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裁縫師傅的眼中充滿了憧憬、迷茫和嚮往,雲飛就是這樣一個善於調動人的情緒,鼓舞人心的一個人,周補衣眼中也是神采飛揚。

“我終於知道爲什麼李大嘴那種鼻涕蟲都能研究出白酒了。”周補衣說道。

“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一個人要有所成就,還得靠個人領悟,我只是個引導者,僅此而已。”雲飛轉身望向天外,負手說道,很有神棍的架勢。

“好了,別裝了,這裏也沒外人,接下來要幹什麼?”周補衣完美地破壞了雲飛營造的氣氛。

“你的小丫鬟洗白白了嗎?”雲飛現在有點迷上了帶點色彩的話語。

“你還能不能好好說話了,說的這麼難聽!”周補衣說道。

“把你的小丫鬟準備好,我出去接幾個人,馬上就回來。”雲飛說道。

雲飛來到蘇府,不知道蘇小小是怎麼勸說的,反正六個丫鬟都同意了,不過蘇小小要求同去,雲飛也沒在意,多個人還能多幫忙出出主意。來到霓裳閣,會和周補衣的兩個小丫鬟,一起來到一間稍大點的房間,當然,周補衣與雲飛同在。這些丫鬟都二十來歲,最大的也不超過二十二歲,正是風華正茂,豆蔻年華,雲飛感覺自己彷彿置身於女兒國中。

“咳咳,幾位,今天叫大家來,是想教大家走步,這個走步啊。。。”好吧,被打斷了。

“喂喂,你能不能行了?走步用你教?”周補衣蔑視地說道。

“哦?你的意思是你會走了?那你來走兩步我看看。”雲飛說道,見周補衣沒搭理他,繼續說道:“會走,走兩步,來,走兩步”雲飛這是想起了本山大叔哇。

周補衣當然不會去走兩步,那樣就被雲飛當猴耍了。


“走步是一個大學問,特別是對女人來說,走步可以極大地展現女人的形體美,走步很有門道,你們見過貓嗎?”雲飛問幾個丫鬟。

親愛的我愛你 貓沒見過,但是我見過狐狸”蘇小小的一個丫鬟說道。雲飛差點撲街。

“好吧,我也不跟你們廢話了,我走,你們看,然後學,OK?”雲飛說道,也沒管她們懂不懂OK是什麼意思,反正雲飛開始走起了貓步。

大家都知道貓步,也看過,但是男人走貓步確實不好看,結果。。。。。。

“哈哈哈哈哈。。。。”一直就沒停過,有個丫鬟已經躺在地上了,周補衣手捂着肚子,蘇小小手捂着嘴。。。。。。

終極四少pk皇家拽公主 已經一炷香了,你們還有完沒完了?”雲飛無奈地說道。

“哈哈哈哈”聲音更大了。

雲飛轉身出去了,找個犄角旮旯,靠在牆上,雲飛心想,這時候應該有支菸啊,這樣才顯得憂鬱、滄桑。

又過了一炷香時間,雲飛聽裏面沒有聲音了,就走了進去,結果。。。

“哈哈哈哈”

“你們還想不想好好地一起玩耍了?”雲飛哀求道,但是沒人理他,“周補衣,那個木頭模特好看嗎?”雲飛成功地止住了周補衣的狂笑,其他人看周補衣不笑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都止住了大笑,但是淚水還留在臉頰上。

“你這個臭流氓!你還好意思說。”周補衣臉色通紅惡狠狠地說道。

“各位,你們照我剛纔的走法,你們逐個走一遍。”雲飛只是利用周補衣而已,所以也沒理他,轉頭對丫鬟們說道。

丫鬟們都不想走,怕被別人笑話,但是雲飛很嚴厲地看着她們,並隨便指了一個丫鬟,讓那個丫鬟第一個走,沒辦法,人在被逼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要麼崩潰,要麼爆發,所以這個丫鬟爆發了,放下負擔,撕開僞裝,解放思想,邁出了乾元大陸的第一個貓步,雲飛的不算。她這一小步卻是將來服裝和模特界的一大步,她是幸運的,雲飛的隨意一指成就了她萬古流芳!


