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頓時俏臉一紅,她性子本就怯弱害羞,如今被雲逸這麼說讓她感覺臉頰微微發燙。

「啊呀!小鹿真漂亮!」

看著精緻的人兒慕容憐月眼中直冒星星,走上前一把拉住小鹿的手臂,兩人差不多身高,皆生得傾城,站在一起著實養眼。

小鹿微微低頭,臉色更加羞紅。

五爪金龍道:「她如今血脈已經徹底蛻變,給她時間,成為古神應該不難。」

說到這,五爪金龍語氣認真了幾分:「不過這同樣有弊端,如果她想超過我的話,就必須突破我這龍血,讓血脈達到一個嶄新的高度。」

雲逸點頭,這些他在古籍上也看到過:「如今的紀元神明不出,想成就虛神都困難,等達到那個層次再說吧。」

不是他對小鹿沒信心,而是如今的紀元根本就不允許神明誕生,就連太古、上古等紀元遺留下來的神明都不敢在禁地外露面,否則就會遭受大因果。

五爪金龍仰頭看向天宇,道:「快了,這個世界就要變天了,短三五年,長則上百年,不遠了。」

雲逸好奇道:「前輩所說的變天是指?」

他不止一次聽到過這種言論,封神道內的雲洛川投影、槍神道的太古槍神等人都說過神域將亂。

五爪金龍目光一滯,搖頭道:「不可說,不可言!」

可雲逸來勁了,追問道:「和太古浩劫有關嗎?」

轟隆隆!

這個問題剛脫口而出,真龍潭禁地的上空便直接被烏雲覆蓋,神雷炸響間隱隱可見烏雲之中有什麼生物在俯視下方,如同天神!

煌煌天威瀰漫而出,讓雲逸等人身體一個踉蹌,若不是有五爪金龍幫助可能已經匍匐在地。

六大神龍皆眉頭微皺,五爪金龍看向雲逸,嘆息道:「不是我不告訴你,你的識海中有太古密文存在,應該知道冥冥中有一股神秘力量在遮掩這一切。」

雲逸穩住身形,沉聲道:「暗中是誰在操控這一切?我記得第一次夢回太古就連神帝的話都能被蒙蔽,難道還有超越神帝的存在不成?」

轟轟轟!

雲逸話音剛落,三道紫色神雷便如同天災滅世般轟落,顯然他的話觸犯了禁忌!

五爪金龍龍軀一震,一股滔天威壓衝天而起,只見它抬起龍爪,輕輕一抓,那三道讓雲逸感到窒息的紫色神雷直接被凐滅!

血龍身上釋放滔天血光,將雲逸等人護在中心,沉聲道:「不可多語,暗中的神秘力量不簡單,真要全部惹出來會讓神域提前迎來浩劫。」

雲逸臉色徹底沉了下來,他沒有再說話,因為他感覺那雲層中的生物好像鎖定了他的氣息。

他被盯上了!

那尊應龍上前,目光凝重:「你護住他們,這交給我和五爪。」

話畢它便張開一對銀色神翼,萬丈龍軀扶搖而上,著實壯觀。

五爪金龍同樣衝天而起,它渾身金光瀰漫,讓那煌煌天威都退避三舍。

應龍和五爪金龍直接出現在雲層中心,熾盛神光綻放,讓烏雲不得靠近,無法沾染它們的龍神之軀!

五爪金龍沒有急著動手,它目光幽冷,對著雲層內開口:「這裡是我等道場。」

應龍同樣道:「那小傢伙只是隨口一言,怎麼,你們想要破壞約定嗎。」

在下方的雲逸目光凝重,他知道,五爪金龍和應龍這話是對雲層間那神秘身影說的!

雲層內很平靜,沉默良久,一道朦朧聲音響起:「只此一次,若再逆亂規則,誅!」

轟!

一個誅字落下,雲層內直接出現數道雷龍,這些雷龍都是由最精純的黑色神雷所凝聚,實力恐怕和五爪金龍他們相差無幾!

