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個時候,江帆在黑蠻谷宣布討伐盛旺宏、劉菲文、唐星藏,推舉唐殿信為大元國皇上,帶著青龍軍開始了大元國歷史上著名的「南伐戰爭」。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黑蠻谷校場上,江帆站在台上,他望著黑壓壓一片青龍軍,「諸位,第一仗對我們青龍軍很重要,黑山城是打開南大門的樞紐,因此我們必須拿下黑山城!」江帆望著眾人道。

黑山城一共是十五萬軍隊,黑山城總兵是步成琦,他是盛旺宏的嫡系,已經得到了江帆討伐盛旺宏的消息。步成琦是一位老奸巨猾的傢伙,他已經下令關閉城門,加強防守。

江帆的話音剛落,趙輝舉起了手,「老大, 英雄聯盟之最強榮譽 !」趙輝自告奮勇地喊道。

趙輝話音剛落,李清也舉起手,「老大,我也願意隨著趙輝一起去拿下黑山城!」李清喊道。

江帆望著趙輝和李清,點了點頭,「嗯,很好,黑山城就交給你們了!我給你們五萬青龍軍,你們務必在二十四小時之內拿下黑山城,你們有這個信心嗎?」江帆一臉嚴肅道。

趙輝和李清一齊點頭道:「老大,我們保證完成任務!」

江帆嘴角露出一絲微笑,「趙輝、李清,你們馬上出發,我們在黑蠻谷等你消息!」江帆對著趙輝和李清擺手道。

趙輝和李清兩人對著江帆行了軍禮,隨後他們點了五萬青龍軍朝著黑山城出發了,黑蠻谷距離黑山城本來就不遠,他們一個多小時就到了黑山城附近。

趙輝望著李清,「李清,根據情報,黑山城一共是十五萬軍隊,黑山城總兵是步成琦,這傢伙老奸巨猾,已經下令關閉了城門,他想憑藉堅厚的城門抗拒我們,我們肯定不能強攻,你有什麼計劃嗎?」趙輝微笑道。

李清點了點頭,「嗯,強攻肯定是不行的,我們可以採用一明一暗的計策。」李清微笑道。

趙輝知道這個李清一向足智多謀,「哦,什麼一明一暗的計策?」趙輝驚訝道。

李清拿出地形圖,攤開之後,手指著地圖,「你看,這裡是黑山城,黑山城四面環山,易守難攻,只有南北兩道門,我們要拿下黑山城只能夠從南門攻入。」

趙輝點頭道:「是的,可是南大門防守森嚴,我們是無法攻入的!」

李清點了點頭,「是的,南門肯定是黑山城重點守衛的,我們肯定無法強攻,因此我們要從另外地方進入黑山城,然後打開南大門,我們領軍攻入南大門。」李清微笑道。

趙輝露出疑惑之色,「哦,黑山城只有南北兩道門,我們如何從其他地方攻入黑山城呢?」趙輝不解地望著李清。

李清的手指落在東面山頭上,「呵呵,趙輝,你忘記我們帶來了五萬飛翼軍啊,我們可以讓飛翼軍帶著人從東山頭攻入,然後強力打開南大門,這樣不就拿下黑山城了!」李清手指點在地形圖山,露出微笑。

趙輝馬上明白了,豎起大拇指贊道:「這計策不錯,我怎麼忘記飛翼軍了!只是白天不行,我們必須等到晚上行動了!」

李清點頭道:「是的,白天肯定不行,我們白天故意罵陣,步總兵肯定是不會出兵的,我們可以假裝攻城,然後故意攻城失敗,退兵三十里,等待晚上再行動。」

趙輝點了點頭,「好的,這個罵陣的事情就交給我了,我馬上帶著人去罵陣,然後假裝強行攻城。」

李清點頭道:「好的,你戴三萬青龍軍去吧,強行攻城的時候,不要傷到了青龍軍。」

趙輝點了點頭,他帶著三萬青龍軍來到了黑山城下,趙輝對著黑山城頭上喊道:「步成琦,你給我滾出來,你趙爺來了!」

趙輝一連喊了三聲,黑山城城頭上出現了一位四十多歲中年人,他就是黑山城總兵步成琦,他望著趙輝,冷笑道:「小子,你儘管罵吧,我是不會中計的!你有本事就強攻我的黑山城!」

