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那凌在空中的嗜雷妖蜂全部飛向了王毅,眾人也是紛紛散開,神情多了一份忌憚,只見王毅體中的雷絲正絲絲脫離,向著這妖蜂的尾部凝集而去。

只在片刻之間,王毅身上的雷絲便全部被這拜師嗜雷妖蜂給吸收掉了,那秦冷月才敢觸摸王毅的身軀,一股滾燙、麻木之感在秦冷月手上爆發,但是秦冷月卻是毫不在意,看著昏迷不醒的王毅,她臉上的淚水更多了???

那一直隨行的惡徒也是紛紛而散,這樣的追逐不僅沒有意義而且還浪費時間,那魔獄煞犬一直再前行,那嗜雷妖蜂一直在吸收七矢雷離之刃的雷電,它們的身形比之前要壯碩的多,看這樣要不了多久,便能成長到下一個階段。 鄒子川看著武科,沒有回答武科的問話,一雙深邃的眼睛就像要看穿武科的五臟六腑一般。

莫名的,武科感覺到一股極度的難受,那雙眼睛讓他的心臟就像刀割一般,無形的壓力無邊無際,靈魂彷彿都在被對方窺視。

兩人就像兩具雕塑一般屹立在山坡之上,空氣變得無比的沉重而壓抑。

就在這個時候,在數千雙目光之下,武科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雙臂赫然抬起,雙錘猛然一合。

「蓬!」

兩把鐵鎚重重的砸在一起,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炸裂聲音,那聲音彷彿看得見一般,形成了一圈一圈的漣漪擴散,遠在數百米之外的人們感覺自己的耳膜都彷彿被震裂了一般,幾乎是下意識的,同時倒退了一步。

好狂猛的氣勢,這雙錘一擊充滿了霸絕天下的威猛。

鄒子川感覺自己的經脈都爆裂了一般,細胞在上下跳躍摩擦著,產生了巨大的熱量,皮膚居然有了一種炙熱的燒炙感。

鄒子川不禁輕輕的嘆息了一聲,這傢伙果然是天賦異稟,居然用錘擊擊破了自己的目光攻擊,這是鄒子川第一次真正的全神貫注的用目光攻擊對手,剛才,他甚至於感覺到了自己正在撕裂武科那強勁有力的心臟,可惜,武科那驚天動地的一擊破壞了那無形的力量,功虧一簣。

「你乃何妨妖孽?!」武科一臉正氣怒叱道。

「妖孽……呵呵……我是鄒子川。」

聽到妖孽二字,鄒子川不禁輕輕一笑,這一笑,立刻,劍拔弩張的感覺立刻風吹雲散,那瘋狂瀰漫的殺機消失無形,看著鄒子川那輕輕的笑容,武科再一次失神,不知道為什麼,他居然產生了一種驚艷的感覺,一個男人的笑容居然讓他產生了驚艷了感覺。

「武將軍,你可知道我為什麼不殺你。」赫然,鄒子川那溫文爾雅的表情一變,一股滔天的殺機在空氣之中蔓延,戰意在熊熊燃燒。

「不……不……知道……為什麼?」武科遲疑的回道,他也很好奇。

「因為,我要讓你心服口服!」

鄒子川抬起手中的長槍,猛然腳底下一塊岩石頓了下去,「蓬!」這塊裸露在草皮之外的巨大岩石四分五裂,天崩地裂,大地為之震動,彷彿地震一般,方圓數平方的草皮居然一層層的揭開,聲勢駭人。

山坡之下數千人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他們只知道鄒子川的計算能力超絕,箭術驚人,想不到,鄒子川的力量居然也是如此雄厚,和武科比起來,毫不蓄勢。

人們不知道,鄒子川最為擅長的就是力量,一種赤裸裸的力量,鄒子川能夠用體力和斑斕殼蟲對抗,雙手就能夠把斑斕殼蟲扳倒,可見其力量是多麼的驚人。

現在,兩個力量型的選手佇立在山坡之上,強大無匹的殺機肆無忌憚的散發,威猛驚人。

「戰!」武科一雙赤紅的眼睛變得清明起來,他沒有再說話,對於他來說,說任何話都是多餘的,剩下的就是戰鬥。

「戰!」

戰意在熊熊的燃燒,兩人的目光再一次撞擊在了一起,彷彿產生了火花一般,彪悍的殺機從目光之中散發,如同千千萬萬的刀芒。

一瞬間的停頓,兩人的身體幾乎是同時動了。

鄒子川的手一抖,佇立在地面的長槍幻化出無數道殘影朝武科刺了過去,那槍尖幾乎變成了一道幕牆

沒有招數,沒有技巧,一切都顯得平時樸素,但是,速度驚人,風馳電掣之間,充滿了一往無前的殺機。

看起來似乎是同時動的,實際上,武科慢了一步,當然,這是武科刻意慢的一步,他使用的雙錘,連山臂膀的長度,攻擊的範圍也只有一米有餘,而鄒子川的長槍長達二米五,有著絕對長度優勢。

后發制人!

