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風拿起三一面具放進水裡冷卻,等到它徹底冰涼后才取出來給它重新上一下色漆。

朱唇、皓齒、玉肌、赤目、青發,最後一個生動有趣的童子面具呈現出來。

他拿起三一面具(修復版)戴在臉上,與上次一樣大小合適。

川風伸手在身上取出一本書,仔細攤在鍛台上觀察學習。這本書不是別的,正是邱毅翰留下來的手札。

邱毅翰他這一生最強大的製造並不是地級下品武器嗜血麒麟臂,而是一種名為霧林絕殺的複合型機關殺陣!

據手札中記載,有一次邱毅翰遭遇追殺,曾布置一個武宗中期級別的霧林絕殺陣困殺了六名半步武王。

「呼!」川風震撼的收回目光,邱毅翰不虧是機關類鐵匠宗師,這座霧林絕殺真的很深奧。要是換成其他人,或許需要幾個月乃至幾十年才能滲透其中的奧秘。

「系統,讀取一下這張圖譜!」

川風仔細的鋪開手札,讓圖錄全部暴露在目光之下。跟著鐵匠系統那麼久,他還是第一次使用讀取功能。

「滴,圖錄讀取中請稍後!」

大約三十秒后,一張完整的(破解版)霧林絕殺射入川風的腦海。

「原來如此!」一瞬間,川風便掌握了霧林絕殺的布置方法。

川風取出臣浮生收購來的黑鐵礦石,通通將他們扔進火爐里燒制。

「嘭、嘭!」

川風的日常打鐵又開始了,一錘接著一錘敲打黑鐵礦石。去除雜質,鍛造密度,然後再化成鐵液澆灌成型。

他先鍛造的是霧林絕殺的武器,飛箭、地槍以及輪刃。

「我去,竟然失算了!」川風無語的拍著額頭,為了布置霧林絕殺他準備將武器造成黃級上品。

結果,幾十斤黑鐵礦石根本不撐不起霧林絕殺的武器分佈。想要布置好完整的霧林絕殺,可是需要幾百斤黑鐵礦石的。

「怎麼辦啊?」川風抱著腦袋發動頭腦風暴,怎樣才能解決這個大問題?

要不用凡鐵替換黑鐵?不行不行,那樣的話霧林絕殺陣的威力可就大打折扣了。

川風苦惱的拿起一根黑鐵箭矢,去哪裡搞幾百斤黑鐵丫。臣浮生拼盡青龍寨的家底,也只是買回來幾十斤黑鐵礦石。

川風習慣性的摸了摸箭頭,突然腦海靈機一動。自己怎麼那麼傻啊,何必追求完全的黑鐵礦石。他完全可以偷工減料製造,只要山寨出威力一樣的霧林絕殺陣即可!

川風把面前這些黑鐵武器全部回爐煉化成液,隨後改造一下磨具將箭頭的黑鐵分量減輕十倍。

不一會兒,一隻鏤空的銜接式箭頭出現在川風手中。他用大量的凡鐵作為箭矢的主體,裝備上黃級上品鏤空箭頭。

川風做完這一切,從鍛台上取出兩根箭矢。它們分別是一根是(山寨版)黑鐵箭矢,與一根是(正版)黑鐵箭矢。

川風左手右手兩手各自握緊一根箭矢,狠狠的扎向實驗的黑鐵板塊上。「叮!」兩根箭矢瞬間刺入實驗的黑鐵板塊。

川風拔出兩根箭矢,發現兩塊黑鐵板塊上的凹痕幾乎一樣深。

「好,大事可成!」川風滿臉喜色,自己的方法果然有效果。老話常說好鋼用到刀刃上,今天他驗證了這句話的可行性! 「咚咚—咚—咚咚!」川

風正在觀察眼前的齒輪,陣陣連綿不絕的戰鼓聲從窗外傳了進來。

滿臉疑惑的他放下工具,拿起桌子上的面具戴在臉上走出房間。

「砰!」院門一下子被人從外邊撞開,臣浮生著急忙慌的帶著幫眾跑了進來。

「三,三一大人,大事不好了!」

「什麼大事不好了?」川風伸出手指隨意的扣了扣鼻孔,似毫沒有一點慌亂之色。

「金虎幫二當家帶人殺上寨子了!」臣浮生疲憊的擦了擦額頭的熱汗,自己可是一口氣沒停跑到這裡通知三一大人的。

「這麼快?」川風眼睛頓時眯了起來,沒想到天宇此人還挺敬業的。

「嗯?」臣浮生疑惑的看著川風,不知道三一大人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他早就知道?

