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型關的戰鬥已經進行了數日,小鬼子兵鋒氣勢正盛,哪裏想得到在這段十餘里的狹窄山道上還會有大批的中國軍隊的伏兵。再說這條道路一直也通暢,所以第五輜重兵聯隊也沒有細做偵察,甚至連尖兵都沒有派出,一幅如入無人之境的狂妄勁頭。

等着這長溜的小鬼子隊伍完全進入了這段狹窄的山谷中了,周大少團長一聲命令:三發紅色攻擊信號彈!

攻擊的命令下達了,還未等信號彈着落,一霎那間,早就準備好的兩側山頭上的北上縱隊弟兄們一齊猛烈開火。整個山谷都發出了震天的怒吼,步槍、機槍、手榴彈、擲彈筒、迫擊炮一起轟鳴起來。下面的狹窄山道籠罩在一片熾烈的彈雨中。

打頭的小鬼子的一百多輛大卡車被伏擊的弟兄們炮火集中攻擊,一會兒就紛紛東倒西歪,燃起了熊熊的火焰。除了最前頭的數輛大卡車由於已經到了谷口,在攻擊的火力中還是加速跑了,衝向了平型關方向。剩餘的大卡車不久都變成了大火把,把山谷靠向平型關的這一段都映紅了半邊天。而押後的小鬼子騎兵聯隊的二百來騎騎兵,在被打倒百餘騎後,剩下的也從通向靈丘縣城的那個方向的山谷口拼命衝出去了。

周大少團長這個南方人包的餃子果然是漏湯漏水哈。周大少團長卻哈哈一笑,命令打出兩發紅色信號彈:這是封閉兩端,用火力把小鬼子輜重兵往中間趕的戰鬥預案。

於是十餘公里狹窄山道中間的兩側山頭上的火力頓時減弱,只有弟兄們用步槍精確地射擊,而一頭一尾的狹窄山道兩側的山頭上火力依舊,機槍、擲彈筒、迫擊炮,炮火熾烈。小鬼子的隊伍不由自主被火力驅逐着被趕向了狹窄山道的中間幾華里地段,一時間亂成了一團。

日軍第五師團的第五輜重兵聯隊聯隊長橫田左三郎大佐起初被突然地伏擊揍了個暈頭轉向,此時回過神來,組織剩餘的一千六七百小鬼子分頭向公路兩頭及左右兩側山頭的制高點:老爺廟,澗頭崗發起了猛烈衝擊。

周大少團長在無線對講機中大吼:“守住制高點,堅決給老子把小鬼子打下去!”負責防禦兩側山頭的兩個關鍵制高點的,南側老爺廟是防空團警衛營2連,北側澗頭崗的則是山鷹突擊隊沈平帶的只有五十餘人的行動隊弟兄們。一時間,爭奪制高點的戰鬥達到了白熱化。別看只是第五師團的輜重兵聯隊,可這些來自日本九州廣島地區的日本兵還是很兇悍的,冒着密集的彈雨,在火力的掩護下,毫不畏死的發起了仰攻。

“總指揮,起爆北側澗頭崗那一段的‘天女散花’吧!沈平他們人太少了”見到密密麻麻衝向只有山鷹突擊隊沈平帶的五十餘人防禦的北側澗頭崗制高點的數百小鬼子離弟兄們只有一二百米了,李航瑞政委有些着急了:如果一旦被小鬼子突破澗頭崗制高點,以此爲壓制,則山道中的一千多小鬼子就可以向靈丘、淶源方向逃出生天。以被圍的輜重兵聯隊爲誘餌吸引攻打平型關的日軍和駐防靈丘的日軍來援予以殲滅的計劃也就成爲了泡影。而且小鬼子的援軍也會來的很快,三五個小時就到了這裏。

此時戰鬥已經進行了一個多鐘頭,也是決定狹窄山道中的這剩下的千餘人的小鬼子輜重兵聯隊命運的關鍵時刻,所以橫田左三郎大佐也瘋狂了,完全不顧死傷,命令鬼頭少佐親率第一大隊剩下的數百兵力拼命向相對來說火力較弱的北側澗頭崗制高點陣地發起決死衝鋒。這點軍事素質橫田左三郎還是有的,突破此處,就逃出了死地!

“不,這數百小鬼子用不着這狠招,我是相信沈平這些山鷹突擊隊弟兄們守得住澗頭崗的!”周大少團長說道。一面命令炮兵分隊的迫擊炮調整炮擊方向,不再炮擊向兩頭谷口衝擊的小鬼子,先給老子集中攻擊正衝鋒北側澗頭崗制高點的數百小鬼子。

炮兵分隊接到命令,迫擊炮立刻調整方位和炮擊諸元。只花了十餘秒鐘,炮兵分隊的三十六門迫擊炮就像下雹子似的,一分鐘之內就打出了數百發炮彈,覆蓋了小鬼子衝鋒的隊伍,把幾百個小鬼子炸得狼奔豕突,無處躲藏,終於扔下一坡的屍體狼狽不堪地滾回了山道中間的公路上。

周大少團長見危急情況解除,哈哈大笑:

“你不跑,我不打;你不攻,我小打;你些龜孫子使勁攻,老子就使勁狠揍!貓兒盤鼠,盤都要把小鬼子盤軟球了!”李航瑞政委等人也哈哈大笑起來,這就叫打得神仙仗!保管讓窩在狹窄山道中間公路上這幾華里範圍內的小鬼子死都不曉得是啷個回事情?

狹窄山道上的第五輜重兵聯隊聯隊長橫田左三郎大佐又急又氣又納悶:這支伏擊的中國軍隊非常強悍而且火力兇猛,但是打仗太沒有章法了!?只用火力招呼,就是不出擊暴露位置。自己不動,他就用精確地射擊零敲碎打,壓的頭都擡不起來。向兩側谷口移動或衝擊兩側山頭制高點,跑得越快或攻得越兇遭受的打擊也越狠!眼見得近三千人的隊伍,兩個多小時下來,遭七七八八消得只剩下不到一千人了!算了,就窩在山道上吧,反正這支中國軍隊也不出擊給予最後一擊,再堅持一會兒,援軍到了,到時候一定抓住這支人數不會太多(橫田左三郎想了半天認爲正是中國軍隊人數少才造成這種僵持局面)的中國軍隊指揮官問問:“打個仗都興磨洋工哈!?” 194章 平型關大捷之衝鋒

李航瑞政委這回倒是知道周大少團長玩的啥子把戲了:就像北方打狼,先尋個狼崽兒,不時揍上一頓,弄得那狼崽兒慘叫就行,最終必定把那大狼招來,而且念子心切,又急又氣,往往容易落入獵人的算計。

橫田左三郎大佐被困在狹窄山道這中間的幾華里的剩下的連好的帶傷的七八百人的小鬼子輜重兵就是那個被周大少團長玩於掌股的狼崽兒:你不叫喚了,老子就揍上一頓,反正就是逼着橫田左三郎使勁慘叫求援。

橫田左三郎大佐再也不出擊了:除了被猛烈地炮火留下一地的屍體,數次出擊都被狠狠地揍了回來。剩下的小鬼子全依着公路上東一堆西一坨的幾百輛或翻或停的騾馬大車等障礙物作掩護隱蔽着打幾槍還擊,等候着援軍的來到。奇了怪了,伏擊的這支中國軍隊竟然也不出擊,不乘勢把剩下的幾百小鬼子結果了。這他媽打的是啥子神仙仗喲,橫田左三郎大佐是氣得要死!整個伏擊的十餘里狹窄山道竟然一時間冷清了許多,只留下雙方步槍,或者不時機槍的一陣點射,連炮聲都停止了。

話說衝出頭裏的那幾輛大卡車只用了半個多小時就衝到了攻打平型關防禦陣地的21旅團的三浦敏事旅團長所在的旅團指揮部。三浦敏事少將聞言大驚:大批中國軍隊竟然伏擊了我師團運送補給的第五輜重兵聯隊,切斷了我21旅團攻擊平型關部隊與靈丘部隊的聯繫,我這不是處於腹背受敵了嘛,於是馬上了解情況佈置救援。又叫通第五師團部通報了有關被伏擊情況,板垣徵四郎接報也是大吃一驚,急忙電令攻擊平型關的三浦敏事少將立刻停止攻擊行動,留下警戒部隊後,主力回援被伏的輜重兵聯隊。而駐防靈丘縣城的21旅團的21聯隊兩個大隊,只留了兩個步兵中隊和一個機槍中隊約七八百人,其餘的兩千五百來人,全部支援被圍的輜重兵聯隊。

一時間,東、西兩路日軍援軍計有21旅團旅團長三浦敏事少將親率的21旅團主力42聯隊全部,21聯隊一部共計四千餘人(留下警戒平型關晉綏軍的數百人,幾日攻打平型關防禦陣地傷亡了數百人,五千多人的部隊可謂是傾巢而出了)和從靈丘縣城出發的21聯隊一部計二千五百餘人。總計超過了六千七百多人。周大少團長的吸引敵人援軍來援的計劃算是達到了。可這麼兩大坨子小鬼子,周大少團長吃不吃得下喲?可別像彪哥師長擔心的那樣,吃脹破了肚皮哈!

