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看大門的都這麼逆天,就算是華夏當地的警方想要突破這裏也十分困難,說不定這些傢伙直接逃出來衝鋒槍之類的也不算稀奇,畢竟是真正的大勢力了。

宋陽神識掃過這裏,頓時心中一驚,這些傢伙果然不是善茬啊,他甚至在這些人的身上掃視到了手槍,還有大門旁的紅外掃描儀背後都有衝鋒槍之類的東西,簡直逆天。

宋陽用真氣凝聚成絲,快速的鑽入其中,將這些槍支器械全部損壞,連內部的東西都直接被消融了,灰燼都沒有剩下,這麼一來這些武器全部都變成了玩具模型。

在宋陽的神識之下,哪怕是紅外線都沒法躲藏,直接被探查出來了,他嘗試着將手伸到了紅外線之下,結果警報器並沒有發出任何動靜,顯然在隱身之下,只要自己不影響到紅外線的傳播,就不會觸發報警裝置!

聳聳肩,宋陽大搖大擺的從大門走了進去,這羣保安絲毫沒有意識到一個燕京的可怕存在已經潛入了這家公司。

羅華醫藥公司很大,建築也是氣勢恢宏,但是整個大

廳之中幾乎沒有人,就連前臺接待都沒有,偶爾有那麼兩個穿着白色大褂的研究人員走過,走路很急,絲毫不像耽誤自己的工作。

宋陽神識掃過這裏,依舊到處都是紅外線,但是奇怪的是這些穿着白色大褂的人走過這裏的時候居然沒有引起絲毫的反應,宋陽疑惑之下便是探查一番,發現這些人身上無一例外全都帶着一個金屬的儀器,發出特別的信號波,也正是這個金屬小儀器纔會讓他們暢通無阻。

不過他倒是不會殺一個人奪走這些東西,因爲這些金屬小儀器可都是身份令牌啊,如果自己拿到手就等於暴露了目標。

宋陽在這裏等待了片刻,對這裏瞭解了一番,順便神識掃視了許久,就算是他的神識也無法將整個公司全部都掃視過來,只能掃視一小半的面積罷了,因爲這個公司實在是太大了一點。

很快宋陽便是發現,這二十多層的高樓不過是一個幌子罷了,這裏很少有人經過,上層甚至大部分的面積都是用來擺放雜物盒藥品等等,也就是說,這麼恢弘的大樓居然只是一個倉庫!

這個手筆足以驚人,相比起羅華醫藥公司,華夏集團簡直就是寒磣啊,兩層樓都覺得很牛逼了,比起來差距太大了,更何況一個在西海一個在燕京,不可同日而語。

“羅華醫藥公司真正的祕密是隱藏在地下,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居然可以隔絕我的神識……”宋陽皺眉,他發現了地下隱藏在巨大的祕密,但是可惡的是自己的神識居然都被隔絕了,地下所有的建築都擁有一種神祕的材料。

“居然是是納神銀晶磨成的粉末,天哪,這些蠢材啊,居然用如此珍貴的納神銀晶磨成粉末將整個地下空間籠罩,這需要多少的納神銀晶,太奢侈了……”

白殼烏龜的聲音傳來,嗷嗷亂叫,如果這傢伙是一個人類的話,肯定是在捶胸頓足了,不過烏龜的手腳太短了,暫時還做不到。

“納神銀晶是什麼?”宋陽鬱悶到,十分不解,想必又是一種神祕的金屬啊石頭啊之類的,不過零組織能夠弄到這些東西他還是十分驚訝的。

“納神銀晶是一種可以吸收神識的礦石,太珍貴了,這可是聖器鍛造的必備材料啊,甚至你的龍玉之中都摻雜了這種礦石,而且這種礦石最大的好處還是對於修真者而言,如果那些傢伙得到納神銀晶,實力倍增!”

白殼烏龜解釋道,接着說道:“將如此龐大的面積給屏蔽神識,恐怕用了一大塊納神銀晶的礦石,就算不是很純淨的那種,提煉出來之後少說也有人類的頭顱大小了,真是太奢侈了,價值無量,混賬小子,你一定要將這裏端了,把這裏霸佔掉,然後慢慢提煉納神銀晶,這可是真正的寶物!”

