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張昊天着急的不行的時候,身後的一扇門,吱吱呀呀的被打開了!

開門的聲音把張昊天嚇了一跳,猛的轉身,發現後面的院子裏,竟然出現了燈光!

這是什麼意思?有燈光應該說明是有人吧,如果只是鬼的話,要燈光來做什麼?

還有,那個光亮應該是白熾燈的光亮,不是什麼鬼火,所以,房子裏肯定有人!

一想到有人,張昊天心裏瞬間踏實了不少,想着那人或許可以帶着自己趕緊離開這裏,於是張昊天朝着院子裏走的腳步也開始漸漸加快。

剛一進院子,剛纔敞開的那扇門就慢慢的關閉了。

張昊天心裏又是一哆嗦,這是什麼情況?全自動的門嗎?不然爲什麼自己連個人影兒都沒看到,這扇門就已經自己開關了?

又四下看了看,張昊天總覺得這個院子詭異的很,想要轉身離開這裏,可一轉身,剛纔明明在那裏的那扇門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張昊天快走了兩步退回去,伸手撫摸着那面院牆,心裏更加着急了,怎麼回事,自己剛纔明明看到的,甚至還從這裏進的院子,爲什麼這會兒什麼都沒有了啊!

要是真的這麼詭異,自己剛纔爲什麼要選擇進來這個院子啊!

張昊天心裏說不上來的後悔,但是事已至此,似乎也沒什麼好的辦法了。

無奈,張昊天只能硬着頭皮轉身繼續朝着燈光的方向走,想着一會兒要是有什麼不對的,自己再想辦法逃跑,不過,自己還是希望那是救命的人,而不是要害自己的什麼東西!

剛往前又邁了兩步,房間裏的燈光似乎明亮了一些。

娛樂有屬性 “有,有,有人嗎?”張昊天支支吾吾的問着,心裏各種不確定。

“進來吧,我等你很久了!”

房間裏傳出一個稍稍有些蒼老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一個六十來歲的老年男人。

張昊天不禁開始猜測,這個男的是誰?能住在這樣的地方,到底是人還是鬼?

還有,如果真的是人的話,會不會對自己有所傷害!

但是轉念又一想,這不過是個老頭,就算是對自己有什麼不好的想法又能怎麼樣?自己年輕力壯的,還怕他一個老頭不成?

“我想我可能是來錯地方了,你能帶我出去嗎?”張昊天禮貌的問着,雙腳還朝着門口的方向稍稍靠近了一些! “呵呵,有朋自遠方來,還是先進來喝杯茶再說吧!”

那個聲音再次響起,並且還是那種相當溫和的感覺。

張昊天心裏瞬間不知道爲什麼,竟然舒服了許多!

又朝着窗口看了兩眼,張昊天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竟然真的邁步朝着裏面走了進去!

嬌妻尋夫:一夜未了情 剛走進房間,張昊天發現房間裏並不僅僅只是一個老頭,桌子邊上顯然坐着兩個人,另外一個還是個跟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年輕人。

“過門是客,請這邊坐!”老者笑呵呵的指着自己對面的椅子對張昊天說。

張昊天稍稍遲疑了一下,但是還是走到了椅子旁邊,慢慢的坐在了那裏。

“那個,我不知道我是怎麼到這裏的,也找不到離開這裏的路,你們能幫幫我嗎?”張昊天又說了一次。

想着這些都是陌生人,自己沒必要跟陌生人解釋太多,直接趕緊離開這裏就是最好的。

年輕人稍稍張了張嘴,看着那個樣子像是要說點兒什麼,可還沒等真的開口呢,老者就衝着他使了個眼色,讓他趕緊閉嘴。

“既然都來了,那就是緣分,這裏是我珍藏的普洱,希望你能喜歡。”老者說着,順手給張昊天倒上了一杯茶,還小心的推到了他的面前。

張昊天低頭看了那茶一眼,問着味道覺得不錯,想着喝起來肯定也不會太差,雖然自己不懂茶,但是感覺的出來,這是一杯好茶。

只是,在這樣一個陌生的地方,和兩個陌生人喝茶,這事兒怎麼想都覺得怎麼不安全。

“謝謝您的好意,您能先告訴我怎麼離開這裏嗎?”張昊天婉言謝絕了這杯茶,想着自己不管咋樣,還是先離開這裏比較好。

老者微微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是你知道嗎,我已經得了癌症,醫生說我最多也就只有一個月的壽命了。”

張昊天覺得奇怪,自己和他不認識,和自己說這些做什麼?是打算給自己來一壺心靈雞湯,告訴自己珍惜生活,愛惜生命嗎?