周大少團長佈置的山鷹突擊隊偵察分隊安排在平型關盯三浦敏事和在靈丘縣城盯視日軍動向的偵察兵很快傳回來了東西兩路日軍來援的情況。周大少團長身邊的衆哥子弟兄們沒有想到,這回是捅了馬蜂窩了!平型關一線的小鬼子是孤注一擲,幾乎是全軍來援了。攻打平型關的三浦敏事少將甚至只在平型關攻擊陣地上留了三百來人佯裝繼續攻擊。剩下的四千餘人盡數回身救援。按路程,這平型關來的西路日軍援軍只需要三個多小時就可以達到伏擊地域,而從靈丘縣城的東路來的日軍則需要五個多小時。也就是援軍到達的時間是不一樣的。

日本人還是相信他們部隊的戰鬥力的:一支近三千人的(2800人)的輜重兵聯隊對付伏擊的中國軍隊,雖然中國軍隊佔據地勢之利,但要想在短短几個小時之內就消滅輜重兵聯隊這三千人還是不容易的,多半是佔些老七(川渝方言便宜的意思),一待日軍援軍來援就會像以往的那些被擊潰的中國軍隊一樣漫山遍野的往茫茫大山中一鑽,全逃了!

首先趕到的是心急火燎的三浦敏事少將率領的21旅團主力,遠遠地就聽到山谷中那此起彼伏的零星槍聲,三浦敏事少將氣得大罵橫田左三郎:八嘎,就這麼遭伏擊的啊?!真真是丟盡了大日本皇軍的臉!

前頭的尖兵順利地與窩在狹窄山道中間的縮頭烏龜(遭周大少團長的神槍手弟兄們打得不敢露頭了)橫田左三郎大佐聯繫上了。回來報告說,困在山谷中的輜重兵聯隊損失慘重,遍地是被擊毀的輜重和打死的士兵,橫田左三郎的部隊還剩了六七百人(這一個多小時的逗狼崽兒,零零散散又遭周大少團長手下的神槍手弟兄們報銷了一二百人),伏擊的中國軍隊人不多,但火力兇猛(三浦敏事聽到這氣得就這零星的步槍還兇猛啊?!),槍法更是準的邪乎!……

“八嘎!”三浦敏事少將不想聽了,初步判定輜重兵聯隊是遇到人數不多的軍事素質不錯的一支中國軍隊的伏擊,他命令道:“叫橫田左三郎大佐向我靠攏,組織殘餘部隊迅速撤出山谷險道!”一面指揮部隊也向狹窄山道移動,走進了狹窄山道里,三浦敏事一見這谷裏山道上遍地的東倒西歪的燒的只剩下鐵架架的一輛輛大卡車,心裏開始發毛,把部隊停在了谷口不走了。喊橫田左三郎向他靠攏。可是橫田左三郎一動,就遭到猛烈地打擊,槍炮聲在山谷中響成一片,反覆數次。

三浦敏事少將終於被周大少團長逗弄得犯了失心瘋,命令部隊衝進了狹窄山道。當然他還不至於糊塗得人事不知,仍然在谷口留下了一千餘人,待在谷口處以便隨時接應。剩下的三千多人分成了間隔的三隊接應橫田左三郎的輜重兵聯隊殘餘部隊。效率還是比較高的,冒着密集的阻擊,只用了二十多分鐘大隊人馬就靠攏了費了老大勁移動了一段距離的橫田左三郎的殘餘的數百人。

周大少團長也顧不得還有留在谷口的一千多小鬼子了,費盡心思才把狂妄的日軍騙進狹窄山道,這個機會不能喪失了,抄起無線對講機通話器大聲命令:

“起爆西邊兩側六華里的天女散花!”

“隆隆隆”的爆炸連綿不絕,西邊兩側狹窄山道內的六七華里的山谷猛然間像是晃動了起來,漫天的碎石、鐵尖釘子密如驟雨射向狹窄山道上的各處,滾滾煙塵沖天而起,籠罩了這一段的狹窄山谷。兩側山頭上的北上縱隊弟兄們全被這從未見過的駭人聽聞的爆炸場面驚呆了,一時間都忘記了自己是在戰鬥中。

周大少團長身邊的各位哥子弟兄們目瞪口呆就不說了,就連“大規模”殺傷武器---天女散花的始作俑者周大少團長自己,也被這大爆炸場景嚇了一大跳:日他個小鬼子的仙人闆闆喲,老子玩這麼個大炮仗,不會把這谷裏的幾千小鬼子全埋葬在山谷中了吧!?

留在谷口做接應的千餘小鬼子全呆立當場,全他媽被這驚天一幕嚇傻了,竟然一時不知道怎麼做了:是反身撒腿就跑還是衝進去?

十餘分鐘以後,這一段狹窄山道上的煙塵才逐漸消散。而三浦敏事少將親自率領的21旅團42聯隊的三千多人與剩餘的橫田左三郎大佐的輜重兵聯隊全不見了蹤影,只見在一層碎石、塵土覆蓋的狹窄山道的公路上,到處有一堆堆橫七豎八的或一動不動或者還在蠕動的人形物和各種物品的輪廓。

這下子留在谷口的一千餘小鬼子看清了谷內的情形,也終於是明白該啷個辦了:撒腿就往平型關方向狂奔,生怕跑求慢了也遭到旅團長三浦敏事少將以下的三千多42聯隊士兵一樣的悲慘下場!

“吹衝鋒號,全體出擊!”周大少團長下達了命令。

激昂的衝鋒號中,兩側山頭上突然冒出無數的戰士的身影,吶喊着向山下的狹窄山道上奮勇出擊!尚未在滅頂之災中完全清醒過來的殘餘小鬼子仍是拼命地抵抗着,山道上槍聲密集地響成一片。二十餘分鐘後,山道上靜下來了,不時響起的一兩聲槍響,是弟兄們給傷重的小鬼子補上的一槍。周大少團長命令迅速打掃戰場,粗略統計戰果,就撤回山頭伏擊陣地,以備隨後的一波日軍援軍。

周大少團長身邊的李航瑞政委等哥子弟兄們看到真的完全徹底乾淨地消滅了狹窄山道上的五六千小鬼子,創造了以少勝多的驚人的奇蹟,高興得又跳又蹦,嘴巴都合不攏了。見到周大少團長又把弟兄們撤回山頭伏擊陣地,李政委有些迷惑,這西邊來援的平型關小鬼子是被殲滅了,這東邊的二個多小時後即將到達的靈丘的日軍又該如何誘進山谷殲滅呢?現在這誘餌可是沒有啦!

“政委,你放心,我就是利用敵人來援的時間不一致造成的時間差,反覆在此設伏。這些誘餌莫得了,我們自己裝上啥,把山鷹突擊隊和警衛營一部分弟兄們化裝成尚在山道上頑抗的小鬼子殘餘部隊。沒有啥子問題的,到時候把槍炮聲整的陣仗大些鬧熱一些罷了。只需要把東邊來援的小鬼子忽悠進東邊那四五里山道上,我們就將取得這場平型關伏擊戰的最後完全的勝利!”

按到周大少團長的指示,湯立勇親自率領二百多名山鷹突擊隊和警衛營的弟兄們化裝成了頑抗的小鬼子。弟兄們把繳獲的小鬼子軍大衣穿上,倒也像負隅頑抗的激戰中的鬼子兵。衆人看見這二百多“假”鬼子兵全都大笑了起來:原來這些繳獲的小鬼子軍大衣上到處是塵土污濁不說,還到處是被碎石子、尖鐵釘子打出的大、小口子,多的一件軍大衣上竟然被弟兄們數出來十七個破口子,又髒又破的軍大衣,可謂之真正的“告花兒”衣服!

“操他大爺的,別他媽笑了,認真一點,重慶74野戰步兵聯隊的士兵們,現在我部被周大少團長圍困在山谷中了,情況非常緊急,正在拼命抵抗待援!”湯立勇忍住笑,一本正經的對手下這二百假鬼子兵說道。結果又引來一陣鬨笑。

偵察分隊的弟兄報告:靈丘來的東路日軍援軍距離設伏地域只有五六公里了。周大少團長把菸頭一扔,笑道:

“哥子弟兄們,敲鑼打鼓,給老子把大戲唱起來!”

於是,冷寂了一段時間的整個山谷中又重新熱鬧了起來:槍炮聲震天介的響成一片。匆匆返回山頭伏擊陣地的弟兄們一面對空放着槍,一面興奮地期盼着最後一撥來援的小鬼子早點來。跟到周大少團長揍小鬼子太他媽的過癮了:“天女散花”一放,就撒開腳丫子衝鋒吧!山谷道路上的小鬼子死的死,傷的傷,活着的也七葷八素,嚇得魂飛魄散了。

從東面的靈丘縣城來援的是井上大佐率領的21聯隊的二千五百餘人。隔着六七裏地就遠遠地聽見那段沿着滹沱河河岸從兩山中穿過的山谷公路的地方傳來的激烈的槍炮聲,“哦,我英勇的大日本帝國的勇士們還在奮勇戰鬥啊!快四個多小時了,別看是輜重兵聯隊,真是頑強啊!”井上大佐急忙催促部下加快步伐,向戰鬥的地方奔去。

四十幾分鍾後,井上大佐的大隊伍來到了狹窄山道公路的谷口處,只聽得幾華里外的山谷中間正爆發激烈的戰鬥,吶喊聲、槍炮聲響成一片。剛要根據偵察隊報告的情況命令部隊分成三路,順着兩側山頭和中間的公路去救援,卻被稀疏的一陣排子槍從兩側山頭射來,“八嘎,這就是偵察隊報告的少數阻擊的敵人,不要理會!高橋中尉、石島中尉,你們各自率領一箇中隊(250左右)清除兩側山頭上的敵軍阻擊,大隊迅速從公路上跑步前進!”井上大佐判明瞭情況下達命令,也最終把這二千五百餘人完全送進了詭計多端的獵手周大少團長的手板心裏。

“起爆!”

