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斯,你們那邊怎麼樣?”本·艾倫通過單兵電臺問道。

布魯斯:“我們已經出來了,正在趕往匯合點。”

“嗯?”本·艾倫一愣,但有說道,“你們的速度真夠快的,好吧,我知道了,一會兒見。”

“那幾個敵人你們應該能搞定。”布魯斯說完就結束了聽話。

“媽的,見死不救?”幽靈低聲罵道。

“他們只負責他們的任務,我們這邊與他們無關。”重拳搖了搖頭,“時間不多了。”

“殺過去。”幽靈準備硬拼。

“不,看看他們的反應。”本·艾倫看了看錶,還有六分鐘多一點的時間。

“不投降嗎?那我可要進攻了!”埃裏克大聲地說道,“給你們十秒鐘考慮,我沒什麼耐性!”

幽靈張望了一陣:“過來了,有二十幾個人。”

“看到他們了,我給你們製造機會。”耳機裏獅鷲突然說道。

“噗……”一名少靠後的敵人翻身栽倒。

“太好了!”本·艾倫伸頭向前望去,發現獅鷲正一個一個的清理着敵人,當第三名敵人被打死之後纔算引起了敵人的注意,部分敵人立即調轉槍口對準了營地外面的方向,但他們卻搞不清子彈到底是從哪裏飛來的,而其他敵人的注意力也已經被分散。

“就現在,殺。”本·艾倫低吼了一聲一馬當先的衝了上去。

Wшw_ttκд n_℃o

五個人散開隊形一路向敵人的方向衝殺過去,手裏的武器先後開火,敵人不斷的倒下,剩餘的敵人開始潰退,重拳緊跟過去正看見埃裏克跳上一邊的汽車



“噗噗噗……”重拳擡手就是一排子彈掃過去,車門瞬間多了一排彈孔,埃裏克身體一抖,趴在了方向盤上。

刀劍天帝 重拳小心的靠過去,一手端槍,一手打開車門,埃裏克趴在方向盤上不停的抽搐,重拳伸手將他從車上拖下來,這才發現,有一枚子彈穿過了他的肚子,這小子完了。

“你們……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埃裏克喘着粗氣說道,“膽敢窺視‘血骷髏’的產業?”

“什麼他媽媽的‘血骷髏’老子不稀罕。”重拳踩住他伸向腰間手槍的手,“哎哎哎……別亂動。”

本·艾倫衝過來看了一眼轉身就走,只拋下一句話:“殺了他,趕緊走,我們沒時間了。”

“你們是……”埃裏克用一種非常驚異的目光看着遠去的本·艾倫,“黑血?”

“你小子還他媽挺聰明。”重拳對着埃裏克的頭上就是一槍,然後轉身就走,爆炸事件快到了,按照礦井的面積計算,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正好在那個巨大的空洞上面,萬一這裏出現塌方,那他們就完蛋了。

“還有不到兩分鐘,快。”本·艾倫焦急地喊着。

幾個人發瘋一樣衝出營地向山坡的方向跑去,剛跑到山坡邊上地面時間就到了,地面開始一下一下的震動,然後纔是一聲聲的悶響,如同有人用打出不斷地敲打地面。

爆炸聲持續了足有一分鐘,然後就看見營地方向突然塌了下去,緊接着入口位置的山體開始崩塌,大量的石塊翻滾着落入深淵,布魯斯他們在山體裏設置了很多的炸藥,目的就是將這個可能出現的大坑填平,但看來效果並不好,爆炸結束之後下滑的山體只有一小部分,地面上留下了一個直徑約300米,深度100米的大坑。

“我靠,下面果然是全空的,否則不會造成這麼大面積的塌方。”重拳看着不遠處的大坑說道。“開採了這麼多年,掏空也很正常,原來的煤礦就佔據了上兩層的位置,開採的也基本上差不多了,而後面的鑽石礦開採也已經有幾年的時間了,下面基本上到處都是孔洞,這次設計的爆炸將原本那一點脆弱的平衡全部破壞掉,所以纔會出現這種效果。” 285、空騎歸來(01)