要真是這樣的話,那還真是沒什麼必要了,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不一樣的,每個人也都會自己看着辦的,雞湯這種東西,有的時候真是沒什麼用的,就比如現在。

不過,即便是張昊天心裏不想繼續聽下去,爲了能讓人家帶自己離開,張昊天還是選擇強忍着繼續聽。

“那還真是可惜,有沒有什麼其他的治療方法?”張昊天順着老者的話往下說,畢竟自己現在有求於人,態度還是要端正一些的。

“方法也不是沒有,只不過,並不是外面那些廢物醫生的方法,是個偏方!小夥子,如果你有機會救別人的性命,你願意嗎?”老者笑呵呵的看着張昊天,眼睛裏像是在閃爍着什麼東西。

張昊天尷尬的扯了扯嘴角,“這跟我有什麼關係?”自己跟他根本就不認識,爲什麼要扯上自己?

總裁離婚請簽字 “呵呵,因爲你就是我的藥引子啊!”老者笑的更加慈祥了,當然了,要是話的內容不是這個的話。

張昊天心裏一哆嗦,這是什麼意思?自己什麼時候變成他的藥引子了?

還有,爲什麼要用自己做藥引子?自己就是個普通的人……

張昊天猛的想到,這傢伙不會是想把自己吃掉了,之後恢復身體健康吧!雖然人類是萬物之靈,但是吃人肉真的不會治病的。

妲己的任務 “您還真會開玩笑,我哪兒就是什麼藥引子啊!”張昊天十分尷尬的說着,順便想要趕緊轉移話題,這個話題實在是太可怕了。

這一次老者沒說話,改成身邊的那個年輕人了,“什麼玩笑不玩笑的,你覺得我們像是在跟你開玩笑的樣子嗎?本來我們也沒想用你做藥引子的,但是我父親突發疾病,要是沒有你這味藥,怕是活不長久了,沒辦法,我只能把你的這件事兒提前了。”

年輕人說的要多淡定就有多淡定,怎麼看也不像是在忽悠人,或者是在開玩笑。

張昊天心裏又咯噔一聲,這是什麼意思?真的打算把自己放在鍋裏燉湯了?這不是吧,這都什麼年代了,居然還有人相信這個,還有,這都是法治社會了,他們這樣是犯法的!

本想開口警告他們兩句的,可這會兒張昊天不知道爲什麼,自己渾身上下沒有半點力氣,這是怎麼回事兒?

年輕人慢慢的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張昊天身邊,順手拿起桌子上之前倒給張昊天的那杯茶,放在鼻子下面聞了聞。

“嗯,好茶!只是可惜,這不是給人喝的,要是人喝了啊,就會慢慢的沒有力氣,之後就會靈魂出竅,再之後,我就可以讓你眼睜睜的看着我給你放血了!你放心好了,你的鮮血這麼珍貴,我們一定會好好利用的!”

說完,年輕人直接把那杯茶倒在了張昊天的頭上。

張昊天覺得自己渾身難受,想要掙扎,但是沒有半絲力氣,唯一能做的,就是倒在桌子上渾身沒力氣!

周瑩瑩這會兒也已經到了目的地了,在給了車費之後,司機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糾結的問着周瑩瑩,“你真的打算進去嗎?要是你現在改變主意的話,我可以帶你走,捎你一段路不要你任何費用。”

“謝謝,但是我必須要進去看看!”周瑩瑩知道司機也是一片好意,但是這都已經到這了,自己要是不進去的話,萬一張昊天真的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那自己可怎麼交代?

司機覺得無奈,但是又沒辦法,只能搖着頭,嘆着氣,上車離開。

目送着那輛出租車漸行漸遠,周瑩瑩稍稍定了定心神,繼續邁步朝着那片廢墟里面的方向前進。

越是往裏,周瑩瑩越覺得這地方可怕,就不說別的,這地方的氣氛明顯就是相當的不對,這裏的鬼貌似都已經很多年的那種了,也不知道對人有沒有傷害。

想到這個,周瑩瑩開始在心裏默默的祈禱着,希望自己是想太多了,或許這裏的鬼真的不傷害人呢!雖然這種希望比較渺茫,但是總也好過於沒有啊! 眼看着身邊飄過的鬼影兒,周瑩瑩心裏要多害怕就有多害怕。

自己是有陰陽眼的,各種鬼從小到大見識過不少,但是數量上從來沒有這麼多,就走這兩步路,就已經有十幾只鬼跟自己擦肩而過了,裏面還不知道有多少呢!

