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錘子在他手上,他抓着我,隨時可能再給我來一下。

我能夠想象,我睡着後那一陣劇痛是怎麼出現的,很明顯,他又來折磨我了。

";你到底是人是鬼!";我死死的盯着他。

他臉上神色一滯,一下子從我面前移開,他看了我一眼,很快便又收回了目光,轉過身去,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我能夠看到他眼中多了幾分落寞,不知是我的話影響到了他,還是我看錯了。

";我不想死。";突然,他說了一句話。

我愣住了,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想活着,所以你必須死。";他又說道。

我更是不解,難不成,他還有什麼難言之隱?

開玩笑吧,明顯是心理變態好不好?就算是人,也是絕對的反人類的傢伙,更何況,我根本就不相信這傢伙還是人,因爲他就在我面前死過一次。

但是話說回來,在我面前死過一次又活過來的傢伙也不少,正如,那個讓我現在想想都有點恐懼的英嫂。

但很快,他又說了一句話,讓我整個人直接懵了。

";只是我不明白,你已經死了,爲什麼還要我來殺你一次,明明就是個死人,我還要怎麼殺你?";

他轉過身來看着我,";你能夠告訴我麼?爲什麼還要我殺你,你已經死了啊! 所有的話都沒有這最後一句要來得震撼。

我已經死了,這尼瑪開玩笑吧?我死了我還會在這裏給你折磨,你特麼逗我呢?

我現在已經開始懷疑這貨這不僅是變態,還是個神經病了。

而在這種情況下,遇到個神經病。想想就知道會有什麼後果了。

到了這一刻,我徹底不再抱有什麼希望了,雖然還不至於認命,但是攤上這麼一個傢伙,能活下去,那就真的是奇蹟了。

我沒有搭理他,連看都不再去看他。

他似乎有些生氣了。走過來,一把抓住我的衣領,面色十分的猙獰。

";我跟你說話你沒聽到麼?你告訴我,你爲什麼死了還不安分,爲什麼?";他的聲音有些歇斯底里,震得我耳朵一陣生疼,但是我還是忍住,沒有搭理他。

他有點瘋狂,使勁的搖着我的身體,鐵鏈";叮叮";直響。我很想告訴這傢伙這樣真的很痛,但我還是忍了,因爲我絲毫不懷疑,如果我開口的話,這貨會不會再說什麼。

他終究是沒有再說什麼。鬆開了手,看上去很痛苦,他使勁的抓了抓頭髮,隱隱中,能夠看到有一縷縷頭髮掉落。

他慢慢的往遠處走去,看那背影,竟是多了幾分落寞。

不知爲什麼,我突然發現我竟然有點同情他,似乎他的樣子看上去很可憐。

這讓我有點無語,我怎麼可能去同情一個折磨我的人?這根本就是笑話好麼?

我搖了搖頭,打消了這種可笑的想法,我看着周圍,這一次他沒有再將蠟燭熄滅,不知是忘記了,還是刻意不熄滅。

這一刻不知爲什麼,我竟然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害怕。就好像突然什麼都不重要了一樣。

我仔細的看着每一個角落,細算着每一口棺材,我終於算清楚了,中間那口最大的棺材不算的話一共四十四口。

這個數字讓我很無語,今年我確實是跟四有緣,做廚師的第四年,引魂師的第四十四代,現在又來個四十四口棺材。Wwm

難不成,我真的要死在今年麼?

四十四口棺材又代表着什麼?中間那第四十五口棺材,又是要做什麼?

所有的棺材看上去有種衆星捧月的感覺,中間那口,就是那個月。

我突然生出了一種極爲慌繆的想法。

這個墓室,所有的棺材裏面都有人,他們全部都是爲了中間那口最大的棺材而存在,而我也是。

它們衆星捧月。而我就好像祭品一樣。

這個想法一出現,我就忍不住發寒,我突然覺得,我來到這裏本就是不應該的,安倩原本纔是祭品,把我引到這裏,救了安倩,然後我成爲了新的祭品。

是這樣麼?

我不知道,也許是,也許不是。

畢竟這只是我的想象,在這種時候,胡思亂想是最好的止痛藥。

我微微嘆了口氣,我不知道我還能夠堅持多久,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我似乎真的會死在這裏。

我不想死,但是我沒有辦法改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在這墓室之中,彷彿一切都變得很慢。

我不知道現在天亮了沒有,如果天亮了,也許我就真的沒希望了。

以我發短信給小劉他們的時間來算,天亮之前是該到這裏的。

只是也有一個可能,會不會是已經來了,只不過也被抓了?

