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狼暗罵馬克·西‘蒙’的狡詐,他立即起身低聲說:“如果推斷的沒錯的話我們將面臨巨大的危險,我們必須做出應對,幽靈、獅鷲,快下來,我們走。”

“還來得及,他們還沒靠近到我們走不掉的距離,而且他們的人數也不足以包圍我們。”重拳低聲說,“他們可能就在幾十米外,甚至更遠的地方,就這麼走了實在可惜。”

“該死。”山狼罵了一句,“你別忘了,我們只有四個人,還是分成兩組,營地裏出來的士兵至少有三十個,你能有多大把握對付七八個敵人?”

穿成偏執大佬的粘人精 “他們應該是無法確定我們的具體位置,不用擔心。”重拳回覆道,“如果馬克·西‘蒙’是‘誘’餌,那就說明他也不確定我們的準確位置,現在是派兵搜索,所以我們雖然危險,他們搜索還需要時間,趁着這個機會我們能幹很多事情。”

“我的視野裏一片乾淨,夜視儀設備和熱成像設備都看不見任何東西。”幽靈說。

“幹你的活,盯着營地裏面,這裏的事情不用你管。”重拳低聲說道。

復仇千金:奪吻1001夜 “都別廢話,走,馬上走,這是命令,幹掉馬克·西‘蒙’的機會可以再找,命卻只有一條,我不希望任何人出意外。”山狼說,“放棄這次機會。”

獅鷲壓低聲音說:“你們兩個先走,我和幽靈留下,機會難得,不能就這麼放棄;他們不知道我們有多少人在這裏,更不清楚我們的具體位置,你們完全可以將他們引開,給我們爭取時間。”

幽靈也說:“對,獅鷲說的沒錯,我們可以做到,相信我們,只要你們能引開敵人就可以,一旦開戰馬克西‘蒙’比有所動,他不可能在那站一輩子,而那時正是我們下手的最好的機會。”

山狼心裏一陣發堵,他的確知道這個機會很好,但他又不想讓獅鷲和幽靈冒巨大的風險,所以一時間又拿不定主意。

“走吧,他們說得對,我們去引開那些敵人,如果他們真的來搜索我們應該很容易被我們吸引。”重拳說。

山狼明白,現在不是猶豫不決的時候:“好吧,我們去引開敵人,但你們要記住,十分鐘後無論馬克·西‘蒙’是否出來你們都得撤離,敵人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知道了,我們有分寸。”獅鷲說。

“放心走吧,別再耽擱了。”幽靈說。

山狼深吸了一口氣:“好吧;重拳,敵人數倍於我們,孤身作戰,一切小心。”

重拳:“嗯,知道了,你也一樣。”

兩人分別從各自的陣地出發,向最有可能出現敵人的方向‘摸’去,他們現在要做的不是逃跑,而是做‘誘’餌,去吸引敵人的注意力。

林子裏黑得一塌糊塗,安靜的如同掉入深海,一點動靜都沒有,有夜視設備他們並不在乎黑暗,只是這份安靜有些讓他們討厭,太靜了,所有能動的東西都躲藏了起來,甚至連蟲鳴都消失了,樹葉靜止,沒有意思風,在這種環境之下,不管做什麼動作都會發很清晰的聲音,甚至連靴子踢在野草上的聲音都刺耳無比。

重拳雙手持槍,單‘腿’跪地,隱藏在一片灌木叢的後面,對面一片安靜,熱成像瞄準鏡中什麼都看不見,沒有熱能反應,但這並不代表對面什麼都沒有,敵人很可能穿着防紅外作戰服隱藏在某處,這更麻煩,因爲以無從知曉敵人的藏身之處,只能憑藉個人經驗去判斷,這是非常危險的,一旦判斷失誤就會要了自己的命。

見對面沒動靜,重拳並沒有繼續前進,而是仔細觀察了片刻之後從地上‘摸’起一塊石頭用力丟了出去,“嘭……”的一聲悶響,石頭砸在了樹幹上,緊跟着不遠處的一片灌木叢猛地一晃,重拳擡手就是一排子彈掃過去,然後轉身就跑。