步成琦知道黑蠻谷的青龍軍那都是黑蠻谷的異族組成,那些異族人一個個都是力大無窮,刀槍不入的,自己的軍隊根本不堪一擊,因此他是絕對不會出戰的。

趙輝看到了步成琦,也知道他不敢出門迎戰,冷笑道:「步成琦,你這個膽小鬼,不敢出來迎戰,有種你出來,我們比試高低!」

步成琦望著趙輝,「嘿嘿,我是不會上你當的,你想激將我出城,我才不會中計呢!你有本事就攻城吧!」步成琦冷笑道。

趙輝故意十分生氣,舉起手裡的旗子,「兄弟們,給我攻城!」趙輝一揮手裡的旗子,三萬名青龍軍立即喊叫著朝著黑山城衝過去。

步成琦看到青龍軍真的攻城了,他急忙下令釋放符雨箭、符雨石,、符火等阻攔青龍軍。只見城頭上飛落許多符雨箭、符雨石,一時之間,青龍軍無法前進了,有不少青龍軍受了輕傷。

沖在前面的都是黑蠻族人,他們渾身都是刀槍不入的,沒有什麼損失,這是趙輝特意這樣安排的,目的是不讓青龍軍受到任何損失。

趙輝指揮青龍軍強攻黑山城片刻之後,他下令停止攻擊,對著黑山城頭罵道:「步成琦,你有種就出城迎戰,躲城頭上釋放符雨箭算什麼英雄!」

步成琦見青龍軍強攻失敗了,他望著趙輝笑道:「嘿嘿,我就是躲在城頭上,你有種就攻進黑山城來!」他在南門布置了八萬軍隊,那些士兵輪流釋放符雨箭和符雨石,別說三萬軍隊,就算十萬軍隊也無法強攻進城。

趙輝謾罵了半個多小時,步成琦就是不出門迎戰,最後趙輝帶著三萬青龍軍撤走了,步成琦望著遠走的青龍軍笑道:「嘿嘿,小子,你們跟我斗,還嫩著呢!我打不過你們,還守不過你們嘛!」

趙輝帶著青龍軍撤退三十里之後,他和李清忙著布置晚上偷襲黑山城的事情,布置好一切之後,他們就等著天黑動手。

天終於黑下來了,黑山城四周一片漆黑,只有城頭上掛著一排燈籠。此時已經是半夜三更,步成琦早就回到總兵府休息去了,就連黑山城城主竇小奇也休息去了。

本來是輪到城主竇小奇守城的,他守到大半夜了,沒有任何動靜,他覺得青龍軍肯定不會來了,於是回城主府休息去了。

黑夜之中,趙輝和李清分頭行動,趙輝帶著四萬五千青龍軍悄悄地到來了黑山城附近,他等待李清帶著飛翼軍打開黑山城南門。


此刻李清帶著五千名飛翼軍悄悄地飛到了黑山城東山頭上,站在山頂望著南門,依稀可以看到哪裡有幾萬軍隊靠在城牆打盹。

守在城門口的士兵並不多,只有幾百人,李清對著身邊的飛翼軍做了一個攻擊的手勢。所有的飛翼軍出動了,嗖!飛翼銀龍飛行速度太快了,一眨眼就到了城門上方。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李清做了一個攻擊的手勢,飛翼銀龍立即噴出火球,霎那間,幾千顆火球飛入城頭下面,一連串的爆炸聲,那些睡熟的士兵被炸得粉碎。


