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聽過的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

這句話就很契合我的心情。

不管多麼漂亮的外在,十幾二十幾年之後都會變得醜陋不堪。

就像一朵花,開的再鮮艷,也有枯萎的那一天。

所以美麗在我這裡不說完全沒有感覺,但最多也只能算是抱著單純的欣賞的態度而已。

和路邊上看到的鮮花一樣,覺得好看就看一眼,如果不夠就看兩眼,然後,它開它的,我走我的,僅此而已。

……

我估計是我這樣的態度和夏白芷預想中的很不一樣吧。

她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應該從來沒有哪一個男生用這種警惕的語氣去質問過她。

所以她好像有些生氣了,聽到我問她為什麼非要我加入跆拳道社之後,她猛然間抬起頭,像一隻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炸毛了!

「什麼為什麼?嘿,我就納悶了,我又不圖你什麼,人家不也是為你好嗎?真是不識好人心。」

夏白芷氣鼓鼓的看著我,一邊連珠炮般的吐出上面這些句子,一邊舉起拳頭逼近我,似乎,一言不合就準備揍我一頓。

這行為又一次刷新了我對夏白芷的認知。

有沒有搞錯,說好的小仙女呢?說好的不食人間煙火呢?說好的古井無波呢?

這明明是個暴躁的小太妹吧!

「算了……」

見我又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夏白芷收回了她舉著的小拳頭,整個人耷拉在座位上,像一隻泄了氣的皮球,連仙女的人設也不顧了。

而我呆愣了好一會兒,目光一直看著夏白芷,腦海里浮現的卻是宋貂的身影。

在夏白芷的身上,我居然看到了宋貂的影子。

就在剛剛她舉起拳頭時,像極了宋貂當時和我打打鬧鬧時伸出的手。我當時居然下意識的就要抬手去捂住脖子,那是經常受宋貂摧殘的位置。

我清楚的知道夏白芷和宋貂有很大的區別,剛剛一瞬間的悸動也只是她們之間僅有的一絲相似的地方引起的。

可是看著夏白芷泄氣的樣子我心裡還是生出了一絲不忍

,於是我的口氣也緩和了下來,對她說道:「其實沒必要弄那麼複雜的,我知道你無緣無故的不會想著要我加入跆拳道社,你說說原因吧。」

我的語氣似乎讓夏白芷又生出了希望。

她激動的抬起頭問我:「意思我說出來之後你就會答應了嗎?」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我的內心其實真沒有加入什麼破跆拳道社的想法,可是看著夏白芷希冀的眼神又不忍心直接拒絕。

於是我對她說道:「你先說說看吧。」

沒有否認就代表了肯定!

我也不知道這句話到底是哪個王八蛋說的。

反正夏白芷此時的心裡應該就是這樣的想法。

所以她一下子來了興緻,生怕我反悔一般用極快的語速把前因後果敘述了一遍。

原來這個跆拳道社的社長是她哥哥,她說她哥哥小時候就很喜歡武術……當然了,這是句廢話,估計是個男的都有一個大俠夢。

講的是她哥哥現在是跆拳道社的社長,可惜啥也不會,學校也沒有多餘的資源去弄這些亂七八糟的,所以都是她哥哥一個人在瞎摸索。

摸索也摸索不出一條路來,雖然平時練習啥的耍起來看著虎虎生風,可是一實戰都是菜雞互啄。

前幾天和籃球社約架還被揍得不成樣子。

這不是她哥哥想要的。

這時我出現了,軍訓時和教官對招還能輕鬆獲勝。這對她哥哥來說簡直就是高手,是必須要拉攏到跆拳道社的人才。

夏白芷說她哥哥從那天之後就開始找我了,可惜一直沒找到我。

後來才打聽到我所在的班級,又恰好我和他妹妹,也就是夏白芷在同一個班。

於是,夏白芷就接受了她哥哥的委託,來拉攏我加入跆拳道社。

說完之後夏白芷看著我繼續說道:「其實我個人也挺希望你加入跆拳道社的,因為我也很喜歡武術。而且我哥還答應我了,只要我順利完成任務,他還要拿出一部分零花錢來獎勵我,兩千塊呢!所以你要不要考慮一下?我跟你說,跆拳道社裡也有好多跟我一樣漂亮的美女呢,你加入之後絕對不會後悔的。」

