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長一愣,自己做不了主?

這意思是不是……自己的品級不夠?

「什麼意思?你可以先說給我聽聽,如果可以的話,我會儘力為你爭取。」他看著樂天。

「行,根據我的觀察,這些女人的心理已經是一種不可恢復的狀態了,任何心理疏導都是沒用的,而且時間也無法平復這種傷害,隨著時間的延長,這些女人會不可避免的走上一條路,那就是精神分裂!」樂天說道。

局長點點頭,他也看出來了。

「我的辦法就是用一種特殊的手段為這些女子進行催眠,讓她們徹底的忘記這件事。」樂天說道。

「催眠?可是催眠不是說一定的時間后就會解除掉的嗎?這麼嚴重的心理創傷,一般的催眠有用嗎?」局長質疑的問。

「我說的催眠可不是你在電視里看到那些三腳貓的手段,一個鏈子晃來晃去的就能催眠,我用的是一種特殊的辦法,被我催眠之後,這些人就會完全失去自我,她們將完全忘掉自己的過去,整個人變成一張白紙!」樂天說道。

局長吸了口冷氣,有這麼變態的辦法?

「到時候只需要一個專業的人進她們進行引導,這些女人就可以重生……」樂天說道。

局長想了想,他好一會沒說話,甚至還點了一支煙吸了一口。

「這需要一個不短的時間啊。」他說道。

「沒錯,不但需要時間,還需要一個可以引導她們的人,更需要一個很大的獨立的空間!缺一不可……而且,讓一個人完全失去自我,完全變成另一個人……這也涉及到了一個底線上的問題。」樂天說道。

局長點點頭。

他終於明白了樂天的意思,先不說什麼底線問題,光是一個專業引導人和一個巨大的獨立的空間就是一個自己無法處理的事情。

「只有這個辦法了嗎?」局長看著樂天。

「我只有這一個辦法,而且我醜話說在前面,這樣的催眠需要一個極高的花費!」樂天說道。

局長又沉默了片刻。

「你有沒有辦法先暫時控制一下局勢,我馬上去市政府彙報此事。」他站起身說道。

「可以!」樂天點點頭。

「好,這邊就麻煩你了。」局長點點頭。

他快步的離開了自己的辦公室,而樂天則是又回去處理那些女人,他其實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只能暫時用定神柳葉讓這些女人睡覺。

被解救出來的女子達到了四十多人,這麼恐怖的數字……這個案子撐得起年度大案了。

「咦?你怎麼來了?」

市長奇怪的看著警局局長。

「麻煩大了。」警局局長說道。

「怎麼了?」市長皺眉。

「那些解救出來的女子無法處理,專業的心理醫生也無法對她們進行了疏導……她們的精神已經是崩潰狀態。」警局局長說道。

「精神病院沒有聯繫嗎?」市長看著他。

警局局長搖搖頭,他慢慢的說道:「媒體已經知道這件事了,如果這些女人被送到精神病院……事態就徹底無法控制了,我們會被輿論淹沒。」

市長吸了口氣,慢慢的點了點頭。

「你既然來了,是不是有什麼方法?」他看著警局局長。

警局局長點點頭,他將樂天的話複述了一遍。

市長思考了一下。

「你跟我走,去見一下書記。」市長說道。

這件事一旦媒體開始報道,那才是壓力真正開始的時候。 “裝的是我。”囡子等着大眼睛,有些驚恐的縮着身子朝着弱弱的說道。

聽到她這話之後。我第一感覺就是不可能。囡子從頭至尾跟這件事兒根本就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如果不是之前方大師同意把囡子帶過來,我肯定就把她留在了她媽媽那邊。所以。這些棺材,跟她根本就扯不上任何的關係。

“你看清楚了?”看到囡子的眼神和表情動作不似作僞,而且她也完全沒有騙我的必要。所以我再一次朝着她問道。

囡子並沒有說話,只是肯定的點了點頭。只不過她的這個點頭,讓我的心更冷了。

連續三張畫裏面都出現了那口棺材。在畫中看不清到底是誰,這是因爲囡子畫的是自己,所以她也有些畫不來。同時。在畫的時候,整個人都處於驚惶當中,所以那棺材裏面的自己畫的根本就讓人認不出來。

現在不是追究這些的問題。對於囡子的畫我是完全相信的。這也就是表明。不光是我們,就連囡子都已經被人給盯上了。問題變得相當嚴重,我立刻帶着囡子朝着小旅館趕去,在方大師還沒有回來之前,還是少出門的好。