城門口那幾百名士兵很快就被炸死了,李清帶著十幾名飛翼軍降落在城門口,他立即下令道:「馬上打開城門!」

十幾名飛翼軍迅速推開門栓,打開了城門,只見城外的趙輝已經帶著人朝著黑山城衝過來了。趙輝聽到了黑山城裡面的爆炸聲,就知道李清偷襲成功了,他就帶著四萬五千青龍軍沖向黑山城。

趙輝帶領青龍軍沖入黑山城,那幾萬守城的士兵,早就被炸懵了,他們被突然衝來的青龍軍嚇傻了,一個個嚇得掉頭就跑。

「投降者不死,反抗者一律殺無赦!」趙輝大聲喊道,他一抖手,十幾支符飛刀飛射出去,瞬間就倒下了十幾名反抗的士兵。

那些青龍軍都是經過江帆特訓的,他們一個個精通近身搏鬥,每人手裡都拿著一把大砍刀,掄起砍刀就像切菜似的,那些黑山城的士兵被砍得慘叫。

雖然守城的士兵有八萬多人,但是被飛翼軍炸懵了,然後被青龍軍一頓猛砍,加上又是近戰,他們簡直就是廢物一般,損傷慘重。

那些士兵聽到了趙輝的喊話,他們紛紛舉起手跪下投降,一時之間,地面上跪下了一大片士兵,大部分士兵都投降了。

李清看到守城的黑山城士兵大部分都投降了,他立即對著飛翼軍喊道:「馬上去攻佔總兵府!」他和趙輝約好了,攻入黑山城后,李清帶著人去攻佔總兵府,趙輝帶著人攻佔城主府。

李清一揮手,他坐上飛翼銀龍,飛上天空,其他的飛翼軍跟在李清背後,朝著總兵府飛過去。片刻之後,李清到了總兵府上空,他做了一個攻擊手勢,飛翼銀龍吐出火球,落在總兵府中。

所有的飛翼軍一起攻擊,頃刻之間,總兵府一片火海,步成琦總兵在夢中被驚醒了,他急忙穿著衣服,驚慌道:「呃,怎麼回事?」

「總兵大人,青龍軍殺入城了!」一名士兵急忙稟告道。

步成琦總兵頓時懵了,「呃,青龍軍怎麼可能殺入城裡了,你是不是搞錯了?」步成琦還不相信這個事實呢。

步成琦話音剛落,只聽到轟的一聲巨響,一顆火球在他旁邊爆炸,他被掀翻在地,渾身的衣服被炸碎了,連褲子也炸成碎片。

步成琦驚慌地爬了起來,他抬頭看到空中的飛翼銀龍,頓時嚇得掉頭就跑。在火光之中,空中的李清看到了步成琦想從後門逃跑,他對著飛翼銀龍道:「飛翼,去追趕那個傢伙!」

李清手指著步成琦,飛翼銀龍一聲鳴叫,就像離弦箭一樣俯衝下去,瞬間就到了步成琦背後。李清舉起手裡的大砍刀,對著步成琦劈下,「你他媽去死吧!」李清大喝一聲。

撲哧一聲,大砍刀劈在步成琦脖子上,步成琦的腦袋被砍得飛了出去,身體裡面噴出血液,隨即倒下了。

飛翼銀龍一個迴旋調轉頭,李清對著總兵府那些士兵喊道:「投降者不殺,頑抗者一律殺無赦!」

那些士兵嚇得急忙全部跪下投降,還有總兵府外面的那些士兵也跟著跪下投降,片刻之間地面上跪下了一大片。

於此同時趙輝帶著一萬多青龍軍殺到了城主府門口,青龍軍把城主府包圍了,趙輝對著城主府喊道:「裡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青龍軍包圍了,馬上出來投降,否則就殺進來了!」