說著還撩撥了一下額頭的秀髮,昂首挺胸的樣子好似在向我展示跆拳道社裡面的美女級別。

可是在聽到零花錢,兩千塊這些字眼的時候我心思就已經沒在什麼所謂的美女身上了。

我有些震驚的看著夏白芷,問道:「你家……挺有錢的吧!」

「嗯,還行……」

夏白芷點了點頭,隨後又有些好氣又好笑的說道:「不對啊,我是問你要不要認真考慮考慮,別扯遠了。」

我不好意思的撓撓頭,然後腦海里迅速把夏白芷對我說的這些話過濾了一遍,發現並沒有我非去不可的理由啊。

於是快速做出了決定:「哦,不去。」

「為什麼?」

夏白芷愣了一下,然後臉色迅速變幻,最後徹底爆發了。

只見她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兩隻手拍在桌子上。

對我說道:「你是不是在耍我啊?楚離同學,你不覺得你的行為有點過分了嗎?我這麼漂亮一小姑娘,苦口婆心勸你半天,最後心都跟你交了,你怎麼就這

么鐵石心腸?」

這都哪兒跟哪兒?問題是我還以為有多大事呢。

就這?就這?

這還不足以讓我加入跆拳道社吧。

想想一幫大老爺們兒天天纏著我,讓我教他們武術,那我這日子還過不過了,我還要找三清書呢,實在沒那閑工夫。

我倒是沒有覺得有什麼愧對夏白芷的,我讓你說說原因,又沒代表你說出來我就一定會答應。對吧?

所以我對夏白芷說道:「夏同學,我是真對跆拳道沒什麼興趣,我很忙的。」

哼!!!

夏白芷聽我這麼說哼了一聲,氣呼呼的看著我,說道:「就你?忙?忙什麼?忙著網吧通宵打遊戲?」

我愣了一下,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什麼時候我網吧通宵打遊戲這事兒都全班皆知了?

看我半響不說話,夏白芷總算是放棄了,她嘆了口氣,用一種恨鐵不成鋼的眼神來來回回看了我幾眼。

最後終於說道:「算了,你不願意就不願意吧,本來還想著你配合的話,兩千塊的零花錢到手分你一半呢……」

說完不待我做出反應,轉身離開座位就要走人。

不過我卻愣住了。

一秒鐘之內大腦里冒出無數的想法。

首先是被有錢人的慷概雷了一下,然後是快速計算了一遍兩千塊的一半是多少。

一千?卧槽一千塊啊!

緊接著大腦就下達了指令。

「等一下……」

看著夏白芷就要離開的背影,我馬上叫住了她。

「你說的是真的嗎?」

夏白芷轉身看著我,假裝沒有理解我的意思,明知故問的道:「什麼是不是真的?」

我嘆了口氣,也罷!有錢才是大爺。

電視劇里那些高來高去的大俠都特么扯淡,身上沒錢闖個屁的江湖,還沒出鎮子就餓死丫的。

接下來的日子裡要尋找三清書,指不定隨時得出趟遠門。沒錢的話還找個雞毛,走著去嗎?

再說了,有錢不賺王八蛋。

於是我又深深呼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不去看夏白芷臉上那得意洋洋的表情。說道:「就是你說的,兩千塊分我一半是不是當真的?」

我懶得跟夏白芷打啞謎,她那表情明明就知道我的意思。

看我主動說出來,夏白芷也終於沒有再跟我兜圈子了。

點了點頭之後她說道:「當然是真的了,不信的話我先把那一半墊付給你。」

說話間又坐了回來,然後還真拿出錢包開始數起來。

有錢人就是不一樣,大氣。

我自然不會推脫,做作的學電影里那樣扭扭捏捏表示一下。

開什麼玩笑,老子就是為了錢的,當然是越早拿到手心裡越踏實。

接過夏白芷遞過來的一沓紅票子,我看也沒看就趕緊放進了上衣兜里。

村兒里老人說了:財不露白。

像夏白芷這樣的傻妞,一看就是沒有經歷過社會的毒打。 「合作愉快,離哥。」

看著我收下了錢,夏白芷又露出之前那種甜甜的笑容,向我伸出了手,連稱呼也變回離哥了。

我伸出手和夏白芷握了一下,十分滿意這次交易的我對她說道:「客氣了,下回有這種好事記得找我。」

不過說完之後我突然想起來我估計沒那麼多時間去什麼跆拳道社,但錢都收下了,再還回去是不可能的,捨不得。

於是我用一種商量的語氣對夏白芷說道。

「那什麼,妹子。答應是答應了,可是我以後估計去社團里的時間不是很多……當然了,沒事的時候我肯定是會去的。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比較忙的情況下,就偶爾去一次,然後要跟其他社約架或者有什麼活動提前通知我一聲,你看這樣能行不?」

