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外市的許多富豪,也是如此。

被囚禁的都是外地女人,有的人竟然失蹤了五年之久。

很快,這些女人被家人接了回去。

然而當謀體和官方問起她們,天雲觀為什麼要囚禁她們時,她們異口同聲的回答,不知道。

因為那段記憶沒有了,而且她們身上所有的傷痕已經被顧銘治好,就算是想檢查也檢查不出問題。

但是這些人卻足以證明天雲觀曾經囚禁了她們。

與此同時,讓人驚訝的是,天雲觀的人居然全部失蹤了。

在大火的廢墟之中,根本沒有找到任何一具屍體。

不過,這只是普通人的看法。

而華國武道界的眾人,很快便找到了事情的答案。

儘管只是個猜測,可是矛頭都指向了顧銘。

大家心裡知道,可卻沒有人敢說出去,同時他們也知道,天雲觀是罪有應得,僅僅囚禁百餘名女人這件事,就能引起公憤。

一時間,大家對顧銘是更加信服。

有的人已經把他當成自己的偶像。

他們那種發自內心的虔誠,給顧銘提供了一道道精純的信仰之力。

很快,這件事傳入降僵堂,頓時掀起一場軒然大波。

特別是天雲老道曾經的徒弟,降僵堂的堂主魯建白,更是勃然大怒。

但是他不認為師傅和師弟是被人殺死,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們被什麼人給抓走。

如果不是這種情況的話,為什麼現場找不到一個人。

在魯建白看來,師傅再怎麼說也是金丹後期的修者真,就算實力沒有自己強,但是有人想要殺他,也不是那麼輕易的事情。

更何況自己還親自去了天雲觀,現場查看了一下,根本沒有找到打鬥的痕迹。

而天雲觀確實是被大火所燒。

這時,問題又來了。

依照他現場查看的結果,大火是同時燒起來,而且所房屋也是同時被震毀的。

他本以為是有人和師傅交給手,可後來看到網上所公布的關於當天晚上南閩地區發生過地震的報道后,便打消了這個想法。

一切又回歸到了原點。

不得不說魯建白查的很細緻,也出現了問題所在,但是結果還是自己推翻了自己的答案。

一時間陷入了疑惑之中。

難道真的是天罰嗎?

老道和天雲觀觀主囚禁女人之事,魯建白還真不知道這件事,畢竟他離開天雲觀已經很久很久了。

天雲觀的事情,魯建白會就此放棄嗎?

畢竟他是天雲老道的徒弟,如果老雲老道和師弟等人真的是被人抓走,那又會是誰幹的呢?

魯建白很是疑惑。

另外,他的降僵堂有三名弟子意外消失,至今也沒查到他們的消息,就好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

魯建白最初只不過是一個趕屍人,後來被天雲老道收為徒弟,隨著修為的提升,再加上他本身就是趕屍人的特殊性,使得他的實力提升速度飛快。

後來,魯建白被天屍門門主收為徒弟,並且設立了降僵堂。

而魯建白最為讓人忌憚的是他可以把屍體變成殭屍,任由天屍門的門人操控。

但是他們不需要普通人的屍體,更不需要武者的屍體,而是需要修真者的屍體。

因為天屍門並不在世俗界之中,而是存在一個未知的小世界里。

在那個未知的小世界中,還生活著許多修真家族以及門派。

像東北顧家、西北曾家等這些家族的宗族全部都生活在那方小世界之中。

近百年來,各大修真家族以及門派都有人莫明失蹤,許多人都懷疑是降僵堂所為,可是卻沒有證據,另外也是忌憚天屍門門主的實力,也就不了了之。

表面上神尊已經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存在,可是武者不知道,他們在那些真正的修真家族和門派眼中,武者只不過是會點功夫的普通人。

當有人把這件事彙報給小世界中的九大門派以及六大家族后,九大門派和六大家族對這件事產生了濃濃的興趣。

而顧銘的名字,此時已經進入了他們的視線。

綜合眾多信息,這些隱世修真家族和門派十分確定顧銘就是修真者。

可是世俗界早已經不允許有修真者的存在,那麼顧銘又是如何成為修真者的呢。 這讓九大門派和六大家族十分疑惑。

早在千年前,他們就已經立下規定,世俗界不允許有修真者的存在,一經發現,不管是哪個家族或者門派,一律格殺。

小世界內的東北顧家連求情都不敢,因為東北顧家在小世界中只不過是個微不足道的修真小家族。

九大門派和六大家族根本從來沒有正眼看過他們,又怎麼可能理會他們的意見。

而且顧銘這次得罪的又是四大魔門之一的天屍門。

雖然千年前定下了規定,可是四大魔門始終就沒有遵守過。

既然如此,九大門派和六大家族決定,暫時放過顧銘,就讓顧銘和天屍門鬥上一斗。

如果斗贏了,那麼顧銘之事就不追究了。

斗輸了,那麼九大門派和六大家族也不用派人了,因為那時顧銘已經成為了死人。

於是,一個針對顧銘的計劃就這樣開始實施了。

而顧銘本人對這一切根本不知道,正在自己的小天地內指導方家老祖等人學習煉丹之術。

……

海外某處島嶼。

至尊坐在大殿之上,目光陰冷的盯著面前所站之人。

「你是什麼人?是怎麼找到這裡的?」至尊冷冷的問道。

此時站在他面前的人正是天屍門降僵門魯建白。

為了尋找堂內的弟子以及天雲老道,魯建白竟然意外的找到了至尊的藏身之處。

魯建白冰冷的盯著至尊,「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看到至尊第一眼,魯建白便可以確認這一點。