看來,剛纔的那個司機說的真是沒錯了,這地方也真是個恐怖的存在!

要換做是其他時候,周瑩瑩肯定打退堂鼓了,但是現在,前面就是張昊天,周瑩瑩不能,也不敢真的退回去,萬一真的出什麼事兒了沒,自己絕對是要後悔莫及的!

想到這些,周瑩瑩深呼吸了兩下,像是在給自己加油助威,逼着自己繼續往前走。

張昊天這會兒渾身上下沒有半分力氣,但是大腦異常清醒,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被那對父子裏抱起來,放在屋子後面的地上,還在自己身邊擺放了一圈白色的蠟燭,看着要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你們放開我!現在是法治社會,你們這樣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張昊天拼命的想要掙扎,但是效果並不好,或者說,根本就沒什麼效果!

這會兒身體根本就像是不是自己的了一樣,哪兒就還能掙扎的動啊!

還有,那對父子根本也就不聽張昊天說什麼,這會兒繼續該幹什麼幹什麼。

老者身體狀況看起來真的是相當的不好,剛走幾步路就氣喘吁吁的,十分疲憊。

年輕的看上去像是十分孝順,一看到自己親爹大喘氣了,就小心的把人扶到旁邊的椅子上,讓他好好休息,還說剩下的事兒自己可以辦到。

老者顯然不是很放心自己的兒子,時不時的指揮兩句,讓他不要出錯。

張昊天嘴上還是不停的唸叨着,好的,壞的,罵人的,但凡是張昊天想到的,全都從嘴巴里衝了出去。

年輕人聽着聽着就有些不耐煩了,想要找膠帶貼住張昊天的那張嘴,但是被老者制止了。

“讓他說,隨便說,也就再說這幾分鐘,再說了,一會兒他的魂魄還要從嘴巴里出來,你給堵住了,少了魂魄咋辦?”老者說完開始嘆氣。

只是,他這嘆氣不是在感慨張昊天的命短,而是在擔心自己的兒子,爲什麼跟着自己學了這麼多年,還是沒點兒長進,這種小事兒都能辦成這樣。

年輕人一臉的糾結,看着那個樣子是想跟自己的父親解釋一下,自己不是不會做,只是覺得張昊天這張嘴現在太讓人討厭,但是終究還是沒解釋,繼續忙着手上的工作去了。

不多會兒,張昊天身邊已經擺放了不少東西了,什麼血袋,什麼符紙,甚至還有一些自己從來沒見到過的東西,奇形怪狀的,也不知道到底是做什麼用的。

在把那些東西全都準備好之後,老者滿意似的點了點頭,隨後慢慢的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張昊天身邊地板上,慢慢坐下。

年輕的一看,趕緊小心翼翼的扶着老者躺在張昊天身邊,甚至還把一直蒼老的手,搭在了張昊天的手臂上。

張昊天能感覺到那隻手的蒼老,簡直就像是一塊樹皮一樣,粗糙,冰涼。

想要掙開,但是這會兒身上沒有一丁點兒力氣,別說是掙開了,就連手指頭都不能動半下!

張昊天無奈,只能繼續不停的咒罵着這對父子倆,但是他們兩個就像是完全沒聽到一般。

不多會兒,年輕的那個開始在張昊天身邊唸唸有詞。

張昊天一直死死地盯着他,耳朵也豎了起來,想知道他們這是要做什麼。

但是不管怎麼聽,張昊天根本就聽不懂那個年輕的在說什麼。

想要問問這傢伙搞什麼名堂的,但是話還沒等真的說出口呢,就有一張符貼在了張昊天的額頭上。

“這個能讓你安靜一些,你最好乖乖的,救人一命你也算是有功,所以,你放心,我會好好安葬你的。”年輕人繼續往下說着。

張昊天瞬間明白了,他這是要開始動手了啊!

“你,你,你爲什麼要找我,我到底哪裏得罪你們了?”張昊天實在是不明白了,自己好好的也沒得罪誰,爲什麼要這麼算計自己?