任務勝利完成的很順利,礦井被完全毀掉,隊伍中也沒有任何傷亡,對此本·艾倫很滿意,衆人上車準備返回,經過長途跋涉,和數天的等待就是爲了這半個小時的任務,但本·艾倫還是覺得很值,畢竟對“血骷髏”的戰鬥到現在爲止都還算順利,在他看來,只要能復仇一切等待都是值得的



離開之前布魯斯找到本·艾倫丟給他一本小包:“外財,見者有份。”

本·艾倫打開才發現裏面是幾十粒亮晶晶的鑽石。

“我操,原來他們來這裏有目的?”重拳低聲罵道,“我還以爲他是純粹來幫忙的。”

“怪不得他們這麼急急的幫忙,原來是看上了這裏的礦產,也不錯,看樣子他這次收穫不小。”響雷無奈的說道。

“達到目的就行了。”山狼搖了搖頭,“不管他們出於什麼目的來這裏,至少他們在某種程度上對我們提供了幫了,這就足夠了。”

本·艾倫認同的點了點頭:“嗯,至少還分了我們一份兒,來,每人兩顆,算作這次任務的酬金,剩下的歸入‘黑血’的賬戶留作他用。”

沒人動手,最後還是本·艾倫將鑽石塞進了他們的手裏:“不要客氣,我們是僱傭兵,拼了命就是爲了錢,你們爲‘黑血’付出的已經夠多了,這些是你們應得的。”

“我們現在不缺錢,這些年也沒少賺了。”響雷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算了吧,我還不瞭解你們?”本·艾倫重新坐下,“你們幾個裏面,獅鷲是個有正事的人,賺的錢全都寄回了家,贍養老人,供養孩子上學;幽靈沒什麼愛好所以存的錢還算多,他的家底算是最厚的;重拳也是這段時間有了瑪麗的管束纔沒亂花錢,應該小攢了一筆,但時間短,應該也沒多少;而山狼響雷和其他人都大手大腳,花錢如流水,除了貼補家用之外全都花天酒地了,基本沒什麼存款。”

“看來還是找個人管着好。”幽靈很認同的點了點頭。

“靠……”重拳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我還算撿便宜了。”

“我們這叫享受生活。”響雷自我解嘲的笑了笑,“錢就是花的,留着就是廢紙

。”

山狼搖了搖頭:“看來還是隊長還是很瞭解我們。”

本·艾倫點了點頭:“別看最近的所有任務都是在復仇,看似是保衛‘黑血’的義務行動,但我還是會從‘黑血’的賬戶裏取出足夠的資金支付到你們的戶頭上,這才公平,反正賬戶裏還有幾個億資金,都是白得的,與其留着發臭,不如以這種方式分給大家,既然是出來賺錢的,這樣才公平,我是老傭兵,懂得分寸,知道什麼時候該給錢。”

“其實。”獅鷲清了清嗓子,“我們這些人就算沒錢也一樣留下來戰鬥,這是我們該做的,之前我們從‘黑血’得到了不少的利益,現在‘黑血’有難,我們有責任爲之戰鬥。”

“對,現在不是談錢的時候。”幽靈顛了顛手裏的鑽石,然後遞到本·艾倫面前,“所以,你還是先收着吧,有‘黑血’我們還有賺錢的機會,這些留着給陣亡的兄弟做撫卹金!”

“雖然幽靈說的不吉利,但這道是個不錯的注意。”重拳也遞出了自己的鑽石。

山狼、響雷也是同樣的看法。

本·艾倫看眼前的幾隻大手長嘆一聲:“好吧,我明白了,你們能這麼想我很欣慰,不過這次就這樣,送出去的東西我不會再拿回來的習慣。”

幾個人見狀只好抽回手,本·艾倫看着他們:“好了,這個問題不再談論,這次的復仇行動可能會曠日持久的進行很長時間,大家要做好心裏準備,另外除了你們我沒有和‘血骷髏’相關的一些細節信息訴他其他人,包括我們在進行的一系列行動以及和‘幽靈軍團’的合作,他們只知道在執行戰鬥任務,根本就不清楚細節,所以你們也管住自己的嘴巴,別透漏出去,內奸的事情還沒查清,我不希望消息再次走漏出去,明白嗎?”