周大少團長在槍炮聲中用盡全身力氣對着無線對講機通話器大吼!對於北上縱隊兩千多弟兄們來說“隆隆”的連綿不絕的爆炸聲就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天女散花”的華麗樂章。

這次沒有等煙塵完全消散(上次時間長了殘餘小鬼子有了拼死抵抗,也給弟兄們造成了一定的傷亡,周大少團長果斷地把衝鋒時間提前了)了,衝鋒號就“滴滴”的吹響了出擊的號令。周大少團長抓過萬朵花的一支長槍,對李航瑞政委說了一句,“政委,你留在指揮部掌握全局哈!”就竄了出去。熱血澎湃的少年人再也不能抑制自己的殺敵激情,衝鋒了!?

“周總指揮!周曉舟!周家欣!你個混球!”李航瑞一把沒有扯住周大少團長,氣得大喊大叫。幾十歲的人火氣也上來了,把鋼盔一扣,揮起手槍大喊:

“衝!都給老子衝!熱血男兒,殺小鬼子啊!”

也衝出去了。全軍上下人人奮勇,個個爭先,在硝煙塵土中,在震天響的吶喊“殺”敵聲中,在槍林彈雨中,殺向了在大爆炸後驚魂未定的殘餘小鬼子!

衝鋒的周大少團長可謂是速度最快!因爲離山腳還有一段距離時,大家其實差不多,他卻一腳踩空,從半山坡上“咕嚕咕嚕”就滾下去了!把身邊幾個護衛給嚇得,還以爲團長中彈了!?連滾帶爬的警衛們把滾到山腳下的周大少團長仔仔細細全身檢查了一遍:除了被摔得眼冒金星,包括臉在內多處擦傷,腳還遭崴了,周大少團長倒也沒有受啥子重傷的。可把萬朵花氣得周大少如果不是個人團長的話都想抽周大少兩個大嘴巴子:你個瘋娃硬是嚇死人不償命嗦!

充分借用絕佳的地勢,製造“大規模”殺傷武器,巧妙地利用了三撥根本不知道自己部隊的實力和底細的狂妄無知小鬼子來到設伏地區的不同時間段,又巧使各種誘敵、惑敵的連環計,周大少團長策劃的其超人智謀得到充分體現的平型關戰鬥最終取得了近乎完美的空前勝利(只是從平型關那端的谷口逃走了千餘小鬼子)!

兩千多慶祝勝利的北上縱隊弟兄們的歡呼聲響徹這十餘里的狹窄山道,在山谷中久久迴盪。拄着個木棍子(周大少團長腳遭崴了),臉上也巴了一坨杜氏創傷膏藥的周大少團長來到了弟兄們中間,卻被狂喜的弟兄們不由分說七手八腳拋向了天空。防空團軍歌唱起來了,勝利的歌聲是多麼嘹亮啊!

(感謝各位書友大大支持!) 195章一樣的勝利不一樣的戰鬥

就在周大少團長的北上縱隊弟兄們唱着嘹亮的軍歌歡呼勝利的時候,第八路軍115師襲取靈丘縣城的戰鬥卻正進行的如火如荼、十分膠着。

115師突入靈丘縣城還是比較順利地,駐防靈丘的日軍根本沒有想到還有一支近萬人的隊伍就在附近窺視靈丘縣城:就在靈丘縣城的大隊日軍出發救援被伏擊的第五輜重兵聯隊三個小時以後,9月25日正午12點,八路軍115師正式發起了收復靈丘縣城的入晉八路軍的首戰。師長以344旅687團佔領靈丘縣城以西的西溝橋地區,切斷了日軍回援的道路,以阻擊隨時可能返身回來的日軍。另以343旅686團及344旅688團一部計四千餘人攻打靈丘縣城留守的日軍七八百人,以344旅688團一部留作預備隊防止意外情況的發生。

攻打靈丘縣城的343旅686團及344旅688團一部,在預先潛入靈丘縣城的人員接應下,迅速突進縣城,把留守靈丘的日軍分割包圍在縣中學宿營地、21旅團兵站部、21聯隊聯隊指揮部等幾個地方。這次戰鬥是改編成國民革命軍新編第八路軍的紅軍戰士第一次見識兇悍的小鬼子隊伍:裝備精良不說,戰鬥素質和頑強精神也不亞於百戰餘生的紅軍將士們,軍事素質那就強太多了。光舀下一個一百多小鬼子防守的21旅團兵站部(還有不少日本人是文職人員),就傷亡了686團數百名老戰士。這些可都是經過萬里長征留下的老骨頭啊!八路軍傷亡是小鬼子的三四倍,其中幹部傷亡比例尤其大(跟隊伍基層幹部以身作表率有關,不同於周大少團長一時熱血沸騰帶頭衝鋒哈)。686團的團長李天佑又急又氣,也差點上去拼命了。

而且由於第五師團是當時侵華日軍中機械化程度較高的十七個常設師團之一。雖然大部分裝甲車、戰車都在攻擊平型關前線,或者跟隨剛纔的援軍走了,靈丘縣城只是留下了兩輛裝甲車,一輛戰車(坦克車),但由於裝備簡陋的八路軍115師也沒有像周大少團長的北上縱隊那樣專門有打擊日軍裝甲目標的神兵利器(周大少團長的隊伍每個戰鬥小隊都有反戰車兵器)。爲了消滅這三輛裝甲目標(守城日軍作爲了移動式炮臺),115師就陣亡了包括一個連長(由於改編縮編了這個連長原是位紅軍團長)在內的一百多名老紅軍,完全是用人命換來的!

打到下午四點鐘,消滅了四、五百小鬼子(其中有一些是朝鮮人,日本人用來當勞工的,不發武器,蔑稱其爲“荷物”),靈丘縣城大部分是舀下了,只留下了縣中學日軍宿營地及21聯隊聯隊指揮部兩個堅固據點。由於八路軍傷亡太大,也無力再發動強攻,最終還是讓二百多小鬼子順利突出去了。此一役,八路軍115師全師傷亡達一千六百餘人,其中主攻的李天佑的343旅686團三千餘人傷亡比例達30%以上,幾乎喪失了戰鬥力,部隊陣亡營連排各級幹部達一百餘人。李天佑團長,楊勇副團長的眼睛裏都能滴出血來了。

收復靈丘縣城的戰鬥結束後,、聶榮臻在給中央的情況通報中檢討了自己盲目攻打日軍佔領縣城的輕率行動,特別提到“其裝備精良,軍事素質之高和戰鬥作風之頑強不同於所見國內的任何一支部隊。 將軍夫人的當家日記 我八路軍部隊以後不宜再做此類得不償失的攻擊,應以運動戰、游擊戰、伏擊戰等靈活的戰術爲主(就是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個嘛)”從勝利收復靈丘縣城一役後,八路軍清楚地看到了敵強我弱的巨大實力差距,從此確定了以建立抗日根據地,廣泛發動羣衆,實施人民戰爭和游擊戰等爲主的戰略戰術,走上了一條適合自己情況和特點的實事求是的抗戰道路。烽火?文網

雖然收復靈丘縣城一役,傷亡慘重,但八路軍115師的收穫也是巨大的。由於靈丘縣城是攻擊平型關日軍21旅團的前哨補給兵站(日軍中旅團以上才設兵站,聯隊是爲大行李),115師繳獲了大量的槍支彈藥和軍用物資,其中光是禦寒軍大衣,就夠115師數千攻城部隊人手一件。當然是嶄新嶄新的喲,不是周大少團長繳獲的那些遭他娃“天女散花”禍害過的軍大衣。因此兩支都打了勝仗的隊伍如果一對比:八路軍115師面貌一新,威風凜凜;周大少團長的北上縱隊雖然也人人披件日軍軍大衣(禦寒),卻是又髒(滿是灰塵血漬)又破(到處是窟窿眼),像支“告花兒”部隊!終於外貌上符合了人們心目中那支熟悉的爛杆子川軍隊伍了嘛。