到了小旅館門口才想起來沒給沫寒買吃的東西,幸虧小旅館裏有賣飯的,隨便的打了幾份盒飯提了上去。

等到了小旅館之後,沫寒依舊保持之前的那個姿勢,沫寒的爸爸也還是躺在牀上沒有任何的動靜。吃飯的時候,我們三個人都各懷心事,誰都沒有出聲,整個氣氛變得十分的壓抑。沫寒和囡子本來都是喜歡看韓劇的,可是現在電視開着,她們也沒有心思看進去。

一直到了下午的時候,方大師才從外面回來。

看到他回來,我心裏也算是鬆了一口氣。現在這件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如果讓我一個人去面對的話,我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有他在,我就好像有了主心骨一般。

“怎麼了,你們一個個看上去沒精打采的?”方大師進來之後有些疑惑的朝着我們問道。

見到他臉上不似早上出去的那麼嚴肅,我心裏莫名的鬆了一口氣,看上去他應該有辦法應對眼前的僵局。

“葉子,跟我去前臺開個套間,這房子太小這幾個人住不下。”方大師見我有話要和他說,給我使了個眼色打斷說道。我反應過來之後,急忙把已經到了嘴邊的話嚥了回去,然後跟着方大師一起朝着樓下走去。

方大師並沒有去小旅館老闆那邊開套間,而是直接把我帶到了外面的街道上。已經到了下午,雖然這兩天都沒有人繼續出事兒,但是街道上還是沒有多少人。

“說吧葉子,到底遇見了什麼事兒?”方大師一眼就看了出來,直接朝着我問道。

我也沒有多做解釋,只是把囡子的那幾幅水彩畫遞給了方大師讓他看。當得知那個中間最大的血紅色棺材裏面裝着的竟然是囡子的時候,他的吃驚可絲毫都不比我差。

“葉子,囡子真的是這麼說的?”方大師驚詫的朝着我問道。

見到我點頭之後,原本方大師已經放鬆下來的臉上,再一次漏出了疑惑的表情。他也跟我一樣想不通,按理來說囡子跟這件事兒根本沒有關係,怎麼會被牽扯進來。

“葉子,這幾天你就二十四小時跟着囡子吧。老張後天就過來,到時候就更加安全。”方大師拍了拍我的肩膀,鄭重的說道。聽到張叔過來,我也算是略微的輕鬆了一些,組織裏面我到目前爲止最相信的接觸最多的,也就只有他們兩個人了。有張叔在這兒,至少可以幫忙保護囡子。

“方大師,你這次出去有什麼收穫?”我接過來方大師遞迴的幾張水彩畫,朝着他問道。

沒想到,方大師這次的收穫還真是不淺。本來他是去見冷叔的,看冷叔那邊調查到了什麼東西沒有。但是沒想到,他竟然從冷叔那邊得知了沫寒爸爸的事情。

冷叔說,他在不久之前見過沫寒爸爸一面。只不過那個時候,沫寒的爸爸跟一個女人在一起,應該就是沫寒的媽媽。兩個人看上去並沒有什麼不妥之處,“命”也沒有丟。當時他們跟冷叔住在同一個旅館當中,而且還是門對門,見過幾次,所以冷叔覺得有些印象。

只不過當天晚上,冷叔半夜回來的時候,沫寒的爸爸他們兩口子神色匆匆的離開了小旅館。冷叔並不是一個多管閒事兒的人,所以就沒有去追究那些事情。如果不是方大師問起來,他估計都已經忘記了這件事兒。

“你是說,沫寒爸爸在那兒遭遇了危險,他的‘命’可能就是在那兒丟的,而且沫寒的媽媽,也可能是在那兒出了事兒?”我有些驚訝的朝着方大師問道。

他點了點頭,說已經讓組織的人到那邊去查了。而且那邊離這個小鎮子並不算遠,應該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夠查出來。現在看來,之前我們見到沫寒的爸爸,他之所以說自己有緊急的事情要做,可能就是爲了救沫寒的媽媽。

當時他走的太急了,我們都根本沒有想到,在那個時候他的“命”就已經丟了,如果及早發現的話,也不可能弄成現在的這個局面。

雖然沫寒爸爸的這件事兒有了眉目,但是我還是心裏沒底。囡子的那幾幅水彩畫,就像是一道大石頭狠狠的壓在我的身上,讓我根本就喘不過氣來。那幾幅水彩畫裏面,不僅有囡子,外圍的那七口棺材裏面,我們一家人的“命”都在裏面。

