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顧藏鋒,你的強悍遠遠地超乎了我的想象!被鑲嵌了X金屬的子彈擊中,居然還沒死,還能夠逃跑,你真是太讓我驚喜了,很好!真的很好!我的計劃有希望成功了!”

……

柳依然駕着保時捷如同一隻無頭蒼蠅到處在顧藏鋒離開的方向尋找着顧藏鋒的蹤跡。

柳依然的眼角滑落出兩道淚水,左手控制着方向盤,右手拿出手機撥出一個電話。

“喂?爸!你們找到藏鋒沒有?媽呢?沒找到啊,我都在這附近找遍了,一點蹤跡都沒有!嗯……只能找菲菲了……希望菲菲願意幫我吧……我知道了,爸,你和媽先回去吧,我現在就給菲菲打電話,嗯,我知道了,我會小心的!” 看着面前的鄒小北,周加榮思考了片刻後這才肯定說道。

“雖然不多,但都能第一時間聯繫上。”

聽到周加榮肯定的回到,鄒小北的臉上這纔多了一絲滿意之色。

“好,只要能聯繫上,就能起作用。”

就這樣,鄒小北帶着周加榮等七八個人往宿舍外走。

宿舍樓外,陳秋正在等着,瞧見他們,立刻喊道。

“鄒哥,榮哥,你們也帶我一個唄。”

給鄒小北賣u盤,提成15%,這樣的好事兒,陳秋可不想放過。

“跟上吧。”

點了點頭,鄒小北也沒拒絕。

只是因爲陳秋那一嗓子,讓樓裏面幾個人聽到動靜。

片刻後,陳小龍陰沉着臉從樓梯拐角走了出來。

周加榮身邊的七八個人頓時臉色都很不自在。

“什麼意思?”

陳小龍陰沉着臉走過來,一把扯住周加榮的衣領質問吼道。

“何晟銘跟我說你帶人跑路了,本來我還不信,但現在看來……”

說到這裏,陳小龍看向鄒小北,陰陽怪氣的說道。

“鄒學弟,想不到你還挺有手段啊?”

被陳小龍就這樣攥住衣領,周加榮眼睛裏浮現出一抹懼怕。

當時新生軍訓期,就是在這個位置,鄒小北擺了陳小龍一道,讓三班男生搬進宿舍大幾十箱零食。

那個時候,廣告一班的人要錢沒錢,要名沒名,所以哪怕反抗,都笑吟吟的。


但這次,不一樣了。

“別他媽動我的人!”

衆目睽睽之下,鄒小北一把扯開陳小龍放在周加榮脖頸間的手。

冷着臉看着面前的陳小龍,鄒小北不由警告說道。

“陳小龍,大家各憑本事賺錢,你最好給我放規矩點!”

陳小龍被鄒小北推了個趔趄,怒道。

“各憑本事?你這是挖牆腳!”

“哦……挖你牆角又怎麼了?”

鄒小北雙手抱胸,一副有恃無恐的囂張模樣。

“就他媽挖你人了,怎麼着啊?”

聽到鄒小北的話,陳小龍直接氣得胸膛一陣起伏。

宿舍樓外人來人往,很快大家都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

或者說,注意到了鬧動靜的人。

“是鄒師兄。”

“老鄒,需要幫忙嗎?”

“好像是一班的鄒小北出事了,走,去看看!”

“……肖學弟,有事吱一聲啊!”

“陳小龍那孫子是不是又來惹事了?走過去看看!”

一羣男生圍了過來,認識的,不認識的都有,但基本上都在和鄒小北打招呼。

也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陳小龍和他那幾個人,被圍了起來。


眼看着自己居然被人給慢慢圍住,陳小龍的面色有些不好。

這幫原本對他唯唯諾諾的人居然現在敢站在自己面前了。


不由得,陳小龍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危險。

“大家不用緊張,問題不大。”

眼看着宿舍樓前人越聚越多,鄒小北笑道。

“剛好在這裏遇見樓長,跟他請教幾個問題,對吧,陳學長?”

陳小龍扯了扯嘴角,想笑一下,但愣是笑不出來。

今天他的臉面算是徹底丟光了。

或者說,鄒小北當衆直接朝他臉上抽!

今天過後,兩人可謂是徹底撕破了臉皮。

俗話說,奪人錢財如殺人父母。

兩人此刻既然是生意上的競爭對手,那麼他們以後可就真的做不了什麼朋友了!

看着面前的陳小龍不說話,衆人只等於是他默認了。

瞧見沒啥大事兒,圍觀的衆人都散了。

鄒小北瞥了一眼臉色難堪的陳小龍,笑了笑,然後轉身對周加榮說道。

“周學長,我們走吧。”

說完,衆人看都不看面前神色難看的陳小龍一眼。

直接將對方當做空氣給無視了!

只是鄒小北這纔剛剛離開陳小龍沒幾步,他的嘴角不由勾勒出一絲絲的邪笑。

這是他打出來的第三張牌——名氣!

“北哥,你剛纔也太帥了吧!陳小龍那沙雕直接服軟了!”

衆人走出15號宿舍樓,陳秋仍舊一臉興奮。

只是沒人想搭理他這鳥人。

畢竟,先前陳秋跟着周加榮混的時候,見到陳小龍都是點頭哈腰叫‘龍哥’的。

現在陳小龍在他嘴裏,反倒是成了沙雕。

這種二五仔,是個人都不會喜歡。

但這會兒,心裏最五味雜陳的其實是周加榮。

剛纔衆目睽睽之下,他被陳小龍捏着衣領的時候,是鄒小北第一時間出手幫了他。

而兩人先前,是有矛盾的。

“鄒……鄒老弟,其實你沒必要和陳小龍起衝突的。”

周加榮遲疑片刻,看向鄒小北道。

“他這人,報復心思很強。”

鄒小北聞言笑了笑解釋道。

“你們以前都跟着他幹,現在來了我這邊,估計心裏都不怎麼踏實。

我出面壓他一頭,警告他的同時,你們也能安心。”

聽聞,周加榮聞言愣住了。

就連跟着他來的那七八個男生,都看到了彼此眼睛裏的意外。

至少,如果今天陳小龍和鄒小北調換一下位置,陳小龍絕對不會因爲周加榮而得罪鄒小北。

看來一個人之所以能成功,絕對不是偶然。

“謝謝。”

周加榮認真的道謝,片刻後又說道。

“還有,對不起。”

“都過去了,先幹正事要緊。這會兒你們先去校門口打印社,製作一批招代理的名片,寫上我們的聯繫方式。”

鄒小北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然後把這些名片,去其餘各個宿舍區,分發給你們認識的人。

告訴他們,只要招收到一個代理,就給他們結算五塊錢。

當然條件是,代理至少要賣出去三個u盤的前提下。”

賣u盤可以提成。

招代理會有獎勵。

只要人脈廣,能力強,絕對能從中賺到不少錢。

在15棟的第二張‘渠道牌’鄒小北打的很成功。

現在就要以15棟樓爲基準點,迅速向外延伸擴張,加大牌面的價值。

貨可以沒到,但渠道得先鋪好。

周加榮心裏記下,答應道:“行。”

“發名片的時候,最好能加一下他們的聯繫方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