但在賀君玲小姐的眼睛裏,周大少團長的這支“告花兒”隊伍卻像美麗綻放的一朵花兒!最後統計上來的戰果太驚人了:周大少團長的兩千多人的隊伍,前後三次連環伏擊戰,歷時七個多小時。以傷亡170餘人的微小代價,擊毀日軍(三撥)大卡車二百多輛,裝甲車十餘輛,戰車七輛,騾馬大車近千掛(由於炮火兇猛,連炸帶燒這些東西幾乎都成了框架結構了,成了一堆堆的廢銅爛鐵,繳獲就談不上了)。從覆蓋了整個山谷公路的塵土碎石中找到了尚完好的步槍五千餘支,擲彈筒192具,機槍120挺,重機槍48挺,小山炮16門,九二式步兵炮12門(由於100mm以上的大口徑野戰炮被三浦敏事扔在了平型關前,殘餘的兩千多日軍扔下輜重逃跑了以後,這六門被日軍炸爛的炮最後便宜了晉綏軍,也算是一件戰功啥),打死炸死砸死騾馬1500多匹;消滅了日軍第五師團的21旅團自三浦敏事少將旅團長以下日軍官兵八千三百餘人!其中竟然俘虜了117名日軍傷兵(昏迷後被俘的。當時僥倖沒被大爆炸炸死砸死的受傷小鬼子兵不少,但都死不投降,拼了命的頑抗,全被擊斃。周大少團長的弟兄們的大部分傷亡也是跟這些拼死頑抗之敵激戰產生的)。更令周大少團長喜出望外的是弟兄們都知道他娃一貫打掃戰場就像重慶人夏天在兩江撈浮財一樣,只有錯過沒有漏過的!那是仔仔細細把整個戰場翻了個遍,找到了21旅團團旗,42聯隊、21聯隊聯隊旗,及一些大隊旗等各級日軍軍旗十餘面;將官刀,佐官刀,尉官刀等幾百把(幸好這次玩的是“天女散花”,不是他娃上回在華北時弄得那個幾百公斤重的路邊大炸彈,把啥子東西都轟成了灰灰了)。

這十餘面日軍軍旗的繳獲,不但是全殲了這些日軍部隊的最有力的證據,更是宣告了板垣徵四郎老鬼子的第五師團的主力21野戰步兵旅團(山口)的番號在日軍編制中徹底消失了!

賀君玲小姐的電訊小組用了近千字的電文向第二戰區長官司令部通報了川軍獨立旅此次平型關連環伏擊戰的始末和輝煌的戰果,最後竟然在電文的結尾來了句“川軍獨立旅萬歲!周將軍萬歲!”

結果9月25日晚上,正端碗呼呼吃麪的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閻老西摔了兩次麪碗。先是接到了第八路軍朱德總司令的報捷電報,電文稱:“我八路軍115師於9月25日午時發動了收復靈丘縣城戰鬥,與敵數千激戰,反覆衝鋒,我軍奮勉無前,不畏犧牲,將敵全部擊潰,勝利收復晉東北重鎮靈丘縣城。敵官兵被擊斃者千人,屍橫滿城,俘虜數十名。繳獲敵裝甲車、戰車三輛、槍炮及軍需物資甚多……”云云。

閻錫山極爲驚愕之中,失手把麪碗摔碎了。八路軍他是很清楚的,就是支破破爛爛,士兵爛槍裏沒有幾發子彈,連扔手榴彈都要記着數的部隊,竟然會打出一場如此勝仗,不由得不令人狐疑。定過神以後,閻老西連忙叫人給八路軍總指揮部去電,要求再三覈實後再回電報之。想想,又令離靈丘縣城最近的平型關孫楚部派人去看看情況。

哪曉得才過了五分鐘,電報就來了,還洋洋灑灑的千字文!此刻閻老西心情已經平靜下來了,又端起一碗麪正準備呼呼。參謀滿臉笑得像一朵花兒,進門就大呼小叫“平型關大捷!大捷!”閻老西瞪了一眼歡喜欲狂的參謀,“額知道了,不就是收復個晉東北小縣城麼?!還張狂成甚樣了!”

電訊參謀大叫:“長官,錯了,錯了!(膽夠肥啊)是入晉參戰的川軍獨立旅在平型關東北幾十公里外的狹窄山道上連續三次設伏,全殲了攻擊平型關的日軍第五師團主力三浦敏事少將率領的21旅團,擊斃自旅團長三浦敏事少將以下日軍官兵八千三百餘人!還竟然俘虜了117名日軍,繳獲了21旅團從旅團到聯隊、大隊的軍旗十餘面……”還沒等興奮地參謀再往下說,只聽“咣噹”一聲,閻老西今晚上的飯就不要吃了,又他媽失手把麪碗摔求了!

閻老西一把抓過電報紙,急急地看起來。電報是自己派出的電訊聯絡小組賀君玲少校親自拍發的,情況自是真實的。衆人看到閻司令長官看罷千字電文,低着頭半晌沒有說話。再擡起頭的時候,已有兩行老淚縱橫。閻錫山突然想起了什麼,對電訊參謀說道:

“記錄。欣聞周將軍之川軍獨立旅數千巴蜀健兒,無畏強寇,奮勇殺敵,一戰而名!可喜可賀,我二戰區全體將士無不歡欣鼓舞,三晉人民齊聲喝彩。中國是不會亡的,山西是不會丟的!向周將軍及全體川軍獨立旅將士致以崇高軍禮!”

又叮囑電訊參謀把賀君玲少校的千字電文整理一下,把其中的川軍獨立旅番號等機密處略去(抗戰時宣傳上是不準暴露參戰部隊番號的)後交予《太原時報》明日刊發,另增發號外!要讓山西老百姓也看看,額閻百川(閻錫山的字)指揮的山西保衛戰也是能打大勝仗的!鼓舞鼓舞一下有些沮喪的軍心民心(都被近一個月來山西戰事的連番失敗整的垂頭喪氣的了)。

又把賀君玲少校的千字電文給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最高領袖、三軍大元帥發去了。

最高領袖自任第三戰區司令長官以後被血肉橫飛的淞滬抗戰戰場整的頭大了一圈,吃飯早就沒有定數,今天的晚飯也拖到了快十點鐘才吃,剛端起盛着稀粥的小細瓷碗,侍從室等一衆人全歡天喜地地破門而入,這在最高領袖的眼裏,還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剛要惱怒,卻聽侍從長叫道:“校長,大捷!晉東北平型關大捷!一戰殲滅板垣徵四郎第五師團的主力,號稱‘鋼軍’的21旅團自三浦敏事少將以下日軍官兵八千三百餘人,俘虜117名,連日軍21旅團的旅團旗、聯隊旗都被繳獲!振奮人心的奇蹟啊!……”

最高領袖聽到這裏,欣喜地站了起來,忘記了自己手上還端着稀粥,湯湯水水撒了一身。果然是見多識廣,飽經江湖的上位者,再吃驚也沒有像土皇帝閻老西一樣摔了飯碗,還是端起的哈!

“另外,第八路軍115師也乘平型關日軍主力被殲之機,收復了晉東北之靈丘縣城,創造了我自開戰以來收復縣級城市的先例,當可慶賀!”

這一夜,中國的大腦袋(領導高層)就整夜沒歇着,全興奮不已,震撼不已:全面抗戰以來,華北日軍和關東軍參謀長東條英機率領的察哈爾兵團在山西如入無人之境,長驅直入的時候,沒有想到卻在右翼迂迴的行動中受到了這個飛將軍周小將軍率領的川軍23集團軍21軍直屬的獨立旅的三千虎賁之突如其來的兇狠打擊,吃到了全面抗戰以來的最大敗仗。常設師團的第五師團主力21旅團被全殲,甚至於連三浦敏事旅團長也被打死,旅團軍旗和下面42、21兩個聯隊旗也被川軍獨立旅繳獲。平型關大捷是抗日戰爭以來,中隊在正面戰場第一次完全主動地,損失最小的,戰果最大的戰鬥。大大挫敗了日軍的銳氣,大大振奮了中隊的士氣,鼓舞了全民最終戰勝強敵取得抗戰勝利的信心。自從七七事變盧溝橋槍響以後,華北幾十萬中隊一觸即潰,丟城棄地,節節敗退,甚至於沒有能夠組織一次像樣子的戰鬥;淞滬抗戰初期雖然取得一些主動,但現在也是完全陷入了拼命死扛中(用人多去堆),每天傷亡數千人,常常是一個齊裝滿員的精銳師上去,打不了兩天就傷亡過半(國內最能打的兩廣軍,幾個師幾天就潰敗了)。而平型關的巨大勝利,則把皇軍不可戰勝的神話徹底打碎了,樹立了一個弱者戰勝強敵的先例,大大激發了抗戰將士們的鬥志。

平型關川軍將士首戰告捷,也大大提高了川軍的聲望,在戰略上,遲滯了日軍對於山西的進攻,打亂了其右翼迂迴突襲計劃,迫使日軍不得不將已經進至渾源和保定的一部分兵力轉移至平型關一線,有力的支援了平漢線鐵路北段和同浦路鐵路線上的中隊作戰,也爲八路軍乘機在晉察冀熱四省山區創建抗日遊擊根據地打下了很好地條件(周大少團長無形之中也算是回報了115師的謙讓之情)。

剛被最高領袖封了個第七戰區司令長官(還不知道第七戰區在哪)高帽子的出川抗戰的川軍23集團軍總司令劉湘上將獲悉自己那個掛名的川軍獨立旅在年輕的周大老闆率領下,竟然以三千巴蜀健兒全殲了號稱“鋼軍”的日軍第五師團主力21旅團八千三百餘人,病怏怏的劉神仙竟然從病牀上一蹦而下,大笑道:“曉舟,我巴蜀少年英雄哉!幾十年打內戰出名的爛杆子川軍從此揚眉吐氣,出頭了!”