城主竇小奇被驚醒了,他是一個大胖子,渾身都是肉,三百多斤的身體,「呃,怎麼回事?青龍軍怎麼來了?」竇小奇驚慌道。

「不好了,城主大人,青龍軍已經攻破了黑山城,我們被青龍軍包圍了!」一名護衛驚慌道。

城主竇小奇臉色慘白,額頭冒汗了,「哦,那我們該怎麼辦?」此刻他已經不知所措了,他扭頭望著,想找城主府護衛頭領,可是沒有看到城主府頭領。

「呃,姚頭領呢?」竇小奇驚訝道。

「城主大人,姚頭領已經逃走了!」一名護衛稟告道。

重生軍嫂攻略 ,「呃,姚頭領怎麼逃跑了呢?」竇小奇驚慌道。

「黑山城被偷襲的時候,姚頭領就知道了,他帶著幾百名護衛從北城逃往黑戌城去了!」一名護衛稟告道。


「混蛋,這傢伙竟然肚子逃跑了!我們該怎麼辦啊?」竇小奇急得跺足道,他抓耳饒腮,急得團團轉。

「城主大人,我們被青龍軍包圍了,我們要麼拚命,要麼投降。」 極天帝尊

此刻又傳來趙輝的聲音:「我數三聲,裡面的人再不出來投降,那我們就殺無赦了!」

竇小奇嚇得渾身哆嗦起來,「哦,我們還是投降吧,就我們這點人那裡是青龍軍的對手!」竇小奇舉起手朝著大門口走去。

「我投降!」竇小奇舉著手喊道,他哆哆嗦嗦地走到了大門口。

趙輝看到了大胖子竇小奇,立即冷哼道:「投降的全部跪在門口,否則殺無赦!」

竇小奇嚇得急忙跪在門口,其他的護衛跟蹤他一起跪下了,趙輝一揮手,讓青龍軍去把他們捆綁起來,等候江帆來處置這些投降者。

天蒙蒙亮的時候,黑山城戰鬥結束,趙輝立即派人去黑蠻谷通知江帆,一小時后,江帆帶著十五萬青龍軍進入了黑山城。

江帆進入黑山城之後,立即吩咐人張貼安民榜,並下達命令,青龍軍一律不準擾民,不準入宅搶奪百姓,否則一律殺無赦。

隨後江帆立即收編了那些投降的士兵,對於投降的城主竇小奇,江帆已經從情報站獲得這傢伙的劣跡,這傢伙在黑山城無惡不作,欺男霸女,江帆決定開一個公審大會,當著黑山城全城百姓審問竇小奇。

江帆這麼做的目的是拉攏人心,目前大元國盛旺宏控制著大元國,要儘快奪回江山,就必須得到老百姓的擁護,因此江帆就在黑山城廣場公審竇小奇。

太陽出來的時候,黑山城廣場人山人海,竇小奇被捆綁在一根石柱上,台上坐著江帆、梁艷、李寒煙、秦紫如、妙雅公主、唐殿信、趙輝、李清等人。

江帆望著台下百姓,「諸位,黑山城在竇小奇擔任城主期間,他無惡不作,欺男霸女,現在是你們揭發他的時候,也是你們報仇的時刻,你們就大膽地揭發竇小奇吧!他犯下的罪孽,必定受到懲罰!」江帆對著台下百姓喊道。

江帆的話音落後,台下百姓紛紛揭發竇小奇的劣跡,一個個聲淚俱下,這傢伙簡直是太變態了,聽得台下百姓一個個咬牙切齒,都恨不得上台咬竇小奇一口。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最後由唐殿信宣布判決,他代表皇上,判決竇小奇死罪,讓台下老百姓親自執行。台下老百姓一個個衝上去群毆竇小奇,竇小奇發出慘叫,片刻之間,竇小奇被毆打得血肉模糊,一命嗚呼了。

