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不露面,在暗中神識傳音,要誘.惑唐凱,讓他自願投身過去,從而暗中下手。

唐凱冷笑,疾火拳連番轟炸,炸的一些人灰頭土臉,“爾等蠅營狗苟之輩,想要拉攏本人也不是不行,殺光周圍我的敵人,我便加入,並且獻上我的寶物。”

“小子莫要逞能了,挑撥衆人並非你能夠做到的,乖乖地束手就擒,我給你一個痛快。”一個老者渾身藍色光芒圍繞,滾滾氣浪鋪天蓋地的涌向唐凱,將一些人等迫的連連後退。

“老不死的,活了一大把歲數,麪皮都讓狗啃了嗎?”唐凱犀利反擊,左右手雙劍齊動,一藍一紅兩道附加了屬性的斷雲劍光,生生劈開了巨浪。

“你死到臨頭了。”老者面無表情,踏空而行,氣息瘋漲,赫然竟是魚躍境中期的生猛人物。

唐凱神色凝重,流水步連動,閃爍於無數人之間,人越多,對他來說反而越是好事,因爲可以掩蓋視線。

“不要做此無用功之舉。”老者淡笑,雙手高舉,驚天駭浪猛然騰空而起,足有幾十丈高,狠狠卷向這一片地域的所有人,聲威滔天,竟是要一網打盡!

大部分人直接變了臉色,瘋狂逃逸,四散開來。這老傢伙太霸道了,實力已經接近了魚躍境後期,在場無人能敵。

“老傢伙不要太囂張了!”大漢終於忍不住了,上前一把揪住唐凱的衣服,將他直接扔扔了出去,如同一枚炮彈,橫穿幾十丈,飛到了某個人的腳下,跌得齜牙咧嘴,鼻青臉腫。

“我考,你這貨…唔…”唐凱剛想張嘴怒吼,卻被人陡然捂住了嘴,他連番掙扎,卻根本無法逃脫,就連靈元都被人封住了!

又是一個魚躍境中期!

強橫的靈壓鎮住了他的手腳,讓他動彈不得。在剛纔的混戰當中唐凱已經消耗了海量的靈元,而今又被魚躍境中期的強者鎮壓了,頓時他心中大感不妙。

“這下子栽了,竟然被人繞了後…”這是他最後一個念頭,隨即兩眼一黑,他失去了知覺…

遠處的大樹上,其中一個老者猛然站起,拔腿就要走,卻被另一個人伸手攔了下來。

“爲何攔住我?那小子已經被人劫走了!那可是我們的目標!”

“無須着急,我心中有數。”另一名老者淡淡道。

見此人如此平淡,第一名老者便也是坐了下去,靜靜地觀察起來。

※※※

“瑪德,真是個狠人,寧可被打成這幅奶奶樣,也不動用全力。”在距離戰場不遠的地方,咒罵的聲音不斷傳來,“這護甲還算結實,就是讓你留下了一點皮肉傷,也都青紫一片,要是沒有這護甲你小子還能活到現在麼?”

黃澤天叨叨個不停,卻是順手掏出一把丹藥,胡亂的塞進了唐凱的口中。唐凱消耗了過多的靈元,已經無力支撐了,所以被他的手下輕鬆的掩住了口鼻。

那個大漢黃剛,正是黃澤天派去搗亂的。他要再進一步看看唐凱的實力,看看唐凱的底線在哪裏。

只不過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唐凱即使戰鬥至傷痕累累,也沒有用出招牌功法。因爲那裏距離古東傑被圍攻的地方並不遠,唐凱擔心一旦自己暴露了,會引來這條瘋狗最後的追殺。

