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真不是我不告訴你,這事吧,也怪你自己。”張天說了起來。

事情的原因,和那些找我幫忙的人有關係。

我把那些人心裏弄地不舒服了,剛好有個歷史老師被氣到不肯去我們班上課,藉着我們學校的朱副校長提議讓我去當歷史老師。

聽張天說到這,我不由問這朱副校長是啥人,因爲那傢伙之前也沒找我辦過什麼事啊。

一問才得知,那朱副校長教朱洪濤,三十多歲,這學期剛來我們學校,算是空降下來的領導。

這傢伙三十多歲就能當校長,關係肯定不一般,也不知道爲啥,從張天口中得知,這朱校長一到學校,言語就很針對我,好像對我特別不滿。

聽到這個的時候,我也只能無奈的摸了摸鼻子,仔細想想,其他老師都兢兢業業,好像我的確有些另類,畢竟王校長和我的關係好,其他人一般也不會針對我。

但這朱校長是空降下來的,總要拿人立威,然後好像就把目標放到了我這個‘害羣之馬’上了。

影后逆襲:億萬小甜妻 我倒是有些哭笑不得,不就是沒事約着幾個老師出去喝點小酒麼,害誰了啊。

“師父,要不要我招倆鬼嚇嚇他?”張天出主意問。

“得了,就你?”我搖搖頭:“必要隨便用道術嚇唬他們,好歹是領導,任由他吧,別太過分就行了,現在我當了歷史老師,日子也挺好過的,對不?”

張天嘿嘿點頭,看樣子他們也更喜歡我上歷史課。

第二天上午課間操的時候,全校的學生做完廣播體操,那個朱校長就上臺了。

朱校長看起來三十多歲,很瘦,看起來神采奕奕,顯然是滿腔抱負,他拿着話筒就說:“接下來我點名批評一下高二七班班主任,張秀老師,上課竟然帶着學生嗑瓜子,影響極其惡劣。”

“對,太惡劣了,磕了一節課的瓜子,害得我都上火嘴角長痘痘了。”張天站在我身後,笑着說。

“閉嘴。”我回頭白了他一眼。

“這樣的老師,簡直是沒有職業操守,沒有作爲一個教師應該有的精神,張秀老師,你上來一下,給全校師生深刻的檢討一下。”朱校長眼神凌厲的看着我,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r1148 我去,他丫的暗地裏對付我,調我當歷史老師,我忍了,批評我一下,我也忍了,現在還想哥們上臺出醜?

我心裏暗笑,然後吊兒郎當的走上臺。

要換其他時候,上臺發表什麼感言,獲個獎之類的話,我當然走得端正,但現在,怎麼舒服怎麼走唄。

“張秀老師,爲人師表,走路都不端正。”朱校長拿着話筒,指着我說:“這樣的人,就是社會上的蛀蟲,據我所知,你應該該讀大三吧?找關係進我們學校當的老師?”

我也找了個話筒,說:“哥們,不對,朱校長,你今年三十多歲吧?你又是找誰的關係到我們學校當校長的呢?”

“胡言亂語。”朱校長瞪了我一眼:“現在誰和你說這個,我問你,爲什麼要帶着學生在課堂上面嗑瓜子?還有課堂的樣子嗎?”

“那學生餓了,我還不給吃的啊?到時候餓死兩個,朱校長負責?”我拿着話筒問。

“放屁,騙小孩呢?餓了吃瓜子能吃飽嗎?”朱校長咬牙切齒的罵道。

“朱校長擔心學生吃不飽啊,張天,出去買東西,今天下午我們在教室吃火鍋。”我說道。

“好!”

我們班的同學頓時在下面起鬨叫了起來。

“你胡鬧。”朱校長看着我吼道。

“你放屁。”我說:“你真當是個校長,誰都得恭維你呢?現在講究人人平等,當個校長濫用職權,讓我這個體諒學生的好教師上來受批評,有這樣的道理嗎?”

朱校長不給我面子,我也懶得給他臉面,大不了辭了我,我又不靠這個吃飯。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不可理喻!爲人師表,一副粗人言語。”

“滾你媽比,當個校長,裝啥玩意犢子?”

我說着往下面的學生問:“這對聯,對得怎麼樣?說我沒文化,你們信嗎?”

