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蠻低頭看看自己。

她身子強壯,雖然覺得冷,倒也沒別的不適。

奇怪,她為什麼睡在雪地里?

「侍衛大哥,這是哪裏啊?」她拉着一個侍衛問。

「這是宮裏啊,你怎麼不知道嗎?」侍衛往前指了指,「那邊就是望仙門。」

小蠻朝遠處看看,忽然發現了旁邊的輪椅。

「侍衛大哥,我們家王妃呢?」她問。

侍衛愕然:「你們家王妃?哦,煜王妃是吧,我怎麼知道。你的主子,你不跟着,倒來問我。」

小蠻撓撓頭,摸到後腦勺一個大包,猛地記起來,她是被打暈了。

「壞了,壞了!」她急的直跺腳,「我家王妃一定被壞人抓走了!我要去找王妃!」

她轉身往會跑,被侍衛一把拉住。

「你沒頭蒼蠅似的亂跑什麼?這是皇宮,不是你家後院!」侍衛虎著臉,「你家王妃不見了,你先回家去找。」

「對對對,回家,回家。」

小蠻跑走幾步,忽然想起輪椅,忙折返,把輪椅舉起來,抗在肩膀上,撒腿就跑。

輪椅還是很重的。

她扛着卻像沒事人似的。

侍衛們咋舌:「乖乖,這女人簡直神了,誰若娶了她,可就要發了。」

……

小蠻舉著輪椅,一口氣跑回煜王妃。

黃鶯正着急,看見她一個人回來,忙拉住了問:「小蠻,怎麼一夜未歸?王妃呢?」

小蠻直跳:「王妃呢,王妃沒回來嗎?」

「你說什麼呢,王妃若是回來,還能把你一個人給扔了?」黃鶯也急了,「你這死丫頭,叫你跟着去保護王妃,你怎麼一個人回來了?」

小蠻哭起來:「我不知道啊,昨晚我陪王妃把皇長孫送進宮,回來的路上,我被人打暈了。我剛剛才醒,王妃就不見了……嗚嗚嗚,王妃她去哪裏了,被壞人抓走了……」

黃鶯心裏也慌起來,但還是要強作鎮定:「別慌,你跑得快,馬上回相府,把這件事告訴相爺。」

「好,我去!」

小蠻撒腿就跑。

「你個傻丫頭把輪椅放下再去!」

「哦哦哦!」小蠻丟下輪椅,飛奔而去,看速度,竟不比馬車慢。

姜家得到姜寧不見了的消息,也亂了。

姜若白和林紫紫好不容易找到這麼個女兒,哪裏能容忍出半點差池。

「是在宮裏不見的?」林紫紫站起身,「我現在就進宮!」

「夫人,你別急。我進宮去找人。」姜若白立即回屋換官服,陰沉着臉趕到宮裏。

姜翊得知后,直接騎着馬跟去。

「一定是太子!」姜翊咬牙,「與七妹妹結仇的人,也只有東宮了。沒想到,太子竟如此喪心病狂,敢公然劫持七妹妹!我這就去拆了東宮!」 「嗚嗚……」

伴隨狼煙滾滾而起的,還有一陣深遠悠長的號角聲。

這不是兀顏汗達赫在給雁愁峽發求救信號,如果只是求救,身經百戰的達赫不會這麼晚才發出。而且誰也沒法料到現在的風雪會停下來,若是風雪之中,數十裡外的人又怎麼會看的見狼煙。

「這是反擊的號角。」

兀顏汗達赫的臉上露出得意之色,這是他早就布置好的陷阱。雖然他只帶了五百人來到神頭嶺,可這不過是以身做餌的手段罷了。

聽到這急促的進攻號角聲,夜弁炤也不是傻子,已經反應過來。他轉頭望去,卻看到東面的要道一支奇兵突起,正朝神頭嶺衝來。

不用猜,這是達赫的伏兵。而且絕不是從五百人中分出的伏兵,如果只是兩百人左右的分兵,夜弁炤也根本不在意。

奔流而來的士卒,用不了多久就會接觸到他的沃卡軍後背了,到時候腹背受敵,夜弁炤的一千人就會被前後夾擊而潰敗。

他懷疑達赫一直在等他陷入交織的戰鬥中,甚至等著他沖入嶺上,這樣他就沒有時間逃回嶺下,更不要提衝出夾擊。

「投降吧!」達赫哈哈的大笑起來,用上位者的口吻朝著夜弁炤大聲的說,「我不會傷你半根毫毛。」

夜弁炤也不理他,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很危險。

往西是嶺上還佔據制高點的達赫,他的身邊還有近百人的親衛,而南北兩側卻是懸崖,下山返回自己的軍陣就會陷入兀顏伏兵的向西衝擊。

他大略的估算了一下,這支兀顏的援軍至少也要有五六百人,甚至有近千人。自己的兵力已經全部分散了,留在東面的後方的兵力不過一百人而已,根本無力抵禦這支兀顏生力軍。

「他怎麼會有這麼一直軍隊,」夜弁炤想不明白,「他那天晚上攻打納答穆山明明只有五百人,如果有這支生力軍的話,怎麼會輸給那個太昊人的?」

夜弁炤的確想不通,達赫這隻老狐狸的手段遠超他的想象。

從淞滄佔領區內秘密帶進高亘領內的軍隊,規模不宜過大,即便達赫能夠得到都烈王的默許,可過大的規模會被附近的牧民和崗哨發現。

所以兀顏軍保持著五百人的規模,第一批就是由達赫親自帶進來。可是達赫並不止這點兵力,淞源河大戰後,通過吸收兼并各部族,他能夠動員的總兵力已經接近五萬。

當然他不可能全部動員出來,那樣領內就很不安全了,而且兀顏部的生產生活也沒辦法的到保證。人都是要吃飯的,比起高亘人來說,兀顏人已經深度以來太昊人教導的農耕種植。秋收季節,基本是沒辦法打仗的。

