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豆聽到這裡,不由得又嘆了口氣,連江城這樣強悍的覺醒者都自身難保,那他這樣的就更不用提了。

「江城說好了,大家兄弟一場,你可一定要罩著我。」張志豆有些殷切地看著江城。

張志豆這麼一提醒,江城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從背包之中拿出一顆雪白的石頭,遞給了有些低沉的張志豆。

「江城,你是什麼東西?」張志豆見江城塞給自己一塊石頭,頓時有些莫名其妙。


「這是一顆武魂神石,普通人吞噬之後,會獲得裡面的覺醒力量。」江城平靜地說道,武魂神石這樣的好東西,自然要給自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

「什麼?這就是傳說中的武魂神石?」張志豆一雙大眼睛睜開得滾圓,那拿著武魂神石的手,現在有些輕微的顫抖起來。

成為覺醒者,就代表著有了權勢與聲名,也獲得了更多的保命手段,沒人不想成為覺醒者。

「這是給我的?」

戀上魔咒王子:拽丫頭,別想逃

「你和鐵男我都是兄弟,自然是給你的。」江城笑著敲了一下張志豆的腦袋。

普通人是無法吞噬武魂神石的,只有長時間吸收過天地元氣的人,才可以吞噬這種有些狂暴的武魂神石。

不過這些都不是問題,江城還給張志豆準備了一顆蟲丹,這裡面蘊含著十分雄厚的天地元氣。

隨著一枚蟲丹下肚,張志豆渾身都散發出一股洶湧的氣勢。



「江城,不行了,我見到人怎麼就想咬?我快控制不住了。」通過江城的教導,張志豆已經成功和武魂是神石建立了某種神秘的聯繫,此刻的張志豆赤牙咧嘴,在那呲著的嘴角兩邊,赫然生出了兩顆獠牙,甚是恐怖。

江城知道,這是要覺醒的前奏,那顆武魂神石的能量太過狂暴,張志豆一時間還有些無法控制上面的力量,才導致了有些走火入魔。

這些都在江城的預料之中,他手掌微動,輕輕撫在張志豆的臉龐上面,一股神聖的光輝頓時出現在張志豆的臉上,這是江城神農百草武魂的作用,可以抑制過激的情緒,穩定人的心靈。

此刻張志豆的精神漸漸恢復平緩,不過他似乎喪失了意識,一側歪身子,就跌倒在江城的懷抱之中。

江城知道,這是自然反應,因為張志豆這一段時間時常吃不上飯,他現在的體質實在太差了,難以承受雪狼武魂自身所帶的狂暴能量,若是沒有江城喂他的蟲丹,如果他強行與雪狼武魂溝通,有可能會發生生命危險。

不過此刻的張志豆,也並不是那麼好受,他全身輕微痙攣著,顯然在經歷著什麼痛楚的事情。

好在現在北開大學整個隊伍正在進行修整,靠在路邊停了下來。江城把張志豆靠在一顆榆樹下面,自己也盤坐在他的旁邊,替他護法。

就在這時,北開大學所在的隊伍,開始變得喧鬧起來,江城耳聰目秀,聽到了蟲子的廝鳴聲。

那聲音是從北開大學的隊伍後面傳來的,江城回頭望去,見護衛學校的武裝連隊已經和蟲子戰鬥了起來。

那是一群二級蟲子刀鋒螳螂,二級蟲子不是一級蟲子所能比擬的,通過江城十年的觀察,知道他們也懂得修鍊,並且可以在自己的身體裡面凝聚蟲丹,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這些二級蟲子居然都有元氣護甲,一般的槍炮根本破不開他們的防禦。

江城記得,就是上一世的這場遭遇戰,生物工程系的覺醒隊員張岩戰死了,不管他剛才對江城的態度如何,江城都不想讓他就這麼死去。

想到這裡,江城掃了一眼周圍混亂的人群,可是根本沒有發現程武所在的地方,他本來想讓程武給張志豆護法的,不過看來是不可能了。

江城咬了咬牙,隨即將張志豆安頓在了這顆榆樹的樹頂上面,畢竟這裡還沒有遭遇蟲子的襲擊,江城相信張志豆應該是不會遇難的。

隊伍的最後面,到處都是混亂的人群,上百隻刀鋒螳螂正和軍隊戰鬥著,大口徑機關槍掃出一道道瘋狂的火舌,可是那些子彈打在刀鋒螳螂身上,除了發出叮噹的響聲外,也就只能是更加激怒這些發瘋的蟲子了。