古東傑不是傻子,他只要細心一想,便知道他被圍攻的原因全在於唐凱,若是讓他知道了這個生死仇敵就在眼前,他恐怕會燃燒生命,屆時唐凱將在劫難逃。

一個修士燃燒生命所釋放的能量是極爲恐怖的,那最後爆發的實力簡直不可以道里計,那是幾十倍的上升與翻番。

因此一看到魚躍境中期的老者出現,黃澤天當即決定讓黃剛出手,將唐凱拉出戰局,否則依照唐凱的性子,必然要全力爆發,若是因爲這樣把古東傑這條瘋狗引來可就不妙了。

黃澤天掏出一個玉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晃了晃,隨即他掏出一粒丹藥,呆呆的盯着看了半天,隨即一臉不捨的掰開唐凱的嘴,一把將丹藥按了進去,嘴裏還在碎碎念道:

“瑪德,算老子欠你的,你沒加入老子的陣營,老子倒先給你投下了資本,希望你小子不要讓我失望。”

“放心吧,不會的。”一道如同鬼魅般的聲音響徹在黃澤天耳旁,將他嚇得一杆子蹦起老高,腦袋直直的頂在粗壯的樹根上。

“你丫什麼時候醒了?”黃澤天回頭一看,唐凱竟然已經睜開了眼睛,只是略微有些虛弱而已,他隨即兩眼一瞪,上去就是“咣”的一腳,“想嚇死老子啊?”

“那是你心裏有鬼。”唐凱倒抽一口冷氣,翻身爬起,齜牙咧嘴。黃澤天這一腳正好抽在他的青紫處,着實是疼得不像話。 “我、我心裏能有什麼鬼?”黃澤天被唐凱說中了,登時心慌。

“哼,那個壯漢難不成與你沒有關係嗎?”唐凱冷哼一聲,輕輕坐起,緊緊盯着黃澤天。

他早就覺得不對勁了,那個將自己扔回戰圈的傢伙,既不動手襲擊自己,也不是要奪寶的樣子,反而還在最後的關頭將自己救了出去,保了自己,好死不死的掉到了黃澤天腳下,這要是沒有問題鬼才相信。

黃澤天頓時冷汗涔涔的流出,面前這傢伙未免也太犀利了,讓他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覺。

“不過看在你給我那個丹藥的份兒上,這件事情就算了。”唐凱話鋒一變,突然站了起來,抖手拍了拍屁股,笑嘻嘻道。

“你你你….你無恥!!”黃澤天完全傻眼了,欲哭無淚,敢情這傢伙早在他拿出丹藥的時候就已經醒了過來,卻完全沒有反應,躺在地上裝死,直到自己把丹藥拍進他肚子裏,他才陡然睜開眼睛。

黃澤天瞬間明白了一切,像是被那啥的怨婦一樣,張牙舞爪的衝了上來,雙拳亂舞,要和唐凱拼命。唐凱猝不及防,被他拎住衣領子,抓個正着。


“砰砰咚咚!”

“你不要臉!”

“你沒有錢!”

“給我滾!”

“給我倒!”

倆人頓時人仰馬翻,滾倒在地,互相揪着臉蛋子,掐着脖子,像是兩個無恥小流氓,在赤果果的肉搏,你一拳我一腳,一會兒唐凱佔據主動,翻身坐了上去,拎着拳頭就砸,一會兒黃澤天雙腿夾着唐凱,一頓生拉硬拽。

兩人打得不亦樂乎,精彩連連,嘴架不斷,唾沫星子橫飛,滾地葫蘆一般將樹洞轉了個遍。

“少爺…呃,對不起,打擾了…”就在這時,黃剛突然從樹洞外露出一個大腦袋,猛然看到這樹洞之中的情況,旋即他直接抽出身子,掉頭就要走。

“打擾你麻痹!”黃澤天怒了,直接飛身衝出樹洞,照着黃剛的臉盤子就是一下,黃剛硬生生捱了一下,根本不敢還手,唯唯諾諾的站在一旁,一臉的迷惑不解。

黃澤天看到這副表情就來氣,一腳把黃剛踹翻在地,嚷嚷道:“你丫在想什麼?嗯?我告訴你,你這種齷齪的想法是要不得的,懂麼?身爲黃家的侍衛,腦子裏竟然全是一些不乾淨的東西,你,你真是枉費了我的一番教導!”