「走,我們去看看!」川風沒有回答臣浮生,徑直走出院子往寨外走去。

川風走到山寨城牆上,便看見下面一兩百名金虎幫的人衝上寨牆。

金虎幫二當家天宇一馬當先,率先跳上青龍寨的城牆上。擋路的幾名青龍寨幫眾,直接被他一劍封喉。

天宇剛在城牆上站穩腳步,整個人卻雙眼獃滯愣在原地。幾名青龍寨幫眾一喜,趁機揮舞寶劍刺向天宇。

「哼!」天宇眼睛迅速恢復正常,一劍擋開刺來的寶劍,趁機將幾名青龍寨幫眾踢飛出去。

天宇意外看到黑袍人,他竟然站在對面不遠處。

「嘿嘿!」川風露出淫蕩的笑聲,右手一橫在脖子上給天宇比了一個割喉的手勢!

天宇眼神一動,他看懂了黑袍人的手語。 月華庭 對方在提醒自己,不要忘了他們的約定!

「撤!」天宇看了一眼川風,轉身跳下寨牆帶頭退下。

天宇這二當家一退,金龍幫眾紛紛跟著他退下青龍寨。

「大哥,你怎麼退回來了?」鐵子疑惑的追上天宇,就這麼半途而廢的回去,他們定會被藍虎問罪。

「鐵子,藍虎的人一個不留!」天宇冷酷的在脖子上一劃,他現在決定相信黑袍人,因為藍虎是他們共同的敵人!

「好!」鐵子轉身將天宇的命令執行下去,他等著這一刻已經很久了。

「噗!」一名正撤退的金虎幫眾,被人從背後一刀透胸。

「你——你幹什麼?」他痛苦的看著兇手,都是同幫兄弟為何要下此毒手?

天宇的手下並未回答,直接揮刀殺向另一名藍虎的心腹。頓時間,金虎幫陣營混亂一片,到處都是背後捅刀子!

「這,什麼情況?」臣浮生震驚的看著遠方,天宇突然撤退已經夠意外了,這怎麼還窩裡反了吶?