“噠噠噠……”一排子彈追着他的身影掃過來,但全都打在了樹幹上,發出了一陣啄木鳥琢擊樹幹的聲音,敵人果然在這裏,而且反應非常的快,不愧是特種部隊的士兵,有着普通士兵無法比擬的反應速度。

超神機械師 “噠噠噠……”緊跟着又是一陣短暫的槍聲,但很快就停了,這些士兵果然與衆不同,在無法確認他的具體位置之前是不會輕易開槍‘浪’費子彈的。

奔跑中重拳能清晰的聽見身後傳來的腳步聲和身體摩擦灌木叢的沙沙聲,聽聲音大概有七八個人在自己身後二三十米的地方。

重拳玩兒命的向前跑,若不是在植被濃密的林子裏他早完蛋了,藉助密林的掩護他很快就消失在林子裏,後面的敵人緊追不捨,這些敵人果然麻利,死死的跟在後面,爲了保證敵人“跟得上”他還不時的停下來開幾槍,給敵人‘指引’一下方向,這麼做雖然非常的危險,但可以將敵人的主力完全吸引過來,最大限度的掩護幽靈的行動。

“山狼,我已經成功和敵人‘遭遇’,正在逃離過程中。”重拳一邊跑一邊低聲說,“敵人大約十人左右,具體數量不詳。”

“收到,按原計劃進行,注意安全。”山狼簡單的回覆。

“明白。”爲了製造更大的聲勢,重拳向身後丟了一枚手雷,能不能炸到人無所謂,關鍵是要讓包括軍營裏以及林子裏在內的所有人敵人都聽到動靜,把注意力都集中到這邊來。

豪門擄婚 “轟……”一聲巨響中塵土飛揚,到處都是被炸碎的木片和枝葉。

重拳蹲在樹後又連續打了幾個短點‘射’,目的是擾‘亂’敵人的注意力,讓他們短時間內‘弄’不清到底有多少人。很快他又聽見了更遠處傳來的槍聲,山狼和敵人開戰了。

“獅鷲、幽靈,你們那邊是否有敵人出現?”耳機裏傳來山狼的聲音。

“有,但沒沒停留,直接奔槍響的方向去了。”獅鷲說。

“我這邊差不多,剛過去了一批,大約十幾個人。”幽靈說。

“注意安全,如果附近有敵人活動就算馬克·西‘蒙’給你們當靶子也不要開槍,你們要明確一點,我們是來搞暗殺的,但不是來當敢死隊的,另外如果十分鐘內他還不‘露’面,你們就立即撤離,萬一軍營裏的特種部隊出來你們就走不了了,明白嗎?”

獅鷲:“收到。”

幽靈:“明白。”

山狼那邊已經被敵人追得非常狼狽,敵人的速度非常快,畢竟這裏是他們訓練場,對這裏的環境非常的熟悉,所以他和重拳做‘誘’餌幾乎是險象環生,稍有不慎就會變成敵人練槍的活靶子。

“重拳,你那邊怎麼樣?我這邊敵人很多。”山狼幾乎是在林子裏狂奔,他們必須儘快脫離敵人的糾纏,否則時間一久肯定落盡敵人的包圍圈。

“差不多,這些鳥人的確經驗豐富,‘操’他‘奶’‘奶’。”重拳罵着娘在林子裏一路狂奔。

“別罵了,還是省點力氣吧。”山狼很無奈的說道。很快兩人就在湖邊匯合,敵人也迅速跟了上來,此時的重拳和山狼已經汗流浹背,這些敵人果然難纏,他們剛找到藏身地點很快就會被發覺,‘逼’得他們不停的更換藏身地。“嘭……”遠處突然傳來了一聲巨響,二人聽得真切,那正是巴雷特的怒吼之聲。 一路狂奔的山狼和重拳終於聽到了巴雷特那震撼心靈的槍聲,他們側耳傾聽,並沒有聽到第二聲槍響,要麼幽靈得手,不必補槍,要麼就是馬克?西蒙跑了,他沒機會開第二槍,但不管怎麼樣都已經說明幽靈在開槍之後已經暴露無遺。