宋陽無語,這傢伙又開始嚷嚷了,這裏面到底有什麼樣的存在自己都還不知道呢,說不定有強者坐鎮,哪有那麼輕鬆的霸佔?

忽然間,宋陽目光一凝,因爲就在這時,前面的房間之中,一處暗格被打開,一名戴着金絲眼鏡的青年男子走了出來,陰沉着臉很不好看。

當看到這個青年的時候,宋陽眼底閃過一絲冷色,因爲他之前詢問過所謂的主上,如果猜測的沒錯的話,此人就是妖最在乎的那個人,主上,秦朝!

(本章完) 秦朝的面色頗爲陰沉,很不好看,因爲他早上回到了別墅想要一看究竟,結果駭然的發現所有人都死了,十分悽慘,每一個人的胸口都有一個血色的手印,跟忍者血手印無異。

昨天他離開別墅的時候就知道或許那個被組織列爲必殺目標,並且導致妖任務失敗失身,名動燕京的可怕存在宋陽已經朝着自己那裏趕去了,所以他第一時間就離開了別墅,匆匆逃亡。

直到凌晨的時候才讓人回去看一下,誰知道宋陽早已離去了,別墅裏面的 人也都死了,這些人可都是自己的親信,親自培養出來的人才,甚至連大師級強者都有三人,不得不說這是一股強大的勢力。

平時自己若是出行,這些人必然保護在左右,雖然說並算不上自己最重要的手下,但是平時立下的功勞葉不在少數了,然而卻是一夕之間毀於一旦。

爲了逃生,他自己自然不可能讓所有人都離開,只能悄悄離去,覺得宋陽就算是強大,也不會貿然的動手,甚至覺得三個大師級強者的話,也未嘗不可以一戰,但他還是低估了宋陽的實力,自己的親信居然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全軍覆沒了。

音樂系導演 “宋陽,如果被本主上抓住,定然讓你生不如死!”秦朝惡狠狠的自言自語,眼中滿是仇恨之色,他是零組織的主上,地位十分高,僅次於君上的存在,可以說在謀奪華夏這一塊上面已經是頂尖的存在了。

零組織內部的分級,除了最爲神祕的幕後老闆,那就是幾位君上了,分別負責謀奪亞洲的一些國家,每一個負責人都被稱爲君上,而君上的手下便是主上,華夏面積龐大,負責這裏的人有一個君上和五個主上。

主上雖說都是零組織的人,但是實際上並不十分和睦,甚至可以說一有機會就會生死相向,零組織內部也是十分的殘酷,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吃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下。

對於這種類似於內鬥的情況,零組織一點也不會介意,因爲君上覺得自己的屬下本就是有能力者得之,若是連同級的排擠暗算都受不了,被殺死了,那也只能說明是自己太弱了。

零組織不會介意換一個人做主上,所以說在這裏需要時時刻刻的小心謹慎,一個不小心那就是身死的下場。

“這一次因爲宋陽的緣故,本主上的損失很大,而且妖妖之前刺殺宋陽的行動也失敗了,如果再不做出一點成績,或許我這個位置也坐不穩了,到時候……”

秦朝有點不敢想象了,目光更加的堅定,無論如何他也要將宋陽解決了,畢竟是被組織列爲必殺的人物,如果死在了自己的手中,那麼自己的地位無疑會增長許多。

這時,暗格再次打開,一個接近四十歲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面上帶着笑容,一看到秦朝便是笑眯眯道:“咦,這不是秦主上麼,怎麼在這裏發呆呢,還在爲刺殺失敗的事情苦惱麼,嘿嘿,當初本主上可就好心提醒了,能夠被組織列爲必殺目標的人可沒有一個是好惹的,如果沒有豐富的辦事經驗的話,想要成功無異於癡人說夢!”

中年男子冷笑,一句話讓秦朝面色頗冷,恨不得上千與此人打一架,但還是忍住了,同樣冷笑道:“艾朗,你也不必得意,我秦朝能夠在五年之內爬到現在這個位置,就決不允許自己掉下去,無論是誰都不可能

,至於宋陽……他一定會死在我的手中!”