夏白芷笑了一下,說道:「當然可以了,本來就不需要天天去報道的。不過你得加一下群,然後今天下午和我一起去和社團里和其他成員認識一下。至於其他時間,除非特殊情況,要不然你都不用去,怎麼樣?」

完美,這個條件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當即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

看我點頭之後,夏白芷又說道:「不過離哥,我也有一個條件,當然了,也不是強迫性的。只是看在我這麼漂亮,又給你賺了一筆外快的基礎上,你看看能不能著重指點一下我?我這人也挺喜歡武術的,要求不高,能打三五個普通人就行了,方便保護自己。」

打三五個普通人還要求不高,我無語了。

不過想了想我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

我早猜到了找我加入跆拳道社肯定有讓我教他們武術的意思,雖然我不懂跆拳道,但那又怎樣?

就他們學的那個?我估計也就是在網上找的一些花拳繡腿的表演視頻,論實戰雞毛用沒有。

只要實用,大不了跆拳道社改名,叫武術社也不是不可以。

至於教他們些什麼?乾坤體術包含拳法,步法,還有很多其他的種類,其中又涉及到了需要蘊含道氣才能激發威力的招式。

到時候就教普通的拳法或者一些格鬥技巧就行了,再教深一點五弊三缺就得被整出來,那樣會害了他們。

武術嘛。說直白點就是爆發力,速度,以及一些格鬥技巧。

天下所有的武術都離不開這些,一法通萬法通。

沒準兒把他們常練的花拳繡腿稍加改良也能應付過去。

練上個十幾二十年,對付三五個普通人肯定沒有問題。

看到我答應下來之後夏白芷很高興,又揮舞起她的小拳頭,興奮的說道:「我終於也要成為高手了。」

我對她點點頭表示肯定,然後她便滿意的走了,渾然沒有想到我只答應指點她成為一個能對付三五個大漢的「高手」,卻沒有承諾多長時間讓她成為這樣的「高手」。

呃……。

我心裡完全沒有騙了單純小姑娘的愧疚感。

小姑娘家家學什麼打架?以後找不到婆家怎麼辦。安安靜靜的做個小仙女不好嗎?我這是為你好啊!

我對著夏白芷揮了揮手,臉上儘是鼓勵的神色,然後心裡這樣安慰著自己。

……。

「可算是走了。」

夏白芷離開之後我長出了一口氣,然後滿意的拍了拍上衣的口袋

,一千塊錢啊!

必須壓實一點,好不容易才騙……掙來的錢,可不能丟了。

猥瑣這時候才湊了過來,坐下之後趴在桌子上一臉的生無可戀。

「小麗……」

猥瑣有氣無力的說道:「你說這是為什麼?論長相,我慕容晨天下第一,論……。」

「打住,趕緊打住。」

我趕緊制止了猥瑣的開場白。

我就知道這小子過來的第一句話肯定是這個,這麼多年的兄弟了,他什麼尿性我早已一清二楚。

看他失魂落魄而不是氣沖沖的朝我衝過來我就知道這小子已經度過了憤怒期,此時正經歷自我懷疑的階段。

多餘的話我實在懶得多說了,於是開門見山的對他說道:「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想不想聽?」

猥瑣把頭扭到一邊,乾脆的給我甩了三個字。

「我不想。」

你……大爺的。

「關於你女神的,也不聽嗎?」我問道。

「不聽。」

回答的十分乾脆。

我笑了,這回受打擊好像有些嚴重啊,於是我也懶得再逗他玩。

說道:「夏白芷入了跆拳道社,邀請我教他們社員武術技巧。本來我是不想答應的,但是聽說社裡有很多漂亮的妹子,想著你和老蔡還打著光棍,於是只好答應了下來。條件是允許我帶幾個人一起進去。不過看你這樣子,應該是沒什麼興趣了,那就不帶你了?」

這回猥瑣的反應很強烈,在我說完之後突然轉過頭直勾勾的看著我,眼睛刷的一下恢復了神采,就像狗看到了骨頭一樣。

他猛地抓住我的手,說道:「小麗,咱們是不是兄弟?」

我不慌不忙的打開他的手,道:「不是很好說。」

隨即他又立刻伸了過來,抓我胳膊的手更加用力了。我用了很大的力氣才終於把他的手拿開。

但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我,似乎我的回答只要稍微令他不滿意,他就要撲過去把我撕碎。

我有些好笑的對他說道:「行了,收拾收拾,下午跟我一起去吧。」

……。

下午的時候我通知了老蔡和肚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