能夠隨時離開小天地的人必須達到金丹中期和後期的修真者。

而元嬰以上的卻不能離開。

雖然小世界中金丹中期和後期的修真者很多,可是他們怎麼可能不認識魯建白呢,除了四大魔門的人,那些九大門派和以及那些家族的人,又有誰敢和他這麼說話。

而面前這個人不僅不認識他,還敢這麼和他說話,那麼就說明眼前這個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哈哈,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人能夠看出來。不錯,我並不是這個世界上的修真者,因為我來自修真界!」至尊大笑。

魯建白聽后,心中震撼無比。

修真界這個名字,他只是在小世界中聽到有人提起過,而且這個世界通往修真界的通道已經被毀掉了,那他是怎麼來的呢。

「既然你來到這個世界,就要按照這個世界的規矩辦事,否則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死字一出口,魯建白身上瞬間散發出濃濃的死氣,一身金丹後期的修為釋放出來。

至尊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不屑的說道:「只不後期罷了,還想在我面前放肆。哼,不知天高地厚!」

頓時一股磅礴之力將魯建白籠罩。

噗通!

魯建白直接跪下,口吐鮮血。

「這怎麼可能!你不是金丹後期?」魯建白驚恐的看著至尊。

至尊淡淡一笑,「我什麼時候告訴過你,我是金丹後期了!既然你來了,那就讓我了解一下你們這個世界吧!」

說完,身形一閃。

下一秒,至尊出現在魯建白面前,右手直接按在他的腦袋上。

「啊……」

凄慘的叫聲從魯建白的口中喊出,冷汗更是直流,面目無比猙獰。

時間不長,很快至尊放開了魯建白。

可對於魯建白來說,就好像過了一個世紀一樣。

腦海傳來的刺痛,讓他恨不得立馬死去。

「哈哈哈……沒想到這個世界竟然有著小世界的存在,不錯,非常不錯。既然如此,那我就去你們的小世界逛上一逛。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僕人了!」

至尊大笑,手一揮,一道靈訣進入魯建白腦海之中。

瞬間,魯建白雙目閃過一絲灰暗之色,隨後恢復正常。

「魯建白見過主人!」

忽然,魯建白恭敬的向至尊行禮。

「好,非常好!」

至尊狂笑不止。

剛才他使用了搜魂大法,在魯建白的記憶中,他了解到了一切。

他沒想到這個世界比想像中要複雜的很多,竟然還有小世界的存在。

雖然還是無法回到修真界,但是至少他可在到小世界中恢復實力。

小世界中實力最強的只不過是元嬰後期,而他曾經可是元嬰大圓滿境界。

想要統一小世界也只不過時間問題。

可是令他頭疼的是,這個世界的壓制不僅僅只是針對他,就加小世界中的元嬰也不敢步入他們所謂的世俗間。

「顧銘,雖然我不能親手殺了你,但是只要我統一小世界,就會派來更多的金丹大圓滿境界的修真者,我會讓他們來殺你。」

至尊陰冷的說著,頓時狂笑不止。

下一秒身形一閃,出現在島嶼的上空。

看著下面正在修鍊的至尊會成員,不由的陰冷的笑了起來。

「既然打算前往小世界,那麼你們留著也就沒有用了,那就為我做最後的一點貢獻吧!」

至尊說完,一道道靈訣打出。

頓時,地動山搖,整個島嶼慢慢的從大海中飄浮到半空中。

突然,一道道光柱衝天而起,將整個島嶼包裹。

「怎麼了,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有種血液要破體而出的感覺。」

「啊……」

……

所有的至尊成員這一刻都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砰砰……

隨著一聲聲暴體聲,一團團血霧形成。

片刻間,整個島嶼成了人間地獄,到處都是殘肢碎體。

數萬人眨眼間消失在這方世界之中,就成一團團血霧。

「哈哈哈……你們不會白死,你們的死我會算到顧銘身上,我會用他的鮮血來祭拜你們的!修羅血令,收!」

至尊大笑,隨著一聲收,整個島嶼瞬間消失,變成一個只有巴掌大小的令牌。

魯建白恭敬的站在他身後,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隨後便傳來劇烈的疼痛,讓他無法承受,很快便跪在求饒。

「哼,你想殺我是嗎?這就是代價。只要你不背叛我,你就會無事。走吧,帶我去小世界,我先恢復實力,然後統一你們四大魔門。」

至尊淡淡的掃了一眼魯建白。

至尊的突然出現,瞬間便被小天地內的夜尊感應到了。

八字定位盤直接出現在眼前,顯示出至尊所在的位置。 「顧銘,快點出去,至尊出現了!」

「什麼?」

顧銘頓時大叫,一把拉著夜尊離開了小天地。

當他們趕到時,哪裡還有至尊的影子,看到的是一片汪洋大海。

「又讓他給跑了!」

夜尊嘆息。

至尊一日不除,他的心裡就始終不踏實。

做為至尊的曾經分身,至尊是什麼樣的人,夜尊非常清楚。

那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如果讓他恢復實力,恐怕不僅顧銘會有危險,就連個世界也會毀在他的手裡。

「算了,不去想那麼多了,我們回去!我相信他早晚會出現的!」

顧銘也有些遺憾,可是卻沒有絲毫辦法。

他現在能做的就是提高自己的實力,保護好身邊人。

……

「這裡就是小世界了嗎?這濃郁的靈氣真的是令人激動呀!」

至尊在魯建白的帶領下,終於進入了小世界之中。

感覺著周圍濃郁的靈氣,至尊放聲大笑。

「找一處隱蔽的地方,我要恢復修為!」

至尊下達了命令。

魯建白就如同是一個聽話的傀儡一般,轉身飛向一處大山深處。

片刻之後,一座雄偉的宮殿出現在至尊面前。

這裡便是降僵堂。 假面嬌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