就在那長槍風馳電掣的刺過來時候,武科的瞳孔緊縮,如同針尖一般盯在一個點上,他沒有被那漫天的殘影迷惑到,他的目標就是那纏著紅纓的槍頭。


近了!

妻子的欲望

赫然,武科那強橫有力的右手猛然一抬,一把巨錘帶著破空的呼嘯聲音砸過去……

「蓬!」的一聲悶響,巨錘居然恰到好處的砸在槍尖之上,長槍的槍聲居然被砸得一陣劇烈的顫抖,龐大的力量跟隨著那如同波浪一般的顫抖傳遞到了鄒子川的手臂,鄒子川有一種長槍欲脫的感覺,在這電光火石之間,鄒子川的左手一收,長槍後退,忍著那巨大的力量再次一刺。

「哧……」

這如同閃電驚雷的一擊依然無功而返,武科的第六感之靈敏讓鄒子川感到了無邊的壓力,在那電光火石之間,武科居然用另外一錘擋住了長槍的攻勢,槍尖從捶面滑過,鄒子川如果不是腳步跟隨,差點就失控闖了過去。

開錯外掛怎么辦 ,拉開了一個距離。

剛才如同閃電一般攻防戰只是一個開始。

空氣變得凝重起來。

只是這一閃即逝的接觸,武科感覺到了鄒子川的力量,他一直引以為傲的力量並不能夠取得優勢,對方雖然是長槍,但是,那收發之間神出鬼沒的同時充滿了雷霆萬鈞的力量感,剛才後面一槍擦在鐵鎚上,武科有一種不堪重負的感覺。

速度,力量,都是兩人的優勢。

鄒子川深邃的目光盯著武科那種粗狂的臉,大腦裡面瘋狂的計算著。

自己雖然是長兵器佔據著優勢,但是,對方的第六感靈敏,而且有雙錘,自己要時刻提防另外一把鐵鎚而無法肆無忌憚的攻擊。

兩人的身體再一次如同雕塑一般。

人們不明白兩人為什麼不攻擊,時間一點點的流逝,這一戰,變得無比的漫長,天空刺目的陽光已經變成了金黃之色,霞光萬道,照射在山坡之上,把兩個佇立的雄偉軀體修剪成兩個剪影,在山坡的邊緣,那匹烏騅馬遠遠的避開著,低頭啃食著青草,不時的抬頭看一眼。

看起來,這是一派祥和的景象,但是,空氣中瀰漫著無邊的殺機告訴人們,這一場戰鬥才剛剛開始。

人們並不知道,兩人這長達數十分鐘的停頓是一個意志力的較量,雙方都在比拼耐心,這是一種無法言喻的感覺,更是一種無聲的戰鬥。

四肢的戰鬥可以產生膠著,而意志力的戰鬥同樣也可以產生膠著的力量。

空氣都被撕裂,遠在數百米之外的數千武林高手都有一種呼吸困的感覺。

屠一萬看著兩個雄壯高大的身體在陽光之下,不禁暗自驚嘆,他早就知道武科的威名,果然是盛名之下無虛士。

嚴格的說,武科並不是真正的武功,而是天生神力加上略微後天的修鍊,這種能力更綿長,更瘋狂。面對這種天生神力的高手,根本無法用普通武林人物的級別來衡量。

如果按照級別來算,武科估計也就是三級格鬥師,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別說三級格鬥師,就是罕見的六級格鬥士面對武科這種霸王型的神力猛將也不一定能夠穩佔勝利。