“哈哈哈……”艾朗聞聲大小,眼中滿是戲謔,還隱藏着一些嫉妒,他呆在零組織十多年了,也才勉強的爬到現在的地步,其中立下了汗馬功勞,但是眼前這個秦朝卻是五年不到的時間就坐上了主上的位置,資質驚人。

“是啊是啊,五年不到的時間坐上主上,不過這一切似乎都是因爲那個叫做妖妖的女孩子吧,如今我聽說她刺殺宋陽失敗了,還失身了……哎喲,秦主上還真是爲組織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連自己的女人都被別人睡了,這種代價還真是……嘖嘖!”

艾朗絲毫不讓,繼續趁勝追擊,打擊道,讓秦朝臉色鐵青,這對他來說就是一根刺,永遠無法除掉,自己的女人居然被別人睡了,奇恥大辱。

原本秦朝是打算等到妖妖完成約定,將自己“帶走”的時候得到對方的清白,這樣一來天生媚體的功力大部分都是自己的了,到時候自己就是強大的武者,至於那個女人……就會完全的失去利用價值!

誰知道妖妖居然在最後一個刺殺宋陽的任務之中失敗,這是始料未及的,也就意味着自己的如意算盤落空了!

“艾朗你也不要得意,就算這次君上大人將刺殺宋陽的任務交給你,你也不見得能夠成功,如果不信的話咱們走着瞧,到時候本主上會在一旁看好戲,如果你失敗了,本主上會令人替你們收屍的!”

倆個人針鋒相對,誰也不讓誰,宋陽在一旁聽着無語,看來自己的命還真是值錢啊,居然讓兩個零組織內部的高層爭執不休,爲了殺自己還真是下了血本了,搞得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不過零組織將自己列爲必殺的目標,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這意味着自己以後的日子可都不得安寧了,要面對無休止的暗殺了,不過他倒是絲毫不虛,只要宗師境界的強者不出現,他就不會有意外。

“好了,本主上懶得與你鬥嘴,本主上還有正事要做,這一次只要本主上出手,宋陽必死無疑!”

艾朗十分自信的說道,挑釁的看着秦朝,讓後者心中憤懣,但是最終還是忍住了,沒有說話,最後,艾朗還不忘補充了一句道:“對了,那個被你遺棄的女人似乎離開燕京了,你不打算追過去麼,怎麼說也是一個老相好啊,雖然已經是殘花敗柳了,不過天生媚體……嘖嘖,味道應該還不錯!”

說完,艾朗離開,留下氣得渾身顫抖的秦朝站在原地,氣得發抖,一字一頓道:“艾……朗,我秦朝一定會殺了你!”

說完,秦朝將暗格打開,進入其中,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或許刺殺宋陽的任務是失敗了,但是自己還有別的事情可以做,這一次組織來到燕京最大的目的不就是入侵華夏麼?

既然如此……秦朝自信的一笑,這是一個機遇啊,自己完全可以抓住了,到時候或許整個華夏都在自己的控制之下!

當然,秦朝完全沒發現的是,當自己進入暗格朝着地下世界走去的時候,另一個人也走了進來,緊隨自己的身後,進入了地下世界,他自然是宋陽……

當宋陽進入這裏,發現也不過就是一個通道罷了,可以容納三個人同時通過,如果是在外面的話肯定是小了,很不方便,但是在這裏的話,因爲人數很少,絕對是

夠用了。

通道差不多十多米的樣子,越來越是朝着地下走去,似乎整個零組織的據點的祕密就隱藏在這個地底深處,因爲納神銀晶的緣故,宋陽沒法開啓神識去探查,一旦探查起來,就感覺神識如牛沉大海,被吸收的一乾二淨。

走了約莫三分鐘的樣子,秦朝面色稍稍好轉,嘴角掛着一絲笑意,自言自語道:“他們那裏的工作應該準備的差不多了,只要TS徹底的被研究出來,這一次組織入侵華夏的計劃一定可以完美實現的!”

跟在他的身後,宋陽心中一驚,出現了些許情緒的波動,他很是震驚,這個傢伙居然還留了一手,叫做什麼TS,這個到底是什麼東西,居然可以幫助零組織入侵華夏,難道是什麼最高級的科技不成?

“是誰?”