周大少團長給林湯圓的電報,只有一行字:

“林叔,小子實踐諾言也!”

林湯圓已從鋪天蓋地的廣播中、捷報號外中,獲悉了周大少團長的北上縱隊在晉東北平型關的驚天勝利,早已經喜得呼朋喚友大醉了一場了,接到周大少團長的電報後,感慨良久,最後對激動得淚流滿面的林雪兒說了一句:

“生子當如周曉舟啊!”

(山河破碎風雨飄零任何中國人都有拼死殺敵的責任,英雄不問出處,不論他是軍訓兩天學機電的還是從小生活在軍營的軍人子弟,先進的飛機大炮坦克現在我輩還仰人鼻息何況當時,在戰場殺死幾個小鬼子更現實些,敵人只會在你虛弱時欺負你,你強大了就該你橫!就像豬腳說的,沒有英雄,英雄是由一座座屍山血海鑄就!謝謝書友大大的意見) 196章 晉幫與渝幫

西南山城重慶市這兩天比過農曆新年還鬧熱:欣聞巴蜀子弟在晉東北抗戰前線取得抗戰以來的最大一場勝利,打死了上萬的小鬼子(越傳越兇,最後都到了十幾萬了,比他媽的華北日軍總數還多出去了,人們也是哈哈一笑,不置與否),甚至還繳獲了日軍軍旗,報銷了一個小鬼子的將軍。人人奔走相告,個個喜形於色。特別是重慶南岸葉州這一工業帶和貓兒石工業園的人們更是放起了節日的煙花爆竹,提燈夜遊行慶祝平型關大捷。(這一片周大少團長的自留地不少工人子弟都參加了周大少團長的抗戰隊伍)

遠在山西抗戰前線的北上縱隊宣傳分隊的蘭蘭妹妹隊長假公濟私在電報中要“蘭蘭麪包坊”連鎖集團,爲了慶祝家欣哥率領北上縱隊取得了平型關大捷,每個連鎖零售店每天免費供應200個小圓麪包,連續三天!這可不得了,200多個連鎖零售店一天就是五萬多了!那三天,重慶人是吃着免費麪包(很多窮人還是第一次吃這種香噴噴的酥鬆可口的西點,從此這種小圓麪包也被重慶人親切地稱呼爲勝利麪包,成爲了最好銷的一種西點品種),傳頌着自己的少年英雄周大少團長的神奇,現在很多人都不再懷疑周大少團長和他的幾千巴蜀虎賁健兒就是上天派下來的收拾小鬼子的天兵天將了。

林大小姐終於從欣喜若狂中清醒過來(通過這兩年與周大少親密接觸從周大少那裏瞭解後她太知道中日之間當時有多麼大的差距,周大少卻能取得如此勝利,真是令人百感交集啊),卻是被蘭蘭妹妹千里之遙的舉動給氣得!你個死妹兒,這次能夠跟隨曉舟出征殺敵個人美得冒泡就罷了,還遙控指揮弄了個免費贈送麪包吃,鬧得是滿山城盡皆傳誦你小小的“蘭蘭麪包坊”的義舉佳名,真真是氣死姑奶奶我也!

於是風風火火的山城辣妹子林大小姐作爲龐大的佳雪食品加工集團的董事長,聯合同是留守人士的童湘,串通《重慶時報》大記者---周大少團長的超級粉條(吳大記者認爲粉條比周大少團長發明的新詞粉絲更霸道些,所以自稱周大少團長的粉條)吳梅,以持一份刊登了《平型關大捷之詳記》文的《重慶時報》,就能換取重慶佳雪食品加工集團免費提供的大禮包,內裝佳雪食品加工集團所出衆多的名優產品:一包方便麪,一包方便粉絲,一筒罐頭……價值高達五元之多!(相當於山城普通工人一個星期的工資了。由於周大少團長的自留地工人工資太高,把有點技術的都弄起跑了,西南重慶這個內陸城市的平均工資水平直逼中國經濟最發達的上海,隱隱還有超越之勢,西遷的企業越來越多了,勞動力稀缺,重慶市現在已經比歷史同期的人口增加了十幾萬人,達到了五十餘萬)。

自然這一期的二萬份《重慶時報》頓時脫銷(天上掉餡餅了,一份賣二分錢的報紙能夠換伍元大禮包啊)。寫文的吳大記者聲名更盛,響譽全川!林大小姐的重慶佳雪食品加工集團自然也是盛名更盛。結果林大小姐和蘭蘭妹妹兩姐妹這一火色整脫周大老闆子近二十萬元,事後獲悉兩姐妹血拼的周大少團長,氣得大罵敗家娘們兒!

有人歡喜有人愁啊,話說板垣徵四郎老鬼子知道了自己的左膀右臂的第五師團主力21旅團自三浦敏事旅團長以下被全殲,進攻平型關一線的一萬餘人只是稀稀落落逃回去兩千多人的隊伍(獲悉主力被殲,逃回平型關進攻陣地的21聯隊一部連夜丟棄輜重,從澗頭,迷回,大小寒水嶺逃回了淶源),頓時口吐鮮血昏倒了:自己創造了大日本帝國皇軍一大堆的不光彩的記錄!首個日本常設師團的旅團級單位被殲滅!(這之前侵華日軍連個大隊被中國軍隊消滅的都絕無僅有);日軍自從中國戰事以來,第一面旅團軍旗、聯隊軍旗、大隊軍旗盡數被中國軍隊繳獲(嗚呼唉哉,從此赫赫有名的第五師團沒有山口第21野戰步兵旅團的編制了!);一次戰鬥中就被中國軍隊俘虜了一百餘人(以往戰事中,數十萬的中國軍隊,往往中國軍隊抓不到一個活的日軍俘虜)……太多的恥辱!太多的悲憤!怎不叫老鬼子氣急攻心,口噴鮮血嘛。

板垣徵四郎醒來後兔死狐悲地悄悄痛哭了一場,情緒好一些了。接到裕仁天皇老雜皮和東京軍部、大本營的問責電,也扔到一邊不想再看一眼。想了半天,召集了第五師團的參謀長西溫利林大佐,第九旅團旅團長國崎登少將(屬於第五師團的另一旅團通稱廣島旅團就是後來參加了淞滬抗戰尾期和攻擊南京的國崎支隊),屬於自己指揮的關東軍察哈爾派遣兵團的獨立混成第二旅團旅團長本多政材少將,獨立混成第15旅團旅團長小原誠一郎少將等開會。

“諸君,我們一定要一雪平型關之恥辱,爲三浦君報仇雪恨!現在,我們就討論一下下一步的進攻部署,”板垣徵四郎老鬼子拉開地圖,親自指着地圖分析戰場的形式。

“晉北重鎮大同,被我軍攻佔後,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將軍調整了第二戰區的兵力部署,企圖在這裏---雁門山一帶依託堅固的既設工事,予以頑強的抵抗。我則趁機離開鐵路線,出其不意地從察南進入山西,攻佔了靈丘(25日被八路軍115師收復後,三天後即復告失守,115師早已經撤離),直逼平型關一線。一旦突破平型關沿線長城防線,便能繞到雁門關的側後方,使閻錫山的計劃不攻自破。但是,我們沒有想到這一右翼迂迴的路線遇到了中國軍隊的強烈阻擊,現暫時陷入了膠着。正是因爲遭到了中國軍隊中這個據說是國內最有名的爛杆子‘雙槍兵部隊’---川軍的一個數千人的獨立旅的狠狠打擊,損失慘重,現我們已經暫退至靈丘、淶源一線。

諸君,時不我待啊,要完成三個月結束中國戰事的預期目標,如果繼續對峙遷延下去,在這晉東北的深溝峽谷地帶,我們必然防不勝防,還要吃到三浦君遇到的這種苦頭的!這正是我現在焦慮思考的問題。自古兵家避實就虛,撥出腿來,打擊敵人的薄弱環節,這就是我們今天要研究的。”

板垣徵四郎說了一大堆,扔下指示棍,坐了下來。

幾個少將你看我,我看你,對於晉東北平型關前線突然冒出來這麼一支從獲取的中國軍隊編制情報中找不到的啥子川軍獨立旅的異常強悍的隊伍(經過這兩個月的中國戰事,這些日本將軍一致認爲:日本精銳師團的一個大隊就能擊潰中國軍隊的一個師,一個三四千人的聯隊擊潰數箇中國軍隊的師不在話下。甚至平漢線北段、津浦路上,還上演過日軍一個師團二萬餘人把中國軍隊精銳的中央軍第二集團軍劉峙上將率領的十幾萬人攆得魂飛魄散的戰爭奇蹟)大惑不解。僅從平型關一役來看,這支情報說只有數千人的川軍獨立旅的戰鬥力排除其藉助地形之利的因素,也相當於日軍一個挽馬師團(甲種師團)的精銳旅團,而且不相上下。問題還在於,這支強悍的對手的更多情況對於衆人來說,還是一個未知的祕密。小日本人從來非常注重瞭解對手的情況,完全不瞭解對手,在座的各個日軍將領心裏啷個不敲鼓嘛:不懂,不懂……