當然,鄒子川讓屠一萬更意外,在屠一萬眼裡,鄒子川一直都是一個智慧型的人物,但是,他錯了,鄒子川神力毫不遜色於武科,這大大的出乎了屠一萬一眾高手的意料。

大梵谷手都會有一種直覺,鄒子川和武科雖然只是一個短暫的接觸,人們立刻就感覺到了那石破天驚的力量,鄒子川頓在岩石上一槍產生的震感讓人們有一種膽戰心驚的感覺。

時間在兩人凝視中慢慢的流逝。

已經過了五十分鐘。

空氣彷彿都要燃燒起來了一般,那匹巨馬似乎也感覺到了危險,居然悄悄的走得更遠,躲藏在一蓬灌木叢之中,一雙眼睛警惕的看著山坡之上……

「殺!」

幾乎是同時,兩人異口同聲的暴喝一聲,雄偉的身軀拖出一道道的殘影,兩人的身體開始狂猛不停的出擊。

「蓬!」

「蓬!」

「蓬!」

……

讓人感覺詭異的,兩件完全不一樣的武器,居然會產生巨大的雷鳴聲音,大地在顫抖,彷彿山崩地裂,每一擊都給人一種排山倒海石破天驚可的感覺。

這一戰,讓數千江湖人物明白了一個事實,武功,有時候不如力量。

除了幾個有數的高手,任何人都相信,在這種狂暴的攻擊之下,沒有人能夠撐下幾分鐘,除非游斗,正面戰鬥想都別想了。


那桿長槍就像永遠不知道疲倦一般刺出一道一道的槍幕,而那兩把雙錘,在空中左右翻飛,無比的靈巧,在對抗之餘,偶爾還會對鄒子川實施反擊……

人們的血液在沸騰,兩人的血液也在沸騰。

鄒子川的眼睛之中,已經變得空靈無比,在他的目光之中,只有那一人雙錘,長槍如電在雙雙錘之間穿梭。

武科的雙錘如雷。在手中幻化出黑色的光芒,砸出一個又一個的弧度,這些弧度要恰到好處的擋住那閃電驚雷的長槍,哪怕是絲毫泄漏,都會以生命付出代價。


密密麻麻的槍尖在層層疊疊的錘影之中如同蝴蝶一般。


慢慢的,戰鬥變得越來越詭異了,居然沒有了絲毫的聲息,遠在數百米之外的武林高手們就像看著兩個速度極快的木偶正在表演一般,一切,都是在靜悄悄中進行著……

人畢竟不是機器,何況,就是機器也需要能源,也會有磨損,在時間的的流逝之中,兩人的速度開始變得緩慢起來,但是,這種緩慢卻相當的有力,一槍一錘都風險無比。

在金色的陽光之下,鄒子川那張冷冰冰的臉頰泛起一絲神秘的微笑,而同時,武科的五官卻變得猙獰起來。

「武科要輸了。」

一直靜靜觀看的屠一萬突然長嘆了一聲,輕輕道。

「為什麼?」屠小寶問道,而屠一萬身邊的數十人幾乎都把精神力放到了屠一萬的身上,他們也很想只知道原因,因為,現在雙方雖然速度慢了,但是,還無法分辨出輸贏。

軍閥盛寵:少帥,嬌妻不可欺 這麼下去,武科累都要累死。」屠一萬摸了一下雪白的鬍鬚。

「哦……」

眾人恍然大悟,屠一萬這一點撥,他們立刻看出了端倪。

武科感覺心臟如同一團炭火。

縱然他神力驚人,也有疲憊的時候,更何況,他揮舞的雙錘不是三斤,也不是三十斤,而是三百斤,哪怕就是古地球時代的武聖關羽的大刀也才八十二斤,而且是雙手所持,但是武科的雙錘加起來是三百斤,別關羽的大刀重了幾倍,可見使用這種重兵器需要多大的力量。

在人類的歷史中,使得鐵鎚之人都是勇猛無敵。

唐朝的第一猛將李元霸的鐵鎚重達四百斤,所向無敵,最後被天雷劈死,但李元霸本身就非同凡人,胯下馬、掌中錘,錘人便如錘蒼蠅般,不知造下多少殺孽?更喜把人擲向空中,扯住雙腿生生撕裂,回想那血肉橫飛的場景,映襯著一個十二歲少年的黃瘦面容,縱是遠古的煞神也不過如此吧?也許只有這個結局才能配得上無與倫比的霸王……

鄒子川看到武科的第一眼,他就想起了歷史上那個人物,而同時,鄒子川也制定的對付武科的方法。

追殺千里,磨礪武科的銳氣,這都是深思熟慮過的。

戰局開始出現了一點細微的變化,武科開始變得焦躁起來,一雙鐵鎚揮舞成一道鐵幕,瘋狂的朝鄒子川狂砸,但是,那迅猛如雷的鐵鎚別說砸到鄒子川,就連鄒子川的長槍都砸不到。

鄒子川的身影太快了,而且,鄒子川的六識和武科比起來毫不遜色,武科根本不可能砸到鄒子川,反而因為砸空而耗費巨大的體力。

和任何兵器不一樣的是,錘產生強大的擊打力量同時,也會對使錘者產生一種拉扯,因為,錘的慣性實在是太大了,在揮舞之中擊打敵人,如果落空,就要用力控制住錘再擊,無疑是相當耗費力氣。

武科的呼吸變得粗重起來。

很快,武科發現,他掉入了一個精心設置的陷阱,他已經無法自拔了,如果他停下來,把桿黝黑堅韌的長槍立刻會把他的身體貫穿……

從一開始,他在武器之上就佔據了下風,地勢之上,更是佔據了下風,在這空曠的山坡上,使用長槍再好不過了。

他和鄒子川的體力相若,鄒子川的長槍只有數十斤,而他的鐵鎚重達三百斤,自然無法和鄒子川比耐力。

心裡越是焦慮,攻勢就越為迅猛,耗費的體力也越大,這成了一個噁心循環。

鄒子川一點一點的感受著對方力量的消失。

這個時候,武科的雙錘已經對鄒子川構不成傷害了,但是,鄒子川並不急,他要的百分之百的把握,他一直都從武科揮舞雙錘的力度計算武科剩下的力量,這是一個有趣的過程。

看著對手的力氣一點點的消失,這本就是一種成就。

夠了!

鄒子川的長槍一緊,赫然一聲暴喝。

「脫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