這個可能性是我最不想看到的,因爲如果小劉他們也被抓了的話,那我會後悔一輩子。

";還是,不要來吧。";我嘆了口氣,苦澀的低下了頭。

絕望,說的也許就是現在吧。

";喵。";

突然,我聽到了一聲貓叫。

我不由得擡起來頭,看向跟前,我看到了一雙綠色的眼睛,那雙眼睛慢慢的像我靠近,片刻之後,露出了那雙眼睛的主人的樣子,是隻黑貓。

思思?

我想到了思思。

難不成思思來了?這黑貓就是思思派來的?

我突然間看到了希望。

這隻黑貓和在關頭村的那隻很像,如果是同一只的話,那極有可能是思思來了,因爲思思曾經控制過那隻黑貓。

而且這裏按理說是不可能出現貓的,既然出現了,那肯定是有什麼問題。

黑貓緩緩的朝我走了過來,走到我的跟前之後,又叫了一聲,隨後轉身快速的跑開了。

我愣愣的看着它跑開的身影,有點不確定它是要做什麼,難不成就只是來看我一眼?

不見得,更像是來探路。

會不會是思思來了?潛意識裏我很希望真的思思來了,如果是思思的話,那一切就都還有希望,我就還有救。

思思很強,雖然我還不知道她的身份,但她就是很強。

這種情況,如果說誰能夠解決,我第一個想到的肯定會是思思。

不過我並沒有高興起來,或者說我不敢高興。

我怕現在高興了,等下等待我的又是絕望。

還不如暫時把希望當成絕望,什麼都不去多想,就這樣靜靜的等着。

一分鐘,兩分鐘,也許時間是這樣,快速的流逝着。

許久,我再次露出了苦笑,雖然把希望當成了絕望,但是潛意識裏,我還是不想看到絕望,只是現在,看到的似乎真的是絕望了。

這麼久了,黑貓沒有再次出現,也沒有什麼動靜傳來,看來是我想多了。

";還真是難受啊,如果能夠出去,怎麼也要躺個半年吧?";我嘆道。

";砰!";

突然,一聲巨響傳來,我感覺到了整個墓室都震動了起來。

鐵鏈開始顫動,一陣陣鑽心的疼在瞬間襲來。

這尼瑪!

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看着周圍,那一口口棺材也在顫動着,整個墓室都在動,難不成,要塌了?來估引才。

想到這一點,我整個人都不好了,這尼瑪沒被殺死,而是要被活埋了?

";砰!";又是一聲巨響傳來,緊接着,顫動突然停止了。

我不由得大口喘起了氣來,剛纔那一陣顫動,帶動了鐵鏈,那種疼,可比之前那傢伙來折磨我還要讓我痛苦。

現在停了下來了,我微微緩了口氣,我看向前方,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我能夠肯定,一定是出事了。

難不成,真的是思思來了?

";喵!";

又是一聲貓叫,那隻黑貓又出現了。

它快速的奔跑着,片刻之後來到我的面前,直接跳到了我的頭頂。

";臥槽!你別玩我好不好,我已經夠難受了。";我不由得罵道,這尼瑪還疼着,這貨竟然直接爬我身上了,不說疼不疼,那一陣瘙癢就難受。

雙重摺磨讓我幾乎要崩潰。

萬界之全能至尊 ";喵!";

它沒有因爲我的話而離開,依然站在我的頭上,片刻之後我突然感覺後腦勺一陣疼痛傳來。

就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拔了出來一樣。

我突然感覺眼前一陣清明,身上的疼痛不知什麼時候竟然消失了。

這怎麼回事?

我還沒拉得及多想,那隻黑貓從我身上跳了下來,我看到它的口中帶着血漬,它看了我一眼,而後再次快速的跑開了。

它到底要做什麼?

我想不明白,這隻黑貓到底是要做什麼,真的是思思派來的麼?

";咚咚!";

突然,棺材動了,中間那口最大的棺材在這個時候動了。

我愣愣的看着它,一股不好的預感在瞬間襲來。

我聽到了一聲憤怒的長嘯,緊接着,那口棺材突然朝外衝了出去。

盛世寵愛:葉少的雙面嬌妻 沒有任何人動它,就這麼衝了出去。

在它衝出去之後,另外四十四口較小的棺材也在這個時候動了起來,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也跟着衝出了墓室。

眨眼間,整個人墓室一下子變得空蕩蕩,就剩下了我一個人留在了這墓室之中。

外面一定發生了什麼變故,不然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如我所想的,那些棺材果然有問題。

只是,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外面的響聲越來越大,震動之聲不斷傳來,只是不知道爲什麼,除了第一次之外,接下來都沒有再影響到這間墓室。就好像被刻意避開了一樣。