幾個人都點了點頭,幽靈問道:“不告訴他們也不是辦法,他們早晚都會猜到。”

“嗯,這的確是個問題。”山狼表示贊同。

“我知道,但現在還不是時候,我會想辦法解決。”本·艾倫搖了搖頭,“其實,這件事真的很麻煩。”

在西伯利亞平原上足足奔波了一天一夜之後他們纔回到了現代社會,布魯斯的人先撤走了,留下了大批的剩餘物資和武器裝備,幾乎全都送給了本·艾倫,這次他們是賺大了,這些東西也不放在眼裏



本·艾倫到是真不浪費,將布魯斯留下的連同自己用完的武器裝備隱藏在一處‘黑血’的私宅裏,這個私宅是“黑血”在莫斯科遠郊的一個據點,平時來俄羅斯居執行任務時候的一個落腳點,雖然沒人看守,很隱祕。

回到法國之後本·艾倫給幽靈放了假,他可以回家看老婆,其他人因爲家太遠只能呆在8號安全屋,幽靈興沖沖的回到家,因爲時間尚早,美惠子還沒回來,他打算給美惠子來個驚喜。

和離開的時候相比房間裏溫馨了很多,美惠子的精心佈置之下他終於體會到了那種濃濃的家庭溫暖,幽靈在這裏找到了家的感覺。

休息了一會兒之後幽靈去超市買了足夠新鮮的食材,動手做飯,幽靈不是重拳手藝沒有那麼好,但他還是根據記憶做了幾道菜,嚐了嚐發現味道不對,不由得感嘆自己不是做廚師的料,最後全部倒掉,無奈之下他只好打電話訂餐,有錢就是方便,傍晚溫馨的燭光晚餐擺在了桌上,幽靈看了看錶,時間差不多了,自己換了一身便裝坐在桌前等美惠子回來。

五點多美惠子回來了,當她打開房門的時候嚇了一跳,屋裏的一切都讓她感到無比的驚喜。

“凱恩君回來了。”美惠子手裏的蘇本全都滑落在地,捂住嘴一臉不相信的看着幽靈,最後衝過去一頭扎進了幽靈的懷裏。

幽靈抱住她:“回來了。”

“上帝,回來怎麼不打個招呼。”美惠子打了幽靈一下。

“準備開餐吧,一切就緒了。”幽靈打開一瓶紅酒。

“稍等我一下。”美惠子趕緊跑進去梳洗一番換了衣服纔出來落座,動作輕盈的猶如花仙子。

“生活的還習慣吧?”幽靈一邊吃着東西一邊問。

“還好,學習的壓力不大,人也好相處。”美惠子道,“只是聽百合子說父親大人非常的生氣,我有些擔心。”

“過段時間我陪你回去看看,這件事終究需要解決,我的上司已經答應通過在東京的關係影響一下,希望會有效果

。”幽靈看着美惠子,“放心吧,我保證這件事會有一個穩妥的處理方式。”

“真的?”美惠子有些不相信。

幽靈點了點頭:“這段時期我又想起了不少的事情,上次我們去東京已經和你父親的幫會進行了合作談判,用不了多久我們雙方將成爲合作伙伴,這一點你可以放心,我保證處理好各方面的關係,讓你父親接納我,到時候你就可以安心的回家了。”

“那真是太好了,希望一切順利。”美惠子端起酒杯,“爲了我們的將來。”

幽靈也端起酒杯:“爲了我們的將來,乾杯。”

放下酒杯幽靈繼續說道:“過一段時間,把手裏的工作忙完之後我就辭職,在家陪你,我計算了一下我們的產業,下班半輩子都花不完,我們可以開農場,或者做投資,總之不會把你一個人丟在家裏太久了。”