忽然,秦朝停下腳步,面色冷峻,目光陰晴不定,朝着宋陽這個方向掃來,他剛纔感受到了一絲波動,這是屬於情緒的波動,他雖然不是武者,但是這種波動卻是可以敏感的捕捉到!

回頭看去,一個人影都沒有,他更是疑惑,按照他自己的感應來看應該是有人在這裏的,結果卻是沒有蹤影,難道是見鬼了不成?

“原來是我想多了,哎,看來最近因爲宋陽的事情鬧騰的心力交瘁,已經出現幻覺了。”

秦朝痛苦的揉了揉額頭,露出痛苦的神色,在他的身後不遠處,宋陽悄然摸了一把冷汗,對這個秦朝的評價再次上升了不少,哪怕是敵人也是如此。

不愧是在五年之內就爬到了主上的位置,即使手段不夠光彩,但是卻也足夠厲害了,這種人絕對不會平庸的。

宋陽都有點難以想象,這樣一個人以後會成爲什麼樣子的,心智若妖啊!

“算了,還是先去看一下TS吧,如果已經完成了那就可以開始計劃了,到時候整個華夏還不都是我秦朝的囊中之物?”

秦朝自信一笑,眼底閃過一絲熾熱,嘴角噙着冷笑快速超前走去……

宋陽眼底閃過寒芒,快速跟上去,TS?既然有這種東西,那麼自己可要拿回去好好研究一下了,當然這種東西肯定不能留在這裏,否則整個華夏都危險了,羅華醫藥公司的科技本來就逆天,弄出什麼可怕的東西也不稀奇。

就在此刻,一個房間之中,艾朗駐足,錯愕的看着熒幕上的畫面。

畫面之上,秦朝不斷的朝前走去,那是他所在的區域,自己管不着,也不會去管,但是令他錯愕的是,在秦朝的背後,有一個半透明的影子跟隨,此人看起來也就是一個青年罷了。

“這個傢伙……居然會隱身,跟隨在秦朝身後都沒有被發現簡直逆天了,我上次派過去一名大師級大成高手都被秦朝察覺到了……這傢伙是誰,而且精通傀儡分身術,難道是他的人?”

艾朗十分納悶,自己手中的人也沒有什麼強大的忍者,對這種傀儡分身術根本不是很精通,好容易花了大代價請動了一個大成級別的忍者大師出手,還被察覺到了,但是此人卻是不費吹灰之力跟隨着秦朝。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個傢伙應該是宋陽!”

就在此時,艾朗身後一道聲音傳出,聞言,前者頓時渾身一震,露出不可思議之色,失聲道:“君上大人?”

(本章完) 君上大人!

這個稱呼在零組織內部擁有至高無上的榮耀,這不僅僅是一個稱呼,更是擁有着可怕的權利,是真正站在金字塔頂端的上位者,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除了那神祕且至高無上的首領大人,君上就是最強大的存在!

零組織入侵華夏亞洲大陸各個大國,每一個國家都會安排一個君上負責,君上的下面還有四個主上,每一個主上的地位都已經高到了那種地步,很難想象君上的地位會有多高。

按照零組織的目的,入侵亞洲大陸所有的國家,並且掌控住,然後一統亞洲大陸,到時候零組織神祕的首領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而君上也至少擁有號令一個國家的權利,那是何等的可怕?

按照規定,越是強大的君上大人所負責入侵的國家也就越是強大,而華夏國無疑是亞洲大陸最爲強大的國家了,強者如雲,亞洲黑幫的強者就佔據了最多的份額,所以說眼前這位君上大人有多麼可怕。

君上大人一身紅袍,從頭到腳都籠罩住了,根本看不清楚裏面的面容,充滿着一種神祕氣息,且帶着一股陰沉的氣息,令人捉摸不透,當看到紅袍男子出現,艾朗一驚,趕忙下跪,恭聲道:“君上大人……”

“起來吧,你不需要太過多禮,同樣是爲首領大人效力,你做的很不錯。”紅袍男子沉聲道,沒有人知道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這種等級的存在絕對不僅僅是表面看上去的這麼簡單。

傳聞中,每一個君上大人都是強大的存在,不僅僅是心理上面,更是代表着實力,艾朗本身的實力雖然一般,哪怕是在組織的幫助下才勉強達到了大師級小成境界,但是面對君上大人,就像是面對大海一樣,根本摸不清楚!