林子裏瞬間陷入了寧靜,雙方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槍聲吸引,但山狼和重拳卻毫不停留的繼續狂奔,他們可沒心情停下來等着敵人跟進。

“幽靈,你他媽的怎麼不用消音器?”山狼一邊跑一邊通過單兵電臺大罵,他並沒有詢問本?艾倫是否給幹掉,他記得巴雷特運來的時候是帶着消音器的。

“知道你們被追的很辛苦,所以給你們減減壓,吸引一下敵人的注意力。”幽靈淡淡地說道。

“操,快雞巴撤退,你就一個人前往小心,獅鷲也一樣。”山狼罵一句又問,“怎麼樣,擊中沒有?”

“應該沒問他們。”幽靈回答道,“馬克?西蒙直接上身邊的越野車,坐在後座上,準備出營的時候我終於找到了機會一槍將他釘車裏,左胸中彈。”

“好,趕緊撤退,我們在鐵絲網邊匯合,你們快點。”山狼一邊跑一邊說。

“知道了,我和獅鷲會走不同的路線,敵人的大隊人馬已經開始集結,馬上就會出營,所以我們都得快點。”

“好,一會兒見,你們他媽快點。”說完山狼結束了通話。重拳將一枚手雷丟進湖邊的木板房,巨響中木板房被炸出了一個大洞,裏面的橡皮艇發動機被引燃,木板房燃起熊熊大火。“你他孃的是來放火的?”山狼一邊對這後面的敵人射擊一邊罵道,他手裏的是一挺m27輕機槍,有着一定的火力優勢,重拳的點射也給敵人帶來了不小的壓力,敵人也不敢靠得太近,只能依靠密集的火力對他們進行掃射,只是他們身處密林,大半的子彈都被林木擋住,能發揮作用的簡直少得可憐。“太多了,快走。”重拳一邊跑一邊對山狼喊。“向軍管區的邊緣跑,快。”山狼一口氣將m27輕機槍的彈鼓打空,跟着重拳繼續向前狂奔,在大批特種部隊追蹤之下他們就算經驗再豐富也只能落得一路逃亡的份兒,以寡敵衆不是那麼容易的。而在另一面,大批的士兵正迅速爬上汽車駛離軍營,向這邊撲來,幽靈遠遠地看着剛剛離開營地的汽車端起m82a1連續射擊,前面兩輛汽車被擊中發動機瞬間停在了路上,車上的人迅速跳下來藉助車體掩護隱藏了起來,然後組織隊伍開始向幽靈這個方向的叢林推進,他們已經準確的判斷出了幽靈的位置,果然有着普通士兵無法比擬的軍事素質,可是等他們趕到的時候幽靈已經沒了蹤影。

在一片灌木叢下面兩名士兵發現了橫在葉叢中的巴雷特,一名士兵小心的靠上去仔細的觀察了一下,見沒什麼問題就身手去抓狙擊步槍。

“不要。”突然有個人在後面喊道,但已經來不及了,士兵已經抓住了槍身……

“轟……”一聲巨響掀起了大片的煙塵,兩名士兵當即被炸死,巴雷特被炸成了零件,到處煙塵瀰漫,空氣中飄散着濃重的火藥味。剛纔試圖阻止士兵的軍官從樹後轉出來,看着硝煙瀰漫的現場臉上的肌肉一陣抖動,“混蛋,再有這種情,誰要敢在沒有命令的情況下私自移動物品我直接斃了他。”“是手雷和c4。”後面的一個躲在黑暗中的人低聲說。

“我知道,追。”軍官看着林子,“這些人不好對付,大家小心。”