「連長,情況不妙,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這麼多的二級蟲子,咱們的槍炮根本無法破開他們的防禦。」

足足上百隻二級刀鋒螳螂,就算是兩個連過來,也註定要喋血,此刻蟲子已經衝破了連隊的防線,刀腿所過之處,總會留下幾條士兵的生命。

重生之异能蘿莉 ,所過之處,難以留下活口,各個系的覺醒小隊,也紛紛從隊伍之中趕來,加入到戰團之中,可也難以改變戰局。

「覺醒隊員,用你們的超能力破開他們的防禦,之後重型機槍就能射殺他們了。」連長沐浴在戰火之中,已經癲狂。

整個北開大學,一共只有四十幾個覺醒者,而且他們之中很多人的實力也十分低微,有的甚至連一隻刀鋒螳螂都對付不了。

濃重的血腥味飄散過來,地上堆滿了殘肢斷臂,有士兵的,有覺醒者的,有普通百姓的,那上百隻刀鋒螳螂殺到了興奮處,都發出尖銳的鳴叫聲,顯得興奮無比。

「快,讓所有的同學撤離,我們快要頂不住了。」

根本不用連長發話,幾乎所有的北開大學學生,此刻都如一群瘋子一樣四散逃竄,他們實在不敢面對如此兇悍的一群蟲子。

江城手中火焰升騰,他輕輕抬起雙手,一團快速旋轉的火焰,便出現在了他的手掌心。前世,江城最狠的,就是這刀鋒螳螂,他此刻咬牙切齒,奔著一隻刀鋒螳螂便沖了過去。

… 這些刀鋒螳螂,雖然對於普通覺醒者來說,亞歷山大,可是對於經歷過無數血戰,並且能發出八十一次元氣攻擊的江城來說,已經算不上太大的威脅。

江城向前衝去,尋找到一隻正在攻擊士兵的刀鋒螳螂,他身體微微傾斜,躲過刀鋒螳螂回頭掃過的刀腿,隨即準備多時的螺旋火焰,狠狠砸在刀鋒螳螂的腦袋上面。

如此狠辣的一擊,刀鋒螳螂甚至沒有來得及發出慘呼,那尖銳的綠色腦袋便徹底融化了,刀鋒螳螂轟然摔倒在地上,脖子上面碗口大小的疤痕,湧出無盡的粘稠綠色液體。

「江城,你瘋了嗎?你是自然系的火武魂,在遠處發出火球術攻破蟲子的元氣防禦就行了,你上去跟刀鋒螳螂近戰拚命,是嫌自己命長嗎?」

副隊長張海濤,雖然對江城有些不爽,可也不想江城就這樣喪命。隨即,他看到了他這輩子最讓他震驚的事情。

江城彷彿沒聽見他說話一樣,他高高躍起自己的身體,猛的騎在一隻刀鋒螳螂的後背,他任憑刀鋒螳螂抖動,他手中的旋轉火焰猛力砸在刀鋒螳螂的那堅硬的后胸,隨即,刀鋒螳螂那堅硬的身體,居然就這樣斷成兩節,死的不能再死,江城完成了十分漂亮的兩連殺。

江城從刀鋒螳螂的半個身體上跳下來,接著手掌掄起,一個前刺,整個手掌都沒入了一個刀鋒螳螂的肚子中。

裡面火焰由內而外,瞬間將刀鋒螳螂的肚子燒出一個大窟窿,三連殺完成。

江城不做停歇,從三隻刀鋒螳螂的刀腿之中堪堪鑽出來,回手又是一個砸拳,兇猛的火焰之手拍在一隻刀鋒螳螂的腦袋上,那尖銳的綠腦袋瞬間蒸發。

接著是五連殺、六連殺、七連殺。

等到江城完成十連殺的時候,張海濤的嘴巴已經驚的閉不攏了,如此完美的十連殺,絲毫不拖泥帶水,動作一氣呵成,如行雲流水,而且那火焰的溫度,似乎比自己的高出了不少,居然可以直接融化刀鋒螳螂的身體。