他甚至懷疑,君上大人的實力絕對不會弱於燕京那些所謂的超級高手之中的任何一人,這種猜測極有可能。

“多謝君上大人!”

艾朗恭敬道,他就算再不服秦朝,甚至還要殺了對方,但是面對君上大人那是一點反抗的念頭都升不起,覺得對方只要動動手指就足以碾死自己了。

“君上大人,宋陽怎麼會忍道的傀儡分身術,據我說知,宋陽乃是徹頭徹尾的華夏人,照例說沒有理由學會纔對。”

艾朗十分疑惑,忍道家族的忍術是不會外傳的,況且忍術有多麼難學也是知道的,就算是忍道家族的弟子想要學會忍術也十分困難,在結界中人走出來之前,忍道家族的人十個之中也就一個人學會了罷了,宋陽居然也會,果真是逆天了,不愧是零組織必殺的目標。

君上大人籠罩在紅袍之中,聲音沙啞,顯得很陰沉:“忍道家族曾經有一名內部弟子在西海執行任務的時候被殺,屍骨無存,而此人身上便是攜帶了忍道修煉的祕籍,想必出手的便是宋陽了,而忍道祕籍也被宋陽所得。”

聞言,艾朗頓時明白過來,不過心中還是很震驚,這已經足以說明宋陽的逆天了,居然可以修行忍道法術,資質過人。

“既然如此,那我們該怎麼做,秦朝此時所去的方向似乎便是T

S的研究場所,如果被他發現了TS的話,我們組織的祕密可就泄露了!”

艾朗心中一動,他倒是不介意秦朝被這個宋陽給斬殺了,但是也同時爲TS的泄露感到擔憂,因爲這關係着組織的祕密啊,一旦被奪走了後果不堪設想,功虧一簣!

他之所以嫉妒秦朝,最主要的便是這個秦朝被君上大人命令爲此次TS研究包括主管之類的工作,這是一個榮耀,他也很想得到。

“嘿嘿,如果秦朝真的就這麼一點水平的話,那他活着也沒有什麼意義了,本君上豈會看錯人,放心吧,你只管在這裏看好戲,剩下來的就交給秦朝去做吧,這個宋陽膽大包天,居然敢潛入我零組織的內部,那麼他也沒有什麼比較繼續活下去了,本君上必然要他有來無回!”

君上大人冷笑,一句話便是讓艾朗心中發寒,這個君上大人很神祕,僅次於最爲神祕的首領大人,而且此次華夏這一塊的負責人便是他,可以說在整個零組織內部,這位君上大人是最強的君上!

既然君上大人都這麼說了,艾朗也沒有比較去擔憂了,點點頭,與君上大人一直關注着屏幕之中的動向,此時宋陽與秦朝已經距離TS的房間越來越近了……

“滴……”

“身份驗證通過,主上大人您好,請通行……”

隨着電子儀器的驗證通過了,巨大的合金大門打開,秦朝走了進去,宋陽緊隨其後,這是一片幾乎無塵的空間,宋陽神識掃過每一個角落,沒發現任何的監視器,這讓他心中輕鬆了不少,否則破壞掉這些儀器便是會暴露目標了。

“真是奇怪,偌大的零組織內部基地居然沒有一個監控裝置,這比起外部來看更加的防禦鬆懈,但是爲什麼我會一直有一種被人給盯上的感覺?”

宋陽疑惑的自問,這種感覺很奇妙,但是他卻找不到被盯上的緣由,因爲這裏根本沒有監控裝置。

“或許是我多慮了,零組織內部的人員根本不覺得有人可以潛入這裏,所以放鬆了警備……”

宋陽如此認爲,跟隨着秦朝一直向着裏面走去,這裏實在是太過乾淨了,幾乎達到了無塵的條件,宋陽雖然是武者,對這些研究什麼的並不是很懂,但是他也知道這種技術與潔淨空調啊之類的有關了。

只有在研究一些很高端的東西的時候,或者是一些絕對要求無塵的高端食品纔會做到這種技術,顯然零組織是前者。

光是這種環境,宋陽甚至就可以判定零組織正在研究的東西絕對不是一般的玩意兒,技術的高端甚至超乎他的想象了,被稱爲TS的祕密武器很可能真的厲害到了極限,足以顛覆華夏!