第五師團的參謀長西溫利林大佐接過話頭說道:“現在平型關一線上除了這支神祕的川軍獨立旅以外,還有晉綏軍三個軍跟我們作戰,另外還有什麼第八路軍的115師,這個也是不能小看的,25日襲取靈丘縣城的就是這支由共產黨紅軍改編的第八路軍的115師隊伍。現在雖然沒有找到115師的活動位置,但估計也在晉東北這一帶高山峽谷地帶待機。最新情報說,傅作義的35軍也將加入平型關防線,這支隊伍我們是打過交道的,百靈廟戰鬥證明這算是晉綏軍中的一支勁旅。敵人的兵力部署清楚了,那麼我們右翼迂迴、奪取平型關的行動就演變成了一場對峙,正如板垣閣下所說,如果遷延時日,對於我軍是不利的。”

幾個旅團長也你一句,我一句爭論起來。第九旅團長國崎登少將提出增兵,不能就這樣子止步於平型關前;關東軍察哈爾派遣兵團第二混成獨立旅團長本多政材少將卻認爲應該集中力量先突破雁門關防線……一時間爭論不休。

板垣徵四郎一言不發,老鬼子是很熟悉這晉北、晉東北的山山水水的:1935年,板垣徵四郎以朝佛之名,謝絕了老同學閻錫山提供汽車之便,騎着小毛驢走過了靈丘至平型關的穀道,也走過了雁門關到大同的道路。不但摸清了沿路的地形地貌,而且對於閻錫山在這晉北這一帶的防禦工事的分佈情況也瞭如指掌。作爲晉北前線的日軍前線總指揮,板垣徵四郎一直想着“避實就虛”這四個字,而且初期也取得了不錯的效果。沒曾想平型關前全被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川軍獨立旅給這種大好的態勢破壞殆盡,自己反而陷入了“鈍兵挫銳”的境地。

板垣徵四郎不想再聽衆人吵吵,因爲這些意見毫無新意,照此打,北邊的雁門關,東北邊的平型關兩邊都將是一場激戰,是碰實而不是老狐狸一貫提倡的避實就虛,轟走了衆人,板垣徵四郎久久站在五萬分之一的軍用地圖(日軍繪製的晉北、晉東北的大比例作戰地圖,相當精確。周大少團長這次也幸運地繳獲了幾份,當即欣喜若狂)前仔細觀察着、思考着……

平型關一役,賺的盆滿鉢滿的周大少團長的北上縱隊於9月25日連夜勝利返回自己所部駐防的1885高地。周大少團長在戰鬥結束後喊過來拉戰利品的大卡車、騾馬車全裝得滿當當的,全軍上下喜笑顏開,這一仗可是賺了哈(全跟老闆團長學得凡事愛計算得失):首先不冷了。連民工在內,人人一件繳獲的日軍禦寒軍大衣。出川之時,重慶還熱的遭球不住,大家對於周大少團長估到讓弟兄們把厚厚的秋軍衣穿上載聲怨道。哪曉得一到晉東北,就遭朔朔寒風來了個下馬威,個個凍得遭球不住了。在設伏準備的幾天時間裏,全靠吃幹海椒和林雪兒的佳雪食品加工集團生產的高熱量巧克力發熱抵禦寒冷。這還是周大少團長知道北地九月天就寒,有所預防措施。後來十月入晉的川軍鄧錫侯將軍率領的22集團軍就遭冷得全軍打擺擺,生生是凍病甚多造成了不小的非戰鬥減員。其次,周大少團長這兩天,乘着日軍新敗,退守靈丘、淶源一線的機會,每天下午四點多鐘(四點多鐘以後,由於日機一般不夜航,這個時候也不出來轟炸了)派出自己的那百輛大卡車跑上半個小時多,去把那段設伏山道上的遺棄的啥子鐵架架啊,爛桶桶啊……反正最後到了啥子乾淨程度了呢:除了光巴溜(川渝方言赤身露體的意思)的數千遭凍得邦邦硬的小鬼子死屍,整個十餘里的伏擊戰場上竟然找不到任何有用的東西。後來收屍的小日本人見到這幅情形,終於是知道了千千萬萬別惹急了窮瘋了的中國人!

額們少年大英雄周大少團長也被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親切用山西的小火車(土皇帝閻老西整的窄軌鐵路,速度不快,在上坡的時候甚至人走都能跟上)招來接見,誠惶誠恐中獻上一把被打死的21聯隊長的佐官刀。閻老西笑眯眯地問:

“曉舟啊,你不是擊斃了21旅團旅團長三浦敏事少將麼?”

周大少團長恨得咬牙齒,心說那是老子討堂客(川渝方言老婆的意思)的本錢,纔不得給你這個半老不死的老滑頭喲。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忽悠閻老頭:

“鈞座啊,三浦敏事都遭炸得成了段段了,他的將官刀硬是沒有找得到,恐怕也成了片片了啊!哪裏找得到嘛”

閻老西聽到這,想起這兩天晉綏軍上下的傳說:說這個周小將軍這次讓川軍獨立旅將士每人背了幾十斤炸藥,全軍十幾萬斤的炸藥是把十餘里的設伏山道炸得天翻地覆、山川爲之變色,否則啷個能夠消滅八千多小鬼子嘛。平型關一線晉綏軍血戰數日,死傷數千人也纔打死打傷數百日軍啥。因此晉綏軍上下對於這次巧使炸藥消滅小鬼子的川軍獨立旅的旅長、總指揮周大少,將士們暗暗取了個外號叫“周大炮仗!?”。閻老西此時想起了這個外號,再看一本正經、正襟危坐的十八歲小後生,大笑,說道:“莫甚關係,找不到就算了。”

一老一小的話題一會兒就轉到生意問題上去了(閻老西已經知道了周大少團長重慶西南地區首屈一指的大老闆身份),重慶商人這二年在國內生意是做得風生水起,漸漸被人們稱爲“渝幫”。晉幫更是從明清時候就聞名天下了。兩個生意之鄉出來的自然分外親切,於是討價還價,斤斤計較起來。最後繳獲的大批日軍軍械軍備等閻老西出價二十萬元收了,成了他的晉綏軍一月以來數次大戰的戰利品。當了軍火販子又接着當人口販子,閻老西山西抗戰一月,一個日軍俘虜沒得。周大少團長一戰俘虜117名日軍。怎麼也得讓閻司令長官出出風頭,弄幾個擺擺門面啥。周大少團長一聽,這樣子,我俘虜的小鬼子也不多,看在鼓舞山西軍民計,1000元一個(老子爲這些傷兵付的湯藥費也遭求了不少啥)!賣給你100個,那17個東西就當添頭白送了。閻老西心裏連叫賺了,賺了。於是兩個人口販子說好了:閻老西以一千元一個付出了十萬元辦了個光鮮門面。

一樁樁生意順利做得大家都甚滿意,於是輕鬆談笑中又扯了一陣閒篇。周大少團長正要告辭的時候,閻老西吐出的幾句話差點讓周大少團長回去嘔得(川渝方言暗自生氣的意思)連覺都沒睡着。“曉舟啊,這次平型關大捷川軍獨立旅是功勳卓絕。蔣委員長給你部獎了三十萬元(周大少團長聞言心裏那個樂:老子上回在豐臺炮襲華北日軍最高司令部,炸死香月清司中將以下日軍各級官佐一百多人,最高領袖才賞了三萬元,還因爲老子是地下武裝是看得到拿球不到。這次老子的晉東北平型關大捷確實是給全面抗戰以來被糟糕的戰事弄得落下渾身埋怨的最高領袖掙回了一份大大的面子,他總算是大發利市了哈!咋說老子這次好歹是有一個名份了,應該拿得到這份豐厚的賞銀了吧)”周大少團長正喜滋滋想,閻老西又說由於衆所周知的“潛規則”原因,最後落到個人手上的時候也只有十萬元了,所以你周大少團長老弟就勉爲其難收下吧!

啷個辦,收到起吧!回到自己地盤的周大少團長一晚上都在念叨萬朵花聽不太懂的一些話:“日他媽喲,果然是能在三個雞蛋上跳舞的厲害角色。搞了半天,弄走了老子一大堆東西,老滑頭個人只出了十萬元哈!” 最漫長的五年

周大少團長又把乾女兒小雨娃子的錦囊妙計搞忘了啊?莫得,這回一邊樂呵呵地看着弟兄們打掃戰場,周大少團長就叫萬朵花把那第二封錦囊妙計當時就打開看了。小雨娃子不是叮囑打了一場勝仗就可以看了啥。

衆位弟兄也圍攏過來看稀奇。看罷衆人卻無語,那封錦囊妙計上寫着:“乾爹,你好棒!打敗了小鬼子,可是你不要驕傲哦。你常對我說,勝利時要總結經驗不要翹尾巴(驕傲);失敗時要汲取教訓不要打焉(氣餒)。現在,就是總結的時候了。”

李航瑞政委沉默半晌後對周大少團長感慨地說道:“曉舟,你有一個好女兒啊!”更是勾起了周大少團長對小雨娃子和家人們的無限思念。

“小雨娃子提醒的太及時了。我都高興得有些忘乎所以了。從明天開始,全軍上下總結這場平型關戰鬥的經驗得失,討論三天!要從這次首戰日軍的戰鬥中,學到更多的東西。只有不斷的學習,總結經驗教訓,才能透過事物的表象切實抓住事物的本質和規律性,纔對我們以後的戰鬥有更大的幫助。我們不但要知其然,還要養成知其所以然的良好的學習作風。