這時候幽靈已經在千米之外了,在林子裏他的速度無人能及,想抓住他,除非把這片林子夷爲平地,否則誰都別想。

“獅鷲,我已經脫離,你在哪?”幽靈通過單兵電臺低聲問。

“一半路程,正在趕往預定地點,我這邊很乾淨,路比較好走。”獅鷲的聲音很冷,彷彿冰原上飄來的冷風。

“好,一會兒見。”結束通話之後幽靈提着槍快速向前推進,穿過前面的密林就是人工湖了,他剛進入最密集的區域就發現前面有人在活動,立即就地隱藏,仔細一看才發現是兩個傷兵,聽他們的對話幽靈才明白,這兩個人的傷勢並不重,一個腿上被子彈擦過,帶走了一塊皮肉,帶沒傷到要害,只是出了點血,痛的厲害,另一被炸飛的木板拍了一下,剛醒過來。

傷了腿的站在一邊罵道:“真他媽的倒黴,本來是輕傷不必處理的,沒想到遇到你這個被砸暈的白癡,還得照顧你,清醒沒?清醒了趕緊走,我可不想錯過這次實戰的機會。”

“我也不想。”被砸暈的傢伙鼻青臉腫,應該是被木板拍在了臉上。

“你他孃的能不能走,不能走自己回去,我沒時間在這和你耗着,這次是中大獎了,僱傭兵進營地,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傷了腿的站起身,“你自己回去吧,我走了。”

“我跟你一起走。”傷頭的也站起來,結果剛邁了一步就摔倒。

“你他媽的腦震盪了,走不了,在這等着後續隊伍。”傷腿的端着槍向前跑了幾步又轉頭說,“去湖邊,別在林子裏小心被後面的人誤傷。”

“知……知道了。”傷了頭的乾嘔了半天才說的,可前面的人已經沒影了。

“真……真他媽的倒黴。”那傢伙艱難的坐起來,剛準備起身後腦上就被幽靈給了一下暈了過去。

幽靈上前扒下他的衣服套在身上,又拿了他的武器裝備,幾分鐘後他就變成了一名特種部隊士兵,自己的槍被他背在了背上,他將昏迷的士兵身上捆了塊大石頭丟盡了湖裏餵魚。

他提着槍繼續前進,一路上遇到了幾個退下來的傷兵,能躲開的就躲開,避不開的就直接往前走,畢竟是一羣少經歷戰火考驗的軍人,居然沒人理他,受傷的不是疼得齜牙咧嘴就是哭爹叫娘,憑着這身衣服他輕鬆的混了過去。

從前面的密集的槍聲上判斷,山狼和重拳大約在千米左右的距離,幽靈加緊了腳步,很快就追上了纏住了山狼他們的特種部隊。

這支隊伍已經得到另一隻小隊的支援,但經過這麼長距離的戰鬥消耗,已經減員七八個人,雖然沒有陣亡,但大多都是因爲經驗不足而受傷退下去了,目前仍然在戰鬥的大約有十幾個人。

幽靈在後面開始搞偷襲,在敵人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幹掉了四個人,等敵人明白過來身後有人偷襲的時候他已經穿過了敵人的防線和重拳他們匯合。

“還他孃的搞了一身衣服。”重拳擦了擦頭上的汗說。

“走吧,我們得爭取時間通過鐵絲網前面的空地。”幽靈說。

“水鬼他們已經到達外圍,開始破壞鐵絲網,給我們節省時間。”山狼換上最後一個彈鼓,“我的彈藥消耗的差不多了,大家動作快點。”

“獅鷲你的位置?”重拳按着通話鍵問。

“我比你們快,在外面等你們。”獅鷲的回覆很簡單,誰也沒想到他居然這麼快。

“快走,趁着他們正亂。”幽靈回頭看了一眼,剛纔他一陣衝殺完全將敵人的部署打亂。

三人繼續向前飛奔,後面的敵人一時間追不上來了,但載着更多的敵人汽車正順着林間的公路飛馳,他們目標是管區的邊緣,想盡快對整個管區進行封鎖……

“嘭……”隨着一聲槍響,一枚子彈從山狼的頭頂飛過。

“狙擊手。”山狼一個前撲滾到一個樹下。

“就在幾十米外,快走。”幽靈端着槍向後面掃射,末了還丟了幾枚手榴彈過去。

“操,這麼近的距離都打不中,白癡。”山狼一邊罵着一邊向前跑。

“打不中你還不高興?”重拳向後面開了幾槍,將準備衝上來的敵人逼回去,“他們的援兵到了,快走。”