然而,這個房間並不是終點,秦朝一直往裏面走去,居然連續走過了六七個類似的房間,每一個房間都需要身份驗證,簡直小心到了極點,就算是一般人可以潛入,也絕對過不掉這麼多的身份驗證!

宋陽這一刻忽然發現這個所謂的傀儡分身術簡直好用到了極限了,來無影去無蹤,難怪歷史上稱忍者是最可怕的殺手,殺人來去如

風!

秦朝站在最後一道門的前方,嘴角微微掀起,露出一絲冷笑,只要走進去便是可以看到最隱祕的東西了,這是關係着整個零組織的祕密,只要這裏實驗成功了,甚至可以用於別國!

秦朝緩緩將手放在門邊,開始了自己的身份驗證,宋陽目光熾熱,心中頗爲激動。這道門後隱藏着最大的祕密,宋陽忍不住靠近,他決定先一步進去,拿到那個東西。

當身份驗證通過了,秦朝一腳邁出,朝着裏面走去,頓時門上出現了一道道的漣漪,秦朝整個人一下子穿了過去。

宋陽目露異色,這道漣漪他完全看不透,神識方纔可以勉強穿透過去一絲,雖然不知道里面有什麼,但是他很清楚的可以感覺到,不少人影在走動,甚至還有一個十分可怕的東西,散發一種波動,干擾自己的神識。

“這……到底是什麼?”宋陽心中一驚,下一刻他便是朝着裏面走去,他知道那個散發着波動的東西一定就是TS了,是一個可怕的禁忌!

所以他打算利用自己的速度先一步進去之後搶到手,直接帶走!

然而下一刻他愣住了,當他邁出腳步的時候,一道道漣漪出現在面前,化作一股力量將自己彈開,波紋浮現,一瞬間讓宋陽倒退,他之前速度極快,也正是這股力量,讓他身形不穩。

“該死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居然沒法穿過去?”宋陽心中猛地一沉,下一刻這裏的警報聲便是響起,大門迅速關閉,整個房間都密封住了!

“不好了,混賬小子,你中了禁制,沒想到啊沒想到,居然這麼多年過去了,連真武者修煉方法都已經失傳的差不多了,禁制這玩意居然保存的還不錯!”

白殼烏龜驚歎的聲音響起,也是頗爲錯愕,說道:“這個禁制足以困住後天級別的武者了,是一種等級頗高的禁制,除非邁入後天巔峯,甚至是半隻腳踏入先天境界纔有可能破開,否則……”

“什麼?怎麼可能,居然這麼厲害,沒想到就要成功了居然還是着了道……”

宋陽面色很不好看,他知道到了這一步自己算是暴露了,只有快點離去纔是正確的,雖然裏面那個東西感覺非常的強大,甚至足以毀滅掉自己,但是如果不快點離去,就晚了。

毫不遲疑,宋陽直接沿着來時候的開始衝擊,雖然道路已經被封鎖了,宋陽知道自己已經暴露行蹤了,只有以最快的實力衝出去。

“青龍拳,逆流殺!”

宋陽一拳轟出,周圍頓時響起了一道道爆裂之聲,一拳轟出,周圍牆壁頓時出現一道道漣漪,將那股力量給彈了回來,宋陽一驚,這是第二次了,居然回去時候的道路都被禁制給封鎖住了!

“宋陽大師,既然來了,怎麼說也要讓我這個東道主盡一下地主之誼啊,否則日後我零組織一統亞洲大陸的時候,傳出去我們曾經對宋陽大師招待不週的事情,多不好?”

笑聲傳來,宋陽心中一凜,猛然間看向旁邊的牆壁,只見一道巨大的熒幕出現在牆壁上,而正面則是秦朝!

(本章完) 牆壁之上,秦朝頗爲自信的看着宋陽,臉上帶着輕蔑之色,就像是戰勝的一方,手中託着一個金屬的小球,散發着七彩的光芒,雖然沒有看到真身,但是宋陽可以肯定,這個東西絕對就是他們所指的TS了!