“好吧,我就讓你死個明白。”老者說着,慢慢的睜開雙眼,側着頭,笑呵呵的盯着身邊的張昊天。

一聽要解釋了,張昊天也趕緊瞪大了雙眼迴應着那個老頭。

“這個很簡單,因爲你是老張家的後人!”老頭笑呵呵的繼續往下說。

張昊天更加不明白了,這是什麼意思?老張家的後人就有問題嗎?要真的這麼說,普天之下這麼多姓張的,豈不是都可以,爲什麼要選擇自己?

還有,姓張怎麼了,姓張和其他的人家有什麼區別嗎?憑什麼就要找老張的人?

不等張昊天問出這些話呢,年輕人就已經再次走到了老者的身邊,“爸,你別說那麼多話,你現在需要好好休息。”

老者微微的點了點頭,重新躺好,甚至還閉上了雙眼。

“喂喂喂,說話不能說一半,你這是什麼意思?”張昊天眼看着年輕的那個開始在自己身上擺弄,趕緊想要再說點兒什麼,也好拖延一下時間,萬一自己有辦法離開這裏了呢?

“還有什麼好說的,你就知道你馬上就要死了就可以了,其他的,等你死了之後再說也一樣!”年輕人顯然沒有老者的那份耐心,看着張昊天繼續問的樣子,恨不得直接把他的嘴堵上。

“這可不行,你們要是不讓我知道,我就算是死了,也會變成惡鬼跟着你們的!”張昊天不知道自己應該用什麼嚇唬這對父子倆,或許他們會害怕惡鬼吧。

年輕人一聽這話,剛纔還板着的臉瞬間出現了笑容,只不過,這是鄙視的笑容。

“就你?不是我小看你,你根本就沒你祖輩的那些本事,就算是你死了,也根本就拿我沒什麼辦法,我要是你啊,就不要逞能了,老老實實受死就行了!”

那年輕人一邊說着,一邊繼續朝着張昊天的身上貼那些不知道做什麼用的符,弄的張昊天渾身上下不舒服。 張昊天心裏不爽,但是又無計可施,只能想辦法儘量繼續拖延時間,實際上他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拖延,想着或許是不想這麼快就掛掉吧。

“我告訴你,這事兒你要是不說清楚了,回頭我身上的鮮血帶着我的怨念,就不是救命的了,到那個時候,能發生什麼我也不知道了!”

張昊天繼續順嘴胡說,實際上這個邏輯是以前看新聞看到的。

依稀記得有個專家還是科學家的,說是動物死掉的時候如果充滿了恐懼,肉質就會不好,雖然自己對這種說法沒有真的證實過,但是這會兒,或許能派上用場也說不定。

本以爲自己順嘴胡謅的東西沒什麼用,可沒想到的是,年輕人居然真的停下了動作!

“好,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全都告訴你,讓你死也死個明白!”

年輕人恨恨的咬了咬牙,看的出來,這會兒要不是需要張昊天身上的鮮血,他肯定沒這麼有耐心了。

“這件事沒什麼好說的,你是老張家的後人,你的鮮血本來就有着一種強大的力量,大到可以放大將軍出來,大到可以讓人起死回生!當然了,這也需要一定的本事,不然,你的鮮血就跟其他人的沒什麼區別!

實際上你出生的時候我們就已經知道了,每一代,都只能有一個老張家的後人,所以你並不難找。

當初你那個廢物老爸,根本就不是我們的對手!要不是他百般阻撓,大將軍早就已經重回人間了!

還有你那個三叔,別以爲這麼多年把你保護的很好,現在不還是落在我手裏了嗎?

本來我們的計劃是要在三年之後才進行的,那時候纔是最適合的時候,但是沒辦法,你也看到了,要是繼續等下去,我爸就要沒了,我不能眼看着我爸就這麼沒了!

按照我們的計劃,你應該在辦公室的時候就被我們放在那裏的鬼迷惑,之後,她會帶你來到我們身邊,可哪知鬼實在是太沒用了,記性太差,完全就是個廢物!

沒辦法,我們只能再找來一隻鬼,幻化成那個司機的樣子,再之後你就懂了,不管怎麼樣,反正你已經到這裏了,現在,你就是我們案板上的肉了,現在可都明白了嗎?

要是沒什麼問題了,那就等着受死吧!”