整個墓室就剩下了我一個,我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外面的響聲來得太過突然,那一口口棺材的離去也出乎我的意料。

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有一點我幾乎可以肯定,如果那響聲不是有人來救我了,那麼只要那響聲消失。 愚妻不候 我肯定會死,這種感覺很強烈,讓我不由得祈禱了起來……

我不想死,所以我只能祈禱那響聲是有人來救我了,而且最後,走到這裏的人,也是來救我的人。

這是我最後的祈禱,我現在也只能夠祈禱。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更加大的響聲傳來,盡皆整個墓室劇烈的震動起來……我強忍着劇痛,看着前方,因爲我發現,墓室的上方開裂了。

“這怎麼回事?”我臉色大變,這裏可是地底,墓室開裂的話,那豈不是我真要被活埋在這裏?

假戲真愛,總裁的替身前妻 臥槽!要不要這麼玩我?

我徹底懵了。我想過很多種結果,卻唯獨沒有想到這一點,竟然要塌了。

還不等我拒絕,“砰”的一聲,墓室上方的石板終於掉下了一塊,緊接着,更多的石板掉了下來……

灰塵滾滾,整個墓室在瞬間變得不再空曠。

整個墓室一下子成了廢墟,我愣愣的看着這一幕,讓我意外的是,竟然只是墓室上方的天花板塌了,其他地方倒沒有什麼變化,這讓我微微鬆了口氣,擡頭看向頭頂。我整個人直接傻眼了。

在我的上方,四十四口棺材懸空浮動,而在那四十四口棺材中間,那口最大的棺材懸空而立,在棺材之上,一道身影靜靜的坐着。

那道身影是個女人,隱隱約約中。我能夠感覺到她的蒼老,應該是一個老婦。

這一幕已經不能夠用震撼來形容了,我從來沒有見過在沒有任何外力的作用下,竟然有東西能夠飛起來的,實在是太過玄奇了。

我有點不敢相信眼前所見,但是我卻又不得不相信。

我靜靜的看着,那個老婦突然站了起來……

片刻之後,那四十四口小棺材的棺材蓋在同一時間打開。

緊接着一股陰冷的氣息在瞬間襲來。

我臉色一變,我看到了一道道鬼影在瞬間出現。

那四十四口棺材裏面竟然有四十四隻鬼物?

我有點發寒,那四十四隻鬼明顯是聽那老婦的,也就是說,這個老婦養了四十四隻鬼,應該是個極爲強大的邪脈。

那麼跟她交手的會是誰?

還是根本就沒人跟她交手,是她自己在做着什麼?

我看着她,那四十四隻鬼圍繞着她,不時發出一聲聲尖嘯,四周一下子變得陰冷可怕起來……

她不知道在做什麼,身上開始出現一陣黑氣,隨後她突然發出一聲輕喝,緊接着,一道金光衝向她,“砰”的一聲爆炸開來,那四十四隻鬼物在同時發出一聲聲痛苦的嘯聲。

那道金光我雖然看不清,但也確認了我的猜測,那個老婦確實是跟人在交手,而且對手似乎也很強。

“找死!”老婦突然發出一聲怒吼,突然跳了起來,那四十四隻鬼物也在瞬間衝向她,將她團團圍住,她的身體就這樣懸空了起來……

我一愣,這尼瑪這樣也行?

不得不說我對這個老婦有點佩服了,畢竟這麼牛掰的能力我還真沒見過。

我開始有點擔心那個跟她交手的人了,畢竟這個老婦那麼牛掰,那她的對手呢?

不過很快我就發現我的擔心是多餘的,因爲老婦剛懸空浮了起來,片刻之後便又隨着一陣金光閃爍,直接重重的摔了下來,砸在那口巨大的棺材之上。

很顯然,沒有那些鬼物的幫忙她也無法做到浮空。

“虛張聲勢。”一聲厲喝傳來,我一愣,這聲音有點熟悉。

“哼,就憑你還不行。” 不良總裁欠收拾 老婦也冷哼一聲,並沒有因爲落於下風而放棄,顯然,她還有後手。

果然,很快她又坐直了起來,那四十四口小棺材快速的轉動起來,速度很快,一陣陣的陰風襲來,我在下面都被吹得生疼。

“砰砰”之聲不斷傳來,四十四口小棺材竟然在同一時間炸裂開。

我只覺得四周的空氣一下子變得冷了下來,身體的血液幾乎都要凝固了。

真特麼冷!

這是我現在唯一的想法,身上的傷口都似乎不疼了,因爲已經冷得沒有感覺了。來估樂巴。

這是陰冷,陰氣太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