“那是陣法的核心,他奶奶的,白龍大人我居然再一次見到這個玩意,還有沒有天理了,雖然比起老黑那個王八羔子的傑作差了一點,但是本大人可以肯定,這玩意絕對是超高級的禁止核心,一旦被他們完整的將威力發揮出來,就算是先天強者也是又死無生,哪怕是超越了先天,也會重傷!”

白殼烏龜顫聲道,情緒變得極爲不穩定起來,嗷嗷亂叫,顯然它的內心已經驚訝到了極限,這是宋陽第二次見到這個傢伙如此的吃驚,就算是說要煮熟了吃掉它也沒有出現這種情況。

當然,第一次便是在宋陽進入了瑰寶的空間說出了事實之後,那一次白殼烏龜也是激動到了不行。

“什麼事禁制核心?”宋陽心驚,要知道先天境界的真武者比起宗師境界的強者強大太多了,真武者與現代的古武者差距很大,不可同日而語,這種境界的強者都是又死無生,那豈不是連天師都要死?

“禁制核心就是激活陣法的東西,最關鍵的核心,有了這個東西,足以讓陣法的威力上升好幾倍,絞殺同級強者根本無壓力!”

“白龍大人我以前見過這玩意,是黑龍那個傢伙弄出來的,雖然本大人與黑龍那個王八羔子沒見過面,但是可以確定,那個傢伙絕對是一個陣法大師,可以佈置出毀天滅地的恐怖陣法,足以秒殺超越了先天的強者!”

白殼烏龜語氣凝重道,讓宋陽更是驚駭的無以復加,沒想到龍族的強者居然還有熟悉陣法的存在,原本龍族就已經逆天了,是救世主,如果還精通陣法的話,還有誰是對手?

“黑龍那個王八蛋曾經利用陣法毀滅了小半個世界,連帶着自己也死了,那一場戰役根據記載,死掉的先天強者不知道多少,就算是超越了先天境界的無上存在,博弈者都是死了好幾人!”

白殼烏龜繼續解釋,心有餘悸,那種可怕的毀滅力量,就算是龍族都無法承受,如果再現的話,毀滅掉亞洲大陸都是不費吹灰之力!

“以你所說,這玩意要激活陣法才行,難道這些傢伙裏面真的有人達到了那種境界,可以佈置出可怕的陣法來麼?”

這點宋陽倒是絕對的不相信了,就算是眼前的禁制,也絕對不可能太過逆天,否則他們直接開啓陣法滅殺自己就行了,哪來那麼多的麻煩事情。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雖然說陣法核心激活可怕的陣法才能將威力發揮到極致,但是每一個陣發核心之中都刻印着一個小型的陣法,這個陣法若是被激活了也足以滅殺先天強者了!”

“如果這些人之中存在可以佈置滅殺宗師境界陣法的強者,配上這個陣法核心的話,先天強者也要隕落,根本不是對手!”

陣法核心本身就是禁忌的存在,每一次使用都會毀滅掉一個,而且製造起來需要的材料太過昂貴了,所以十分稀少,但是零組織居然有,這意味着什麼?

“一定是哪個該死的王八蛋造出來沒有

使用,結果被這些傢伙得到了,該死的……如果讓白龍大人我知道是誰,一定將他挖出來再打一次!”

白殼烏龜磨牙,氣憤到了極點,但是也讓宋陽心中鬆了一口氣,顯然這些傢伙到現在還不知道怎麼使用,否則也不會到現在都不佔據華夏了。

如果他們真的可以使用這個玩意了,估計會使出手段將華夏強者盡數騙到燕京來,到時候一網打盡!

這是一個很可怕的計劃,到時候武者將會死傷無數,就算強大如天師恐怕也難以倖免,到時候華夏將很難抵擋這些傢伙入侵,真正的陷入危險境地!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先逃出去,將事情曝光,到時候零組織必然成爲衆矢之的,一起剿滅他們!”

宋陽說道,他覺得這種人纔是最大的禍害,比起他們,那些從結界之中走出來的武者簡直弱爆了。

“這個可以,禁制絕對不能發動,否則不知道要死去多少強者和無辜的百姓!”白殼烏龜同意,它畢竟曾經是救世主,心懷一顆慈悲的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