年輕人又冷笑了兩聲,轉身繼續去找什麼東西去了。

張昊天聽的一愣一愣的,這是什麼意思?他爲什麼知道大將軍的事兒?爲什麼要讓大將軍重返人間?還有,他們之前竟然就知道自己,公司女洗手間裏的那隻鬼,居然也是他們安排的!

越想,張昊天后背越是發涼,這事兒也太嚇人了點吧!

就不說別的,這麼多年了,他們居然一直就在暗中觀察着自己,他們知道自己的住處,工作單位,甚至……

張昊天瞬間有一種被看光了的感覺,自己的**不說,他們這麼做到底是爲了什麼?就是爲了在適當的時間,用自己的鮮血救出那個大將軍嗎?

“你們,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張昊天稍稍鼓了鼓勇氣,大聲的問着,這些人也實在是太變態了,爲什麼會有這樣的人?還有,他們把大將軍弄回人間的目的是什麼,對他們又有什麼好處?換句話說,他們爲什麼要這麼做?

“呵呵,你想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其實很簡單,我們是大將軍隨從的後人!當年我們本來可以帶大將軍離開那裏,跟隨大將軍一起復仇的,都是你們家的人!要不是他們封印了大將軍,就不會有現在了!”

年輕人越說越生氣,牙齒都被咬的咯咯作響了。

張昊天聽得心裏又是咯噔一聲。

蒼天啊,這世界上居然還有大將軍隨從的後人,爲什麼之前周家的人沒跟自己說起過?難不成,周家的人不知道他們的存在嗎?

可這也不可能啊!周家的人一直都和老張家的人在一起的,有什麼事兒是他們不知道的?

張昊天心裏越來越詫異,腦袋裏也開始亂作一團,想要捋順,但是又不知道應該怎麼做。

周瑩瑩這會兒已經走了很長一段路了,不知道爲什麼,周瑩瑩覺得自己一直在附近繞彎,根本就是沒什麼用,想來,要是繼續這麼下去,別說是找到張昊天了,就連自己也要搭進去!

站在原地四下看了看,周瑩瑩最終還是決定借用一下工具。

順手拿過揹包,周瑩瑩從裏面找出來一個巴掌大小的羅盤,藉着手機的亮光,開始一點點的判斷方向。

如果張昊天是被這些鬼困在這地方了,那自己只需要找到陰氣最重的地方,八成就能找到張昊天的所在了!

看來看去,周瑩瑩發現這附近陰氣最重的地方,竟然是那邊的一面牆!

這怎麼可能啊!如果說張昊天在那邊的話,他是如何過去的?翻牆嗎?

周瑩瑩腦補着張昊天翻牆的樣子,但是仔細的朝着牆壁那邊看了兩眼,發現那上面並沒有攀登過的痕跡。

這就奇怪了,要是沒翻牆過去,張昊天是撞牆過去的?

周瑩瑩一手端着羅盤,一手拿着手機,小心的朝着那邊的牆壁走了過去,在到了近前的時候周瑩瑩才發現,原來這裏有一條路啊!

這招肯定就是傳說中的奇門遁甲了,遠遠的看着什麼都沒有,誰也不會傻到撞牆,可真的到了近前才能發現路,這次要不是自己帶了羅盤,估計都不會發現了。

周瑩瑩一邊在心裏默默的慶幸,一邊小心的朝着裏面走,想知道張昊天是否就在裏面。

強婚99次:墨少,寵上天 剛走了兩步,周瑩瑩猛地聽到張昊天的聲音,這讓周瑩瑩心裏一凜,心說自己還真是找對地方了啊!

只是,張昊天這是在說什麼呢?

周瑩瑩小心的隱藏了自己,甚至爲了不讓周圍那些鬼發現了,還在身上貼了一張能暫時讓鬼看不到自己的符,想着自己先聽聽看,要是張昊天暫時沒什麼危險也就罷了,要是真的有什麼危險,自己再想辦法把他救出來。

這一聽,周瑩瑩心裏也開始發顫了。 裏面只是什麼情況?這些事兒自己爲什麼從前從來沒聽說過?

在這之前,自己一直以爲大將軍的隨從當年全都死掉了,沒想到,竟然還有剩餘,並且還是這種死忠!

周瑩瑩心裏一陣陣的發顫,甚至都開始擔心自己的性命了,要知道,自己可是周家的後人啊!

就在周瑩瑩糾結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的時候,不遠處慢慢的飄過來一縷白色,這讓周瑩瑩的心瞬間提的更高了一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