“通通通……”一陣陣破空聲從後面傳來,這聲音聽得三人毛骨悚然。

“槍榴彈。”幽靈剛來得及喊了一聲榴彈就在不遠處炸開了,緊跟着更多的榴彈擊中樹冠炸開,彈片自上而下撲下來,三人抱頭鼠竄。

山狼背上一痛,彷彿被人用燒紅的鐵條狠狠地抽了一下,疼的他眼前發黑,整個人不由自主撲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山狼……”重拳撲上去。

“該……死……”山狼哼哼着爬起來,背後劇痛,“走……走……”重拳拖着山狼繼續向前狂奔,幽靈將僅有的幾塊炸藥裝在附近的樹幹上引爆,幾棵大樹被炸斷,粗大的樹幹瞬間傾覆,砸在附近的樹冠上發出一陣陣枝杈斷裂的脆響,敵人的進攻勢頭一滯,他們迅速躲避這片區域繞路繼續追擊。藉着短暫的進攻延遲三人撒開腿繼續狂奔,爭取儘快拉開和敵人只見的距離……

【棉花糖?-?爲您精選?】 幽靈的一槍決定了這次任務順利完成,耗了半個多月就是爲了開着一槍,風餐‘露’宿的算來還真有點不值。

雖然幹掉了馬克西‘蒙’,但麻煩的是他們人後的大批特種部隊士兵,想甩掉他們可沒那麼容易,雙方都是‘精’於特種作戰的高手,雖然這些特種部隊的士兵大多數經驗明顯不足,但在絕對的人數優勢下將這一缺憾在某種程度上得到了彌補,而山狼他們雖然有着常年的特種作戰經驗,但在大批敵人面前這已經算不得什麼優勢,甚至可以說處在了絕對的劣勢之下。

三人狂奔着衝向軍管區的外圍的空地,那片空地是他們離開這裏的必經之路,但也是對他們來說也是致命威脅,如果不能甩掉身後的追兵,那麼他們在進入空地之後將變成活靶子。

敵人發了瘋一樣向前猛衝,子彈鋪天蓋地的掃過來,槍榴彈不停地在他們附近的樹冠上爆炸,彈片下雨從上面傾瀉下來,生死就在一線間。

“幽靈,還有多少炸‘藥’?統統拿出來,炸這些王八蛋!”重拳的頭皮已經被削掉了一塊,鮮血染紅了半個腦袋。

萌妻甜如蜜:封少,超寵噠! “沒了,這次只有少量的炸‘藥’,我帶的全都用光了,剩下的在水鬼那。”幽靈一邊跑一邊答道。

“媽的,拉不開距離我們都得完蛋。”重拳‘摸’了身上,除了兩枚手雷什麼都沒找到,彈夾也只剩下了兩個,“媽的,下次出‘門’不帶一車軍火我就不幹活。”

“那就跑吧,撒開雙‘腿’跑,讓敵人知道我們是旋風‘腿’,哈哈哈……。”幽靈狂笑,盡顯瘋子本‘色’。

“幹……”重拳罵了一句拖着山狼向前狂奔,山狼的狀態很差,幸好重拳一直拖着他,否則他恐怕連走都困難。

“你們先走,我斷後。”幽靈退守一棵大樹後面,雖然他嘴上一直油嘴滑舌,但行動是還是很仗義的。

“‘操’,你一個人擋不住他們。”重拳將兩枚手雷全都甩了出去,但起到的作用有限,在林子裏手榴彈本身就無法發揮最大的威力。

“嘭……”一聲巨大的槍聲突然從響起,嚇得重拳一縮脖子,那分明是巴雷特狙擊步槍的槍聲,被這玩意擊中簡直和分屍差不多。“巴雷特。”山狼心裏一沉,如果敵人有這種武器,那他們恐怕更難脫身了。“走,是我。”幽靈喊道,原來是幽靈‘弄’響了巴雷特的備用彈夾裏卸下的一枚子的那,M82A1已經被他當‘誘’餌設詭雷用了,只剩下一個備用彈夾帶在身上,剛纔就是他‘弄’響了其中一顆子彈,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幹的。