而且江城在完成十連殺之後,甚至連氣都沒有喘一下,這證明他還有能力繼續殺死刀鋒螳螂。

張海濤無語了,他和江城一比較,發現自己簡直就是個戰鬥力不足五的渣渣,剛才他還在質疑江城的實力,現在現實狠狠扇了他一個大嘴巴,讓他一時間羞愧無比,無地自容。

「就是兩個我,也比不上他啊!」 不問歸期的風

「哥么!這是生死戰,你能別發愣嗎?」

江城跳到張海濤身邊,幫張海濤解決了一隻要偷襲他的刀鋒螳螂,隨即提醒著張海濤。

「額!是,知道了。」

張海濤有些語無倫次,隨即他眼中閃過堅定的光芒,繼續加入到戰團之中,現在可不是發愣的時候。

在戰鬥之中,不少的覺醒者都發現了江城的強悍,他們在震驚的同時,士氣也大漲,有些連一隻刀鋒螳螂都對付不了的覺醒者,在江城的刺激之下,甚至可以和刀鋒螳螂戰一個平手。

整個戰局,就因為江城的出現,而發生了改變,這本來必輸的一戰,因為江城的加入,開始逐漸出現了轉機。

「這江城真的太厲害了,我在北開大學的時候,聽聞別的女生把他傳聞的多麼厲害,現在看他一戰,才知道,他比傳聞之中更加恐怖,簡直就是一頭人形怪獸。」

大四學姐蕭柔,看著戰場上如火神一樣的江城,深深嘆了口氣。

「像咱們這樣的覺醒者,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有他那樣的實力,我對付兩隻刀鋒螳螂都費勁,他現在好像已經殺死了二十幾隻吧?」

「趙燕想讓他當隊長的時候,我還覺得他一個後天覺醒者,肯定沒有我發出的攻擊多,現在想想,真是丟臉。」張岩一爪劃過刀鋒螳螂的腦袋,隨即餘光看向江城,頓時覺得無地自容起來。

「小心,你想什麼呢?」

江城手臂一揮,一團火球頓時奔著張岩打了過來,江城記得,前世張岩好像就死在了他後背的蟲子的偷襲之下。

「啊!」

張岩彷彿也發現了異常,待他回過頭來的時候,這隻偷襲他的刀鋒螳螂,尖銳的綠色腦袋,已經變成了一團火球,那浴火的猙獰口器,鋒利無比,離張岩甚至只有半米遠。

「好險,若不是江城,我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

張岩頓時心驚肉跳,整個身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他身體急速後退,驚險異常地奪過了蟲子那猙獰的口器。

「虧我剛才還嘲諷他,說她是個後天覺醒者,說他是個打雜的,現在他居然不計前嫌,反過來救了我的性命。」

張岩在這一刻發現,自己在江城面前,簡直就像一個跳樑小丑,再反觀自己的胸襟,張岩甚至有種找個地縫鑽進去的衝動,真是太丟人了。

軍隊與覺醒隊員終於漸漸控制住了局勢,剩餘的幾隻刀鋒螳螂,也在覺醒者與戰士的配合之下,漸漸地消除乾淨。

這是一場十分慘烈的戰鬥,士兵死傷無數,就連覺醒者,也死了五個,人群之中的氣勢有些低沉,看著一地的蟲子屍體與人類的屍體,江城有的時候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要有戰爭?這些讓生靈塗炭的戰爭,為什麼一次又一次的發生在歷史的長河之中?

倖存下來的,無論是士兵還是覺醒者,抑或是普通百姓,都沒有任何的喜悅可言,他們在這末世之中已經漸漸變得冰冷與麻木。

沒有人知道,下一個死去的,會不會是自己。

士兵和覺醒者們,開始打掃戰場,他們有的抱著自己戰友的屍體,跪在地上輕輕哭泣,有的則背起地上沉重的屍體,準備尋找到一塊地方,將其掩埋。

正所謂落葉歸根,這些死去的士兵與覺醒者,有些會被自己的朋友與兄弟埋葬在這津城的城郊,這裡還是津城城郊,他們能有幸在這裡長存,這應該算是一種不幸中的萬幸了吧!畢竟這還是自己的根之所在。

