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電光火石之間,那個蒙面人甚至還來不及從屋檐之上再次躍起,葉聰的劍便已經不可思議地到達了蒙面人的身後。

蒙面人只得拔出手中的長劍,同時飛速轉過身來,向葉聰的劍迎了上去。

葉聰的劍卻是勢大力沉至極,如同一波巨大的海浪一般那樣的兇猛,蒙面人雖勉強地招架住了葉聰,腳步卻也不由得向後面退去。

而他的後面卻是空的。

所以他的身子只得向屋檐那一邊的下面跌落而去。

葉聰則立即從蒙面人的手中奪過了胡招貴,而與此同時,葉聰的身子因爲受到蒙面人的劍的反彈之力也不得不向屋檐這邊的下面落下。

葉聰身子落地以後,便立即將胡招貴輕放在地,並很快便解開了胡招貴身上被封的大穴,又在倏忽之間便已經再次躍上了屋檐。

不過,葉聰甫一在屋檐之上站定,宅子的圍牆之上便立即有幾枚暗器向他快速地射了過來。

葉聰也只得立即揮出了長劍,而他將幾枚暗器擊落在地的動作卻是顯得十分的輕鬆,十分的瀟灑。

但蒙面人也趁此機會很快便躍上了圍牆,並迅速地向圍牆之外逃去。

葉聰見蒙面人還有後援,便也不再去追了。

他又從這邊躍下了屋檐,回到了胡招貴的身邊。

這時,胡招貴已經從地上站起,而胡夫人與胡小倩也已經慌手慌腳地來到了這裏。

此時,胡氏一家的臉色都還比較的難看,也還有些心有餘悸,同時他們的心裏也是再一次的對葉聰感激至極。


胡招貴道:“今夜又多虧有葉大俠呀!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來感謝你的大恩大德。”

胡小倩道:“今夜若沒有葉大哥,後果真的是無法想象。”

胡氏全家又欲對葉聰行跪拜之禮,卻又被葉聰攔住。

葉聰愧疚地道:“你們千萬不要這樣,你們也用不着感謝我,我……我在你們的面前始終都是一個罪人……”

胡招貴急道:“葉大俠!你怎麼還這麼說呢?”

胡小倩則柔聲道:“葉大哥!我不許你再這麼說了。”

葉聰聽到胡小倩這句話說得特別的溫柔,心裏又是一陣甜蜜。

胡小倩又有些遺憾地道:“可惜讓那個壞人逃走了。”

葉聰則嘆息道:“這也是一件好事,否則不管是我殺死了他,還是我生擒了他,多半都會給我們帶來不少麻煩。”

胡氏全家也不得不要承認這一點。

而這時,華繼光和西門新也還沒有睡下,他們正在一家豪華的酒樓裏喝酒,同時他們也在等待着他們派出去的人的滿載而歸。

在他們看來,他們的擄人計劃就是九拿十穩,萬無一失的。

他們派出去的人也很快便回來了。

他們臉上的笑容也是更加的燦爛。

而當他們得知他們的人並沒有擄下胡招貴時,笑容立即便在他們的臉上凝固了,然後他們便驚問道:“怎麼會這樣?”

回來的人便將事情的經過簡單地說了一下。

華繼光重重地捶了一下桌子,勃然大怒道:“肯定又是那個瘋子!真是見鬼!”語氣一頓,又不禁茫然道:“這個瘋子武功如此之高,他到底是誰?”

回來的人便又將他與葉聰交手的情形描繪了一番。

雖然他僅與葉聰對了一劍,卻也看出了葉聰劍法中的幾套路數,這時他便將這些詳細地告訴了華繼光和西門新。

華繼光與西門新面面相覷,臉上的表情顯得更加的驚異。

因爲他們已經知道了:那個“瘋子”便是戰勝了他們的賭士的錢家少爺的那個賭士。

他們沉默好一會以後,華繼光又直搖頭道:“我不明白了!我不明白了!我真不明白了!那個瘋子以命作注,從胡招貴手中贏得了十萬兩銀子,卻爲何又馬上將那十萬兩銀子還回去了呢?難道他真的是瘋了?”

