的心情上,也受到極大的鼓舞。

冷北樓自然十分高興,當下派定由妹丈西門不弱和大夫人梅獨、表弟高大壯和三人,負責接待各門各派各幫各會的人士。

這中間,自然也分了等級。

西門不弱是「西門世家」的家主,也是一方之主,接待的是黑白兩道中各大門派幫會身份地位較高的人士;梅獨出身「梅花派」,又是「玉闕谷」的大奶奶,由她執行接待白道的知名人士;高大壯交遊較廣,與黑道綠林都有來往,由他負責接待一般綠林豪傑和黑道中人,自是再為合適不過了。

「端午佳節」前夕,大家眾望所歸、望眼欲穿的「殺手之王」冷北城,終於帶著若顏、若芊風塵僕僕地及時趕到!

PS:人物索引

正義聯盟

【黃山派】

太岳山莊莊主萬鎮岳

——父:天下第一萬老子

————友:南僧曇隱大師

————情緣:燕山神尼

——子:「玉面神龍」萬人俊

——弟:兵部尚書「托塔天王」萬仞山

————義弟:兵部侍郎楊鐵槍

——師弟:白雲天

——弟子:

黃山四絕

——奇松

——怪石

——雲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