「看來,計劃得抓緊了!」

川風慎重的看了一眼金虎幫陣營,天宇已經跟他表明了態度,自己也該真正付諸行動了。

「三一大人,我們要不要動手?」臣浮生興奮的搓了搓手,現在正是好時候。

「不,你們按兵不動!」川風轉身離開城牆,徑直向寨子里走去。

「這……」臣浮生凌亂的站在原地,川風這個命令有點敗興。

川風的命令一下,青龍寨上下皆老老實實的待在寨子里當縮頭烏龜。

臣浮生靜靜的看著天宇清理掉藍虎的人,任由他們大搖大擺的從面前離開。

川風他一回到院子,便把霧林絕殺的布陣材料整理打包。吩咐青龍寨派出一隊人,趁夜將這些包裹幫忙送到西風峽。

西風峽,漆黑的夜空沒有一絲熒光。川風帶著青龍寨的人馬,一路隱蔽行蹤抹黑趕到這裡。

「好了,放到這裡就可以了!」川風挑了一個隱秘的地方,讓青龍寨的人把材料放下。

青龍寨幫眾把笨重的器材一件件的卸完,聽從川風的安排繼續保持謹慎離開了西風峽。

「呼!」川風深吸一口氣,搬起器材開始布置霧林絕殺陣。

他設定的絕殺陣長寬各一百米,分為八個主機關軸,十六個次機關軸跟三十六個從機關軸。

川風按照機關圖譜的設計,逐一將八個主機關軸放到主要位置。

他隨手取出自製摺疊鐵鍬,開始將主機關軸挖掩埋地坑。

「叱—呲—!」

川風論起鐵鍬熱火朝天的幹了起來,頭部鑲嵌黃級上品鍬刃的鐵鍬就是厲害。無論是泥土、樹根還是石頭,在它面前皆如無物。

天色漸亮,川風才把四面八方主機關軸掩埋好,期間耗費了一夜的時間。

直至太陽徹底升起,川風才放棄安裝大型機關轉為安裝微型機關。

他把驅動鏈條全都安置在地底下,這樣可以避免敵人的發現和破壞。

控制開關川風則用金屬絲線鏈接,繞在大樹枝葉之間隱藏行蹤。最後,這跟控制線被他扯到西風峽山頂最高處的大樹上。

這裡作為機關總樞最合適,視野開闊利於操作機關,地處險要又易於掩藏行蹤。

機關總樞開關川風是用密碼鎖設定的,沒有他密碼誰也打不開密碼鎖機關。控制霧林絕殺陣的機關有九根金屬線,啟動順序不對便永遠也打不開大陣機關。

啟動機關設置好,他便取出雲石放進霧林絕殺陣的各處。樹木里、石頭縫、隨處不可見的暗處。

雲石是霧林絕殺陣的核心之一,水一接觸它就會蒸發出大片的雲霧氣息。雲霧一經蒸發,便繚繞在周圍空氣中久久不能散去。

夜晚再次降臨,川風開始安裝地槍機關。

地槍是安排在地下的機關,專門攻擊人的下盤。由於掩埋在地下,敵人很難發現。除了主要的黑鐵刃尖鐵槍,他還在周圍布置了很多凡鐵的來迷惑敵人。

川風將黑鐵箭矢安置在天空,以鋪天蓋地的箭雨方式淹沒敵人。

輪刃則安置在樹木、石頭等這些死角處。

川風足足花了四天的功夫,才將霧林絕殺陣布置完成。在這期間,青龍寨的人還按照他的吩咐送來一批凡鐵武器。

「希望他不要讓我失望!」川風仰天躺在藏匿機關總樞的大樹上,雙目無神的望著天空。

連續忙碌幾天,以他武士後期修為也感覺到了疲憊。兩眼開始打架,眼皮一睜一閉十分有趣。川風突感眼前一暗,徹底昏睡過去! 卧龍山谷金虎幫正堂,幫內各級頭目全都聚集在此。金虎幫幫主藍虎滿臉怒火的坐在大當家交椅上,堂下二當家天宇雙手束縛跪在地上。

「廢物,攻打一個青龍寨竟然折損了這麼多人手!」藍虎隨手把茶壺摔倒地上,現在他已經怒火攻心。

自己不過是出去五天的時間,天宇這個白痴就折損了這麼多幫派精銳!不殺了他,難消心頭之恨!

「幫主,我也沒料到青龍寨竟然會有援兵!」天宇一臉凄慘的樣子,彷彿被藍虎摔杯的動作給嚇壞了。

「援兵?你還想騙我!」藍虎臉露冷笑之色,小小的青龍寨會有什麼援兵?他說的這些話,不過是在祈求自己的原諒。

「幫主,不如把鐵子帶上來詢問一下?」一名獐頭鼠目的漢子從藍虎右手邊走出來,臉上獻媚的神色暴露無遺。

「也好!」藍虎揮手讓手下退出大堂,把地牢里的鐵子帶出來。

門口兩名金虎幫眾立即退出大堂,迅速趕往地牢帶鐵子提問。

沒過多久,兩名幫眾便把傷痕纍纍的鐵子抬上大廳。

「鐵子,青龍寨真有援兵?」藍虎淡淡的看了一眼堂下,沒把如同死狗的鐵子放在眼裡。

「啟、啟稟幫主,青龍寨確實有強援相助!」鐵子虛弱的抬起頭看了藍虎一眼,暗淡無光的眼睛里閃過一絲殺機。

「把他砍了!」

藍虎命令一下,一名金虎幫眾走到鐵子身前,取下腰間大刀砍向他的脖子!

「幫主,刀下留人!」天宇急忙衝到鐵子身旁,一腳踹飛行刑者的大刀。

「天宇,你竟敢造反!」獐頭鼠目的漢子拔出寶劍,迅速刺向天宇的胸膛。

「伍三狗,你給我滾蛋!」天宇迅速一腳,踹落伍三狗手中的利劍。

「乒啷!」伍三狗丟下寶劍退後三步,這一腳令他虎口發麻。伍三狗原本想藉此剷除天宇,卻因自己武功修為低失敗了!

「天宇,你到底想幹嘛!」伍三狗不甘心的看著天宇,如果讓他死在幫主手上,心裡多少有些不開心。

「幫主,請饒鐵子一命!」天宇雙腿一彎,重新跪在藍虎的面前。

「饒命?哈哈哈哈——!」藍虎仰天大笑不止,真當自己是吃素的。

囂張肆意的笑聲傳遍大堂,金虎幫眾頭目立即低下頭顱。藍虎越是笑的開心,說明他的怒火也越大!

「好,你替他去死吧!」藍虎身影一閃離開座位,直接出現在天宇面前用手拉住他的脖子提了起來。

辦事不利傷了金虎幫的元氣,又在大堂之上掃了自己的顏面。不管天宇是不是二當家,他都要天宇去死!