趁著青龍軍氣勢高昂,江帆率領青龍軍拿下了附近黑戌城、定昆城,一時之間,青龍軍名聲大噪,附近的須臾城、定山城都投靠江帆的青龍軍。

僅僅用了六天時間,江帆的青龍軍就收服了五座城,大元城盛府的盛旺宏簡直是氣得暴跳如雷,把茶杯摔得粉碎。

「一群飯桶!這些見風使舵的傢伙竟然投降了!江帆,我要殺死你!」盛旺宏憤怒吼叫道,他一拳砸在桌子上。

「宰相大人,江帆來勢洶洶啊!他手裡有唐殿信,如今他手裡有六十多萬軍隊了,最可怕的是他的青龍軍!他的青龍軍太厲害了,簡直可以以一敵百啊!」一旁的盛府總管盛管永皺眉道。

盛旺宏滿臉不悅地瞪著管家盛管永,「我看你是江帆派來的卧底吧,怎麼幫助江帆說話啊!」盛旺宏惡狠狠罵道。

盛管永嚇得一哆嗦,「嘿嘿,宰相大人,小的哪敢幫江帆啊,不敢青龍軍的確很厲害,我們的軍隊恐怕不是青龍軍的對手啊!」

「青龍軍算個屁,我們盛家難道就是吃屎的,我們不是有骷髏兵嗎,我就讓骷髏兵去對付青龍軍,看誰厲害!」盛旺宏惡狠狠道。

盛管永露出吃驚之色,「呃,骷髏兵基地不是被毀掉了,怎麼還有骷髏兵呢?」盛管永吃驚道。

「哼,你以為我盛旺宏是傻子啊!我怎麼可能把符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里,南岩城的秘密基地被毀了,我其他地方還有秘密基地呢!你去把盛凌雲和盛婉君喊來!」盛旺宏臉色陰沉著道。

「是的,小的馬上去喊盛凌雲和盛婉君。」管家盛管永急忙點頭道,他迅速出了客廳。

片刻之後,管家盛管永帶著盛凌雲和盛婉君進入客廳,盛旺宏望著盛凌雲和盛婉君,「我給你們一個秘密任務,你們帶著我的手諭去南沙城,秘密帶著骷髏兵去對付江帆的青龍軍!」盛旺宏一臉嚴肅道。

盛凌雲急忙點頭道:「是的,宰相大人,我們一定完成任務。」上次南岩城秘密基地被毀,盛凌雲和盛婉君被盛旺宏大罵一頓,她們鬱悶死了。

盛凌雲和盛婉君帶著盛旺宏的手諭走了,盛旺宏望著客廳門口,臉上陰沉著,「哼,江帆,我要看看是你的青龍軍厲害還是我的骷髏兵厲害!」盛旺宏冷笑道。

此刻江帆坐鎮定山城,他正計劃攻打破風城,在定山城城主府里,江帆望著眾人,「剛才大元城情報站傳來情報,盛旺宏派盛凌雲和盛婉君去了南沙城,目前不知道是什麼事,還有盛旺宏往申元城增兵十萬,大家怎麼看待此事?」江帆微笑道。

「老大,這個時候盛凌雲和盛婉君去南沙城,肯定是辦什麼秘密事情,這兩個女人只要出動,肯定沒有什麼好事!至於盛旺宏往申元城增兵十萬,這都沒什麼可怕的,我們有六十萬軍隊,拿下破風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老大,給我十萬青龍軍,我只要一天就拿下破風城!」趙輝自告奮勇道。

「老大,我願意和趙輝一起去,我們保證拿下破風城!」李清拍著胸脯道,他上次和趙輝搭檔拿下黑山城之後,他們成了搭檔了。

江帆望著趙輝和李清,「呵呵,目前盛旺宏手裡只剩下十座城,破風城位於申元城和紫元城之間,申元城距離破風城最近,我們如果攻打破風城,申元城和紫元城肯定會營救,那我們就受到夾擊!十萬青龍軍恐怕受到重創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