貓步,雖然男人走很彆扭,但是女人走起來,確實很具美感。這個丫鬟自信地走着,旁邊的人靜靜地看着,沒有人笑,只有發自內心的讚美,這樣走步太漂亮了。

丫鬟走到對面牆壁前,轉過頭,發家大家都直直地盯着她,頓時害羞了,低着頭跑了回來,大家都沒有說話。

“感覺怎麼樣?”雲飛問道。

“感覺像狐狸精。。。”周補衣說道,雲飛頓時無語。

。。。。。。

“好吧,形容雖然準確,但表述不恰當。這叫性感!這叫誘惑!這叫嫵媚!這就是女人的美!男人靠雙手征服世界,而女人只需要征服男人就可以了,女人憑什麼征服男人?就是靠女人的美!女人應該展現自己的美,讓每個男人都爲自己着迷;女人應該施展自己的美,讓每個男人爲自己癡狂!一個不懂得展現自己的美的女人不是一個完美的女人,一個不想自己美的女人不是女人!”雲飛說的好像很有見地。

衆位美女都聽傻了,這個小子怎麼比女人還了解女人,還一套一套地說的頭頭是道。但是她們內心也接受了雲飛的說法,每個女人都是愛美的,也喜歡別人稱讚自己美,所以接下來,衆人都雲飛就沒有那麼牴觸了。

“對,就是這樣,保持平衡。。。。。。表情要高貴冷豔,不能嬉皮笑臉。。。。。”雲飛指導着。

看衆人都已經瞭解了基本要點,雲飛吩咐她們自己練習,然後走出房間。

“雲飛,你不光懂曲子,還這麼懂女人,你是怎麼做到的?”蘇小小崇拜地說道。

“哦?他還懂曲子?”周補衣驚訝地問蘇小小,蘇小小點頭。

“千萬別迷戀哥,說多少次了,哥真的是個傳說。”雲飛有些高處不勝寒地說道。

“鬼才迷戀你”周補衣翻了個白眼說道。

“嗯嗯,千萬別迷戀。。。。暗戀就行了。”雲飛一本正經地說道,然後轉身就跑。

來到工地,找到石達開。

“石大叔,客棧內部裝修得怎麼樣了?最近還有人圍觀麼?”雲飛問道。

“裝修基本完成了,剩下一些掃尾和等待油漆晾乾了,沒什麼事了,圍觀的人還有一些,基本都是外地路過南華城的人。”石達開說道。

“恩,我準備先提前用一下客棧一樓,沒什麼事吧?得搭個臺子什麼的,到時候可能會進來不少人。”雲飛說道。

“問題不大,不過我怕地面和牆面會被弄髒。”石達開擔心地說道。

“地面沒事,用水拖一遍就好,牆面。。。這樣,搭一排木架,隔開牆壁,到時候我會派人來維持秩序,你去找人給我做一塊木牌,我準備寫些廣告豎在外面。”雲飛交待道。

“好的,我這就去做,哦,對了,最近有人來應聘,可是你不在啊,我不知道找誰好,就讓他們過幾天再來。”石達開說道。

“哦,等我回去就找個人來坐鎮,你先去忙吧。”雲飛說道。 回去的路上,光明聖人開始向其他修士不停介紹一些光明大帝的事迹,並且邀請甫辛聖人這幾個來至上大世界的修士加入到光明大帝門下。