下面那羣學生臉都笑開花了,就連其他老師也是一樣,特別是張校長,坐在下面,笑得開心得很。

昨天張天就告訴過我,這朱校長以爲自己是校長,一來學校對各種事情都指手畫腳,不只是張校長不喜歡他,學校其他的副校長,主任都不喜歡這個人。

“好了,好了。”張校長這時候走上來說:“當着學生的面吵架,成何體統?張老師之前是體育老師,真性情,這樣說話也就算了,朱校長,你可是我們學校的領導,還這樣吵架,算什麼事啊。”

張校長這話偏袒得有點太明顯了,即便是我這麼厚的臉皮,也是咳嗽了好幾下,才強忍着沒笑出來。

而朱校長氣得臉都漲紅,也沒有繼續說話,氣呼呼的走了下去。

張校長意味深長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小聲在我耳邊說:“趕緊下去。”

我嘿嘿笑了起來,跑回自己班上的隊伍前站着,接着張校長又說了一大堆廢話,這才解散。

回到教室,我們班的那羣大老孃們看我的眼睛都放星星,一臉崇拜。

一羣男同學圍着我說。

“張老師,你剛纔太帥了。”

“張老師,你要是一聲令下,我們一羣兄弟剛纔絕對上去幫你揍那個姓朱的。”

“張老師,下午吃火鍋是真的假的。”

我被這羣傢伙圍着,有些哭笑不得,罵道:“在班上吃火鍋?真虧你們想得出來,那能行嗎?我只是氣話,這樣,中午我們出去吃,我請客。”

“張老師萬歲!”

那羣傢伙興沖沖的大吼一聲。

“好了,好好給我上課,不然中午的火鍋可沒了。”

說完我就走了出去,還要去給其他班上歷史課呢。

對於其他班,我倒是沒有繼續帶着嗑瓜子,禍害禍害自己的班就算了,還是不要傷害這些祖國的花朵了。

反正我們班那羣學生,基本全是官二代,沒啥好操心的。

我讓他們自習,接着就坐在空調下面,拿着手機玩,這日子也真的挺舒服。

很快到了中午,我回到自己班上,領着一大羣學生往外走,門衛也沒攔着,門口的保安都是二十幾歲,當兵退伍回來的,我平時和他們也玩得來,遞了幾根菸,領着學生就走到對面的火鍋館。

五十多人,坐了七八桌,一個個熱熱鬧鬧的喝酒,划拳,吃飯起來。

我沒喝酒,畢竟還是要注意點教師形象的,飯吃到一半,突然門外就走進來四個軍人,都穿着軍裝,領頭看起來二十五歲,其他都是二十二三歲的模樣。

他們倆直接往我走來,那三十多歲的軍人開口就問我說:“你就是張秀?”

“是我沒錯,幾位有事?”我奇怪的問,好像我也沒和部隊的人有過交道啊。

“那就沒錯了,綁了,帶走。”這個二十五歲的軍人淡淡的開口說。

“等等,什麼意思?”我站起來問。

四桌男同學全部拎着酒瓶就把這四個軍人給圍住了。

他們好像也沒料到我們這些學生會這樣,一個個眉頭緊皺,看樣子還是有點怕的。

當兵有不是超人,被這二十多個酒瓶子砸上去不死也得進醫院。

“兵哥哥,抓人也得有點理由吧?”我問道。

“軍事機密,不能相告。”這軍人說。

如果他們客客氣氣的來請我,我肯定會跟他們走,就算不告訴我什麼事,我估摸着也是遇到靈異事件,需要我出手幫忙擺平,但現在,上來就要綁我,就不可能是什麼好事了。

張天吊兒郎當的走上去,拎着酒瓶子指着這個軍人說:“喂,當兵的,你嚇唬誰呢?軍事機密?喂,我們班上有沒有親戚在部隊當官的?”

頓時有四五個學生開口。

說自己舅舅在軍隊當團長,又要麼就是哪個叔叔在什麼地方是師長。

聽得這四個兵額頭都出汗漬了。

“我們走!”這個軍人冷哼一聲,轉身就要走。

“說清楚誰讓你們來的,不說清楚送醫院去。”我趕忙開口說。

被人惦記的滋味可不好受,特別是這種,誰要對付我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更是讓人不舒坦。

“媽的,囉嗦什麼幹他們。”張天痞氣沖天的說。r1148 “我們是軍人,你們也敢打?”領頭的軍人衝着周圍的學生吼道。

結果卻引來了一羣嘲諷。

“我去,當個兵了不起?”