而這個誅字落下,雲逸只感覺一股若有若無的殺意籠罩在他頭頂,若不是有血龍守護,光是這股殺意恐怕都能直接抹除他!

弱!太弱了!

這是雲逸此刻最深的感觸,他一直以為自己實力還行,但此刻,面對雲層中那未知生物他才明白自己有多渺小。

這個世界還有很多恐怖存在隱於暗中,所謂的至尊真的不算什麼!

在這等頂尖神明眼中,至尊就如同凡人一般!

不過他沒有灰心,他的心境遠超同齡人,道心堅定,他相信就算現在不及那神秘生物,但他還年輕,身具神體,遲早有一天也會達到那一步!

不言敗,便是不敗!

雲逸目光沒有絲毫躲閃,就這麼直視雲層內,想要看穿暗中那道身影。

「哼!」

雲層內一道冷哼聲響起,顯然那神秘生物對雲逸的目光非常不滿。

不過這裡是神域禁地,還有六尊太古神龍存在,想要當著它們的面抹殺雲逸不太可能。

五爪金龍和應龍沒有說話,但它們身上的龍威卻變得越發恐怖,讓禁地的虛空都直接坍塌。

無聲的威脅!

雲層內的生物終究是沒有撕破臉皮,烏雲緩緩散去,不一會兒真龍潭上空便恢復了平靜,好似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

第742章

她不傻,那不是宋三喜買的葯,還會是蘇有容嗎?

宋三喜,真的很會關心人。

反正,她心情頗好。

至少,弄到了宋三喜的照片。

天亮了,他兩口子如果吵架的話。

嗯,顧芸夢自私的期待著:吵的越凶越好,吵離婚了才更好,嘻嘻!

喜歡一個人,愛上一個人,有時候吧,就是這麼不受道德、良心的約束。

所以,為了愛情,還有人更不擇手段呢!

今天晚上的顧東,真的就有點下作了。

得到什麼效果了嗎?

適得其反!

他自己,還撈了滿肚子的氣。

反而,高小玲被撿醉的事情上,他又棋輸一招似的。

而宋三喜兩口子,關係卻更近一步。

至少,蘇有容對人渣,大為改觀。

只不過,宋三喜有些鬱悶。

他睡覺,向來很警醒。

當顧芸夢打開主卧室門的時候,吱呀的一聲,他便驚醒了。

但那時候,宋三喜已從睡夢狀態,瞬間回歸現實。

他的心理反應速率,遠超於常人。

瞬間,他知道是顧芸夢出來了。

同時,知道自己的狀態,有些無奈。

這是犯病的時候,病處會感覺燥熱難擋,只要開個窗子,透一下氣。

這是夢裡,潛意識的行為。

在這暖氣十足的房間里,和衣而卧,的確太燥熱。

那時候,他知道顧芸夢驚呆了。

因為,眼睫毛微微一開,視線餘光,能瞟到她。

她所有的反應,情態,都能看見。

畢竟這副身體的睫毛,也算濃密,且長。

虛睜眼,如同沒有睜。

那時,宋三喜只能,瞬間尷尬的作出決定:裝睡,繼續當一個裝睡的人,誰都不能叫醒的那種。

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能起身。

否則,對於雙方,真的很尬!

但,他沒料想到。

顧芸夢會拍照。

她更會過來,伸手摸一把。

羞澀的,小偷般的。

更沒想到,顧芸夢會嘗試親吻他。

還好,她並沒有吻他的唇,而是去蘇有容的房間,然後悄悄逃離。

逃離時,那小偷式的動作,宋三喜暗自發笑。

罷了,就這樣吧!

當作,什麼事也沒發生。

給她保留顏面。

他知道,這女人,又一次喜歡上了他。

他並沒有過多的想法。

但,到底身為男人,有家外的女人喜歡,其實也不失為一件長臉的事。

宋三喜起身去上了個洗手間。

回來,把緊要的東西放好。

不想睡了。

再睡,萬一蘇有容起床來,看到了。

呵呵,以她的個性,可能會沉不住氣,不會像顧芸夢那樣,憋著不叫出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