想到這兒,我忽然愣了一下。

當時囡子畫的七星續命棺裏面,七個人的“命”裏面,司機師傅跟沫寒奶奶已經死了,那麼他們的“命”也就消散了。可是今天囡子給我的那幾幅水彩畫中,七星續命棺裏面,依舊有七個人的“命”。

“趕緊拿出來啊。”聽到我這麼說,方大師一巴掌拍在我的頭上大聲的說道。

我這才匆忙的把剛纔裝進兜裏的幾幅水彩畫拿了出來,比對着之前囡子所畫的司機師傅跟沫寒奶奶的“命”所在的那兩副棺材找了起來。這兩副棺材裏面,取而代之的,是一對中年男女。

男的正是沫寒的爸爸,而女的肯定是沫寒的媽媽,雖然我到現在爲止還沒有見到過沫寒的媽媽到底長什麼樣子。

“這下範圍縮小了,只要找到了這幾口棺材,不僅能夠找到沫寒爸爸的‘命’,沫寒的媽媽也就能找到了。”方大師看到之後,臉色也變得嚴肅了起來,擡頭朝着鎮子那邊的山上看去,那個方向正是沫寒家老房子所在的方向。

我也順着方大師的目光看了過去。那邊可是有七口大棺材,雖然村子是荒了沒人住。但是如果他們真的要從鎮子裏運走,難不成就沒有人看到嗎?

“我想到了,葉子,鎮子裏真正有人瘋了並不是從半個月之前開始的,而是從前幾天開始的。”方大師猛然擡頭衝着我說道。

“棺材丟失的那天?”我好像也明白了方大師的意思。

“對,沒錯,至於半個月前開始,只不過是有人想要讓他們那麼說而已。接下來的那些,也只不過是掩人耳目。他們真正的目的,就是運走那幾口棺材,只要看到的人,都得被帶走。”方大師很堅定的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說道。

雖然這個是弄清楚了,但是這些棺材到底去了哪裏,依舊是個謎題。進入鎮子之後,這邊交通便利,裝上車就開走,現在說不定已經到了千里之外。

“就算到了千里之外,也得給找回來。”方大師臉色堅定的說道,說完話,直接掏出手機背開我開始打電話。也不知道他在給誰打,看上去臉色十分的嚴肅。

十來分鐘時間,方大師已經打了五六個電話。這五六個電話打完之後,方大師才鬆了一口氣。然後轉過身來拍着我的肩膀,讓我回去,接下來等着消息就可以了。

等回到旅館之後我才知道,方大師剛纔回來的時候就已經開了一間套房。看來,他還是比我想的充分。

回到小旅館的時候,明顯感覺到沫寒的情緒有些不對勁了。

見我回來,直接起身帶着哭腔的朝着我問道:“葉凡秋,你給我說個實話,我爸到底怎麼了?就算再累,這都睡了多久了,還沒有醒來。”

“女子,你爸沒事兒,明兒早上保管能醒來。現在還是收拾一下,換到大房間去,不然的話你們兩個女子晚上都沒地方睡覺。”方大師接過話頭,化解了我的尷尬。但是沫寒那邊,還在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讓我都有一種負罪感。

如果不是囡子提着東西把她拉走,我估計自己都會一不小心給說漏嘴。

就在搬沫寒她爸的時候,我終於問道了方大師所說的屍臭,看來這件事兒還真得抓緊時間去辦了。 一直到下午,警局局長才返回了警局,他都有些不可思議了,這件事甚至都已經傳到了他上級的上級的上級……

天知道他這一下午接了多少大佬的電話,聲音只有一個,那就是嚴懲罪犯,務必要將那些受害者安置好。

電視、廣播、報紙、甚至各種自媒體都開始陸續報道這件事了。

警局局長辦公室裡面,樂天和蘇紫萱正在看著電視,警局局長也站在一邊。

「這一起重大的拐賣婦女虐待案目前警方已經抓住了所有的涉事人員,請大家放心……我們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違法犯紀的惡人!我們警方也會處理好一切的手續事宜,有了後續的消息,我們警方會在第一時間舉行新聞發布會,到時候我們會親自和媒體朋友進行說明!」

電視里負責處理媒體事宜的警局副局長大聲地解釋道,他的身邊是圍得水泄不通的記者們。

蘇紫萱關上了電視,他看了看局長。

「這個案子……怎麼說呢,紫萱你做的不錯,但是你能不能下次提前和我說一聲?這太突然了,毫無準備的就突然出手,你看看副局長被你弄的,他現在手機都不敢開了,全是媒體的電話。」局長無語的看著蘇紫萱。

「我也沒辦法啊,是樂天突然發現了新的線索,結果順藤摸瓜就造成了現在的局面。」蘇紫萱指了指樂天。

局長看了看樂天。

「怎麼了?是不是要給我發獎金?」樂天問。

「發獎金?行……你要的那些條件我都給你搞定了,這事已經驚動了省廳的人,上面已經下發了指導文件,那些女子務必要安置好,現在這件事就完全交給你了,處理好了,十萬塊獎金!」局長看著樂天。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局長,他和樂天之間達成了什麼協議?