美惠子大喜:“那真是太好了,不過您作爲一個男人是不可以閒在家裏的,應該有自己的事業纔對,美惠子雖然希望您能常伴左右,但更希望您事業有成。”

幽靈點了點頭:“放心,我是不會讓你失望的。”

“凱恩君……”美惠子由於了一下才繼續說道,“之前您一直處於失憶狀態,現在您想起了很多事情,能不能讓我更瞭解您。”

幽靈嘆了口氣:“是我太粗心了,從沒介紹過自己,這樣吧,晚餐後我給你講一個故事,故事很長。”

美惠子點了點頭:“沒關係,不管故事多長,只要是凱恩君講的,我都願意聽!”

幽靈點了點頭,兩人繼續燭光晚餐。

餐後拉住美惠子坐在沙發上將她攬在懷裏:“事情要從十幾年前說起,具體時間我也記不清了,那是在緬甸和中國的邊境地區……”

在本·艾倫他們回到法國半個月後‘護士團’和賭徒的另一組人馬陸續歸來,兩方面的任務完成的都很順利,“黑血”的幾次分批行動之後“血骷髏”損失慘重,布魯斯提供的情報顯示,“血骷髏”光產業損失一項就超過兩億美元,還不算手下的陣亡補貼和任務失敗的合約賠償,馬克·西蒙幾乎暴跳如雷,他發瘋的尋找到底是誰在對付他,但在多方查找之後卻一無所獲



布魯斯通過渠道散佈了一系列的假消息,以迷惑馬克·西蒙,包括大批仇家針對“紅骷髏”的復仇行動,到政治利益糾葛下的滅口行動,反正“紅骷髏”的仇家遍地,而且他們參與的政治陰謀也不在少數,這兩種可能完全存在,導致馬克·西蒙一下子陷入了混亂之中,根本無暇估計“黑血”這方面的事情,給“黑血”爭取了足夠的喘息機會。

復仇行動進行的異常順利,這讓本·艾倫有種措手不及的感覺,不過思索之餘他也覺得欣慰,畢竟“黑血”遭受打壓太久了,該是翻身的時候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布魯斯約見了本·艾倫……

見面是在郊外,本·艾倫帶了重拳和山狼早早就到了。

“隊長,爲什麼在郊外見面?”重拳有點納悶地問,山狼也是一臉的疑惑。

“去了你就知道了。”本·艾倫心不在焉的說道。

見他不想說,山狼和重拳也不好在多問,只能陪着他繼續等下去,沒多久布魯斯出現了,他將車停在了不遠處,下車之後徑直向這邊走過來。

“本,你要的人在車上。”布魯斯指了指自己的越野車。

本·艾倫迫不及待的衝過去,但又被布魯斯攔住,他意味深長的看着本·艾倫:“你準備好了嗎?”

本·艾倫心裏一顫:“我能想到會有什麼樣的結果。”

布魯斯點了點頭放開他:“好吧。”

重拳拉開車門,裏面坐着一個人,滿頭滿臉的疤痕,只有一隻眼睛,沒有鼻子……

本·艾倫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這……”山狼和重拳同時僵住了。

“空騎……”本·艾倫呻吟着說道。

“空騎……空騎?”重拳幾乎吼出來



空騎睜着一支眼睛看着他們,目光黯淡無神,彷彿看着一羣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我們找到他的時候他已經神志不清,狀態非常的糟糕,他的精神已經完全的崩潰了。”布魯斯在一邊說道。

“空騎……”重拳身手去扶他。

空騎抖了一下,本能地往後縮,如同見了貓的老鼠。

“我是重拳!”重拳手僵在半空中。

仔細一看之下他們才發現空騎遠比表面上慘的多,雙手加起來剩下不足六根手指,剩下的也大多不完整,左腳只剩下腳掌,右腳剩下三根腳趾,耳朵殘缺不全,頭上全是腐蝕**留下的疤痕。

“是……是誰?”山狼一聲怒吼。

本·艾倫手抖成一團,他閉上眼睛,努力平復自己的內心:“在哪找到他的?”