西門新道:“也可能他並沒有瘋,而他這樣做也是有目的的。”

華繼光沉吟道:“那他又有什麼目的呢?難道他也看上了那個女人?”

西門新點點頭道:“的確有這種可能。”

華繼光更是變得憤怒至極,他大聲罵道:“這個瘋子!我不知與他前生結下什麼仇,今生也又結下什麼怨,他要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來壞我的好事,現在竟還要與我搶女人!真是太可惡了!我華繼光並不喜歡殺人,但是我若不能將此人碎屍萬段,誓不爲人!”說完此語,竟將一桌上乘的酒菜掀翻在地。 許陽淡定地一拳揮出,冰火兩極融合玄力在拳鋒盤踞,迎擊雷蛟。

轟隆一聲巨響,雷蛟退後,許陽的身形也隨之向後爆退幾步,避開爆炸般的衝擊力。

許陽的臉色微微有些蒼白,雷蛟玄靈的力量,比他冰火融合之力要強盛一些,每次轟擊,都會吃一點虧。

不過,許陽面色仍然平靜,他發力一扯,又將風蟒的一大塊扯下,化作風極玄力爆散。

「雷蛟!」沈玉峰咬牙,九丈長的雷極蛟龍,再次向許陽撲去。

轟轟!


對撞不止,而每次對撞之後的間隙,許陽必然會扯下一塊甚至兩塊風蟒的軀體,化作風極玄力爆散!

「這兩個小子,太瘋狂了啊……沈玉峰絲毫不顧本命玄靈是否重創,而許陽更狠,拼著自己受傷,也要滅掉沈玉峰的一頭本命玄靈。這樣兩敗俱傷沒有任何意義,還是算作平局吧。」

一名長老搖頭嘆道。

胡勝賢長老臉上的笑容早已僵住,他看向一旁翹著二郎腿的洛白水:「洛長老,你的意思呢?」

洛白水嘿然一笑:「老子沒有任何意見,不過那兩個小傢伙肯停手嗎?」

柳川主管得到了長老們和副院主的傳音,便開口道:「沈玉峰,許陽,你們這一戰算作平手如何?」

頭號佳妻:名門第一暖婚 ,都是一愣。


「哧啦」一聲響,許陽沉默著又撕下了風極巨蟒的一塊軀體,爆碎成玄力。而沈玉成再次操控雷蛟,向許陽攻殺而去。

柳川主管額頭青筋直冒,他竟然被無視了。

「看來,兩個小傢伙都對自己有信心。他們想要戰鬥到底啊。」一個長老嘆道。

擂台上,風極巨蟒已經失去了三分之一的軀體,它遭受重創,已經無力捆縛許陽。

而許陽嘴角也沁出一縷血絲,連續和蠻力達到3600鈞的強橫雷蛟玄靈硬碰硬,即便有秘銀體的防護。他也有些承受不住了。

不過,許陽的堅持,已經換來了勝利的一絲曙光。

風極巨蟒,已經廢掉了。

許陽單手托著風極巨蟒的巨大殘軀,向沈玉峰擲了過去。他對沈玉峰,並沒有多少惡感,沒有必要一定要撕碎風極玄靈。因為在這個過程中,他肯定要承受雷蛟的攻擊,自身傷勢肯定更重。

沈玉峰將風極巨蟒收歸入體。這頭玄靈被重創,一個月內都無法再出戰。幸好許陽沒有下殺手,否則以許陽的怪力,繼續撕扯下去,肯定能滅掉他的風極玄靈。

「許陽,」沈玉峰沉默片刻,方才說道,「 婚不守色 。而我的雷極玄靈,還有8成以上的戰鬥力。」

許陽深吸一口氣。笑道:「什麼時候,要靠嘴皮子來決勝負了?」

沈玉峰哈哈大笑:「沒錯,誰輸誰贏,要打過才知!許陽,不管這一戰結局如何,你都贏得了我的尊敬!你是個值得一戰的對手。」


雷蛟長吟。猛然噴出數百顆透明的雷球,在擂台上漂浮不定。

「許陽,這就是我創出的一招玄術,我給他起名,叫做『浮雷陣』!」

沈玉峰大聲說道:「這是我為了剋制身法超絕的敵人。所創出的玄術。小心了,你只要碰觸浮雷陣,瞬間就會被雷光束縛!」

許陽看著周圍漂浮的雷球,面色有些凝重。

「耀雷三擊!」

雷蛟長吟,化作一道粗大的電光,飛騰上半空,居高臨下,對著許陽吼出一道雷光!

