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家主頓時蔫了,他求助地看向趙天元。

趙天元皺起眉頭,他沒想到,毒蜘蛛的人會在這個時候過來。

不過,他也沒有絲毫擔憂,臉上表情依然淡定。

「林漠,今天是我大婚的好日子,你這樣攪合,不太適合吧?」

「我聽說,你家裡就剩下一個親妹妹了。」

「我知道你不怕死,可是,把事情鬧大了,你就不怕唯一的妹妹也被你害死嗎?」

趙天元慢悠悠地說道。

他其實就是在威脅林漠,如果林漠繼續鬧下去,他就會殺了林曦。

許半夏面色一變,她急忙抓住林漠:「林漠,他們抓了曦兒和我爸媽,還有鄧軍小五他們。」

「這……這怎麼辦啊?」

林漠淡淡一笑:「沒事,不用擔心。」

說著,他轉頭瞥了趙天元一眼,冷笑道:「趙天元,忘了通知你了。」

「我的朋友,已經將我爸媽妹妹他們接回去了。」

「這幾天,多謝你照顧他們了。」

「放心,以後,我也一定會用同樣的方法,照顧你的家人!」

趙天元面色頓變,急道:「你……你騙人!」

「我今天早上剛從那裡出來,他們還在那裡關著呢,誰把他們接回去了?」

「我那邊安排了我趙家好幾個供奉高手,就算你真派人過去了,也不可能把他們救走。」

「你真以為我是傻子嗎?」

林漠淡笑:「那你現在再打個電話過去問問啊!」

看林漠這胸有成竹的樣子,趙天元有些慌了。

他立馬掏出手機,打給趙家一個供奉高手,這是他的親信,便是他帶隊守著林曦三人。

電話接通,那邊傳來了一個冰冷的聲音:「趙家主,你好啊!」

趙天元面色一變,急道:「你……你是什麼人?」

「這手機怎麼會在你那裡?」

那邊的人冷笑一聲:「趙家主,才多久沒見,你都分辨不出我的聲音了?」

趙天元心裡一動,沉聲道:「你是林昭!?」

電話那端的人,正是林昭。

林昭朗笑一聲:「趙家主果然好記性!」

趙天元急道:「林昭,你在那裡幹什麼?」

「這是我和林漠之間的事情,跟你吳寨沒有任何關係,你憑什麼插手?」

林昭:「林漠救過我的命,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趙家主,抓走老人小孩威脅別人,你這事,做的也不夠光彩吧?」

趙天元惱怒至極,憤然大喝:「林昭,你少廢話!」

「等這件事結束,我再好好跟你算賬!」

林昭哈哈一笑:「那我等你!」

趙天元氣氛異常地掛了電話,又迅速給另外一批人打電話。

這批人,關押著小五鄧軍等人。

可是,他這邊電話剛撥通,鈴聲就在會場響起。

太子的一個手下掏出了手機,朝趙天元揮了揮,笑道:「哎喲,趙家主,不好意思啊。」

「我剛才砍了幾個人,收繳了幾個手機。」

「沒想到,這幾個人你還認識啊?」 炎曦月凝神

練成需要承受巨大的痛苦。

那,若是練不成呢?

那文字好像知道她心中想法

她才剛想到此

浮著的文字隨即便發生了變化。

一旦開始修鍊,若是失敗將會被咒術反噬受盡痛苦而死。

這段話就足以嚇得人望而卻步。

炎曦月現在也知道炎一說「一旦修鍊就不可回頭」是什麼意思了。

也就是說,這咒術修鍊只許成功不能失敗。

雖然這段話讓她驚訝無比,但她也並沒有過多的糾結

高回報總是伴隨著高風險的。

她對於咒術之事有了初步的了解,態度也更加認真了。

文字再次變回了紅符文

炎曦月深吸了一口氣。

她決定的事,不會輕易放棄。

抬頭正正的看向符文。

毫不意外,她再次感覺到了頭暈目眩。

但這次她卻沒有挪開目光。

依舊定定的看著。

這符文與第一層的金色符文不同。

直覺告訴她,這個符文應該只有先行記憶在腦海中,才有機會刻畫並施展出來。

周圍一片黑暗與靜謐,只有面前的紅符號在隱隱閃爍著光亮。

炎曦月的瞳孔中同樣倒映著那微微閃爍的紅符。

乍一看像極了生了一雙紅色眸子。

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增添了幾分魅惑妖冶。

但她身體內卻並沒有看起來那麼輕鬆

由於她一直盯著紅符

沒有記憶下多少,卻是漸漸頭痛欲裂。

炎曦月苦笑出口

果真不輕鬆吶

片刻

身體漸漸開始微微顫抖

臉色也漸變白

額頭冷汗冒出。

呼吸也下意識加重

除了痛,她已經感覺不到其他。

此刻的她全靠著一股不服輸的念頭支撐著。

炎曦月控制呼吸頻率,試著放空腦海。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

腦中那股彷彿炸裂的痛意竟漸漸感受不到了。

其實她並不是不痛了,而是適應了疼痛。

炎曦月這才微微鬆懈了緊繃的神經。

不過她依舊盯著紅符,眸子內依舊鮮紅。

不知是因為痛意還是符文的作用。

腦海的感覺雖然淡化

但她卻感覺到渾身血液發熱。

甚至清晰的感受到血液的流動。

身體一下子便熱了起來。

那熱意甚至還漸漸加深。

渾身骨頭也變得暖洋洋。

彷彿在重塑骨骼。

這感覺持續了很久。

……

外界

皇宮內

皇后的貼身婢女荔兒正在一隱蔽處來回踱步。

時不時停下來朝著一個方向張望著。

片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