他口水飛濺,破口大罵,連珠炮式的轟炸,罵的黃剛是頭都不敢擡,不斷地點着頭,連連稱是。

“還不是丫天天給我灌輸不良思想麼?”黃剛心中暗道,不過表面上他可不敢有半分的流露,否則又得捱上一頓打,雖然他的實力可以秒掉十個黃澤天。

罵夠了,黃澤天的氣兒才順過來,“那死老頭子結果怎麼樣,死了沒?”

“並沒有。”

“你是吃白飯的嗎?”黃澤天伸手又要打,黃剛則是不樂意了,他擡起頭來,一臉鬱悶道:“那老傢伙接近魚躍境後期,差一腳就能突破了,屬下實在打不過他啊!”

“誰家老不要臉的這是,竟然跑出來和一羣小輩爭奪,真是一把年紀都活到狗肚子裏去了。”黃澤天嘟嘟囔囔,卻沒有再下手。

他看似在毆打黃剛,其實根本就沒用力氣,純屬普通人打架,就連給皮糙肉厚的黃剛撓癢癢都不夠,黃剛也是知道主人的脾氣,根本就沒有任何委屈等不滿之意,純粹是在當笑話玩鬧。

就在這時,不少人影一個接一個的降落到了黃澤天身邊。

“少爺,我等回來了。”

“收穫如何?”黃澤天神色鄭重起來,黃剛也是拍了拍衣服,肅穆的站在黃澤天身後。

“稟告少爺,收穫並不太大,因爲各家都派出了強勢力量,要藉此機會削弱對方力量,場面非常混亂,已經無法控制了。但是好在並沒有老傢伙的介入,都是一些年輕之輩的爭鬥。”


黃澤天點點頭,一切還算在他的預想之內。雖說不少人都是出來渾水摸魚的,尤其是以小家族爲主,但是不可能真的掀起一場血雨腥風的廝殺風暴,頂多算是這些家族不甘寂寞,平靜的太久了,想要找些刺激而已。

“夢家的蹤影可發現了?”這纔是黃澤天最爲關心的問題。

“沒有發現,就連蘇家的人馬也是悄悄撤退了。”有人稟報道。

“嗯?這是什麼意思?”黃澤天皺起了眉頭,在轉圈踱着步子,捏着下巴,一臉沉思,“他們最初的目標本來就是你唐凱,但是現在你出現了,他們倒是沒了影子。蘇家只是派出了一組人馬來試探,皆是大敗虧輸,按道理來說他們應該派出更爲強力的陣容纔是,爲何現在便是收手了?”


唐凱沉默的站在一旁,他的眉頭也是微微蹙起。古家已經現身了,並且將他視爲頭號仇敵,但是在他的挑撥之下,古家已經被羣狼圍住,很難脫身了,有可能會徹底湮沒在這一場戰鬥中。

那麼尚未出現的夢家和已經撤退的蘇家,無疑成爲了定時**,彷彿唐凱的肉中刺,十分難受。他連對手的行蹤都把握不到,若是敵人偷襲,他很難倖免於難。

“我想,我也許明白了什麼…”黃澤天停下了腳步,看着唐凱,神色非常鄭重,“他們可能猜到了,這場動亂是因你而起,是你故意挑起來的無謂的爭鬥,因而他們並沒有露面,只是選擇潛伏在暗處,等着一場混戰結束了,然後再單獨前來找你的麻煩。”

“若真是這樣的話,那我豈不危險了?”唐凱腦袋一轉,也是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他們作爲帝都有數的大家族,根本就不需要參與進這一場渾水摸魚的戰鬥之中。