「OK!獎金是獎金,費用是費用,先說好。」樂天點點頭說道。

兩個人離開了局長辦公室,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

「別看我了,我不是和你說了我的辦法嗎?局長同意了。」樂天說道。

「真的要進行催眠?」蘇紫萱驚訝的問。

「目前只有這個辦法,如果你有其他的辦法,你也可以嘗試,不過我已經看過了,這些女子的精神都在崩潰的邊緣,沒有多少時間了。」樂天說道。

蘇紫萱能有什麼辦法?她又不是醫院……

「行吧,我那邊還有事情沒弄完,你要是需要我幫忙就喊我。」她說道。

樂天點點頭。

他再次來到隔離區,看著這些女人,樂天嘆了口氣。

這些女人對他來說倒是一個難得的獲取陰德的途徑,下一次的月圓之夜,樂天還想著爭取不讓自己的右臂完全的靈化。

樂天有種奇怪的預感,如果自己的全身都靈化了,一定會有非常詭異的事情發生,為了讓這件事盡晚的發生,樂天不能放過每一個機會。

他拿出手機打了出去。

電話響了好一會才被接通。

「啊……」

電話里高小秋尖聲的尖叫。

她要煩死了,自從認識樂天,她每天白天的睡覺時間總是被打擾,長久下去自己會老的……

「喊夠了嗎?喊夠了現在來警局一趟,有一個大買賣。」樂天說道。

高小秋馬上不喊了。

「什麼大買賣?」她問。

「可能夠你吃一輩子的大買賣。」樂天回答。

「我馬上到。」高小秋沒有絲毫猶豫。

樂天看著掛上的電話,他吐了口氣,難道高小秋也是散財童子的體質?也不對啊……這姑娘拿了一百萬可是一點事都沒有的。

那她為什麼這麼喜歡錢呢?

高小秋很快過來了,樂天看著這個姑娘。

「好歹洗洗臉嘛……這你看看你這頭髮。」他無語的說道。

要不是高小秋的模樣還可以,就這幅打扮幾乎和那些受了摧殘的女子相差無幾了,披頭散髮的。

高小秋眨了眨眼,轉身跑進了衛生間,她洗了洗臉,整理了一下頭髮。

「有什麼好買賣呀?」她看著鏡子里的樂天。

樂天就站在衛生間的門口。

「你先過來看看再說。」樂天說道。

高小秋奇怪的看了一眼樂天,她跟著樂天走進了一個房間,女人太多了,警局放置不開,還有一些臨時安置在拘留所里,那裡的單間比較多。

「這是……」高小秋驚訝的看著面前的女人。

「精神受到極大的打擊,已經無法恢復了,我想使用攝魄之術……」樂天說道。

和高小秋說話,樂天就沒必要說什麼催眠了。

「攝魄之術……那需要引導人啊,還需要一個獨立的空間……」高小秋看著樂天。

樂天笑呵呵的看著高小秋。

高小秋吸了口冷氣。

「我做引導人?」她驚訝的問。

樂天點點頭。

「費用的話……市政府會撥付,而且還會給你一大塊私人空間,你可以在裡面做你喜歡的事,那些女人你也可以將他們培養成你需要的人才。」他說道。

高小秋仔細的想了想,如果有足夠的資金和地盤……

這件事倒還真的有點意思啊……

「有多少人?」她問。

「大概四十多人……都是女子!」樂天回答。

「你要將這些人全部使用攝魄之術?如果弄不好……死掉一個的話,可是會大損陰德的。」高小秋提醒道。

「就算要冒險,我也認了……」樂天回答。

高小秋看著樂天,眼裡閃過一道佩服的神色,她點點頭。

「我要看看給我的空間合不合適,另外我也要確定我可以拿到多少啟動資金。」她說道。

「這件事我可以去和上面的人談,我現在問你,如果一切條件成熟,這些人你可以引導好嗎?」樂天看著高小秋。

到時候這些女人必然會成為媒體追逐的焦點,如果這些人沒有引導好……那可沒法交代了。

「可以的。」高小秋點點頭。

「好!你還有什麼條件,現在和我說出來,我馬上給你去談。」樂天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