“我小時候還是被我當師長的叔叔抱着長大呢。”

“你們當兵的就可以隨便來欺負我們老師,然後拍拍屁股走人?世界上哪有這樣的道理。”

一頓數落後,我就開口說:“兄弟,我和你都不認識,也算是無冤無仇,你告訴我,到底是誰讓你來收拾我的,馬上讓你們離開。”

“恕不奉告。”這個軍人搖搖頭。

張天拿着酒瓶子,衝着這軍人的腦門就砸了上去,隨後二十多個啤酒瓶子往他們四個身上飛。

我們班這羣傢伙還真不含糊,衝上去就拿着椅子什麼的往這四個當兵的身上砸。

周圍其他圍觀的人拿起手機打電話報警,而那羣女學生也沒閒着,都在給家裏人打電話,說自己在外面吃飯被人欺負了之類。

我有些哭笑不得,感覺事情有點鬧大了。

打了好幾分鐘,我趕忙上前推開他們說:“行了,別打死了,要不然事情就鬧大了。”

“放心張老師,我們打架有經驗,死不了,殘廢都不可能,全是皮外傷。”張天笑嘻嘻的站在我旁邊說。

我一看,那四個軍人躺在地上,渾身血淋淋,慘不忍睹。

打他們之前就不肯說,現在打成這樣,繼續問,他們也不會說的,我揮揮手說:“行了,送他們去醫院吧。”

張天他們肯定不會擡這四個人去醫院的,火鍋店老闆趕忙招呼夥計出去攔了輛車,送這四人去醫院。

沒過一會,就有兩個警察來了,這兩個警察看到地上的一灘血,上來詢問事情經過。

好像是有人提前打過招呼一樣,這兩位警察客客氣氣的,稍微詢問了一下,然後也不敢抓人,轉身就離開。

出了這樣的事,一個個都沒有了繼續留在這吃飯的心思,我付錢後,領着他們就回了學校。

經過這樣的事,我也明白了,沒事不要帶着這羣傢伙出來玩,全是一羣天不怕地不怕的傢伙,指不定以後會捅出什麼簍子。

回去的路上,張天在旁邊問:“張老師,其實不用你問,我敢保證絕對是朱校長找人收拾你的。”

“你當我不知道?”我白了他一眼。

張天一聽我的話,就說:“你知道剛纔爲啥還非得問是誰呢。”

“你小子做事能不能動動腦子,就憑上午吵了一架,然後下午有人找我麻煩,我去揍了他一頓,這在道理上壓根站不住腳。”我說:“如果讓他們說出是朱校長專門找人要收拾我,那就好辦了,我揍那朱校長都有藉口擋。”

張天撇嘴說:“切,想揍我就去幫你把他叫天台,哪有這麼多麻煩事。”

“你這傢伙,考慮事情都不過腦子嗎?”我擺擺手:“行了,趕緊回去,準備一下,好好上課,這個事情我自己會想清楚的。”

和自己的頂頭上司關係鬧僵其實我也不想,以後給我穿個小鞋啥的也很麻煩。

也不知道那朱校長髮什麼瘋,非得找我麻煩。

我仔細的想了一下,朱校長估計不只是立威這麼簡單,他是想絆倒王校長,而我剛來學校就處處的收到王校長的關照,他自然要在我身上想法子。

而王校長知道我跟王副局長的關係,也樂意看到朱校長找我的麻煩。

媽的,這羣人成天就知道爭權奪利,煩都煩死。

我掏出煙,走在操場的路上吸了一口,忽然,我手機響了起來,我拿起手機一看,竟然是劉曦打過來的。

我擦,這丫頭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搞得我心裏有點激動,不過還是忍住激動的情緒,接起電話,用沉穩的聲音問:“喂,劉曦,有什麼事嗎?”