他們的目標只有唐凱,因而唐凱不出現,他們也不會出現。

“你的麻煩還在後面。”黃澤天輕輕道,“若今日他們真的不出現,那就說明他們和我們所想象的一樣,屆時,我便讓黃剛跟隨於你,將你護送到你要去的位置。”

“多謝黃兄的好意,不過不必麻煩黃剛兄弟,我自己前行便好。”唐凱婉拒了黃澤天的提議。

“只是今日一戰,你也應當明白了實力的差距,魚躍境中期的強者並非現在的你所能對付得了的,這兩家必然是有着如此強大的陣容,哪怕夢澤林和夢澤湖只是紈絝子弟。”

“更何況還有蘇向晨在後面牢牢盯着,不同於那兩個人,蘇向晨可以調動很大一部分蘇家的資源,比之夢澤林二人要強上太多了,若真是被他們圍住了,那你是插翅難逃啊。”黃澤天分析道。

唐凱看向黃澤天,在他的目光之中,唐凱感受不到任何的意圖,只有滿滿的關切。

微微一笑,唐凱並沒有繼續接過話茬。他明白現在的他,在黃澤天心中已經佔據了一個強有力的位置,是一個潛力股,值得黃澤天爲他付出,付出代價。

爲了不讓自己再多樹立一個敵人,唐凱選擇與他進行交易,只要黃澤天能夠在自己歸來後完成這個交易,唐凱就會加入黃家,成爲他的左膀右臂。

依傍大勢力好處自然多多,但是同樣的則是大勢力的束縛也是非常強有力的。但在那個時候,唐凱別無選擇,因爲黃澤天拿捏的時機實在是太到位了,到位到他根本無法反抗,就連第二個選擇都是沒有。

這個交易的主要內容,便是石芳歆。

當時在聚香樓,黃澤天提出要唐凱加入黃家,成爲他黃澤天的強力幫手,許以諸多好處,唐凱都是沒有答應。他不想讓自己深陷在泥潭之中不能自拔。

黃澤天又進一步加大籌碼,那便是保證石芳歆的安全。黃澤天雖然不知道唐凱和石芳歆之間到底有着什麼,但是黃澤天在石芳歆的目光中看出了很多不尋常的味道,而唐凱有心的迴避也更加讓他肯定了自己的猜測,因此這個條件提出以後,唐凱很快便是咬牙答應了下來。

石芳歆本人本來並不想要接受這個條件,在唐凱的一再要求下,她才勉爲其難的點頭同意。只是在這個過程當中,石芳歆的目光一直在閃爍,不知道在思考什麼問題,唐凱只在考慮這之後他要怎麼做,卻忽略了石芳歆的表情。

而沉浸在喜悅之中的黃澤天也是沒有注意到石芳歆的異常,因此現在,黃澤天面臨着一個極爲尷尬的局面,正是這個局面,才讓他將黃剛派了出去,給唐凱搗亂,其目的就是藉此機會,將那一枚珍貴的丹藥贈送給唐凱,以表達他的歉意。

“什麼?石芳歆不知何時離開了?至今尚未找到?這就是你黃家的力量?這就是你給我炫耀的你們的實力?連一個道初境初期的小丫頭都看不住、尋不到,還有何臉面在我面前妄稱大家族?!”唐凱直接震怒了,氣息瘋狂鼓盪,伸手就要揪黃澤天的衣領子。

“給我住手!”黃剛面色一變,暴喝一聲,勁風澎湃,揮掌就將唐凱掀飛了出去。 “黃大少爺,這是當初你給我的承諾?”唐凱怒氣沖天,還要衝上前來,卻被黃剛一把攥住,動彈不得,“虧你還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大大咧咧地告訴我不成問題,而今轉眼之間便讓她人都沒有了,你這承諾還真是做得徹底!”


唐凱出言譏諷,狀若瘋癲,連連掙扎,就是黃剛,都在震驚於唐凱肉身的強橫,險些拿捏不住,讓他掙脫了出去。在這一刻,黃剛也是隱隱明白了少爺的心思,一個魚躍境中期強者都差點控制不住的道初境後期小子,其價值有多大根本無需思量!