“黑山共和國的馬耳他軍營,‘血骷髏’的祕密集訓地。”我們花了一個月時間才把他弄出來。”布魯斯低聲說道,“他已經對‘紅骷髏’沒有任何價值了,只是他們不打算放過他,一直在折磨他,後期管理鬆懈,我們買通了看守,製造了一次火災,用一具屍體把他偷偷的換了出來。”

“嘭……”本·艾倫一拳打在身邊的樹上,拳面鮮血淋漓,他幾乎嘶吼着喊道,“馬克·西蒙,我絕饒不了你!”

“你打算怎麼安置他?”布魯斯問。

“不知道。”本·艾倫喘着粗氣說道。

“交給我吧。”布魯斯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一家軍人療養院,那裏條件不錯,是我一個朋友開的,我送他過去治療一段看看效果。”

“不……我們自己有地方安置他。”本·艾倫搖了搖頭,他回過頭,見空騎還在躲避重拳和山狼。

“你們現在連個藏身之處都沒有,怎麼找個他?他現在可是一點自理能力都沒有。”布魯斯繼續說道,“所以,還是交給我的好,去治療一段沒準會有起色

。”

經過布魯斯的勸解本·艾倫終於接受了布魯斯的建議。

布魯斯拿出一個存儲器遞給本·艾倫:“下一次的行動計劃,回去做好準備,這次規模比較大,你們要做好充分準備。”

本·艾倫默默地點了點頭。

“‘血骷髏’的兵力損失已經超過半數,我們分頭行動,再有兩次這種規模的打擊他們將沒有翻盤的機會,所以爲了徹底毀掉‘血骷髏’再忍耐一下。”布魯斯又拍了拍本·艾倫的肩膀,“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何況你用不上再等十年。”

布魯斯將空騎帶走,留下三人呆立在路邊。

“這就是空騎的未來嗎?”重拳像是在問別人,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他有未來嗎?”山狼道。

“我們能做的只是爲他報仇。”本·艾倫攥緊手裏的存儲器拳頭捏得嘎嘎直響。

“報仇?報仇空騎也無法恢復之前的樣子。”重拳頹然說道。

“至少不能讓馬克·西蒙過的那麼舒坦。”山狼哼了一聲,“至少不能讓‘血骷髏’繼續存在下去,他們都得死。”

“我們走。”本·艾倫轉身走向自己的車,“回去準備復仇。”

“下一個任務去哪?”重拳問。

本·艾倫晃了晃手裏的存儲器:“還不知道。”

8號安全無,現在已經成了“黑血”的大本營,所有人都掙扎在這裏,人太多了,外面又紮了好多帳篷,反正是在山林之間環境幽靜,衆人住着也算舒坦。

前面就是湖,吃魚方便,但這種淡水魚只有幽靈能駕馭得了,別人還真做不出那個味道。

露營生活過的很愜意,捕魚打獵的生活非常的舒坦,本·艾倫對衆人的行爲也不多做限制,大家都怎麼舒服怎麼來。

這還是他們陷入危機之後第一次真正放鬆下來,這段沒有任務的時間他們也樂的清閒



回來之後本·艾倫直接扎進房間不出來,重拳和山狼也沒什麼精神,在回來的路上本·艾倫命令他們不得泄露與空騎有關的任何信息。

“嗨,親愛的,你的臉色好難看。”細心的瑪麗一眼看出了重拳的異樣。

“沒事,不太舒服。”重拳搖了搖頭。

“真的?”瑪麗摸了摸重拳的臉,“你有心事。”

“沒有。”重拳笑了笑,“陪我走走。”

“好!”瑪麗點了點頭。

兩人挽着手沿着湖邊向遠處走去。

“這對小情人還真浪漫。”平子在一邊輕聲感嘆道。

“怎麼?羨慕嗎?”賭徒走過來,望着重拳和瑪麗的背影,“如果你羨慕,我也可以陪你浪漫一下。”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平子一腳揣進了湖裏,引得衆人一陣鬨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