這招果然奏效,敵人瞬間放緩了進攻的速度,重型狙擊步槍給他們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壓力,卻不知這只是幽靈使的詭計。

“走走走,這招託不住他們多久。”幽靈一邊跑一邊喊。

“嘭……”又是一聲巨響。

衆人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趁機向前狂跑。

很快他們身後的林子出現了火光,原來是幽靈放的火,他將狙擊步槍的子彈分開丟進了火堆。

“嘭……嘭……”子彈在火焰的作用下不斷的擊發……

敵人果然不敢追得太緊,但在密林裏一支狙擊步槍是無法阻擋大批的追兵的,他們很快就會從兩側繞過來,最多能給他們爭取幾分鐘時間。

果然,兩分鐘之後敵人又追了上來……

“再快點……”幽靈在後面一邊催出重拳一邊不停地向敵人‘射’擊。

“快你大爺,我只有兩條‘腿’。”重拳邊跑邊罵。

“山狼,你們的位置。”就在這時耳機突然傳來了獅鷲的聲音。

“距離鐵絲網大約三百米。”山狼忍者背上的劇痛回答道。

“收到,馬上過來接應。”獅鷲說。

“你先出去,不用接應,我們能行。”山狼說,他不想讓更多的人陷入麻煩。

獅鷲沒回應,這說明他已經無視了這條命令,開始向這邊推進。

很快前面就出現了軍管區的外圍的空地,遠遠的他們已經能看見橫在中間的鐵絲網。

“繼續保持前進,直接進入空地,我們掩護。”獅鷲出現在林地的邊緣地帶。“快走,他們就在後面。”重拳架着山狼跑了出來。“放心,我有辦法。”獅鷲手裏的狙擊步槍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支TAR-21突擊步槍,這是從特種部隊手中繳獲的武器。

“一起走……”幽靈從林子裏衝出來喊道。

“走,我們就在後面。”獅鷲讓過他。

“都佈置好了,快走。”水鬼從另一側的林子裏鑽出來見了幽靈嚇了一跳,差點開槍,“我‘操’,你怎麼穿着敵人的衣服?”

“戰利品!”幽靈丟下一句話繼續向前跑,也不理水鬼到底聽沒聽懂。

敵人的子彈已經從林子裏‘射’出來,嗖嗖的從衆人身邊飛過。

“快走。”獅鷲催促着衆人,“水鬼,引爆。”

“知道了。”水鬼要出遙控器起爆器按了下去。

“轟轟轟……”林子裏響起了一連串的爆炸,爆炸中火光四濺,林子裏迅速燃氣了大火,原來水鬼趕來的時候帶了剩下的炸‘藥’,他怕不夠用就從汽車裏‘抽’出了大量的汽油做了六七個燃燒彈。

這下子熱鬧了,林子裏到處都是起火點,很多正好在特種部隊衝上來的鋒線上,一下將他們的進攻勢頭給壓了下去。

藉着這個機會衆人快速從已經被水鬼他們破壞的鐵絲網缺口衝了出去。

“山狼怎麼了?”軍醫衝上來幫重拳架住山狼。

“後背被彈片擊中,傷情不明,出了很多血。”重拳將山狼‘交’給他,“快走。”“你的腦袋……”軍醫還沒說完重拳就已經衝了回去守在林子邊上向對面已經出樹林的敵人‘射’擊,這是個阻擊敵人好機會,給其他人撤離爭取點時間。“你們走,這裏‘交’給我。”獅鷲將TAR-21突擊步槍丟在地上取回了自己的SVU狙擊步槍,連續兩槍幹掉了敵人的一名機槍手和一個剛衝出林子的敵人。

“走走走……”敵人的大部隊很快就到了,幽靈催促着其他人。

“你們的巴雷特呢?拿來給他們點顏‘色’看看!”賭徒也跟了上來。

“炸了……”幽靈給了一個讓他非常無語的回答,“那麼重的東西扛着他怎麼跑得快?”