黃澤天也是有些尷尬。那天他猶記得自己的承諾,彷彿還回蕩在耳邊。他緩緩吸了一口氣,輕輕道,“雖然沒有找到她的人,但是在她的房間之中,我找到了一封信,是她讓我拿給你看的。”

說罷,黃澤天手中光華一閃,出現了一個信封。他抖手一甩,將信封拋向了唐凱。

唐凱停止掙扎,伸手將信封接了過來,背對黃剛以及其他人的視線,迅速的拆開,過目閱覽。

“唐凱,我知道將我送入黃家,保護起來是你的一番好意。但,我不能就這樣接受你給我的饋贈。你爲了保護我,已經和夢澤林結下了仇,獨身一人,面對着夢家這個龐然大物。又爲了我,拖着重傷之體與王顯那無恥賊人死鬥,險些喪命。”

“你爲我做過的太多了,而我卻只能當一個拖油瓶,站在你的身後,軟弱的依靠着你的保護和庇佑,一事無成。我不想再讓這種情況繼續下去了。我也是個修士,我也有要變強的心,自從那天你將我送回學院,獨自一人去面對那些追蹤者時,我就已經打定了一些主意。”

“不要試圖去尋找我,也不要來干擾我的修煉,我會好好保護我自己,我不會就這樣隕落,期待着未來的某一天,我們相見的那一刻。”

“愛你,歆歆。”

整篇信,字跡清秀,清麗妍美,端莊之中透露出一絲活潑,感傷之中又綻放了一抹堅定。這封信的末尾,最後的四個字,筆畫凌亂,筆跡潦草,有很多筆在紙上點按的痕跡,留下了大大小小的黑色圓點,尤其是在“愛”字之上,甚至描畫了很多遍。

最終,她還是決定將那四個字寫下來,留給唐凱。唐凱甚至能夠想象得到,在石芳歆寫這封心,尤其是在寫最後那四個字的時候,那俏媚的臉龐之上,驚心動魄的美麗。

他沉默了,手掌在不自覺中將信緩緩捏緊。

不錯,石芳歆也是一個修士,也曾是一個天才,籠罩着無數光環的天才,雖然被湮沒在人才濟濟的風雲學院中,但是這卻掩蓋不了她身上的傲骨。她亦有自己的堅持和自己的路,自己並不是她的什麼人,卻想要去過多的干預她。

唐凱苦笑了一下,將這封信珍而又重的收進了須彌戒當中。又一顆少女的芳心淪陷在他這裏,他不清楚在無數年後,再遇見石芳歆後,會是怎樣的一番場景,但是他明白,這個少女的身姿,已經深深地映在了他的腦海裏。

從最初的相識,到相知,到最後朦朧的情愫,唐凱也不知道這一切究竟是如何變化的。他的本意並非真的要去追求這個女孩,只是到頭來,真的到了分別的時候,他陡然覺得自己心中有一份濃濃的眷戀,這個感覺,一如當初歐陽露不告而別。

“但願你能夠擁有自己輝煌的人生,不論將來能否再見面,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唐凱仰望天空,本是月朗星稀的明夜,因爲戰鬥的波動,而變得灰塵四射,霧霾處處。

唐凱有些失落,不過很快,他就把這份失落收了起來。佳人已去,芳蹤渺渺,他不會在這茫茫世間刻意尋找,有緣自會再相見。

看到唐凱平靜下來,黃剛也鬆開了手。即使高出唐凱兩個境界,黃剛卻依然在鬆手時感受到了陣陣麻痹和扭曲之感,那是手掌過度用力而造成的後患。

“這位兄臺,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唐凱恢復平靜,古井無波。

“哪裏哪裏。”黃剛不敢小覷唐凱,更不敢以高於他境界的修士身份自傲。他將唐凱平等對待,因爲唐凱有這份實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