自己會不會那哪一天戰死在荒郊野外?屍體甚至都沒人管,最後被野狗吞吃,屍橫荒野。

江城也不知道為什麼,居然會有這樣的想法,他搖了搖頭,從包中拿出一根中華煙,自顧自的點著了。

「兄弟,能給我來一隻煙嗎?」

張海濤和張岩走過來低著頭,有些悻悻地說道。江城從背包之中拿出一整盒,遞給了張海濤,並沒有多說什麼。

濃重的煙霧被吸進肺中,江城這時的心情才開始漸漸好了起來。

「在這末世之中,我不能消沉,我還有未見面的父母,我還有沒找到的兄弟,我還能修鍊,甚至通過努力可以成為巔峰強者,一定比最強的異界生物還要強。」

江城一掃頹廢,開始清理戰利品,這些刀鋒螳螂,可都是二級蟲子,他們身體里幾乎全都存在蟲丹。

等到這裡的人流漸漸散去,江城便開始了收集蟲丹之旅,江城猜的沒錯,現在的人類,還不知道蟲子的肚子裡面有蟲丹,最起碼北開大學之中沒有人知道。

足足一百零九顆蟲丹,都被江城收進了背包之中,這可是一筆寶貴的財富,看著背包之中,那藥丸子大小的蟲丹,密密麻麻堆滿背包底層的時候,江城嘴角忍不住劃過一抹笑意,就算手上沾滿蟲子的體液,也絲毫不在意。

… 江城收拾好了戰利品,就準備回去了,他此刻心情大好,收穫了如此多的蟲丹,看來應該足夠支撐江城修鍊到二星武魂,那時就能達到練臟境了。

整個北開大學的長龍隊伍,此刻也正在修整之中,一些逃跑的同學,現在也都回歸了隊伍之中,江城也忽然想到,自己應該回張志豆所沉睡的那顆榆樹下了。

可是當江城回到榆樹下的時候,看到眼前的一幕,差點沒將他的心臟氣炸了,張志豆此刻已經不再榆樹頂上了,而是被別有用心的人搬到了榆樹下面的泥土地上。

此刻的張志豆,仰卧在地上,整個腹部血肉模糊,鮮血流了一地。

可想而知,在這樣醫療條件極差的戰地生活中,如果沒有特殊治療,張志豆絕對會沒命。

「是誰?誰幹的?」江城撲倒張志豆身邊,摸著那潺潺淌血的腹部,心也漸漸沉到了低谷,他整個人幾乎都要燃燒了,要瘋狂了。張志豆居然被別人挖走了武魂。

「江城說好了,大家兄弟一場,你可一定要罩著我。」這是張志豆在戰鬥前對自己說的話,現在自己不但沒有照顧好他,甚至還給他帶來了幾乎要滅頂的災難。

張志豆躺在地上,一雙向外冒血的嘴巴,想是要說點什麼,不過最後被江城捂住了。

「虧了我江城有神農百草武魂,不然自己的室友今天恐怕就慘死在野外了。」江城勉強壓制住自己心中的憤怒。

江城心裡比誰都不清楚,一定是因為自己的到來,吸引了一些有心人。而自己送給張志豆的那顆武魂是神石,也被一些有心人看在了眼裡。

趁著江城不再,這些該死的混蛋,居然在一個昏迷不醒的同學腹內,血淋淋地摳出他的武魂神石。

張志豆是有血有肉的人類,這些殘忍的傢伙居然忍心,他們居然在一個熟睡之人的腹部之中,扣出他那剛剛覺醒的武魂神石。

是可忍孰不可忍,江城現在已經完全壓制不住自己那即將要爆發的心靈了。

「無論是誰,我一定要讓他死。」

江城惡狠狠的說道,隨即手掌之上白光閃動,這是神農百草武魂的功效,可以讓傷口迅速癒合,張志豆並沒有傷及到內臟,只是這普通的外傷,也不是現在的江城所能治好的罵他現在也就是勉強能止血罷了,如果想要救活張志豆,還是需要醫生進行縫合。

看著那血紅的口子,不斷向外面涌著鮮血,江城幾乎要發瘋了,在江城就要絕望的時候,他忽然想到了自己大學之中的醫學院。

想到這裡,江城急忙背起已經開始痙攣的張志豆,快速奔著醫學院所在的地方行去,通過多方打聽,江城終於在一個山谷裡面,發現了醫學院做手術的改裝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