“我,我想找你幫忙。” 頂流哥哥撿到我了 劉曦在那邊結結巴巴的說。

“我們倆好像沒有什麼關係了吧。”聽到劉曦找我幫忙,我心裏挺高興的,不過不能她讓我幫忙我就幫,首先我得考慮一下,然後做出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最後才幫他,這樣才符合我心裏的邏輯。

然後劉曦被我感動,主動哭着喊着我和複合。

想到後面的事情,我心裏暗爽不已。

可讓我沒想到的是,劉曦一聽我的話,說:“那對不起,打擾了。”

說完就要掛電話的意思。

“別別別,大小姐,我開玩笑呢,你還是直接說什麼事吧。”我說完,心裏暗罵自己沒骨氣。

“我爺爺被人抓走了。”劉曦說。

“啥?你哄我呢,你這麼一個漂亮大姑娘不抓,抓一個糟老頭子幹啥。”我高興得差點大叫一聲抓得好,可畢竟還和劉曦通電話呢,也不好太過分。

“那些不是普通人,他們一進屋子,衝着我揮了揮手,我就暈過去了。”劉曦說:“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爺爺已經不見了。”

我聽後,皺眉說:“有點難辦,那羣人可不簡單,別管了,你爺爺一大把年紀,爛命一條,他們要宰就宰唄,到時候我幫你爺爺挑一塊風水寶地……”

“張秀,你不願意幫忙就算了。”說完,劉曦就在那頭掛斷了電話。

我看着已經掛斷的電話,有些哭笑不得,算了,誰讓我自己犯賤呢,趕緊又給劉曦打了過去。

如果是平常吵架,劉曦肯定不會接我電話,但電話剛響一下,那邊就接了,顯然劉曦很擔心她爺爺的安慰。

我此時給她打電話回去,已經說明自己要幫忙的態度了,也沒廢話說:“你在哪呢,我先回來看看。”

“在家。”劉曦說。

我掛斷電話,給王校長打了一個電話過去,告訴他自己有事,這幾天不能來學校上課。

我上課其實就是可有可無,王校長也壓根沒有留我的意思。

回宿舍拿上‘傢伙’後,我坐車趕到劉曦家時,已經是下午五點,天色已經漸漸暗淡下來。

&狼&性老公別太壞 站在門口,我敲了敲門。

劉曦很快打開門,她眼圈是紅的,顯然哭過。

“進來吧。”劉曦說。 我揹着手,走進屋看了下,這裏面很整潔,一點也沒有打鬥過的痕跡。

劉曦穿着一條白色連衣裙,特好看,她倒了一杯水遞給我說:“事情發生在早上,當時我在廚房做飯呢,聽到客廳有吵架的聲音。”

“我出來一看,是我爺爺和三個穿着黑色西裝的人在吵架,這三個人有一個看起來五十多歲,另外兩個三十多歲。”劉曦說:“其中一個朝着我揮了揮手,我就感覺腦袋暈暈沉沉,倒在地上。”

“在暈過去之前,聽到我爺爺被他們帶走的聲音。”劉曦咬牙說。

我點點頭問:“沒報警嗎?”

“我知道他們不是普通人,知道報警沒用,我擔心爺爺的安慰,只能給你打電話。”劉曦一臉尷尬的看着我:“我是真的沒辦法了,不然也不會麻煩你。”

“可你光說這些,我也不清楚到底是誰做的,他們有沒有什麼特徵?”我詢問道。

劉曦沉思起來,好像在極力思考,隨後便說:“對了,對了,他們左手手背有一個彎月的紋身,三個人都有。”

手背有彎月?

我心裏奇怪,手裏也下意識的掏出手機,給老大打了過去,見多識廣的老大說不定能知道那些人是什麼身份。

電話接通以後,我直接把事情的由來說了一遍,而那三人手上有彎月的事情自然沒放過。

“手背有彎月嗎?”老大說:“如果你們沒看錯的話,他們應該是缺月的人。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又是缺月?上次在我家想搶三清化陽槍的那個烏雲雨也是那個叫缺月組織的人吧?

“老大,缺月到底是幹什麼的?”我說道。

“電話裏說不清楚,你到我店裏來吧。”

我點頭,掛斷電話後,就帶上劉曦往基地走去。

一路上劉曦和我都沒怎麼說話,主要是不知道該說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