「幫、幫主,屬下願意將功贖罪!」天宇艱難的抱住藍虎的手臂,以他半步武宗的實力也掙脫不開。

藍虎拉著天宇的腦袋,一臉不屑的說:「哼,將功贖罪?」

「幫主,屬下發現一隊商人的行蹤!」

「商隊?」藍虎好奇的放下天宇,但凡商隊都跟黃金白銀脫不了關係。

「幫主,今晚有商隊經過西風峽!」

「天宇,此話當真?」藍虎頓時來了興趣,但凡金銀財寶他都不想放過。

「屬下以性命擔保!」天宇雙手抱拳,跪在地上以示真誠。

「幫主,天宇他不過是在拖延時間!屬下從未見過哪家商隊會在夜晚趕路!」

伍三狗一臉陰森的看著天宇,再不阻止幫主的話,再想讓天宇死可就難咯!

「天宇,你真的在騙老子?」藍虎眼睛一撇,強大的殺氣壓向天宇。

「幫主,此商隊行事老道謹慎,一路上都是挑選夜晚行進趕路!」

「放屁,夜晚就安全了嗎?」伍三狗不甘的插了進來,必須儘快帶彎幫主的思路。

「哼,伍三狗你可見過有哪個商隊敢白天經過蒼狼山脈?」天宇不屑的看了伍三狗一眼,跳樑小丑一個也敢蹦躂不停!

「天宇,你若敢騙我,定讓你生死不能!」藍虎收起渾身的殺氣,把天宇從地上拉了起來。

藍虎相信了天宇的話,大白天還真沒有商隊敢穿過號稱萬賊領域的蒼狼山脈!

「謝幫主開恩!」天宇抱拳一禮,扶起地上的鐵子把他交給旁邊的手下。

經過商隊的詳細信息,什麼時間通過西風峽,天宇全都一五一十的告訴藍虎。

「伍三狗,你帶著兄弟們跟天宇去一趟西風峽!」

「遵命!」伍三狗抱拳一禮,一臉鬱悶的退了下去。在伍三狗離開后,天宇也告退一聲跟著離開大堂。

不足半個時辰,天宇、伍三狗兩人便召集了一百名金虎幫精銳騎著馬衝出山寨。

「天宇,你們兩個等我一下!」天宇帶領的馬賊才奔出卧虎山谷,藍虎便帶著兩名手下從後面跟了上來。

「天色已晚,還是我跟你們一起去吧!」藍虎一臉關心擔憂的表情,眼中的貪婪卻掩蓋不住。

藍虎根本不在乎天宇這些人,他只是怕天宇跟伍三狗貪墨商隊的金銀潛逃。畢竟,他們只是一群自私自利的馬賊

「是!」天宇眼中閃過一絲陰謀得逞,藍虎果然管不住自己那貪財的心。他之前的那種表演只是苦肉計,為的就是引藍虎上勾。

金虎幫騎兵在藍虎的帶領下,一路舉著火把奔向西風峽。幫眾早已得到消息,幫主帶著他們是去發財的!

「吁——!」剛踏上通往西風峽的正道上面,伍三狗便謹慎的跳下馬背。

他彎下腰檢查一番,地面有一排排馬蹄印。天宇的話是對的,之前這裡有一個車隊經過了。

「快,給我追!」看到伍三狗的動作,藍虎立即吩咐手下加快速度,絕不能讓肥羊溜了。

西風峽,一個商隊緩緩駛進峽谷里。

「叮鈴!」沉睡的川風瞬間被鈴聲驚醒,設計在峽谷路口的報警線被觸動了。

「咦?商隊!」川風揉了揉眼睛,仔細一看來的不是金虎幫的人。他立即鬆開霧林絕殺陣的開關,讓這個商隊順利通過西風峽谷。

令川風意外的是,這個商隊走到霧林絕殺陣中央便停下來不再往前走。

「噠噠——噠噠噠——!」急促的馬蹄聲傳來,擾得川風趕忙舉起望遠鏡觀察(簡陋版)。

邱毅翰真不愧是堪稱奇淫鬼才,川風手中這柄望遠鏡的製作工藝便是出自他的手札!

天宇帶著金虎幫的人沖了過來,不一會兒就追上了前面的商隊。

「這商隊是怎麼回事?」川風鬱悶的放下望遠鏡,霧林絕殺陣可是他專門用來對付藍虎的。

這群局外人攪和進來,令川風投鼠忌器,不好激活大陣的機關。

「看看再說吧!」他再度舉起望遠鏡,如果商隊人不離開,川風就打算放棄此次行動。他不會為了任務,便讓無辜的人妄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