「這就開始拉人了!」楊恆聞言搖頭苦笑。

自從三個大帝破空而去之後,他們統領的大世界開始被幾個大聖瓜分。他們這次回來,第一件要做的事肯定是把這些大世界收回去。這讓楊恆開始為無極大聖擔憂。


無極大聖瓜分的就是光明大帝的勢力,而且還接管了光明大世界,說不定會被光明大帝報復。

在半路上,光明聖人就和光明大世界的幾個修士離開風舟,回光明大世界去了。

「你們有什麼打算?」楊恆對甫辛聖人問道。

「我們以前是屬於萬法大帝管轄的,這次就先去跟無極大聖說一句,然後回至上大世界去。」甫辛聖人回道。

楊恆點了點頭,沒再說話。甫辛聖人加入到無極大聖這邊,多多少少也和他有點關係,於情於理他都應該問一下。

至於剩下的靈源大世界那幾個修士,他問都不用問就知道他們肯定會選擇重新投入光明大帝門下。

他們一行人回到無極大世界之後,甫辛聖人和無極大聖道別之後,帶著鳳冶尊者返回至上大世界。

靈源大世界的幾個修士也打了一聲招呼,相續離去,剩下的就只有無極大聖這一脈的幾個修士。

楊恆從回來就一直在觀察無極大聖的表情。按道理來說對方此時應該高興才是,但是他卻發生無極大聖的雙眼有些無神,目光也有些獃滯,好像在想什麼事。

「師尊,是不是光明大帝找過你了?」楊恆開口問道。

「沒有!」無極大聖搖頭嘆道:「他們現在應該在處理這次的浩劫,還沒時間過來。可能用不了多久就會來了。」

「其實師尊做的也沒錯,也不必擔心什麼。即使你不把光明大世界接下來,也會有其他修士接過去。這是避免不了的。」楊恆知道對方顧忌什麼,開口寬慰道。

「這只是其一。我還在想三個大帝回來之後,有沒有帶回來如何成就大帝的方法。」無極大聖如實回道。

成就大帝之位就必須修復這片天地的規則,楊恆心裡清楚,卻沒說出來。

這種事情可不是他這種修為的修士能知道的,說出來對他根本沒有半點好處。

過了片刻無極大聖嘆道:「能不能成為大帝,全看個人機緣。我看大家以後都能有這個機會。你們也知道無極大世界已經是光明世界管轄的。現在光明大帝回來。無極大世界肯定會再次投靠過去。你們有沒有什麼意見?」

楊恆看到其他幾個修士都點頭答應,他主動站出來說道:「我雖然是師尊的弟子,但是向來自由慣了,不想投入光明大帝門下。還請師尊諒解。」

「誰都不喜歡寄人籬下。但是一個大帝根本不是我們可以撼動的,只能選擇歸順,要不然就被毀滅。只要我歸順了,對你們並沒有太大的關係,我只是跟你們說一下。好了大家都先回去修士吧。」無極大聖說完,楊恆他們都各自散去。

楊恆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尹靈兒等人全在等著他。只是他們已經不想開始那樣愁眉苦臉,也多了幾分激動。

饒素娥一把上前抓著楊恆的手,說道:「現在光明大帝已經回來了,我們是不是也要回去了?畢竟我們都是光明大世界的修士。」

「我暫時不打算回去。如果你想回去就回去看看吧。」楊恆回道。要他會光明大世界生活在一個大帝的眼皮子底下,他肯定不幹。

現在是浩劫當前,沒人理會他的修為怎麼會提升的這麼快。如果被光明大帝給發現了,說不定會被對方發現端倪,可能連道靈的秘密都要暴露。

饒素娥聽到楊恆不想回去,明顯地有些失望,嘟著嘴說道:「你不回去的話,我也不回去了,就在這裡陪著你。」

楊恆接著就來到無極聖地,找到了紫風、金羽和黑煞他們。

這三個人都是從四極寶殿出來的,也可以說是光明大帝的手下。他們三個現在也已經知道光明大帝回來了,楊恆便開口問道:「光明大帝的事你們肯定也知道了,有什麼打算?」

「我們只光明大帝找來留在四極寶殿中的,他命令我們只能誠服四極寶殿的主人。所以我們還是聽你的。即使我們回去,光明大帝也不會收留我們。」紫風回道。

「你們跟光明大帝接觸的肯定比較多,跟我說說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楊恆接著問道。