唰!許陽身影消失在了原地,一個幻影分身,在那道璀璨的雷光下被劈散。

轟然一聲,許陽撞在了其中一顆漂浮的雷電光球之中,頓時其中蘊含的雷電玄力,猛然爆發,化作三條銀白色的雷電光弧,將許陽緊緊捆縛。

許陽渾身閃耀銀光,猛然掙開雷光的束縛,但這一瞬間,已經讓雷蛟定位,並完成了「耀雷三擊」的第二擊。

雷極玄術,本就以迅速著稱,這一道雷光,許陽已經來不及躲避,倉促之間,他體表銀光流轉,以秘銀體硬抗這一攻擊。

「噗」,許陽噴出一口鮮血,身軀被撞得凌空后翻,這耀雷三擊的第二擊,威力大得驚人,足有3600鈞的強橫力道。許陽周身不斷冒出銀白色電光火花,這是雷極玄力的特殊作用,使中招者身軀麻痹。

「在『浮雷陣』的範圍內,你撞到了第一顆雷球,就意味著你的失敗。」沈玉峰信心十足地說道。

許陽倒飛出去的軀體,毫無懸念地撞到了第二顆雷球,雷電光弧閃爍,他再次被捆縛。

「認輸吧,許陽!『耀雷三擊』第三擊!」

沈玉峰大聲喝道,空中的雷蛟,瞬間完成了定位,對著許陽噴吐出最後一道雷光。

許陽被電弧捆縛的身軀,似乎沒有了掙扎的**。台下,御玄雨、石雙全,北側高台,洛白水、韓星紗等人,全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這個不敗的少年,終於被終結了嗎?」

面對第三道璀璨的雷光,許陽額發下,一對眼眸熠熠發光。

「就是現在。」許陽輕聲說道。

一面黑黝黝的鐵八卦,從許陽儲物戒中飛出,他星海中,一頭3尺長的小型殛龍衝出,鑽入鐵八卦中,頓時八道玄紋,猛然亮起。


「八方集雷陣!」

鐵八卦的虛影猛然漲大,翻滾著向操控雷蛟的沈玉峰飛去,將他裹挾在陣勢之中。黑霧翻騰,沈玉峰的視線被遮蔽,雷音隆隆,耳力也無法聽到許陽的方位。

「在八方集雷陣中,一切雷極玄力,都會被陣法之威強行奪走……」看著面前的雷光,以及周圍的雷球,都轟然消散,許陽站直了身體。

在他和沈玉峰之間,隔著重重黑霧,但是許陽能清晰地把握住沈玉峰的方位,這就是他作為布陣者的優勢。沈玉峰,必須將陣勢推演清楚后,才能藉此推算出許陽的方位。

「你早就可以催動這陣勢,卻等到我使出最強招數,才掀開底牌,真狡猾。」隔著重重黑霧,沈玉峰無奈地說道。(未完待續。。) 就在華繼光立誓要將葉聰碎屍萬段的時候,胡氏全家以及葉聰其實也已經意識到了眼下的情勢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萬分的危機。

葉聰的想法恨簡單,他只是認爲自己不能在這個時候爲了自己的安危棄胡氏一家而去。

而胡招貴夫婦和胡小倩的想法卻要複雜一些,他們是既怕連累了葉聰,又害怕新的災難降臨到他們的頭上。

該怎麼辦呢?

胡小倩回到牀上以後,便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

她在牀上翻來覆去,久久也沒有入眠,她也想了很多辦法,但仔細一想,卻又發現這些辦法都起不了什麼作用。

她甚至已經感覺到胡家難逃此劫了。

她心中漸漸變得憂懼至極。

無奈之下,她便又想用自己來保全她大哥一家和葉聰。

“只有這一個辦法了。”

“這可能是唯一的辦法了。”

“葉大哥絕對對付不了華繼光那個混蛋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