我這裏就給大家提一個可能不太注意的細節。大家打掃戰場的時候,發現不少日本兵都戴着手套,爲啥子呢?不是爲了單純的保暖,是爲了增加握槍的摩擦力,防止滑脫,武器掌握得更緊牢,更有助於快速平穩地出槍射擊。這就是認認真真、老老實實的講科學的精神。小日本從明治維新開始,幾乎跟中國同時開始學習西方列強的現代化。都買了不少現代化的玩意兒。但我們卻跟小日本的差距啷個大到了今天這種程度呢?我看啊,中國人學到了皮毛,總覺得人家這東西好,那東西強,使勁買就行了。日本人卻學習到了現代化的實質:認真求實的的科學探索精神就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衆弟兄不禁沉思起來,對於周大少團長的話深以爲然。

“就是,隊長說得對!我們繳獲的每一件日軍的武器大家發現了都保養維護的很好。這就能看出小鬼子的基本軍事素質,對於戰爭中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極其認真地。說老實話,我不怕這些小鬼子的兇悍,可這份認真勁倒真叫人有些害怕!”湯立勇說道。

由於平型關大捷,右翼迂迴突擊的日軍暫時再無力發動新的攻勢。平型關一線的防禦壓力也就緩解下來。周大少團長乘機對晉綏軍第六集團軍負責平型關前線指揮的副總司令孫楚將軍提出川軍獨立旅撤至平型關西邊的繁峙一帶進行戰鬥休整的請求。

孫老將軍現在對周大少團長那是非常客氣。最先接到平型關大捷的消息,他是壓根不信的。但隨着周大少團長那豐盛的戰利品一車車拉回,那繳獲的日軍軍旗、俘虜的小鬼子一一在個人面前亮相,他不能不信川軍獨立旅是取得了輝煌的大勝了。他這才認認真真打量起這支跟印象中的“川軍”完全不是一回事情的隊伍:訓練有素的精悍人員,裝備精良到了極點(很多新式軍械軍備他這個混跡軍旅數十年的人都根本不知道叫啥子),一個二千多人的隊伍(據說基本上都是打過仗的兩年以上的老兵),竟然有各種後勤技術保障人員二千多人(含支前民工)。更稀奇的事,明明是一個步兵隊伍,還帶了一個二百來人的幾十挺防空高射機槍的防空隊伍(據說就在開赴平型關前線的路上就揍下了三架日軍九七式輕型轟炸機,還活捉了一名日軍少佐飛行員!這個事現在孫楚是相信了,絕對是真的。)

這支所謂的“川軍”的戰鬥力之強悍由這次平型關大捷就展現的淋漓至盡:消滅了第五師團主力21旅團八千三百餘人,自己卻只有百餘人的傷亡。一想到自己三個軍六、七萬人,被這個已經被周大少團長的川軍獨立旅全殲的21旅團在平型關前數日攻擊,就傷亡達數千人,小鬼子才傷亡了數百人。孫楚想到這裏,外號叫“孫大聖”的老將軍不禁浮想聯翩:這該不會是天上的神仙老倌看老子在地上打小日本妖怪遭整的焦頭爛額派下來的天兵神將的一支隊伍吧?!孫大聖不禁笑起來,這支川軍獨立旅對於小日本人來說是一個迷,對於自己人來說又未尚不是一個大大的迷啊!

聽到起周大少團長提出部隊休整的請求,孫楚同意了:現在陸續增援到位的部隊加起來已近十萬人了。就讓這支大功部隊撤至繁峙休整吧。雖然心裏巴心不得周大少團長直接把隊伍開到平型關前,讓狂妄無知的小鬼子都來嚐嚐這個硬貨色!保管叫小鬼子牙巴再蹦下幾顆。那到時,他這個前線總指揮的臉上也是無上榮光。

繁峙,位於雁門關、平型關兩個防禦主陣地後的中間地帶,是一座二三萬人的小縣城。9月27日,周大少團長的北上縱隊連夜(白天日機轟炸太厲害了。日本人已經把野戰機場修到了前線,日機起飛轟炸的頻率大幅增加)撤至繁峙一帶,幾個部隊分別在繁峙縣城周邊的幾個小村莊隱蔽休整,縱隊指揮部及直屬單位則設在了繁峙縣城裏。

北上縱隊全軍隨即按照周大少團長的命令展開討論學習,總結平型關戰鬥的得失。北上縱隊直屬的宣傳分隊蘭蘭妹妹隊長也在家欣哥的授意下,在繁峙縣城大戲院開了一場令當地士紳民衆別開生面的軍民聯歡大會。平型關大捷的少年英雄周大少團長自然是參加了,而且其當場興之所至高唱的一首充滿三晉風味的《誰不說俺家鄉好》更是奪得一片掌聲。隨後,“一座座青山緊相連,一朵朵白雲繞山間,一層層梯田一層層綠,一首首歌兒隨風傳,哎,誰不說俺家鄉好……”的優美歌聲很快就飄散在晉北的山山水水。北上縱隊與繁峙老百姓的軍民關係十分融洽和親切,能把俺山西描繪的如此美麗,就是俺家鄉人嘛!

周大少團長的北上縱隊其實在繁峙民衆中受到最最熱烈歡迎的大家可能都想不到是那些人:繁峙縣城和周邊的幾十個大小不一的鐵匠鋪子。技術保障分隊根據周大少團長指示,把在平型關戰場上收集的數萬斤廢銅爛鐵全交給了這些鐵匠鋪子加工了。繁峙縣城及周邊的村鎮加起來也不過二三十萬人,所以這些鐵匠鋪子平時也做不了多少生意,維持個生意個嘛,這下子好了,一火色大單子來了!這個川軍獨立旅送來數萬斤廢銅爛鐵要求打製周大少團長親自設計的一種30多釐米長的三角鐵尖矛頭,及各種各樣的大大小小的中間空起的鐵西瓜,有多少做多少,部隊全要了!鐵匠鋪子也省事,兩頭不管,只收加工費:一個鐵矛頭2毛錢,一個鐵西瓜三毛錢。這個量可是不得了,光是鐵矛頭就有數萬支,還別提近萬數的鐵西瓜了。幾十個大小鐵匠鋪子,少的都能賺幾百元,多的能到兩千多元。這可比往年忙活一年賺個幾十、百把元的強的太多了!再一聽說還是那個指揮平型關大捷打死不少小鬼子的少年大英雄周大少團長用來收拾小鬼子的,鐵匠鋪子緊急動起來,邀朋喚友,很多早已經不幹鐵匠活路的人都重新上陣,日夜不停的開起工來了。

看着周大少團長熬更守夜伏案設計,然後就是一樣樣新鮮玩意兒從他手裏出來,相識了兩個多月的大學生軍訓團的一幫子結拜哥子弟兄們算是徹底地相信了老弟兄們的話:我們隊長、團長,那是搞機械出身的,搞出來的稀奇古怪的花樣繁多的東西太多了!重慶貓兒石工業園裏的那個展覽館裏怕不得有好幾百樣了,那是比啥子諸葛亮整得幾個木牛流馬、諸葛強弩的強多了。還真不是吹,同樣是冷兵器哈,周大少團長設計的這種用底火藥爆炸產生的高壓高速氣體作爲推動力的長矛發射器,一次就能發射大小、長短一致的三角鐵矛頭(下面的木棍是找木匠做得長短粗細一致、重量一致的1?7米、約五斤的統一規格)30根,射程在二百到三百米之間。當時實驗的時候,一片齊刷刷的鐵長矛扎進土裏十幾釐米,就把衆人嚇了一大跳:這要是換了人馬,那還不得穿個對眼衝!一面擺上個十幾二十個長矛發射器,那就是能覆蓋很大一片地域的又一個“大規模”殺傷武器!對於衝鋒的人特別是騎兵那就是滅頂之災。絕的是仗打完了,鐵長矛還能回收回來繼續使用。周大少團長與技術保障分隊的弟兄們通過反覆試驗,找到了最佳底火配量和發射仰角,最後定型:於是一種威力頗大,周大少團長說專門用來對付在平原上(繁峙是個較平的小盆地)比較有威脅的騎兵衝鋒的新式武器誕生了,取名就叫“長劍”。

那些空心鐵西瓜,衆人都知道是一踩就炸的地雷。但是周大少團長弄得這些地雷花樣那可就翻新了:有跳雷(周大少團長用廢鋼做得細彈簧圈,地雷能彈一米多高,卻正好炸到了人的頭、胸比較軟弱的部位);有人踩上去不炸卻專門炸汽車、裝甲車、戰車的大傢伙反戰車地雷(這個只有重量達到一定程度,才能觸動壓發);更令人膽戰心驚的是周大少團長設計的數量最多(幾萬個)的只有一盒香菸大小的,裏面卻塞滿高爆炸藥,炸不死人,卻能把腿腳炸殘了的周大少團長叫做防步兵地雷的……(後來小鬼子是把周大少團長整的這地雷花樣嚐遍了,嚇得見到圓不溜秋的東西都有心理障礙了。至於黑皮西瓜,別說吃了,老遠就繞着走)。

衆人見識了這些新鮮地雷,最終認爲周大少團長前世一定是雷神轉世,你看嘛:天女散花,跳雷,反戰車雷,防步兵雷……大爺啊,周大少團長不是雷神,啷個還能是嘛,於是大名鼎鼎的“周大炮仗”又變成了“周大雷(神)!”