「這個我們也不好下評論。反正他看起來年紀不大,人也挺好的。」紫風頓了頓,問道:「是不是光明大帝要來招順你了?」

「我只是一個小小的至聖境界修士,他怎麼可能特意來招順我。」楊恆搖頭回道。

「你可能已經忘了四極寶殿的存在的初衷了。大帝的手段不凡,到時候怕是不止光明大帝,另外兩個大帝也會過來招順你,你可要先做好選擇。」紫風提醒道。

楊恆陡然就想起來,光明大帝當年把四極寶殿留在灰冥礦山,主要是想找那個命數極高的人。

經過後來發生的種種,他也接受了他就是這個命數極高之人。

就連這次浩劫的幕後黑手都能推算出他的存在,那三個大帝就更不用說了。

紫風說的話,倒是給楊恆提了個醒,說不定那三個大帝真的會同時來讓他歸順。他到時候就必須做出一個選擇。

「哎。這個問題還是到時候再說吧。」楊恆搖頭苦笑,不願再去想這件事。然後去找左悠揚等人,發現光明大世界的這些修士早已經回光明大世界了。

他正想回無極仙峰,看到端木凌風迎面走來,問道:「他們都會自己生活的地方去了,你怎麼不回去?」

遲疑了一下之後,他最終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我是在無極大世界遇到你的,你是無極大世界的修士?」

端木凌風怔怔地看了楊恆許久,似乎在掙扎著,過了良久才回道:「我想我應該是來自中州。你認識我的時候我正好被人奪舍,其實那時候我早就被人控制了。如果不是那個奪舍我的靈體,我還不能擺脫別人的控制。」

「你的意思是你開始被人用了控魂術之類的秘法控制了?」楊恆驚訝地問道。 “現在可不是鍛鍊劍技的時候。”卡戎已經被那些弓箭手搞得有些不耐煩,“惹爺爺我生氣可不是鬧着玩的。”卡戎將氣灌入到手中的龍炎劍,然後猛然那麼一蕩,“火龍在天。”無數條火龍飛過他們頭頂,最可怕的是這些火焰中的劍氣,就聽“咔嚓”一聲,偌大的城牆被斜斷成兩截,城牆上的弓箭手都站不穩紛紛跌下城牆。

星雲等人瞠目結舌,這就是劍神的力量,絲毫不遜色幽冥間那可怕的一擊。


шωш●ttкan●C〇

“真是個可怕的老爺子。”雪見望着卡戎笑了一下,“真希望能看到他的死期啊,這個老不死的。”

卡戎眼睛一下子轉向雪見,他一個瞬步來到他的面前。

雪見有些錯愕,這老傢伙的瞬步簡直登峯造極,身後那一連串六個等間距的殘影自命瞬神的他也自嘆不如。

“小鬼,你剛纔的話我可聽到了。”卡戎劍尖一指,雪見立刻舉劍招架,卡戎的龍炎刺在了雪見的殘影劍的劍身,兩把劍發出顫抖共鳴,卡戎眉頭一皺,“鬼影造的劍,你還沒資格使用它。”卡戎劍氣再次一揮,雪見笑笑舉劍招架,但胳膊上還是被劃傷,緊接着便開始有火焰灼傷的感覺。

“哦,火系傷害加成。”雪見一臉讚賞地笑臉,玩世不恭的樣子。

“這小鬼,還是老樣子。”卡戎也笑了一下,這時突然一股強大的氣勢劈頭蓋來,卡戎轉身舉劍一擋,就覺雙腿陷入了泥沼一般,一股強力的衝擊波將舒米外的士兵都彈飛起來。

“老傢伙,身體還是這麼硬朗。”懷爾德手中的巨劍壓在卡戎的頭頂。

卡戎擡頭看了看,若無其事地說:“懷爾德啊,我正開導小輩呢,你也想來湊熱鬧嘛。話說,你還是喜歡用這麼重的劍,有兩百多斤吧。”

懷爾德手上的玄鐵劍雖然長只有八尺,但卻重達兩百多斤,不僅如此,他的臂力本就過人,其霸道的斬氣在騎士中爲尊,與索倫號稱“劍斬雙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