所以兀顏汗只帶了自己的千人親衛營,分作兩批先後潛入高亘。

「岱青這個傢伙還是有點本事的,」看著援軍能夠隨著自己的狼煙與號角即刻殺出,達赫感到非常的滿意。令行禁止是他強調很多次的,即使墨耳艮和岱青都是他的親弟弟,他也毫不留情的要求他們以軍令服從自己。

而且,他要求岱青帶著軍隊潛伏在神頭嶺以東十里之內,在他發出信號以前,不得暴露。這五百奇兵對達赫來說非常重要,即使在那晚納答穆山久攻不下,他也沒有要求岱青來增援,甚至是被哲可定追得狼狽不堪他也拒絕調動他們。

達赫深信一句老話,最好的陷阱是留給最好的獵物。熟知太昊文化的他知道太昊有句老話,好鋼用在刀刃上。

岱青的五百人除非是非用不可的情況,他根本不會調動。這是他最重要的底牌和生力軍。

當初肅直汗被人背後襲擊的故事他也是知道的,所以他計劃在神頭嶺做文章的時候,就給了岱青一道靈活的命令。

「無論任何情況,你都不能暴露,」達赫當時是這麼對這位最幼小又最聽話的弟弟說道,「哪怕我和墨耳艮都死了,只要我沒有讓你出場,你絕對不可以出場。」

當然達赫也有過一絲憂慮,那就是如果岱青真的坐視自己受難不管,即便自己發出信號岱青也「不動如山」,那麼兀顏汗的位置可能就會被幾位弟弟搶來搶去,就像高亘現在的樣子。

但他還是對這些驍勇善戰的弟弟們很放心,因為這種事情是不會發生在他們兀顏人的身上。

「兀顏部還很危險,西邊是高亘,南邊是太昊,東邊有滄海,三面強敵隨時都能將剛剛崛起的兀顏部掐死在萌芽中。我的弟弟們都不傻,如果我死了,兀顏部也就完蛋了。」

墨耳艮和岱青這兩位弟弟多次在戰場上以命相搏,甚至多次拯救了達赫的性命,是達赫最值得信賴的人。所以這次來高亘,他一位大將都沒有帶,只帶了這兩位弟弟。

「忠誠是選擇部下的唯一標準。」

不過當狼煙滾起的時候,達赫的心中還是有一絲擔憂的。可很快東面傳來那一陣熟悉的號角和叫喊聲,這讓達赫的心中感到十分的滿意和激動。

岱青沒有辜負他的期待,在最需要最關鍵的時候,殺了過來。

「現在要做的就是抓住夜弁炤這條大魚,」達赫就像看著一隻落入陷阱里的小鹿,激動非常。

他兩次來到神頭嶺,內心真正的目的就是要釣一條大魚。

哲可定不可能親自帶兵來打這麼一個有些雞肋的據點,但是敢於挑戰達赫的人絕對不會是寂寂無名之輩。他以為會是哲可定的某位年輕的額濟,但沒想到來的卻是沃卡王的小兒子——未來的沃卡王繼承者。

「這條大魚要是讓他跑了,」達赫冷哼一聲,「那我這一世英名置於何地!」

他揮舞著手中的刀,惡狠狠的朝著心中的目標夜弁炤沖了過去。

兀顏汗都上陣廝殺了,所有留守嶺上的兀顏武士也奮不顧身的跟著殺了過去,試圖將夜弁炤的退路給截斷。

夜弁炤有些猝不及防,心思全在身後的那支兀顏援軍身上。不過他還是十分老道的反手架開達赫的砍殺,順帶一刀在一名過於靠前的兀顏武士的手臂上留下一刀血痕。

墨耳艮也不顧自己肩膀上的傷口還在流血,搶過身邊一名親兵的佩刀,怒吼一聲,朝著刺傷自己的赫連舍殺了過去。

赫連舍槍已用老,索性扔掉了長槍,躲開墨耳艮猛烈一刀,順勢從剛才被夜弁炤砍傷的那名兀顏武士手中搶過他已經握不住的長刀。

「哐當」一聲,他背身架住達赫斜里砍過來的一刀,再轉身一腳踢中墨耳艮的還在流血肩膀,顯出赫連捨身為沃卡軍第一武士的威力來!

「殺!」赫連舍大喊一聲。

墨耳艮顧不上看血流不止的肩膀,疼痛已經不能讓他停止廝殺的慾望:「殺!」

「殺!殺!」

喊殺聲顯得更加的激烈,似乎過去這一個時辰大家喊的不夠賣力,現在的分貝數已經遠遠超過一倍,震天的怒吼響徹在神頭嶺上,甚至遠遠地傳到了東南集市乃至金帳王城。

。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樹林中,有一群鳥兒驚起。

他踩着一地廢墟,朝着外面,緩緩走了出來!

而,秦蒼穹的身上。

赫然,沒有一絲煙塵沾染!

「先生!」

看到這一幕。

四周的下屬,都是眸光灼熱,泛著狂熱的氣息!

「繼續…查!!」

秦蒼穹的聲音,冷到了極點。

他轉身朝着山林內掃視一眼,眸光冰冷,緩緩拾級而上!

地面上。

赫然,還有腳印。

新鮮的腳印,經過了掩飾。

若是沒有過人的經驗,恐怕……很難察覺!

而,此刻。

秦蒼穹眸光冷漠,沿着地面上的痕迹,一路追蹤而去!

這,幾乎…

是必須學會的技能!

四周。

近乎一片死寂。

秦蒼穹眸光淡漠,緩緩向著前方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