“費力牛勁運來還沒捂熱乎就被你給毀了,真他媽的‘浪’費。”賭徒很惋惜的說道。

“別他媽的廢話了,走走走!”幽靈喊道。“車呢?停哪了?”

“車個屁,敵人已經調遣了大部隊,你們鬧的動靜太大了,已經有大批軍隊趕來了,公路不能走。”

“日,那就往林子裏走,快。”幽靈折了個方向,“快快,趁着敵人沒趕上了儘快拉來距離,否則我們會被包圍。”

衆人開始往林子深處跑,雖然這裏不是什麼原始叢林,但至少能給他們提供掩護,便於甩掉敵人的追蹤。

“通通通……”被壓制着裏面的敵人開始發‘射’槍榴彈,無數的榴彈在樹冠上爆炸,幸虧他們已經鑽進了林子深處,很快獅鷲從後面跟了上來:“快走,擋不住他們。”

“誰帶重武器了,拿出來。”幽靈有點着急,後面可是有一個連的特種兵,這麼下去他們早晚完蛋。

“哪***有重武器,這次的裝備你也不是沒看見,根本就沒有任何哪怕是大口徑的傢伙。”颶風從後面跑上來。

“‘操’……”幽靈罵道,“跑跑跑,別停腳,就算把腳底磨穿了也別停。”

“放火吧,讓他們嚐嚐叢林火災的滋味。”水鬼將剩下的幾個自制燃燒彈取出砸向附近的枯草與樹木,然後點燃,這算是他們手中最大威力的武器了,很快大火燃起,熊熊烈火在他們和敵人之間形成了一道屏障,但糟糕的是火勢太猛,追着他們的屁股燒了過來,敵人到是甩掉了,他們卻是要面臨更大的威脅,同樣致命。

烈火熊熊,熱‘浪’翻涌,火勢在叢林中肆虐,衆人被燒的抱頭鼠竄,人說水火無情,在這一看他們深切的體會到了這一點。

“‘操’,你乾的好事,再這樣下去我們就被烤‘成’人幹。”颶風大罵。

“至少擋住了敵人。”水鬼回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大火,“閉嘴吧,省力氣用在腳上,再廢話第一個燒你。”

不管怎麼說敵人算是被甩掉了,儘管這只是暫時的,但至少他們已經被隔離在火海的後面。

“山狼的傷勢怎麼樣?”獅鷲一邊跑一邊問揹着山狼的軍醫。“彈片很深,一時間查不出到底傷沒傷到要害,已經昏‘迷’了,我們必須趕緊脫身,找個地方進行救治,否則他會沒命的。”軍醫喘着粗氣說。“幫我拿着槍,把他給我。”颶風將自己的LSAT輕機槍丟給幽靈接過山狼背起來開始玩命的向前跑。“大家動作快點,別停……”重拳喊道,“想活命就他媽的快點,把吃‘奶’的勁兒都使出來。” 火越燒越大,最後幾乎到了遮天蔽日的地步,和熊熊燃燒的叢林大火賽跑,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稍不留神就會命喪火海,但他們毫無選擇,活下去並不容易,但誰也不想死。

“你覺得火海和追兵,哪一個的威脅更大?”重拳邊跑邊問,長距離的狂奔已經讓他大汗淋漓渾身乏力,疲憊的連擡腿都有些吃力了,其他人的狀態也好不到哪去,他開始用問題分散大家的注意力。

“被燒死還不如被打死來的痛快。”賭徒喘着粗氣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