面對時間緊(周大少團長要求必須在30號之前趕出一批來),任務重(品種多,數量大)。北上縱隊的後勤、技術保障分隊一千多弟兄們也全部投入了日夜的繁忙之中。

衆人心裏都明白了:這是有大事情了。周大少團長所有的這一切,全是爲此準備的。而弄完自己的事情,周大少團長也累慘了,幾乎兩天兩夜沒閤眼。設計、實驗、定型、驗證,是忙得滴溜溜的轉。最後美美的睡了大半天才恢復過來。也虧了是十八歲的年紀,容易疲勞也容易恢復。蘭蘭妹妹心痛家欣哥,又看他這幾天耗費心神、腦子。於是拉上週大少團長的女徒弟葉麗君四處尋摸買魚,準備弄魚給家欣哥好生補補。哪曉得跑了一圈沒有魚可買。原來繁峙這個晉北小盆地中的小縣城,四周都是山,牛啊羊啊的挺多,魚卻很少有人吃,哪裏去買魚嘛!

睡飽了的周大少團長見兩個女娃子一幅焉焉的樣子,呵呵一笑,說道:

“買不到,我們自己去釣啥。滹沱河不是在繁峙南面的河東鎮穿鎮而過嘛,離縣城只有幾十里路遠,有河就有魚。北雁南飛鳴啾啾,九月秋高魚正肥,走,我們個人釣去!”

周大少團長幾下子就弄了一些釣魚工具,又自己拌了香餌,同李政委等幾個結拜哥子弟兄們及兩個女娃子,帶了十餘名隨從護衛騎着摩托車就來到了河東鎮的滹沱河邊。這羣人裏,除了蘭蘭妹妹和葉麗君(都是從小生活在長江邊的)還知道點釣魚的常識,李政委等北方大平原的弟兄們是七竅通了六竅---一竅不通!

周大少團長興致勃勃手把手教授起來:看水(找水窩水蕩,水流不急魚聚集的地方),選位,撒窩,上餌,甩杆,盯漂,一二不動三沉四扯……最後把衆位北方弟兄們灌得腦袋裏像是裝了糊糊。周大少團長哈哈大笑,也不管衆人楞手楞腳在那瞎琢磨了,自己找個位置就釣上了。

看到家欣哥一會兒就扯上一條魚,一會兒就扯上一條魚。蘭蘭妹妹急了,都是家欣哥做得工具,同樣的香餌,啷個我的老是釣不上魚嘛?!肯定是位置沒找對,於是撒嬌帶耍橫非逼着家欣哥把位子讓給了她。

可令蘭蘭妹妹惱火的是,邪門啦!蘭蘭妹妹到了周大少團長的好位置上還是一條魚扯不上來。而周大少到了她的位子上,還是一會兒扯上一條魚來。魚他媽的還會認人了啊?!蘭蘭妹妹百思不得其解:家欣哥絕對有釣魚絕招,必須傳授哈,要不然當着他那女徒弟葉麗君(已經釣上幾條了)和這麼多哥子弟兄們的,我好沒有面子喲!

遇上耍橫筋的蘭蘭妹妹,周大少團長對錶妹神祕地一笑,“你附耳過來,也罷,我切說與你嘛!”衆人只見蘭蘭妹妹聽完後一臉的驚訝之色,“家欣哥,是真的啊?!”

“真的,絕對真真的!”

於是討得釣魚絕招的蘭蘭妹妹得意地坐在了葉麗君旁邊,一邊釣魚一面看着魚漂子嘴巴里嘀嘀咕咕的。葉麗君尖起耳朵纔算是聽懂了蘭蘭妹妹的嘀嘀咕咕的重慶話“魚擺擺啊(重慶人對魚的暱稱),你個人上鉤哈!”葉麗君差點樂得把釣魚杆子都失手了,有這麼釣魚的啊?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啊!

周大少團長令人感到神奇的地方就是在這裏:他的很多常人無法理解的舉動,最後的效果卻不錯。你看嘛,還沒等蘭蘭妹妹唸完家欣哥暗暗傳授的釣魚咒語一百遍(周大少團長早就看出蘭蘭妹妹釣不上魚的毛病了:心老是定不下來,見人家釣上魚來,於是老是着急扯杆。啷個釣得到河裏的魚嘛,又不是後世魚塘裏的哪些餓死鬼魚兒。於是面對耍橫筋討絕招的表妹靈機一動,要她看魚漂念上一百遍剛纔葉麗君聽了差點肚子遭笑岔氣的那個瞎編的釣魚咒語,說只要看到起魚漂動了兩下就一定會有收穫的),蘭蘭妹妹見魚漂突然動了兩下,急忙扯杆子,哎呀,還是一條七八兩重的大魚兒!蘭蘭妹妹手抓着魚兒手舞足蹈樂得是大喊大叫的。衆位坐在河邊半天都沒有釣上一條魚的北方弟兄們是看得目瞪口呆,真是神了哈?釣魚咒語果然是真的!快請教蘭蘭妹妹去。

還別說,一幫子釣魚門外漢在用甜嘴巴換來釣魚咒語以後,還是起作用的(新手一般都有心不定的毛病),這些從來沒有釣過魚的人們最後都紛紛釣上了人生當中的第一個收穫!全樂得咧嘴大笑(從此周大少團長的這些結拜哥子弟兄們是愛上了這個釣魚,終生樂此不疲的)。只是這時非常令人捧腹的是:一大幫子坐在滹沱河邊的釣魚的大老爺們,嘴巴里咕嚕的都是“魚擺擺啊,你個人上鉤哈!”連他媽語音口氣都是一嘴很扯皮(重慶話有些搞笑的意思)的重慶話! 200 198章 晉綏軍老將的“討教”

話說周大少團長衆人在滹沱河邊一番垂釣,收穫頗豐。乘着夕陽霞光,收杆回營。一路歡聲笑語,最後都唱起了周大少團長現編的《釣魚豐收歌》:“日落西山紅霞飛,弟兄河邊釣魚歸,釣魚歸;金色的太陽映彩霞,愉快的歌聲滿天飛,滿天飛,米索拉米索,拉索米索瑞,愉快的歌聲滿天飛,嘿!……”

在家的衆弟兄見到這十幾個漁夫倒是嚇了一跳:收穫不小啊!大大小小的魚竟然整了百八十斤喲。啷個弄呢?衆人卻都盯到起周大少團長---他那一路上整出了六七種做魚的花樣的超級好吃狗傳奇早已經深入人心了。

北上縱隊指揮部再加上一些直屬的單位,能有一百多人。做這點魚能夠塞牙縫了。周大少團長不可能一個人吃獨食啥,再說也吃不下。大家好纔是真的好,自己也補了,大家也能嚐嚐魚鮮,怎麼辦?周大少團長想起了那出名的得莫利燉魚,有了辦法,咱今晚上就吃高粱貼餅子燉魚!周大少團長和幾個廚子兵把魚都收拾好了,切塊碼味。然後取羊肉鮮湯,瀝清後下魚塊,微火燉煮,湯取羊與魚之合,色白如乳,鮮美無比。又在燉魚湯中,加入粉絲(山西粉絲爲土豆粉絲,耐煮不斷不糊)、白菜、青蔥段、白豆腐(四川人說的老豆腐)、玉蘭片、木耳、豆芽、酸菜(繁峙當地的一種特產)等,就着烤的焦黃脆香的高粱貼餅子。衆人吃得連說好,是讚不絕口。

周大少團長專門又留了兩條七、八兩重的活魚,費心做了一道滹沱河醋魚(山西是聞名的醋鄉,不用醋做道美食,有些對不住山西老倌哈!雖然是取西湖醋魚的做法,但魚是在滹沱河釣的啥,故稱其爲滹沱河醋魚)給蘭蘭妹妹、葉麗君、賀君玲等幾位紅顏佳人,以感謝她們血與火的征程裏風雨相隨。只見周大少團長做得這道滹沱河醋魚形態鮮活,魚眼猶睜,胸鰭挺堅,肉色白嫩,覆蓋一層亮晶晶薄汁。此醋魚不用半點油而發亮,鮮、嫩、甜、酸恰到好處。吃過西湖醋魚的江南人葉麗君一嘗之下,高興得南京話都出來了。衆人不懂,周大少團長跟她兩年了,知道是啥子意思。這個南京來的小姑娘是說這道醋魚做得不生不熟,帶有蟹肉滋味,正是西湖醋魚的絕頂正味,非常之好!

幾個女娃子正要高興地大快朵頤起來,卻見周大少團長的那十幾哥子弟兄們不住用眼睛瞟這道醋魚,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於是招呼衆人也來嘗一嘗嘛。大家終於被美食誘惑,也顧不得假客氣要面子,紛紛夾了一筷子嚐嚐,只覺清香撲鼻,入口味似蟹羹珍饌。嗯,不愧是咱山城的超級好吃狗(重慶人對美食家的戲稱)啊!

周大少團長笑眯眯地在一旁拽文:

“北雁南飛朔風來,

葉紅霜重上高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